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國來說,

台灣保持「不戰不統」的局面最為有利。不管在什管為什麼問題,美國都能用「台灣牌」要挾共和國,必要時還能在海峽製造點緊張氣氛,以此打壓共和國。

半島戰爭后,美國利用台灣大選「舞弊案」,鼓動綠營滋事,迫使共和國在半島與濟州島駐軍問題上與美國、日本進行談判。2年多來,受美國牽制,共和國沒能與朝鮮簽訂軍事基地租借協議。為了給談判增添籌碼,共和國不得不將2o萬地面部隊留在朝鮮半島與濟州島,每年為此額外支出數百億軍費,給國家增添了很大的負擔。

區區一件小事,就能看出台灣問題對共和國的巨大影響。

如果共和國借日本在台灣製造事端,以極端手段完成統一,美國能得到好處嗎?

不但沒有絲毫好處,還將使美國喪失最後一張王牌。

美國肯定不會日本肆意妄為。

想到這,李存勛掏出香煙。

某些時候,敵人也能變成以利用的「朋友」。

日本的行動隱秘,美國也許沒有察覺到。

是否應該打「美國牌」?

點上香煙,李存勛覺得問題有點雜。

如果要利用美國,該如何用?

把消透露給美國,會不會對「向日葵」構成威脅?

現日本在台灣做文,美國會採取什麼行動,會不會對軍情局正在採取的行動構成威脅?

問題接連**來,李存勛愈感到頭大。

抽完一根煙,李存勛的心情平靜了許多。

必須採取行動,而且越快越好。

「儘快聯繫1。」

「1?」劉曉賓看了李存勛一眼。

李存勛點了點頭,說道:「我讓co2去了台北,美國那邊出現空缺,讓o11儘快前往美國,找地方住下來,等待進一步指示。」

「有這個必要嗎?」

「元說得沒錯,不能忽視美國。

」李存勛淡淡一笑,說道,「台灣不是雙邊問題,也不是我們與日本的問題,是我們與日本、美國的問題。日本膽敢在台灣做文章,說白了是把美國當成了擋箭牌。如果美國與台灣沒有安全保障協議,日本會打台灣的主意嗎?事態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倒霉的是美國,而不是日本。我們很有必要好好利用一下美國,讓美國幫我們做些事情。」

「現在還為時尚早吧?」

「先把人派過去。」

「我認為,最好按兵不動。」

李存勛看了眼搭檔,示意劉曉賓繼續說下去。

「我們與日本的關係鬧到現在,美國不可能不知道我們在準備戰爭,也可能不知道日本想搞點事情。台灣問題顯而易見,美國不可能什麼都不知道吧?」劉曉賓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如果我們表現得過於積極,反而會弄巧成拙。哪怕我們與美國在台灣問題上有某些共同利益,美國都不是我們的盟友。如果我們過於主動,反而會讓美國小心謹慎,希望通過其他方法解決問題,而不是按照我們的設想對付日本。既然我們打算瞞住日本,裝著什麼都不知道,就應該對美國採取同樣的策略,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等日本把事情搞大了,我們再在美國做文章,利用美國對付日本。」

李存勛沉思一陣,說道:「確實如此,但是把人派過去沒有壞處,先潛伏下來,到底怎麼做,看情況決定。」

劉曉賓點了點頭,沒再多說。

編號為「1xx」的間諜是在李存勛出任軍情局局長之後培養的高級間諜。

潘雲生當局長之前,軍情局的間諜只有代號沒有編號。沒有編號既有好處,也有麻煩的地方。比如說沒人能夠從代號上判斷間諜的級別,卻能從編號上看出高低。沒有編號在管理的時候非常麻煩,記憶力再好的情報人員也會出錯。在此情況下,潘雲生對軍情局的間諜編製體系做了調整。作為軍情局曾經的頭號王牌間諜,李存勛擁有了1」的編號。

接替潘雲生出任軍情局局長后,李存勛給新培養的間諜賦予了新的編號。

「1」正是在2o22年接受培訓的那批間諜中能力最強,表現最突出的一個。

回到軍情局,兩人分頭行動。

因為李存勛負責管理頭的級間諜,所以「1」開頭的級間諜由劉曉賓負責管理。這既能減輕李存勛的工作負擔,也能提高劉曉賓在軍情局的地位。 欺負人?到底誰在欺負誰啊?

蘇沐雖然說擺出了一副無比疲倦的動作來,但誰看不出來他的精氣神有多好,他這樣的人怎麼能和所謂的疲勞搭上邊?他要是真的疲倦的話,就沒有不疲倦的人了。這是擺明在胡攪蠻纏,難道說你們都是睜眼瞎嗎?黃東敏心中想到這個,憤怒火焰便再也不受控制的燃燒起來,沖著蘇沐就大聲咆哮。

而這樣的咆哮,也是黃東敏做出的最錯誤決定,因為這樣的咆哮,他以後在省發改委的日子過的要多困難有多困難。從今天起,黃東敏在這裡就沒有舒坦過一天。

「蘇沐,你這是**裸的蔑視我們,完全沒有將我們當回事。你不將我們當回事,你憑什麼?你難道不知道我們都是副主任,和你一樣的副主任,憑什麼對我們這樣?你今天中午還必須陪我們吃飯,你要是敢不陪的話,我告訴你,你今後在這吳越省省發改委內,就別想再辦成個事。」黃東敏趾高氣揚的喊道。

話音落地,全場俱靜。

顧憲章掃向黃東敏的眼神都不由得是悲嘆、無語加鄙視,這種人到底是怎麼被安排過來的,他怎麼就這點能耐,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怎麼會如此弱,稍微被刺激下就說出這種沒有頭腦的話來。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省發改委大門口,現在又是下班時候,所有人都站在這裡看著,你怎麼能如此沒有儀態?

有這樣的人輔佐,我真的能成事嗎?

顧憲章第一次對前來的五位副主任的能力表示出懷疑,他和蘇沐對著來的心思又開始微微動搖起來。

「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袁嘯謳這種在省發改委混跡多年的老油條,聽到黃東敏的話后不屑冷笑。

「有好戲看了。」靳舒笑眯眯道。

這出好戲在這時終於達到最**。

面對著黃東敏的咆哮。蘇沐眼底閃爍著冷光。我都還沒有發威,你卻在這裡喊出這種話來,你又算什麼東西?真的當你是所謂的副主任就能這樣趾高氣揚嗎?我最厭惡的就是你這種人,沒有什麼本事,就知道仗著所謂的身份仗勢欺人。像你這樣的人,都不配和我為敵。我就算是想要爭權奪利。都不會理會你這種人。

「我是副主任不假,但我卻是第一副主任。我想你恐怕是沒有弄清楚這兩者之間的區別,你要說這個都不懂的話,我對你就實在太失望。不過你知道不知道都和我沒有什麼關係,只是你非要強迫我陪你們吃飯,就有點強人作難。我蘇沐再不濟,還不至於會淪落到那種地步。我說了,我現在有點累,我是不能陪你們的。」

蘇沐語調平靜。望著黃東敏的眼神在說到這裡時,陡然間變的鋒銳起來。

「從來沒有誰能逼迫我蘇沐做不想做的事,尤其是當陪客,以前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你們幾個副主任初來乍到,不知道拜會我就算了,還敢以這種態度和我說話。真以為我是個任你們捏揉的軟柿子嗎?真的當這裡是你們家不成?告訴你們。之前你們在哪裡工作是你們的事,但既然現在要留在這裡。就要按照這裡的規矩來。這裡的規矩不是你們想要挑釁就能挑釁,想要踐踏就能踐踏的。我蘇沐的人格尊嚴,也不會任憑你們隨意糟踐。你們不是想要吃飯嗎?吃你們的去,誰阻攔你們了,但你們非要讓我作陪,趁早斷了這個念想。今天中午這頓飯。我不但不會陪著,我也很想要看看,有誰會陪著你們去吃。」

氣勢凌然,強勢奪人。

蘇沐剛才的溫和神情此刻是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這種霸道。他雙眼中閃爍著的光芒宛如火炬般耀眼。掃向黃東敏五個后,嘴角勾勒起一抹嘲諷弧度。

「所有人全都該做什麼做什麼去,這裡沒有那麼多熱鬧可瞧,下午各個科室的負責人全都前來我辦公室,我要聽取這段時間你們的工作彙報。之前我安排下去的事,有誰沒有按時做好的話,別怪我不講情面。」

「是。」

隨著蘇沐話音落下,四周各個科室的負責人趕緊應聲道。這種突然間響起來的齊唰唰聲音,讓黃東敏想要再說出來的話,全都被壓回去,他的臉色開始變的有些蒼白。

什麼叫做一呼百應。

這就是。

黃東敏前來到這裡的兩天,接觸到的這些人對他投以的全都是尊敬眼神,這就讓他有點飄飄然,以為自己是副主任就能掌控一切。現在這種場面才讓他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麼可笑。都說這裡是蘇沐牢牢掌握著話語權,他以前不相信,現在卻不得不信。

震驚的不但是黃東敏,其餘四個空降下來的副主任同樣如此,他們臉色都變的有些緊張。

蘇沐轉身就走向大樓,慕白在其身後亦步亦趨的跟隨。就在所有人都望著蘇沐背影想要說什麼的時候,他背對著所有人再次響起的一道聲音,讓全場氣氛轟然暴漲。

「劉金章是吧?你現在是省發改委辦公室主任,我不知道你是誰任命的,但我這個分管人事的第一副主任,怎麼就沒有收到任何這方面的人事變動通知,也沒有誰就這個事和我有所商量。所以你這個辦公室主任最好能好好工作,不然你能上位也能下來。前車之鑒後車之師,這句話當做是我送給你的見面禮吧。」

劉金章是誰?

劉金章就是站在顧憲章身後,從蘇沐出現后就沒有敢多說任何話的中年男人。他知道自己的上位是怎麼回事,也清楚之前的江和平是如何被調走的,所以說他才會感覺心驚膽顫,作為這裡辦公室之前的副主任,他會被顧憲章提拔起來,說真的放在以前他會高興,但現在,在這種玄妙的局勢中,劉金章真的不會高興。

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蘇沐當著眾人的面如此說話,本身便是對劉金章**的一種打壓。今日之後即便劉金章還是這個辦公室主任,他都沒有可能有多大權力。更不要說以後還要在蘇沐的直屬領導下工作,這就更是一種折磨。

想到這裡,劉金章對蘇沐反而沒有什麼敵意,倒是在心中對顧憲章冉冉升起一種無法言語的恨意。顧憲章你明明知道省發改委現在的情形,卻還非要將我提拔起來,這不是擺明要將我架在火上烤嗎?你要真的想要提拔我的話,以前怎麼不做。誰都清楚你這種任命,為的就是趁著蘇沐不再,積攢起來你的權威。

可惜啊,現在你的目的還是沒有能成功。

前車之鑒後車之師。

劉金章腦海中回想著蘇沐的話語趕緊說道:「是是是。」

蘇沐很快就消失在大樓中。

所有人全都紛紛離開。

台階之下的袁嘯謳看到這種情景,眼珠轉動間突然說道:「顧主任,我突然想到自己臨時有點事情要處理,所以說這頓歡送午宴就免了吧,反正之前咱們也不是沒有吃過,咱們都這麼多年的老夥計老搭檔,不用這麼客氣的。我真的有事,你就陪好他們幾位新來的副主任就成,你們吃好喝好玩好。」

袁嘯謳轉身就離開。

「對了,差點忘了,我也有點事。」黃百辨緊隨其後離開。

靳舒和安夢茹都沒有給出任何理由,就那樣轉身便離開。今天的這齣戲誰都知道是你顧憲章非要玩的,你要是在看到蘇沐的時候不停下來腳步,你直接走下來哪裡還有這麼多事發生?你非要仗著身邊有五個新來的副主任想要給蘇沐點下馬威,所以是你自己將場面變成這麼難以收拾,就不要怪罪別人。

戚伽是蘇沐的鐵杆追隨者,他跟隨蘇沐才能有現在的成績,才能被委以重任。即便只是一個偏僻的地級市,都能讓他一展抱負,都能帶給他全新的人生,都能讓他距離夢想又近一步。蘇沐剛才的話難道還不夠明確?他就是想要看看今天中午這頓飯誰會陪著顧憲章他們吃,你們誰願意吃是你們的事,我不奉陪了。

「老戚,你不是說有事要和我說嗎?咱們邊走邊說吧。」範例笑著招呼道。

「是啊,真的有件事要麻煩你,找個地方聊聊吧。」戚伽碰觸到範例的眼神就心知肚明,順勢說下來。

「沒問題。」

然後範例和戚伽也是連訣而去。

剛才還是熱熱鬧鬧的省發改委大門口轉眼間便變的如此冷清,除了黃東敏他們五個人外,這裡便再沒有誰留下來。在這個吃飯的時間點,愣是沒有人出入,這種詭異事都能發生。

「簡直豈有此理,簡直是目中無人,這裡是省發改委,是顧主任當家作主的地方,他蘇沐憑什麼一句話就能讓所有人都離開,還不讓人陪著咱們吃飯。他不來就算了,還敢這樣做,分明就是在羞辱咱們。這事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我是絕對會上報的,我要讓上級領導知道,蘇沐在這裡是怎麼樣的無組織無紀律。」黃東敏扣屎盆子的功夫是有的,轉眼間就想到這麼一個罪名。

但這話喊出來后,黃東敏發現竟然沒有誰附和他。

四個副主任眼神冷漠的望著他。

劉金章臉色也露出一種不再尊敬的意味。

顧憲章聽到黃東敏還敢喊出這話后,突然感覺到心灰意冷。(未完待續。。) 亞地區的緊張局勢早就受到美國高度關注。

對韋斯特伍德來說,上任后的半年是最為艱難的日子。

彷彿成了傳統,從小布希開始,歷界美國總統都會在離任前給「後來者」留下一堆棘手問題。弗雷德里克也不例外,在離任前製造了一大堆麻煩,自己拍屁股走人,把問題留給了韋斯特伍德。

半島戰爭產生的影響,絕不是陣亡上萬名美國大兵那麼簡單。

國際上,美國名譽掃地。

2025年6月,烏克蘭議第三次否決了加入北約提案,兩大陣營發生對抗。 九天仙緣 總統威脅解散議會,議會則提出罷免總統,烏克蘭進入動蕩時期。

烏克蘭發生政治動蕩,並出人意料,在很多人看來是必然結果。

從小布希開,美國就積極拉攏烏克蘭,在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問題上大開綠燈。將烏克蘭拉入北約,擺明了挖俄羅斯的牆角。如果烏克蘭成為北約成員國,相當於北約將槍口頂在了「北極熊」的肚皮上,在俄羅斯的軟肋處放置了一把匕首。

為了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俄羅不但威脅要在加里林格勒州(位於立陶宛與波蘭之間)部署攜帶核彈頭的戰術彈道導彈、將導彈瞄準歐洲國家,還多次暗示如果烏克蘭在加入北約問題上邁出實質性的步伐、將像對付喬治亞一樣對付烏克蘭。

雖然沒人認為俄羅斯夠用對付喬治亞的辦法對付烏克蘭,因為喬治亞國土面積不到7萬平方千米、人口僅有500多萬,而烏克蘭國土面積超過60萬平方千米,人口接近5000萬,美國無法擊敗與烏克蘭相當的伊朗羅斯肯定無法在烏克蘭取得勝利;但是沒人否認俄羅斯捍衛國家利益的決心與意志,更沒人懷「北極熊」受到威脅后爆發出的毀滅性力量。

利用北約集團對員國地苛刻要求羅斯一直在與美國周旋。

真正改變烏克蘭地不是俄羅斯地大壓力。而是美國地「懦弱」表現。

首先是2015年地「第四次印巴戰爭」。美國畏首畏尾。讓印度與共和國正面對抗。最終遭受慘敗。接著是20166年地「東海戰爭」國作壁上觀。日本獨自對抗共和國。遭到慘痛打擊。隨後是20199年地「東南亞危機」國隔岸觀火。讓不知天高地厚地越南成為共和國發泄憤怒地對象。緊接著是2022年地「獨島戰爭」。美國出爾反爾。使韓國在捍衛國家領土地戰爭中遭受慘敗。到2024年地「半島戰爭」國臨陣退縮。作為**國家存在地韓國變成歷史。

幾輪對抗中。美國地表現既讓各個國家震驚。又讓盟國齒寒。

雖然美國政府一再宣稱將竭力捍衛盟國地利益。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爾反爾。美國地國家信譽受到了所有盟國地質。

別說與共和國對抗即便在其他方面。美國地表現也非常糟糕。

「伊朗戰爭」打到一半國突然宣布撤軍,結束了這場註定要失敗的戰爭勝利留給了越戰越勇的伊朗。

2023年,俄羅斯顛覆喬治亞政權國連抗議都免了。

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的表現對烏克蘭政局產生了非常重大的影響。

2025年,烏克蘭舉行議會大選,親俄陣營大獲全勝,佔據了議會多數席位。在短短3個月內,烏克蘭總統3次提出加入北約的提案,議會3次否決。隨後烏克蘭總統宣布將在必要時用憲法賦予的權力解散議會,議會則針鋒相對的提出將在必要的時候彈劾總統。政治動蕩剛剛露出端倪,俄羅斯就宣布向俄烏邊境增派個師的兵力,表示將在必要時維護烏克蘭的國內秩序,保護烏克蘭的俄羅斯族群利益。烏克蘭總統不甘示弱,隨即宣布將5個師派往邊境地區,宣稱將用一切力量捍衛烏克蘭。

俄烏關係驟然緊張,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俄羅斯受「半島戰爭」鼓舞,很有可能在誰都預料不到的情況下以軍事手段消除威脅。

為了收拾這個爛攤子,讓韋斯特伍德不得不放下美國總統的尊嚴,首先訪問莫斯科。

萬幸的是,俄羅斯不是共和國。

全球性大蕭條對兩種國家的影響最大,一是「商品輸出國」,二是「資源輸出國」。

因為大蕭條期間,各個市場的購買能力均大幅度降低,商品嚴重滯銷,所以各大「商品輸出國」的資源的需求大為降低,「資源輸出國」遭受波及。

俄羅斯就是典型的「資源輸出國」。

作為世界上資源最豐富的國家,在經濟走好的情況下,俄羅斯創造出了很多奇迹。隨著經濟走差,俄羅斯首先進入寒冬。

2025年,世界經濟仍然在大蕭條的餘波中瑟瑟發抖。

利用經濟問題,韋斯特伍德在莫斯科成功說服俄羅斯總統,以「民主方式」決定烏克蘭的未來,美國承諾不再在「入盟」問題上向烏克蘭施加影響,俄羅斯則承諾不會在烏克蘭舉行大選之前過激舉動。

2026年,烏克蘭舉行總統大選(新總統在2027年上任)。

結果沒有讓外界感到意外,贏得議會大選的親俄陣營獲勝,烏克蘭政治風向陡轉。

雖然韋斯特伍德成功化解了「烏克蘭危機」,避免了一場地區戰爭,但是美國卻輸掉了積累30年的本錢,把烏克蘭拱手讓給了俄羅斯。

「烏克蘭政治風」成為俄羅斯從戰略防禦轉為戰略擴張的標誌**件。

如果出問題的僅僅是烏蘭,還容易解決。關鍵是,韋斯特伍德需要堵住的不是一個漏洞,而是一條千瘡百孔的「戰線」。

「烏克蘭政治機」爆發后不久,中東再次成為世界焦點。

2025年8月,一直在秘密發展核能的敘亞與剛緩過氣來的伊朗宣布,兩國將加強政治、外交、軍事、宗教、經濟、科技、文化等領域的合作與交流,共同推動「大伊斯蘭世界」的發展與復興。

此舉立即引起全世界度關注,因為伊朗與敘利亞「結盟」直接針對以色列。

數日之後,以色列布在加沙地區展開打擊哈馬斯的軍事武裝行動。

持續15天的軍事行動沒能消滅哈馬,也沒有取得多少實質性的軍事成果,卻徹底激化了以色列與伊斯蘭國家的矛盾,使中東地區進入動蕩時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