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荊雲把……把孩兒廢了,孩兒失去男人的能力了……」

聞言,宇文神王老軀一震,接著,一股怒火自胸膛蔓延,咆哮道:「荊雲!你敢如此對我孩兒……老子一定要把你千刀萬剮!」

「蜀兒!不管怎麼說,為父和木烽神王私交不錯,難道當時他就不攔著嗎!」

聽后,宇文蜀如實道:「父親,若非木叔叔阻止,荊雲已經殺了孩兒了。」

「氣煞我也……氣煞我也!」宇文神王氣得老臉通紅,他在原地不停踱步,「怎麼辦……誰能告訴我該怎麼辦?」

「如今請柬已派人向各個神王府、貴族送去,根本來不及收回了!」 此刻,宇文神王心急如焚。

他清楚,正如兒子所言,一旦兒子和白玄伊成婚,屆時,兒子被廢之事必定傳出去,無上神王必會與自己反目!

不僅如此,自己還會淪為鴻蒙神界的笑柄!

這時,宇文蜀小心翼翼道:「父親,不如您帶著孩兒,立即前往無上軍城,將孩兒之事告訴白伯父。」

「讓白伯父取消婚事……」

不待宇文蜀話罷,便被宇文神王打斷,「走回屋裡說!」

隨後,宇文蜀跟著宇文神王,進入了大殿。

宇文神王眉頭緊蹙,不知在想些什麼。不過,他那吃人的樣子,令宇文蜀感到膽戰心驚!

良久過後,宇文神王沉聲道:「不行,這樁婚事不能就這樣吹了!」

「為父好話說盡,無上神王才同意這門婚事,只有你和白玄伊成婚,屆時,為父和無上神王、展鵬二人,便是關係最近的人。」

「而二人又是天尊大人身邊的大紅人,聯姻才能讓我們宇文家變得更加強大!」

「若婚事告吹,無上神王難免對我宇文家有怨言,今後我們宇文家可就真的如履薄冰了。」

聞言,宇文蜀點頭贊同道:「父親大人說的是,可現在該怎麼辦啊?」

宇文神王渾濁的眸子里精芒閃爍,沉聲道:「分三步,便可化解此事!」

「第一步,為父親自前往木烽軍城,讓木烽神王保密。」

宇文蜀說道:「父親大人,木叔叔他會同意嗎?」

「會的,一定會的!」宇文神王胸有成竹的話罷,繼而,又道:「第二步,為父會施展小推衍術,來查看荊雲大致行蹤。」

「只要他一離開擎天軍城,為父便能推衍出來,然後,派人除掉他,殺人滅口!」

「第三步,待你和白玄伊成婚後,有兩種選擇。」

「其一,製造意外,讓白玄伊死亡,如此便不會再有人得知你失去男人的能力,自然也不會和無上神王反目。」

「其二,屆時,為父幫你打開輪迴甬道,你在鴻蒙神界中轉世為人,然後和白玄伊再續夫妻之實。」

聞言,宇文蜀眼神一亮,「父親,高啊!您實在是高明吶!」

宇文神王笑道:「廢話,你老子我不高明,能成為十大神王之一?」

「現在當務之急,是為父要讓木烽神王守口如瓶!」

「你老實待在府邸,為父這就前往木烽軍城!」

……

一個月後。

木烽軍城,神王府,貴賓殿。

木烽神王聽了宇文神王的話后,白眉緊蹙道:「宇文兄,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萬一事情敗露,無上神王得知我替你保密,而害了他大女兒的話,他會和我拚命的。」

「木老弟啊!」宇文神王起身抱拳道:「看在為兄當年,救過你的份上,你就同意吧。」

「為兄發誓,絕不把你知情之事說出去,這樣總可以了吧,權當你還給為兄救你一命之恩了。」

聞言,木烽神王苦笑道:「既然宇文兄如此說了,那我答應便是。」

「從此之後,你我互不相欠。」

旋即,木烽神王收起笑容,鄭重其事道:「宇文兄,我可以答應,讓我身邊的人守口如瓶。」

「不過,我有些話不吐不快。雲兒是我的恩人,也是天尊大人的弟子,我希望你不要動他。」

「你若動他,我絕不會善罷甘休。」

聽后,宇文神王笑道:「那是自然,至於蜀兒和荊雲發生的矛盾,錯都在蜀兒,這個為兄清楚。」

「嗯,你知道就好。」木烽神王應了一聲后道:「天色已晚,我這就命人備酒宴。」

「不必麻煩了。」宇文神王笑道:「我們老哥倆兒無須客氣,我還要趕回宇文軍城處理事務,就先告辭了。」

「好,我送你。」木烽神王起身,送走了宇文神王后,返回了府邸。

「爺爺,你為什麼要幫他隱瞞?」木婉清來到木烽神王身前,不悅道:「難道,他當年真的救過您?」

「救過?」木烽神王搖了搖頭道:「其實當年他不出手,爺爺也不會死,不過,既然他提起了昔日幫我出手對付天魔之事,那我自然要把這個人情藉機還了。」

「至於爺爺我,真正替他保守秘密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雲兒,爺爺已徹底得罪了無上神王,再得罪一次又何妨?」

「況且,爺爺早就覺得宇文神王因為當年,在生辰大典上,爺爺幫助雲兒,而對爺爺動了殺心。」

話及此處,木烽神王目光陰鷙道:「天底下沒有永遠的秘密,若宇文蜀、白玄伊成婚後,宇文蜀是廢人之事一旦敗露,屆時,無上神王、宇文神王必會反目。」

「這也是爺爺想看到的,因為爺爺在十大神王中,如今已沒有盟友了。」

聽后,木婉清笑道:「爺爺,您真是老奸巨猾呀!」

木烽神王吹鬍子瞪眼,「臭丫頭,你怎麼說爺爺呢?」

「好啦好啦,爺爺息怒,我知錯啦。」木婉清笑罷,神色憂慮道:「爺爺,我覺得宇文神王會想殺荊雲滅口。」

「不是覺得,而是一定會。」木烽神王說道:「雲兒做事頗為謹慎,膽大心細。」

「你不必擔心雲兒,爺爺想他會知道如何處理……」

……

一個半月後。

譚雲駕馭神舟,飛落在擎天軍城外。

柏旭急忙迎了上來,「荊賢弟,你可回來了!我和爺爺還有我父親,都擔心死你了!」

「你渡個劫,怎麼會離開八個多月?」

譚雲掠下神舟,將神舟收入神戒后,笑道:「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我渡劫后,去了一趟木烽軍城,看望了一下我未婚妻。」

「哦。」柏旭應了一聲后道:「走吧,去給我爺爺報個平安。」

……

片刻后,擎天神山之巔,神王府。

頗為氣派的大殿內,柏承神王和藹可親的看著譚雲,「回來就好,呵呵呵呵,你小子一走這麼久,我還以為出事了呢。」

隨後譚雲和柏承神王閑談片刻,準備告辭離去時,柏承神王隨口一句話,令他站在原地。

但見柏承神王說道:「宇文神王真是打得好算盤,待他兒子娶了白玄伊后,他和無上神王、展鵬可就是極為牢固的盟友了。」

「什麼?」譚雲眉頭一皺,「我師妹要嫁人?」 在譚雲心中,說白玄伊是自己親人都不為過,他自然不想讓其嫁給自己的仇人。

「嗯。」 悟有一劍 柏承神王說道:「不久前,宇文神王派人送來了請柬,他長子要和白玄伊,八百八十八年後成婚。」

「成婚之日,無上神王小女兒白玄琪,也和展祖生成婚,結婚大典,在無上軍城舉行。」

聞言,譚雲一愣,「有沒有搞錯?宇文蜀要娶玄伊?」

「沒有搞錯啊!」柏承神王說道。

「我知道了。」譚雲話罷,朝柏承神王鞠躬道:「晚輩身邊的人,估計百年左右會有人離開擎天軍城渡劫。」

「晚輩擔心他們渡劫時,會遇到天魔,還請您老屆時派人護法一下。」

「沒問題。」柏承神王說道:「我專門和柏風說一下,讓他親自負責此事。」

「多謝,那晚輩接著閉關了。」譚雲話罷,邁出了大殿。

隨後,走出府邸,在擎天神山之巔,打開了神境之門進入了精英神境后,返回了荊府。

進入荊府後,譚雲徑直進入了十二階時空神塔,來到三十層后,盤膝而坐,釋放出神識,發現神塔內眾人、眾獸,還在閉關。

譚雲收回神識后,目光堅定道:「就算宇文蜀沒有被我廢掉,我也不能讓玄伊嫁給他!」

「只要有老子在,宇文蜀你這隻癩蛤蟆休想娶玄伊!」

篤定主意后,譚雲閉目凝神,從神戒中祭出了一堆大聖果,吃下一顆后,瘋狂的吞噬天地神元,開始閉關修鍊……

光陰似箭。

塔內一千萬年後,沈素冰、南宮玉沁、方芷箐、唐夢囈、薛紫嫣、拓跋瑩瑩、司鴻詩瑤、無心上神,先後觸摸到了大聖境屏障。

眾人離開擎天軍城,在柏風大神將的護法下,渡劫成功后,又返回荊府時空神塔內閉關修鍊。

塔內時間,又過了百萬年,弒天魔猿、金龍神獅、魔兒,在柏風大神將的護法下,先後渡劫成功,邁入了一等大聖獸……

外界九十多年後。

譚雲已在塔內度過極為漫長的兩千一百九十萬年,終於觸摸到了二等大聖的屏障。

就在譚雲準備在靈池內全力凝聚第二尊鴻蒙大聖胎時,腦海中響起了歐陽芊芊欣喜之音,「譚雲,我觸摸到大聖境屏障了。」

譚雲面帶微笑,傳音道:「你渡劫前,記得讓柏風伯父陪著你,以防你渡劫時遇到天魔。」

「嗯,知道啦!」歐陽芊芊動聽之音自譚雲腦海中響起,「等我晉陞一等大聖后,你就要陪我回一趟鴻蒙九天仙界哦!」

「當然。」譚雲嘿嘿一笑傳音道:「你也不要忘記你答應我的事。」

二十九層內,歐陽芊芊想到之前答應譚雲,回到通天仙城后,便會同意他對自己為所欲為之事,她嬌艷欲滴,傳音道:「你壞死了,人家渡劫去了,不理你了!」

……

外界時間,一個月零八日後,晉陞一等大聖的歐陽芊芊返回了時空神塔。

譚雲傳音道:「芊芊,你等我一些時日,待我晉陞二等大聖后,我們再前往九天仙界。」

「好的。」歐陽芊芊莞爾傳音后,便再次閉關修鍊……

塔內時間,六百萬年後,譚雲終於凝聚出了第二尊鴻蒙大聖胎,邁入了二等大聖。

譚雲驀然睜開雙目,旋即釋放出神識衝天而起……

最終神識延伸到了兩億八千萬仙里虛空才停止下來!

意味著譚雲大聖魂強大程度,媲美四等聖王!

譚雲收回神識,滿意而笑,「以我如今越級挑戰的實力,可以輕而易舉的擊殺普通四等聖王。」

「若不施展鴻蒙屠神劍陣、鴻蒙弒神劍訣,和三大神通,我也不懼怕六等聖王。」

「若我手段盡出,足以和七等聖王匹敵,若時間倒流、空間囚籠、光明之源施展的恰到好處,可以扭轉戰局,擊殺七等聖王!」

隨即,譚雲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思念之色,「按照時間推算,玉漱早已重生。」

「是時候先返回一趟諸神凶淵密地見她一面了!」

篤定主意后,譚雲給沈素冰等七位妻子傳音,告訴她們,自己要帶著歐陽芊芊,去看望一下玉漱,然後,前往鴻蒙九天仙界,陪芊芊回一趟家鄉后,再去嗜魂深淵內帶走語嫣。

讓眾女不用擔心自己,只管閉關修鍊提升境界便是。

沈素冰來到三十層神塔內,一邊幫譚雲整理衣袍,一邊叮囑道:「讓荊露陪你去,她現在已經是七等大聖獸,她實力比你強大,有她在你身邊,我能安心些。」

「嗯,我也正有此意。」譚雲笑了笑,低頭親吻了一下沈素冰朱唇。

隨後,沈素冰喊來了荊露,叮囑道:「保護好你哥。」

「放心吧嫂子。」荊露點了點螓首。

譚雲和沈素冰告別後,便讓荊露進入了耳中的凌霄神塔內,接著來到了二十九層神塔,看向盤膝而坐的歐陽芊芊道:「走,我們該出發了。」

「嗯。」歐陽芊芊開心的起身,和譚雲一同離開了精英神境,進入了神王府。

柏承神王見譚雲要離開,憂心忡忡道:「雲兒,我派人保護你們。」

譚雲自然不會同意,否則,自己去見東方玉漱,和前往九天仙界嗜魂深淵之事,便會被外人得知。

譚雲抱拳道:「您老不必擔心晚輩,待晚輩離開域外后,便會易容的。」

「不過,還請您老把晚輩送到無上軍城,晚輩擔心通過無上軍城傳送陣時,會被無上神王算計。」

柏承神王點頭道:「好,你做事老頭子我放心,你說吧,大概何時回來?屆時,我去無上軍城接你。」

譚雲想了想說道:「不出意外十年吧,不過若途中發生一些事便會耽擱時間。」

聞言,柏承神王說道:「那這樣吧,你處理完事情后,就去柏承神城找柏總管,讓他親自護送你回來。」

譚雲知道,柏承神王真正的家,在鴻蒙神界的柏承神城,擎天軍城中的神王府只是他域外暫時的家。

隨後,柏承神王帶著譚雲二人,離開了擎天軍城,駕馭神舟載著二人,朝無上軍城而去…… 同一時間。

宇文軍城,神王府。

一座氣勢恢宏的大殿內,閉目凝神的宇文神王盤膝而坐,臉色蒼白,額頭上布滿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