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禮彌應了下來,褪下衣裳,進入浴池給食蜂操祈按摩,不禁羨慕道:

「操祈妹妹的身體真軟呢,皮膚也好滑。」

作為忍者,而且是刺殺型忍者,千手禮彌的身體柔韌性很好,但相比食蜂操祈而言就有些僵硬了,皮膚也遜色許多,畢竟查克拉可沒有塑身美容護膚的功能。

「大概是超能力開發的傾向全部集中到大腦了。」

食蜂操祈對於自己的身體也很驕傲,不過在自家姐妹面前就不炫耀了,很是謙虛,略帶自嘲的說著,實際上她也的確對自己脆弱的身體感到苦惱,不奢求能像其她姐妹一樣當超人,最起碼也要比正常人強一點。

「禮彌姐姐的身材也很好啊···」

姐妹兩說著體己話,白露則回到了書房。

捲軸是關於漩渦一族的情報,但並不是說情報是單單從漩渦一族來的,而是所有關於漩渦一族的情報,除了漩渦一族自身,還有忍界各大勢力的對漩渦一族的情報。

所有和漩渦一族有關的情報送回千手一族,準確的說是千手旁系,然後經過旁系的情報部門進行有序整理和分析,進行相關的預判和總結,最後才會上交到白露手中。

白露看完情報皺起了眉頭。

根據情報分析,漩渦一族已經危在旦夕。

忍界亂起來了,最先不安分的砂隱村,已經和木葉有小型的局部戰爭。

由於不論木葉還是砂隱村都不想將戰場放在自己國家,畢竟戰爭對民生的破壞太大了,精銳對方國家對方會拚命,進入自己國家又不樂意。

所以木葉和砂隱村的戰場在雨之國,一個有著實力不錯的忍村和首領的小國,一方面避免了本土作戰對己方造成破壞,另一方面和可以破壞雨之國的民生,打擊雨忍村的崛起。

這就是兩個大型軍·閥集團的默契,不需要事先溝通就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事實上雨之國的地理位置也不太好,一年有三百六十天下雨的環境就不說了,更重要的是它在火之國、風之國、土之國三大國之間,也是唯一一個國土接壤三大國的小國。

各大國之間都有一些小國做戰爭的緩衝帶,以前其他忍村是不會在雨之國這樣三大國接壤的地方戰鬥,三大忍村在同一個地方戰鬥,就算砂隱村和岩隱村是默認盟友,抓住機會還是會給對方一刀子佔便宜的,而分開打還能互相牽扯木葉的兵力

只不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雨之國出現了一個叫做半藏的忍者,有實力也有頭腦,這幾年在他的領導下雨之國的發展勢頭很猛,相比五大國雖然欠缺很多,但也足以碾壓周邊小國的忍村。

只要給他時間積蓄底蘊,相信會成為和其他五大忍村平起平坐的存在。

蛋糕就那麼大,五大忍村自己都不夠分,怎麼可能看著雨忍村崛起,所以槍打出頭鳥,不約而同,非常默契的就把戰場定在了雨之國。

或許如此一來戰爭會變得複雜許多,但是不論結果如何,總比多出一個第六大忍村好得多。

忍者終歸是無法脫離普通人單獨生存的,雨之國被戰爭禍害幾年,雨忍村別說發展,不退步就是好的。

雨之國和雨忍村當然不願意,然而面對兩大國和兩大忍村,還有一個蠢蠢欲動的土之國岩隱村···半藏不服也得咬牙忍著。

最起碼現在得忍著,木葉和砂隱村只是局部戰爭,上忍都沒有出動多少,真正力量都在集結準備之中,這時候雨忍村跳出來將會受到兩大忍村,或許還要加上岩隱村的三大忍村聯手轟擊。

等到什麼時候三大忍村的精力都被戰爭牽扯的時候,才是雨忍村出頭的時候,如果實力足夠,還能豎起威信,不過那時候雨忍村和雨之國也差不多被戰爭禍害的差不多了,並無卵用。

有點扯得遠了,總之,砂隱村和木葉已經開片了,岩隱村也蠢蠢欲動,木葉這時候在緊張兮兮的集結力量。

而漩渦一族在這時候也被水之國盯上了···準確的說早就被盯上了,製造人柱力最需要的封印術,誰不眼饞,不過風之國和土之國離漩渦一族太遠了,爪子伸不過去,木葉和漩渦是盟友,雖然眼饞,但沒動什麼歪腦筋。

水之國和雷之國就不一樣了。

雷之國稍微遠點,雖然海域談不上防線,但雷之國去渦之國必定會經過水之國的海域,所以就算眼饞渦之國漩渦一族的封印術也無法做出太大的動作。

渦之國就是在一個和火之國接壤的半島上,在海域上和水之國接壤,而且距離非常近。

在木葉和砂隱村局部戰爭發生之後,水之國霧隱村就蠢蠢欲動了。

談不上傾巢而出,但也集結了三成以上的軍力,直接和木葉進行正式戰爭也足夠了,群毆漩渦一族並不困難。

水之國霧隱村現在沒動並非不敢,而是不想,他們在等一個最合適的機會,在等木葉和砂隱村全面開戰,到時候岩隱村也會對木葉趁火打劫,那時就是霧隱村最好的動手時機。 「這……」

曹非和羅明兩人的眼神當中出現了一絲猶豫。

這一個聖人之上的強者就如此的堅決嗎?

曹非內心當中有一些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費盡了代價才把羅明拉了過來,好不容易才得到手上的這一件寶貝,但是就這樣輕而易舉的交出去,他實在有一些不甘心。

而且這些寶貝關乎著他們能不能突破到聖人之上,這其實說交就能夠交出去的。

「閣下,我等兩人是真的不知道這一片世界是閣下的故鄉,如若有冒犯之處,還請閣下恕罪。」

「我等也願意賠償閣下的世界的損失!」

「不過,此物是我得費盡了千辛萬苦才得到的至寶……」

曹非看著手中的這一枚琥珀的鑰匙,語氣當中帶來一點商量之色,想要看看林牧到底是什麼樣的態度,看看他們能不能你得到這一枚鑰匙,只要他們能夠帶著這一枚鑰匙走出這一片世界,哪怕是付出再多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你們是聽不清楚本座所說的話嗎?」

「本座叫你們放下東西,然後付出應該有的代價,立刻的滾出本座的故鄉。」

「能做不希望再說一次,要不然可就不要怪本座翻臉不認人!」

林牧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變得更加的強大了。

看來這兩個人還是沒有意識到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竟然還有那個膽子敢來和自己商量。

也不掂量掂量他們的實力,到底有沒有那個資格來和自己談判。

現在不是自己想和他們談判,而是自己以強硬的態度在命令他們做事。

林牧覺得是時候該讓這兩個人認識一下現在的形式。

「哼!」

一道強大的氣息瞬間的向著他們兩個攻擊而去。

「不好……」

羅明和曹非的眼神當中出現了頓時大驚之色,完全沒有想到這一個聖人之上的強者竟然說動手就動手,絲毫都沒有給他們兩個任何的面子。

不過他們兩人也不敢有任何的小覷,這可是聖人之上強者親自動的手,一旦自己疏忽了說不定代價可能就是自己的小命。

畢竟,一位聖人之上的手段可是無比的繁多的。

誰也不知道,他接下來到底是什麼樣的招數。

「噗……」

雖然他們兩人絲毫都不敢小覷,以全身的力量來抵擋著這一次的攻擊,但是沒有絲毫的用處。

瞬間的噴出了一口精血,他們兩人的臉色也變得蒼白無比了起來。

同時眼神當中的恐懼之色越來越深厚了。

他們從來沒有和聖人之上強者動過手,也從來沒有感受過聖人之上強者帶著自己的壓力。

這是他們的第一次,他們完全沒有想到一位聖人之上的強者,竟然如此的恐怖,絲毫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可以把他們兩個半步聖人之上的存在給打傷。

「這只是本座的一次警告,本座現在還沒有起殺心,所以本作權你們最好在本座起了殺心之前立刻的做出決定,要不然,你們可就走不出這一個世界了。」

林牧冷哼一聲。

…… 當木葉和砂隱村發生戰爭,還有岩隱村對木葉趁火打劫的時候,也就是霧隱村對漩渦一族下手的時候。

木葉和砂隱村的戰爭是必然的,霧隱村很有耐心,在他們看來,漩渦一族已經是案板上的一塊肥肉。事實上的確如此,前提是白露不出手。

然而,白露是漩渦一族的女婿,更是娶了漩渦一族的公主,怎麼可能對漩渦一族的危機坐視不理?

何況過了這麼多年,白露也能理解當年漩渦一族為何執意建國。

有些事情並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就算有著前世豐富的信息,白露沒有站在那個高度,始終是自以為是罷了。

漩渦一族的確想要建國,並不一定要在群困潦倒的時候咬牙死撐著進行,那是逼不得已。

說起來,漩渦一族都是修鍊封印術的,本身與世無爭,就算在混亂的戰國時代也很少有敵人,因為和千手同宗同源,又在離得比較近,更何況漩渦一族並不擅長戰鬥,千手一族實力強大卻沒有什麼侵略性,也不像宇智波一族走極端,

因此千手和漩渦兩族結為姻親,攻守相助,這樣長久的盟約從千年之前就開始了。

戰國時代結束之後,千手聯手宇智波帶領一些中小型家族建立了木葉忍村,也開啟了一國一村的時代。

漩渦一族不擅長爭鬥,但是實力並不比千手一族差,封印術用的好了,比大多數千手一族的人還要強幾分,畢竟千手一族體質好,木遁血跡卻難以覺醒,所以除了查克拉比較多,對宇智波一族經驗豐富之外並沒有太多的優勢···話說回來,漩渦一族也是出了名的查克拉多。

漩渦一族和千手一族是盟友也是姻親,當年建立木葉也是出了力氣的,也想過加入,不過木葉的選址和漩渦一族比較遠,故土難離,而且漩渦一族也有自己的驕傲,他們也想自己建國。

如果沒有人柱力的事情,或許漩渦一族會順利的建立渦之國,然後繼續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和木葉、千手作為盟友相互依靠,替木葉阻擋來自霧隱村的威脅。

然而之所以『如果』,因為那只是個假設而已。

自從初代火影千手柱間將九大尾獸分給了其他四大忍村,然後漩渦水戶作為第一代人柱力將九尾封印到自身體內之後,漩渦一族就成了其他四大忍村的香餑餑。

而之後沒有漩渦一族的載體、沒有漩渦一族的封印術,導致各國的人柱力頻頻暴走,使得漩渦一族更是成了四大忍村的眼中釘。

若非千手一族和木葉在旁守望,漩渦一族自身實力也不弱,恐怕四大忍村早就聯手出來搶奪。

即便如此,迫於無奈之下,當年漩渦一族還是在千手柱間做公證人的情況下,讓四大忍村付出相應的代價買到了相應的封印術。

其中砂隱村最窮,所以他們當年只買了一尾,就算封印術也只買了最便宜的,勉強能夠封印一尾,不過一尾本身很弱,而砂隱村選的人柱力也不錯,所以並沒有出什麼亂子。

出售封印術對於漩渦一族而言是奇恥大辱,出售自家秘術對於任何一個忍族都是恥辱,雖然事出有因,但也的的確確刺激到了漩渦一族。

有足夠的實力,誰敢脅迫他們?就像千手柱間,如果千手柱間的願望不是世界和平而是統治世界,那只是非常簡單的事情,沒有人能夠反抗。

而且姻親盟友也是靠不住的,不管盟友怎麼力挺,終究不是自己家的力量,無論如何不可能出盡全力的,尤其是木葉這樣政治性的軍閥集團。

更何況,一味的依靠千手和木葉,漩渦一族就失去了和兩者同等對話的資格,只能淪為附庸。

漩渦一族想要在個體實力上更強是不太可能的,他們的血繼就是和千手一樣的特殊體質,還有獨門秘術封印術,所以只能整體實力,簡而言之就是要增加忍者數量,而且是精英上忍這樣的頂尖高手和中忍這樣的中流砥柱力量。

想要增加精英上忍和中忍,想要發展,需要錢,有了錢就有了人口,人口增加了,漩渦一族的實力也就增強了。

錢從哪兒來?當然是做生意和接委託。

不過自從忍界和平之後,實行一國一村的制度,所有任務都被五大忍村和其他小忍村包攬,漩渦一族雖然實力強大,沒有自己的國家和村子,委託更是無從談起。

因此才會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充當了軍火販子的角色收斂資金,從而發展家族,除此之外,還有普通人的生活條件也要提高,有了威信力,國家才能建立,才能擁有凝聚力。

千手一族對於這個盟友很是大方,直接把大陸外的半島全都給了漩渦一族,雖然比起火之國不足十分之一,但在五大國之外是國土面積最大的。

地盤有了,漩渦一族只需要發展經濟和人口。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漩渦一族有了充足的資金建立了渦之國,漩渦一族既是渦之國的大名也是忍村,之後十幾年,有白露的商業帝國明裡暗裡的支持,經濟、民生的發展程度並不遜色於木葉,只是硬實力依舊不足。

這個沒辦法,忍者的修鍊室需要時間的,白露也沒有辦法。

白露看完捲軸中的情報,沉吟許久。

他必定是要幫助漩渦一族的,但是要掌握好尺寸,否則一個不小心木葉就會遭到全世界的圍攻。

他的力量比初代火影更強,但是他不像伯爺爺那麼天真單純,也不想做一個統治世界的獨裁者。

他要這個世界在和平的同時保持良好的競爭力,類似於前世那種大家都抓著毀滅世界的武器,所以沒人敢輕易發動戰爭,最多搞搞小摩擦,然後進行軍備競賽、經濟鬥爭以及大力發展先進技術。

純粹的和平會消磨人的意志和鬥志,從而讓世界止步不前,甚至墮落、衰退。純粹的戰爭則會毀滅一切,與戰爭同在的是不同文化、文明的交流交融和文明的迅速發展進步。

兩者交替出現,帶來了災難,也讓人類不斷進步。

白露想要要找到其中一個平衡點。

核彈這種東西是不可能弄出來的,尾獸這種相當於核彈的東西又不太管用,別的不說,漩渦一族傾巢而出,不計傷亡,真的能把九大尾獸挨個兒關進籠子里。

漩渦一族的封印術就是這麼強大,能不讓人眼紅嗎。

白露想要的世界和平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兒,他又不想在這個世界發展科技,科技和忍術結合一定會發生絢麗的火花,但現在並不是好時候。

科技具有普遍性和高速發展性,不加以控制就導入忍界,它們就會向脫韁的野馬一樣飛奔,用不了百年就讓這個世界變一個樣,等發展到核彈互相威脅的程度,都不知道到要死多少人了。

看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就知道科技發展中的戰爭有多麼慘烈,搞不好忍界都能打沒了。

不過這事兒白露也沒辦法,他想不到什麼好主意,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商業帝國的運轉,一邊給自己的族人謀取福利,一邊提升忍界的整體發展水平。

別的不說,忍界現在家家戶戶都用電燈,有錢人還用電風扇、煤氣灶、電話等等···電網早在幾年前就在忍界普及了,忍界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火之國和木葉這樣的軍閥集團更是有屬於自己的短距離無線電通訊設施和頻道,以及遠距離的電報系統,藉此,情報流通和統治穩固性比以前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

白露偌大的商業帝國遍布五大國、眾多小國,攤子鋪得這麼大還能夠管理的井井有條,每年從忍界賺取龐大的利潤,依靠的不僅僅是強大的實力和摩依雲驚才艷艷的商業頭腦,還有電報這種能夠及時傳遞信息的系統。

不謙虛的說,白露家的情報體系比五大忍村更加完善、更加龐大。

當然,世界上並不缺乏聰明人,竊聽手段在電報出現沒多久就有了,所以高級機密的情報還是採用傳統的方式傳遞。

白露倒是不在意,他在發展商業的時候並沒有放棄搜刮忍界的人才,不僅僅是電氣系的人才,還有例如卑留呼這樣的生物類奇才等等···

竊聽什麼的,對於白露家的情報系統並不存在,電報情報都是經過多重加密之後傳遞的,就算被竊聽了也不過是普通的商業彙報。

說起卑留呼那也是個人才,居然開發出了一種能夠掠奪血繼的東西,命名為『鬼羅芽』

白露不知道是掠奪細胞表現出的血繼特徵還是從基因層次掠奪,儘管剛剛起步,距離技術成長還需要漫長的時間,但據艾斯德斯評價,方向沒問題,成功率很高。

艾斯德斯對戰鬥很感興趣,勝者掠奪敗者一切,『鬼羅芽』讓她很感興趣,如果『鬼羅芽』能夠成功,她打算找一個水無月家族的人試一試,能不能讓自己對『冰』和『凍結』的掌控和使用上再進一步 白露想好了關於漩渦一族的事情,對於漩渦一族他不能直接插手,不過會給予最大幫助,在危機來臨之前先讓商會給予物資補助,儘快建立防禦體系和完成後勤,等到戰爭爆發,漩渦一族來求助的時候,他再讓千手旁系的族人出動。

並非要通過這種方式給漩渦一族恩惠、賣人情,而是千手也是木葉一族,不能自顧自的做事,等到漩渦一族來求助,才能有合適的借口,光明正大的支援,不會給木葉和自身帶來麻煩。

另外戰爭爆發之後,有關軍火性質的生意,例如起爆符、刃具之類的都要停掉,保持中立立場。

家族是家族,商業是商業,兩者不能混為一體。

「來人。」

白露將自己的決定寫了一張捲軸,喊來了一名在門外候著的侍衛。

「送到書房二間。」

書房是白露別院的書房,也是情報系統的總部代號,二間是情報系統中專門負責火之國國外情報工作的代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