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沒能從輪椅上下來,這對一個年輕的女孩子是一種什麼樣的折磨?

「以後就不用坐了。」秦洛走過去握住蘇子的手,保證似的說道。「你今天已經走的很不錯了。只要再練習一段時間,就可以獨立行走了。我明天就去給你買根拐杖,你先應付幾天。」

「好。」蘇子甜美的笑著,說道。

她轉過臉看著老麽麽,說道:「麽麽,這些年讓你受苦了。」

「哎,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你是我們的門主,我不侍候你侍候誰去?」老麽麽又張大嘴巴嘎嘎的笑著。

「麽麽,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蘇子充滿感情的看著老麽麽說道。

老太太的眼圈就有點兒濕潤,抹了把眼淚,說道:「你這傻孩子。我無兒無女,你就是我唯一的親人。我不照顧你照顧誰去?我不疼你疼誰去?」

「以後該是我孝敬你的時候了。」蘇子笑著說道。

「那可使不得那可使不得。」老麽麽連連擺手。「你可是門主呢。我可不能讓那些女人嚼舌頭根子說我活了這麼大把年紀還不懂得規矩。」

那個一直跟在蘇子身後照顧她的丫頭小蠻端著一壺茶水過來,笑嘻嘻的對蘇子說道:「門主,你就放心的去追求你的幸福生活吧。老麽麽還有我們照顧呢。她在門裡,難道我們還能委屈了她不成?」

「小丫頭片子。看我不把你舌頭給剪了。」老麽麽兇巴巴的對著這小女孩兒說道,看著她的眼神卻滿是慈愛。

菩薩門中的女孩子大多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被菩薩門收撿回來授以醫術,然後由她們四處行醫施藥回饋社會。

當然,一些有經商天賦的則會幫忙經商。不然的話,根本就沒辦法維持這麼多人的開銷。

兩門一派的人中,正氣門人最多,有五百多人。她們開枝散葉,大多從事和中醫息息相關的事業。鬼醫門派最少,有一百人左右。這個門派的人都不喜和人親近,而且行事又有些刁鑽怪異,所以人數遠遠不及正氣門。菩薩門因為性質特殊,所有成員全部都要求是女性,所以人數也不多。也就是比鬼醫派多了數十人而已。

可是,即便這一百多人也算是一家小型的公司了。每個月的吃食用度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好在各門各派都有自己撈錢的路子。蘇子接任門主后,更是把所有的門人弟子全都派出去學習入世。

從外表上看過去,這些小姑娘和那些時尚幹練的都市精英沒有什麼區別。

「好了麽麽。你就別怪小蠻了。她也是一番好意。」蘇子笑著幫小蠻說情。

「這些丫頭片子越大越不好教。」老麽麽幸福的抱怨著。「對了,剛才說什麼來著——秦洛是怎麼把你的腿治好的?」

「他學會了太乙神針的第五針。」蘇子說道。然後就詳細的把秦洛的遭遇以及他們的猜測分析講給老麽麽聽。

老麽麽看著秦洛,說道:「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有些意思。沒想到這短短時間裡竟然進步這麼神速。年前進入了入神之境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是我們這些醫生一生追求的目標。沒想到這麼快你就到達了賢人的境界。」

「我也就是運氣比較好而已。」秦洛謙虛的說道。其實,他真不排斥別人當面誇獎他。

「這和運氣無關。」老麽麽嚴肅的批評道。「這和悟性有關。和勤奮有關。也和平時的積累有關。如果說運氣好的話,這兩門一派都有近千人,就沒有一個比你運氣好的了?」

秦洛笑笑,沒有反駁。

這老麽麽也有很可愛的時候嘛。譬如現在,就是訓人的時候也讓人心裡這麼舒服。

「不過我們暫時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乙神針第五針。」蘇子說道。「不知道咱們兩門一派中有沒有人了解這種針法的。」

「是不是都沒有關係。就算秦洛再給它取另外的一個名字,也不會有人說什麼。關鍵是這種針法行之有效,能夠把人給治好了。」老麽麽很洒脫的說道。

我摘梨花與白人 「就是這個道理。」秦洛說道。心想,如果確定是太乙神針第五針的話,就仍然把它叫做『太乙針』。畢竟,這是前人所創造出來的針法,自己不能佔為已有。如果不是太乙神針第五針的話,自己就會重新給它取一個名字。

想到將會有自己命名的針法流傳於世,並且會被子孫後代所使用,秦洛的心裡就有點兒小小的陶醉。

以後,他們將會怎麼看待自己的一生?史書上會不會有自己濃墨重彩的一筆?

「還真是期待啊。」

很快的,蘇子的腿被秦洛醫治康復的消息便在華夏中醫代表團的團員之間流傳開來。來到蘇子房間賀喜的人也越來越多。

王修身顧百賢老卓等二十幾人齊聚一室,正熱火朝天的談論著這件大喜事。特別是菩薩門的門人,這些年輕的姑娘看向秦洛的眼神充滿了崇拜和感恩。

「秦洛,你是怎麼治好蘇子的?給大家講講?」

「就是。我知道蘇子門主的情況,這可不是一般的手術啊。」

「要不團長給大家做個示範吧?讓我們也跟著學一招。」

大家嘻嘻哈哈的說著,每個人都拿秦洛和蘇子開一些玩笑。

秦洛的心裡也非常高興。他答應過蘇子,說在這次離開瑞典的時候一定讓她站起來。

那個時候,他並沒有太大的把握。幾次針灸沒有效果后,他的心情也越來越沉重。

現在蘇子終於站起來了,他的承諾也做到了,心裡像是有了一塊大石落地。這種感覺輕鬆舒暢。

秦洛就解釋說自己學會了《太乙神針》的第五針太乙針,大家齊聲驚呼。《太乙神針》威名遠揚,他們這些人每個人都聽說過它的名字。

特別是這世間失傳的第五針,更是被人傳的神乎其技。沒想到秦洛竟然學會了,也不由他們不驚訝和敬佩。

但是想到這《太乙神針》是要以氣運針,不僅要懂得針術,還要把體內練出氣來不可,大家就淡了去拜師學藝的心思。

秦洛也有所保留,並沒有把自己腦海中所感覺到的那種怪異現象給說出來。他還不明白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可不想說出來讓大家把他當做怪物看待。

當天晚上,蘇子格外的瘋狂。

如果不是呻吟的聲音不對,秦洛都以為她被厲傾城上身。

不知道折騰了多少回,兩人才相擁而睡。

一覺醒來,渾身舒暢。

秦洛習慣性的伸手摸去,竟然沒有摸到蘇子的身體。

秦洛猛地睜開眼睛,看到房間里空無一人。

「蘇子。」秦洛喊道。他推開洗手間的門,裡面也沒有人。

咔!

房間門被人從外面推開,蘇子推著餐車慢慢的走進來。

「你怎麼出去了?」秦洛生氣的說道。「腿不是才剛剛好嗎?還得多鍛煉一段時間才行獨立行走。」

蘇子笑笑,說道:「我去給你準備早餐。」

「打個電話讓他們送上來就行了。哪裡用得著你自己跑下去?」秦洛責怪的說道。

他走過去想要扶著蘇子去沙發上坐下,沒想到蘇子卻抓著餐車不放。

「我和你說過嗎?」蘇子看著秦洛說道。「我說,如果我的腿好了以後,我要走很多地方,看很多風景,我要給那些需要幫助的病人治病,我要幫你振興中醫——」

「其實,我還想,每天比你早一點醒來,穿著睡衣幫你做一頓可口的早餐。」

「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蘇子語笑嫣然,臉上卻被淚水爬滿。「我終於做到了。」

(PS:今天的第三章。親們,為蘇子討張紅票。) 這樣么——

聽到這些,蘇魅的心情不由得就跟著凝重了起來。

魔氣爆發,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受到影響。

雖說她現在已不是個純粹的暗系靈根者了,但她的識海內可是封印著極為恐怖的魔氣,一旦曝光,後果難以想象。

蘇魅還不確定那些魔氣會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封印,但封印內的那件東西,卻是讓她時刻都在提著心吊著膽。

見她不說話,楚慕風還以為她是被這消息驚到了,連忙開口安慰起來。

「不用擔心,這些異動都在神殿的掌控之中,短期內不會有什麼問題,你只需好好修鍊便是。」他溫柔的安慰道。

聽到這番安慰,蘇魅知道對方誤會了,不過卻沒有解釋什麼。

「滅魔之事,可還需要你去處理?」眯了眯眼,她轉移了話題。

聽到這句話,楚慕風頓時就想起了兩人間的約定。

「近日異動頻繁,有些事還需請示聖尊。不過我並未忘記之前的約定,今日見到聖尊,我便會提出請求。」楚慕風聞言,連忙答道。

蘇魅見他並未忘記之前的事,眸光微閃了一下。

「排名賽結束之前,你無須留下,之前的約定等比賽結束后再議吧。」

靈海內的東西已經被取出來了,她暫時不需要他留在身邊。眼下她還有其他人選,雖然實力不如他,但使喚起來不會有什麼顧慮。

見她這麼說,楚慕風點了點頭。

「好。」

既是去參加排名賽,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等他處理完手中的事,倒也來得及。

「對了,謝謝你留下的東西。」蘇魅定定的看著他,想起他走時留下的那枚戒指,當即開口道了聲謝。

那戒指內的東西可是幫了她不少忙,蘇魅的確想對他道聲謝,畢竟裡面的東西,可都是他弄來的。

見她提到那枚戒指,楚慕風頓時想起了羅家之事。

「那本就是你的東西,何須道謝。」他笑著開口道。

蘇魅聞言,頗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不盡然吧。」她勾唇答道。

區區羅家,怎可能有這樣的底蘊。那些東西必是這男人偷偷塞進去的。

她猜到了!

聽到這句話,楚慕風微微一怔,緊接著臉上現出了一抹尷尬來。

「那個——」他想要開口解釋,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不會生氣吧?」他定定的看著少女,有些忐忑的詢問道。

她之前曾明確的拒絕了自己的幫助,可自己終究還是沒有忍住,往裡面加了不少東西,沒想到竟被她看出來了。

「不會。謝謝你的好意,的確幫了我不少忙。」見這個如風般的男人露出忐忑之色,蘇魅唇角輕揚,愉悅的答道。

既然對方已經偷偷的塞給了她,她又怎會拒絕他的好意。更何況,那些東西的確幫了她不少忙。

若是沒有那些靈石,她哪能這麼快就能買到自己需要的東西,而且接下來她恐怕還需要購買更多的靈藥和靈寶。

見她並未生氣,反而露出愉悅之色,楚慕風頓時鬆了口氣,臉上也揚起了一抹溫柔的笑。

兩人四目相對,一切盡在不言中。

就在這時,男人從殿內走了出來。看見這一慕,眸光頓時沉了下來。

——————

親們,還有兩章,晚點上傳。這兩天有點忙,更新時間不能固定,假期結束后就能恢復正常了。 眸光一滯,男人心中忽然湧上了一股莫名的煩躁來。

他發現自己很不喜歡這一幕,少女臉上的微笑如一根針般刺痛了他的眼,讓他渾身都不舒服。

他並未思考原因,只覺得眼前的一幕讓他胸口發沉、煩躁不已。

男人冷冷的看著前方,周身的氣息瞬間就沉了下來。

空氣突然變得凝滯起來,正四目相對的兩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楚慕風正對著大殿,因而抬眼間便看見了那道尊貴的身影。

「聖尊!」他立馬斂起微笑,上前一步躬身行禮道。

男人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沒有開口。

蘇魅見此,知道是那男人出來了,當即也轉過了身。

男人今日換了一身衣袍,雖還是黑色的,但式樣有所變化。墨色長袍上不見任何圖案,但泛著銀芒的材質卻足以彰顯出這件衣袍的華貴。他身上並無其它裝飾,唯有黑色腰帶中間鑲嵌有一枚黑色的晶石。

不得不說,這件衣袍不僅貴氣十足,也很能彰顯身材。男人完美的身架穿上這件衣袍,再加上那張臉,真是尊貴又霸氣,儼然九天神尊一般。

看見與平日里稍有不同的男人,蘇魅眸中頓時現出了一抹驚艷來。

這男人當真是個絕品!蘇魅再次被他誘惑到了。

少女並未掩飾自己的神情,見她怔怔地看著自己,眸中還露出了一抹驚艷時,男人胸口處的煩躁竟奇迹般的退了下去,周身的氣壓瞬間恢復了正常。

不知為何,看見這樣的她,男人竟覺得十分順眼。

蘇魅靜靜的欣賞了片刻,很快就回過了神來。

「我有事要辦。」她定定的看著男人,忽然開口說道。言下之意便是要離開這裡。

男人眼下心情還不錯,見她要離開,沒有多說什麼。

「去吧。」淡淡的掃了她一眼,他竟破天荒的應了一句。

若是平日里的他,即使同意也不會開口,只會輕飄飄的斜掃對方一眼,以示默認。而今日,他竟給出了回應。

蘇魅沒料到對方會開口,不禁愣了一下,接著唇角微勾,挑了挑眉。

定定的看了男人一眼,她轉過了身。

「慕風,什麼時候有空便來找我,我這段時間都在群英館內。」臨走之前,蘇魅抬眼看向一旁的楚慕風,朝他說道。

楚慕風聞言,當即點了點頭。

「好!」

兩人的互動本沒有什麼,但上方的男人見到這一幕,眸光一沉,剛才的好心情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慕風——

他們的關係何時近到了這一步,竟可以直呼其名。而且她似乎很期待見到他,竟主動提出了邀約。

想到剛才見到的那一幕,男人的心情越發煩躁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