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天王,你輸了!」蕭寒神識一直監視白眉的動作,發現他從空中落下,地點並不是飄雨樓之前,他就知道自己贏了。

藍貓臉色一變,他也發現了白眉的動作,當下嘴角抽動了一下,剛才他只顧著計算白眉的速度,沒考慮到白眉不可能直接出現在飄雨樓前的,那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的,不然他們幾個也不會坐馬車的坐馬車,坐人力車的坐人力車過來啦,還不是怕太過驚世駭俗了。

「十五秒,剛剛好!」修紫衣睜開雙眸道,「藍貓,你確實輸了。」

「我輸了。我承認,我欠蕭天王一個人情,我不會賴賬的。」藍貓牙根兒恨的痒痒的說道。

「貓天王,多謝承情了。」蕭寒微微一拱手,沖藍貓說道。

「來晚了,來晚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白眉幾乎是衝進來的,一個勁兒的抱拳道。

「時間剛剛好,就等白眉大哥一到,咱們就開席了!」修紫衣嫣然一笑,帶頭站起身來走過去迎接道。

「紫衣妹子,你是越來越漂亮了,老哥哥我是自慚形穢呀!」白眉一張娃娃臉笑的都快變成一朵花兒了。

「還不是仰仗老哥哥的養顏丹,紫衣才能永葆青春嘛!」修紫衣咯咯一笑,對白眉甚是熱情的招呼道。

「懶貓,你也來了?」白眉看到端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的藍貓,笑呵呵的寒暄道。

「你白大哥都來了,我這小懶貓怎麼能不來,那不是不給你白大哥面子嘛?」懶貓笑眯眯的道。

修紫衣眼眸之後總不自然的閃過一絲怒意,今天她是主人,這藍貓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抹她的面子,分明是誠心的跟她過不去!

白眉也是人精,忙道:「今天可是紫衣妹妹做東,你可不要搞錯了,紫衣妹妹生氣的話,那可是不好看的喲。」

「白眉大哥這話說得,好像紫衣是什麼凶神惡煞似地。」修紫衣嬌笑一聲。

「哈哈,紫衣妹妹,聽說今天有新人加入,不給老哥哥我介紹一下?」白眉目光朝蕭寒身上掃過,上下打量了一下。

「白眉大哥,這就是魁首新任命的黑衣,咱們的小兄弟蕭寒!」修紫衣介紹到。

「蕭寒見過白眉大哥!」蕭寒依照禮數給白眉躬身見禮道。

「蕭老弟有禮!」白眉忙正色回禮。

「牡丹見過白眉大哥!」白牡丹雖然不是天王了,可畢竟曾經是天王,如果蕭寒當了魁首的話,白牡丹恐怕還會是黑衣天王的身份,所以自稱一身妹妹,沒有人說白牡丹託大了。

「原來是我們的牡丹小妹,魁首可好?」白眉問答。

「魁首一向安好,白眉大哥挂念了。」白牡丹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論年紀,五個人中白眉是最大的,已經活了五千多個年頭了,就是在神聖同盟會內部比他年紀大的也沒有幾個,蔚姿婷雖然是魁首的身份,但對白眉還是稱呼一聲白眉大哥的,還有,就是白眉不爭權,所以各方關係都還不錯,有矛盾的話,還可以充當一個中間人的角色,所以四方社雖然各有各的矛盾,但有白眉這個調和劑在,至少表面上還是維持一個團結的局面。

「既然我們五個人都聚齊了,那開席吧。」修紫衣道。

「好!」其餘四個人都點了點頭。

一張桌子,修紫衣是主人,自然坐在主人的位置上,左上是白眉,右下是藍貓,然後蕭寒位於藍貓之下,白牡丹緊靠白眉,這樣的位置安排事先早就有過溝通,倒是沒有什麼意見。

修紫衣召集四人赴宴,吃飯倒是次要的,在座的哪一個不是十天半月不吃不喝都沒事的主?而關於五方五老推舉兩個名額的出線權才是今天要商談的話題!

「五百年一度的五老推舉又要開始了,紫衣召集大家來就是為了商討這件事,咱們南方一脈由於魁首連任五屆魁首得以榮升長老之位,所為魁首的位置就很有可能從我們五個人當中產生,所以不管是誰最後登上魁首的位置,我都希望剩下的四個人都要支持他,不要因為私心而不顧大局!」修紫衣的開場白很簡單明了。

「紫衣天王的話說的不錯,咱們南方一脈一直都是最團結的,可不能讓外人鑽了空子!」藍貓怪聲怪氣的說道。

蕭寒微微皺眉,這藍貓似乎有意的針對自己,桌上的五個人,可不是只有他是一個外人嗎?

白牡丹剛要發作,藍貓分明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蕭寒,她豈能不惱火,但是被蕭寒的眼神給壓下去了,這個時候發火豈不是正中對方下懷。

「貓天王,什麼是外人,什麼又是內人?」蕭寒微微一笑,發問道。

「外人自然是跟我們南方一脈不相干的人,內人就是我們自己人了,蕭天王,我的解釋你滿意嗎?」藍貓挑釁的目光道。

「明白了,多謝貓天王釋疑。」蕭寒淡淡的一笑。

「好了,紫衣小妹今天邀請我們來也是為了南方一脈的未來,大家還是開誠布公,精誠團結,不要搞窩裡斗,這會被其他四脈的人笑話的。」白眉中肯的說道。

「白眉大哥的話總是不錯的,窩裡斗便宜的都是外人!」藍貓說著目光總是在蕭寒臉上停留一下,意圖甚是明顯,這個外人很顯然就是他了。

蕭寒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全當什麼都沒有看見。

「小妹的意思,咱們別搞什麼比武了,直接推選出兩個人出線,這樣也避免了爭鬥,壞了兄弟間的情意?」修紫衣提議道。

「推選,紫衣,咱們同盟會什麼時候搞過推選,從來都是誰的拳頭大就服誰!」藍貓道。

「藍貓,現在距離五老會盟的時間不足三個月了,如果正要比鬥了,萬一受傷,到時候再五老推舉上落選,我們南方一脈難道就這麼拱手讓個人家嗎?」修紫衣大聲駁斥道。

確實,如果比斗的話,難免有損傷,一旦爭到了出線名額,可是要是在五老會盟上敗下來的話,南方一脈就得接受別人的約束,這不是沒有可能,以前蔚姿婷在,大家過了這麼多年的安心的日子,加入換一個頂頭上司,就算他不能把你怎樣,可騎在頭頂上,那也是難受的。

何況魁首一旦確立除非死亡,一般的情況下至少可以做五百年的。

「我們這裡不是有白眉大哥嗎,什麼傷不是手到擒來,紫衣,你這是杞人憂天!」藍貓不屑的道。

「我可是接到可靠消息,今年東方一脈和中部一脈都出了好幾個厲害的人物,如果我們在五老推舉上敗北的話,那今後就是要夾著尾巴過日子了,說不定連現在手中這點實力都保不住!」修紫衣嚴肅的說道。

「我也有所耳聞,一個叫白衣勝雪白銘兒,還有一個叫游龍,據說年紀都不超過五百歲,是兩脈培養的超級人才,已經獲取出線資格了!」白眉道。

「白眉大哥,這是真的?」修紫衣一驚道。

「是的,大哥我別的沒什麼,消息還算靈通,這一點無須騙你們!」白眉鄭重的點了點頭道。

「這兩人才五百歲不到,就算從娘胎里練起,也不可能超過我們吧?」藍貓叫道。

「有一種東西叫做天賦,你們的天賦已經算不錯了,可人家的天賦比你們還要好,還要妖孽!」白眉道,「如果我們當中有人可以與之一拼的話,我想除了蕭天王之外,沒有其她人了。」

「我?」蕭寒有些驚詫,白眉會公然如此的高看自己,卻是讓他始料未及的。

「蕭天王今年才三十歲吧?」白眉問道。

蕭寒尷尬的一笑,如果按照地球上的年齡算,他連三十歲還不到呢,但是他又怎麼會承認呢?

「蕭天王三十歲的年紀就已經是離上神階修為只差一線了,而我們三十歲的時候又是什麼修為呢?」白眉問道。

不用說了,太打擊人了,藍貓嘴角不住的抽動,修紫衣也有咬了一下嘴唇,顯然是芳心震動不已,白牡丹早就知道了,目不斜視,眼神盯著蕭寒,一絲愛慕的火花迸射 任何事情只要眾志成城,就不怕做不成。

蘇沐相信有著殷玄市的一致通過,這事是必然能夠完成的。再說殷玄市明天就會動工進行新寺廟地址的選擇和建設,至於說到能不能在最短時間內成功,這個蘇沐是不用擔心的。

你以為殷玄市就沒有任何寺廟嗎?錯了,在殷玄市中還真的是有著幾座不錯的寺廟,它們是相連的。在這幾座寺廟的基礎上,將這個類似博物館性質的佛教建築建成就行。至於說到佛墓中的那些文物,現在挖掘出來也行,現在就算是不挖掘出來,在佛墓中繼續保存著,直到什麼時候這些地方建成再進行挖掘也成。

只要殷玄市有著想要將這事辦成的決心,誰來干擾都沒用。

深夜十二點。

殷玄市市外一條偏僻的小道上。

這時候這個時間點,除卻大道上偶爾還有著車輛在行駛外,在這裡是沒有誰會過來的。這樣偏僻的小道,到了晚上除非是村裡面的人回家,不然是人跡罕至的。而就是在這個道路上,有著兩輛車停靠在路邊。

幾個人不顧現在外面天氣的寒冷,彼此站立對視著。

左側的是秋瀟洒,而在右側和他說話的竟然是薩爾斯,最讓人驚奇的是,這個原本在殷玄市沒有說出什麼中文話的傢伙,此刻竟然是以最為流利的普通話在交談。你要是不從外表上知道這傢伙的底細,你真的會認為他是地地道道的天朝人。

「你怎麼會被放出來那?」秋瀟洒皺眉問道。

「我是外國人,他們又能夠奈我何?」薩爾斯倒是沒有多想這個問題。

秋瀟洒問過後,得到是這樣的回答,也就很快釋然。是啊,薩爾斯怎麼說都是外國人,都擁有著很高的地位。殷玄市難道還真的是能夠為難他嗎?只是殷玄市的人恐怕如何都想象不到,薩爾斯其實和秋瀟洒是合作關係。說起來這次的佛墓文物,秋瀟洒就是準備要全都藉助薩爾斯背後那人的能量倒賣出去的。

秋瀟洒和薩爾斯是合作關係。

不然你真的認為薩爾斯為什麼會對佛墓中的東西那樣了如指掌著?這全都是有人在背後給他指點的。這個人就是秋瀟洒。只不過此刻的秋瀟洒是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瀟洒起來的,他過來后就聽到薩爾斯被殷玄市這邊抓起來的消息。

秋瀟洒是知道薩爾斯那點毛病的,很清楚這傢伙就是一個好色之徒,只是沒有想到薩爾斯這點好色會成為他被抓起來的原因。幸好現在給放出來,要不然的話,下面的事情就很難進行下去。

「你說這事和蘇沐有關係?」薩爾斯從秋瀟洒口中得到地獄盜墓團為什麼會被滅掉后驚詫道,他現在是仍然能夠想到自己今天所見到蘇沐時候的場景。要不是蘇沐的話,薩爾斯怎麼會被抓起來那?

「是的,要不是蘇沐的話,我的地獄盜墓團怎麼會被全部毀掉。我是不知道蘇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這個人真的是不能夠留。就沖著他將我地獄盜墓團給毀掉,這個人就必須要死。」秋瀟洒厲聲道。

「你想要殺蘇沐?你瘋了嗎?要知道蘇沐是天朝的官員,你要是這樣做的話。會給人留下把柄的。真的要是被發現的話,就算你是天朝的隱世家族,恐怕都會吃不了兜著走的吧。」薩爾斯對天朝的事情真的是知道很為詳細,竟然連這樣的**都嫻熟的很。

「這事我早就有所安排,不過需要你的幫忙。」秋瀟洒自通道。

「我幫你?」薩爾斯意外道。

「是的。就是你幫我,我知道你手中有著幾個不錯的殺手。他們全都是暗中跟隨你過來,充當你保鏢的。他們全都是在暗中,沒有誰露面。這樣的話就好說,只要咱們布下一個局,一個蘇沐出車禍意外死掉的局,就能夠將蘇沐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再說咱們又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你這樣大呼小叫做什麼。

要是說車禍沒有辦法成功的話,就要輪到你身邊那些殺手動手。我相信他們殺死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官員,還是沒有任何難度的吧?不要給我說這事你不能做,薩爾斯你很清楚這座佛墓中的東西有多重要,你背後的人是多麼想要得到。而在天朝除了我之外,是沒有人會和你們做這筆買賣的。何去何從。你看著辦。」秋瀟洒斷然道。

「他們的出場費不低。」

「我來出,多少都是我出。」

「真的要是得手后,他們必須第一時間從這裡離開。」

「逃生渠道我已經安排好,只要他們動手就成。」

「那好像是沒有什麼其餘的事情需要考慮,蘇沐這樣的人必須死掉。」

「所以說預祝咱們合作愉快。」

「佛墓中的那批貨我們要儘快得到。」

「只要蘇沐死掉。殷玄市必然會大亂。到那時作為蘇沐心腹的徐炎,必然會將所有力量都調過來調查這事,佛墓那邊就會空出來。你應該知道的,我的人早就將那裡偵探好,我不用多,只需要一個小時,就能夠藉助飛機,將裡面的東西全都搬空。」

「你最好是能成功。」

……

沒有誰知道在這樣的黑夜中,隨著兩個人的簡短對話,一場針對蘇沐的謀殺就這樣達成協議。秋瀟洒現在是對蘇沐非常憤恨,要不是蘇沐的話,屬於秋瀟洒的事情怎麼可能會出現紕漏。地獄盜墓團的被毀掉,帶給秋家的近乎是滅頂之災。要是不能夠在危機到來之前,趕緊將這筆買賣做成的話,秋家是真的會塌掉的。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蘇沐。

所以說只要蘇沐死掉,秋瀟洒不但能夠報仇雪恨,更為重要的是能夠趁著殷玄市這邊陷入到瘋狂中的時候,趕緊將佛墓中的文物全都運走。他真的是只需要最為短暫的一個小時,他這次帶著執法隊出來,為的就是辦這事,他相信只要是時間能夠掐好,依著執法隊全員都是內力一級修鍊者的身份,是絕對能成功的。

一夜無話。

當第二天陽光籠罩整座殷玄市的時候,蘇沐已經是和杜鳳出現在張果老村後面的森林中,站在了佛墓前面。 嬌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整座佛墓早就被徐炎的人看管起來,再加上有著方臘這樣的高手在,所有盜洞全都被封閉起來,這樣是能夠保證裡面的東西不會被損害掉,而經過方臘的勘探,基本上也確定了佛墓的範圍,所以說和之前那種撒網式的防禦不同,現在是能夠重點進行防範。

「這裡就是你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需要忙活的事情,杜市長,我希望你是能夠將這事做好。只要你能夠做好,我相信等待你的必然是最為美好的未來。」蘇沐微笑道。

「蘇書記,你越是這樣說,我越是會感覺到壓力很大。你要是能夠繼續留在這裡該有多好,那樣的話,咱們就能夠一起將這事給辦成,但現在你眼看就要調走,我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麼一攤子事情。」杜鳳這話說的是沒有任何違心,她是真的這麼想的。

「杜市長,你的能力我是相信的,我在調任后也會推薦你來接我的班兒,殷玄市也必須有你這樣知根知底的人來領導,才能夠更好的步入正軌發展渠道。所以說你就不要有任何顧慮,我就算是調走,人走了,但還是咱們殷玄市的人,這裡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是會絕對過來幫忙的。」蘇沐微笑道。

「有蘇書記你這話在就成。」杜鳳笑道。

因為這處佛墓已經是被徹底封閉,有著殷玄市的特警力量看守著,所以說這裡的安全是不用懷疑的。要是說有著這麼多特警在,還有人敢這裡的主意,那就真的是找死。所以蘇沐和杜鳳在這裡巡視一圈后就開始回縣城,回去的時候他們當然是分別乘坐兩輛車,真的要是坐一輛車的話,是會引起人說閑話。

杜鳳始終是個女人不是?

杜鳳的車輛是在前面開著,蘇沐的是在後面,這倒不是說杜鳳不知道規矩,而是蘇沐特意讓杜鳳這樣做的。蘇沐稍後會動身前往一處地方進行考察,沒有必要非和杜鳳較這個真。已經準備離去事情的蘇沐,心情和境界都是比以前要還高出很大一截。這時候的蘇沐在官場中溫養出來的那種氣度,才真正是開始綻放。

一個丁字路口。

蘇沐和杜鳳的車就是要在這裡分開,杜鳳繼續向前開,蘇沐是要拐彎的。但就在這時候最為驚人的事情發生,隨著蘇沐那輛車剛剛拐過彎,突然從前面猛然衝出來一輛重型貨車。這是一輛工地上所用的那種大貨車,開足馬力過來的話,絕對是能夠將蘇沐所乘坐的小車給直接碾壓過去的。

而現在那輛車分明就是準備這樣做。

一千米。

八百米。

六百米。

兩輛車的距離不斷的拉短,從這輛車剛開出來那刻起,直覺告訴段鵬這輛車就是有問題的,這輛車看似是在那邊的路線上行駛著,但只要一個拐彎就是會撞上蘇沐的車。

蘇沐的神情也緊繃起來。

五百米。

四百米。

三百米。

當距離在眨眼間被拉到這個範圍后,蘇沐和段鵬已經知道,這輛車絕對是沖著他們來的,因為這輛火車陡然一個拐彎,氣勢洶洶的就直接撞過來。

千鈞一髮。 蕭寒不經意的一瞥。正要跟白牡丹的目光一個交匯,白牡丹眼眸中那一絲濃濃的情意令他不禁的心中一盪,這女人可是被自己捉弄過很慘的,怎麼她的眼神之中好像對自己有意思的那種?

一個蘇紅袖就夠自己煩的了,再加上一個白牡丹,兩個女人性子都是外柔內剛的那種,一旦好上了,絕對是忠貞不二的。

「白眉大哥,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藍貓變了臉色問道。

白眉沉吟了一下說道:「我的意思是,咱們不能窩裡斗一個兩敗俱傷,到頭來便宜了外人!」

「白眉大哥,這兩個人的修為如何?」修紫衣問道。

白眉嚴肅的說道:「只怕不在現在的五位魁首之下!」

白眉這一句話一出,其他四個人頓時陷入了沉默,五大魁首的修為他們都是知道的,他們當中除了白牡丹之外,其餘三個人都不止一次參加過五方五老的推舉了,五大魁首的修鍊資源本來就比他們多,加上他們的天賦更是一等一的,這麼多年來,修紫衣和藍貓在緊追不捨,她們也不敢自己能夠輕易擊敗當中任何一位。這一次要不是蔚姿婷因為連任的關係升職,還輪不到他們競爭這個魁首之位呢!

「今年五老推舉,北方一系是最弱的,北方魁首的位置或許要被讓出來了!」修紫衣冷靜的分析道。

修紫衣倒是說出一個事實,大陸北方因為獸人帝國突然發動了對矮人部落的攻擊,本來以矮人部落為首的北方一部分裂成兩大塊,一部分以新的矮人王,原來的矮人族大長老卡布洛韋為首,另外一部分則以原來的矮人王卡布諾為首。

卡布諾為首的矮人數量越來越少,並且躲進了西北部的荒山之中,沒有人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苟延殘喘,而卡巴洛韋則得到獸人帝國的幫助下,勸導和誘降了大批進入荒山中的矮人,實力和元氣已經有了一些起色,但是因為卡巴洛韋將矮人族出賣給了獸人帝國,所以矮人部落的高手並不多,除了他自己的一些心腹之外,剩餘的要麼跟隨卡布諾在深山裡跟獸人帝國的高手打游擊,要麼都穿越了冰山和疾風大草原去了風城!

所以矮人王卡布諾雖然身為神聖同盟會北方的魁首,可是他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前了,不過,如果他這爭奪這個魁首之位的話,到不是沒有可能,擁有神器「戰爭之錘」矮人王,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匹敵的。

蕭寒默不吭聲,矮人族這樣了,矮人王卡布諾估計沒有心情去爭呢個魁首之位了。而卡巴洛韋手中又沒有戰爭之錘,他就是相爭都爭不得,神聖同盟會在北方的結構是以矮人族為主體的,矮人族一去,等於說神聖同盟會北方的一片天已經踏下來了!

而神聖同盟會在北方的人類高手只是一個相當鬆散的機構,平時都是各自修鍊各的,也沒有一個正式的領頭人,雖然每一次五老推舉也會選出五個人來,但除了矮人王之外,其他四個都是抱著會一會高手的態度。

就是那個跟矮人王一起出現的那個,也沒有興趣爭什麼魁首的位置,上一屆出線的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固定的矮人王不變之外,還有一個就是蕭寒認識的「牛郎織女」夫婦中的「牛郎」浮沉了,剩下的三個人中,兩個矮人族,一個人類。

所以每一次五老推舉,北方魁首的位置基本上沒有什麼懸念,就算哪一方最終有兩人脫穎而出,也不會選擇挑戰矮人王,戰爭之錘到了矮人王手裡。那就是神靈都要顧忌三分的,何況矮人王背後還有一個巨大的靠山,上一代矮人王,三長老卡薩(說明一下,前面說矮人王卡薩是二長老,現在為了情節需要,變更為三長老,不影響閱讀,同學們見諒!),背後杵著這樣一位大人物,當然沒有人吃飽了撐著去挑戰矮人王了。

其實這兩千多年來,競爭最激烈的是南方魁首的位置,蔚姿婷並沒有什麼後台,雖然大長老很看重他,可大長老的更注重的是自己經營的東方一脈,而二長老則勢力範圍是大陸的中央,被四方包圍,自然是守成為主,很主動的挑起爭端,這兩方魁首的位置爭奪並不是很激烈,而西方的劍神山的地盤,莫懷古怎麼會肯讓別人的手伸到他的鍋里來攪食吃呢?

加上莫懷古有一把不遜色「戰爭之錘」的神器,在五老推舉上所向披靡,除了擁有戰爭之錘的矮人王可以跟他硬抗之外,其他三人都要避其鋒芒,這就是他的劍神山不把神聖同盟會的決議放在眼裡的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