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中醫針灸就在美國許多州取得了合法地位。但是,政治上的合法化並不等同於在學術上受到重視。

代表醫學界即得利益的龐大西醫勢力集團美國醫學會長期以來不承認針灸的醫學價值,該組織的官方立場始終不變,針灸在美國尚屬實驗性質。另一方面,針灸神奇的功效也讓一些西醫開始學習,並把針灸納入其服務範圍,從而導致雙方利益衝突。

在這樣的環境下,秦洛必須要為美國的中醫針灸謀到到一個合法的地位,並且將那個『實驗屬性』的『實驗』兩個字去掉,將它真正的投入到醫療和治病救人領域。

中醫針灸的治療效果快,副作用小,如果用它來迅速打開美國市場,取得美國人的信任,如果打開了這個突破口的話,那麼,中醫藥緊隨其後,能夠悄無聲息的佔據市場。

這也是秦洛明知道『美國有風險,出行需謹慎』,秦洛仍然沒辦法拒絕這麼大一塊香餌的原因。

而蔡公民也深深為這一事件所憂慮,所以在秦洛做出決定后,他沒有阻攔,而是全力支持。

這是兩個踏踏實實想干點事的華夏人,這是兩個在很多人眼裡看起來很傻逼的『傻逼』。

聽到秦洛開出這樣的籌碼,傑克遜一點兒也不覺得意外。

如果這小子不趁機獅子大開口的話,他甚至會懷疑自己見到的這個人是那個叫秦洛的傢伙的雙胞胎兄弟。

「秦洛先生,你應該清楚,做為瑪瑞太太的兒子,我是沒辦法推動這一事項的。如果我用副總統的身份去做這件事情,那麼,這屬於以權謀私,我會被議員彈劾,我會被每一個納稅的美國公民唾棄——」

「我想,如果我不提出這個條件的話,我會被全世界的中醫鄙夷。」秦洛笑著說道。他眯著眼睛看著傑克遜,說道:「我去美國,不僅僅是治病救人這麼簡單,對嗎?」

傑克遜沒有回答秦洛的問題,而是遺憾的攤手,說道:「我想,這次華夏之行只能失望而歸了。」

「傑克遜先生可以和你的好朋友們商量商量再做決定。」秦洛說道。

「那我就先告辭了。」

「我送你。」

傑克遜和秦洛兩人同時站起來,用力的握了握手,眼神對視,深情種種,一切盡在不言中。

秦洛送著傑克遜和他的隨從們出門,在兩國警衛的重重保護下,乘坐豪車緩緩離開。

一會兒的功夫,林家別墅門前聚集的保鏢就散個乾淨。而門口的大馬路也解除了封鎖,恢復了交通。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對於很多普通老百姓來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剛才發生過什麼樣的事情。

傑克遜剛剛離開,林清源、王修身、王養心、顧百賢、候衛東等一大群人從樓上下來。他們都是秦洛的家人朋友,也是中醫從業者,是最關心今天談判結果的一群人了。

他們坐在樓上喝茶聊天,即便美國特警隊員上樓搜查時都無可奈何。不可能你副總統來了,就讓人家的家人全都出去散步吧?外面的太陽很毒的好不好。

「秦洛,談判結果怎麼樣?」顧百賢的性子急,人還在樓梯上,就急聲問道。

所有人的視線都放在秦洛身上,等待著他的回答。這是大家都著急知道的答案。

「談崩了。」秦洛說道。

「崩了?」王修身皺起了眉頭。「怎麼會崩呢?他不答應我們的條件?」

「聽說美國的副總統就是掛個名,沒什麼實權——是不是他做不成這事兒啊?」王養心疑惑的問道。

「崩了也好。」林清源擔心秦洛受到打擊,安慰著說道:「我就覺得吧這事兒有點兒蹊蹺。美國和歐洲的醫學水準那麼先進,為什麼他一個大總統跑到咱們這兒來找醫生治病呢?我覺得這些人都沒安好心。崩了就崩了吧。不去也好。省心。」

林清源不僅僅是中醫從業者,最重要的是—–他是林浣溪的爺爺。林浣溪是秦洛的未來媳婦。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孫女婿受到什麼傷害。

秦洛請大家就座,把杯子重新用開水消毒洗了一遍后再次給大家泡茶,笑著說道:「崩了是正常的。第一次就談成了,這就太不正常了。」

「什麼意思?」眾人問道。

秦洛分別把眾人杯子里注滿茶水,說道:「如果他那麼容易就答應我,難道就不怕我起疑心嗎?」

「他推遲幾天答應,你就不起疑心了?」王養心問道。

「人的心理都是這樣。越是難以得到的東西,越是相信他的真實性和價值。至少,這樣看起來我們的談判更嚴謹大家考慮的更慎重。不是嗎?」

「賤人。」

這是大家心裡的想法。

———-

———-

「總統先生,談得怎麼樣了?」豪華賓士房車裡,傑克遜副總統和一個捲髮男人並排而坐。那個男人的臉上長著老人斑,顯示著他並不年輕的身體。眼窩深陷,眼鏡後面的眼神犀利深邃,看起來非常有智慧。

確實,這個男人是傑克遜的助手富蘭克林,也是他的智囊。傑克遜的不少舉措都出自他的手筆。而他也獲得了傑克遜的充分信任。

「很不錯。」傑克遜笑著說道。「他比我想象中的要容易應付一些。至少,第一次見面他就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他提出什麼條件?」捲髮男人問道。

「他要讓我幫忙恢復中醫針灸在美國的合法地位。」傑克遜說道。「你看,這比我們之前預期的要低一些。不是嗎?」

「確實。」捲髮男人並沒有因此而高興,說道:「可是,總統先生,這是不是他施的詭計?我看過他的資料,他是一個胃口很大的年輕人,而且為人處事不喜歡按常理出牌——會不會他還有什麼後手?」

「我也這麼擔心來著。」傑克遜說道。「可是,他又能做些什麼呢?只要他去了美國,所有的事情都要按照我們的步驟來進行。就算我們答應了他的條件,到時候是否執行,如何執行,還不是由我們來決定嗎?」

「我們要小心一些。」富蘭克林說道。「我總覺得他像是一條毒蛇。現在,他看起來溫順乖巧,等到他的目的達到時,就會狠狠地亮出自己的獠牙。我們不能被他傷害到。這一次的計劃可以說是走鋼絲。成功了,固然能夠得到他們的信任。但是,如果失敗了—–你會被國會彈劾。」

「是的。」傑克遜說道。「所以,富蘭克林,我把你帶來了。」

聽到傑克遜這麼說,富蘭克林滿意的笑了起來。

「富蘭克林,你認為什麼時候再來拜訪他比較適合?」傑克遜問道。「既然他喜歡炒作,那麼,我們就好好地幫他炒一炒吧。我會再次去拜訪他的——那個時候,華夏國的媒體一定瘋狂了吧?哦,你們快看啊,美國副總統傑克遜為了邀請一個華夏醫生而三顧——那個成語叫什麼?」

「三顧茅廬。講的是劉備先生為了獲得一位很有能力的智囊的幫助,三次去請他出山。終於把他給感動了。」富蘭克林說道。「這講的是華夏國三國時期的故事。哦,那對我們來說非常的遙遠。」

「是的。就是這麼個意思。華夏人一定會為他感到驕傲自豪吧?」

「現在華夏人也很擁戴他。」富蘭克林說道。「如果在華夏國做一次民調的話,他的支持率一定非常高。」

「真是遺憾。」傑克遜說道。「如果他失敗了,他的國人一定會很傷心吧?要知道,英雄是不可以失敗的。多麼微小的失敗都不允許—–他們只能一直保持勝利。一場。又一場。直到戰死或者老死。」

「讓我們來結束他的神話吧。」富蘭克林說道。「毀掉一個英雄比塑造一個英雄更有成就感。這樣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在暗河之內偶遇重傷的徐半水,這一點讓楚天相當的意外,不過隨即他立刻帶著紫菱和徐半水一同快速的離開暗道,當徹底遠離暗道之後,徐半水這才將一顆懸著的心鬆懈了下來。

「徐老闆,現在能夠告訴我都發生什麼了吧,在你離開之後百里城就遭遇到了軍隊的圍攻,然後又發現你在這個暗河之中,我想你應該給我一個理由吧。」楚天開口道。

徐半水無奈的露出一道苦笑來,隨即也是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你會問我這個,無妨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了,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楚天兄弟就像是你所說的一樣,這些西梁王的軍隊乃是為了我而來的。」徐半水開口道。

楚天暗道一聲果然,當初在聽說徐半水突然離開百里城的時候,楚天就感覺這其中有問題了。

「給百里城帶來的麻煩我真的很抱歉,但這並不是我百寶商會找上的麻煩,而是西梁王開始針對我們天寶商會,先前在百里城的時候,我接到了總部的消息,如今我們天寶商會總部受到了不明人士的進攻,那些人出手毫無忌憚,而且就算是藉助朝廷的力量,每次都會受到阻攔,而我們仔細調查了一番后,發現這件事和西梁王有所聯繫,總部也是讓我迅速的撤離此地,為了避免麻煩,但是沒有想到我終究是慢了一步。」徐半水開口道。

楚天回想起先前那些士兵所說的追擊邪教的子弟,恐怕那說的就是徐半水,如今的天寶商會已經被掛上了邪教的名頭。

仔細一想剛剛的所見所聞,恐怕這都是因為羅宋教的原因。

羅宋教乃是邪教,後者生怕受到正道人氏的打擊,所以才會做出這一切的事情來,而天寶商會的存在可能影響到了西梁王的計劃,故此才會成為排除的對象。

「當時我無法順利的離開百里城,所以才只好躲藏進入這處暗河之中,沒有想到西梁王的軍隊竟然如此的鍥而不捨,竟然真的追到了暗河之中,我遭到了埋伏僥倖才活到了現在。」徐半水道。

楚天大致可以清楚當初事情有多麼的焦急,徐半水的勢力雖然不錯,但畢竟不是生死境,勢力依舊是有限的,面對西梁王那訓練有素的軍隊,普通的修士也是無法招架的。

「那麼徐老闆現在你有什麼打算?」楚天道。

「楚天兄弟,雖然我真的很謝謝你救了我,但是現在我必須要趕回到總部之中,如今也不知道總部之內的情況如何了。」徐半水開口道。

楚天看了後者一眼,看到徐半水並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他也只好點了點頭。

「那麼徐老闆,我們只好在這裡分別了,我百里城之內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楚天開口道。

徐半水點了點頭,如今的百里城已經被大軍給包圍了,楚天如果現在離開的話,萬一到時候軍隊進攻上來,憑藉百里城那些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保護自己。

「楚天兄弟這件事都是因為我,這才會拖累到你們楚家的,等事情的風波過去了,我會親自去楚家賠禮道歉的。」徐半水開口道。

這之後徐半水也是沒有任何的拖拉,很快便已經遠去,楚天目送後者的離開。

他看的出來徐半水恐怕是想要自己出手幫忙,但是畢竟已經給自己帶來了這麼多的麻煩了,對方也實在是拉不下來臉面來請求自己。

「你準備對這件事撒手不管嗎?」紫菱看著楚天開口道。

現如今的紫菱已經和先前的劍風鈴完全不同,對於一些事情她也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天寶商會對我楚家的幫助很大,如果他們就這樣消失掉的話,恐怕會對於我楚家造成不小的影響,現在我楚家還處於發展的期間,自然不能夠天寶商會就這樣消亡。」楚天開口道。

「既然如此的話,你方才為何不開口幫忙。」紫菱疑惑的看著楚天道。

「天寶商會並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我相信他們絕無可能如此輕易就毀滅掉,我之所以現在不動手,那是因為天寶商會還沒有到最危難的時候,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還有便是百里城這裡的情況恐怕還沒有那麼簡單。」楚天眼神微眯的看向了百里城的方向。

紫菱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她總感覺面前的這個男人彷彿對於所有的事情都看的相當的清楚。

「你為什麼會對於所有的事情這麼的了解,這一段時間我對你也算是有些了解,老實說我很驚訝,你一個背後完全沒有任何的勢力支撐的普通人,竟然能夠如此的修鍊,這實在是太過詭異了。」紫菱開口道。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就像是你還沒有跟我完全坦白一樣。」楚天露出一道神秘的笑容來道。

聽到這話紫菱微微一愣,隨後她再次露出了一道笑容,對於楚天的真相也不去追問。

之後他們兩人向著百里城的方向而去,而就在他們剛剛趕路的瞬間,百里城上已經燃燒起了狼煙,楚天眼神露出了一道寒光,身上的殺氣外露,站在楚天身旁的紫菱相當的驚訝。

她感覺原本溫文爾雅的楚天一下子彷彿變成了地獄修羅一般,對於楚天的真相她不禁更加的好奇。

而此時的百里城正陷入焦急的情況中,楚家所有人都已經站在了百里城的城牆之上,至於城牆之外已經被上萬的軍隊給包圍了。

這些軍隊都是西梁王的軍隊,像是百里城這樣的小城,根本撐不住軍隊的進攻,此時城中的百姓都是相當的慌亂。

楚華雄皺眉的看著外面的大軍,但是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也是沒有慌亂,而是穩健的發布了一條條的命令。

「加強城門的人手,即便是西梁王,他也不敢濫殺無辜,城中的百姓是安全的,只要城門不破我們就不用擔心。」楚華雄開口道。

雖然他這麼說,但是楚華雄非常的清楚,城門被破只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

對面的人可不是等閑之輩,而是西梁王的手下,對於如何戰爭他們都是精銳,攻城錘早已經準備妥當了,城門不斷的發出一道道巨大的轟鳴聲,就算是在城牆之上也能夠感覺到城牆的震動。

恐怕要不了多久這個城門就會被突破了,到時候面對上萬的軍隊,他們楚家的精銳根本支撐不住。

現如今對於楚華雄心中最大的期望就是楚天,他相信只要楚天能夠及時趕回來的話,到時候即便是大軍臨城,後者也能夠反敗為勝。

而此時在距離百里城不遠處的樹林內,楚天和紫菱兩人正站在樹梢之上看著前方攻城的一幕。

「果然是這樣,這些西梁王的軍隊雖然受令來追殺徐半水,但這其中也暗中接受了剷除掉我楚家的命令,只要在這個時候解決掉我楚家的話,到時候就能夠把一切的責任推給局勢混亂,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盤。」楚天冷笑的看著這一幕道。

「那麼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紫菱看了楚天一眼道。

「犯我楚家者,格殺勿論!」

面對紫菱的詢問,楚天的眼神之中殺機盡顯。 第1229章、殺手!

「不。他沒有答應。」傑克遜副總統的助手富蘭克林在接受國家電視台採訪時如此說道。「他拒絕了傑克遜先生。這讓我們感到非常遺憾。」

「為什麼呢?」 孕娘子:五夫尋香 漂亮的女主持人吳小心含笑問道。「是什麼讓他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或許是因為我們的誠意還不能夠打動秦洛先生吧。」富蘭克林說道。「不過,傑克遜先生已經準備第二次拜訪了。我想,下一次大家會有一個滿意的結果。傑克遜先生對秦洛先生很看重,覺得他就是瑪瑞太太需要的醫生。這是上帝的指引。他一定不會錯過的。」

「祝傑克遜先生好運。」吳小心說道。

———-

「秦洛拒絕副總統傑克遜。知情人爆料是價格問題沒談攏——」

「是炒作?還是炒作?」

「傑克遜準備二次拜訪,是否成功仍然成迷—–」

———-

第二天,在有心人的推動和炒作下,秦洛拒絕傑克遜奔赴美國為其母親治病的新聞便傳遍大街小巷高樓民屋的每一個角落。

「太好了。就應該這樣。鐵血真男兒,秦洛好漢子。」

「有骨氣,為咱們華夏人長臉。秦洛是第一個拒絕高級官員邀請的醫生吧?要是其它的醫生受到副總統的邀請還不激動的撲上去抱住大腿狂舔了?」

「秦洛是不是太貪心了些?之前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都說了,只要傑克遜副總統來華夏親請,他就答應去美國為其母治病。現在怎麼又說話不算話了呢?說話不算話。鄙視。」

「樓上是傻逼。後面的跟上。」

———-

電視上的採訪秦洛看到了,媒體上的報道猜測他也看到了,就連網路上的網友留言他也特意打開電腦去翻閱過一番。

他要清楚大家對這件事情表現出來的關注度以及態度,他希望這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上,不希望它失控,不希望它會被那些美國人引導著走入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方向。

二十二世紀的戰爭,是網路戰爭,也是網友戰爭。他需要絕大多數的網民都站在自己這邊。這樣的話,至少在華夏國他就立於不敗之地。後面的計劃才能一步步的實施,為中醫打一個翻身帳。

甚好!

他所了解到的資料全部都對他有利,蔡公民身邊由候衛東親自主導的一個智囊小組也傳來一份可行性極高的分析報告和作戰計劃。這是一場戰爭,別人不知道,但是秦洛知道,蔡公民知道。所以,他們不允許失敗。

「爸爸。咱們今天到底去不去看望嘉寶啊?」貝貝摟著秦洛的手臂叫喚道。「如果我不去的話,嘉寶會哭的。她也看不懂《貓和老鼠》。」

秦洛看了看外面陰沉沉的天色,說道:「還是不要去了吧。快要下雨了。」

「爸爸,你怎麼這麼傻呢。就算下雨的話,我們也可以打傘啊。我們也可以坐計程車——計程車裡面又不會淋雨。」頓了頓,貝貝很鄙夷的看著秦洛說道:「你什麼都好,就是太笨。你說你要是會開車的話,咱們開著媽媽的車『嗤溜』一下不就到了嗎?」

秦洛大怒。狠狠地掐著貝貝的小臉蛋。

「爸爸。痛。好痛。」貝貝叫出聲來。「大不了我不說你笨了嘛。」

秦洛這才滿意的鬆手,說道:「知道誇獎長輩的才是好孩子。走,我帶你上樓玩《植物大戰殭屍》。」

「耶。」貝貝高興的跳起來。她最喜歡玩《植物大戰殭屍》了。雖然每次都會被殭屍吃掉腦袋。

———–

———-

黑雲翻滾。風狂雨疾。

整個世界都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豆大的雨滴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狂#泄而下,霹靂啪啦的敲擊著屋檐、地面、枝葉以及一切能夠觸摸到的物體,彷彿沒有停歇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