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這部電影不會像之前我試過的那些仙俠、魔幻類的電影一樣,根本無法穿越,否則,真是空歡喜一場了。」 「大新聞!我軍在印國取得階段性的勝利,目前印國政府已經陷入財政困境,而巴坦國的軍隊在印國的攻勢也異常順利,在大多數兵力被藏南華夏軍隊吸引住的情況下,印國不得不放棄北部不少地區的抵抗,開始收縮兵力鞏固防線,開始轉進攻為防守了!」鄒小兵從教室外跑進教室,大聲的對進修班的所有同學說道。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uc電子書()!

歡呼聲頓時響徹整間教室,雖然他們這些人已經過了那個漏*點澎湃的年紀了,不過華夏取得勝利,依舊是一個令人高興地消息,藏南地區已經收復,目前印國駐聯合國大使每天都在聯合國議事大廳裡面跟華夏以及巴坦國的大使為這個事情爭吵,當然大使們的爭吵並不能制止軍隊的推進速度。

數萬米軍似乎不願意跟華夏軍隊作戰,寧願北上調解巴坦國和印國的軍事衝突,也不願意到藏南前線去跟華夏特種兵教練一番,這個年代華夏的陸軍依舊是世界第一,雖然裝備可能比米軍有些不如,不過軍事素質以及當兵素質卻不比米國大兵差,50年代那場戰役已經讓米國人打心底不願意跟華夏打陸戰,而南海的海空軍高科技戰爭,那才是米國大兵們所喜歡的方式。

楊靖對鄒小兵說的這個消息並沒有什麼反應,雖然華夏在西南戰場上有了一定的勝利,但是在南海的戰役卻異常兇險起來,南海艦隊和東海艦隊雖然經過這幾年的大力發展,不過要跟世界上海軍實力最強大的米國對比,依舊顯得弱不禁風,如果不是在家門口作戰,如果不是南海兩處空軍基地有大量的戰機支援,只怕這兩支艦隊在南海的對戰中將會損失慘重。

台東方面也沒什麼新消息,上回朱立那伙人聽杜麗說除開朱立,其他的都被伍空他們留了下來,也算是讓戮魔傷筋動骨了,攻擊妖族聯盟的總部小島,一傢伙損失了上千的精銳魔族戰士,在運送旱魃的貨輪上,也損失了數十名精銳,其中十幾名親兵也永遠被留了下來,如果不是妖族在這兩場戰鬥中受損不小,只怕伍空都會夾勝利之威打上米國本土,現在蓋影和豪斯已經帶領著異族軍團攻入了米國本土,同魔族戰士正式廝殺到了一起。

劍藏鋒和雨蘭此時依舊在米國沒有回來,戮魔親自帶著自己的大弟子以及手下的一干精銳把這兩個妖族聯盟的高手給死死的纏住了,蓋影和豪斯正是因為知道這個時候后,才帶著手下大量的精銳攻入米國,不少魔族戰士都被這些數量龐大的異族軍團給圍毆而死,算是死的相當窩囊了,畢竟異族在魔族戰士和妖族戰士看來,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低等生物,比起華夏的精怪還有所不如,沒想到現在竟然能夠進入米國大肆圍殺魔族戰士,確實讓戮魔等人很是惱火。

戰火已經引到了米國本土,而攻擊的主力軍團卻是異類,琰也趁機把玉石山中的數百名喝了古妖鮮血的精怪給扔到了米國魔族的總部附近,破壞的效果雖然不知道,不過想必這麼多精怪同時出現,也確實夠打魔

族一個措手不及了,楊靖想到那夏威夷那個荒島上的戰事就感到精怪們的實力也同樣不可小窺,相信這數百精怪一定可以殺死同數量的魔族精銳。

鄒小兵看到坐在第一排的楊靖眉毛揚了一下之後馬上落了下去,馬上想到楊靖的外公可是國防部長,大舅更是西南戰區的副總指揮,西南那邊的情況他肯定一清二楚了,笑著坐回楊靖身邊,低聲對楊靖說道:「這個消息一出來,東海和深藍的股市聞聲大漲,不少股民都覺得這一波漲勢將會持續一段時間,因為這個多月打戰的緣故,不少資源類的股票都漲幅靠前,我覺得可以投資一下。」

楊靖聽到鄒小兵的話后不由的心中一笑,這個還要鄒小兵來告訴自己的話,那自己也就混的太差勁了,金輝國際早在半年前就已經開始了布局,因為金輝國際同國內政府投資機構合作相當愉快,而且不少國企的熱錢也轉交金輝國際投資,為此金輝國際專門在國內開設了一家分公司處理國內的投資項目。

證劵市場自然也是金輝國際不會放過的市場,資源類、軍工類、機械類等股票都是金輝國際的投資熱點,因為布局的時間早,在大熊市之後以低價位布局,現在經過大半年的上漲,獲利已經相當豐厚了,目前金輝國際在國內股票的投資都已經在開始慢慢出貨,為了不引起股市的震動,數以億計的資金開始慢慢撤離市場,而感受到這波漲幅的散戶開始追進,如果抄短線的話只怕散戶們還能賺錢,如果想長線投資,只怕大熊市將會把他們給淹沒。

金輝國際華夏分公司數十億資金湧入東海和深藍股市,正是因為這筆錢的彷彿波段操作,才使得股市重新熱乎起來,再加上這次的西南之戰,華夏大勝之下,更加會刺激股市的漲幅,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金輝國際才趁著熱錢湧入股市的時候藉機出貨,否則等到南海戰時吃緊,印國組織好反擊的時候,股市的大暴跌才會來臨。

「股市有風險,入市須謹慎,這個可是在證劵交易所大廳裡面貼著的警告語,我不否認勝仗之後股市將會有一波漲幅,但是目前西南戰區的戰事還沒有徹底結束,具體這場戰要打多久,什麼時候會贏,這都是不可預知的事情,如果戰事出現變局,那麼股市的暴跌也就不可阻擋了,要知道大熊市才開始不久,雖然這半年來股市有一波較大的漲幅,那也是因為華夏軍方在全國各地調動各大工廠開工加班生產軍工產品導致的,並不是因為熊市已經過去了。」楊靖這話說出來后讓鄒小兵不由的心中一緊。

要知道他還有數萬元儲蓄全在股市上,如果真的出現楊靖所預料的情況,只怕他的損失可就大了,他才進場沒多久,現在算起來還賺了數千元,看樣子得馬上把手頭的股票賣出去了,賺到了既是福氣,去年大熊市跌的時候,不少人直接從證卷公司的樓上往下跳,東海跳黃浦江的人更是海了去了。楊靖說這樣的話肯定不會沒有半點根據,畢竟西南戰區副總指揮就是楊靖的大舅。

想到這裡鄒小兵下定了決心,明天就把手中的股票拋出去,反正現在是獲利了,沒有套牢的話他根本就沒風險,如果股市沒下跌,無非也就是少賺點錢而已,如果真的下跌了的話,那就賺大發了,打定主意的鄒小兵笑嘻嘻的跟楊靖討論起論文的事情來了,現在楊靖那篇論文在燕京高層引起震動的事情還沒傳出來,當然消息靈通的省部級領導幹部都收到風聲了,最新的內參也將會把楊靖的論文發出來給這些省部級高幹看看,等到這個事情正式確定之後,才會把楊靖的論文下發到正處一級。

當然這幹部的系統那就是一張大蜘蛛網,省部級領導看過之後,自然會跟自己的心腹嫡系說這個事情,而心腹的心腹這麼一傳再傳,很快只怕不少有後台或者站隊了的幹部就會對國家準備大力發展旅遊業的事情了如指掌了,雖然現在還沒有一家關於旅遊區的股票發行,不過卻能帶動不少基建類股票的上漲,比如水泥、鋼筋等等。

為什麼幹部賺錢容易?不說有大量的內參供他們參考,就說他們的消息面也比一般的人要廣很多,華夏的股市是政策性的股市,只能買漲不能買跌,幹部通過內參或者各種會議,很可能提前得到一些金融類的消息,就算他自己不買這些股票,也可以通過親戚和朋友合法的購買,從中賺錢,當然對比貪污受賄來說,這樣的錢國家似乎並不反對領導幹部賺,只要別太過分,要有一個度,知道把握分寸,如果趁機擾亂市場這就會遭受打擊了。

楊靖也不知道首長有意把鄒小兵調到九江跟自己打對台,不過即使知道他也不會在意太多,鄒小兵這個人眼光還是有的,魄力也有,就是腦筋上不算太活絡,比較墨守陳規的那種,當然機關幹部的圓滑與健談這個他不缺,缺少的就是辦事實的那種勁頭以及對新穎事務的學習態度不夠,這點很容易從進修班的各項課程中發現,因此楊靖從沒有把鄒小兵當成一個實力非凡的幹部,最多只是有點小想法、小算盤而已。

周六上午楊靖一回到新苑小區的家,就看到郭芳正在跟陸潔聊天,這個有段時間沒見的女人依舊可愛,見到楊靖回來后,笑嘻嘻的起身對楊靖說道:「你這人也是的,本來還想給你一個驚喜,誰知道你回來了臉色都沒變一下,真是太讓人失望了!早知道這樣就擺譜讓你到機場去接人家了!」

楊靖看到陸潔嘟著嘴巴很是不開心的看著自己,笑著捧著她的小臉蛋,在她那紅唇上深深一吻,頓時讓這個不高興的小女生閉上了嘴巴,轉而深情的擁抱住楊靖,而在他們身後的郭芳則笑著搖了搖頭,開始到廚房準備煲湯了,南江人煲湯一般都要幾十個小時,那樣煲出來的湯才夠勁,而郭芳卻沒有那麼做,紫砂缽煲湯都很好喝,雖然這房子用的是煤氣,沒有木炭煲出來的湯好喝,不過到也湊合了。

「怎麼到東方市來了?你不是跟著到東海處理金輝國際華夏分公司的事情嗎?一聲不吭的就從東海來了東方市,鄧琪知道了非得說你不可!」楊靖放開陸潔后,她整個人都站不住了,只能扶著楊靖,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想你不就過來了,從東海過來也就兩個小時的時間,快得很。金輝國際華夏分公司的事情已經進入軌道了,我只不過是過來看看公司運轉的情況,具體操作上面有專業經理人和操盤手。至於鄧姐的話,她現在到米國去參加什麼會議去了,管不到我!」

聽到陸潔這話后,楊靖不由的微微一笑,陸潔這小妮子在澳門賭錢的時候就是這麼天真,沒想到跟著鄧琪學了這麼久,依舊保持著天真的本性,當然誰要真以為她天真那就太可笑了,這個陸潔在別的男人面前可是兇悍的很,當年楊靖在飛機上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領教過她的大小姐脾氣了,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也只會在楊靖面前表現天真而已。

「金輝國際華夏分公司開業有大半年了吧?怎麼鄧琪會讓你到東海查賬?司徒雷克難道沒派人過來嗎?那邊的情況如何了?」楊靖笑著颳了一下陸潔的鼻子后,開始問起金輝國際的事情來,目前股市的走勢很不正常,如果金輝國際牽扯進去了的話,只怕將會被證監會盯上,雖然金輝國際背景深厚,不過得罪了證監會總沒那麼舒服。

「金輝國際開業有7個月了,我不想跟鄧姐去米國,所以她就讓我到東海去咯,切好司徒雷克安排了會計師事務所的幾名註冊會計師到分公司查賬,我就跟著他們一起來了,現在分公司在東海辦的不錯,在滬東新區東江商業區購買了一棟22層的樓,目前實業部和投資部都已經開展了工作,風險投資也正式推出了,僅僅兩個季度的時間,金輝國際華夏分公司就從華夏證劵市場賺取到了近30億華夏幣。

實業部在全國各地收購爛尾樓和地皮,目前發展也很順利,估計明年初就可以開始盈利,風險投資的話目前已經開始接受申請,總之這邊的生意那是相當紅火,20多層樓全都是分公司的部門,整個就是一個集團的架構在設置,聽鄧琪姐說金輝國際將會在華夏預備一千億華夏幣的投資金額,全面介入華夏的各項發展和投資。」陸潔把金輝國際華夏分公司的情況大概的說了一下后,楊靖不由的點了點頭。

金輝國際已經不僅僅是一家投資證劵、期貨等資本市場的投資公司了,而是涉及到方方面面,實業投資、風險投資、併購分拆重組等等眾多項目幾乎都有涉及,簡直就是一家投資銀行,但是操作模式比投資銀行更靈活多變,金輝國際不用擔心資金問題,不用吸收儲蓄來進行投資,事實上金輝國際還是採用私募形式投資,整個金輝國際只有一個老闆,那就是楊靖。

拋開金輝國際本身擁有的龐大資金量不算,只算那些金輝國際代理投資的資金就已經過千億米金了,梵蒂岡教廷的那數百億資金經過數年的發展,翻越了一倍多,而其他東港富豪以及國內高幹的資金量也有數十億米金,再加上中東部分王室的資金以及國務院的部分特殊資金也是金輝國際代理投資的,這些資金大多跟金輝國際簽訂了合同,每年金輝國際給予百分之多少的投資收益,多出的部分就是金輝國際自己的利潤。

當然這樣的條款或許對金輝國際不利,但是這麼多年下來,正是因為金輝國際靠著穩定的回報率以及盈利率,才能成為世界上最收矚目的私募基金公司,同時也被西方媒體稱為世界上賺錢最快的公司,眾多殊榮籠罩下的金輝國際,為了分散風險,也開始大規模進入實業等風險投資行業,而這些行為也讓梵蒂岡等投資方很滿意,畢竟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道理。

金輝國際風光這麼多年,在金融市場上叱詫風雲,就連米國的摩根財團都很是羨慕金輝國際的盈利率,雖然論財富摩根財團沒有在意這個後起之秀,不過論發展速度,金輝國際確實是這數十年來資本界發展的新興投資基金,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數以千億記的遊資跟在金輝國際身後,如同蝗蟲一般的洗劫各個市場上的利潤。

「華夏目前的股市有些不正常,在成交量如此小的時候,竟然還能保持大盤的整體上揚,並且不少股票都一連開出新高,這極為不正常,大量的散戶蜂擁進入市場,現在一方惜售,一方揮舞著鈔票想入場,而大莊家各個都已經分刮完利潤在家裡看熱鬧,這樣的情況簡直太詭異了,金輝國際在這個上面沒動什麼手腳吧?」楊靖聽陸潔說完后,把自己擔心的事情說了出來。

成交量更不上來這確實有些詭異,有買盤卻沒有賣盤,這無疑只會在股市上造成一個看好後市的樂觀局面,更多的散戶將會蜂擁而來,一步一步的把股票的價格提高,在大多數專家離場后,還能造成這樣的局面,確實是太不正常了,莫非是有外資在操作股市不成?楊靖想到這個情況后不由的搖了搖頭,華夏股市的盤子太小了,數十億華夏幣就能夠控制整個股市的走向,金輝國際這個最大的莊家離場后,其他的小莊家也先後離場了,按理說流通股應該是被散戶全都接了過去,為什麼散戶會不願意銷售手中的股票呢? ……

「老天保護!不對,應該是水晶保佑,真給我穿過來了。」看著眼前夜色中的環境,寧致遠忍不住一陣慶幸。

只是,寧致遠也知道,自己選擇的這個時空坐標,可不會給自己太多的時間去感慨,所以,很快就進入了狀態。

「hello,你們在幹嘛呢?」適應了場景變化的寧致遠,從小松樹後面走了出來,沖著不遠處的三人,招呼道。

「shit!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和人影嚇了一跳的黑人史蒂夫,看著眼前的陌生人,問道。

「我是約翰,剛轉學過來的新生,聽說這裡有好玩的東西,就跑過來了。啊,我認識你,你是史蒂夫吧,我看過你宣傳畫。」

寧致遠看著正對自己有些戒備的三人,突然指著剛剛開口說話的史蒂夫,裝作認出對方的模樣,開始了自己的忽悠。

在這部影片的開頭,史蒂夫就曾經因為要參加高年紀班長的選舉,而在學校里大肆散發宣傳畫,為自己拉攏人氣。

再加上,學校出現新的轉校生並不稀罕,所以,史蒂夫在聽了這話這話之後,只是愣了一下,隨後表情就徹底放鬆下來。

「你們好,我是約翰,新來的轉校生。」知道關於自己身份來歷的第一關,算是暫時過去的寧致遠,上前幾步,笑著招呼道。

「嗨,我是麥特,這是我的表弟安德魯,歡迎你轉到我們的學校來。」三人中最帥氣的麥特,擺了擺手,笑道。

「你好,麥特,你好,安德魯,我也很高興能轉到你們的學校,希望以後,大家能成為朋友。」

從之前看片子時,寧致遠就知道,三人中既然能出現一個黑人,就基本不會有什麼種族歧視,能有這樣的反應也很正常。

「好啦,你們就別說那麼多廢話了,來這裡,趕緊過來聽聽,這個洞里可是一直在出很怪異的聲音。」

在三人之中一直都隱約處於領頭者的史蒂夫,早就等不急進行今天的探險旅程,當下打斷了招呼,率先趴到了洞口邊。

等寧致遠也跟著三個主角一同趴到洞口之後,果然,聽到了一陣彷彿某種高頻電磁波震動時發生的詭異聲音。

而接下來的情節發展,也並沒有因為多了寧致遠的加入而有所改變。

在史蒂夫的一力要求與身先士卒之下,四人陸續下到了這個不知道怎麼形成的地洞之中。

由於事先有所準備,剛進入地洞里,寧致遠就從身上掏出了一支強光手電筒,將安德魯攝像機上的聚光燈所照亮的範圍又給擴大了一些。

雖然寧致遠已經看了不少遍這部電影,但在身臨其境,看著整個洞穴通道中的暗綠色石壁時,依舊不免有些小緊張。

也不知道到底走了有多遠,最終,特意走在麥特身後與安德魯前面的寧致遠,就聽到了史蒂夫很是驚訝和難以置信的感嘆。

接著史蒂夫和麥特就一同無視了安德魯想要終結這次的探險活動趕緊回到地面上的要求,走進那個擺放著,不對,應該說生長著才更加確切的水晶洞窟里。

當寧致遠也走進這個空間並不算小的石窟之後,就覺得原本還只是隱隱傳來的詭異聲音越來越強,震得自己腦袋很疼。

而石窟正中間的那塊巨大的水晶,也一如電影里拍攝的那樣,呈現出類似海膽一樣的造型。

除了正中間的一團之外,還向著四面八方伸出粗大的棱型水晶晶柱,上面還布滿了彷彿血管一樣的細小樹枝。

雖然知道電影里的三個主角並不會在這裡遇到任何的危險,但眼前這一幕,依舊還是讓寧致遠忍不住更加緊張起來。

好在,緊張歸緊張,有了之前開槍打人的經歷,到是讓寧致遠的膽量明顯大了不少,硬是強撐著走到了那詭異的水晶前。

而接下來的情節發展也一如電影里的那邊,生性膽大的史蒂夫,在面對著棱形晶柱的尖端時,發現自己的汗珠違反了物理定律,一點一點地飄到水晶上,然後被吸收。

接著,原本只是散發著藍色光芒的水晶柱體,在觸碰之後瞬間開始變紅,與此同時,詭異的聲音也越來越響。

雲上好食光 就在史蒂夫開始一如電影里的情節發展那樣流鼻血、並且摔倒在地時,同樣站在水晶面前的寧致遠,卻是另一番感受。

燙!

胸口好燙!

為了抵抗那處詭異聲音對大腦的侵襲,寧致遠不提不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而這時,卻感覺自己的胸口越來越燙。

只不過,就在寧致遠急急忙忙鬆開耳邊的雙手,想拿出戴著的紫水晶看看是什麼情況,卻突然一股無形的力量襲來。

隨著眼前的場景飛塊的變化,在一陣暈頭轉向之後,勉強撐著沒有暈過去的寧致遠就發現,四人已經回到了地洞的外面。

「見鬼!」這超乎尋常的經歷,讓寧致遠實在是不敢再在這個位面呆下去,當下直接就動了穿越回主位面的念頭。

幸運的是,雖然之前在面對石窟里的大水晶時,胸口處的紫水晶突然變得滾燙起來,但穿越的能力卻並沒有受到影響。

順利穿加主位面之後,寧致遠捧著還處於嚴重眩暈狀態的腦袋,連回到自己房間的能力都沒有,直接叭倒在閣樓倉庫房間的地板上,很快失去了意識。

等寧致遠再次醒來時,就覺得自己口乾舌燥,渴的要命。

當下撐起還有些發軟的身體,也沒往樓下跑,直接跌跌撞撞地衝進閣樓上的浴室,打開自來水龍頭就狂飲了起來。

等灌了一氣兒也不知道是不是各項指數都超標的自來水后,長吐了一口氣的寧致遠,很乾脆地把自己扔進了浴缸里。

然後第一時間就拿起了胸前那枚,帶給自己穿越能力的紫水晶掛墜,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地仔細打量起來。

幸運的是,雖然之前在d位面《超能失控》世界時,水晶突然出現發燙狀態,但眼下看起來卻並沒有什麼異常。

「呼……還好還好,如果只是為了一個位面,把我這寶貝給弄壞了,那可就真得是太得不償失了!」

寧致遠在仔細地確認了手中的水晶並沒有什麼異常后,這才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一臉的慶幸和心有餘悸之色。

慶幸的自然是水晶沒問題,不然,到時候困在異位面回不來那可就真慘了,而心有餘悸的則是之前的經歷太嚇人了。

看電影時,從置身事外的角度到是沒覺得有什麼,可身臨其境之後,那神秘的水晶、詭異的聲音和血色的紅光。

再加上整個洞窟深入地下,那種氛圍真心是不比什麼恐怖片來得差,比開槍打傷人,甚至是打死人都要來得駭人。

好一會兒,寧致遠才總算把自己的心表給調整好,隨後就想起了自己眼下應該是已經有了異能,心中忍不住一陣狂喜。

那種彷彿小孩得到了最心愛玩具一樣的狂喜心情,很快就將之前後怕的情緒給沖淡了不少。

不過,回想到電影里的安德魯,在頭一回施展出異能,將扔過來的網球定在空中時,隨後就流鼻血的情景。

寧致遠可不想冒這個風險,所以,飛快地洗完澡后,就跑到放置雜物的壁櫥之中,一陣翻找。

很快,一盒針線就被拿了出來。

「安德魯那傢伙把網球定在空中就流了鼻血,我弄根針試試,總不至於也流血吧……」

寧致遠打定主意之後,帶著針線就回了書房,然後坐在桌子前,對著剛剛抽出來的那根細針就「想」了起來。

根據電影里安德魯他們三人使用異能時的描寫,不管是控物還是飛行,又或者是讓自己刀槍不入,靠得都是想。

說白了,就是意念。

一開始,因為完全是瞎子摸象,所以,那根被放在桌面上的細針,不管寧致遠怎麼想,都是一反應也沒有。

好一會兒之後,在寧致遠一點也不氣餒的嘗試之下,不知不覺中,隨著精神越來越專註之後。

終於看到原本靜靜躺在桌面上的細針,突然動了一下。 「現在好像沒有公司在操作股票啊!金輝國際把手中數十億資金收回來也花了不少的時間,其他公司知道我們出貨了之後,也跟著把手中的籌碼給放了出來,持倉量現在各個公司的都不高,難不成是散戶見到漲勢不變,依舊看好後市,所以拿著股票不賣出去,想等個更理想的價格出售不成?」陸潔一聽楊靖的話也感覺到不對勁了,市場上如果沒有莊家的資金護盤的話,不可能一直走陽線收盤,哪怕現在因為西南戰場上的暫時勝利促進了股市的上揚,不過就算如此也不可能有這麼詭異的走勢出現。

「外資的情況金輝國際知道多少?會不會有外資通過國內的個人或者公司在前段時間大力收購了我們售出的股票?等到價格上漲之後再慢慢出貨,本金回籠之後就大力打壓大盤造成崩盤的局面,這樣的話只怕兩個證券交易所就要倒霉了!」楊靖把擔心的事情說出來后,陸潔也不由的點了點頭。

「這個事情只怕證交所會有記錄吧!華夏不比米國和東港,這邊的情況我不太清楚!」陸潔笑著對楊靖回了一句后,楊靖點了點頭,這個事情放下不提,等到郭芳叫吃飯的時候,楊靖的手機響了起來,隨手接起來一聽,對面說的事情頓時讓楊靖大吃一驚,半響之後應了一聲后掛斷了電話,南海那邊終於打了起來,目前戮魔也出現了,劍藏鋒和雨蘭都已經回到了台東,兩人似乎還受了傷,杜麗讓楊靖馬上趕到台東去,這次只怕戮魔不會輕易回米國了。

來不及跟郭芳和陸潔細說,只說南海出了大事,他馬上要到台東去后,直接出了複式樓,沒讓謝鵬他們跟著,出門打了個的士前往機場,走到一半的時候楊靖在路邊下車后直接瞬移前往台東,比起坐飛機,瞬移速度更快。

僅僅花了半個多小時,楊靖就趕到了位於太平洋上的小島,杜麗在打完電話后直接趕了過來,此時的小島比上回被魔族戰士圍攻的時候,要更有氣勢,估計是琰她們收集的那些能量石起了作用,楊靖進入小島后發現島內不少妖族戰士似乎都沒什麼士氣,不少古妖臉上似乎出現了迷茫的神情,心急之下楊靖也顧不得在島內不得飛行的規定,一路疾馳飛向伍空他們所在的洞府。

一進洞府,楊靖頓時被裡面.的情況給震撼住了,上百名古妖戰士圍在裡面,伍空和杜麗在人群的最前面,劍藏鋒和雨蘭似乎沒有在,眾妖看到楊靖來了,紛紛給楊靖讓出一條路來,等到眾妖讓開之後,楊靖這才看到坐在前面的劍藏鋒和雨蘭,似乎這兩個永遠不會被人擊敗的高手此時受傷不小,雖然先天殭屍不死不滅,但是那也是相對的,在絕對的力量下,沒有任何東西或者個體依舊能夠堅持下去,能夠堅持下去那也僅僅代表力量還不夠強大而已。

「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楊.靖走到杜麗身邊,看著一副凄慘模樣的劍藏鋒,很是不解的問道,他們兩個到米國去破壞51區,結果去了這麼久,回來后成了這個德行,這還是先天殭屍嗎?楊靖看到劍藏鋒身上此時依舊有淡淡的傷疤,以他的強悍實力以及蟑螂一般的恢復能力依舊如此,由此可見受傷之重,流血也是會讓殭屍失去實力淪為被欺負的對象的。

「他們跟戮魔那伙人鬥了一個.多月,斬殺了戮魔那邊近百高手后,在突圍的時候遭受到了偷襲,雖然戮魔也受傷頗重,不過他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憑藉他手中那些魔族戰士,他完全可以吸收魔族戰士的精血恢復實力!」杜麗把大概的情況說了一下之後,楊靖不由的有些著急了,目前妖族聯盟當中實力最強的就是劍藏鋒和雨蘭,只靠伍空的話根本不可能阻攔戮魔的進攻。

「你們都出去吧!」伍空對身後這些古妖說了一句話.后,眾多古妖彎身鞠躬行禮之後,快速退出了洞府,片刻之後整個洞府只剩下寥寥數人,洞府的大門關上后,伍空直接在外面加了一層隔音禁制,把這些事情做好后,這才對楊靖和杜麗說道:「他們剛才吸了不少妖族戰士的血液,不過這些戰士的實力都太弱了,能夠給他們帶來的幫助太小,按照正常情況,劍藏鋒和雨蘭想要恢復到之前的水平,只怕最少需要上百年的時間甚至更久。」

楊靖和杜麗聽到伍空的話后大吃一驚,現在能夠.抵抗戮魔的就只有這個兩個了,他們各個受了重傷,那麼也就代表妖族聯盟隨時都有可能被魔族圍攻,整個華夏的安危也就不能保證,對於這個情況,相信沒有人比楊靖更著急。

「那怎麼辦?戮魔那邊怎麼有如此高手使得劍藏.鋒他們受傷如此之重?以他們倆的實力要自保的話戮魔他們根本拿他們沒辦法?突圍的話也應該能夠輕鬆離開才對啊!」杜麗跟伍空關係較好,直接把疑問問了出來,楊靖聽到杜麗如此問之後,不由的看了杜麗一眼。

伍空聽到杜麗.的問話后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杜麗,然後看向閉目休息的劍藏鋒說道:「這個事情還是你自己說吧!當年的事情也只有你比較清楚,如果不是你的話,我也不可能一直逗留在這個鬼地方!你也是時候把真相說出來了,否則的話對面的戮魔可是隨時會殺過來,當年的事情,還得靠他們自己解決啊!」

楊靖和杜麗聽到伍空的話后心中疑惑不已,伍空留在這個空間,竟然是為了劍藏鋒,而當年有什麼事情,聽伍空的意思這個事情竟然牽扯到了他們,難道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杜麗和楊靖都不由的想到自己的情況,楊靖被意外電死,到了地府順利到不可想象的進入了仙界最有勢力的門派神欲門,僅僅修鍊了一百多年就能夠到歷練空間,而且輕易的改變了投胎的時間,這簡直就像是安排好的劇本一般不可思議。

杜麗也是如此,出生之後聲音就如同男人一般,直到她遇到楊靖之後,這才發生了一連串的變化,先是聽天蠶子說自己是他的女兒,然後在瑤池聖母的結界中修鍊,這個聖母竟然恰好有九尾天狐心經,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等到出世之後,竟然得知可以跟楊靖雙修,這樣的話兩人的實力將會快速提高,彷彿一切的一切都是註定好了一般。

劍藏鋒聽到伍空的話后,緩緩睜開眼睛,看到一臉震驚模樣的杜麗和楊靖,苦笑了一聲后,這才說道:「看來這個事情是瞞不住了,相信你們兩個也早就在猜測這一切了吧?神王堡、妖族和魔族,神欲門徒、九尾天狐、神王戒,一切的一切,你們是不是都在猜測?

事情還得從第一次神魔之戰說起,當年妖魔聯軍勢力強大,以仙界聯盟一方的勢力根本就不可能戰勝妖魔聯軍,當時的妖族有三界內頂尖高手麗娘,而魔族也有不世出的大魔君蚩尤,雖然在洪荒之戰過後,妖族的實力大損,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妖族在三界內還是擁有相當強悍的實力,聯合上新興勢力魔族后,準備重新奪回天界的統治權,也就是現在你們熟悉的仙界。

為了瓦解妖魔聯軍,當時仙界不少高手都想了很多辦法,可是卻沒有一點作用,麗娘和蚩尤都是精明到極點的領袖,又是實力強橫到可以縱橫三界的頂尖高手,輕易不會上當,而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讓我們知道了一個秘密,而這個秘密就是魔族的大魔君蚩尤愛上了妖族領袖麗娘!

欣喜若狂的仙界聯軍憑藉這個秘密,精心制定了一系列的計劃,準備利用第三者插足來引起蚩尤和麗娘之間的聯盟關係。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仙界高手卻不是這麼容易找的,麗娘本身就是絕頂高手,一個弱者根本就不會被她看上眼,而妖族的長相都相當漂亮俊俏,仙界聯軍尋找了許久,最終才在一眾新來的仙界高手中挑選到了一名合適的人選。

這個人選也就是你們神欲門中一名長相俊俏實力不俗的護法,當他成為了我們這個計劃中的實施者后,我們不斷創造機會在戰鬥過程中,讓這個護法經常出現在麗娘面前,甚至在一次圍捕行動中,在犧牲了數名仙界高手的情況下,讓這個護法偷偷放手讓麗娘平安離開,憑藉仙界全力支持這個計劃,這個護法成功的吸引了妖族領袖麗娘的注意,兩人就這樣慢慢產生了感情,我們的想法就是讓蚩尤知道麗娘跟一個仙界的男人好上了,從而引發蚩尤的妒忌心,分化他們兩方的聯盟關係。」

劍藏鋒說到這裡,忍不住咳嗽了一聲,看他那虛弱的樣子,似乎說話的相當費勁,伍空此時臉色似乎也不怎麼好,聽當年的對手說如何對付妖魔聯軍,作為當年在妖族擔當一方指揮的他來說,還是很不甘心,當年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計劃,他們妖族早就重新執掌天界了,怎麼可能要避走妖界,在洪荒破滅后的一個小空間裡面苟延殘喘的獨自舔傷口。

「相信你們都見過神王戒了吧?兩枚戒指就是當初神欲門的那個護法煉製的,雖然神欲門不擅長煉器,這儲物戒指的空間不大,到也算是那名護法的一番心意,而這兩枚神王戒也是麗娘和那名護法的定情之物!」劍藏鋒這話一說出來,楊靖和杜麗心中不由的大駭,沒想到楊靖手中帶著的戒指竟然是這麼來的,裡面蘊含的故事簡直就是三界超級大秘聞。

「護法和麗娘的感情不斷升溫,而我們仙界的聯軍也在不斷的退敗,從南部一直被聯軍追趕到北部,最後到了逐鹿這個地方,兩方擺下了陣勢,準備破釜沉舟決一死戰,而仙界準備許久的計劃也可以實施了,經過我們的布局,蚩尤在偶然的情況下得知麗娘竟然有了心上人,並且還帶上了心上人給她煉製的戒指!

這下可就惹怒了蚩尤,以蚩尤的傲氣和霸氣,他根本就不會允許除開自己意外的人得到麗娘,當天蚩尤就跟麗娘為這個事情在帥帳中爭吵了起來,因為蚩尤和麗娘實力相近,整個妖族所蘊含的實力更比魔族要強出不少,因此蚩尤也不敢過分得罪麗娘,況且這個事情也沒證實真偽,所以蚩尤好言相勸又哄好了麗娘,等到有一天戰事陷入膠著的時候,護法和麗娘到戰場外邊幽會,而尾隨麗娘而來的蚩尤恰好就看到了這一幕,當場氣的蚩尤要擊殺神欲門的這名護法。

別看神欲門此時威風的很,如果不是當年這名護法為仙界聯軍做出了決定性的貢獻,只怕在仙界以及神界,神欲門也不會有此時這樣的傲然地位,哪怕神欲門中有幾個老東西確實法力無邊實力強橫無匹,也斷然不可能獲得這樣的特殊待遇。

護法雖然實力不俗,比起一般的仙人來說,他幾乎已經是無敵的高手了,就算是在仙界眾多頂尖的高手面前,他也能排的上號,但是面對蚩尤這個不世出的大魔君,他依然不是對手,麗娘為了保護自己的心上人,不得不勉強招架蚩尤的進攻,奉勸護法離開,因為她以為在這個決戰的關鍵時刻,蚩尤不敢也不會跟她翻臉。

就在護法以為完成了任務,準備返回仙界聯軍陣地的時候,跟著蚩尤一起出來的戮魔卻突然偷襲了護法,原本實力比戮魔高出不少的護法,卻因為擔心麗娘的安危沒能注意到蚩尤身後的戮魔,從而被戮魔一擊打成重傷,心神相連的兩人讓正在牽制蚩尤的麗娘不由的心慌意亂去年,逼開蚩尤后急忙奔向護法,就在這個時候,蚩尤為了阻止麗娘去保護心上人,不由的施展出了全力,後背展露開來毫無防備的麗娘被蚩尤全力一擊打成重傷。

受傷頗重的麗娘此時才知道,蚩尤的心有多狠毒,面對一個追求了如此久的女人,更是雙方聯盟的夥伴,竟然下了如此重的手,而此時的後悔已經不能改變局勢的發展了,把麗娘擊成重傷后的蚩尤雖然後悔,不過一想到麗娘跟仙界的小白臉卿卿我我,他就壓抑不住心頭的怒火,在見到麗娘受傷之後還要去前方保護正被戮魔肆虐的仙界小白臉后,蚩尤終於忍不住追了過去想把護法轟殺成渣。

戮魔看到麗娘一臉殺氣的撲來,當下就放過已經被他打的沒有還手之力的護法,麗娘成功救下護法后在蚩尤和戮魔的追殺下,麗娘一路保護著受傷不輕的護法向仙界聯軍方面飛去,跟在他們後面的蚩尤則認為麗娘是想投靠仙界那一方,此時妖魔聯軍如果散夥了,那麼魔族就將會遭受妖族和仙界兩方的聯合攻擊,魔族將會被一舉滅族,再因為麗娘竟然願意跟一個實力遠遜色於他的神欲門護法,也不願意跟他好,導致他由愛生恨下了殺心,拼著實力受損祭出了魔族的聖物列天刀,靠著列天刀的速度追上了受傷的麗娘和護法后,竟然痛下殺手,麗娘為了保護護法,在被列天刀擊中那一瞬間的反擊導致蚩尤受了相當嚴重的傷,而麗娘卻被列天刀給斬殺了**,強大的妖識元神也因為列天刀的魔力腐蝕受損嚴重,護法失去麗娘保護之後,也被戮魔利用魔器打的**爆裂元神大損。

當時恰好瑤池聖母帶隊前來接應,受傷了的蚩尤不想暴露自己受傷,以及麗娘被自己偷襲而死的事情,這才拿著列天刀在斬下護法的元神后,抱起麗娘的屍體離開了現場,急忙逃離了前線返回了妖魔聯軍大營,而聖母趕到出事地點之後已經人去樓空了,原本以為護法已經被轟殺成渣沒有任何希望復活了,誰知道草地上的神王戒卻引起了聖母的注意。

原來神王戒中竟然有護法和麗娘的殘餘神識,而這正是因為護法和麗娘在**的時候,心神相應留下來的元神,這也是為什麼護法和麗娘能夠心神想通的主要原因,有了這個神王戒,那麼靠著這兩股受損並且無意識的神識,到也能彌補一下護法為了仙界聯軍作出的犧牲,在仙界贏得了那場戰爭,成功把大魔神蚩尤分屍之後。

神欲門的幾位長老帶著那枚神王戒來到了洪荒大陸破滅后,勢力重新分配之後屬於神欲門的歷練空間,利用無上**把神王戒中的那兩股殘魂神識投放到歷練空間中,這枚神王戒因為是護法的,所以護法的魂魄以及神識經過不斷的還原恢復,數百次投生轉世之後,逐漸修復了過來,而麗娘的元神卻因為這枚神王戒中的殘魂太少,經過數萬年,也不過投胎轉世三次,而每一次的投胎之後,麗娘的魂魄因為不全,那個女人都有天生的缺陷,有的手腳不健全,有的智力不健全,在這一世卻僅僅只是聲音不對。」劍藏鋒說到這裡,楊靖和杜麗頓時明白了過來。 依舊坐在書房裡的寧致遠,看著懸浮在自己眼前的空氣中,這會兒正彷彿游魚般來回穿梭的縫衣針,興奮地笑了。

「看來電影里的麥特說得果然沒錯,這種應該屬於念力的異能,就像肌肉一樣,一旦使用過度就會出現不良反應。」

「可如果在承受範圍之內,就不會有流鼻血的情況出現。而且,使用的越是熟練,所需要專註在這方面的精神越小。」

「難怪電影里的安德魯在後來,可以任由攝像機在空中自行運轉,自己則和兩個好友聊天、吃東西,卻一點影響都沒有。」

想到這裡,隨著寧致遠念頭一動,原本還在空氣中遊動的縫衣針,突然往下一刺,直接就插在了實木的書桌上。

然後念頭再動,就見已經插進桌面大概有十分之一長度的縫衣針,輕輕搖擺著針尾,再次懸浮到空氣之中遊動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