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竟然有人不要臉到如此程度。」

見過不要臉的,還沒有見過如此不要臉的。

「做你的白日夢吧!看拳!」姚舜冷哼一聲,如同籃球般大小的拳頭揮動,帶著狂暴的勁風向著劉笑天劈頭蓋臉的打了下來。

更加讓人恐怖的是這傢伙隨著龐大身軀的滾動,結實的擂台竟然還在發生著顫抖。

「果然是大肥豬一頭。我倒要看看你這大肥豬的拳頭有多硬。」劉笑天冷笑,運轉全身能量。

既然對方說自己是煉體六重,那就施展一個煉體六重的拳頭和對方試試。

眼看著對方兩個碩大的拳頭砸了下來。

劉笑天鼓足了力量,雙拳帶著罡風,向著對方的雙拳擋去。

「砰」一聲,四道拳頭緊緊的碰撞在一起,不過也隨即出現了眾人意料之中的下場。

劉笑天蹬蹬連連後退出去。

雙拳發出咯咯的聲響,很顯然,對方這一對拳頭遠遠不是劉笑天所能夠承受的。

劉笑天差點兒從擂台上倒下來,然後才止住了步伐。嘴角不由得滲出一滴鮮血。

「這小子死定了!哎!驕傲自大,可以決戰,但是也不能太把自己的小命當兒戲了吧!」有雜役弟子不由得對劉笑天惋惜不已。 看到劉笑天狼狽的後退。

總裁的葬心前妻 姚舜狂吼一聲,繼續雙拳揮動,帶起一道強勁的罡風,直接向著劉笑天趕了過來,別看這傢伙身軀龐大,但是速度一點兒不弱,很快就到了劉笑天面前。

「去死吧!」姚舜大喝一聲,碩大的拳頭帶著猛烈的勁風直接向著劉笑天的頭顱砸去。

這兩人的身軀差別實在是有點兒大。劉笑天站在對方面前,好像就是一個小孩子與大人的區別。

眼看著對方拳頭砸落下來,劉笑天不敢怠慢,要是被這一拳砸中,不死也得重傷,劉笑天身子微微往前仰,然後腳步錯開。

毫無懸念的從對方的褲襠底下溜了過去,然後一腳狠狠的揣在這個傢伙的屁股上。等姚舜反應過來轉過身的瞬間,劉笑天已經躲得遠遠的,嘴角帶著一抹欠揍的笑容。

「你竟然能躲過我這《霸風拳》,不過下一個《烈風拳》卻沒有那麼容易讓你躲過。」雖然被劉笑天躲避過了,但是姚舜卻是毫不在意。

慢慢的折磨敵人要遠遠比快速的殺死對方讓人更加的爽快有快感。

很顯然,姚舜要的是這個慢慢羞辱與折磨劉笑天的過程,至於怎麼最後殺死劉笑天,姚舜並不著急。

劉笑天展出一個壞壞的笑容。

「老子只是沒有盡全力而已,好不容易碰上一個如此好的對手,磨練自己更勝過殺死對方。」

「烈風拳!」姚舜大喝一聲,頓時間拳頭猛然間湧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這氣息如同風吹一般,但是很明顯殺傷力也是巨大。

劉笑天運轉能量,雙拳緊握,自己目前修鍊的就一個炎陽三重爆,不過現在還不是施展他的時候。

一招靈猴摘桃靈巧的走了出去。

對方顯然沒有想到劉笑天會有這麼噁心的一招,因為這一招一旦施展成功,那就意味著自己老二徹底被廢掉了。

姚舜急速的手臂往下面擋去。烈風拳威力也因此減弱了很多。這時候劉笑天已經雙拳向著對方胸前擊去。

「砰砰!」強勁的拳風呼呼作響,狠狠的打在姚舜的身上。

但是這個傢伙如同沒有任何事情似的,最後竟然呼吸一口氣,將胸膛往出來一擠,劉笑天反而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擊飛了出去。

擊飛出去以後,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這一下子偷雞不成反而蝕把米,這傢伙不知道修鍊了什麼功法,竟然肥肉如此的抗擊打。

「哈哈!忘了告訴你了,老子這一身肥肉刀槍不入,即使是同等階的修者,我也有把握將對方一肚子擊飛,更何況你只有煉體六重的修為。臭小子,你百般羞辱我,那可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的。」姚舜冷冷的說道,然後晃動著龐大的身軀向著劉笑天趕了過去。

速度之快讓人很難與眼前這個龐然大物聯繫起來。

看來煉體六重對抗練體十重的修者,果然不行,還是不能夠封禁自己的修為,雖然我不想殺人,但是弄不好被這個肥豬殺死,那自己就虧大了。

「砰」一聲,劉笑天徹底解禁自己全部的修為,煉體八重的修為一下子釋放出來,此刻的劉笑天看起來要比剛才強大了很多。

「哼,原來你是煉體八重,不過對上我練體九重,也活該你倒霉。哈哈!」雖然劉笑天釋放出了煉體八重的境界,但是對於煉體九重的姚舜來說,那可是一丁點兒壓力都沒有。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看拳!」劉笑天一聲冷笑,整個身子靈巧的越出去。一擊重拳揮了出去,帶著強勁的氣息。招式狠辣而凌厲。

「轟轟!」雙拳對撞,兩人同時往後倒退。

很明顯,這一拳雙方的較量,倒是不相上下。

「你果然不簡單,怪不得要和我生死決戰,不過你還是小看我了。」姚舜冷笑,雙手猛然間伸長。

「列風暴!」瞬間,劉笑天面前便出現重重拳影,帶著剛烈的勁風,重重拳影密不透風,帶著濃烈的殺氣。

「好樣的,那就試試我的炎陽三重爆的滋味。」劉笑天也是毫不遲疑的運轉自己的修為,體內儲藏的陽氣毫無保留的運轉到雙手上。

猛然間,一道熾熱的如同火焰般的能量漣漪釋放出來。隨著這能量的釋放,周圍溫度一下子升高了很多。

「咔嚓!」隨著劉笑天揮動拳頭,向著自己而來的拳影如同遇見了剋星似的,竟然在瞬間的功夫土崩瓦解。

姚舜臉色大變,這可是自己最得意的絕學,好不容從封天宗門的武技閣裡面帶出來的。急忙中,姚舜又是施展出整套的列風暴,重重拳影又向著劉笑天而來。

劉笑天展開步伐,雙拳連連揮動,迅速破掉了眼前的列風暴拳影,然後整個人瞬間就到了姚舜面前。

姚舜面色極具的變化,整個人快速的向著後方倒退,因為他感覺到了劉笑天身上的那股熾熱的能量遠遠不是自己所能夠對抗的。

看著狼狽與節節敗退的姚舜,觀看的雜役弟子的神情簡直是震驚到了極致。

「天哪!你們告訴我,這是不是真的?」一名弟子嘴巴張的大大的,一臉的驚訝的神情。

「怎麼可能?我們老大可是煉體九重的修為啊。」

「這……這確實難以相信,要不是我們此刻就站在他們的面前的話。」

修者,只要高一個等階,那就在戰鬥對手的時候就已經很有把握了,尤其是高手之間的對決,往往就差在那麼一丁點兒微末的修為差距上,當然同等階的修者之間,那就要看他們誰修鍊的武技更加的強大了。

越是修鍊的武技強大,那就意味著誰更有把握打敗對方。

可是眼前這兩人的修為可是整整查了兩截啊。這要是說出去?誰人會相信這樣的事實。

劉笑天緊追不捨,下一刻,一個怪異的笑容出現。

「我的絕技還沒有施展完了,你就不行了,一點兒不好玩,你別躲啊。小心,我的絕技撩屌腿要出了。」劉笑天一面戲謔的說道,然後真的撩出一擊陰腿,狠狠的向著姚舜的老二擊去。 姚舜根本沒有預料到這個傢伙會是如此的卑鄙。

不是流傳著一句話,打人不打臉,決鬥不打屌嗎?可是這傢伙雖然夠不著自己的臉,但是這一擊卻是無法躲過了。

這何止是無恥,簡直是不要臉。

「砰」一聲,撩屌腿準確無語的擊打在了姚舜的老二上。

姚舜只感覺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傳來,接著便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上嗷嚎起來。

這傢伙本來聲音更大,嗷嚎起來簡直令人觸目驚心。

「喂,你不是修鍊了什麼功夫?刀槍不入嗎?你這是要幹嘛?大肥豬,你給我起來,我還沒有玩夠了!」劉笑天說著狠狠的一腳腳的向著這個傢伙的臉上踢去。

既然身上刀槍不入,那屌上面,臉上面也不會刀槍不入吧?

眨眼間,姚舜本來肥胖的臉龐更加的肥大了,簡直比豬頭還豬頭。

每名弟子都是看的心驚肉跳。

感情這傢伙就是一個扮豬吃虎的傢伙,從此很多的版本就出現了。

「這傢伙說不定就是掌門的私生子啊!不然這傢伙那麼鬧,最後還被掌門弄到了封天宗門。」

「這傢伙看來身份不簡單,不然也不會修鍊如此強大的武技!」

很多雜役弟子內心頓時間湧起無數的猜測。

尤其是看著自己曾經威風凜凜的老大倒在生死台上呻吟不已,讓人看著心疼,本來姚舜眼睛不大,這下子根本看不清楚了。

「要殺就來個痛快的吧!既然與你簽訂了生死契約,我死而無憾,怪我技不如人。」姚舜正義凜然的說道。

「我靠,你雖然人很奇葩,但是沒有想到還是有幾分骨氣的,倒是想殺你我也下不了手啊!」一入宗門就殺人,這總不是好事情,所以雖然簽訂了生死契約,劉笑天還是願意給對方一個機會。

「哼,你是想羞辱我,還是想要折磨我,有什麼手段儘管來吧!我姚舜認命!」一旦上了生死台,並且被對方踩在腳下,在宗門呆了多年的姚舜很清楚,下場不會好過。

「你他媽的聽不懂我說的話,來吧,給老子我磕頭,我可以饒你一命。」劉笑天伸了伸懶腰慢悠悠的說道。

「哼,男兒膝下有黃金,你可以殺了我,但不可以羞辱我!」姚舜冷冷的不情願的說道。

「你麻痹,我這不是羞辱你,我只是不想殺了你,但你想殺我,我饒你一命,你就知足吧!」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謝謝不殺之恩,以後我姚舜的命就是你的了!」姚舜也不是傻子,當然很快理解了劉笑天所說的話。然後咚咚的磕三顆響頭。

「好了,我有自己的命就夠用了,你也不用把你的命交給我,我可不喜歡拿著別人的命來玩耍。」劉笑天搖搖頭。

「大家聽著吧!我們五組雜役弟子以後的老大就是劉笑天,我以後和你們一樣,甘願聽從劉老大的吩咐。誰若對我們老大不敬,我第一個乾死他!」見到劉笑天真的不殺他,姚舜大聲的喊道。

「好!」看到第一次在生死台上沒有見到鮮血與屍體,這些雜役弟子歡呼出聲,儘管姚舜被打敗了,但是這一駕打的卻是讓無數的雜役弟子心服口服。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是對劉笑天前擁后抱,十分的親切。

「劉老大,真心對不起,當初我真是想對你下死手。」對於早上的很多事情,姚舜十分的後悔。

「我看出來了!」

「那我想殺了你,為什麼你還要饒恕我的性命?」姚舜很不解。

「因為你也不容易啊!十年時間堵在煉體九重,心裡也一定不好受,你放心吧!說不定我以後可以幫你突破煉體的。」劉笑天笑笑。

「謝謝劉老大!」姚舜簡直都快跪下來了。

「好了,廢話少說,以後我就是你們的老大,不過具體要乾的活還是由姚舜你負責安排吧!我希望大家同心協力。」劉笑天點點頭然後說道。

晚上,劉笑天所在的門又被人粗暴的踢開,氣的劉笑天一咕嚕從床上翻了起來。

「是哪個狗日的不長眼?怎麼連最起碼的禮貌都沒有。難道不知道進入老大的門需要敲門嗎?」

劉笑天憤怒的罵道。

「你就是劉笑天,用卑鄙手段進入宗門,然後干倒姚舜的那個傢伙?」來人口中叼著一根和大玄龜口中差不多的煙頭,不過要比大玄龜的卻是細了短了很多。

「我就是!你是來搞事的?」劉笑天老大架勢十足。不多時間,姚舜帶著一批人也是趕了過來。

「李生,你不要太過分,雖然我現在不是這裡的老大,但是想要搞我們老大,先過我這一關再說!」姚舜狠狠的罵道,然後低聲在劉笑天耳邊說道:

「老大,小心點兒,這是雜役弟子里的另一個老大,他的修為不高,但是戰鬥能力超級強悍,以前我是老大的時候勉強能夠和他一戰,現在你是老大,所以很多事情都要你出面了,不然我們這五組的老大就根本沒有辦法混了。」

這一刻,劉笑天這這才明白原來這雜役弟子也是好幾個老大,當初還以為幹掉姚舜自己就很牛逼了,原來還有好幾個老大比姚舜還要牛逼。

雜役弟子好幾千,當然是有很多個老大在帶領。

媽蛋,看來這老大沒有我預料的那麼好當。

「姚舜,現在沒有你說話的份!你給我閃一邊去!」李生冷冷的說道,然後來到劉笑天的面前。

「狗日的,看來你是不服氣啊?怎麼說,你是想單挑我,還是想火拚?你自己選擇吧!」劉笑天毫無怯意的說道。

「你倒是有幾分勇氣,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雖然你打敗了姚舜,但是並不代表能夠打敗我。」李三冷笑不已。

「奧,你倒是比我想象的自信多了?說吧,我如果打敗你,有什麼好處?」劉笑天笑道。

「哈哈!你能打敗我?我是不是聽錯了,這不會是今年我聽過最好的笑話吧?」李生狂妄的笑道。

「好,你要是你打敗我,我四組全部的兄弟給你管理吧!我也甘願和姚舜一樣,成為普通雜役弟子,以後任你差遣。」

「好,這可是你說的,既然不服氣,那就打!」劉笑天壞壞一笑說到。 李生吐掉口中的煙頭,狠狠的在地上一踩,標準的一副二流子模樣出現在劉笑天面前。

「你可要小心點兒!我這個人別的沒有,什麼絕技之類的倒是很多!」劉笑充滿陰邪的一笑說道。

「那我倒是領教領教!」李生說著整個人氣勢陡然攀升,煉體十重巔峰的修為釋放到極致,整個人也是化作一道模糊的影子向著劉笑天沖了過來。

「挖眼睛!」劉笑天一聲大喝,雙手化作一道劍指的樣子,然後只取對方的雙眼。

李生大怒:「好卑鄙!」

這種邪惡的功法那裡是決鬥用的,簡直就是為了讓敵人廢掉的招式,感覺事情不巧,李生快速的往後倒退。

「踹屁股!」趁著李生有點兒慌亂,劉笑天二叔不說,一腳狠狠的揣在了對方的屁股上。

劉笑天力量十分的巨大,這一腳直接將暴怒的李生給踹飛了出去。

第一次,李生就吃了一個大虧。

要數雜役弟子的修為,李生絕對是第一人,因為李生只要感應到玄氣,進入超凡境界,李生就可以成為外院弟子。

一個弟子一旦成為外院弟子,享受的資源那可比雜役弟子好多了。

劉笑天這種流氓打法讓姚舜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姚舜這一刻也終於明白,原來劉笑天是有意饒了他,不然就是十條命也鬥不過這個傢伙。

這傢伙雖然煉體八重,但是戰鬥能力早已經超群絕倫,一旦將李生打敗,劉笑天足以成為雜役弟子第一人。

想到這裡,姚舜不由得冷汗直冒,辛虧對方饒恕了他,不然早就稀里糊塗的死在了生死擂台之上。

「長虹當日!」猛地,李生的手中出現一把長劍,長劍揮掃間,劍芒閃爍,刺眼的光芒如同萬丈光芒一般向著劉笑天而來。

「好劍!」劉笑天讚歎一聲,不過整個人卻是不敢怠慢,雙手死死的捏成拳狀。然後連續揮出兩拳。

熾熱的能量光芒在空間充斥,讓觀看的弟子都不由得有一種悸動的氣息瀰漫。

「這到底是什麼功法?怎麼如此強悍?」有些雜役弟子不由得眼冒精光,第一次見到如此令人恐懼的武技還是第一次。

「我也說不上,但是這功法要比我們每個人修鍊的地階低等功法肯定會高出很多。」姚舜點頭說道。

雜役弟子,最多只能夠修鍊一些低級、的功法,當然封天宗門對於雜役弟子已經夠好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