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蘭姨和胡屠伯伯給的粉末狀之物再神奇,那也代替不了修鍊心法不是。

此乃兩回事,前者是輔助修鍊之物,相當於補藥,後者是運行修鍊的方法,若無對應的方法,即便補藥再好,自然也不會發生作用。

紫府空間,夢幻小女孩靈靈七捧腹大笑。

就連一直以來淡默如雕像的朱雀神念小紅鳥,也發出咯咯笑聲。

下一刻,馭山的意識進入紫府空間。

沒有適合的心法來突破靈武境,首先當然要來找那個自稱神仙出身的靈靈七。

要知道,馭山之前一直在用的修鍊方法聚靈心法,便是靈靈七給的。

這一脈歸一脈,自然要講究延續性,倘若靈靈七實在沒得後續修鍊心法,那就只好去找諸葛長老門下的師兄師姐們求之。

馭山的神魂小人站了起來,走到不知道遇到什麼喜事滿臉笑嘻嘻的夢幻小女孩靈靈七跟前。

不過馭山很快便發現,夢幻小女孩居然不那麼夢幻了,看起來整個人挺清晰的,不再似之前那般朦朦朧朧。

望一眼雕像般的朱雀神念小紅鳥小紅,也變得栩栩如生了,連一片片的羽毛都清晰可見。

只是也沒啥好奇怪的,再奇怪也神奇不過她倆的存在。

馭山一臉微笑,態度很好,十分客氣,但開門見山道:「請問靈靈七神仙大人,可有突破靈武境的心法傳授給我?」

靈靈七憋住笑意回道:「只是突破靈武境而已,哪還需要什麼專門的心法?之前的心靈法不就行了嗎?」

馭山一愣。

心靈法?沒教給我什麼心靈法呀?

見馭山腦子轉不過彎,靈靈七補充道:「心靈法就是我之前教給你的聚靈心法,那會我記性不太好,記錯了,所謂聚靈心法的原本的名稱,叫作心靈法,心誠則靈的術法。」

「心誠則靈的術法,心靈法?」

馭山腦子裡更漿糊了。

還有這種說法的術法,不會又是在吹牛的吧!

若是這般來說,那豈不等同於拜神,哪還需艱苦修鍊,想提升修為,心誠則靈拜一拜,就能如願以償啦?

「哎呀!」

靈靈七不耐煩的道:「你這人咋這麼笨呢?難怪你的情人叫你獃子,還果真是個獃子。」

「這麼跟你說吧,本神仙這一脈的術法,都以心字開頭,修鍊心法叫作心靈法,之前教給你的心意拳,你看也是心字開頭,還有之前教給你的防禦之術元力化甲,其實本名叫作心念甲,心念一動,渾身護甲,防禦到位。」

「心靈法,心念甲,心意拳,都是高級存在,放眼你們這個九州天下,還沒有可以與之相提並論的術法,你可別不知足,知道嗎?」

馭山聽著跟著默念,「心靈法,心念甲,心意拳。」

聽起來倒是挺順口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她講的那麼厲害。

而當下,事實擺在眼前。

明明吞服了蘭姨和胡屠伯伯給的輔助修鍊補藥,為啥用心靈法修鍊無明顯進展呢?

帶著濃濃疑問,馭山問道:「那為啥如今我用心靈法往靈武境突破方向修鍊,感覺進展很慢?慢得跟原地不動似的。」

靈靈七撇撇嘴,一副你真不識貨的幽怨,沒好氣的道:

「用心靈法修鍊,省事又省力,過程如入夢,修鍊睡覺兩不誤,還不好嗎?你哪有那麼多挑剔來著?」

「只要你找到中品靈石、中品靈氣源,或者更好的,上品靈石、上品靈氣源,本神仙保證你躺著提升修為,突破區區靈武境完全不在話下。」

馭山不太相信的望著她,「神仙大人不吹牛?」

「我吹你個鎚子!」靈靈七破口罵道。

嚇得馭山頭一縮,嘀嘀咕咕,「神仙也會生氣罵人的嗎?」

隨後轉念一想,幡然醒悟,坑!真坑!

於是望向靈靈七,幽幽道:「神仙大人確定是要我找到中品靈石、中品靈脈?問題是我上哪去找呢?那種存在可不是滿大街有的。」

但靈靈七已經閉上了眼睛,看樣子不準備再搭理人了。

馭山轉而望向小紅鳥。

不過小紅那兩隻圓溜溜的小鳥眼,似乎至始至終就沒有打開過。

無奈,馭山的意識退出紫府空間。

不過此番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至少多了解些了「心靈法」、「心念甲」、「心意拳」。

可惜從頭到尾馭山都沒想過,蘭姨和胡屠伯伯所送的袋子里的東西,會不會是被什麼東西給偷吃了,所以才會化為一堆粉末,而那個偷吃者,其實最有可能就是所謂的神仙大人靈靈七。

試想連馭山都可以用心靈法牽引靈源中的靈氣,難道傳授馭山這門心靈法的靈靈七,會做不到?

包括馭土手中的那塊蓄靈玉石,以及靈石、靈脈,皆可謂蓄積靈氣的靈源。

接下來又做了幾日無用功修鍊。

馭山耐不住了,準備找師兄師姐們了解鎮南宗的靈武境突破心法。

不過今日,正好三師姐元圓來看山岆、羲土、蔡曦三位新入門的師弟師妹。

元圓師姐雖然生的胖了些,但人真心很好。

「山岆小師弟,羲土八師弟,蔡曦七師妹,你們可還待的習慣?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跟元圓師姐說,在這鎮南宗,元圓師姐還是能辦成一些事情的,可千萬別跟師姐客氣哦!」

元圓師姐笑容燦爛,話語溫柔可親,簡直就是一個好好的鄰家姐姐。

山岆、羲土、蔡曦很尊敬元圓師姐,端端正正給師姐行禮。

見到師弟師妹們這麼乖巧可愛,元圓師姐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隨後帶著三人去散步,一路講講關於諸葛長老門下的情況,讓新入門的師弟師妹增加些了解,提升信心。

諸葛長老一脈所在的這座山峰,並非沒有名字,而是叫作草蘆峰。

草蘆的意思,就是茅屋。

別看草蘆峰名副其實還真就只有一片茅草屋子,不像其它峰那般仙閣疊嶂,其實頗有講究。

這代表著草蘆峰一脈的修鍊理念,返璞歸真,大道自然。

而且那些看不起草蘆峰一脈的弟子們,其實乃是他們自身層面太低,中南山真正的高人,鎮南宗上了層面的人,有誰會不知草蘆峰呢?有誰敢針對草蘆峰呢?

聽元圓師姐這麼說著,三位師弟師妹信倒是也信。

因為元圓師姐不像是那種說大話的人。

但感覺挺不真實的,畢竟眼前這番光景,也太簡陋過頭了。

找了個空檔,馭山向元圓師姐問詢關於靈武境突破心法方面的事。

可元圓師姐卻說,「咱們這一脈,講究水到渠成,從不用靈武境心法去突破,師弟師妹們平時少打坐,多練拳腳,練拳腳的時候同步吐納,終有一天會自然而然突破靈武境的。」

接著元圓師姐,還用她自身以及其他師兄師姐的案例現身說法。

六位師兄師姐無一不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突破靈武境的。

四、五、六三位師兄,斜眼談化、長耳琅穹、齙牙鋥致,三年前入師門,如今皆已是低階靈武境修為。

三師姐元圓,十年前入師門,現在是中階靈武境修為。

至於二師姐施落和大師兄莫非,不僅是高階靈武境,而且是無敵般的存在。

至於二師姐施落和大師兄莫非到底有多無敵,元圓師姐笑著說,師弟師妹們以後會看到的。

最後元圓師姐總之。

總之在鎮南宗,師弟師妹們儘管放開膽子,誰也欺負不著咱小師弟小師妹。

咱們大師兄莫非雖然喜歡閉著眼睛說話走路,但有一條,十分護短,令人不敢想象的護短。

還有咱們的二師姐施落,雖然冷若冰霜,但其實內心對師弟師妹們好的很,從無人敢招惹她的師弟師妹。

雖然聽著玄乎,但馭山心裡頭暖暖的。

有這麼些師兄師姐罩著,作為小師弟,豈不幸福? 師兄師姐們的年紀尚在二十六七歲到三十來歲之間,既然個個都已經是靈武境修為,那麼便說明草蘆峰一脈的修鍊理念,「返璞歸真、大道自然」,有其道理。

而且元圓師姐還說了,少打坐多練拳,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突破靈武境。

馭山整理了一番元圓師姐今日所說的方方面面,然後開始練拳。

神仙女孩靈靈七一脈的心意拳,結合胡屠伯伯一脈的獸斗拳,沖牛、斗虎、刁蟒,馭山早已練得如火純青。

且馭山還在此基礎上開創了不少新招式。

如鹿蹬,熊抱,猿舉,貓躥,鷂子翻身,獵隼掠抓,銀貂閃射,戰鷹展翅,等等。

練拳時同步吐納,無需運行心法,讓吐納與身軀動作形成節奏,盡量朝著不用刻意換氣方向無限接近。

待能做到一場戰鬥下來,整個過程無需換氣,任何時候都感覺到一氣呵成,那才是真正的行雲流水,遊刃有餘。

最高境界,做到在戰鬥中如魚得水,一邊消耗一邊補充,不管堅持多久,始終保持平衡,自然循環。

照這麼去想,感覺很有道理,也定會很厲害。

不過要做到簡直太難了。

原本將心意拳獸斗拳練得如火純青的馭山,按照新方法,卻練起來十分吃力。

試想哪能從頭到尾不用換氣的?

馭山越是想做到不刻意換氣,便越是憋得受不了,憋久了之後,氣喘吁吁。

看來要做到練拳時同步自然吐納,或者說自動吐納,讓人幾乎不用去考慮吐納這回事,整個自動化運行,實在是有些自相矛盾。

進展不利,馭山有些喪氣。

這時有三隻「瘦皮猴」由遠而近。

「小師弟今天是失戀了嗎?怎麼感覺連打不起精神來?」

「我覺得小師弟肯定是一大早拉肚子,畢竟剛來此地不久,有些水土不服也正常。」

「應該都不是,按照小師弟的年紀,正處於夢遺年華,都是過來人,你倆想想昔日的自己,不就解釋得通了嗎?」

「呵呵呵!」

「有道理,挺有道理。」

聽著三位師兄一路打趣過來,馭山微微臉紅。

隨後馭山趕緊的提了提精神,跑過去迎接,端端正正行禮,「淡化師兄好!琅穹師兄好!鋥致師兄好!」

斜眼談化沒正眼看馭山,但其實面對著馭山,笑道:「山岆小師弟好。」

長耳琅穹伸手拍拍馭山的肩膀,賤賤的笑,「夢遺年華小師弟好。」

馭山臉更紅了,好想反駁,哪有嘛?

還是齙牙鋥致和藹可親,時時刻刻都用一排凸出嘴唇之外的牙齒,保持著笑容。

不過鋥致卻對小師弟道:「山岆小師弟拳還是練得不錯的,比羲土師弟看起來力道更足,就是不知道這細皮嫩肉的,抗揍不?」

馭山頓時警醒,難道三位師兄是來給我喂拳的?

但似乎反應遲了。

「砰——」

小師弟就這麼斷了線,飛出去了,也不知道掉到哪個草叢中,消失不見。

六師兄鋥致原地未動,收回那隻剛遞了一下出去的拳頭,在齙牙邊吹吹氣,道:「小師弟人不錯哦,直接送這麼近,讓我省了好幾步路,就是不知道接下來,他還有沒有這麼乖?」

琅穹望著遠處某個草叢,道:「老六,你會不會出手重了些,你看小師弟半宿沒得動靜。」

談化微微皺眉,臉沒動。

不過他的目光正好落到並肩而立的鋥致臉上,帶著些威脅道:「老六,你出手可得把握些分寸,別逼我將你多出的力道,百倍還到你身上,元圓師姐指不定正在哪個角落盯著咱們呢!」

鋥致把拳頭往屁股後面一藏,縮頭縮腦的四周張望。

然後低聲道:「不存在的,小師弟不是步入高級魂武境已經有些日子了嗎?難道還不比昨晚才突破高階魂武境的八師弟,承受力強?」

琅穹瞪了瞪鋥致,道:「你也不看看八師弟那塊頭,那身腱子肉,皮粗肉厚的,是小師弟比的了的嗎?」

說完一段,琅穹將聲音壓的極低,繼續說道:「依我看,小師弟恐怕還比不得七師妹那身腱子肉。」

談化憋著笑意一把推開琅穹,故作正經道:「別嘰嘰歪歪說七師妹壞話,給我放尊重點,小師弟已經動了,快爬起來了。」

遠處草叢中,四腳朝天的馭山,一邊撐坐起來一邊搖晃腦袋。

感覺頭好暈暈乎乎的,於是伸手揉了揉太陽穴。

卻發現太陽穴下面一點,鼓起一個好大的包。

「是哪位師兄出手喂拳?怎麼也不事先打聲招呼?」

馭山站了起來,望向三位師兄,自言自語嘀咕。

回到三位師兄跟前,馭山變得謹慎起來,保持一定距離,站在五步開外。

見齙牙師兄笑著招手,「山岆小師弟過來呀!你站那麼遠的,師兄我怎麼出拳喂你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