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還不如拼一把,說不定,就得到那不死靈木了!」

暗影只好著急的朝著眾人喊道。

「MD,拼了!」

在暗影的利誘之下,終於有人站了出來。

首當其衝的,依舊是賀家之人,緊接著,就是孫家和西門家,而君隱門以及煉金門也相繼表態。

看著場上的局勢,厲權心中舉棋不定,想要回身詢問一下月檬的意見,卻發現月檬也早已不知去向。

厲權的臉色微變,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厲權族長,大家一起出手,莫要丟了厲家的面子!」

見厲權有些猶豫,暗影再次出聲說了一句,隨後也不等厲權回答,率先朝著那屏障擊去。

在暗影的帶領之下,大家紛紛出手,狠狠的擊打著身前的屏障,厲權嘆息一聲,也只好隨著他們攻擊起來。

可是,這蓮心陣,比之前的蓮花大陣,更加的堅固。

眾人聯手之下,取得的效果,還不及之前。

更讓人感到恐懼的是,蓮心陣上的那些白點,居然有著反彈的功效,煉金門的門主就因為一個不慎,攻擊在那白點之上,被反彈回來的元素之力,將衣袍撕裂。

「這些白點有鬼,大家注意躲避!」

發現端倪的暗影,高聲的提醒一句,再度攻擊起那防禦屏障來。

一時間,轟隆的聲響,響徹在整片天空之上。

這些傢伙,還真是恐怖,若是自己單獨遇到他們,恐怕連還手之力都沒有,看來,得抓緊時間了,一定要在他們擊破屏障之前,將那不死靈木找出來!

看著上空的緊張局勢,朱帥快速的思索一番,身形閃動之間,又加快了不少。

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很快,已經到了半夜。

一輪銀月,已經掛上了半空,清冷的月光,給這漆黑的夜晚,帶來一絲亮光。

上空之中的攻堅,還在繼續著。

眾人聯手攻擊之下,那屏障越來越薄,眼看著就快被擊碎。

蓮花閣所有的弟子,臉色都白的滲人,一些實力較弱之人,嘴角已經淌出了鮮血,氣息十分的虛弱。

就連碧蓮前輩,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只見她一隻手掌朝著上方伸出,身體微顫,拼盡全力的維持著那最後一層屏障。

朱帥的身形,快速的在密林之中掠動,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屏障的破碎了。

也就是說,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很少了。

可是,極地沼澤這麼大,朱帥雖然一刻也沒有休息,可是現在,也沒有將這極地沼澤,查探完四分之一。

從納戒之中取出一張歸元符快速的使用,回復了一些消耗的元素之力,朱帥的身形,再次朝前掠去。

突然,在朱帥前方不遠處,突然閃過一道人影。

朱帥的臉色,瞬間大變,身形快速的下降了不少。

現在,在這密林之中,只有自己和蓮花兩人,難道那身影,是蓮花不成?

蓮花可是法宗強者,若是讓她知道自己侵入了這裡,恐怕隨手就能將自己解決!

尋找了一處較為茂盛的大樹,朱帥小心的窩在一根樹榦之上,朝前望去,可是,那裡根本沒有任何的身影。

難道自己眼花看錯了?

朱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朝前望去,依舊是一無所獲。

自己的感應,十分的敏銳,應該是不會出現錯誤,那就是蓮花沒有發現自己,去其他地方查看了。

朱帥這才微微的鬆了一口氣。

不對!

突然,朱帥的心中一驚。

記得之前,蓮花穿的是一套五彩勁裝,可是之前閃過的人影,卻是一身綠袍。

也就是說,那道身影,根本不是蓮花!

朱帥猛然間從樹榦上躍起,朝著人影消失的地方追去。 整片極地沼澤,都被蓮花閣的弟子們,嚴實的保護了起來。

除了擁有著龍吟五行魂的朱帥,可以隨意進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混進來。

就算是暗影宗的凌影暗影等人,也必須將蓮心陣的那層屏障打破,才可以順利的進入其中。

這樣說來,現在處在這大陣之中的,應該只有自己和蓮花,以及維持著蓮心陣的碧蓮三人。

所以,自己剛剛看到的那道身影,根本就不是人!

他,極有可能是那不死靈木幻化出來的!

光明大陸上的萬物,皆有靈性,包括魔獸,也包括元素之靈,在修鍊到某種程度之後,都可以擁有自己的靈智,甚至可以幻化成人形。

所以朱帥才會如此的篤定,自己剛剛看到的身形,就是不死靈木幻化出來的!

想到這一點之後,朱帥馬上從樹榦之上躍了起來,朝著人影消失的地方追去。

現在已經是深夜,在周圍密林的遮掩之下,月光也很難照射進來。

周圍的能見度十分的低,甚至連十米開外的東西,都看不清楚,朱帥只好憑著感覺,不斷的向前追著。

可是之前見到的身影,一直沒有出現在朱帥的視線之中。

難道,她也發現了自己,躲起來了?

一直追了十幾分鐘,朱帥都沒有將那道身形追上。

此時,上空中的轟隆聲,越來越密集,蓮花閣弟子們最新布置出來的蓮心陣,在眾人的合力轟擊之下,也漸漸的支撐不住。

恐怕用不了多久,這蓮心陣,也將被擊碎。

朱帥心急如焚。

若是自己在蓮心陣破碎之前,還無法將那不死靈木找到的話,那麼想要在如此多的強者手中,將之搶奪,真的是比登天還難。

心中思忖一番,朱帥乾脆把心一橫,磅礴的靈魂力量,透體而出。

之前,為了避免被蓮花發現,朱帥很小心的控制著自己的靈魂力量,就在一定的區域內梭巡,可是現在時間緊急,朱帥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浩瀚的靈魂力量,瞬間將方圓數里的範圍籠罩了進去,而這其中的情況,也清晰的反應到了朱帥的腦海之中。

仔細的觀看了一番,朱帥的嘴角一咧,朝著一處飛速的掠去。

在前進的同時,朱帥將自己的湮滅之塵也釋放了出來,吸引著不死靈木現身。

周圍的密林,在湮滅之塵的吞噬作用之下,又開始快速的枯黃了起來,不多久,朱帥所在的周圍,已經是一片蒼涼。

如此快速的飛掠了數分鐘,朱帥終於看到了不遠處的那道身影。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女孩長的十分的漂亮可愛,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著朱帥。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翠綠色長裙,光著腳丫,就那樣凌空站在一顆樹冠之下。

看到這小女孩,朱帥更加確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七八歲的小女孩,連修鍊都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像法皇一樣凌空站立呢?

現在就只剩下了一個解釋,這個小女孩,就是不死靈木幻化出來的。

見到小女孩之後,朱帥也鬆了一口氣,速度慢慢的減緩下來,在距離小女孩還有數米遠的距離時,完全的停止下來。

「小姑娘,你怎麼在這裡呀,你母親呢?」

為了不使小女孩驚嚇逃走,朱帥只好輕聲的和小女孩說著,同時,背後的雙手,開始了慢慢的變化。

「我的母親?嗯,她在,她就在這裡,可是我找不到她了!」

小女孩迷茫的朝著四周看了一圈,怯生生的回答道。

聽了小女孩的話,朱帥心中也是大喜。

這不死靈木,出現的時間應該還不長,現在靈智還不是特別的成熟。

這對於朱帥來說,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若是遇到靈智成熟的不死靈木,想要將之徵服,恐怕不會特別的容易。

「哦,原來你找不到母親了呀,那你看這樣行不行,哥哥帶你去找好不好?」

朱帥的身形,慢慢的朝前移動了幾步,同時開口引誘著小女孩。

「不要不要!你不是個好人!」

可誰知,朱帥才剛剛說完,小女孩的頭就像撥浪鼓般搖了起來,十分警惕的看著自己。

「哥哥怎麼可能不是好人呢?哥哥會帶你去找你的母親的!」

「這森林這麼大,你一個人亂跑,很容易迷路的!」

朱帥心中微微一稟,一邊輕聲說著,趁勢又往前走了幾步。

現在,朱帥距離那不死靈木幻化出來的女孩,已經不足五米了。

「你就不是好人,你的身上,有種奇怪的味道,那種味道,我好像很熟悉,我不喜歡它!」

小女孩歪著腦袋,若有所思般的說道。

原來是湮滅之塵!

朱帥很快反應了過來。

不死靈木,被譽為湮滅之塵的天地,對湮滅之塵,有著克制的作用。

這個小女孩,一定是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的湮滅之塵,才會斷定自己是個壞人的。

「味道?什麼味道?」

朱帥趕緊將湮滅之塵收回體內,同時背後的手印,變幻的越來越快。

「呃,那股味道又不見了,反正我不喜歡。」

「我要去找母親了,不和你玩了,那些壞人,就要進來了!」

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小女孩朝著天空之上微微的一指,轉身欲走。

「等等!」

朱帥著急的喊了一句。

自己的手印,就快要完成了,一定要將她拖住!

「怎麼了?」

聽了朱帥的話,小女孩身形微微的一頓,回頭問道。

「沒什麼,就是哥哥想送你個禮物,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朱帥說著,背後的雙手快速的變幻,終於,手印完成!

「禮物?什麼禮物!」

小女孩十分天真的朝著朱帥看來。

朱帥的雙手,緩緩的從背後伸出,手掌之上,托著一個與小女孩體積差不多大小的水泡。

碧波之牢!皇階法術,朱帥現在掌握的最熟練的皇階法術!

剛剛,朱帥不停的和小女孩閑聊,就是為自己施展碧波之牢拖延時間!

「嘻!好漂亮!」

看著朱帥手上的水泡,小女孩歡快的叫了一聲,朝著朱帥邁了幾步。

可是下一刻,她就頓住了身形。

「母親說過了,不能隨便拿陌生人的東西,哥哥,我去找母親了,你自己玩吧!」

「等我找到母親了,再來找你玩泡泡!」

小女孩說了一句,便準備的離開。

可是,已經做好準備的朱帥,怎麼可能讓她輕易的逃走,雙手一揮,那碧波之牢,便朝著小女孩飛速的掠去。

透明的水泡,快速的朝著小女孩掠去。

小女孩看到那水泡,臉色也微微的一變,一雙小手一揮,身體便朝著一旁閃去,可是皇階法術,怎麼會輕易的躲避。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水泡便追上了小女孩,將她籠罩在了其中。

啊~

小女孩只是低低的驚叫一聲,馬上就雙眉緊縮,陷入到了昏迷狀態之中。

現在,不死靈木幻化出的小女孩,已經被自己控制,接下來,只要將之逼出原形便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