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程雪燕剛剛睡下,就被程雲天粗暴的動作吵醒。

「女兒啊,這小子說喜歡你,今晚好好照顧他。」程雲天說完,出了房間,獨自留下兩個傻眼的人。

「呵呵呵…姑娘真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曹魏連忙退後。

程雪燕眼神中閃過一絲白光:「上次你欺負我弟弟,在宴會上沒能教訓你,這次你親自送上門來,可別怪本姑娘對你不客氣。」

程雪燕穿著稀鬆的睡衣,準備教訓曹魏。

這時房門突然又被人推開,只見黑衣人站在門外。

「小姐!不好了,二皇子來了。」

「越文!」程雪燕很慌張,連忙跑回床邊。

曹魏蹲在牆角。

不久,德越文真的走進了程雪燕的屋子。

立馬跑向了程雪燕:「雪燕,我聽小黑說有人想要輕薄你,是否真有此事?」

程雪燕靈機一動,指著牆角的曹魏:「是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蠱惑了我爹,要不是越文你來的及時,我就要被他玷污了。」

德越文回頭看向蹲在牆角,一臉黑的曹魏。

「曹兄?」德越文疑惑的走到曹魏身前。

「曹兄你怎麼在這裡?」 「我他喵的倒是不想來,那個瘋子程雲天硬生生的把我綁來,逼著我要和這個八婆過夜,要不是二皇子你來的早,估計我就要被這八婆糟蹋了。」曹魏惡狠狠的說完,走向了房外。

程雪燕見了,連忙喊道:「越文,快去抓住這個淫賊,為我報仇雪恨。」

德越文猶豫了。

畢竟在他眼裡,曹魏絕對不是那種見色忘義的人。

「雪燕,這肯定有什麼誤會。」

「哼,我才不管有什麼誤會,這個人就是禽獸。」程雪燕謾罵著。

門外的黑衣人站在那裡尋思了片刻,就在曹魏經過時突然動手。

曹魏沒來得及反應,就被黑衣人擒住,抓到了程雪燕面前。

「小姐,我幫你抓住了他了,你想怎麼處置?」黑衣人詢問道。

程雪燕笑嘻嘻的站了起來:「你不是想要睡我嗎?那就送去做太監。」

「絕對不行!」德越文想要阻止程雪燕。

黑衣人卻不管這麼多,剛想對曹魏動手時,突然發現曹魏不知道什麼時候掙脫了開來。

「人呢?」黑衣人愣住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當十倍奉還。」曹魏惡狠狠念完,右手揮動。

「啊!」 大唐楊國舅 黑衣人的慘叫聲回蕩在整個國師府內。

只見曹魏我剛剛那招凸字崩壞,徹底教會了他做人。

使得他不但在地上捂著褲襠翻滾,還一臉後悔的表情,顯然已經大徹大悟。

「你…你…你別靠近我。」程雪燕看著如同惡煞般向著自己走來的曹,此時也明白這人不好惹。

德越文咬了咬牙,上前阻攔住了曹魏。

「曹兄,給我一個薄面,饒了雪燕。」

「凸字崩壞!」曹魏如同一個冷麵羅煞,對德越文使出了這毀天滅地的一招。

德越文憋紅了臉,硬是沒吼出來。

「這一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次,我絕對誅殺了她。」曹魏說完,走向了房外。

經過黑人身旁時,還不忘連踹幾腳。

深夜。

黑衣人如同野狗般被程雪燕趕出了閨房。

「我一定會得到你的!你是我的。」黑衣人站在門外,聽著小姐和德越文的嬉鬧聲,惡狠狠的念叨著。

次日。

曹魏還沒睡幾個小時。

程雲天就從窗戶翻了進來。

「那個,小兄弟啊,昨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真不好意思,雪燕那脾氣的確不是一般人可以馴服的,如果你還想找個女人,我倒是可以幫你安排公主殿下。」

「不要,千萬不要,不就是去地宮嘛,我去,只求你別再拿女人折磨我。」曹魏拒絕的很果斷。

「這可是你自己說去的,我可沒逼你,明天就是月圓之夜,最適合進入地宮,我準時來找你。」程雲天幸福的說完離開了。

曹魏看著他的背影,一臉鄙視的說道:「哼!想我曹魏跟你去地宮,休想。」

「老大,我們去開門了。」盧青宇在門外喊道。

曹魏起身,安排了兩人這些天的任務,並且帶著韓包子去了酒館,教會他各種飲料的使用方法后,和幾人告辭了幾天,獨自向著城外走去。

帝都城的南邊不遠處,那裡有座森林,聽聞裡面怪物很多,曹魏決定去裡面躲幾天。

「小兄弟,你這是準備去哪裡呀?」曹魏剛剛出城,就見到了靠在城門口的程雲天。

「你怎麼在這裡!」曹魏胡亂吃驚。

程雲天笑著說道:「我乃帝國國師,今日恰巧想要巡查一下城門口,沒想到這麼巧,剛好遇見小兄弟你。」

「狗屁的巧合。」曹魏罵了聲,徑直走向了森林。

奇怪的程雲天既然沒有跟上曹魏。

而是站在那裡,一臉詭異的看著。

「奇怪,這老頭怎麼沒有跟上來?難道他知道我要去什麼地方?還是說在我身上裝了跟蹤儀器?」曹魏開啟系統掃描全身。

但是未能發現什麼。

「算了,還是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再說。」曹魏今日了森林。

這片森林的樹木,大部分都是由一種名叫白如鏡的樹木組成。

這種樹在整個地底世界都算是稀有物種,而特產地,剛好就是在這帝都城外的森林。

「唉,這麼好的木頭,不帶回去實在可惜了。」曹魏行走在森林裡,殊不知在森林暗處,已經有無數對深黑色的眼睛盯上了他。

「你們這些可悲的獸獸,在我強大的系統爸爸面前,早就無所遁形。」曹魏一邊看著系統地圖,一邊行走著。

至於那些在暗處的獸獸們,曹魏暫時不準備動手幹掉它們。

畢竟這次曹魏是來躲避國師的。

有這些獸獸在,還能拖延一下國師的搜索時間。

「吼!站住,我們已經允許你們開採周邊的白如鏡,你們也答應了我們,不允許踏入森林內部半步。」一頭身高五米的大猩猩落在曹魏身前。

曹魏抬頭望著它:「小老弟你放心,我對白如鏡沒興趣,我就是暫時來森林裡躲幾天。」

「那也不行。」大猩猩拒絕的很果斷。

曹魏不爽了:「小老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看我好心好意來光顧森林,你卻不讓我進去。」

「快點離開這裡,這裡不歡迎你。」大猩猩想要趕走曹魏。

曹魏站在那裡,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

「我告訴你,有種你就站在這裡別走,看我們誰先耗死誰。」

「你會後悔的。」大猩猩還真就坐在了那裡。

曹魏也不是沒服輸,坐在那裡盯著大猩猩。

深夜。

大猩猩已經有些睡意。

喝了十瓶紅牛,加上二十杯咖啡的曹魏精神百倍,用血紅的眼神盯著大猩猩。

「呵呵…想和我曹魏斗,你實在太年輕了。」曹魏眼見大猩猩已經暈睡了過去。

起身從大猩猩的腳邊走過,進入了森林內部。

森林內部的資源比外面豐富了很多。

植物和動物的種類也變得更加繁瑣。

當然,曹魏不是來逛街的。

所以查看了眼地圖,找到了一棵最高的樹后,跑了過去,在粗壯的樹枝上搭建了個小帳篷后,躺了進去。

次日。

曹魏剛剛睡醒。

正得意洋洋的想著,程雲天找不到自己時,帳篷外傳來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小兄弟,看來你很識相啊,知道今天要去地宮,特地來地宮入口等老夫。」程雲天在外面很樂呵的說著。

曹魏掀開帳篷,表情一臉難受。

現在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昨天程雲天,可以這麼瀟洒的看著自己離開,顯然就是他早已猜到了自己要去的地方。

「這個該死的老怪物。」曹魏心裡罵了句。

顯得很無奈,但是既然被抓到了,而且還來到了地宮門前,自己也不能避免要進入地宮。

所以也就觀察起了程雲天身後的幾人。

總共人數加上程雲天在內是五個人。

除了程雲天之外,還有之前在國師府內見過的黑衣人,還有三位同樣穿著黑衣服的傢伙。

「小兄弟,起來我們出發吧?」程雲天陰險的笑著。

曹魏無奈的收拾了一下,跟著程雲天向著森林內部繼續進發。

當程雲天路過某些動物身邊時,這些動物彷彿看到了尊敬的先祖,紛紛向程雲天屈服跪拜。

曹魏很疑惑。

之前自己來的時候,那頭大猩猩可是說過,不讓其他物種進入內部森林的。

可為什麼這群動物見到程雲天,不但沒有任何阻攔的意思,反而還跪拜?

「程老頭,你是不是對這些動物使了什麼妖法?」

「放肆!國師乃是這森林的守護者,豈是你可以侮辱的!」一個人黑衣人非常嚴肅的喊道。

程雲天連忙擺了擺手:「程三別對小兄弟這麼凶,他還只是個孩子。」

「哼!無知幼兒。」程三很不屑與曹魏同行。

曹魏性子也不是那種好相處的人,眼見這個大塊頭這麼吊炸天,立馬出言諷刺道:「小爺倒是不想來,要不是程老頭逼著我來,鬼才跟著你們去始祖地宮。」

「你!」程三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程雲天抬手阻止:「小兄弟你別生氣,程三他就這脾氣,還請你多容忍容忍。」

「我呸,最好讓他打死我,我早死早投胎,下輩子不用和你們投胎在一起。」曹魏謾罵著。

程三心裡很氣。

但是眼見程雲天這麼袒護曹魏,也只能暫時忍著。

「義父,到地宮入口了。」一個消瘦的黑衣人程野跑了回來。

曹魏抬頭望去,前面並沒有任何高大的建築物,僅僅只有茂密的草叢。

「入口?哪裡有入口?」

「跟我來,都別跟丟了。」程雲天說了聲,率先向著裡面走去。

幾人連忙跟了上去,曹魏卻毛手毛腳的走在了最後面。

「嘿嘿…看來逃跑的機會來了。」曹魏心裡這麼想著,等程雲天他們全部鑽進草叢時,正準備開溜。

「小兄弟,想要去哪呀?」程雲天陰陽怪氣的握住了曹魏的手腕。

曹魏欲哭無淚,表情苦澀的只能跟了上去。

很快,六人來到了草叢中央的一個蓋子前。

程野率先走了過去:「義父,現在打開嗎?」

程雲天點頭。

程野立馬彎下腰去,伸手握住草坪上的一根繩上,用力的扯了起來。

「嘎嘎嘎嘎…」刺耳的聲音響起,通往地下的通道出現在眾人眼前。

曹魏探出腦袋看了眼,發現這個洞深不見底,下面漆黑一片,啥也看不見。

「這要怎麼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