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元,你看那裡?」金蟬子一直待在蕭元的肩上,他和蕭元不一樣,蕭元是靠著混沌紫瞳和神識在這星域內行進,而它則是幫著蕭元感知炎汐的氣息。

他是神獸,有著一種神通,叫做念氣尋物,這是神獸幾乎都有的神通,只要在他身邊出現過的人或者是物,只要他腦子中還記得那個人或者物的氣息,便可以通過這神通來感知其方位。

這也是為何神獸不管和家族相隔多遠,都能精確的找到回去的路,也能找到想找的人。

當然,小不點的父親和金蟬子的父母除外,因為他們沒有真正接觸過自己他們父母的氣息,又或者他們父母故意不想讓其找到。

所以,金蟬子才會嚷嚷著要同蕭元一起下來,因為他早就猜測到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而此刻,金蟬子的這念氣尋物的神通運轉到極致,雖未找到炎汐卻找到了炎汐留下的一些足跡。

金蟬子的羽翅指向他們左方數百丈外一顆暗淡的星辰。那裡,一道若隱若現的虛影,正安靜的懸浮在星辰之上。

而這虛影,正是炎汐的模樣。

這顆星辰不同於其他的,雖然大小與其他星辰相差不多,但是其上沒有生靈的枯骨,像是被人故意清掃過的。

炎汐的虛影乃是金蟬子神通將炎汐留在此處的氣息凝聚起來的,證明炎汐的的確確在這裡待過。

可是也就只有這一道虛影而已,並沒有更多的。

「我只能找到這一處,看來炎汐的氣息是被人故意抹除了。」金蟬子的臉色極為凝重,他知道,是有人抹除了炎汐身軀沿途留下的氣息,就連抹除的痕迹都抹除得乾乾淨淨。

蕭元略顯無奈,若是這虛影是真實的,該多好?不過他知道,這不能怪金蟬子,的確是有人不想讓他找到炎汐。

「炎汐,你到底在哪?」蕭元沉聲道,大手伸向了炎汐的虛影,可是剛剛一接觸,那虛影便消散了去。

「救命……」正當蕭元臉色低沉之際,不知從何處傳來了凄慘的嚎叫,像是那聲音的源頭正承受著十八層地獄下的苦難。 ?浩瀚星域內,凄厲的嚎叫在回蕩,那聲音,怕是整個星域內都聽得到。

「是誰?」蕭元的面色微變,瞳孔緊縮,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只見相隔他們百里之外的一團星雲內有著異動。

「要不要去看看?或許那裡有什麼線索也說不定。」金蟬子自然也見到了那異動的星雲,當下開口道。說實話,對於這詭異的空間,他真的是沒有把握以神獸神通幫其尋找炎汐的身軀。

「嗯……」蕭元點頭,當下徑直就朝那處星雲閃掠去,哪怕是在飛掠的途中,他也不敢有著絲毫的大意,趙驥很有可能就躲藏在這其中,既然能躲在這其中,肯定無比熟悉這裡,他肯定暗中和這裡的魔物勾結,不然不可能能夠躲在這封印魔物的地方。

所以,誰知道他會不會在這裡設下什麼陷阱等著自己呢?

那團異動的星雲周遭,有著七顆巨大的星球圍繞,每一顆之間都有著隱約可見的光線鏈接,竟隱隱形成了七星連珠的形狀,這是一種虛空異像,聽聞每當有魔物從天上隕落下來時,才會出現的。

世人將其稱為天煞七星,是所有煞星形狀中煞氣最濃的一種。

「有人……」見到這樣的一幕,本就心神緊繃的蕭元面色凝重了起來,並且他發現,那團星雲之內,有著人影閃動。

這裡怎麼會有人?這是蕭元第一時間產生的疑問,難道除了趙驥,這裡還有其他人存在?那此人是人還是魔?

當下,蕭元收斂自身氣息,停在了星雲的邊緣地帶上。

仔細觀望,這星雲就猶如雲層一般,只是雲層是白色,星雲乃是紫色。

「嗡……」正當蕭元準備緩慢踏進這片星雲時,一道滿含煞氣的嬌軀從星雲內沖了出來,玉手拿著一把鋒利的劍,直接刺向了蕭元的眉心。

蕭元冷汗都驚了出來,眉心幾乎緊貼著劍尖,身形急速暴退,絲毫不懷疑,若是在慢上一絲,眉心便將被被刺穿。

而當他看清這持劍殺向自己的身影,內心中震驚得難以附加。

「林紫月……。」

不錯,這道身影正是他仇人林烈的女兒,林紫月。

當初這女人一心想著殺自己,後來不知被炎汐叫人綁到了什麼地方去,這一年多一直沒有她的消息,甚至蕭元早就已經忘了還有這個人的存在。

不過對於蕭元的驚訝,林紫月可是沒有絲毫的反應,一劍沒能殺掉蕭元,順手又是恐怖的一掌,直接擊中蕭元的心臟,將其擊退了數十丈,甚至心臟處已經凹陷了下去。

金蟬子趁著蕭元被擊退之際,身形化作火光,翅膀揮出,猶如兩把火刀,斬向林紫月。

而林紫月沒有絲毫要避讓的意思,直接長劍舞動,在其身前形成了一道壁障,壁障之內,是恐怖的煞氣,直接將金蟬子的火刀擊碎,隨後她右腳上噴發驚人的煞氣,身形比炮彈還快的彈射了出去,左腳的膝蓋直接頂住了金蟬子的頭顱,將其撞飛了出了數百丈。

僅僅片刻之間,林紫月就以凌厲的手段將蕭元和金蟬子擊傷,這份實力,不可謂不強啊。

現在的蕭元,可是半步帝境的實力,怎麼可能在林紫月面前如此的不堪一擊?

然而,林紫月的確就是這般強橫,此刻的她已經不在是當初那個她。她現在身著緊緻紫衫,渾身上下透著強大的煞氣,雙眼中也散發著九幽氣,漆黑無神,站在那裡就猶如是一尊性感邪魅的死神。

痛會教我忘記你 其散發的氣息,絲毫不比蕭元弱,也是半步帝境。只是,她的氣息顯得更加的滲人罷了,哪怕是她的周遭都全部是讓人頭皮發麻的煞氣。

她已經入魔,被九幽氣完全的佔據,沒有了自己的意識,想來這七星連珠的強大煞氣,應該就是加持在她的身軀上的吧,所以她才會變得如此之強。

蕭元渾身一震,那凹陷的胸骨又恢復如初,他打量著林紫月,最後好片刻后才搖了搖頭,嘆息道:「沒想到你已經墮入魔道,看來當初不該救你。」

蕭元雖不知林紫月為何會出現在此處,也不知其為何會入魔,但是今日不管誰,也不能阻止他救炎汐。

更何況他和林紫月本就沒有什麼瓜葛,若是她再高阻攔,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林紫月仍舊沒有任何錶情,身軀瞬間消失,再次攻向了蕭元。

蕭元大手一震,撐天柱當即就出現在他的手上。不知為何,自和離水結合后,他也能使用一些撐天柱的能力了,當下鴻蒙紫氣灌入其中,直接朝攻來的林紫月抽了去。

他早就說過,不管是誰都不能阻止他救蕭元。

撐天柱變得足有百丈龐大,抽出去的氣勢驚人,竟有帶動這星域內鴻蒙紫氣的趨勢。

直接將攻來的林紫月給抽退了回去。

而她的劍氣,並未能在撐天柱上留下任何印記。

並且在她被擊退的時候,一旁的金蟬子趁機攻了上去,身軀化作一團火球,狠狠地撞擊在了林紫月的腹部,將其撞飛出數萬丈,直接撞進了一個星球中。

「咔咔……」這星球足有數萬里大小,並不是很大,因為巨大的撞擊力,當即就爆炸了開。

漫天的沙石飛舞,煙塵瀰漫,遮擋了所有人的視線。

而蕭元隱隱感覺到,在這顆星球爆炸后,這星域內傳送而來的鴻蒙紫氣又少了一分。

看來這裡不是戰鬥的地方,若是戰鬥把這裡毀了,鴻蒙紫氣也會消失一空的。

想到此處,蕭元的面色瞬間凝重了起來。

……

能擊飛林紫月,倒不是金蟬子的實力強過了林紫月,而是林紫月被撐天柱擊中,身軀沒有著力點,而金蟬子也有著武聖級別的實力,這一擊撞來自然力量不小。

「我看還是別管她了,一時半會兒還將其打敗不了,要不然我在這裡攔著他,你去尋找炎汐。」金蟬子撲扇著翅膀,身軀化為一尊百丈龐大的小太陽,攔在了蕭元身前。

蕭元眼瞳不著痕迹的縮了縮,說實話,他也不想於這個女人糾纏。

「好,你自己小心,千萬別正面硬碰硬,打不過就跑,千萬別把這些星球都毀了,不然……」蕭元對著金蟬子點了點頭道,在別人看來逃跑是極為恥辱的事情,而在他看來,卻是毫不在意,更像是極為榮譽的事情。

因為,在蕭元看來,保命才是最重要的事,若是連命都沒了,用什麼來談其他的事呢?

再者,他怕激烈的戰鬥會毀去這裡許多星球陣眼,到時候肯定會讓這裡的魔物更加快速的掙脫封印。

「嗯。」金蟬子也很凝重啊,甚至有種想罵人的衝動,為何這其中的陣眼如此不堪一擊?自己才武聖的實力,就能毀掉,若是那些千年老怪想放出這裡的魔物作怪,不是易如反掌么?

蕭元再次看了一眼林紫月被擊飛的方向,隨後轉身就朝星域的更深處閃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極為強勁的氣息從他的頭頂之上飛射而下,差點就將他的頭顱擊穿。

好在蕭元的神體敏捷,幾乎是挨著那道氣息的邊緣閃躲而開,可幾根髮絲仍舊被那氣息斬斷。

不過,現在趁著閃躲之際,大手一抓,猛然抓住那抹飛快擊打下的氣息。

「嗯?」這是一根通體漆黑的長槍,上面刻滿了讓人頭皮發麻的凶獸饕餮,並且此刻這些饕餮竟然都活了過來,一個個張口就朝蕭元的大手吞來。

「哼,找死。」蕭元面色一寒,大手上凝聚鴻蒙紫氣,蔓延至整根長槍,隨後紫火也包裹了整根長槍。

「漬漬漬……」極小但是極為凄厲的慘叫響徹,那些饕餮猶如遇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瘋狂的亂竄起來,片刻之間,他們便回到了長槍內變成了雕像,一動不動,就像是從未出現過。

可是長槍依舊在紫火的包裹下燃燒著。

「趙驥……我知道你在這裡,敢快給我滾出來,不然我毀了你的槍。」蕭元捏住長槍的大手加大的力度,紫火也瘋狂的湧出,在長槍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蕭元認得,這是趙驥的長槍饕餮,當初和趙驥在鳳炎城外對戰時,他用的就是這饕餮。

此槍威力極強,當時蕭元差點就栽它的手裡,而現在這把槍上,散發著比當初更加恐怖的氣息。

不過經過蕭元這把紫火一燒,已然沒有了之前那駭人的氣息了。

「哈哈……蕭元啊蕭元,沒想到這樣都沒能殺掉你,還真是讓我感到意外啊。」趙驥從星域的上空緩緩飛掠而下,他的懷裡還抱著一道身影,看著渾身充滿紫氣的蕭元,陰險的笑道:「區區一把槍,即使你毀了,又能怎樣?不過你毀得掉么?」

「炎汐……」見到趙驥懷裡抱著的身影,蕭元呼喊了一聲,而後怒不可遏的暴掠而出,鴻蒙紫氣運轉到極致,紫火凝聚在饕餮上,直接朝趙驥刺了去。

然而,長槍還未接近趙驥便自主的停了下來,因為他有自己的意識,知道趙驥是它的主人。

察覺到自己主人的氣息,自然得停下來,並且這上面燃燒的紫火雖然把饕餮燒毀,可是整個槍身卻是完好無損,沒有被紫火侵蝕,只有那些饕餮被燒毀而已,而整個槍身到現在也只是掉落了幾抹灰。

「區區一介靈器,修得猖狂,我讓你永遠不能認主。」一般的武器吹毛斷髮,削鐵如泥,可以稱作利器,而這種利器若是有魂,可稱作寶器,若是其鍛造的材料為一些不可多得的材料,如龍骨鳳毛,那麼這利器可以稱作靈器,趙驥這把饕餮已經可以算作頂級靈器的存在,是以龍的骨頭和饕餮之血鍛造的,不可多得,也是趙驥的一大戰力。

蕭元強大的神識鑽入長槍內,直接滅了其中的槍魂,只是讓蕭元沒有想到的是,這槍魂竟然是真的饕餮之魂,差點就栽在這了槍里,好在還是蕭元技高一籌,饕餮懼水,蕭元便以強大的水元素將其徹底抹殺。

半步帝境的實力果真不再是擺設。 ?抹除了饕餮長槍內的饕餮之魂后,蕭元仍舊手持饕餮,再其上燃起熊熊紫火,瞬息間刺出,直逼趙驥。

看見他懷中的炎汐,蕭元心中有種無法抑制的怒火直接就爆發了出來,他恨不得立馬抽了趙驥的筋和皮。

所以,這一槍蕭元用上了全部力量,快得讓人看不清軌跡,甚至快得就像這空氣都是凝固的,在阻擋他的槍影。

「哼,你真的能殺得掉我么?」趙驥的臉上露出詭異的陰笑,竟然直接將懷中的炎汐舉了起來,擋在了自己身前。

蕭元見狀,立馬槍頭一轉,避開了炎汐,可是那犀利的槍氣仍舊是在炎汐的腳踝上留下了兩道小口子,小腿處的褲腳直接被槍氣絞得粉碎。

槍頭幾乎是貼著炎汐的身軀而過的,若不是蕭元收勢及時,炎汐的身軀怕是已經被槍氣撕得粉碎。

然而就在蕭元避開炎汐時,趙驥猛然一腳爆踢向蕭元的腹部,蕭元也是眉頭緊皺,沒想到趙驥還是這麼陰狠,當即另一隻大手伸出,擋住了他的腳。

「轟……」一腳一腿相撞,兩人紛紛暴退,不過能夠明顯見到,趙驥後退了數百步,而蕭元僅僅只退了數步。

此刻,顯然是蕭元的實力更加強橫一些,半步帝境的實力明顯的顯露了出來。

剛才若不是有著炎汐阻擋在趙驥身前,蕭元已經一槍就將其斬殺了。

「大意了……」因為炎汐,蕭元剛才幾乎失去了理智,差點就著了趙驥的道,而讓蕭元更加憤怒的是,趙驥這卑鄙無恥的傢伙,竟然拿炎汐的身軀抵擋,這樣一來,他根本無法發揮全部實力,至少每一次攻擊都得掌握好力量和精準度,不然怕是難以護住炎汐的身軀。

「怎麼……你不是說要殺了我么?來啊。」趙驥一臉陰笑,絲毫不在意炎汐身軀上的傷勢,甚至有些變……態的神情望著那腳踝上的鮮血,嗜血的舔了舔嘴角道:「你看這血液多美啊?你倒是繼續來啊,繼續來殺我,多讓這美麗的鮮血噴洒些。」

「哼,趙驥虧你還滿口說是喜歡炎汐,若是真的喜歡她,那好,今天我就給你機會,你放下她,我們公平對戰,若是我輸了,炎汐歸你,若是你輸了,我也沒有其他要求,只將炎汐帶走便是……」蕭元一時間還真拿這個無恥的趙驥沒辦法,只能這樣以話激將他。

「呵呵……你可別激將我,若是我受了刺激倒不要緊,說不定會做出傷害炎汐的舉動。」趙驥的陰笑陰冷無比,一根有著極長指甲的手指輕輕割破了炎汐臂膀上的皮肉。

「你……」蕭元臉色也陰沉了下來,身上散發一股戾氣,話音低沉得可以壓死人:「你若再碰炎汐一下,我保證,會讓你後悔的。」

「是么?你剛才說要殺了我不也是沒有辦到么?不知道你能有什麼辦法讓我後悔。」趙驥再次劃破了炎汐的一抹皮肉,甚至將其指甲上的血液舔的一乾二淨,陰笑道:「蕭元,我告訴你,沒那麼簡單,我要你親眼看著我侮辱你心愛的女人。」

說罷,趙驥面色上浮現一抹狠厲,大手直接抓向了炎汐的衣衫。而蕭元自然不允許趙驥這麼做,雙眼猩紅無比,身軀暴掠而出,再次以饕餮刺向了趙驥。

「鐺鐺……」然而,不知從什麼地方,一連竄出了兩道身影,帶著滔天的煞氣,接連的攻擊向蕭元。

蕭元不得不收勢,一連幾槍都沒能逼退這兩道身影,最後紫火凝聚於手掌,朝星域內揮灑,這才逼退了這兩道身影。

而此刻,趙驥那朝炎汐衣衫伸去的大手也停了下來,譏諷的看著蕭元那不得不停下的身軀,笑道:「你不是要讓我後悔么?怎麼不來阻止我?」

趙驥那猶如骷髏般的手掌撫摸著炎汐的臉龐,看那模樣還挺深情的。若是不知道的,或許還會認為兩人是情人。

蕭元的面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他看著兩道將自己攔下且渾身煞氣的身影,再望了一眼趙驥,眼中的殺意凝聚到了驚人的濃度。

這兩道身影是兩個年輕人,現在雖然被九幽氣侵蝕失去理智,煞氣附身,但仍舊沒有要掩蓋住他們的傲氣。

蕭元倒是認不得這兩人,若是鹿玄和鹿笑笑在此怕是會震驚得難以附加,因為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硬要闖進來的鹿游和鹿邑。

此刻,他們兩人的境界竟然都是達到了半步帝境,只是渾身煞氣驚人,雙眼被九幽氣充斥,顯然已經失去神智,甚至靈魂都怕是已經被抹除了也說不定。

他們兩人想找際遇,想找奇遇,現在也如他們所願,的確是遇到奇遇了,只不過這奇遇,他們根本無福消受啊。

僅僅幾炷香的時間,他們就從三級武聖成了半步帝境,這份際遇,恐怕是這天地間獨一無二的。

若是讓鹿玄知道鹿游鹿邑已經變成這幅模樣,估計怕會氣得吐血,別說鹿玄,鹿驚天都怕會吐血。

「我說過,我會讓你親眼看著我侮辱你心愛的女人。」趙驥再次撫摸了炎汐的臉龐,邪異的笑道,而後只見他大手一揮,那七星連珠的異像再度變動,其攝人的煞氣瘋狂的暴漲。

「嗡……」當趙驥這話落下,遠處又傳來腳步聲,只見先前被擊飛的林紫月從煙塵中走了出來,一劍直接將金蟬子的羽翅斬出一條猙獰的劍口。

而金蟬子直至倒飛出百丈才停了下來,沿途皆是他掉落的羽毛,猶如滾滾岩漿灑落。

顯然,林紫月和鹿游、鹿邑都是被那七星連珠的異像掌控,其半步帝境的實力,怕也都是因為這七星連珠的煞氣掌控著他們的緣故吧。

「蕭元,你也別怪我不給你機會,你若是能夠把他們三人擊敗,我將炎汐還給你,若是不能,你自廢境界如何?」趙驥身後的九幽氣滔天,他輕輕的彈了個響指,那些九幽氣便凝聚成了一張王座,而他抱著炎汐,端坐在了王座之上。

「好,不過話說無憑,我憑什麼相信你說的話,況且你已經不止一次食言了吧?」蕭元扛著的饕餮長槍一揮,一個半月形狀的紫火範圍掃過虛空,直接逼退了鹿游和鹿邑,而後他上前一步,半步帝境的氣息毫無保留散發,周身也圍繞起來兩股強大得讓人窒息的氣息。

「轟……」蕭元周身百丈範圍,衝天而起一道水火柱,紫色火焰和蔚藍的水相融,竟產生了一股恐怖的陰陽之力:「就以我們的靈魂為賭注,立下魔魂契。」 ?蕭元收回了撐天柱,而後扛著饕餮,周身衝起一股和離水結合時的水火柱,渾身散發著帝境氣息:「好,我們立下魔魂契,我贏,帶走炎汐,我輸自廢境界。」

聽到魔魂契的時候,趙驥的眼瞳明顯的縮了縮,陷入了猶豫之際,而後不著痕迹的朝他身後的七星連珠異像觀看了一眼,直至數個呼吸后,才又浮現一抹陰笑:「好,我們就立魔魂契。」

魔魂契,這是讓所有魔物都懼怕的生死狀,因為都知道魔道中人根本沒有信用可言,魔雖然是魔道,但它們也有著它們的次序,所以魔道之主蚩尤為了避免他統治的魔道次序混亂,創立了這個魔魂契。

魔道之間經常燒殺掠奪,魔道與魔道之間相互殘殺很正常,而一些共同爭奪寶物的魔道怕對方不守信,就會使用此契,後來,哪怕是一些人類強者,又或者妖族、神靈等各種生靈都會使用這契。

因為一旦使用這契,那就沒人敢回毀約,一旦毀約,那便是約毀人亡,蚩尤會將那人的靈魂通過契直接抹除。

所以剛才趙驥才會猶豫那麼片刻,這魔魂契絕不是開玩笑的,哪怕是武帝強者也不敢隨便立。

然而,趙驥終究還是答應了,今日他就是要從蕭元的身上討回以前失去的東西,順便好生將其羞辱一番后再斬殺。

而他有著把握贏蕭元。林紫月、鹿游、鹿邑三人被七星連珠的異像提升至半步帝境,戰蕭元一人,根本沒有問題,甚至,只要趙驥願意,可以馬上讓他們三人進入武帝境界,只是這樣一來,會有著一些嚴重的後果,比如,這裡片星域有可能崩塌。

這可是林休尊主不願看到的,他們雖然想救出這隻魔神的手臂,但是此刻的他們也根本沒有找到鎮壓這隻手臂的方法,也沒有辦法讓這隻手臂為自己所用,一旦讓其現世,那絕對是毀滅性的災難。

雖然這片天地毀滅他們並不在乎,甚至還巴不得,可是到時,恐怕連他們都得跟著一起化成飛灰。

所以,他還不能讓七星連珠的異像把三人提升至武帝境,只能是半步帝境,但這已經足夠了,不管蕭元現在多強,不可能對抗三尊半步帝境吧?除非他是武帝。

再者,炎汐在他手上,蕭元的實力百分百發揮不了全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