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聽得這話,張必成頓時恍然。此時他方才回想起來,不久前擊潰自己玄元之手的那道拳影,裡面似乎裹挾著一縷妖氣,原來竟是霸天所為……這些妖孽!

易浮塵這時再無神念傳來,想必是正在與梁越交流。張必成雙眼微眯,神識悄然展開,鎖定了烏鴉的蹤影,卻驀然間看見厲無極揮動右手,掌中陰陽勢若奔雷,朝著流沙谷深處的巨大黑洞暴轟而去。

「他想幹嘛?滅魔嗎?還是……?」張必成心念百轉,正思忖間識海中響起一道神念,「老張,準備動手,我先去了!」

「谷主放心,老夫定會全力以赴,保證將那個孽障送到你的手中。」

張必成神念甫發,易浮塵已然暴掠而出,倏忽化作一道黑光。

「道友,你我同心協力,務必一擊得手。」梁越這時也抬頭看來,對他使了個眼色。

「有勞公子了。」張必成深吸了一口氣,回以神念。

兩人隨即再無猶豫,凝神屏氣,小心地向著各自目標悄然靠近。

無論如何,神器都必須到手! 蓬蓬!

陰陽開合,遮雲蔽日,旋轉著疾速向前,瞬息之間,便穿過大半個流沙谷,好似天外彗星,重重地轟在了黑洞之上。

嘭嘭嘭……

貫通天地的可怕黑洞,好似浩瀚星空一般,猛地爆炸。毀滅的力量,向著四面八方瘋狂擴散,虛空不斷湮滅,下方的邪魔軍團,躲避不及,頓時颳起了一陣血雨腥風。

嗖!

厲無極腳踏乾坤鼎,轉瞬即至。他目光從容,右掌虛探而出,散去了陰陽。隨後毫不停頓,在破碎的黑洞中穿梭如風,倏忽出現在了忘晴川的跟前。

「晴川,你終於回來了!」

「無極……」忘晴川清冷的眸光突然一亮,似有萬千言語,然而卻最終只是吐出了兩個字。

「回來了就好。待我先收了哈卜這廝,我們再把酒長聊。」厲無極嘴角噙著笑意,感覺心中滿是歡喜。

「我、不飲酒。」忘晴川頓了頓,緩緩搖頭。

「呵呵。」厲無極笑意更濃,旋即轉目看向分身,道念在體內自行運轉。

眨眼間,分身的身軀變得虛淡,斜跨一步,直接走入了體內,與真身一點點重合在一起。

識海中這時波濤洶湧,金、銀、青三色蓮花光芒大作,圍繞著正中的那朵紫色火蓮飛速旋轉,吸收著分身在魔域的一點一滴。

「金無風,這具才是你的真身,對嗎……難怪你會向我們下手!」哈卜面色難看至極,從破碎的空間深處走了出來。

絕對的力量,這才能以最蠻橫的方式破去他的黑洞魔功。

萬萬沒想到,這劍魔金無風只是一道法身而已,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只可惜魔皇和魔神大人忙著出征異域,未能與他照面,否則定然可以識破此人的真實面目。

「廢話少說,哈卜,受死吧!」厲無極抬手一指,泰阿氣勢如龍,一聲長鳴,呼嘯而去。忽然間,他皺了皺眉,巨劍猛地掉轉,人已回過身來,看向了後方。

「厲無極,你這個罪該萬死的惡徒,還不趕緊束手就擒!」易浮塵恍若流星,拖曳著一道殘影,從天而降。

「嗯,還不死心?」厲無極眼皮輕抬,眼眸深處,兩團紫火幽幽跳動。

沒想到隱仙谷暗藏的後手被攔截后,這易浮塵又迫不及待地追了過來。這不會是想要神器都已經魔障了吧。

「放肆!」易浮塵神情威嚴,一襲金袍無風自動,周身散發著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這人是誰?」忘晴川面色冰冷,突然開口道。

「呵呵,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罷了。」厲無極淡然一笑。

「哼,小輩!」易浮塵冷笑截住了話頭,「你現在身份暴露,即將大難臨頭。不過,只要你肯交出神器,本谷主可以保證,我隱仙谷從此再不會來找你的麻煩。」

「痴心妄想!」厲無極抿了抿嘴,毫不客氣的道。在他的身後,一團虛淡到近乎透明的氣息旋轉而出,疏忽化作了一輪黑白分明的陰陽。

「找死!」易浮塵怒氣上涌,旋即看向了一臉凝重的哈卜,「這位將軍,你我一同出手,將這個小輩和妖女擒下。」

「好,就依你所言。」哈卜沒有猶豫,立刻點頭答應。開始他便察覺到易浮塵與大陸眾人交手,如今又聽見這番對話,自然是大喜過望。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將軍果然明智。」易浮塵讚許道:「我先拖住這個小輩,待你收拾了妖女后,我們再前後夾攻。」

「恬不知恥!」厲無極劍眉一挑,胸中忽然盪起無窮殺意,背後的陰陽迅即升騰而起,猛然喝道:「剝奪!」

聲音彷彿帶著奇異的魔力,直接牽動了天地間某種莫名的規則。易浮塵和哈卜心神不由一顫,感覺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憑空降臨,意欲將他們定在原地。

「這個小輩,居然已經領悟了規則,快要觸碰到法則的邊緣。以他妖孽般的修鍊速度,估計不出十年,便有可能凝聚出法則,跨入問道境……真是可笑,不到五十歲的問道境,說出去簡直驚世駭俗!」易浮塵心念閃動,這一刻,他對奪得神器前所未有的熱切。

他幾乎下意識的認為,厲無極的境界提升得如此迅速,全都是由於擁有神器的原因。

「這是什麼力量……破!」哈卜身形微微一滯,魔性中忽然生出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向後暴退的同時黑洞魔功揮手而出。

雖然這股莫名的力量還不足以將他禁錮,但是他卻根本不敢掉以輕心。

高手相爭,生死一線。更何況,眼前這人是金無風的真身,如果不出所料,實力應該在自己之上。

就在哈卜運轉魔功、準備後退的瞬間,一個暗灰色的漩渦自虛無中閃現,驀然將他吞噬了進去。

嗡!

黑白陰陽,旋轉如風,好似一片巨大雲幕,這時也正好攻到了易浮塵的身前。

「該死!」

易浮塵眼中閃過一絲暴戾,右手抬起,驀然化作一片血紅,掌間煞氣瀰漫,朝著陰陽迎了上去。

轟!

陰陽與掌影狠狠撞在一起,發出一聲巨響。至強的力量,將四周的一切全部震開,破碎的黑洞,再也不堪重荷,徹底消散在天地間。

「小輩,你把他怎麼樣了?」擋住陰陽后,易浮塵手掌再次高高抬起,朝著厲無極按了下來。

哈卜去了哪裡,而對方又是如何出的手,他一點也沒有看出端倪。厲無極手中握有三件神器,手段之詭異,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讓易浮塵頓時大為忌憚。

「無恥老狗,居然打算與邪魔聯手,對付我師妹。今日,我必取你的狗命!」厲無極胸中殺意凜然,腳尖一點,乾坤鼎飛旋而出,將襲來的掌影直接碾爆,旋即又轟向了易浮塵。

這些隱仙谷的人,為了一己之私,竟然打算勾結邪魔,而且還意欲對忘晴川不利,讓他動了真火。

故此,方才他發動「剝奪」的時候,混天困魔圖無聲打開,趁著哈卜遲滯的瞬間,將對方猝然收了進去。

本來他就未曾指望過,神通剝奪能夠把這兩者禁錮。他真實的目的,不過是想讓他們獃滯片刻,只要一息,不、哪怕是半息,也已足夠。果然,哈卜受到了一絲影響,混天困魔圖隨後一擊奏效。

突破渡劫境后,他對混天困魔圖的掌控也大大增強。這件法寶若是施展開來,就連問道境大能也無法輕易逃脫。

「好大的口氣……小輩,你拿命來!」易浮塵胸中怒火熊熊燃燒,一步踏出,濃烈的煞氣從右臂迅疾蔓延至全身,凝聚成一道道可怕的劍氣,如同一朵盛開的血色劍蓮,對著乾坤鼎罩了下去。

鏘鏘鏘……

萬千劍氣,縱橫交錯,扭曲空間,如同急風驟雨,傾瀉在了乾坤鼎之上。

刺耳的金鐵交擊聲,頓時不絕於耳。

嗖!

一條黑色繩索,如龍如蛟,破空而下,迅猛驚人。

「流星鎖!」忘晴川口中清叱,從一旁飛奔而出。

那條黑色長繩,正是縛魔繩,通天派掌門當年的信物之一。

「晴川,快退後,這一戰不用你出手。」見狀,厲無極臉色微變,急聲喊道。

以忘晴川現在的實力,對易浮塵幾乎沒有威脅可言,而且還要讓他時時分心留神,這樣做卻只能是適得其反。

「你也太小瞧人了……」忘晴川不為所動,衣衭飄飄,馭使著縛魔繩攪動森寒的劍氣。

「唉……你怎麼就這麼固執呢?」厲無極頗感無奈,不由輕嘆了一聲。

「哼,兩個小輩,不知死活,在這裡打情罵俏……」易浮塵眼中殺機爆閃,他感覺一時間似乎很難取勝。厲無極手握神器,能夠將自己的所有攻擊從容化解。若要拿下對方,必須智取,而轉機,應該就在忘晴川的身上。

只要擒下這個女娃,那小狗勢必方寸大亂,如此,則神器唾手可得。

「賊子,出言不遜……捆仙索!」忘晴川臉色冰冷,縛魔繩氣息陡漲,震蕩空間,如怒如狂,朝著易浮塵暴襲而去。

「小輩,受死!」

易浮塵一步踏空,在他的頭頂上方,不知何時浮現出一柄色彩斑斕的長劍,血色劍蓮倒卷回來,所有的劍氣一點點收攏,好似利劍一般,回歸到了長劍之中。

噌!

一道虛幻的劍氣,衝天而起。

恐怖的劍氣,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直接撕裂蒼穹,破空斬下。

「咦?」

厲無極心中一動,臉上露出了一抹異色。

這易浮塵,和他的分身一樣,竟然也是一名劍修!而且對方的這柄長劍,似乎與邪魔的魔性極為相似,難道他修鍊的也是邪魔功法?

噗噗噗噗噗!

至強的劍氣,破碎虛無,如同怒海狂瀾,將縛魔繩猛地震開,旋即又對著忘晴川碾壓而下。

厲無極虛跨一步,將忘晴川護於身後,乾坤鼎旋轉著急劇變大,在前方化作一道銅牆鐵壁。

與此同時,他右手高抬,身旁遊走不定的泰阿驀然停下,發出一聲清越長鳴,似歡欣,似挑釁,對著血色劍氣,緩緩飛了上去。 巨大的泰阿,劍身泛著深邃黑芒,沒有駭人的聲勢,只有一縷霸道的劍意,若有若無,就這樣緩緩地向前飛去,迎上了血色劍氣。

「哈哈,你這小輩,就憑這把破劍,也想與我抗衡?」易浮塵雙目斜睨,不屑冷笑。

大劍修,講究的是剛毅勇猛,殺伐果決。一劍既出,絕無退路。

這厲無極掌控的巨劍,晃晃悠悠,看上去與劍道完全相背。他竟然也學人馭劍,著實可笑,難怪會將那棲真子老兒的寶劍毀掉。

咔嚓!

易浮塵笑聲未絕,泰阿驀然加速,呼嘯劈下。隨後,只見恐怖的血色劍氣,霎時爬滿了一道道蜿蜒的裂痕,轉眼之間,崩潰無形。

「哎呀,這……這怎麼可能?」易浮塵身形猛地一顫,笑容凝結在臉上,恍如見鬼。

他的劍道,與一般劍修不同,乃是運用遠古秘法以元神道念凝聚而成,不朽不滅。同境界之中,堪稱無敵,甚至可以稱得上是神性之劍。當年他修鍊此法時,師尊曾經說過,即使是域外邪魔的魔性,也無法與他的神性之劍相比。

然而剛才,他的神性之劍居然不敵對方……就是那柄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破劍,讓他的元神猝然受到衝擊。這個小輩,身上到底還隱藏著什麼秘密,貧道這次可得小心了,千萬不要陰溝里翻了船。

「易浮塵,你心懷鬼胎、慾壑難填,取死之道不遠矣!」

厲無極一臉平靜,緩步向前。他不知為何,揮手召回了泰阿,並沒有繼續攻擊。

「小輩,你想殺我?」

易浮塵嘴角不由自主地抖了抖,他心中知道,對方絕對不如表面上那樣平靜,他已經清晰地感受到隱藏在後面的滔滔殺意。

「呵呵,我知道要殺你很難!」厲無極淡淡一笑,頓了頓后昂然說道:「不過,厲某這人偏偏喜歡迎難而上,所以、心癢難耐……很想試試。」

「好,那今日就不死不休!反正不得到神器,本谷主便絕無罷手之理。」易浮塵似乎已經下了某種決心,眉間漸漸舒緩,忽然間他話鋒一轉,「小輩,我實在是想不明白,你的這柄劍看上去漆黑醜陋,竟然能夠破解我的神劍,莫非也是什麼寶物不成?」

「哈哈,易浮塵,厲某知道你滿腦子想著的都是神器,若是帶著疑問下地獄恐怕會死不瞑目。好,那就讓你做個明白鬼……此劍劍氣,威壓天下,吞吐山河,是名泰阿!」厲無極右手高高揚起,爽朗大笑。

「混賬!你這小輩,胡吹大氣,竟然拿瞎話糊弄本谷主……」易浮塵怒不可遏,明顯是並不相信厲無極的這番話。

威壓天下,氣吞山河?世間有這樣的劍嗎?

如果真有,貧道又怎麼會沒有聽過?

「你信也罷,不信也罷,都與厲某無關。」厲無極搖了搖頭,沉聲又道:「易浮塵,你我也不須再廢話。今日當著大陸眾人的面,就徹底做個了斷吧。」

此時,已有一些問道境大能趕了過來,在四周遠遠地圍觀。

「哼,正有此意!你這喪心病狂的小輩,人人皆欲誅之而後快。本谷主這便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將你搶去的神器拿回來!」易浮塵周身散發著濃烈的煞氣,恐怖的力量,逆襲天際,在他的四周,形成了一片絕對領域。頭頂上方的斑斕長劍,這時猛然綻射出耀眼光芒,凜冽劍氣,直衝霄漢。

他感覺,厲無極的實力比自己要遜色不少,可是,對方在戰鬥中卻每每總能壓制自己。神器的威力果然不可思議,竟然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

「巧言令色,道貌儼然……殺!」忘晴川忽然冷冷插話道。

「不勞師妹大駕。」厲無極微笑轉頭,旋即又將視線移回到易浮塵的身上,目光疏忽變冷,「替天行道?這話真虧你說得出口!易浮塵,你這假託仁義的齷齪之徒,厲某就要看看,你是如何除暴安良!」

「哼,死到臨頭,還這般嘴硬!」易浮塵頭顱高昂,雙目之中儘是暴戾嗜殺之意。

「神劍出鞘!」

話音未落,空中驀然閃過一道劍光,熾烈奪目,霎時照亮了這方天際。

快,不可思議的快!彷彿天外來風,沒有人能夠看清易浮塵究竟是如何出的手。

天地動蕩,風雲變幻。

易浮塵的神性之劍,終於毫無保留地施展出來。

「斬!」

厲無極神情冷漠,右手朝前猛然一揮,泰阿急劇變大,宛若一道霹靂,電射而出。浩瀚之威,震懾天地,劈在了劍光正中。

轟隆!

巨大的撞擊聲,恍如九天驚雷。虛空不斷坍塌,頃刻間扭曲成一個巨大的漩渦,貫穿天地。爆散的衝擊波洶湧蔓延,好似將世界瞬間分割成了兩半,靠近厲無極這邊的是黑色,而另外一邊是彩色。

「的確妖孽,竟然能夠接下我的全力一擊……小輩,我看看你究竟可以擋住幾劍!」

易浮塵金袍飛舞,身後斑斕長劍流光閃耀,鳴嘯不絕,數道劍光連珠一般劃過天際,橫斬而下。

轟轟轟轟轟!

擄愛成婚:陸先生疼她入骨 厲無極神色從容,泰阿高亢長吟,雄渾的劍氣近乎實質,凝結成一柄驚天巨劍,威猛如山,將一道道襲來的劍光盡皆崩碎。

易浮塵面色猙獰而可怕,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劈出的劍光耀眼到無以復加,幾近瘋狂。

雙方的戰鬥此刻終於到了白熱化的程度,狂暴的劍氣衝擊下,空中的漩渦越變越大,攪動天地。下方的眾多邪魔軍團無從躲避,紛紛被吸入了其中,隨同滾滾黃沙,轉眼化為虛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