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風襲來,吹起簡艾散落在額間的髮絲,下一秒,肩膀上一重,竟是多了一件西裝外套。

簡艾詫異的回頭看去,只見季皓宇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語氣淡淡的道:「露那麼多,小心感冒。」

一旁原本也打算脫外套的吳彼見狀不禁手上一頓,而後悄無聲息的收回了動作。

其實簡艾並不怕冷,可能跟她吸收了心法有一定的關係,只是這季皓宇突如其來的舉動,還是讓她心中有一絲微微的暖意。

「謝謝。」簡艾這次意外的沒有抗拒,許是一晚上的酒會讓她有些疲累,已經沒有力氣和季皓宇鬥嘴了。

「哥,你很偏心吶!給小艾姐姐披外套,不給我披!」季皓雪在一旁佯裝吃醋的撅了噘嘴,一臉不滿的樣子。

季皓宇聞言不禁上下看了一眼季皓雪今日的嘻哈打扮,末了嗤笑一聲:「她這衣服又露肩膀又露腿的,你露哪了?」

季皓雪:「我露腦袋了啊!我腦袋冷!」

「小雪,我這還有外套,要不給你披?」吳彼在一旁笑著開口。

季皓雪聞言連忙擺了擺手:「不用了吳彼哥哥,我開玩笑的,我不冷。」

話落,季皓雪不禁湊到簡艾身前一臉興奮的道:「小艾姐姐,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哈,回頭我聯繫你。」

簡艾笑著點了點頭:「好,我等你電話。」

幾人在馬路邊分開,簡艾本想上車之後就將外套還給季皓宇,卻只聞季皓宇率先開口:「外套先放在你那吧。」

簡艾剛要說什麼,季皓宇已是轉身往不遠處自己家的車走去。

看著他離開時欣長挺拔的背影,簡艾輕輕的嘆了口氣,只好作罷。

吳彼在一旁見狀,不禁輕聲開口問:「回北城嗎?」

簡艾收回思緒,聞言點了點頭。 「以三對一?」

在場所有修士都呆住了。

誰也沒有想到,原本尤泓必贏的局面,如今竟然發展到了這個地步。

「不好!」

徐仙芝反應過來,俏臉一變。

她萬萬沒有想到,身為核心弟子的尤泓,居然如此無恥。

而且,尤泓他們三人還真正動了殺心,想要將秦南斬殺在道台之上。

「不愧是第一仙啊,即使是道基被斬了,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只是有點可惜了,今天秦南難逃一敗,甚至會死。」

一位三青古教的太上長老,忍不住搖頭嘆息。

雖然秦南動用不知名的手段,可以達到擊敗尤泓的水準,但是秦南絕對無法擊敗三位核心弟子。

「要不要出手阻攔呢?」

懸浮著的長空,眉頭不禁皺了皺。

不過,正當他猶豫之際,面對著三位核心弟子聯決殺來的秦南,做出了一個無比出人意料的舉動。

「你們三人聯手,的確還算是不錯,但是仍然沒有讓我拔刀的資格。」

秦南神色淡然,不退反進。

「戰道仙典,崩滅戰拳!」

瞬息之間,他整個人彷彿身化戰神,那浩瀚無比的戰意,將四周的一片片虛空都給浸染,像是張開了一座無敵戰域,將三位核心弟子捲入其中。

不計留春掩黃昏 「你——」

尤泓、程放和綠裙女子,瞳仁都是驟然一縮。

別人或許感受不到,但是他們卻感受的無比清晰,他們就好像是誕生不久的妖獸幼崽,而現在的秦南,卻像是一尊腳踏星辰的恐怖凶獸。

轟!

電光火石之間,秦南的這一拳打來了,可怕的崩滅之力,將大片的虛空瞬間摧毀成為了粉碎。

尤泓身上的黑焰龍甲,程放手中的上古大戟,還有綠裙女子的青色劍光,也頃刻間被摧毀。

不止如此,殘餘的拳勁,硬生生轟擊在了他們的胸口,讓他們不禁慘叫一聲,肉身上破開數百道傷口,溢出了無數血液,重重砸在了地面。

僅僅一拳,便將他們三人擊敗,並且還讓他們三人,都受到了很大的創傷。

「這……怎麼可能!」

那一位位太上長老們,天仙級強者們,看著眼前這一幕,身體都忍不住下意識的從座位上站起,臉上寫滿了震驚之色。

不只是他們,還有長空、萬霄、徐仙芝、趙離漸等等蓋世天才們,和其他的修士們,也是滿臉的震撼之色,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要知道,這可是足足三位核心弟子啊,每個人都踏入了道境小成境界!

若是放在九天仙域之中,他們三人聯手,足以擋住一位修為達到天仙三重,並且踏入了武道四極的強者。

可是現在,道基被斬的秦南,竟然只靠著一拳,就將他們三人擊敗,打成了重傷!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尤泓很快從大坑中飄出,身體在微微顫慄,手指指著秦南,尖聲叫道:「你道基已經被毀了,只是一個武道四極,怎麼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你……你到底……」

能夠達到核心弟子的程度,他的心智自然遠非常人。

要是在平常,他被人擊敗了,他只會好好反思,但是被區區一個秦南擊敗,而且還是擊敗他們三人聯手,他根本無法接受!

「沒錯,我的道基被斬了,可是你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做重塑道基么?」

秦南面無表情,一股磅礴浩瀚的道意,瞬間從他體內爆發出來,像是大風一般,吹向了整個道場。

「這……這是……」

尤泓、程放、綠裙女子,還有長空、萬霄、徐仙芝、趙離漸等等蓋世天才們,以及在場所有的強者和修士們,心中都掀起了驚濤駭浪。

道意!

秦南身上竟然散發出來了道意!

這也就是說,秦南真的重塑了道基!

這可是重塑道基啊,要比從武道四極之境進入道境,困難了至少十倍以上,而且秦南被斬掉道基,距離今日才不過短短三個多月!

「這等雄厚的道意,距離道境大成都已經不遠了啊,秦南這到底是獲得了何等逆天的機緣,才能夠恢復到這等程度……」

一位天仙巔峰,距離蓋世霸主只有一步之遙的強者,都是滿臉失神,忍不住喃喃自語。

「只不過,對付你們這樣的雜碎,還用不著施展道意。」

秦南淡淡說道,道意重回體內,他的右臂也緩緩碎開,化作了冰冷無比的斷天刀。

「現在,該你們賠罪了!」

秦南嘴角浮起了抹冷笑,殺氣四溢。

他向來恩怨分明,尤泓不僅對妙妙公主她們出言不遜,還想要將他給害死,他豈會手下留情?

「秦……秦南……你要幹什麼……我告訴你,我的父親可是獨令仙王,你今日若是要殺我的話……」

尤泓終於慌了,臉色蒼白,眼中深處有著一絲恐懼。

程放和綠裙少女也是如此,心中更是充滿了濃濃的悔恨,早知道秦南已經重塑道基,他們跟尤泓關係再好,他們也絕不會插手此事。

「死。」

秦南懶得跟他廢話,手中之刀,毫無猶豫,當即斬下。

「秦南,不可!」

長空感受著那爆發而出的浩瀚刀意,臉色瞬間大變。

但是,這一刀之威,恍若蓄積了整個天地大勢,不僅快到不可思議,更具備了難以想象的力量,即便是他現在出手,也根本無法攔下。

「賊子,爾敢!」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如雷般的喝聲,在天空中滾滾炸開。

只見到,方圓數百里的天空,驟然暗了下去,一尊散發著滔天氣勢的身影,從虛空裂縫之中踏出。

來人正是獨令仙王,尤泓之父!

秦南的身形,微微一頓,抬頭看去。

「大膽秦南,竟然想要殘害同門,簡直是喪盡天良!現在給我速速將尤泓他們給放了,再隨同我一起前去掌教至尊面前領罪!」

獨令仙王厲聲喝道,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無上律令,讓人不敢違抗,下意識的去只執行。

然而,秦南聽到這一番話,不僅沒有被那無形法力所影響,反而臉上露出了抹不屑之意。

「要是我不放呢?」 回去的路上,季皓雪坐在後排的座位上,心裡正盤算著到時候邀請小艾姐姐來家裡做客的時候,該找個什麼理由讓煜哥哥也能一起來。

「皓雪……」

身旁的季皓宇突然出聲,季皓雪當即回過神扭頭看向他:「哥!」

「你打算什麼時候邀請你的小艾姐姐去家裡玩?」季皓宇看著季皓雪開口問到,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像是隨口的話題似的。

季皓雪想了想,應到:「就這幾天吧,畢竟快要開學了。」

「到時候記得告訴哥哥一聲。」季皓宇又開口。

季皓雪聞言,不禁面露狐疑之色,盯著季皓宇看了半晌,才一臉深意的道:「哥,你該不會是……喜歡小艾姐姐吧?」

季皓雪雖然年紀不算大,可是卻也過了什麼都不懂的年紀了,特別是今晚季皓宇面對簡艾時尤為反常,季皓雪自己本就處在暗戀狀態,自是對這種情況有些敏感。

「呵……」季皓宇像是聽到笑話一樣輕笑一聲,繼而搖了搖頭:「我喜歡她?」

「不然呢?你今晚大部分時間都和小艾姐姐在一起,把自己的精力都分給她了不是嗎?」季皓雪覺得哥哥是在嘴硬,明明就是很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偏偏又不承認。

如此想著,季皓雪又撇了撇嘴道:「你要是不喜歡小艾姐姐,幹嘛還要讓我在她來家裡做客的時候通知你?」

「你就別問那麼多了,我是你哥哥,你當然要站在我這邊!」季皓宇看著她說到。

季皓雪不以為意的翻了個白眼,她還喜歡煜哥哥呢,可不敢做得罪小艾姐姐的事兒。

只是……

季皓雪偷偷看了一眼已經將目光投向車窗外的哥哥,要是哥哥真的能追到小艾姐姐,那不是親上加親了?

總之她自己是一定要嫁給煜哥哥的!

後半夜的白雲市已經陷入沉寂,路邊霓虹閃爍,卻只有偶爾的車輛行駛在路邊。季皓宇俊眉舒展,想到今晚發生的一切,心情莫名的舒暢了不少。

你既說不喜歡我,那我就想辦法讓你喜歡一下。

……

第二天,簡艾感覺自己剛睡著,就被鬧鐘吵了起來。

迷迷糊糊間拿起鬧鐘看了一眼,早上四點二十!

強撐著困頓的身子在床上坐了起來,昨晚回來又要卸妝洗澡,睡下的時候已經一點多了,眼下四點半不到就起來了,簡艾這一夜才睡了三個小時。

可是沒辦法,武館的晨練五點就要開始,她這馬上就要開學了,必須要珍惜每一次的訓練。

因為開學之後,武館的晨練就縮至一周四天,也就是周二、周四和周末兩天。

洗手間隱約傳來流水聲,不用想也知道是司月已經起床。

簡艾精神微眯的起床出了房門。

司月聽見聲音從洗手間探出頭來,嘴裡滿是牙膏泡沫,看到簡艾時不僅皺了皺眉:「你上午別去了,我幫你請個假。」

簡艾半眯著眼睛搖了搖頭:「沒事,還有不到十天就開學了,不想隨便請假了。」 這個獨令仙王未免也太可笑了,剛剛過來就扭曲事實,給他扣上了一頂大帽子,加上了子虛烏有的罪名。

難道這個獨令仙王以為,自己是蓋世霸主,就可以橫行無忌?可以隨意的拿捏他,欺凌他?

簡直是痴心妄想。

「你……你說什麼?」

獨令仙王雙眸中湧起了一股怒意,喝聲宛如無數個雷霆在上空滾滾炸開:「你簡直是無法無天,無法無天!不僅不老老實實認罪,態度還這般囂張!現在速速給我放人,到時候勉強還能留你一條性命!」

一直以來,他作為長霄至尊的師弟,並且有著很大的希望登臨九天至尊,整個穹宇太荒宗的人,誰對他不是畢恭畢敬?

可是眼小,一個小小的秦南,竟然敢與他叫板!

要不是秦南距離尤泓三人實在是太近了,而且秦南道基被斬了,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還能擊敗他們兒子三人,也是非同一般。

否則的話,他必然會直接出手,至少也要將秦南打成一個重傷。

「事情鬧大了啊!」

全場所有的修士們,腦海中都冒出了這個念頭。

尤其是尤泓三人,身體都在顫慄著,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獨令仙王親自來了,秦南竟然還不打算放過他們。

「留一條性命?獨令仙王,你好大的口氣!」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冷冷的聲音,從遠方傳了過來,一道身影緩緩從虛空中降臨,釋放著驚人威壓,赫然是風華掌使。

「風華掌使來了?」

全場大部分修士都是一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