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章飛羽剛才給我打過電話了,說你是一個很好的小夥子。」中年微胖男人毫不吝嗇的誇讚道。

「叔叔謬讚了。」

「老福,你把小然叫下來。」中年微胖男人對著管家說道。

管家模樣的人點頭應了聲好,就上樓了。

「聽說你是古都的高考狀元?」中年男人親自替李長安倒了一杯茶道。

「我運氣比較好。」李長安笑著回答道。

「哈哈,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啊。」

不多時從樓上走下來了一位十七八歲的女子,比李長安的年紀小不了多少。她留著短髮,身材高挑,穿著卡通睡衣,顯得落落大方,姿色上比上官玥也差不了幾分。

「爸,什麼事?」女子的表情似乎是有些不耐煩。

「給你請的老師到了,這幾天你就跟著老師好好學習。」中年微胖男人表情嚴肅了起來,帶著點批評的語氣。

「什麼老師啊,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小然撇了撇嘴,有些不高興道。

「教你修行,不是你老師是什麼。有客人來了還穿著睡衣,真是把你慣壞了,換身衣服,十分鐘後來修鍊室。」中年男人厲聲喝道。

「凶什麼凶,我知道了。」小然努努嘴,轉身又上了樓。

中年男人似乎是有點恨鐵不成鋼,伴隨著小然上樓,他嘆了一口氣,「不懂事啊,真是把人氣死了。要是有長安你一半就好了。」

既然是請李長安當家教,中年男人自然早就摸清了李長安的情況,十九歲,來自古都秦山城,高三之前平平無奇,最後一個月卻忽然突發猛進。

至於家庭那邊,父母雙職工,一個月前在自己的兒子幫助下開了一家超市。

就這麼一個平凡卻又不平凡的人,高考的時候超越了諸多天才一舉奪下了古都主城的高考狀元。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之前都在藏私,沒有真正的展示自己的實力,快到高考的時候才一鳴驚人,成為了最大的黑馬。

「女孩子嗎,叔叔也不要苛刻。」

「正因為是女孩子才要嚴加管教啊,亂世之中越是女孩子,越要強大,這樣才能保護自己。」中年男人像是回憶起了什麼似的,片刻后他搖搖頭,苦笑道,「不討論這些了,走,咱們去修鍊室。」

這是要測試自己到底幾斤幾兩了,要是真沒這個實力,中年男人自然不會聘請自己當家教。看來得儘力了,李長安心裡想道。

偌大的修鍊室,裡面得靈氣很濃郁,空氣中還有點點小水珠,這是靈氣化霧的表現。裡面靈氣的濃郁程度大概是外界的八倍到十倍左右。

中年男人走到了測試力量的機器前面,「聽說你還沒有突破古武境界,那就先測試力量吧,畢竟力量是最基礎也是最強大的一項。」

李長安點點頭走到了機器前面,測試力量對李長安來說倒是不太難,他扎著馬步,凝神靜氣,突然一拳擊向了沙袋。

「一千四百九十九點九九九千克。」機械電子聲響了起來。

點九九九千克?沒想到這個機械竟然精確到了克這個單位了。這麼精密的儀器,李長安還是頭一次見到。

「看來你馬上要突破古武境界了。」

高考的時候力量才是一千二百千克,現在接近一千五百千克,三個月進步三百千克,這樣的進展確實不慢,中年男人心裡想道。

中年男人的猜測很好,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李長安八月初就已經擁有這麼多力量了,也就是說李長安一個半月就漲了三百千克,之後一直在原地踏步。

「我準備在冥想境界再打摩一段時間再突破古武境界。」

「嗯,不錯,看來我沒有看錯人。很多人都想受不了境界的誘惑,你能挺住就證明你的眼光不錯。」中年男人點頭道。

「叔叔選我一定不會錯的,我對自己很自信。」李長安道。

這倒不是自大,有時候該表現自己就要表現自己,一味的靠別人來選擇是不行的。

「很好,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什麼問題了可以來找我。」中年男人遞出了一張卡片道。

名片上寫著——華國醫藥機械公司董事長張軍。華國醫藥機械公司的名氣太大了,他們這十幾年的發展很迅猛,這個公司掌握著巨大的財富,老闆張軍也是華國金融界的傳說。

只是張軍很少在公眾面前露面,所以外界的人也只知其名。張軍的醫藥公司和王胖子父母所在的丹藥公司都是華國的巨頭之一,只不過王胖子的父母只是丹藥公司的一個大股東,張軍卻是切切實實的是董事長。

「會的,以後有問題了就麻煩叔叔。」李長安恭敬道。

話是這樣說的,但是李長安還真沒想到去麻煩人家。畢竟地位不對等,有時候真要去找人家幫忙,反而會惹人厭惡。之所以接下這張卡片,也是為了滿足那些有錢人的裝逼的心裡罷了。

動不動掏出一張卡,有事了打我電話,但要是真有事,也不一定靠譜。

「爸,我衣服換好了,要弄什麼儘快,我還要看電視呢。」小然走了進來,語氣很沖的說道。

「給你請的老師我看了,還不錯。你也打幾拳,讓老師看看你的水平和不足,好指導你。」

「知道了。」

小然懶懶散散的走到沙袋前面,一拳擊出,她的動作不規範,但是卻擊出了一千一百千克的成績。 這才是高三開學沒多久,就達到了一千一百千克,估計這個叫小然的到了高考最次也是一千四五百千克,甚至超過一千五百千克這個大關也有極大的可能。

這樣的成績比李長安當時要好太多了,果然人比人氣死人。

「怎麼樣?我的出拳有問題嗎?」小然挑釁的問道。

大老闆的女兒上的肯定是帝都最好的高中,那裡的老師比李長安要厲害多了。雖說她出拳很懶散,但是蓄力確很到位,李長安自然是不會去吹毛求疵的。

「很好,出拳各方面都不差,看來我這個家教沒當一天就要辭職了。」李長安打趣道。

「人貴有自知之明,你知道就好。」

「胡鬧,長安小兄弟可是高考狀元,你瞎得瑟個什麼勁兒。」張軍喝道。

「人家說的是實話嗎。」小然嘀咕道。

張軍將目光轉向了李長安,語氣也平和了下來,「長安小兄弟,我的女兒就交給你了,你好好訓練她,要是不聽話了,就和我說,我來收拾她。」

「自然的,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李長安點頭道。

「嗯嗯,有小兄弟你在,我放心。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薪酬方面一會兒老福會和你詳談的。」

巨無霸公司的董事長,事情自然多,能抽出點時間面試李長安,不是因為李長安厲害,而是希望能為自己的女兒找到一個好老師。

張軍和管家老福離開了,修鍊室里只剩下了李長安和小然。

「大小姐,開始訓練吧。」李長安對著小然說道。

「我爸覺得你行,但是我覺得不行。這樣,我們兩個斗一場,你要是贏了我就聽你的。」小然挑釁的說道。

「斗一場?」李長安笑了笑,「大小姐,我的力量比你多好多,咱們兩個斗不明擺著我欺負你嗎?」

「土包子,用智能電子模擬戰鬥斗一場啊。」小然走到了修鍊室靠左邊的一個房子里,「那裡也有一台機器,裡面是一套衣服,穿上就行了。」

智能電子模擬戰鬥李長安倒是聽說過,帝都武科大學也有這樣的一門課,大概一個月上一節左右,李長安還沒上過。

主要是這種機器太貴了,單個頂配的機器造價就要一億多,普通的人還真玩不起。就連帝都武科大學大學,一個系也只有兩個教室,一百多台機器。戰鬥系的班級輪番上課,一個月只有一節課。

這種智能電子模擬戰鬥聚集了很多人,大家在一個平台上模擬戰鬥,不用去基地外面和妖獸對抗。在這裡你可以接受華國各地甚至國外天才的邀請戰鬥,極大的節省了人的時間和精力。

李長安信步走到那個小單間里,面積大概三四十平米左右,牆壁上掛著一套黑色的衣服。李長安把這件衣服套在了身上,本來略顯寬大的衣服瞬間收緊,成了一件黑色緊身衣。

牆上還掛著一個頭盔,李長安也帶在頭上。

這時李長安的眼前出現了一個框,上面寫著是否進入遊戲。

「是。」李長安輕聲道。

頁面再次變換,上面又很多的大區,李長安隨便點了一個區進去了。區裡面是頻道,右上角則是多了很多的圖標。

李長安剛想熟悉熟悉這個遊戲的時候,頁面忽然出現了一條戰鬥邀請。

邀請人的名字叫一炮上神通!這個人的名字倒是挺霸氣的。

「接受戰鬥。」李長安下意識道。

場景再次變換,這次出現了一張地圖——沙漠地形,旁邊的一個框顯示的是一千四百九十九千克力量對比。

李長安疑惑的再次點了一下確認,眼前的場景變換出現了一個載入框,正在進入戰鬥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

江南主城的某小區的一個房間內,二十來歲的林望正在直播,「老鐵們,這次系統匹配的對手有百分之百的勝率,但只戰鬥過五場,應該是打的機器人比賽。大家不要灰心,這次我速戰速決,開啟下一次直播。」

林望不知道的是他這次面對的對手號可不是普通的號,那是華國醫藥機械公司董事長張軍的號。張軍買了這個機器只對戰過五次,三次是和他女兒,還有兩次是和一位同樣是先天九段的老友對戰。

張軍的賬號沒有實名,境界也沒有認證,但是他和朋友上次的對戰是在煉獄難度當中對抗的,而且通關速度極快,系統默認了張軍是高手,所以這次林望才會匹配到張軍。

視頻上面得立即出現了很多得彈框:我賭一包辣條,這個叫張軍的估計一分鐘內就會輸。

一分鐘太長了,我估計只要半分鐘,畢竟一炮上神通可是全服排名第一百的高手。

一炮上神通我要花一百億簽下你,要是不夠就再加一倍,夠了的花當老子沒講。

······

彈框上說什麼的都有,大部分的人都不太看好李長安。

雖說很多厲害的高手都沒玩這個遊戲,比如章飛羽、緱文康、張軍那些人事情那麼多哪有空玩遊戲。但是這個榜單也很有說服力,排名前一百的高手都是靠一場場比賽打上去的,甚至他們的生活中也極有可能是一位高手。

另一邊的小然向李長安發送了戰鬥邀請,可是等了半天也沒見反應,過了片刻伺服器的聊天框忽然熱鬧了起來,大家都在討論一炮上神通居然匹配到了福利局。

小然對這個一炮上神通倒是很熟悉,華國區裡面排名前一百的高手,據說現實生活中也是一個很厲害的高手兼富二代,她的一些同學都拿一跑上神通當偶像,只是這個一炮上神通很少露面,直播的時候只能聽到他的聲音。

小然好奇的點了一下觀看,立刻切換到了戰鬥房間里,看到熟悉的id,小然差點崩潰了,這是我爸的號,李長安,你要是敢輸丟了我爸的面子,我要和你拚命。

不,我現在就要找你拚命,誰讓你拿我爸的號亂來的,大小姐小然心裡想道。

雖說小然經常和父親張軍頂嘴,但她還是挺敬佩自己的父親。 李長安對這一切都毫不知情,載入框終於顯示到了百分之百,場景切換,李長安的面前出現了一片廣闊的沙漠地形,周圍十幾座沙丘環繞,而他正站在這些沙丘的中間。

沙丘那邊有一個小紅點,此刻正以每秒五米的速度飛奔過來,應該就是對手了。

李長安試著動了動,不知道是不是緊身衣的原因,李長安感覺動作有些生澀,連邁腿都有些不舒服。

彈幕里又開始熱鬧了。

這個張軍百分之百是新手。

他要不是新手我直播吃翔。

樓上兄弟可怕,我不敢吃翔,他要不是新手我給大家一人發一百塊的紅包。

已截屏,我覺得張軍肯定是裝的,坐等一百塊,希望發紅包的兄弟說到做到。

······

看到彈幕的大小姐小然此刻心裡是崩潰的,父親的一世英名啊,都在這次毀了。

李長安活動了片刻,總算是不那麼拘束了,就在這時,那個紅點也越來越近了。

林望心裡也是崩潰的,怎麼匹配到這樣的玩家,必須的速戰速決,要不然沒收益。他們主播的錢基本是靠打賞和點擊,遇到這麼個新手,估計很多人都不想看了,更別說打賞了。

林望在移動的時候,不忘在房間里的聊天框里輸入了幾個字。

「對面的認輸吧,這場比賽沒有可比性,我還要匹配下一個對手,不要浪費我時間。」

「認輸?」李長安笑了笑,武道必爭,一開始就認輸還爭個屁,最起碼也要斗過一場再說。

李長安也動了,不過他的動作是那樣的生澀,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好似下一刻就要摔倒似的。

李長安的動作又吸引了不少人笑話,小然急了,雖說玩這個號的人是李長安,但這個號是他爸爸的啊,彈幕里好似是變相的說他爸爸一樣。

小然不甘心的在彈幕上回了一句,「我覺得張軍應該不差的吧。」

大小姐小然的話很快的就被消失在彈幕里,偶有幾個反駁的,也被淹沒在百萬評論的口水中。

現在只能希望李長安的這個高考狀元沒有水分了。一炮上神通太厲害了,百分之九十五的勝率,戰鬥了一千場,這樣的戰績實在是太彪悍了。

林望的速度越來越快了,剎那間他就從沙丘頂部一躍而下,攜帶者大勢沖向了李長安。

「來的好。」李長安大喝一聲,他右腳後退半步,猛虎出山下意識的就使用了出來。

「武技」,林望最終喃喃自語道,「有武技也照樣一招擊敗你。」

「鷹揚虎噬。」林望大喝一聲,跟著使用了武技從空中一躍而下。

獵鷹和猛虎戰在了一起,遊戲中帶的特效也很厲害,這一刻彷彿一隻巨大的黑鷹與猛虎在搏殺。

交戰產生的風沙環繞著兩人,不斷的有攻擊的餘波從戰鬥中心傳出來。

「實力不弱啊。」聊天框里傳出了林望的對話。

「一般般吧。」李長安還擊道。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接下來這一招不知道你還能不能接下來。」

林望一擊不成選擇了近身搏戰,他的速度很快,彷彿對戰鬥有著天然的敏銳感覺。

李長安迅速的調整,可是還是有些生澀,就連普通的抵擋都有些生疏。險而有險的躲過了林望好幾次的進攻。

「看來你真是新手。」如果說之前的動作有可能是裝的,但是戰鬥中還有些生澀,就證明這個人真的是新人,而且很大的可能是借別人的賬號在玩。

「差不多吧,第一次玩。」李長安回應道。

兩個人說歸說,但是戰鬥卻一直沒停,時間超過三十秒,馬上一分鐘了。

「不錯,能在我的手中撐過一分鐘,你的確厲害。」林望讚歎道。

「你很厲害嗎?」李長安有些納悶,這個人一上來就讓自己認輸,現在又裝大尾巴狼稱讚自己。

觀看彈幕的人瞬間炸了,感情這個人不僅是新人,還沒聽說過一炮上神通的名號,這下有意思了。

於此同時,在一些人的大肆渲染下,觀看直播的人越來越多,房間的觀戰人數已經由最開始的三四萬飆升到了十來萬左右。

「陳總,有個直播間現在很火,已經突破十萬觀看人次了。」陳文靜是貓空直播的員工,眼前的這位是貓空直播的總經理,也是他的三叔。

此刻她正在向她的三叔彙報一場直播,對於這場直播她也很好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