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可以?」

「誰知道呢,最關鍵的還是在於你自己,中國有句古話說的好,心病還需心來醫,我是醫生沒錯,但你的心病卻不能治癒,最好的治療方法就是時間。」

德約克點了點頭,「好,我就等……我不想把你牽扯進來,要不然,我也不會這樣小心了。」

「沒事了吧,那我也走了,我不太喜歡在這個地方待著……!」

陳陽和張思穎離開了,德約克的臉上又露出笑容來,回去后,忽然變得健談起來。

張思穎聽了半天,也沒有聽懂到底陳陽和德約克說了什麼,但從陳陽的表情上看,張思穎有理由相信這不是一件小事。

「是否可以告訴我,到底德約克因為什麼找你?」張思穎問道。

「還有一個月他才當國王,目前,他只是王儲…….一個月之內會發生很多事情的!」陳陽輕呵道,「比如說政變。」 政府辦主任馬衛東有的忙了,不是忙其他的,主要是周天浩家裡的事情。//高速更新//周天浩的愛人向琳調到了天星縣人大工作,那麼,周天浩的家裡就需要好好的打整一下了,以前周天浩在天星縣工作,算是單身漢,家裡只要有睡覺的地方,看電視的地方,還有洗澡的地方,就差不多了,不可能在家裡做飯吃的,可現在向琳過來工作了,這一切都要準備好了,而且要認真準備一下的。

天星縣有著這樣的慣例,縣委書記縣長的家裡,都是縣委辦公室和政府辦公室幫著打理的,兩人沒有在縣裡購買房屋,不過縣委辦和政府辦,都留下了至少兩套房屋,讓主要領導居住的,當然了,如果說某位主要領導,可能在縣裡退休了,這樣的情況下,就需要購買房屋了,不過從實施房屋改革政策以來,天星縣還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縣委書記與縣長,在縣裡退休的可能性,太小了,特別是如今的情況,呂祥生和周天浩,都是不可能在天星縣退休的,兩人最終都是要離開的。

趙長河調走以後,很快就搬家了,其實趙長河的家,本來就在春山市的,搬走了屋裡的東西就可以了,縣委辦專門整好了房屋,呂祥生的情況不同了,依舊在天星縣工作,所以就沒有搬家,依舊住在政府的單元房裡面,蘇天成的情況也不同了,是從縣委到政府去工作的,所以也沒有搬家。依舊住在縣委的單元房裡面。

以前,馬衛東是有這個房屋的鑰匙的,抽空的時候,安排人去整理一下屋子,打掃一下衛生,周天浩自己是沒有時間做這些事情的,但現在沒有不行了。而且門上面的鎖也要換了,向琳過來工作,周天浩的家就在這裡了。家裡自然有人打掃的,不需要自己操心了。

馬衛東主要操心的,還是家裡的傢具。包括廚房的用品。

家需要有個家的樣子,至少能夠在裡面做飯,不可能都在食堂吃飯的,馬衛東到過周天浩在春山市的家,知道還有保姆,小孩孩很小,所以說,他專門帶著辦公室的女同志,到縣裡的傢具店和家電店裡面去,採購物品。

不少高檔的傢具。都搬進家裡去了,這一切,周天浩都是不知道的,給向琳打電話之後,周天浩就下鄉去了。有些工作,還是需要去看看的,而且周天浩決定,用一個星期的時間,詳細看看下面的情況,山前鄉與雲和鄉的情況。他是清楚的,其他鄉鎮的情況,不是特別的了解,周天浩下去檢查工作的核心,是了解其他鄉鎮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情況,這是最大的事情,必須要做好,要落實到位的。

馬衛東甚至想到了周冰倩,周冰倩還小,小孩子需要的東西是不少的,包括嬰兒車等等,這一次馬衛東也是下了決心的,主卧室、卧室、書房以及客廳、廚房裡面的傢具,幾乎都換了,和布置一個新家沒有什麼兩樣了。

等到周天浩從鄉下回來,再次進屋的時候,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看著跟在身邊的馬衛東,周天浩苦笑,不好說什麼。

「周縣長,您看看,還有什麼需要調整的地方,明天我就帶著人到春山市去,接您的家屬過來了,這邊換鎖的師傅等著的。」

「已經很好了,不需要換什麼東西了,其實以前的那些傢具,都是可以用的,再說了,有些東西,是要我自己掏錢的。」

「周縣長,您不知道,這是縣裡的規矩的,一切都要準備好的。」

周天浩點點頭,不繼續說什麼了,都是這樣做的,自己要是反對了,今後的人怎麼辦啊,他看了看,注意到了,客廳裡面,擺著蘭花,陽台上面,也有鮮花。

「老馬,這些花草,都是你專門布置的吧。」

「是這樣,周縣長,您的小孩小,客廳裡面放兩盆蘭草,有利於凈化空氣的,陽台上的花草,平時只要注意淋水,就沒有問題了。」

說到小孩,任何的一個家長都會動心的,其他的安排,周天浩不是特別的在意,但這一點的布置,是打動了周天浩了,他看了看馬衛東,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內心已經有了一些想法了,縣直部門的幹部都到位了,可副縣長依舊空缺一人,呂祥生和自己交換了意見,考慮到不和市委協調,縣委上報的候選人,很難獲得通過的,所以就遲遲沒有研究這件事情,看來自己要提出來建議了,至於說市委那邊,找機會,專門去給李逸風說說,一個副縣長,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的,這人都是感情動物,人家想到自己了,不管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思,自己也是要給予回報的,老百姓之間的交往都是這個道理的。

傍晚,馬衛東帶著兩台車出發了,直接到春山市去,接向琳到天星縣來,其實大可早上出發的,可馬衛東考慮到了,早上還可以幫著搬東西,再說了,有些不需要的東西,是可以不帶到天星縣來的。

因為向琳要到縣裡來,所以,這一天,周天浩沒有出門。

政府辦公室最終還是確定了具體的接待方案,不是所有上訪的人,都可以直接找到縣長副縣長的,一樓設有專門的接待室,信訪辦的幹部在這裡上班,如果確實需要領導過問的,信訪辦的幹部會做出來安排的,周天浩曾經專門聽取了彙報,認為這樣的安排也是有道理的,縣長副縣長如果每天都接待上訪的人,工作真的是無法開展了,這些上訪者,沒有多少的時間觀念,可能在你的辦公室,呆上一整天的時間,令你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的,通過幾次的接待,周天浩也明白了,想象和現實,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的。

十一點多的時候,馬衛東打來了電話,說是車子已經進城了,馬上就到縣委住宿樓了,周天浩接到了電話,離開辦公室,直接回家去了。

轎車剛剛在住宿樓的前面停下來,馬衛東也到了。

向琳空著雙手下車了,保姆抱著冰倩,跟在後面,政府辦的工作人員,忙活著搬東西,周天浩走上前去,準備抱著冰倩的時候,向琳推了一下周天浩,叫周天浩不要弄醒孩子了。換鎖的師傅,已經在門口等著了。馬衛東走在前面,要求師傅立刻開始換鎖。其實前面的事情,都做的差不多了,馬衛東的意思,是當著向琳的面,將所有鑰匙,都交給向琳,這樣人家也放心的。

向琳果然高興,看著師傅換鎖,沒有馬上進門,周天浩只好站在向琳的身邊,看著師傅換鎖,政府辦的工作人間,將不多的幾個紙盒子,放在了客廳靠近門口的地方,很快就出來了,馬衛東叫大家找地方去等著,中午一起吃飯,周天浩笑著說了,自己也跟著一起吃飯,不然中午沒有地方吃飯了,周天浩這樣說了,向琳和保姆,也一定是一起吃飯了。

馬衛東又專門做了一下安排,叫後勤科科長馬上去安排,不要多長時間,眾人就要過來吃飯了。

幾分鐘之後,鎖換好了,師傅將六把串在一起的鑰匙,全部都交給了向琳。

馬衛東說自己在樓下去等著,周天浩點了點頭。

進屋之後,向琳瞪大了眼睛,看著屋裡的一切,向琳沒有來得及收拾東西,接著又到卧室等房間去看了,出來之後,就對著周天浩開口了。

「老公,這些東西,好像都是新的啊,難道你沒有在這裡睡覺啊。」

周天浩苦笑著開口了。

「都是因為你要到縣裡來啊,我下鄉回來的時候,都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一切都變化了,傢具是昨天換的,全部都是新的,包括電器都換了,這些花草,可是馬衛東特意準備的,記得淋水啊。」

「嗯,還好我到天星縣來了,縣長就是不一樣啊,什麼都準備的好好的,哼,要是我不來啊,說不定還給你準備保姆了。」

抱著冰倩的保姆想笑,有不好笑出聲來,只好是抱著冰倩,到為自己準備的卧室裡面去看看了。

一個小時之後,向琳和保姆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周天浩想著幫忙,卻插不上手,他從來沒有做過這些事情,不知道該怎麼擺布,這個價,他自己都感覺到陌生了,傢具幾乎都換了,廚房也布置好了,馬衛東甚至在衛生間裡面,放下了一個浴盆。

收拾的過程中,向琳對家裡的擺布,非常滿意,要使用的東西,基本上都有,不需要過多的操心了,也不需要特意去購買了,當然,向琳是明白的,這是因為周天浩是縣長,所以有人專門操心的。

中午吃飯的時候,周天浩給所有人都敬酒了,感謝他們的辛苦,和馬衛東喝酒的時候,周天浩的笑容很是親切,這親切裡面,包含有其他的意思,估計馬衛東是明白的,有些話,是不需要明確說出來的,所謂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就是這樣的意思了。rs。 ……………………………..

……………………………..

政變在阿拉伯世界發生的次數很多,還有幾個國家都有政變的習慣,軍方經常發動政變推翻現政府。

小說閱讀網

但對於生活在國內的人講,政變確是遙遠的傳說,他們只是在電視和小說之中聽說過,以至於張思穎再聽到陳陽提到政變時,還把陳陽這話當成一句玩笑的話,並沒有放在心上。

陳陽到宴會來的目的主要就是要和德約克見面,現在也見過面,陳陽也給予了德約克治療心病的方法,至於德約克是否照做,那就是德約克的事情。

德約克目前還不是國王,就像陳陽所提到的那樣,至少還有一個月,這一個月內會發生很多事情,德約克這趟中國之行可不坦途。

陳陽避開政治漩渦,過著他的生活,完成著他的理想,這就是陳陽。

許菲菲喝了不少的酒,帶上幾分醉意。

她坐在車裡面,拉下車窗,讓風吹散了她的秀髮。

「我當招待宴會如何豪華了,原來就是那麼一回事。」許菲菲的左臂拄著下巴,眼睛望向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陳陽,「喂,我們這是去哪裡?」

「去我家!」張思穎沒等陳陽說話,她先回答道:「怎麼樣,貧乳女,有問題嗎?」

「那你先把我送回家……至於這個色狼,他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害怕去我家?」張思穎問道。

「害怕?我怎麼會害怕,我只是擔心打擾你們倆人……誰知道你們會不會滾床單,我想在梅花鎮那一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陽的臉始終都望著車窗外,對許菲菲的話置若罔聞。張思穎也沉默了,沒有回答。

「難道你們……真的滾床單!」

許菲菲瞪大了眼睛,表現得過於誇張。

「當然沒有!」張思穎說道。

許菲菲擺了擺手,「我才不關心你們事情,那個肉球,我事先跟你說明,不是我硬要去你家的,是你求我到你家的,這一定要說清楚,記住了!」

張思穎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

………………..

德約克這次的訪問名義上是為了促進兩國的商貿合作和交流,但實際上卻是為了應對其國內的矛盾,德約克雖然是王儲,但並不代表其就可以順利當上國王,德約克早就感覺自己周圍有一股暗流蠢蠢欲動。

但他卻不清楚到底是誰在幕後主謀,王室也有人不希望德約克當上國王,德約克用議會約束王室權力的想法雖然能獲得國民的贊同,但卻可能引來王室的不滿,從而有人想要發動政變,也不是不可能的。

陳陽的話給了德約克莫大的信心,他早就知道陳陽的才能,要不然,德約克也不會專程到中海市找陳陽幫忙。

在中海市待上幾天,說不定那些想要政變的人就會露出馬腳。

我也就能知道主謀是誰……。

德約克感覺陳陽就是一個天才,他還沒有跟陳陽說得太詳細,陳陽就已經知道了他的心病所在,告訴了他這個辦法,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就像是一把鑰匙一般,打開了德約克的心靈,德約克心裡豁然開朗。

自己沒有必要擔心,就好好的在中海市待上幾日,說不定那些想要讓自己當不上國王的人會認為這是一個對付自己的機會,從而露出馬腳來,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建議。

德約克在宴會還沒有結束時,就通知了隨行的幾位大臣,他會在中海市待上一個星期。

「德約克王子,這是不行的,您很快就要當上國王,您需要回國內準備一下……!」內政大臣格納干發表了他的意見,格納干在進入政府之前,是一名銀行家,其在進入政府之後,得到各方的支持,很快就成為內政大臣。

這次,他隨同德約克出行,在經濟方面,他很有見地。

格納干主動提出來德約克這個時候不應該留在中國,倒是出乎在場的幾名大臣的意料,格納干在這之前,可是提議德約克應該多在中國看看,怎麼德約克選擇留在中國待上一段時間時,格納干反倒催促德約克回國準備。

德約克笑了笑,說道:「我難得到中國這個古老的國度,我就多待幾日,你們可以先行回國……,我已經決定了,大家就不要再勸說我了,我感覺有些累了,先回房間去了,各位,你們可以繼續參加宴會……!」

「德約克王子……!」格納干又說了一句,但看見德約克沒有什麼反應之後,格納干只得無奈得搖了搖頭。格納干已經五十多了,在旁人的眼睛裡面,內政大臣格納干是一個精力旺盛的人,從來不肯服輸,力爭將所有的事情做好。

此刻的格納干則顯得有些落寞,他沒有興趣去參加宴會,只是說道:「我感覺有些累了,先回房間了!」

格納干回到房間,把房門關上。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一名酒店的服務員推著服務車經過了格納乾的房間,忽然聽到房間裡面傳來格納乾的叫聲。

那名服務員一驚,下意識地把手放在格納乾的房門上。

「不許動!」

兩名特工手舉武器,指著那名服務員道:「立刻把手舉起來,不許有任何的動作!」

「我是這裡的服務員,我聽到房間裡面有什麼……我沒有別的惡意!」

這兩名特工可不管這些,他們就是負責保護王儲在國內的安全的,剛剛他們也是聽到了叫聲才趕到這裡,不管到底這名服務員有沒有做過什麼事情,都要先控制住。

一名特工控制住服務員,另外一名特工則撞開可房門。

他們都是受過特殊訓練的特工,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做得最好。

門被撞開了,那名特工立刻沖了進去。

另外一名特工把服務員壓在牆上,探出腦袋來,望向房間裡面。

就看見在房間裡面的地毯上,內政大臣格納干仰面躺在地毯上,渾身抽搐著,已經暈過去,只是他的身體還在抽搐著。

「不好,立刻通知急救!」一名特工立刻拿出通訊器通知。

此刻,德約克也聽到聲音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當他走到房門口看見地上躺著的格納干時,德約克脫口而出道:「讓陳陽來,他是世界上最好的醫生。」 呂祥生是非常關心農業上面的那個項目的,5000萬元的資金,對於一個縣來說,意味著上面,誰都是明白的,張明才是春山市計委主任了,張明才以前是周天浩的上級,和周天浩曾經在一起工作過,剛剛上任不久,就給周天浩透露了這個消息,說明兩人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好的,這麼大的項目,縣裡當然是要想盡辦法爭取的,爭取不到是能力的問題,可如果說爭取不儘力了,那就是態度問題了。

周天浩剛剛安頓好家裡的事情,呂祥生就打電話了,很明確的說了,是爭取項目的事情,周天浩知道,這不是小事情,電話裡面是說不清楚的。

剛剛進入呂祥生的辦公室,呂祥生就笑著開口了。

「周縣長,按說向琳剛剛過來,應該要你休息兩天時間的,至少將家裡的事情安頓一下,可這項目的事情,已經是迫在眉睫了,不能夠耽誤的,想來想去,只能夠是直接找你了,今後有時間,我給向琳專門解釋一下的。」

「呂書記,感謝您的照顧,我可沒有想到什麼休息的事情啊,既然向琳到天星縣來了,以後有的是機會的,也不在乎這一時一刻的,項目的事情,我已經想過了,確實要加大爭取的力度,計委已經完成了項目報告了,接下來就是直接到市裡和省里去爭取了。」

「嗯,我想到的也是這件事情,接下來的工作很關鍵了。市裡沒有多大的問題,張主任既然和你專門說到了項目的事情,一定是大力支持的,不用過多的操心,關鍵還是在省里了,必要的時候,還要到國家計委去的。這麼大的項目,能夠做出來決定的,重點還是在省計委和國家計委的。我的想法,能夠儘力的地方,我們一定要儘力。不能夠爭取到,我們也不留下什麼遺憾的。」

「我沒有意見,服從縣委和呂書記的安排。」

「好,我有個想法,這件事情,還是你親自負責,這樣顯得力度大一些的,這段時間,你可能要帶著相關的人員,出門去跑一跑了。縣政府的日常工作,請老李多負責做一些的,不應該有什麼問題,今天我們商議一下,看看需要哪些開支。大致確定一下範圍的。」

周天浩點點頭。爭取項目的工作,非常的敏感,比如說開支的事情,人家上級手裡捏著項目,你必須去爭取,爭取項目就意味著開支。吃飯要錢,住宿要錢,請客需要花錢,這些都是小錢,更大的開銷,大家都是明白的,沒有誰可以保證,每次爭取項目,都能夠取得成功,有些時候,這些錢花出去了,暫時不能夠爭取到項目,表面上看,是有些吃虧的,其實不然,你花錢了,上級總是記得的,這次沒有機會,下次機會來了,人家就會主動的關照你了,有些地方,在用錢之後,沒有達到目的,難以正確的對待,往往是要吃虧的。

為什麼爭取項目,都需要主要領導出面,奧妙也在這裡,普通的辦事員,不敢大膽的花錢,到了上級部門,人家領導也是明白的,知道了你的身份之後,對你可能愛理不理的,你也沒有辦法,主要領導就不同了,可以拍板,可以花錢,可以承擔責任。

「我想,這次爭取的項目很大,非同小可,縣財政要專門的列一筆經費出來,數目就定在50萬元左右,當然了,你負責去爭取項目,具體的開支,你自己把握,如果說是經費超支了,你自己決定,我會給縣裡的相關領導說一下的。」

說完了這些,呂祥生髮出來了感慨。

「這樣的事情,很是為難你啊,上面一再要求我們抓好黨風廉政建設工作,可這爭取項目的事情,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以前我在政府的時候,就很是為難,你說這錢花出去了,沒有能夠爭取到項目,好一些同志不理解,還認為這裡面有什麼問題,他們就不知道,出去陪著笑臉,還要死命的喝酒,這樣的苦楚,誰知道啊,如果不是為了爭取到項目,不是為了縣裡的發展,誰願意做這樣的事情啊,我是真的有體會的,縣長到上級計委去,根本就沒有什麼面子的,人家辦事員心情不好了,都可以訓斥你的。」

呂祥生說的是真話,周天浩去爭取過項目,不過都是得到了宋功倫的支持,包括上級一些領導的支持,所以說,不會遭遇到多大的問題,可沒有很好的關係,就這樣出去爭取項目,遇見的問題是不可能預料到的,縣長在縣裡是很有威風的,也是說話算數的,時間長了,自然就有了一定的虛榮心了,不願意幹掉面子的事情了,可出去爭取項目,必須要將面子放在一邊,否則,你就拿不到錢的。

「呂書記,我一定盡最大努力的,時間很緊,我看過兩天就出發了,市裡我就不專門去了,要求孫道松將報告直接送到市裡去,蓋章之後,我帶著相關的人員,直接到省城去的。」

「嗯,我也是這麼考慮的。」

項目的事情,說的差不多了,周天浩以為沒有什麼事情了,準備站起身來告辭了,誰知道呂祥生再次開口說話了。

「周縣長,縣政府還空缺一個班子成員啊,不知道你有什麼考慮啊。」

周天浩很是吃驚,想不到呂祥生在這個時候,說出來這樣的話語,呂祥生是縣委書記,問到自己了,自己當然要說意見的,不可能說看呂祥生是什麼意見,好在周天浩早就考慮過這個問題了,聽見呂祥生這樣說,他沒有猶豫,直接開口了。

「這個問題,我沒有仔細考慮過,我個人的建議,是政府辦公室主任馬衛東同志,馬衛東工作認真,在政府辦工作的時間也不短了,而且工作成績也是不錯的,熟悉方方面面的工作,我和馬衛東同志共事的時間不短,我們曾經一起搭班子,我認為馬衛東同志不錯。」

既然是發表意見,周天成當然要明確說出來自己的看法,遮遮掩掩就沒有意思了,不發表意見,更是說不過去的,如果呂祥生思考的有其他人,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

「呵呵,我也有這方面的考慮,只是本縣提拔的事情,很是有些困難的,所以縣委遲遲沒有做出來決定,我個人的看法,還是從本縣提拔好一些的,這樣能夠促進幹部的流動,最大限度的調動大家的工作積極性,馬衛東同志,工作能力確實是不錯的,我同意你的意見,我看今天晚上召開會議,專門議一議這件事情,不然你馬上就要出門去爭取項目了,我們的事情總是多,說不定耽擱下去,時間過去了,市委確定人選了,我們就被動了。」

晚上的會議,很快就結束了,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這提名副縣長人選的事情,縣委書記與縣長的意見明確了,其他人是不會有多少的看法的,呂祥生這次也是很乾脆的,就是上報馬衛東一個候選人,一般情況下,縣委上報候選人,至少是兩人以上的,上報一人,說明縣委的態度是非常明確的。

周天浩剛剛回家,就有人敲門了。

向琳看著周天浩,有些無可奈何,才來今天的時間,她就體會到麻煩了,每天都有人來拜訪,而且還有女同志專門來拜訪的,不說說明要求,帶著一些禮物,就是來拉家常的,周天浩沒有在家裡,這些來拜訪的人都不在乎,好像向琳知道了,周天浩就一定知道了,不到晚上的十一點鐘,家裡的客人是不會斷的,向琳儘管是有思想準備,也被弄得疲憊不堪,可又不能夠發脾氣的。

「老公,下次我在門上貼一個條子,表明老公在辦公室,有事情到辦公室去談。」

「哈哈,現在你知道了啊,你不到縣裡來,情況還稍微好一些,我回家之後,不開燈,人家以為我沒有在家裡,不會來的,現在你來了,人家就要來拜訪了,我沒有在家裡,關係不大的,你在家裡就可以了,貼條子的事情,你看著辦,我提醒一下啊,如果新聞媒體報道了,我可沒有什麼責任啊,如今的黨風廉政建設,正在找典型,我是縣長,要是成為了典型,那就風光了。」

「知道了,我可沒有這個意思,我又不是傻瓜,知道這樣的典型,不是什麼好事情的,我就是說說而已,你不要多心,反正我也沒有多少的事情,家裡人多,就當是消遣了,和大家聊聊天,時間也過得很快的。」

向琳示意保姆去開門,保姆本來就是天星縣的人,回到縣裡之後,當然是高興的,不過在周天浩的家裡當保姆,還是要注意一下的,周天浩是縣長,家裡的客人多,自己要機靈一些的,端茶遞水的事情,不需要催促,何況向琳已經給她說過了,等幾年之後,冰倩長大了,上幼兒園了,就想辦法給她找一個正式工作,能夠參加工作,保姆做夢都是想不到的。rq!~! (感謝讀者孤獨的。。。。、lonely灬炎狼、好人卡的打賞,謝謝。這是上架前的最後一章,明天就正式上架,絕對會讓大家看的爽,希望武動乾坤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神印王座遮天將夜凡人修仙傳殺神大周皇族求魔修真世界官家全職高手錦衣夜行超級強兵仙府之緣造神楚漢爭鼎不朽丹神最強棄少天才相師聖王無盡武裝大家訂閱支持我的書,有月票的也投過來,謝謝大家)

…………………………………….

…………………………………….

許菲菲不顧形象地趴在液晶屏幕前的桌子上,在她的面前,擺放著七八瓶礦泉水瓶子。

這是張思穎的家,在張珩夫妻去了美國后,這別墅裡面就剩下張思穎,顯得格外的落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