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有結出任何法印,也沒有爆發出任何氣勢,和上次對付邪神殿一樣,面對鋪天蓋地的仙術,只是屈指一彈。

轟!

恐怖之力,傾瀉而出。

並且於那半空之中,竟是潰散成為了上萬道猶如長龍般的刀氣,斬在了那一門門仙術之上。

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爆炸聲,接連響了起來。

這一門門的仙術們,竟然全部被斬碎了,連一息都抵擋不住。

不止如此,那殘餘的勁氣,更如同神龍擺尾一樣抽去,抽擊在了不少人神修士的身上。

那些不足人神五重的修士們,當即發出了一聲悶哼,身形如同離弦之箭,倒飛而出。

人神五重以上的修士,則是臉色微變,施術抵擋。

「這……」

無論是禹楓聖帝、明心聖帝們,還是在場諸多勢力、強者們,都被眼前這一幕給徹徹底底震住了。

隨意一擊,仙術破碎,十位人神被打成重傷!

如果……

秦南全力動手呢?

就在此時,一道神念通過令牌傳來,秦南掃了一眼,眼神瞬間冷了下來。 這些人,亦是季皓宇的老熟人,當初他之所以參與覆滅殺手組的計劃,也是因為沐瑤需要他的幫助。

有黃蜂接應星離,確實讓季皓宇安心不少。

思忖了片刻,季皓宇點了點頭,對著星隕道:「注意安全,一旦發生任何意外,都要記得聯繫我。」

「頭兒你放心吧。」星離應到。

目送星離和砂糖進了安檢通道,季皓宇和吳彼才一起走出了機場大廳。

臉上陰雲未散,季皓宇依舊是面色冷寒。

末了,季皓宇開口道:「等我處理完公司的事兒,一定絕了阿道夫這個後患。」

吳彼側臉看向季皓宇,從他的表情和語氣上來看,他知道頭兒的這句話,沒有在開玩笑。

「這麼下去確實不是個辦法。」吳彼也嘆了口氣,低聲道。

當初讓阿道夫逃走,就註定這是一個隱患,這些年,『熾』組織的人接連被找到,也預示著阿道夫很有可能已經東山再起,如若不儘早將其除掉,日後必定成大患。

「頭兒,不過只憑我們組織七人,想要除掉阿道夫可不容易。」吳彼看著季皓宇道。

季皓宇點了點頭:「目前最要緊的是救出星隕,至於其他,我會從長計議。」

……

入夜,簡宅。

簡長生今日帶著喬淑儀和兩個孩子一起回來吃飯,老太太和保姆一起下廚,做了好些飯菜。

桌上,看著簡長生整整瘦了一圈的面容,老太太滿眼心疼:「長生啊,公司的事固然重要,可也要注意身體。」

簡長生微笑點頭:「媽你不用擔心,最近確實有點累,不過都過去了。」

看他這般雲淡風輕的樣子,老爺子不由的抬眼看了簡長生一眼,發現他似是沒有異常,才放下心來問:「都處理好了?」

「目前已經穩住了局勢,爸你也不用操心。」簡長生道。

短短几日,就能將公司從危難之中解救出來,這等手腕和魄力,實在是讓簡老爺子驕傲不已。

只是說到底,這事兒是他給集團惹的麻煩,只怕日後……

如此一想,簡老爺子忍不住看著簡長生問:「事情發生的突然,你可查到些什麼?」

簡長生聞言,不禁停下手中碗筷,臉色也略有嚴肅的開口:「我還沒抽出時間來調查,不過這一次的事件必定是有人在背後搞鬼,我不會輕易揭過的。」

老爺子心下不由的一窒,轉而道:「你這些天已經夠辛苦了,這件事,我去查。」

不論如何,簡老爺子都不能讓簡長生去查這件事,什麼都查不出來倒也罷了,怕就怕查到他的頭上。

他了解兒子,以他的手段,什麼都查不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簡長生此刻也沒有多想,只當是父親關心他的身體,聞言不由鬆了表情:「爸,你都退休了,就好好在家歇著吧,集團的事,我一個人能夠解決。」

「你現在不是抽不開身嗎!我在白雲市還是有些人脈的,幫你查查累不著我。」簡老爺子故作輕鬆的道。 「秦南,剛才有人想要襲殺伯父,已經被我和蕭焱攔下。」

「根據我的審問,是厄雲聖得知你出現在聖帝大陸后,請動了無上天宮圖出手,推演出了伯父的下落,想要將之擒住,恐怕是為了威脅你。」

「你現在要小心,厄雲聖想必還有其他後手。」

傳來神念之人,乃是宮楊。

「好一個厄雲聖和無上天宮圖,膽子倒是不小啊!」

秦南嘴角泛起了抹冷笑。

他的親人和兄弟,都是他的逆鱗之一,無論是誰敢觸之,他都絕不會放過。

「禹楓道友,還請你傳音給無上天宮圖,請它來助我們大北宗一臂之力,我們大北宗必有重報!你且放心……」

明心聖帝反應過來,迅速說道。

雖然他們大北宗那些沉睡中的強者們,已經開始蘇醒了,即將到來,但是秦南戰力太可怕了,為了以防萬一,得出動更為龐大的陣容。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

秦南的身影,驟然浮現在了禹楓聖帝的面前,手掌上泛起了神光,直接捏住了禹楓聖帝的脖頸。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著。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了,快到了他們根本無法反應過來。

禹楓聖帝心中炸開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體內的神力瘋狂涌動,想要出手。

但是,他駭然的發現,冥冥之中好似有股無上的力量,鎮住了他體內的所有一切。

現在的他,如同一個凡人一樣。

「給你三息時間,說出太阿天宮的宗址!」

秦南淡淡說道。

禹楓聖帝身體一僵。

秦南問太阿天宮宗址幹什麼?

「三息已過。」

秦南面無表情,手上神光驟然暴漲。

禹楓聖帝只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像是被數萬把古刀給斬中,傳來了前所未有的疼痛感,令得他不禁發出了一道道慘叫聲。

秦南忽而想到什麼,眉頭微微一皺,直接將禹楓聖帝甩了出去,砸在遠處的地面上。

「你,來告訴我太阿天宮的宗址!」

秦南的目光,看向了禹楓聖帝身邊的一位人神巔峰。

很快,宗址到手,秦南淡淡的掃了一眼明心聖帝等等人,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諾大的天地之間,鴉雀無聲。

秦南再一次給他們帶來了莫大震撼!

堂堂禹楓聖帝,在秦南面前,竟然毫無任何抵擋的力量,隨意的一招,就可以直接秒殺。

如此修為,已經不只是遠遠超過十大聖帝那般了!

「對了,他肯定去太阿天宮了……這是要出大事了啊!」

隨後,不少勢力和強者們,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與此同時,太阿天宮!

無數的弟子們,都清晰的感受到,一道接一道的古老恐怖的氣息,從神秘深處散發開來,令得他們都是心驚膽戰。

厄雲聖在主殿之上,直接站在了首位,看著在場諸多人神強者們,喝道:「諸位,待會我們就分為八組,第一組,跟隨梨天人神,結成金戈伐仙陣!第二組,跟隨……」

在場人神強者們,皆是點頭,一臉肅殺。

厄雲聖見狀,眼神森然。

當他得知秦南來到聖帝大陸,並且為了龍虎和司馬空,與大北宗為敵之後,他沒有絲毫猶豫,迅速聯合無上天宮圖。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大北宗實力底蘊,只比太阿天宮差一絲,非常的龐大。

他們只要喚起宗門內正在沉睡中的一位位人神強者們,再加上他和無上天宮圖聯決而去,與大北宗一起聯手,必定能斬殺秦南!

「第一仙又怎樣?我厄雲聖今日照樣斬你!」

厄雲聖體內沒有得升起股驚人氣勢。

如果是在九天仙域的話,他哪怕是一位天仙強者,也不敢對秦南這般。

可如今,是在次下界!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了起來,無數的罡氣,卷向了四面八方。

無數道尖叫聲,也隨之響起。

諾大的太阿天宮,瞬間陷入了一片大混亂裡面。

「怎麼回事?」

「有人攻打太阿天宮?」

厄雲聖和在場的人神們,以及那一位位從沉睡中蘇醒的人神強者們,齊齊被驚動了,臉上露出了抹濃濃的驚愕之色。

如今這聖帝大陸,竟然還有人敢攻打太阿天宮?

要知道,這數百上千年以來,哪怕是偶爾有蓋世霸主的存在,來到次下界后,也不敢這般對待太阿天宮。

驚愕之時,他們的身形,也迅速的沖了出去。

刷刷刷!

太阿天宮的外面,頓時浮現出來了四十多道身影,每一道身影,都是人神境界的存在。

與先前那幾十位人神不同,他們都是人神八重以上的存在,大部分還達到了人神巔峰。

「你是何人,竟然敢對太阿天宮出手!」

一位滿頭白髮,精神飽滿的老者,看著那一座座坍塌破碎的宮殿,又看向面前不遠處的這個青紅色長發的青年,厲聲喝道。

他,也是十大聖帝之一,名為燃帝,排名僅次於禹楓聖帝。

其他人也是怒目而視。

唯有厄雲聖,瞪大了眼睛,甚至不敢置信。

秦南?

他居然孤身一人來到了太阿天宮?

「哈哈哈,秦南,你不愧是第一仙啊,竟敢孤身一人闖來,膽氣魄力,果真是我們無法相比的!」

厄雲聖反應過來,仰天大笑:「讓我猜猜,你如此衝動,是不是因為對你父親出手的緣故?」

秦南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只是他的右臂,開始緩緩碎開,化作了一把冰冷的古刀。

這是他回到次下界之後,在出手之時拔刀!

「秦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所有人給我聽令,現在一起出手,將此賊斬殺——」

厄雲聖臉上的笑容,瞬間變成了猙獰。

雖然在太阿天宮,沒有大北宗的諸多強者們相助,但是這可是它們的宗址!

從太阿天宮創立到現在,不知道布置了多少手段,布下了多少至寶!

地神闖進來,都得死在這裡!

然而,未等他說完,他的眼前,閃過了一記雪白的刀芒。

隨後,他只感覺雙臂傳來了一陣涼颼颼空蕩蕩的感覺,目光下意識的一看,就見得兩條手臂,已被斬了下來。 喬淑儀心疼簡長生,實在是不想他太勞累,聞言也幫腔道:「長生,既然爸要幫你查,就讓爸去查吧,你公司還有那麼多事,不要什麼事都自己扛。」

簡長生的話卡在喉嚨里,看著喬淑儀關切的神色又給咽了回去,末了點了點頭:「行,那這件事就交給爸了。」

簡老爺子聞言,心下不由鬆了一口氣,面上道:「放心吧,我還沒老呢。」

……

第二天,簡艾一早和司月寒一同去了武館。

「啊?又被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