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就這一顆」。神運算元沒了辦法,叫他藥罐子,不如叫老小摳。

清光閃到近前,神運算元急忙抓住。嘿嘿兩聲。「鈍鈞、秦姬在這兒等我,找到家了,我來接你們」。

說完,神運算元遁出山洞,化成長虹飛去。

「玩心不死」。靈鵲子罵了句,又鎖起眉頭。

一個月後,魔邪還不見睡來,靈鵲子著急了。神運算元天天發信來,弄得他火急燎的。再也坐不住了。「赤曉,我們走」。

靈鵲子帶著赤曉、盎然、水寒離開了山洞。

洞內留下了鈍鈞和秦姬,沒有了靈鵲子威懾,立即又熱鬧起來。

「少主,我們怎麼辦」?秦姬拄著腮盯著魔邪沒有血色的臉。

「還能怎麼辦,過日子唄,先把洞里收拾收拾」。鈍鈞看了會兒魔邪,才回道。 今日凌晨,在得到了可能是關於兩千年前的那個黑珠死神的消息后,隱隱感到有突破跡象的段千秋,在對五個兒子鄭重交待之後,便開始閉關。快則一天半日,慢則三五天,便能有個結果。一旦成為黑光獵人,他不但可以徹底滅掉艾尼格的勢力,甚至,即使那可怕的黑珠死神捲土重來,他們死神獵人也能擁有一戰之力。

至少,段世家族的這幾個重要子弟,現在也是這麼想的。

倘若他們知道兩千年前攻入死亡之星的那些死神獵人們的戰況結局,恐怕也不會有這般樂觀的想法了。只可惜,他們並不知當年的真實情況。

而眼前此刻,對這五兄弟而言,能夠儘力拖延住艾尼格,便是他們最為重要的任務。

先不說艾尼格脫身後會逃向何處,會去做些什麼罪惡滔天的事情出來,便說是他此際心血來潮,突然攻入段家莊去的話,不僅段千秋突破成為黑光獵人的希望就此破滅,甚至還會搭上段千秋的一條性命,到那時,則大勢去矣!

此時,艾尼格似乎也起了一些疑心。只見他一直微微咧著的嘴,呵呵地笑著,說道:「話說回來,你們段家的那個老爺子呢?不會是,死了吧?哈哈哈……」

分站在四個角的四個兄弟,段古意、段古青、段古香、段古鐘,四個人,四隻握著光弓的左手,四隻抓住光箭箭尾的右手,都不由得緊了緊。

******

雪白的長發如雪,雪白的長袍如雪,雪白的手掌如雪,雪白的長靴如雪……唯有一張臉,近乎透明,冷冷的,如冰。

紫冰,整個人,仿若冰雪做成。

站在會議室的大門口,他冷眼望著在座的眾多局長們。

他當然不至於害怕會議室里坐著的這些大佬們,事實上,是他們該怕自己才對。

在死神的世界里,地位的高低,並不會起到太大的決定性作用,唯一起決定性作用的,是實力。

當年的阿修羅,什麼身份地位都沒有。他有的,就是作為黑珠死神的這個實力,所以當初所有的人都得聽他的,以他為首。

如今,紫冰,離突破為黑珠死神,已僅有一步之遙。這一點,他自己心知肚明。

他現在只是需要一個藉以突破的機緣而已。

這情況,他自己了解,作為追殺局局長的莫洛,自然也了解。

紫冰本來沒有打算過來這個會議室的,可是,在剛剛不久,莫洛派去的人,透入給了他一個訊息。一個對他而言,極為重要的訊息。

而莫洛,也是不久之前,在開會的幾個鐘頭的時間裡,派人調查,並結合了王城使者的話意,確認了事件的真實性。

那便是,地球上的何歡,便是曾經的阿修羅。

阿修羅。

紫冰的臉,冰冷冰冷,嘴角,裂開來一絲冰冷的笑意。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不是笑。而別人,也不認為這是笑容。

阿修羅,是他心頭永遠的一道坎。

他要邁過這道坎。

或許,這道坎的後方,便是他夢寐以求的黒珠實力。

他,要突破成為黑珠死神!

「讓我去吧!」冷眼看著在座的人,紫冰的目光,一個一個,掃過在座的每一個人的眼睛。

除了五名局長,其餘的人,包括那兩名王城使者,竟都不自覺迴避了他那冰錐一樣的目光。

紫冰的聲音,幾千年來,從來沒有什麼不同,一字一字,像碎冰機里擠出來般,說道:「我會去找到路奇力,殺了他,並且取回『永久性死亡之魂』;我會找到那個消滅DQ5434的人,讓他徹底消失;我也會找到那個名叫露西婭的女人,把他帶回來,交給你們帶去王城……」他的目光從兩名王城使者臉上,轉到莫洛的臉上,盯著他,道「我,還會找到那個名為『何歡』的男人,讓他的靈魂,永遠消失!」

他竟突然轉身,走向了門外。

監控局局長維爾見了,「嘿嘿」笑了一聲,道:「紫冰,你這算什麼,不留下一句話么?」

紫冰站在門口,回過頭,冷冷看著維爾。

他討厭這群人,一個個的,怕吃虧,怕擔責任。同時,他也看不起這群人,永遠也就這樣了而已。

他繼續走向門外,甩下了一句冰冷的話。

「這幾個事,我一併給做了。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要的就是這句話。

會議室的眾人都舒出一口氣。

這個會,可以結束了。

******

天,不知不覺間,已經徹底的黑了。

附近的這片街區,沒有通電,一團漆黑。

半圓的月,漸漸升起,幽暗的,照著這片天地。

艾尼格與段古意等人,仍然對峙著。

重峰與段古楓二人,也依然對峙著。

何歡,昏迷著,依然,在夢的鏡頭裡。

露西婭,仰望著這片天空,在心底長嘆。地球,跟死亡之星,有時候也沒什麼區別。

她若是知道,那個追殺局中七大殺手之一,名為紫冰的高階死神,隨後便要過來殺何歡,她的心,恐怕會立刻凍結了吧?

只是,此刻,她就算知道,也沒什麼用了。而且,也已經晚了。

中心花園的方向,一片冰冷的寒意,忽然間襲向四方!

整個城市,竟似一下子被冰凍住,瞬間進入了寒冬。

露西婭身形不斷顫抖著,轉過了臉,看向那個方向。

這個感覺,於她而言,實在是太熟悉了。

「紫冰大人……」

那冰冷的人,顯然已感覺到了這邊的氣氛,迅速向這邊逼近!

一直留神觀望艾尼格與死神獵人狀況的劉威等人,面面相覷,神色都是大變。

又有外來入侵者來襲!

十幾個人聚集在一起,劉威果斷下了命令,一眾人迅速向寒冷襲來的方向掠去!

可是,才掠過去一座高樓,他們就不得不停下來。

只因,敵人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此時,紫冰的身上不著片衣,厚厚的冰層,組成一幅銀光閃閃的盔甲貼在他身上,渾身發出冰寒的氣息。

眾人好似來到了冰雪極地,實力弱些的,已經瑟瑟直發抖。

擁有二十年工作經驗的劉威,腦海里電光閃耀,在這一瞬間捕捉到了極其危險的信號。

面前這個白色的冰雪之人,絕對比白天的那個追殺執行者要可怕萬倍!

「快跑!」

這是他下的最後一道命令。

紫冰冷眼看著面前的這些螻蟻,冷冷的眼睛里,發出冷冷的光。

「寒冰——凍結!」

劉威等人甚至都來不及轉身,一塊十數米高的巨大冰塊突然憑空出現,將他們盡數凍結在裡頭。

這十幾個在人類之中已是相當強大的異種人,臉上還保留著各種驚恐疑惑的表情,瞠目在冰塊里,凝視著前方的寒冰。 在紫冰甫一現身,瞬間凍結了劉威等人的那一霎那,阿修羅寄存在這片天地間的一縷魂思,差一點被紫冰強大的威壓給震散!

阿修羅一驚之下,急忙收拾心神,將魂力聚集於一點,才勉強撐住。

紫冰一個晃身,白色的身軀已站在那塊巨大冰塊的頂端,冷目睥睨這個天地的蒼生。

他好似察覺到了阿修羅那縷魂思的存在,竟緩慢轉過眼神,看向阿修羅魂思所在的方位。

阿修羅竟感覺到了一絲威脅,冷汗流在了兩千年前那個實體的面頰之上。

「紫冰!連他的實力,竟也成長到了這個田地!看他的樣子,離突破黒珠已是不遠了!」

******

另一邊的艾尼格,突然看見紫冰現身,卻再也無法出來了。與他對峙著的四名白袍人,同樣察覺到紫冰身上無比強大的氣息,手裡的光弓光箭,在不自覺間黯淡了許多。

艾尼格在第一時間內反應過來,大聲怪叫道:「改日再陪你們玩!」也顧不上身在另一座大樓樓頂的重峰,飛身就望著另一個方向逃去!

一邊逃跑,他心中一邊懊悔不已。

真是活見鬼了!追殺局,竟然派來這樣一個可怕的殺手!

艾尼格的身形已經不可謂不快,就連段古意等人都差點看不清他的身影。

寒冰上的紫冰,只是抬著一雙冷眼,冷冷地看著。

「寒冰——冰壁千仞!」

明明跑得極快的艾尼格,竟一頭撞在了倏忽聳立起來的冰壁之上,霎時間頭破血流。

面前高聳入雲的冰牆,在他這一記重重撞擊之下,卻連一絲的裂縫都沒有。

艾尼格嚇得肝膽俱裂,這一刻,他心中再怎麼後悔也沒有用了。

「都怪艾穆爾那混蛋!」

此時,他竟恨極了自己的那個親兄弟。若不是他,自己又怎麼會心血來潮離開那個呆了三十年的洞窟?

他竟忽然轉身,撲向紫冰所在的那個方向,「啪」地跪倒,連連磕頭。

「紫冰大人!紫冰大人!……我錯了!我錯了!……求您繞我一命……」

悲切無比的哀求聲從他的嘴裡說出,將段家五兄弟都看得驚呆了。這可一點都不像那個一直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紅珠死神艾尼格啊!

只有露西婭和重峰二人,才知道這是多麼正常不過的一件事。

此時此地,艾尼格除了哀求,他們想不出來他還能做什麼。

「是艾尼格啊。毀滅了最新型追殺執行者的人,原來是你。」紫冰的臉上,殊無表情。說這些話,倒似機器人在說話一般。

艾尼格只是一味磕頭,不敢應聲。

地上,他額頭著地的那個位置,鮮血不斷在那裡流淌。

他的腸子都快要悔青了,恨死了艾穆爾,恨死了重峰,也恨死了段家五兄弟,然而,一切也怪自己太大意。

按照他自己的計劃,在幹掉了DQ5434,殺了何歡與露西婭二人之後,他便打算暫時到極遠的地方修鍊,將得自何歡身上的力量好好利用起來。誰曾想,段氏五兄弟突然現身,壞了他的好事。

這本來也沒什麼,只要拖死段氏五兄弟,何歡最終仍是他囊中之物。哪曾想,追殺局的紫冰會親臨此地,這其中的關節,艾尼格可是想破了腦袋也想不通。這個事,實在是有些太不合常理。

「我已經給了那邊的人承諾,毀滅了DQ5434的那個人,我會讓他消失。」

聽了紫冰的話,艾尼格的身體已經嚇得動彈不得,這時他已經連逃跑的想法都沒有了。

「寒冰——極凍!」

對付已經沒有絲毫抵抗慾望的艾尼格,這可以說是最好的一個方式。

艾尼格的身體,忽然間不動了,牢牢地被凍住。驀地,他的身軀逐漸裂開,紛紛崩裂。他身體裡面的每根血管,每條神經,竟也被凍得一片雪白,紛紛的,都碎了,碎成了一堆冰渣。

一顆紅色的死神之珠,在這堆冰渣里微微閃著紅光。

那紅色的死神之珠,紫冰竟連看都懶得看一眼,又將目光轉向段氏五兄弟。

段氏五兄弟見到強大無比的艾尼格被凍碎成渣,終於也忍不住發起抖來。

段古意強打精神,大吼了一聲:「拼了!」

這五兄弟畢竟訓練有素,一時間五弓齊舉,五箭同出,五道顏色各異的光箭,齊射巨大冰塊上的紫冰!

「哼!愚昧的死神獵人!」紫冰見到那五支攻勢強大的光箭射來,面上卻是無動於衷。

「寒冰——冰盾!」

「寒冰——冰龍!」

那五道光箭毫無建功,被紫冰撐開的冰盾盡數擋擱,與此同時,一條巨大的冰龍自天而降,席捲樓頂上的五個白袍人。

五人大驚之下,慌忙躲閃,卻又哪裡躲得過快逾閃電的冰龍?那條冰龍長長的尾巴輕輕一掃,五人便同時撲倒,口噴鮮血,昏死了過去。

「寒冰——冰刺!」

段氏五兄弟的頭頂,五根極細極長的冰刺悄然無聲地出現在了他們的腦後。

五根冰刺刺下的時候,便是五個生命終結的時候。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