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剛才發生了什麼?」

人群開始騷動了起來。

「我記得我明明是在戰場上殺敵啊!」

「我不是成為一門宗派的掌門了嗎?」

「我是誰?我從哪兒來?我要去做什麼?」

……

大家三五成群,臉上滿是疑惑。

「顧凡,顧成武,你們剛才夢到什麼了?」慕鳶一臉的迷惑,朝兩人呢喃說道。

「夢?那是夢嗎?」顧凡問道。

「肯定是夢啊,我們剛才一直都在這裡,肯定是掌教用莫大的手段讓我們入夢,真實不可思議啊!」顧成武朝上方望去,話語間對這種未知的手段充滿了羨慕。

陳秀跟落無塵同樣是震撼不已,滿臉的茫然,也不與周圍的人說話。

「看來大家都是一樣。」顧凡將眾人的神情收入眼底,心下平靜了不少。

他本來就是個比較淡定的人,而且對很多事情都持有一種漠不關心的態度,更別說大家都經歷過一樣的事情,這樣就不稀罕了。

「悟性呢?不是還有一項悟性沒有檢測嗎?」顧凡忽的想到這個,好奇的望了望石台上。

「好了,此次新生考核到此結束!」

四周突然冒出了句聲響,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便將眾人籠罩!

待再去看時,眾人赫然出現在了一處大殿內。

大殿顯然沒有光明塔內部大,但容納區區數十人還是綽綽有餘。

顧凡朝四周打量,只見都是由黝黑泛著光澤的石頭打造而成,牆壁四角有著一排一排的蠟燭在燃燒,將整個大殿照的通亮。

顧凡向上方看去,從左到右,依次是一個又一個清紅色的石椅,顧凡在心底暗數,共是十二個。

「這莫非是十二宮主的位置?」顧凡暗自嘟噥,卻見石椅上忽的出現了人影,每個石椅上都坐有一人,有男有女,只是不是實體,如同氣泡般透明。

大家瞪著大眼睛打量著前方的人影,絲毫不敢大聲說話。

就在這時,掌教的身影憑空出現了眾人眼前。

「你們眼前看到的,便是我們三清宗十二宮各自的宮主了,不過宮主都是有要事在身,所以你們看到的都是分身。」掌教慢悠悠的捋了捋鬍鬚,然後說道。

「直接開始吧青玄子。」座椅最左方,是一名發須皆白的老者,看起來和藹可親,給人一種極其親切的感覺,便是他開口。

「不要直呼我姓名,在新弟子面前能不能給我點掌教的面子!」青玄子掌教回身怒目圓睜,氣鼓鼓的喝道,惹來了其他眾長老的搖頭苦笑。

「他便是十二宮之首的子宮的宮主子兮,資歷極老的一個老傢伙,也就他一直敢直呼我的姓名了。」青玄子似乎很是不爽,轉身便直接將其大名報了出來。迅讀網

顧凡看了看十二宮主,又看了看四周,很是疑惑,這入宮儀式怎麼看起來這麼簡單?

或許是被青玄子發現了顧凡神情的異樣,又或許是大家都有這種想法,緊接著青玄子便開口解釋道。

「我們宗門是一個管理極其格式化的,所有的一切能從簡就從簡,只要成功入十二宮成為內門弟子的,稍後都可以去太靈殿領取各自的衣物及身份令牌。」

「在宗門,從衣物便可看出你是外門還是內門亦或是更高級別的弟子,所以入門,入宮儀式都很簡單。」

「再開始挑選宮門之前,我得先講一下規則,之前你們每一層的表現,都在我以及十二位宮主的觀察下,每一層都會有相應的得分,最終按照所有層數相加后的分數,得出了一個排名。」

「排名第一的,可以自己挑選宮門,其餘的,則由宮主挑選。」

「接下來便開始吧十二宮主。」青玄子微微側身,向眾宮主說道。

「慕鳶是我的,誰都別搶!」忽的其中一名女宮主眼疾手快,直接喊道,同時手臂虛影一揮。

緊接著慕鳶便看到一道光芒籠罩了自己,抬頭望去,一個「辰」字若隱若現。

「還有陳清雅,誰也別跟我搶!」

「放心辰渺宮主,神識師到我們這也是耽誤他們啊。」

另外一名宮主哈哈笑道的同時,也是隨手指向了兩人。

「慕鳶恭喜了。」顧凡跟顧成武雙雙祝賀道。

「看來辰宮便是神識宮了,開心心,只是是不是後面就不能跟你們一起了啊。」慕鳶說著說著語氣就低了下來。

「想什麼呢?頂多就修鍊的時候在各自宮門裡,其餘時間還是可以一起玩的啊。」顧凡不自禁的揉了揉慕鳶的腦袋,笑道。

顧成武不善於言談,在一旁附和。

「落無塵我要了。」子兮宮主右邊,丑宮宮主丑囚點道。

點完落無塵后,丑囚又是看向了陳秀,「陳秀丑宮也要了。」

「丑宮主不要過分了,好苗子都要被你們挑完了。」旁邊傳來一聲冷哼,是一名頭髮如火焰的男子,同時一指點了出去。

只見半空中兩道光芒一觸即分,彷彿從未出現過。

「落無塵已經給你了,陳秀便到寅宮吧。」頭髮如火焰般赤紅的男子正是寅宮宮主,寅焚天。

眼見著寅焚天對著陳秀一指,丑囚面無表情的望了旁邊一眼,繼續在人群中挑選了起來。

寅焚天聳了聳肩膀,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顧凡見著身周的人一個個的都升起了光芒,光芒上的字各不相同。

顧成武身周也升起了一道光芒,上面赫然是第四宮「卯」!

顧成武往上方望去,只見第四道座椅上,是一名體型碩大的中年男子,光著腦袋,即便只是虛影分身,看起來也比周圍宮主壯大了一圈,看起來極具力量感。

「顧成武,你這往後的日子不好受啊。」慕鳶瞅了瞅一旁面色有些難看的顧成武,嘿嘿說道。

顧成武眉頭跳了跳,好半晌才恢復了過來,好奇的問道。

「怎麼還沒有宮主挑選顧凡?」 慕鳶也將目光看向了顧凡,四周大家的目光更是匯聚而來。

眾宮主挑選弟子的速度很快,凌空連指,但凡被其選中,都會被一道獨特的力量光芒籠罩,光芒上空更是顯示所屬的宮門,簡單明了。

特別是當幾乎所有人身周都泛著光芒如同一個雞蛋的時候,光零零的顧凡就顯得極其顯眼。

「他該不會是第一吧?」雖然這般說道,但陳海依舊滿是懷疑,他的身周也有著光芒,好像是被排名靠後的宮門選中。

「第一,哼哼,我看是宮主們都看不上他吧。」狄綿山哼哼道,言語間滿是嘲諷,似乎因上次輸給顧凡怨氣還未消。

陳秀倒沒有如兩人般開口,不過看著周圍剩下的人越來越少時,臉色也愈發的難看起來,「如果等會他真的第一,你就說你不服,聽到沒?」

陳海立馬不說話了,臉色垮了下來,但還是連連點頭,不說他跟陳秀的關係,如果不是陳秀,恐怕他早就被淘汰了,根本不可能站到這裡。

時間推移,剩下還未被選入宮門的人越來越少。

慕鳶拿手捅了捅顧凡,大裝驚訝的道,「可以啊,陳秀跟落無塵最有希望第一的人都被選走了,看來你第一穩了,後面記得清我們吃飯哈。」

顧凡其實早就發現,一開始那些有希望拿第一的人都被選走了,雖然有些驚訝,但卻很快冷靜了下來,「嘿嘿,沒問題。」

就在這時,掌教青玄子開口道,「好了,這次入宮儀式的便到此結束了,剩下一人,便是此次考核的第一名,可以自主選擇想要加入的宮門。」

人群中有著嘩然聲起,大家紛紛轉過身子,很是羨慕的望向了顧凡。

人群中唯有陳秀三人目光有些陰沉,不過顧凡也懶得管他們,看到大家不自然的給自己讓出一條道時,抬腳向前走了過去。

站在前面,才能更好的將十二宮主都打量一番。

「我不服,他憑什麼第一!」就在顧凡動身的一剎,陳海立刻大聲質問道。

「目無尊卑!」

一聲冰冷的哼聲響起,隨之陳海便傳來了一聲慘叫,整個人面色瞬如白紙,躺在地上如同一隻蝦米不住顫抖。

陳秀跟狄綿山都是嚇了一跳,卻是沒有人敢做聲。

「愚蠢,活該。」選中陳海的宮主更是在心裡暗罵不止。

「好了。」青玄子及時將寂靜的場面打破,「顧凡是本次考核的第一,或許你們當中有很多人不滿,不過在解釋之前,我要說一下這個規矩問題。」

「在三清宗,其他宮主或許好說話點,不過若是有丑宮宮主或者是丑宮的人在場時,任何的質疑或者反問都會給你們帶來麻煩,因為這是規矩,大人說話小孩只需聽著,如若不服,那便憋著,或者表現出更好的成績來。陳海回去抄寫宗規百遍,順便提醒你們一句,丑宮宮主主掌刑罰,日後若是再范恐怕就不是今日這般簡單了事了。」管家小說

大家齊聲應道,顧凡再次動腳,來到了最前方。

十二宮宮主的目光瞬間落在了顧凡身上,後者卻是絲毫沒有慌亂,從最左邊的子宮開始,慢慢的打量著眾宮主。

青玄子頗為讚賞的說道,「考核的成績是由我以及十二大宮主共同商討的,顧凡獲取的旗子數是最多的,光明塔內更是斬獲第二層及第三層的第一,靈力契合度更是十全靈根,這些都遠遠的超過你們,至於其他項雖然稍弱,卻是跟你們沒有相差多少,他不第一,誰第一?」

雖然是反問的語氣,眾人卻是聽出沒有絲毫反問的意思,這就是結論,必須接受的結論。

眾人默不作聲,心裡卻也在暗暗對照,發現確實與掌教所說相差無多時,也是慢慢的接受了這個結果,落無塵依舊滿目春風,目光滿是讚賞的望著顧凡的背影,陳秀卻依舊臉色陰沉,不過有陳海的前車之鑒,倒是不敢表現出來。

「好了,顧凡,接下來我給你講解一下每個宮門的不同,其他人也可以聽一下了解一下。」青玄子再次將目光放在顧凡身上,慢悠悠的開口。

「首先是子宮,十二宮之首,宗門最為古老的存在之一,子宮跟其他的宮門有點不同,其他宮門都有各自的特長所在,比如辰宮便是主修神識,在神識方面無可匹敵,辰渺宮主更是神識大宗師。」

說罷,青玄子還將辰渺宮主的位置指給了顧凡。

「掌教謬讚了。」

顧凡順著視線望過去,只見辰渺宮主是一名宮裝女子,正低頭稱道,聲音很是柔和,一舉一動下都給人一種極其溫柔寧靜的感覺。

「不經如此,其他宗門都會安排有各種課程,比如功法講解,靈訣講解,各種修行上的問題都有相應的老師講解,每七天都會考核弟子的出勤率,如若沒有達標,都會有相應的懲罰。」

青玄子再次講回子宮上,「子宮雖然也有相應的課程,但卻不規定出勤率,在子宮修鍊,主要講究的是個人的自覺性,相比其他宮主來說很是寬鬆,但每次宮門考核上如若位列倒數,也會被淘汰出內門,這是所有宮門都有的規矩。」

聽到主要看個人的自覺性的時候,顧凡便眼前一亮,自動將掌教後面的話忽略了,這不正是自己所追求的嘛,每天可以美滋滋的睡懶覺沒人管?

「這小子…」顧凡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神情完全落入了子兮宮主的眼裡,甚至其他所有宮主的眼裡。

「還請掌教講解一下其他宮門的不同之處。」雖然心裡已有了選擇,但顧凡還是恭敬的說道,對其他的宮門還是要稍微的了解下的。

「丑宮,之前也提到過了,太刑殿的人大多數都是從丑宮中出來的,宮主丑囚更是太刑殿殿主,門下管理嚴格,相比來說,丑宮的整體實力是十二宮之首。」

顧凡點點頭,心想這種管理嚴格的宮門是如何都不會去的。

「除開子丑辰三宮之外,其餘宮門都相差無多,除了神識,什麼都有教,你也什麼都能學到,特點沒有那麼明顯,比如寅宮,主修火系功法靈訣,卯宮,主打煉體……」

後面的宮門相對來說沒有特別點,所以青玄子也就寥寥數句便帶過了,讓顧凡以及新弟子門有點了解就行,緊接著所有人的目光便看向了顧凡。

青玄子樂悠悠的問道,「所以,你想入哪座宮門?」 「你想入哪座宮門?」

掌教話音剛落,顧凡便立即回答了出來。

「十二宮之首——子宮!」

掌教以及十二宮宮主的目光頓時變得奇怪起來。

畢竟之前顧凡的異樣便被他們所察得,此刻顧凡不假思索的選中子宮,貌似與他們的猜測相仿?

唯有顧成武敢肯定,顧凡是沖著子宮管理鬆懈而去的。

鹽店街 掌教心中也是有這種想法,尷尬的咳了咳,正欲開口,卻被子兮宮主搶先一步。

「孩子,能說說為什麼嗎?」

「好的,宮主。」顧凡尊敬的朝著老者作揖,隨後說道,「首先,宮主所在的宮門既然是十二宮之首,肯定會有特殊的地方,比如功法比如靈訣;其次,弟子是一名不喜被各種條條框框所限制的人,所以自信在子宮能夠更好的學習更有效的修鍊。」

顧凡言簡意賅,兩句話便說完。

子兮宮主點了點頭,「蒼霖是你的導師吧。」

「是的。」

「好了,青玄子,這孩子子宮收了,入門儀式也可以結束了。」子兮將目光望向掌教,依舊是毫不客氣的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們這幫傢伙可以走了。」青玄子揮了揮手臂,頓時十二宮主的虛影分身化作虛無,消散不見。

青玄子將目光重新看向後方這群新弟子們,「入門儀式已經結束了,記住你們各自的宮門,稍後從這裡離開就可以去宮門報道了,別忘了,報道之前去太靈殿換身衣物。拿出你們的身份令牌來。」

顧凡等人紛紛依言拿出了令牌。

只見青玄子一指從面前劃過,顧凡便見到自己的令牌上浮現出了一個字,正是「子」,字是青色的,象徵的便是內門弟子的身份。

「好了,你們的弟子級別已經更新過了,該幹嘛就幹嘛去吧,後面會由各自宮門中的人安排你們的。」

「對了,還有此次考核的獎勵,顧凡接著!」

嗖的一聲,顧凡只看到眼前有著黑影一閃而來,直憑本能的抬手一抓,再一鬆開,手掌上是一個小巧的木盒子,上方紅色,周圍棕色。

顧凡好奇的揭開了木盒子,一股濃郁的丹香味沁入鼻孔,一顆圓滾滾的如嬰孩小指頭大小的丹藥映入眼帘。

「這便是開靈丹?」顧凡暗自打量的時候,掌教已點出了考核中排名前十的人。

「落無塵,陳秀,慕鳶,顧成武,陳清瀾……」

「一周之後,化靈池開啟,你們可提前做好準備。」

掌教說完,身影便消失不見,慕鳶連忙高舉著手臂朝顧凡揮舞,三人匯聚在一起。

其他人的目光頓時不懷好意的看向了顧凡手中的盒子。

慕鳶連忙拿手捅了捅顧凡,示意他將盒子收起來,與此同時,朝著四周哼哼說道,「你們想幹嘛,這可是掌教給的考核第一名的獎勵,掌教可能還沒走呢哈。」

邊說三人邊朝殿外移動。

「恭喜了,顧凡。」落無塵從一旁走來,拱手稱道,語氣頗為羨慕。

「僥倖僥倖。」顧凡連連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