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也沒什麼,估計是看不慣這溫青,想要替楊三好報報仇,滅一滅對方的威風吧。

「話說,這李秀月這丫頭的追求者還真多,你看看你們宗門的那群男弟子們,一個個都伸長著脖子。」施恩一指天璇巨門宗門那邊,對著柳月娥問道:「對了,你們幾個有沒有追求者啊?哈哈。」

柳月娥,程素靈,還有圖蓉蓉,一個個轉過頭來,看著施恩揣摩著下巴,一臉嘻嘻哈哈的樣子,都很想握緊拳頭暴打對方一頓的樣子。

要知道,柳月娥和程素靈是什麼身份,那可是少宗主,是那些門下弟子能有想法,能付諸實際追求行動的嘛?

難道就不怕被宗門的宗主大人責罰?

還有圖蓉蓉,他百變門一向是一脈單傳,一師一徒的模式,絕不多收弟子的,你讓圖蓉蓉怎麼有追求者啊。

奧森艾瑪看向施恩,然後嘴角淡然一笑,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心道:你這個大傻瓜,這兩丫頭都對你有意思,你這樣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問有沒有追求者,讓人家怎麼回答你,回答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真是個大傻瓜。

「這個,好吧,我畢竟比起李秀月師妹要晚到一步,那這一場比試就讓給你吧。」那位天樞貪狼宗門的弟子忽然看到其師傅跟他對了個眼神,便乖乖的退出了比試台。

這一次,他們四家宗門是聯盟了的,自然是要消耗其他兩家宗門剩下的地級境界修者才是,怎麼可以互相挑戰對方呢、

之前上一場那是沒有辦法,瑤光破軍宗門那邊的葉炅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就上去比試台了,他們也沒辦法把人趕下去吧。

正好,這一次終於有天璇巨門宗門的弟子上台了。

溫青審視了一下自己的對手,是一個身穿皂黑羅衫,竹葉花紋衣衫的美人兒,腰間還掛著一把扇子,站立在比試台,那簡直就是一道不可忽視的美麗風景。

裁判長老在空中還未開口,溫青卻是淡然一笑,然後開始了自我介紹起來。

「在下溫青,天權文曲宗門,現在是天級初階境界。」溫青的語氣極為平淡,可卻絲毫不隱瞞,彰顯著自己此時的天級境界。

「這些我都知道了,溫師兄你就不用說了,我們開始比試吧。」李秀月冷冷的聲音傳出。

「好好好,李師妹還真是個豪爽之人。」溫青的聲音再次傳出。

空中的裁判長老見到兩人不再啰嗦了,便立即喝道:「比試現在開始!」

隨著裁判長老的話音剛落,兩人相繼都拿出了各自的武器。

李秀月拿出了她的那把扇子,溫青也同一時間拿出了背在背後的砍刀。

李秀月完全不給溫青有任何發招的機會,立即催動自己體內的真元力,瞬間真元力運行至她的雙手,更是依附在其手上的那把扇子上,只見李秀月手一揮,這比試台上面忽然就形成一團迅猛無比的颶風來。

「呼…呼..呼..」

比試台上颳起了一陣陣狂風來,猛然間轟向與李秀月對立而站的溫青。

一息之間,溫青發現來自對方的狂風已經在距離他只有半丈的地方了。

手中握著的砍刀,運行自己靈海之中的靈力,驀然間起了一陣耀眼無比的光芒來,寒氣頓時充斥著全場。

砍刀的刀身上面的光芒閃爍無比,精湛無比的刀勢衝天而起,溫青單手就是一刀砍出。

「嘭嘭嘭!」

一道巨大無比,且快如閃電,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的寒冰刀影竟是迎向了狂風而去。

刀影與狂風互相碰撞的瞬間,沒有想到,狂風竟是被對方的刀影給分割瓦解掉。

就在溫青自以為自己的刀影破除了對方的招式,那道刀影還會繼續朝前,直擊自己的對手李秀月之時,卻是猛然發現,在狂風被破除的後面,竟是有三團颶風早已伺機多時了。 溫青悚然一驚,立即催動靈力發動他的刀罡護體,一道靈氣凝聚而成的保護罩立即將他整個人給保護起來。

三道狂風席捲整個比試台,狠狠地撞擊在保護罩上,發出陣陣刺耳的撞擊聲,令人震驚的是,這溫青的靈氣保護罩竟然在狂風的瘋狂撞擊下,竟是出現了裂痕,隨之盡數破碎。

比試台下的眾人心驚肉跳的看著李秀月發出的狂風攻擊,沒想到僅僅是三團狂風就足以碾壓方才自信滿滿的溫青。

「溫師兄,你還是主動認輸吧,不然的話,等會要是受傷了,你們門下的女弟子們可就要心疼了。」

李秀月站立在原地,慵懶的扇動著自己手中的扇子,悅耳的聲音從她的櫻櫻細口傳出。

溫青沒有回應,他咬緊牙關,揮動著手中的砍刀,施展出他最強、攻擊最大的『深度凍結』!

「接我一招,深度凍結!」

溫青暴喝了一聲。

「呼呼呼…」

絲絲寒氣從他手中的砍刀刀身冒出,眨眼睛就凍結了整個比試台。

溫青本想藉此將李秀月給凍結住,限制對方的行動。

然後再像上一次對付葉炅一樣,乘對方虛弱的機會,一擊擊敗對方。

然而,他卻是發現,李秀月早就已經不在了比試台上面。

忽的,他發現了比試台上有一道影子,立即抬頭一看,只見天空之上,浮現出了一團又一團的颶風,就連周圍的空氣也被這一團團颶風給帶動的加快流轉起來。

他感覺比試台下的他,都有種要被強大吸力吸入這風眼裡面的感覺。

耳邊更是不停的出現一聲聲的呼嘯聲。

半空中的李秀月掌控著用真元力凝聚出來的團團颶風,隨著她手中的扇子奮力一揮,那團團颶風猛然轟向了比試台下的溫青,速度迅疾得驚人。

「同樣的招式,也敢拿出來獻醜,你以為我都見識過你出招了,難道還會乖乖在那裡接招嗎?」半空中的李秀月冷哼一聲,冷冷道。

「看我的狂暴之刃!」

比試台上的溫青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陰狠,身上在這個時刻爆發出了一股磅礴無比的氣勢,靈海之中靈力更是發揮到了極致,衝天而起,手中的砍刀也是散發著寒光、寒氣。

「看招!」

他手中的砍刀猛然間,像是變的巨大無比一樣,刀勢霸氣,刀身上的光芒也是愈發的明亮。

溫青雙手握住了刀柄,將砍刀高舉過頭,一道驚天駭浪的刀氣揮擊而出。

這道驚濤駭浪的刀氣,比之他之前砍斷那團狂風的刀影威力還要強上好幾倍。

「呼」的一聲。

台下的眾人就看到刀氣與團團颶風互相碰撞,瞬息之間,刀氣竟是將颶風給瓦解,卻是被削弱了好幾分,剩餘的刀氣還是繼續向著李秀月擊去。

比試台下的溫青面色蒼白,他覺得身體有些脫力了,卻還是咬著牙堅持站立著,他要看著自己這一招將半空之上的對手擊飛,擊出場外,獲得這一次比試的勝利。

同處天空之中的裁判長老見狀,也是認為在溫青的狂暴之刃之下,這天璇巨門的小妮子是必輸無疑。

正醞釀著待會宣布溫青獲得比試勝利的話語,可誰曾想,卻是見到了讓他瞪眼咋舌的一幕。

半空之中,眼見自己的真元力颶風竟是不敵對方的狂暴之刃,李秀月卻是一點也不慌亂。

而是立時運行起體內的真元力來,緊接著,她將真元力通過一個個穴位,運行至自己的兩指之上。

沒錯,她要使出的真是在巨石階梯平台那裡學到的靈犀一指。

只不過,她的靈犀一指,經過施恩的協助,一同給改造成了自己的招式。

「狂暴女神之手,回去!」

眾人看到,半空中的李秀月,竟是靠著兩指就抵擋住了溫青的強大無比刀氣。

「這…這….」

不僅是溫青本人感到震驚,就連半空之中的裁判長老也是同樣的錯愕。

這刀氣竟然能夠二指抵擋住,這可是只有他們這些長老輩分的才有這種能力和膽量啊。

現在,一個小小的內門女弟子,就已經達到了他們長老輩分的這種實力了?

「回去!」

如同靈犀一指的出招,李秀月將這抵擋住的來自對方的刀氣給逼了回去。

全程根本就不需要耗費多少的靈力和真元力。

這一招完全就是靠的一個取巧的技巧,藉助對方的攻擊來還擊對方而已。

那剩餘的刀氣餘波被李秀月這麼一招給逼得原路返回,這下子可苦了溫青了。

他現在體內的靈力所剩無幾,根本就無法阻擋,而且刀氣攻擊範圍大,讓他真的是躲避不了。

除非跳出比試台,但是那樣卻是要輸掉這一次比試的呀。

就在他權衡的時候,刀氣已至,容不得他不作出選擇來。

「我跟你拼了!」

溫青含恨暴喝出了一聲,他選擇以剩餘之力來抵擋住自己的被削弱的狂暴之刃。

然而,他卻是大大的錯估了自己的力量了。

就算是被削弱掉幾分的強大刀氣也不是他現在能夠抵擋住了。

雙手抵在刀影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確了這一點,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半空中的裁判長老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他知道自己再不出手搭救的話,那麼這溫青便會被自己的刀氣所傷,甚至被一刀劈成兩半也是有可能的。

他正準備下去救,卻見半空之中李秀月的身影直衝比試台而去。

她要幹嘛?

眾人看著俯衝而下的李秀月,他們都以為對方是想趁機會補刀。

現在溫青這種情況,隨隨便便你給他一腳都能讓他命喪刀影刀氣之下。

只見李秀月的身形一動,瞬息就來到了比試台之上,速度那是快如閃電。

溫青瞥過眼睛看向站在自己不遠處的李秀月,眼中竟是驚訝無比。

她來幹嘛?難道她是準備偷襲我?這個女人,真是惡毒啊!

驀然間,一隻溫和的芊芊細手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竟是靠著兩指就將他苦苦支撐著不被攻擊到的刀氣刀影給盡數粉碎掉。

無數星星點點的,碎裂散落空中的寒冰靈氣。

溫青一下子愣住了。

「你…你這是…為什麼?」

偏過頭去,溫青看向這動人無比的劉秀月,不解地問道。

為什麼她要救自己呢?

「只是一場比試,沒有傷人的必要。」李秀月淡淡地說道:「繼續比試吧。」

「謝謝你,救了我。」溫青沉默了片刻,才開口道謝到,隨後,他竟是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來。

他將手中的令牌拿出,將裡面的靈石盡數拿了出來。

「我認輸,這些靈石歸你了。」

溫青話剛說完,就離開了比試台。

他知道,自己再比試下去,也是會輸,倒不如成人之美,給這李秀月留下一個好印象來。 搭台的座亭里,邵音音沒想到自家門下弟子居然會主動認輸,她再也坐不住了,趕緊離開下來找溫青了。

而柳永眼見自己宗門弟子竟是輕而易舉地就解決溫青這個天級修者,眼眸看向了李秀月,臉上期待的笑意更是不加掩蓋,他得意的笑得意地笑。

「李秀月,你是選擇休息呢?還是…」裁判長老問道。

「繼續比試,還請方才的那位師兄,請上來挑戰我吧。」李秀月朝著比試台下,方才那位跟他一起上台要挑戰溫青的那位天樞貪狼宗門的師兄說道。

那位天樞貪狼宗門的弟子被當眾點名了,當然只好上台了、

本來他還想先忍耐,等天璇巨門和開陽武曲這兩家人自相殘殺的,結果沒想到對方卻是來了這麼一招,當眾點名他上台,除非他能不要面子裝作沒聽到,不然就得乖乖地上台去了。

挑戰者上台了,互相道了姓名后,裁判長老便當眾宣布比試開始。

然而,李秀月卻是忽然叫住了準備出招的對手。

「稍等一下,我突破一下境界先。」

什麼? 醫見鍾情,天價總裁送上門 突破一下境界?

然後,那位天樞貪狼宗門的男弟子真的獃獃的站在原地,等待李秀月突破境界了。

搭台座亭。

「你們快看,那小妮子她要幹什麼幹什麼?」

忽然,聶離的一句話,將這座亭里的幾位宗主大人的目光給重新回歸到了比試台之上。

只見李秀月站在比試台上,身上的靈力急促的運行,隨即渾身散發出來的靈氣更是愈發濃郁,最後,在一股衝天的力量加持下,她的境界竟是一破,再破,從地級后階初期,突破到地級后階中期,再到後期,再到巔峰,最後突破地級晉陞到了天級初階,這還沒有結束,還在不斷的突破,天級初階初期,天級初階中期,天級初階後期。

最後,李秀月的境界停留在了天級初階後期。

連破七個小境界啊,這可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啊。

哦不對,他們給忽略了程啟發這個吃了異寶的HanTai。

程啟發這傢伙吃了一株奪天造化果就從一個廢柴晉陞到了一個地級巔峰境界的修者,比起李秀月連破七個小境界,只是大巫見小巫而已。

「這這這…怎麼就突破了呢?」柳永也是一陣錯愕,隨即更加得意了起來,他率先開口道:「我說,現在我門下弟子也是天級境界了啊,方才你們的表決我可是還記得清清楚楚的,你們要是現在敢改口讓我門下的這名弟子放棄靈石和接受挑戰的資格的話,我柳永就是拋去這張老臉不要了,也要去找老祖宗們跟你們的老祖宗理論。」

「……」

這完全就是打不過了,找家長的套路嘛。

這柳永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任性了。

咱們都是快不如老年的中年人了,有必要這麼任性嗎?

雖然他們心裡是這麼想的,可是因為有先前溫青的例子在前,他們都表示沒有異議了,這次天璇巨門的李秀月也是同樣在比試的過程中突破境界的,自然是沒有什麼毛病。

比試台上,那名天樞貪狼宗門男弟子愣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