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面對羿石這種存在,此時他只能被壓著打。

但再憋屈,又能怎麼辦?!

【空痕】,殺不了他。

因為這羿石,乃是一尊五星靈尊,而且還不是那種普通的五星靈尊。

論戰力,在【鑒定術】的鑒定之下,孟星元發現他幾乎可以碾壓正常的五星靈尊,便是與六星靈尊一戰,有可能都不落下風。

雖然贏不了,但也不至於落敗,更不會被殺。

由此,便可見這羿石的可怕。

五星靈尊,已經是中等靈尊,一隻腳邁入了高等靈尊的存在。

【空痕】可以對付對付不入流的靈尊,卻對付不了這種成名已久,連封號都在大陸之上被傳頌的存在。

這羿石,太強太強。

孟星元心神此時在【物品】包裹的某一處上掃視著。

那是一張神異的符道捲軸。

通體赤金,有著無盡的火道奧妙被書寫在其上,融合在其中。

這是一張【大師級符道捲軸】,【火煉星河】。

也正是孟星元當初用來嚇唬宮無柩白庚骨的那道聖級符道捲軸!

【大師級符道捲軸】,對應著的,是聖位力量!

這道捲軸若出,那羿石無論再強,也無論他手裡有多少壓箱底手段,有多少張的底牌,在這道捲軸面對,統統都不足道哉!

【火煉星河】若出,他必死!

只不過,聖級力量,孟星元不敢輕易動用。

聖級力量若是出現,別說這小小的太陽城,整座中洲大陸,只怕都要轟動!

聖者,修行於這世間的聖者如今還有多少?

尊者可尋,聖者……千百年也未必能遇上一遭!

一旦動用這種級別的力量,後患絕對是無窮的。

都不用人刻意傳播,孟星元的大名,馬上就會擺上各大超級勢力,各大聖地聖主的案上。

屆時,等待他的,將是無窮無盡的麻煩!

所以這東西,不可輕用。

無法百分百滅殺這羿石,孟星元只能選擇暫避其鋒芒。

「該死!在這羿石的攻擊之下,我的【游龍身】身法,就彷彿是小孩子過家家般不堪。動,簡直就跟沒動一個樣!而且那些羿神軍團的攻擊也太過恐怖,此時有【雀舞】跟【虛之界】兩道高級符道捲軸撐住,我已經如此被動。若是再這麼被消耗下去,即便我擁有上億的殺戮點,恐怕也不夠揮霍的。」

「而且現在,我連羿家族地的面都沒見著,連羿家主要戰力都沒直面,如果就在這裡將彈藥打光,我還怎麼營救姐姐?」

孟星元凜然,「先將這支羿神軍團給滅了!羿石,稍後再處理。」

「但是現在,我需要先將【游龍身】升級一下!」 生與死之間,有大恐怖,也有大際遇。

羿石的斧子非常可怕,可怕得孟星元每一回面對,都感覺在是閻羅殿里走了一遭。

羿石的每一斧,每一擊,孟星元知道,那都是可以輕鬆帶走自已生命的。

只不過依仗著【虛之界】,他撐過了一次又一次。

只是,這不是辦法。

一張【虛之界】,是四萬殺戮點。

四萬殺戮點對於如今的孟星元而言不多,但羿石手上靈斧揮動,每一擊,便是一張【虛之界】報銷。即便孟星元腰包再足,也經不起這種消耗!

必須得躲!

必須得躲開這羿石的攻擊,這樣他才能完全掌握戰局,先虐殺這些羿神軍團的戰士,再返手,回過頭來對付這個羿石!

「該死,這個羿石,真是強得恐怖啊。」孟星元心中悚然。

有【虛之界】的保護在,孟星元知道自已不會死。

但不會死,又不是不怕死。

羿石的每一擊,哪怕只是隨手一斬,都能給孟星元帶來極致的壓迫感。這種壓迫,近乎於窒息,也近乎於絕望!

每一次面對,孟星元都感覺自已是行走在鬼門關,稍有不慎,腳底一滑,就會跌落地獄,永世不能翻身。

這種感覺,太過可怕。

如果不是他心志強大,此刻,嚇也能嚇到他了!

這種感覺要說起來,有點像是當日在金鷹城,千萬獸潮衝擊城牆的那一剎那。

明明知道金鷹城城池固若金湯,堅不可摧,但當萬千凶獸衝擊,山河震蕩,天地無光的時候,哪怕是最頂級的靈宗,在那一刻,內心也不會好受。

無它,在面對這種絕對可以輕易碾滅自已的力量時,是個正常人,都會膽戰。

而恐懼死亡,更是一切生靈的本能。

孟星元不怕,才是怪事。

恐懼是心靈力量,雖是負面情緒,有時候,卻能反過來,激勵人體,壓榨人體潛能!

特別是對於那種非凡之人而言,對於死亡的恐懼,非但不會讓他們驚慌失措,失去自我意志,反而會激發他們內心的潛能,壓榨他們的潛力!

野草恐懼死亡,不甘被長埋地底,於是它們汲取力量,破開土層,甚至是頂開壓在它們頭上的千斤頑石,終於破土而出,迎接新生!

風越猛,它們越長!

雨越大,它們越狂!

蠶蛹也是如此。

不甘被悶死在蠶繭之中,於是它們咬吃蠶繭,破繭成蝶!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卻也有大際遇!

此刻,孟星元心中對於死亡的恐懼,就在啟迪他的心靈,壓榨他的潛力!

「【游龍身】……這是風之大道的分支?還是閃電之道的分支?亦或……是光之大道?錯了,我從一開始,就想岔了!」

「風行無常,卻在一個『飄』字。閃電無影,卻在一個『猛』字。至於什麼光之大道,我聽都沒聽說過,全是自已的臆測!其實,【游龍身】里蘊含的道,又怎麼會是天地元素大道?!」

天道萬千,大道無常。

什麼是道?沒人說得清。

眾人只知道,悟得出來的,便是道!

也就是說,其實大道,並不只局限於天地五元素,或者地水火風之類的元素大道,劍道,刀道,又何嘗不是大道?!

只不過,作為構成這廣袤世界大陸的五大基礎元素,元素大道,更容易感悟而已。其實論威力,動則斬殺肉身,斬殺靈魂的劍道,不比普通的元素之道強上數籌?!

這一刻,孟星元心中有了明悟。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游龍身】里蘊含的道,與天地元素有關。

畢竟,身法的特點,便是速度快。

而要論速度快,風很快,閃電也很快,光線更是快中之快!

但,這些跟【游龍身】這門靈技身法有什麼關係?!

先前,因為先入為主的緣故,孟星元除了這些元素之道,根本不作它想。

一直強行想將這幾條元素之道,套在【游龍身】身上,苦苦思索,想找到共通之處,產生所謂的共鳴,而後進行突破。

只是,這從一開始就是錯的。

如今,孟星元終於明白了過來。

「【游龍身】,怎麼不能是模模擬龍遊動時的體姿?!」

真龍,那是傳說中的生物。

傳說中的真龍,地位等同於靈聖,甚至一些血統高貴的真龍,比如說五爪金龍,是比靈聖還要恐怖的存在。

對於這種生物而言,它們的一舉一動,哪怕僅僅只是一個吐息,都暗合天理,可以說是最完美的道韻展示!

真龍,本身就是力量的象徵。

可以媲美靈聖存在的生靈,這種存在,本身就是「道」!

那麼真龍遊動時的體姿,怎麼不能是大道的一種?!

一念通,萬念通。

既然是真龍龍軀遊動時的姿勢,不是什麼虛無飄渺的元素之道,那麼就好辦了。

生死之間,孟星元全部的潛力都被壓榨了出來。

他進步神速,在吃了羿石整整二十幾斧子之後,他終於捕捉到了一種來自於冥冥虛無之中的感覺!

羿石的攻擊,每一斧,都猶如讓孟星元走一遭鬼門關一般。

孟星元致力施展【游龍身】,發揮出百分之兩百的潛能要逃脫開他攻擊的籠罩範圍,雖然都失敗了,但每一次的極力逃脫,力竭般地施展【游龍身】,都讓他在這生與死之間,收穫良多。

「游龍身……我明白了,這就是『游龍身』,翻雲覆雨,穿行虛空,只在我一念之間!這,就是【游龍身】!」

開天斧影下,孟星元大笑。

羿石手上巨斧一頓,懷疑地看向他,以為這小子被自已打傻了。

「嘩!!」

孟星元身形再轉,這一次,他於虛空間穿行的身姿,有了一種名為『靈性』的東西在裡面。

如果說之前,他只是施展了技能【游龍身】,那麼如今,他有如真龍遊動,搖頭擺尾般,有著說不出的玄妙意味!

他悟了!

雖然依舊逃不開羿石攻擊的封鎖,還是要被動硬抗他的攻擊,但這一悟,孟星元已然不同!

因為桎梏打破,他可以升級【游龍身】了! 「叮!升級成功!技能【游龍身】等級+1!」

「叮!升級成功!技能【游龍身】等級+1!」

「叮!升級成功!技能【游龍身】等級+1!」

「叮!升級成功!技能【游龍身】等級+1!」

「叮!升級成功!技能【游龍身】等級+1!」

「叮!升級成功!技能【游龍身】等級+1!」

……

一悟,孟星元整個人神清氣爽,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有所不同了。

桎梏突破,【游龍身】本身的等級限制便不存在了。

百萬殺戮點砸下去,原本只有20級的【游龍身】突破,直接達到了30級!

有海量殺戮點在身,技能升級,對於如今的孟星元而言,那真是如喝水吃飯一樣簡單。

技能等級升級,馬上,海量的訊息如長鯨吸水般,湧入了孟星元的腦海。

「這是……【游龍身】更進一步的感悟講解?」孟星元愕然。

這是之前沒有的。

技能升級,按照道理應該是直接提升技能的威力。當然,相對應的消耗也會變大。

像這回,技能突破桎梏,更進一步升級,系統居然直接灌注下來體悟講解,這是先前孟星元沒有碰到過的。

不過好在,這些信息吸收起來極快。不過瞬息之間,所有信息如長鯨吸水,直接變成了孟星元自已的東西。

剎那,他眼睛大亮,不自覺地,身體便隨著腦海里那些信息動了起來!

「游龍身!」

「嘩~」

再施展,孟星元身體彷彿融入進了虛空,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奇妙道韻,從他身上浮現,他直接消失,彷彿就這樣真的遁入了虛空一般!

「轟!!!」

頭頂,羿石一斧子落下。四周,粗如巨木般的箭矢轟爆虛空,將他周身籠罩。

孟星元身如游龍,比泥鰍還要滑溜。羿神軍團的箭矢,徹底是打不中他了。

只要他身形不停下,那些箭矢想將他射中,已經比登天還難。

甚至於是羿石的攻擊,都被閃躲。

雖然沒有完全歸避那麼誇張,但現在,一張【虛之界】的力量,已經可以擋住他三下的攻擊了!

「咦?!」羿石驚疑,「臨陣突破?!這不對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