後面的話他沒說的出來,因為那邊已經傳來了抗議:「不許說。」

林蔚然當即哄著:「好,好,不說就不說。」

他繼續望著窗外,隨即正色:「中秋的時候說好去你家,但因為一些事還是沒去上,還好你沒跟家裡人事先通風,不然就太沒禮貌了。」

「你不是說有工作嗎?再說我也想讓你到我家裡去來個驚喜之類的……」

對此,林蔚然仍然抱有歉意,當時韓唯依頻繁不懂的小動作並非無傷大雅,雖不至於讓他焦頭爛額,卻又不能真的置之不理,中秋節當天他接受了一位股東的邀請,對方盛情難卻,讓他實在抽不開身。拿起侍者又端上的咖啡喝了口,林蔚然把杯子放下,神色缺乏嚴肅起來。

「不過這樣也好,現在鬧一鬧,等有一天我們的事情曝光了,對你的事業影響也會小。」

林允兒當然不懂:「為什麼?」

林蔚然笑著道:「中國有個狼來了的故事,等你回來我再說給你聽。」

允兒『噢』了一聲,乖乖的,雖然還有些不情願,但也理智的沒有拿這些問題去為難林蔚然,什麼三堂會審之類根本無用,她了解自己的男人是其一,就算審了也審不出什麼則是其二,但不能否認,這則緋聞加劇了允兒的危機感,她身在日本,他身在韓國,忙起來整月整月的見不到面,互相之間的通話都要被限制時間,哪怕想要經營感情也沒有機會,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林允兒便提議讓他們不如到『同居』的階段,這或許是有些快了,但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我想你了。」她隨即說道,聲音軟軟的,完全沒了電視上那種惡作劇全天下的精氣神。

「我也是。」林蔚然輕聲說道,想起此時身在日本的另一個女孩,突然有了股抽煙的衝動。

手在口袋裡摸了個空,他隨即輕笑,無聲自嘲。

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走到現在一步步都彰顯了不凡的他,終究也是凡人。

「對不起。」道歉的話脫口而出。

「說了不用道歉,你再這樣,我生氣了。」林允兒佯裝怒意,卻沒掩蓋住話里話外的甜蜜笑意。

林蔚然也很乾脆:「等你回來收我一份禮物,給你的鑰匙你也不用,還是我直接送你吧。」

當初林蔚然送給允兒的那把鑰匙現在被女孩藏著,和他送給她的所有東西一起,就放在宿舍床底下的一個盒子里。

又被叮嚀幾句,放下電話的時候林蔚然真覺得自己要注意身體,不管想不想的起來,允兒送來的補品總是在家裡堆著,也不是那麼回事。

整了整西裝,回到座位上,這幾人已經等待多時,看到林蔚然過來,幾人無一例外想要起身,被他用手勢安撫,今天的會面才進入正題。

「很抱歉,是一個不能耽誤的電話。」林蔚然坐在空著的位置上。

對坐上的中年人始終面帶微笑:「林會長不必客氣,大家都能理解。」

林蔚然笑笑:「不如這樣,既然是我耽誤了時間,我就給大家節省一點時間。『idol-world』內置搜索引擎我已經決定跟谷歌合作,分成就沿用aeo的九一,希望我們以後合作愉快。」

林蔚然說完就站起身,看著他伸出來的手,在座數人都面露驚訝,不選擇never、duam這樣的本土搜索業領頭羊,idol-world此次跟谷歌的合作,必定會打開谷歌韓國的新篇章。

兩隻手最終握在一起,一隻熱切,而另一隻則是好像把所有人都掌握在了手裡,對坐中年人無法掩飾的狂喜眼神對比上林蔚然深邃到看不見底的黑色眼眸,所謂氣度,立見分曉。

回到車上,本沒想到會面會現在結束的年輕司機匆匆關掉收音機,廣播里傳出的女聲渾厚,讓人想象不到發出這聲音的主人會有一具怎樣嬌小的身體,剎那間有些恍然的林蔚然在收音機關掉的時候便清醒過來,問了句:「帶煙了嗎?」

司機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不是好的。」 相比內地,唐洛柔在台灣的人氣更是火爆,街頭的大型廣告牌,基本上掛的都是唐洛柔的廣告寫真。

唐洛柔很漂亮,有人說,泡妞老手看一個女人時,是從下往上看,而一些幼稚的人,才會先看臉蛋。

楚歌對於這個說法一直很不認同,就拿唐洛柔來說,楚歌每次見到她的時候,視線總是忍不住的朝著他的胸部看去……

並不是說唐洛柔不漂亮,而是她那豐滿的胸部,搶走了她那漂亮臉蛋太多的風頭。

雖然唐洛柔的身材很好,但是穿著打扮,卻極為保守,不過保守的同時,卻不失時尚,加上清純可人的面容,被譽為宅男女神掌門人的同時,更是被冠上絕世玉女的稱號。

在這個極度流行人體藝術的藝術圈,這種藝人實在少見。

楚歌在不了解一個人時,絕對不會給予評價,因為這是不理智的。

經過和唐洛柔的接觸,楚歌對她的評價是——這妹紙的兩座山真大!

為了宣傳新專輯,唐洛柔已經參加了不少的綜藝節目。

不過,關於特邀嘉賓的事兒,楚歌最終還是拒絕了。

經過世俗的洗禮,對於那種萬人高呼的場面,楚歌已經不感興趣了,或者說,他已經沒有了那種虛榮心。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宣傳會的主角是唐洛柔,而不是他。

對此唐洛柔深表遺憾,為了彌補這個遺憾,楚歌決定請唐洛柔吃一頓飯。

……

士林夜市在台北有著不小的名氣,楚歌難得大方一次,其實也就是打著請唐洛柔吃飯,自己大飽口福的一個借口。

楚歌對於夜市小吃情有獨鍾,就連第一次請林婉婷吃飯,去的也是大排檔。

他不覺的大酒店裡的飯菜有多好吃,曼珠沙華去了那麼多次,從開始的驚奇,到後來的平淡,更是讓楚歌對於大酒店失去了興趣。

「天氣這麼熱,你把自己包裹的這麼嚴實,不怕熱么?」楚歌看著包裹嚴實的唐洛柔,忍不住調侃道。

唐洛柔的穿著,實在有些誇張。

休閑衣、牛仔褲,帽子加墨鏡,甚至連口罩都帶著。

唐洛柔看著楚歌沒好氣的說道:「你以為我願意啊!還不是你非得來夜市這種人多的要死的地方。」

「台灣狗仔隊是最出名的,要是出了什麼意外,這對於新專輯的宣傳是很不利的!」

「額……」楚歌沉默了一下,乾笑道:「對不起,我忘記你明星的身份了!」

「不過,你這樣做,似乎更顯眼了……如果你覺得這樣安全,我也就不勸你了……」楚歌頓了一下,然後說道:「對了,我建議你把口罩給摘了,免得到時候吃不到東西,說我小氣,不請你吃好吃的!」

唐洛柔愣了一下,然後有些不情願的將口罩摘了下來。

蚵仔煎、大腸麵線、珍珠奶茶,在台灣都是著名的小吃。

「好吃!」楚歌吃著大腸麵線,豎起大拇指,讚嘆不已。

唐洛柔喝著珍珠奶茶,懶得搭理楚歌。

她甚至懊惱,自己為什麼會和這個男人扯上關係。

這也不能怪人家這麼想,實在是楚歌的吃相太誇張了。

「嗝……」楚歌打了一個飽嗝,直接伸手將唐洛柔手中的珍珠奶茶搶了過來。

「你幹什麼?!」唐洛柔,緊緊的握著珍珠奶茶不放,看著楚歌說道。

楚歌笑著說道:「口渴了……」

「口渴了你自己去買,為什麼喝我喝過的!」唐洛柔皺眉看著楚歌。

楚歌卻依舊嬉皮笑臉地說道:「讓我喝一口,就一口!待會兒我再買一杯還給你!」

「不行!如果那樣的話就是、就是間接接吻了!」唐洛柔說這話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臉蛋有些發燙。

不過在帽子的遮擋下,楚歌根本就看不清楚,唐洛柔是什麼表情。

「你幼不幼稚啊!如果你真的計較,我不用管子可以了吧?」本來以為唐洛柔是有潔癖,沒想到唐洛柔是因為間接接吻這種小孩子才會去在意的事情,楚歌真的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他很鬱悶,秦韻的性格雖然冷淡,但是卻不拘泥於小節,雖然楚歌有時候非常怕她,但是兩人的關係卻非常的融洽。

其實兩人都是好強性格的人,連楚歌自己都不了解,為什麼秦韻會越來越強勢。

正在爭搶奶茶的兩人,根本不知道,此時在店裡的一個角落,一個禿頂中年人,正拿著相機不亦樂乎的拍著。

周岳已經跟蹤唐洛柔兩個月了,要問現在八卦娛樂新聞,那個題材最火,自然是潛力准天後唐洛柔的八卦新聞。

唐洛柔身後站在蕭幫,在娛樂圈裡,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所以大型的娛樂雜誌,一般都是不敢播報唐洛柔的八卦新聞。

只有像周岳這種小雜誌社的記者,才敢跟蹤拍攝。

不過唐洛柔真的就和傳聞中一樣,做事保守,沒有任何八卦的資料。

當然,入住蕭幫老宅是個勁料,隨便書寫一個標題,就會給雜誌社帶來巨大的收入。

但是有錢掙,沒命花的事兒,他也不敢做。

兩個月沒有任何新聞線索,周岳都準備放棄了,如果一直沒有有價值的新聞,被老闆炒了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唐洛柔竟然跟著一個年輕人從蕭幫老宅里走了出來!

周岳才不會管他們什麼關係,剛才兩人爭搶珍珠奶茶的畫面,實在是太容易讓人誤會了。

兩人的手已經碰觸到了一起,楚歌一臉笑意,很是溫馨。

現在這個時期,將「唐洛柔有男朋友了」這個炸彈扔下去,一定會引起劇烈反響!

最終楚歌也沒能從唐洛柔的手裡搶過來珍珠奶茶,只能自己買了一杯喝了起來。

「對不起了,我不知道你會那麼大意見!」楚歌看著走在前面氣呼呼的唐洛柔說道。

最後楚歌放棄的時候,其實唐洛柔已經原諒他了。

不過,唐洛柔還是想讓楚歌付出一些代價。

「喂……你該不會真的生氣了吧?」楚歌有些無奈的說道。

見唐洛柔不說話,楚歌直接攔在了唐洛柔的身上。

楚歌的猛然出現,將唐洛柔嚇了一大跳。

「你、你要幹什麼?!」唐洛柔有些緊張的說道。

楚歌無奈的聳了聳肩,「既然你那麼生氣,我就想個辦法讓你原諒好了!」

「你生我的氣,是因為,間接接吻的事兒……」楚歌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大不了,讓你親我一口好了,這樣大家就扯平了!」

「對了,我的還是初吻,你絕對賺了!」楚歌說著,就崛起了嘴巴。

兩人就這麼站在路燈下,雖然楚歌的目的只是逗唐洛柔開心,可是卻被有心的周岳利用。

就連周岳自己都開始懷疑,這個年輕人,是不是真的在和唐洛柔拍拖!

剛才小店的照片,加上路燈下溫馨的曖昧鏡頭,周岳感覺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難。

他太興奮了,這些照片,足以讓他一下子翻身!

「去死了!」唐洛柔看著楚歌的嘟嘴的樣子,哭笑不得。

「喂,我都這樣了,你還讓我去死,難道非讓我以身相許不可?」楚歌裝作一臉失落的說道。

「油嘴滑舌!」

「額……剛才那大腸麵線的確有些油,不對!你怎麼知道我的嘴是油的,難道剛才你真的親我了?我那可是初吻,你一定要賠給我!」

「……」

「周岳,你做的好!太好了!哈哈,這次我們八娛周刊要發了!」老闆不停的拍著周岳的肩膀,甚至比周岳還要興奮。

「老闆過獎了,我跟蹤了唐洛柔兩個月,再不弄些新聞回來,估計已經被炒了!」周岳雖然是以開玩笑的語氣說的,但他這也是在提醒老闆,看見沒?我這兩個月可不是瞎胡鬧!

老闆也知道周岳的意思,笑著說道:「怎麼會被炒呢!獎勵你我還來不及呢!」

升職加薪,早就在周岳預料中的。

既然這些談妥了,周岳便放下了心,看著老闆說道:「老闆,我們先別激動,現在應該好好討論一下,該怎樣將這件事兒炒大,合理的利用給我們手中的資料才是!」

「嗯,我們八娛將這新聞發布出去之後,一定會有很多雜誌社跟風,我們有必要留後手!」老闆沉思了一下,看著周岳說道:「現在你的主要任務就是調查那個年輕人的身份。」

「老闆,我們這麼做,不怕蕭幫報復么?」周岳有些擔心的問道。

老闆搖了搖頭,「不會,大型雜誌社都和蕭幫有關係,但是我們八娛只是小型的雜誌社,而且,蕭幫並不是你想象那樣,只要咱們不超越他們底線,就沒有問題!」

「放手去做吧,我很看好你!」在老闆的誇讚聲中,周岳開始準備對楚歌的調查。

而回到蕭幫老宅的楚歌,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發生。

奔波了一天,雖然吃了不少好東西,但是楚歌依舊感覺有些疲累。

不過他並沒有向對唐洛柔說的那樣去睡覺,而是盤卧在床上,修鍊起了千字口訣…… 徐賢認為,只要是有關林蔚然的事,馬上就會變得不合常理她已經學會了不用自己簡單的是非觀去判定林蔚然所做的一切,也學會了在不得已情況下要如何面對這個男人,他們不是朋友,更不是情人,只是有著簡單交易的合作者,甚至都算不上夥伴。

這蹊蹺緋聞此時正越演越烈,徐賢並沒有第一時間去聯繫林蔚然,對那個男人的興師問罪不能解決任何問題,而當下首要的則是要解除身邊人的誤會,所以面對不良姐姐們接二連三的打趣,徐賢的反應總是如一,盯著,直到姐姐們訕訕的說自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不過,意外總會發生。

「喂,聽我爸說這位林會長可是韓國女婿界的潛力股,雖然是外國人所以趕不上第一梯隊,但無論從風評還是能力上都大有可期,如果你們真的有緣分,可千萬別放過。」

被攬著肩膀,耳邊響起的是崔秀英的熱心叮嚀,大部分姐姐會攝於她這個老幺的正派而甘拜下風,但因為姐姐太多,所以總有幾個特例,徐賢推了推身邊的崔秀英,最終卻還是沒有掙脫出去,所以只得繼續接受對方的教誨。

「男人呢,有很多種,女人面對他們會挑花了眼,但總得選擇一種,我看你也不是很懂,所以只給你兩個建議,要麼寫上幾個名字抽籤,要麼簡單一點,為了自己找個有能力的,以姐姐的經驗之談,富足的生活足以彌補愛情。」

經驗之談?

和男人總喜歡吹噓女人一樣,女人有時候也喜歡吹噓男人。

或許是注意到妹妹不信任的眼神,崔秀英立刻解釋:「喂,我也是為你好,看你現在這副模樣我們是真著急,所以與其被有的人花言巧語騙了去,不如被有能力的騙了去這樣最起碼可以衣食無憂,未來也會輕鬆很多。」

徐賢飛快敷衍:「我會記住的。」

突然聽話的老幺讓崔秀英一愣,徐賢則趁機離開這位姐姐的鉗制,隨即過五關斬六將完美驗證了姐姐們對她這個老幺的關心,還有對她生平第一次公開緋聞的熱忱。待她來到金泰妍身旁,身心多多少少已經受了摧殘,姐姐們紛紛傳授她關於男人的『經驗,和觀點,與其說是開拓她的視野,不如說是打算把她當做準備實驗的小白鼠,深知姐姐們無良秉性的徐賢當然不會照單全收左耳聽右耳冒的,別提從中汲取經驗,八成都不知道誰都說了哪些話。

到了擺滿空白木牌的檯子前,徐賢本能的緊張起來,要說出現這種緋聞她最不想面對的人,估計就是站在這裡,好像獨立於整個世界的金泰妍。

「泰妍姐。」

她變了,變得有點不合群卻能博得他人的認同和尊敬,她把屏幕上的活潑和現實中的安靜完美的結合在一起,看起來毫不做作反倒很容易激發他人的關心。徐賢說不上這種變化是好是壞,她只是覺得這位帶領她們走到今天的姐姐和她們之間有了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

聽到徐賢的聲音,金泰妍沒有抬頭,她看著手上的空白木牌,其餘成員對徐賢第一個緋聞的打趣彷彿不能引起她的關心,她另一隻手上拿著筆,已經想了半天,卻還是不知道應該寫上些什麼東西。

「你說寫什麼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