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

就在其中一個保安剛想要上前問話的時候,左印堂卻是果斷的低聲喝叫著,「所有屬於這家會所的人,就算是廚房的廚子也都給我帶回去,記著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私下接觸他們,全都分開進行關押。」

「是!」

就在這樣的緊張氛圍中,君心會所的人不斷的被帶走著,當然在樓上房間中的林磐石和林大磊也被查到了。只不過看著他們的慘樣,真的是讓動手的刑警們都為之心顫著。

咚咚!

蘇沐按照記憶中林磐石給出的暗號敲擊著地面,很快裡面便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林家不滅!」

「榮耀大興!」蘇沐果斷道。

這樣的暗號真的是讓人感到無語,除非是林家人,否則真的是沒有誰能夠打探出來這暗號是什麼?

「左局長,這裡就交給你們了,記著他們手中很有可能握有武器,所以說你們要儘可能的有著一切防範心理!」蘇沐耳邊傳來吱扭的地面打開聲,低聲說道。

「我知道了!閃光彈!」左印堂吩咐著。

蘇沐看著武裝到牙齒的特警們開始行動起來·嘴角露出著一抹笑容,他知道事情發展到這步,林家是斷然沒有可能再有任何翻身的機會,所以他便直接離開這裡。

轟!

等到蘇沐離開大廳的時候·耳邊回想起來的是陣陣閃光彈,催淚彈的聲音,當這樣的聲音響起之時,他知道一切都已經結束。林家就算在這個地下室經營的再嚴密,都是沒有可能擋住左印堂的人的。

三葉酒店。

下午一點。

當所有的事情都宣告結束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鐘。這時候的章靈筠儘管說還沒有從之前的那種驚恐畫面中恢復過來,不過精神狀態卻真的是很好。

「黃姐說了·她現在已經坐上飛機,說是下午就能夠飛過來。」章靈筠說道。

「你真的確定不和我一起前去殷玄縣嗎?」蘇沐問道。

「是的,我要留在這裡等著黃姐·而且黃姐這次過來是帶著保鏢的,所以你是不用擔心我的安全的。」章靈筠說道。

安全?這點蘇沐倒是不會太過擔心,經過今天一整天的動作,就算是林家再想要玩弄什麼花樣,都已經是沒有可能。林家的氣焰已經是被徹底的打消,是再沒有可能如何的。

「老師,你放心吧,我會留在這裡的。」杜品尚說道。

「好!」蘇沐說道:「那樣的話,你就暫時留在這裡·你的人要負責保護著小筠姐,最起碼在事情徹底沒有平息之前,他們是不能夠離開這裡半步的·知道嗎?」

「是,我知道了!」杜品尚說道。

「我離開已經是有段時間了,所以現在就必須趕回去。品尚·你的事情我是會放在心上的,回去之後我就進行聯繫。等到有了確切的消息后,再和你進行聯繫。」蘇沐說道。

「沒問題!」杜品尚道。

知道蘇沐在離開前是有事要和章靈筠說的,所以杜品尚就很為乾脆的離開了這裡,並且說從今天開始章靈筠就住在這裡便成。至於說到他的話,他就住在隔壁房間。

當整個套房之內真的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蘇沐知道沒有自己的允許·杜品尚是斷然不會再進來的。而且這座酒店現在已經應該明裡暗裡都有著杜展的人在戒備著,杜品尚是斷然不會再有任何危險發生的。

限制級成婚 如果說要是連這點事情都做不成的話·杜展又怎麼配成為江南省的地下之王。

但這些都不是蘇沐所會想著去考慮的問題,現在的他,只是瞧著眼前的章靈筠,臉上露出著一種憐惜的神情。

「真的是沒有想到林大磊會那樣的大膽,連這樣的事情都敢做的出來,不過你放,從今之後,他是沒有可能再敢前來騷擾你了。真的要是再敢這樣做的話,那才是見鬼了!」

「噗嗤!」

章靈筠聽到這話頓時笑起來,「我也知道那肯定就是見鬼了,都已經被你折磨成那樣,如果說他要是再能夠過來找事的話,都不用別人,我都能夠收拾掉他。」

「你能笑就好了!」蘇沐說道。

「為什麼不笑?我的男人在關鍵的時候救我出水火,我有什麼不滿足的?蘇沐,知道嗎?我當初想到的事情就是,要是林大磊真的敢侮辱了我,他能夠侮辱的也只是一具屍體!」章靈筠斷然道。

當這樣的話說出口的瞬間,蘇沐再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親吻上了章靈筠的嘴唇,隨即就開始不斷的熱吻起來。

說到激動,章靈筠這時候比蘇沐還要激動。剛才所經歷的事情,儘管說現在已經是平息了,但章靈筠真的是不可能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所以現在的她,是越發的激動著。

稍微的刺激,都能夠掀起一場狂風暴雨。

「他們不會再回來了吧?」章靈筠呢喃著問道。

「當然,房卡都放在這裡了,他們就算是想要進來也進不來了。」蘇沐微笑著道。

「那就好!」

聽到這話的章靈筠一下就將蘇沐給推倒在沙發上,隨著很為嫻熟的動作,將小蘇給解放出來后,她便沒有任何遲疑,很快就埋下頭,在一陣陣濕潤舒服的感覺侵襲而來的時候,蘇沐享受般的呻吟開來。

越激動!

越瘋狂!

越宣洩!

今天的順權市是很為陰沉的,就在蘇沐從這裡離開之後不久,整個順權市便開始下起了濃霧。真的是大霧,將這裡徹底的封鎖住,伸手都不見五指是有點誇張,但能見度真的是很低。

幸好蘇沐這時候已經是開車離開,而且已經是進入到殷玄縣,到了這裡的時候,霧氣已經是沒有那麼大。但說到天氣的話,卻也是有些陰沉的可怕。

去了一趟順權市,便掀起了這樣的大地震,真的不是我所想要的結果。不過這樣的結果卻無疑是最好的,最起碼是將一些禍害分子給滅掉了。只要有著這個結果在,蘇沐就是很為高興著的。

這時候的蘇沐都沒有留意到,隨著他做出了這事後,身體之內的內力竟然是比之前要變的濃郁許多。

「皇甫青庭,希望你能夠善後!」

能夠善後?

當然是能夠善後了!

皇甫青庭是誰?那可不是什麼空降下來的,而是在順權市幹了一屆的人,對這裡的掌控力度是空前的強勢。不說別的,光是說針對著林家的那些證據,他手中就有著不少。

現在林家遇到了這樣的麻煩事,再想到林未巒這傢伙對自己的不屑一顧,皇甫青庭還不知道如何利用這麼好的機會嗎?

「林家這下是徹底的完蛋了!」皇甫青蜂說道。

「是啊,這個林家是不可能再有機會翻身的,就算林威有著通天的本事都不行。再說他現在也已經被抓起來,林家所有人都在進行著調查。能不能出來都兩說,還想著崛起,簡直就是笑話!」皇甫青庭道。

「之前你的做法是有點欠妥!」皇甫青蜂說道。

「我是有著我的想法。」皇甫青庭的神情不由一冷。

「我知道你是有著你的想法,但你應該知道,爺爺的病情只有蘇沐能夠治療。而我們皇甫家族的根本是在東三省的,如果說爺爺要是有事的話,你以為我們家族還能夠像是以前那麼風光無限嗎?

所以說我不管你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你是有著什麼樣的想法,在面對蘇沐的問題上,你最好是能夠明智點。我不想要和你爭權,你也知道我志不在家主之位。

因此你現在做的事情,就是真的為你自己在鋪路的。咱們家族內部是沒有讓一個女子繼承家主之位的前例,該說的我就都說了。明天我會動身前往殷玄縣,監管那個金礦的。」皇甫青蜂緩緩說道,說完之後就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皇甫青庭看著走出去的皇甫青蜂背影,突然之間搖搖頭,真的當他是什麼都不懂嗎?就算是真正將西山省的事業放棄掉又能如何?

「青蜂啊,我知道你是沒有野心問鼎家主之位,所以我才會這樣做。只有如此,蘇沐才會感覺到你的珍貴。咱們皇甫家族,只要有著一個人能夠讓蘇沐滿意就行,我願意當作那個反面的。」

誰傻?

誰都不傻! 就在厲風和伽羅討論著誰輸誰贏的時候,蕭寒與元蒙的比武已經進入了一個高峰。

面對成千上百,閃耀著金屬光澤的金屬獸,蕭寒頓時有些發怵,這種情形是他前所未遇的,不過他也將領域打開了,這就形成了一個域中之域,這些金屬獸進入他的領域範圍,軀體就會變得更加沉重,速度也會變得緩慢無比。

「重力域!」元蒙微微一驚,他的金屬獸繼承了他的所有特點,靈活,機動,速度快,而且力量巨大,但是蕭寒的一個重力域幾乎將金屬獸的優勢全部抵消了,而且金屬獸進入蕭寒的領域之後,控制起來心神耗的要快一倍以上。

第一次使用領域實戰,蕭寒理所當然的想要施展一下領域的威力了,等元蒙控制的金屬獸進入自己的領域範圍之後,便發動了「颶風之術」。

霎時間,在蕭寒的領域中,青色的風系魔法能量暴走,狂風乍起,金屬獸們一下子都被吹的東倒西歪,若非蕭寒的領域太小,而且他的領域還在元蒙的金屬領域之中,這些金屬獸的心神聯繫早就被蕭寒切斷,成為一堆廢銅爛鐵了。

颶風過後,元蒙控制的金屬獸們基本都殘廢了,雖然修補起來只是一念之間,但是這是在蕭寒的領域中,風系魔法元素充斥其中,元蒙想要修補起來,卻是異常的困難。

索性不再修補,又製造出一千隻金屬獸凶神惡煞的朝蕭寒沖了過去,蕭寒以同樣的方法將它們又變成了廢銅爛鐵了。

如此三次之後,蕭寒覺得有些不對勁了,自己領域內的空間越來越小,幾乎都被這些金屬獸的廢銅爛鐵堆滿了,而元蒙還在不斷的將這種金屬的傢伙們製造出來,分明是想用這些金屬獸將自己活埋在自己領域中呀!

這個元蒙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原來這麼狡猾。

知道元蒙的意圖后,蕭寒凝神思索對策來。若是將這些廢銅爛鐵掃出去的,不到片刻之間就會被元蒙都修好,可如果不講這些東西清理掉,那自己領域這點空間很快就跟這些東西塞滿了!

唯一地辦法就是用空間戒指裝了,這些金屬獸是魔法元素凝集而成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裝入空間戒指。而且這麼多。得要多大的空間戒指才行呀!

怎麼辦。眼看著空間內這些破銅爛鐵越來越多。空間戒指又不夠裝。與其把這些東西清掃出去。還不如收了領域。就在元蒙地領域跟他一戰呢!

想到就做。這已經是最好地策略了。假如蕭寒地領域空間夠大地話。元蒙這種無賴地策略根本沒有效果。

元蒙正得意洋洋。輕輕鬆鬆地製造各種金屬獸沖填蕭寒地領域空間:「小樣兒。我看你一輩子躲在裡面別出來!」

「元蒙。我來了!」

元蒙一直沒有變過自己地方位。蕭寒早就知道了。猛地收了領域。就沖著元蒙佔領之處攻了過來!

「哈哈。你終於出來了。被埋地滋味不好受吧?」元蒙得意地大笑。揮拳迎了上去。

在領域裡大戰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不用破壞外面的環境,神級高手大戰起來,那可是毀天滅地。嚴重地時候能破壞空間,神魔兩界的通道就是大戰中被破壞的,若非空間有自動修復地能力,神魔兩族就只能困守在各自的空間里,永遠都不能進入人間界了。

「你那些破銅爛鐵還是留著自己玩好了!」蕭寒針鋒相對道。

先前不在領域中,力量還有些克制,不敢使用太大,免得毀了伽羅的寂靜嶺,現在在領域空間中。兩人便沒了顧忌,放手的大戰起來!

元蒙想利用金屬獸戰鬥,但是蕭寒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招招都快若閃電的攻向了他的本體!

元蒙的金屬領域有個弱點,一旦對手沒有被金屬獸困住,那就得憑真本事戰鬥了,蕭寒正是看出了這個弱點,一出來,就拚命的進攻。不給元蒙一口氣喘息。讓他有機會分神修復那些金屬獸!

而且蕭寒在接近元蒙的同時突然打開自己地領域,將元蒙的本體也籠罩其中。雖然效果並不是很好,但元蒙不察之下,還是吃了一個小小的虧,而且蕭寒並非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反正在元蒙的領域中,他隨時開關領域都沒有關係。

有的時候元蒙的拳頭就要擊到蕭寒,突然拳頭加重,身形一滯,稍微一用力,又突然加快,傷不到蕭寒分毫,搞得他狼狽不已。

在自己領域裡還被對手搞如此狼狽,元蒙這還是第一次。

可是恁憑元蒙氣的暴跳如雷,可就是拿蕭寒沒有辦法,連續試驗了十幾次之後,元蒙終於知道蕭寒的領域是怎麼回事了,重力加速度再加風系能量空間,十分乃至極其罕見地三重屬性領域!

媽呀,這是什麼怪胎呀,他別不是人類吧?元蒙在心中表示了深深的懷疑!

一般的情形下,神級高手都喜歡將領域打開,在領域中,此消彼長,將對手擊敗,可從未見過蕭寒這樣的,領域變成了一種武器,甚至是一種技能,收放自如,有如臂使,而且可大可小,靈活運用,令人防不勝防。

陰人,這在戰鬥中絕對是陰人的最好的招數!

當然,一般的領域是沒有辦法做到的,而一些特殊的領域就可以了,比如蕭寒地重力和速度領域,才能利用如此地戰鬥方式。當然其他屬性的領域也不是不可以運用,只不過不那麼容易罷了!

其實蕭寒無意中開創了領域逆向使用地先河,一般的認識,領域越大,威力就越大,其實不然,若是將領域壓縮的話,雖然空間變小了,換來的威力卻增強了。

本來一個人的重力領域作用範圍是一百米左右,任何人在領域內都會增加重力一倍。但是如果能將領域壓縮成十米範圍,並且以同樣的心神控制領域,那就會發現十米範圍內的重力就會增加到三倍甚至五倍,控制熟練的話,甚至會更重。如果再壓縮至一米,十厘米。威力會更大。

可以想象。當一個人打你一拳,等到要到你身上十厘米地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拳頭重了百倍,那會是個什麼情形?

而且這種情形是防不勝防,即使知道了,也找不到一個更好的方式來應對,除非不主動進攻,或者不讓對手近身。

但是明白這個道理歸明白,可蕭寒既然纏上了元蒙。自然不肯他有脫身的機會,每一次進攻都被蕭寒以這種招數化解,而且這種招數不僅可以用在防禦上。也可以用在進攻中,因此,元蒙當仁不讓的又給蕭寒當了一次陪練。

元蒙也看出來了,蕭寒這是拿他做練習對象呢!

無比鬱悶的他只有連連以「怒吼」來發泄心中地不滿!

比試還在繼續,元蒙與蕭寒拼上了耐力和消耗,看誰最先倒下。

領域內的情況外人是看不到的,厲風、伽羅以及小狐狸等人都焦急萬分的盯著場中的那片空曠的區域,眼睛一眨不眨的,生怕錯過一絲動靜。

沒有動靜。這說明比試還在進行之中,對結果,厲風和伽羅都產生了一絲期待!

「嘭!」

一聲輕響,兩條人影迅速的從空中墜下,拳腳猶自激烈的碰撞著,發出連續不斷地撞擊聲音。

領域裡發生了什麼,厲風等人並不知道,但從二人身上的衣物的情形來看,這一戰似乎進行地非常激烈。而且都非常的狼狽!

「轟」一聲巨響,大地都在顫抖,震的眾人差點沒能穩住身形。

兩人從天上打到地上,再從地上打到地下,厲風等人連忙跑了過去。

巨響之後,便沒有了動靜!

眾人趕到爆炸地點,發現那裡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坑起碼有幾百米之深,直徑得有三四公里。裡面漆黑一片。眼力好的只能看到十幾米的地方,再遠就不行了!

厲風和伽羅修為最高。他們兩個同時用神識探查整個深坑,終於在底部發現了兩個微弱的呼吸,不用說,肯定只有元蒙和蕭寒了。

厲風縱身一跳朝伽羅道:「我下去,你在上面接應!」

片刻之後,厲風一手扛著一個人從深坑中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兩個人,還真沉。」厲風不滿的將元蒙和蕭寒平放在地上道。

「怎麼樣了?」伽羅看兩個人並無性命大礙,立刻關心起勝負來。

厲風一撇嘴,道:「不知道,等他們醒過來才知道吧。」

一般小狐狸還以為蕭寒受了什麼傷,都急得抱著蕭寒的腦袋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了。

「紫韻姑娘,蕭小弟沒事,只是一時脫力昏了過去而已。」伽羅檢查過蕭寒的身體,自然是清楚不過了。

「真的?」小狐狸立馬抹淚抬頭道。

「我伽羅從來沒有說過謊話。」伽羅一拍胸脯道。

小狐狸相信了,立刻止住了淚水,靜靜的抱著蕭寒。

「哎呀,頭怎麼這麼痛?」蕭寒突然在小狐狸懷裡動了起來,領域收放次數太過於頻繁,心神消耗過大,頭自然疼痛了。

「媽的,誰先醒的?」蕭寒話音剛落,就聽得元蒙罵罵咧咧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先醒的?」兩人幾乎同時指著對方異口同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