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還是說了出來。

「我愛你。」

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是他從未對女人說出口的,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彷彿他們之間的禁言。林蔚然的聲音通過聽筒清晰的傳達到女人那邊,他看不到女人眼角瞬間滑下的兩行清淚,也看不到她捂住嘴巴,偷偷梗咽。

從最開始就只會帶來沉重的這段感情,似乎永遠都沒個終點。

男人對感情的表達從來都是個問題,有時候被女人鬧的煩了,脫口而出的那三個字往往沒什麼真心,男人對愛情的表達向來具備著充足的務實原則,吃上一頓好的,或者總想去做些什麼,讓男人去念一些甜到膩人的詩詞歌賦往往比殺了他們都難,為什麼?因為這就是男人的愛情。女人的愛情往往可以用無理性,或者沒道理來解釋,男人也是一樣,要不怎麼說人是最複雜的動物。

直接表達感情的男人不是沒有,靠藝術和文藝吃飯的男人就在此列,可林蔚然不是藝術家,按照他原本的性子,說出這三個字要比平白無故被人打臉卻沒想著如何靠這個去站點便宜更不容易,可他說了。是酒後吐真言,是酒壯慫人膽,比起名貴跑車豪華別墅靚麗鑽戒之類他能輕易做到的表達,說一句我愛你,難度遠在其上。

手機被突兀掛斷,本就沒抱什麼期待的林蔚然只有淡淡遺憾,他對她。是壓力,承受不住,便只能逃避,可已經被逼到牆角的金泰妍已無退路,只能在越發狹小的空間里張牙舞爪,虛張聲勢。把自己蜷縮在已經小到可憐的餘地里。

他想給她空間,但現在面對的問題是除了放棄便無能為力,金泰妍是他不想錯過也不想放開的人,有任何方法都要嘗試。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林蔚然越發清醒。

……

無論是公開放送還是粉絲拍攝,少女時代都是情比金堅的一群,共同經歷的風風雨雨讓她們的友誼看起來更為誠實可信。特殊的走紅過程也使得她們成為世界範圍內女團中的獨特存在,在其他女團成員努力在鏡頭前更像是個藝人的時候,少女時代這一群早就返璞歸真,當著鏡頭毫無顧忌的犯傻賣萌不說,調戲個把成員也不避人。說她們特殊,就是因為她們明明做著不符合藝人身份的事兒也能被人喜歡,所以和團員鬧了矛盾可以拿出來說,私下裡沒那麼女神也被當做引人喜歡的萌點。

站在舞台上的她們距離每個人似乎都很遠。可稍微了解一下,她們似乎就生活在你身邊。

在這種獨特魅力下成員們大多保持了原本的性格,當然這不是說沒有經過絲毫包裝的原汁原味,但藝人的工作就是要討人喜歡,譬如某成員在有些時候會非常固執,認定的事情八匹馬都拉不回來,在性格上她多少也有些太過『驕傲』。哪怕心軟了想妥協一下,都要先收點利息才行。

說實話,這樣的人在現實中沒那麼好相處,脫離了藝人光環。這種為人處世也不會被當做萌點,可偏偏她能幸運到我行我素還有一群人追捧,就人生而言,的確讓人羨慕。

現在這位某成員就在堅持著要收取利息,甚至無所不用其極。

「想想吧,你不來的允兒會有多傷心,她的另一半會怎麼想,啊,原來林允兒在組合中就是這種地位,想介紹自己的男朋友,成員們都不關心……你自己考慮吧,泰妍是你無與倫比的超級閨蜜,我們理解,人嘛,都有親疏遠近,可你非要這麼差別對待,我也沒辦法,可你得想想,這麼做是不是有點欠妥當。」

「喂,鄭秀妍!你,你不能這麼污衊我……」

「污衊你的是我嗎?明明是你自己造成的。反正我們現在就在這等著呢,地址已經簡訊給你了,你愛來不來,現在你還有選擇的餘地。」

不等tiffany再解釋什麼,鄭秀妍直接就掛斷了手機,被徹徹底底利用了一把的林允兒就在旁邊坐著,臉色肯定不能太好。

徐賢看了看鄭秀妍又看了看林允兒,心下嘆氣一聲,只能握起林允兒的手,由衷表達自己的安慰。

「姐!」林允兒大為不悅。

「別叫這麼大聲,我也是為你好。」

「是嗎?那我這被利用感為什麼這麼強烈?」

「不是利用,只是物盡其用,如果這麼不甘心,就當是為組合團結做出貢獻吧,我和小賢都會承認的。」

林允兒一聽這話立刻堵住徐賢的耳朵:「你也好意思拉小賢進來?」

鄭秀妍呵呵笑了一陣,眼睛在兩人身上轉了幾圈,再開口語氣就頗為曖昧:「你這樣護著她你男人知道嗎?我估計肯定是不知道,要不然會嫉妒不說,弄不好還會幻想出一個女情敵來。」

原本心思就不在這次會面上的徐賢再聽不下去了,「姐!」

她一正色,立刻讓玩笑的氛圍煙消雲散,更何況她還一字一句的說:「這些玩笑能不開的話最好還是不開。」

鄭秀妍滿不在乎的擺擺手:「知道,知道,你們放心,有男人的時候我還是知道該怎麼做的。」

說是一次比較正式的見面,氛圍上還是輕鬆一些的好,雖然不比那次溫居宴上的隨意,但終歸是幾人獨處,因為徐賢開車鬧出的烏龍鄭秀妍和林蔚然也沒怎麼接觸,又因為當時是第一次見面,所以很多話都沒能說的出來,其實妹妹找了個什麼樣男人關心是關心,真要熟絡還不至於,關鍵是少女時代這兩年發展喜人,繼續下去她們還不一定會到什麼高度,在外人逐漸神化她們之前早點找到一個值得託付的男人才是正事,至於公司的規定和限制,在她們如今的人氣面前肯定會有一定彈性。

在藝人之前首先是女人,工作是工作,但也要有生活。

從隊內氛圍開始,鄭秀妍期望著一些改變,她們說到底也只是一群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開拓什麼,創造什麼,在行業歷史上留下什麼,可以是一時的目標,卻絕不是她們的使命。從藝人這個職業上獲得的成功讓她由衷的感激著,同樣的,她也希望自己和自己身邊的人在生活上不會缺失太多。

「允兒,你可好了。」

等竊竊私語的兩人回過神,只瞧見鄭秀妍一臉羨慕,林允兒幾乎是聲音發顫的問了句:「怎麼說?」

「事業愛情兩不誤,還不讓人羨慕嗎?」

林允兒一愣,想了想的確是這個道理,點頭時笑容里還有些小靦腆。

「所以,你不想讓我們都成為讓人羨慕的人嗎?」

鄭秀妍的雙眼炯炯有神,幾乎放出光來。

林允兒原本的感觸被這目光一照立刻化作青煙,只能尷尬點頭,「恩,我的確想讓大家都叫人羨慕……」

「就是說。」鄭秀妍笑開了花,眯著眼,彎著嘴角。

聽著,看著,感受著,除了徐賢估計沒誰能感覺到這種古怪,可有話不能說,憋著難受的徐賢僅僅能在心底輕輕吐槽。 「噢,天呢!我看到了什麼,king竟然笑了!這是我這輩子見到最恐怖的事情!」弗朗西斯一臉驚訝的看著楚歌。

一旁的泰瑞斯也是一臉驚訝的說道:「看來king還沒有完全好,應該是傻了!」

「king出了什麼事,你不要嚇人家了!」艾拉也是一臉緊張的說道。

這下子楚歌才意識,自己現在是king而不是楚歌。

不過他並沒有收起笑臉,而是說道:「經過這次的事情,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認識你們很開心……」

「看來是真傻了,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弗朗西斯一臉無奈的說道。

泰瑞斯點了點頭,肯定的說道:「沒錯,我也是這樣的覺得的。」

「不管king變成什麼樣,我艾拉永遠是最愛她的人!小可愛,來親一口!」

楚歌這下子完全無語了,只好變成了一副冰塊臉。

……

「你的身體怎樣了?」安吉拉看著楚歌問道。

楚歌吹著海風,臉上的表情有些享受,「已經好了,沒什麼大問題。」

「你的恢復能力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真想不明白,和你是親兄弟的king為什麼沒有這種能力。」

楚歌撇了撇嘴,「不知道,可能是因為我口訣的原因吧!」

「你說你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噩夢,能告訴我那個噩夢的內容么?」

「沒什麼,只是一個噩夢而已,醒了,夢就沒了。」楚歌笑了笑,將頭別了過去。

自從修鍊了口訣之後,他受傷都會很快的復原,但是同樣的,他的真氣就會減少。

這次沒有死在藍色之王的手裡,已經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見楚歌不想說,安吉拉也沒有多問。

「我昏迷的這幾天,有k的消息么?」楚歌看著安吉拉問道。

安吉拉搖了搖頭,「依舊沒有任何消息,我在想,k會不會已經……」

不等安吉拉說完,楚歌便開口說道:「相比起來,你是他最親近的人,如果連你都不相信他還活著,那他一定會傷心的。」

「相信我,他一定還活著,只是在某個地方等著我們去接他。」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是一個沒有煩惱的人,什麼事情都想的那麼開。」安吉拉看著楚歌笑著說道。

楚歌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人生下來就是來受苦的,活著真的很累,但是又很多東西,是捨不得失去的。」

「有人說,開心一天是一天,煩惱一天也是一天,不如開開心心的活著。我認為,這世界的一切事物,都處於一個循環之中,起點就是終點,終點就是起點,當你能夠像小時候一樣,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境界,那才算是真正快樂的活著吧!」

安吉拉看著感嘆中的楚歌,笑著說道:「你和k不同的就是這裡了吧,總是喜歡講一些大道理!」

「也許吧!我只是發一發牢騷,如果人連牢騷都不能發,那活著就真的沒有意義了。」楚歌撓頭笑了笑。

「你覺得在自由之島上的生活怎麼樣?」

楚歌想了想,然後說道:「還不錯……我很喜歡這裡的人,他們都是隨著自己的心性辦事,無拘無束。更喜歡他們對於感情的重視,但是……他們喜歡的終究是k,而不是我。」

楚歌說著,趴在了欄杆上,「有時候真的很羨慕,k有這麼一群可愛的朋友。」

安吉拉看著楚歌沒有說話,她知道,楚歌現在並不容易,在自由之島上,除了和自己相處的時間,他幾乎都在扮演著另一個人。

「其實對於他們,我是有些抵觸的。」楚歌突然開口說道。

安吉拉有些不解的看著楚歌,「你不是說,很喜歡他們么?」

「就是因為喜歡和他們在一起的感覺,所以我一直有一種欺騙他們的感覺,我不想騙人,但卻必須騙下去,直到真的king回來。」

「對不起,因為我,你才會有這麼多的困擾。」安吉拉一臉歉意的說道。

楚歌搖頭笑道:「這不怪你,如果是別人告訴我這件事,我依舊會選擇這樣做!人生就是這樣,沒有什麼事完全是好事,也沒有什麼事完全是壞事。」

「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殺金克拉,滅大鬍子的計策,全都是楚歌想出來的,安吉拉只是一個參與者,兩次事件的成功,讓她對楚歌生出一種信任感。

楚歌深吸了口氣,「金克拉和大鬍子都死了,只剩下最後一個鈴木正雄了,下一步自然是殺了他!」

「你有計劃了么?」

「沒有……」楚歌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過我相信,自己很快就會想到辦法!」

……

「大鬍子已經死了,難道你一點也不緊張么?」手機聽筒里傳出一個經過變聲器改變的聲音。

鈴木正雄臉色陰沉的說道:「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話不能這麼說,你要知道,king下一個想要對付的目標就是你!有我幫忙的話,你完全可以先下手為強。」聽筒里的那個聲音,自信的說道。

鈴木正雄冷哼一聲,「上一次,你就保證可以殺死那個瘋子,可是他現在還活著,你覺得我還能夠信任你么?」

「上一次是意外,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完全不會有事。」

鈴木正雄沉默著沒有說話,良久之後,他似乎決定了什麼,開口說道:「說說你的方法。」

「只要你配合,那麼一切都將順利無比……」

……

「要我說,不管是哪裡,我們能滅是一個是一個!」泰瑞斯看著眾人說道。

弗朗西斯搖了搖頭,「你這個蠢貨,我們已經滅了他們三個分舵了,只要鈴木正雄一天不死,我們做的就是無用功!」

經過了半個月,楚歌他們依舊沒辦法確定鈴木正雄的老巢在哪裡,出擊三次,全都沒有找到青色之王的老巢,到底在哪裡。

「我不覺得我們做的是無用功,雖然出動三次,毀滅的只是他們的分舵,不過鈴木正雄那個傢伙一定開始緊張了。」楚歌開口說道。

蘭斯搖了搖頭,「但一直這麼下去不是辦法,我們已經浪費了大量的資金,如果再找不到他們的老巢,我們的經費,將無法繼續在布魯斯那裡購買軍火。」

「布魯斯那個老傢伙,都賺了一輩子的錢了!就算是你們洛克希爾德家族的財產都不一定比他多,卻還是這麼愛錢!」艾拉發起了牢騷。

她說的沒錯,橙色之王,軍火王布魯斯,今年剛剛過完六十大壽,他掙了一輩子的錢,財產足以和洛克希爾德家族抗衡。

但是他的原則一直沒有變過,人情在他那裡是行不通的,他只認識錢,錢才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自由之島的經濟來源,幾乎全都是蘭斯從洛克希爾德家族申請下來的。

king行事,一貫是我行我素,錢在他眼裡並不重要,所以他每次接手懸賞,看重的並不是錢,是因為他喜歡才去做的。

就像當初,只有一枚硬幣的酬金,就隻身一人殺去了黃色之王的老巢。

「我覺得,我們應該去接手一些高酬金的任務了。」蘭斯看著楚歌說道。

楚歌拍了拍額頭,「該死,我們不應該炸沉大鬍子的島,那上面不知道有多少的財產!」

錢到用時方恨少,不過他也只是發句牢騷,無論是大鬍子還是金克拉,當時的情形,都不允許他將錢帶出去。

「我認為錢不是主要的原因,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找到青色之王的老巢在哪裡。」安吉拉開口說道。

楚歌很認同安吉拉的說法,但是他現在真的找不到鈴木正雄的老巢在哪裡。

青色之王,在原來的九王之中是最神秘的勢力,沒有人知道他是做什麼的。

每個領域似乎都有他的人手,但似乎又全都不是主業。

楚歌這次搗毀了三個據點,顯然對青色之王沒有絲毫的打擊。

「暫時不要妄動,繼續尋找鈴木正雄真正的老巢,我就不相信,他會永遠躲著不出來!」

又是半個月過去了,楚歌他們依舊沒有明確的消息。

僅僅是青色之王的勢力的地點,就找到了五處,但是沒有一個有鈴木正雄的身影出現。

鈴木正雄很明顯是在躲著楚歌,他已經完全放下了叫做面子的東西,即使地下勢力輿論不斷。

對此楚歌非常的頭疼,無論是母親還是king的消息,全都沒有線索,鈴木正雄也找不到人影,他已經開始急躁了。

「楚歌,有消息了!」安吉拉突然走進來,看著正在抽著煙的楚歌說道。

楚歌聽到這話,直接將煙頭擰滅,「找到鈴木正雄的老巢了么?」

「這個我們依舊沒有任何線索……」安吉拉無奈的嘆了口氣。

楚歌有些埋怨的說道:「那你說什麼有消息了,害的我白激動。」

「不是的,這個消息完全可以說是意外的收穫。」安吉拉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我和king私下建立的搜尋小組,得到了你們母親的消息!」

聽到這句話,楚歌直接愣在那裡,和鈴木正雄的老巢在哪裡比起來,這個線索,在楚歌的心裡,更加的重要! 與鄭秀妍相同,什麼都不知道的人還有一個,捨出來之不易的閑暇時間照顧病號已經夠可憐了,還要被人威逼利誘著去進行一場並不期盼的會面,怎麼想都有些可憐。

連自哀自憐功夫都沒有tiffany出了宿舍,臨行前還要騙金泰妍說是去買點東西,本就在專輯回歸中,頻繁的曝光使得tiffany此次出行堪稱歷盡周折,非但沒有座駕可以的使用,利用公眾交通的時候還得小心不能暴露行蹤,好在天氣寒冷,把身上『武裝』起來也不算惹眼,只要不和對下眼睛就能認出她的粉絲碰上,基本就沒什麼問題。

上了計程車,報出目的地時tiffany特意用了假聲,聽起來有些尖細,好在司機師傅並不敏感,拿出手機搜索新聞,金泰妍的健康問題果然已經登上了搜索排行,密集行程中得不到良好休息,除了帶『傷』上陣也別無他法,被眼尖粉絲瞧出來又是公司挨罵,tiffany因為這個沒少對身邊辛苦程度不亞於她們的隨行團隊心懷愧疚,但與之相比現在的她更期望金泰妍能早點好起來,而更期望的,則是宿舍里的氣氛快點回到以前。

金、鄭之爭目前正趨於白熱化階段,金氏以團隊活動為大義師出有名,而鄭氏則以人文情懷更貼近大眾。哪個少女不懷春?不說非要找到另一半,娛樂圈的俊男美女站在一起看著就很養眼,更何況那麼多愛情浪漫電視劇每天放著,上面男女主角都是金童玉女。私下裡難道還不行有人帶入一下?如果沒有金泰妍這層關係,tiffany覺得鄭氏會取得無條件勝利。可黃家人從來都不能沒義氣,哪怕身在曹營心在漢。也必須要追隨金氏大旗。

只是雙方的冷淡,讓她這追隨者開始有點擔心。

雖說以前鬧矛盾的時候也有雙方几天不說話的先例,但金泰妍和鄭秀妍兩人這次看起來像是玩真的了,一個有病也不服軟,一個明明有了服軟的意思也強撐著,雙方沒有交流自然就沒什麼緩和餘地,連帶著一屋子人都要看她們眼色行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