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

他雙手火焰,將那靈液,全部聚集起來,投入煉丹爐之中,火焰席捲整座丹爐,開始焚燒凝練。

所有人無不心神一緊。

秦南的丹藥,快要練成了! 第三百八十九章連續炸爐

煉丹,以各種煉丹手法,將靈藥煉成靈液,最後匯聚丹爐內,凝成丹藥。

秦南的火焰,在那丹爐中焚燒時,整座丹爐,都開始嗡嗡震顫起來。

砰!

一道突如其來的炸響聲,在考核場內響起,那整座丹爐,竟是炸成了碎片,擊打在了四方。

全場所有人不禁一呆。

炸爐了?

用這最基礎的手法,居然炸爐了?

要知道,越是基礎的手法,越是容易煉製丹藥,哪怕是那些天賦平平的煉丹師,用控火流的時候,也絕對不會炸爐。

「哈哈哈哈!」鄭坤突然發出了聲大笑,「秦南師兄,煉丹可是一個很危險的事情,你可別把自己炸傷了!」

「就這種水平,居然還敢與我斗丹!」

陳瑩俏臉上露出了抹不屑。

全場眾人這時也回過神來,他們這個時候,都毫不客氣的放肆大笑。

「笑死我了!我還以為他能夠煉出星級一品的丹藥呢!」

「嘖嘖,不好好練武,非要跑過來煉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哈哈,等一下看他怎麼收場!」

「……」

在草木峰內,煉丹為王,秦南之前那般囂張,如今表現出來了這種水準,他們當然不再顧忌秦南的身份。

林小雨和冷建雄臉色都是蒼白無比,毫無血色。

如此水準,這場丹斗,秦南輸定了。

至於鐵木,對於這一幕,沒有太多的吃驚,只是嘆了口氣,開口道:「秦南,你已經炸爐了,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你直接認輸吧,繼續比下去,沒有任何必……」

他的話還沒說完,只見秦南抬起頭來,神色堅定,無視那漫天流言,一字一句道:「鐵木前輩,考核共有三次機會,我還有兩次機會,我還要試一試!」

還要試一試?

全場眾人微微一怔,隨即臉上的嘲笑,弧度越大。

這種水準,哪怕是在試兩次,或者是十次,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

陳瑩和鄭坤都是冷笑一聲,不再吭聲,他們才不在乎秦南繼續試不試,反正都是自取其辱罷了。

「你……」

鐵木愣了愣,見到他的神色,想要說什麼,最後搖了搖頭,道:「每個人都有三次機會,既然你不願放棄的話,那你就再來試一試!」

他大手一揮,兩尊丹爐,還有兩份靈藥,都落在了秦南的面前。

秦南深吸了口氣,調整了下心神,雙手迅速伸出,施展出來了控火流,將那靈藥,一一焚燒。

這次他的速度,要比上次,明顯有了提升,如同幻影,火焰隨著調動。

「我雖然有了魔丹尊者的記憶和經驗,但這只是我第一次煉丹,沒有任何自身經驗!」

「要放鬆心神,仔細體驗煉丹之妙!」

「剛剛發生炸爐,是在關鍵的時候,有了一絲懈怠,這次決不能有一絲懈怠!」

「……」

秦南心神如電,他的雙目,也越來越集中,手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這次秦南答應鄭坤和陳瑩的約斗,他其實並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但他不會退縮,他喜歡在這種面對強者的氛圍之下,提升自己,超越極限!

全場眾人也發現了一絲古怪,不禁輕咦一聲,秦南這次的煉丹手法,要比上次,更加流暢完美了,哪怕是他們,也無法做到這一步。

陳瑩和鄭坤,也是微愣。

這個秦南,難道在提升自己?

如果真是那樣,那麼秦南的煉丹天賦,非常不錯。

嗡!

秦南將那焚燒的靈液,全部捲動起來,再度放入丹爐之中,開始凝聚丹藥。

「起!」

秦南一聲大喝。

砰!

又是一道劇烈爆炸,整座丹爐,再度炸成了粉碎。

全場弟子,微愣半響,隨即又忍不住發出了大笑。

「噗哈哈,我還以為他能煉出什麼來呢!」

「看他的手法,確實是提升了不少,不過然並卵。」

「哼,煉丹這種事情,是他能學會的么?」

「……」

連續見到秦南兩次吃癟,全場弟子心中,不知為何,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你不是高高在上的武道天才么?

你不是很厲害么?

過來煉丹,還不一樣是不行!

秦南沒有理會他們的嘲笑,只是閉上了雙眼,魔丹尊者種種煉丹的經驗,就好像是電光一樣,在他腦海之中,不斷閃過。

除此之外,剛才連續兩次煉丹的過程,種種細節,都一一浮現在他的腦海。

他這是在反省自己。

陳瑩見到這幕,俏臉上露出了絲不耐煩,開口道:「秦南,這第三次,沒必要嘗試了吧?這場比賽的結果,已經很明顯了,速速認輸,跪下磕頭!」

磕頭!

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震,連血液都在加速。

他們就想看看,這尊不可一世的天驕,當眾磕頭的場面!

唰!

秦南雙眼睜開,長長吐出了口氣,看都沒有看陳瑩一眼,邁步走向了第三座丹爐。

他在這第三座丹爐面前,沒有急著動手,只是筆直站立,呼吸不斷起伏,一種玄而又玄的氣息,在他的身上,散發開來。

轟!

秦南身上,驟然炸開了無數的火焰。

他左瞳電光閃動,右瞳火光繚繞,在那其中,全是痴狂之色。

天生武痴,心神合一。

「嗯?」

陳瑩臉上的不耐煩之色,為之一僵。

那鄭坤也是瞪大了眼睛。

全場所有弟子的呼吸,都微微一滯,臉上露出了絲駭然。

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之間,秦南和剛才的狀態,有著如此巨大的差距?

鐵木眼中閃過了抹異色。

此時此刻,全場寂靜,唯有秦南口中,喃喃自語:「詭丹大典,控火之流,控火極致,火焰飛翔!詭丹詭丹,詭異之變,基礎之法,奧妙無窮!萬物一切,何言斷定,入詭之境,意可突顯……」

當最後一個字念出,秦南的一雙手,驟然伸出,再度施展了控火流!

只是這一次的控火流,不再是普通的控火流,他那一雙手,就像是天空炸雷,狂暴閃過,火焰所落之處,不斷炸開,每一株靈藥,都被瞬間焚化。

快!

快到了極致!

快到眾人的心靈中,都好像響起了一道道的轟隆聲!

「這是……」

鐵木臉色,驟然大變。 第三百九十章極致控火

「極限!」

「極限,這還不是極限!」

「還要快,更快,更快!」

「……」

秦南的心中,響起了一連竄的大吼。

他進入天生武痴狀態,是在施展詭丹大典的心法,他心神咆哮,是結合了兩次煉丹失敗和魔丹尊者的經驗,融合為一,形成自己的感悟!

轟!轟!轟!

秦南的雙手,速度再度猛增,不斷落下,就好像在虛空中劇烈跳躍一樣,無法在看到雙手的影子,只能看到那一朵朵的火焰,在虛空中綻開,將靈藥焚燒。

一種極致的玄妙質感,狠狠衝擊了每個人的心靈。

控火流,儘管只是一門最基礎的手法,可是在做到極致,甚至是超越了極致的時候,它將擁有無數不可思議的奧妙,達到一種難以想象的境地。

此刻,無論是陳瑩、鄭坤,還是鐵木和全場弟子,他們無不滿臉震撼。

他們彷彿不再是像看人煉丹,而是在看一場氣勢磅礴的盛宴!

「控火控火,火焰如玄!」

秦南突兀發出了一聲長嘯,他雙手燃起的火焰,直接炸開,炸成了無數的火苗,將整個考場,瞬間充斥,使之變得如同火焰世界。

那被焚燒的一滴滴精純的靈液,從虛空墜下,落入丹爐中,發出了滋滋滋的聲響。

「起!」

秦南整個人的精氣神,在這一刻,像是迸發到了極限,充斥整座考核場無數的火苗,好像是吸卷而來,全部飛到了煉丹爐之中,驟然匯聚,化作澎湃火焰,在丹爐中,滾滾焚燒。

嗡!

煉丹爐中響起了一道宛如長劍出鞘的清脆聲響,所有火焰,突然爆開,將整座丹爐,再度撐的爆炸,只是與前兩次不同,在這爆炸之中,一顆巴掌大小的漆黑丹藥,從中升騰而起。

丹藥煉成!

「終於……」

秦南從武痴狀態中抽出來,緊繃到了極點的心神,瞬間放鬆,竟是給他的身體,帶來了一種疲憊的感覺。

剛才那種高度集中的煉丹,無論修為多麼強大,負荷都非常巨大。

不過,儘管身體疲憊,秦南心中,卻生出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喜悅感。

這是他通過了不懈的努力,在那漫天的流言蜚語之中,終於完成了成果,一種巨大的成就感。

此時此刻,所有人依舊滿臉震撼,根本未回過神來。

這是怎麼回事?

這還是控火流嗎?

秦南一個沒有學過煉丹的人,怎麼可能施展出這等駭然手法?

要知道,就憑剛才那恐怖的手法,像鄭坤的水火雙流、陳瑩的雙臂武魂,與之比較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鐺!

一道銅鐘敲響聲響起,將所有人從那震撼之中,敲醒過來。

一個時辰已到!

「秦南,你……」

鐵木渾身顫動,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他作為星級五品煉丹師,眼光何其毒辣,自然能夠看出,秦南剛才施展的就是控火流,只是這門基礎手法,被秦南演練到了另外一個極致!

一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極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