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呼叫長矛,你們飛得太低,太危險了。」

危險?狄泊清笑著搖了搖頭。「明白,進入安全空域后,我們會提升高度。」

「轉到321航向,五分鐘后與『迎賓』編隊會合。」

「迎賓」編隊是負責接應入巴作戰的中國機群的巴基斯坦戰鬥機小隊。

「明白,轉到321航向,與『迎賓』編隊會合。」

見到從東北方向上飛來的四架j-7戰鬥機,梁國翔與狄泊清不由得暗生感嘆。看樣子,巴基斯坦空軍的先進戰鬥機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不然不會讓這種三十年前從中國進口的戰鬥機上場。

似乎要讓巴基斯坦飛行員知道自己的厲害,會合前,十二架j-10全部以最大速率爬升,從j-7機群正前方穿過,到達五千五百米的高度后,做了幾個高過載的翻滾機動,然後才俯衝進入編隊航線。

「迎賓呼叫長矛,迎賓呼叫長矛。」巴基斯坦飛行員的中文說得不算太差。

「長矛收到,有事請講。」雖然不是飛行員,狄泊清也非常興奮,因為巴基斯坦飛行員的話語在微微顫抖,看樣子被j-10的機動動作嚇住了。

「現在由我們領航,請跟隨我們前進。」

「明白,由迎賓領航。」說完,狄泊清關閉了編隊通信頻道,「梁哥,你說那幾個巴基斯坦飛行員是不是剛從航校畢業的?」

「你就繼續得意吧。」梁國翔將飛機調整到了自動飛行狀態。「巴基斯坦的飛行員都很出色、都是真正的英雄,他們缺少的只是先進的戰鬥機與實戰經驗。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像我們一樣,成為天空中的雄鷹。」

「我可沒說巴基斯坦飛行員不勇敢,只是他們的技術確實不怎麼樣。」

梁國翔笑著搖了搖頭,狄泊清的話也沒有錯。

巴基斯坦飛行員確實非常勇敢,在前幾次印巴戰爭中,都在絕對劣勢的情況下取得了驕人的戰績。這次戰爭中,巴基斯坦飛行員也表現出了過人的勇氣與大無畏的犧牲精神,不但讓全世界刮目相看,還贏得了印度飛行員的尊重。

正如狄泊清所說,巴基斯坦飛行員缺少的就是一點點技術。

當j-7機群加速拉開距離,胡沙布空軍基地的跑道出現在了前方。

降落之前,十二架j-10低空高速通場,做了幾個高難度的編隊機動動作,然後才以雙機編隊的方式依次降落在了跑道上。

剛下飛機,巴基斯坦空軍派來的女性勤務員就給梁國翔與狄泊清送上了鮮花。

中午,空軍基地司令官迪亞姆少將與戰鬥機大隊隊長羅傑茲上校為梁國翔等十三位飛行員舉行了接風洗塵宴。雖然條件非常簡陋,但是巴基斯坦軍方的熱情款待讓眾人非常感動。宴會上,梁國翔認識了共同奮戰的戰友,十多名巴基斯坦空軍的飛行員。 靳舒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陣仗?

沒錯,靳舒的性格走的是那種火辣路線,但再火辣她也沒有給這群公主小姐們吵架的經驗。再說靳舒真的要和這群混跡娛樂場的女人們吵架的話,傳出去丟人的是誰?直到現在都沒有敢將身份表露出來的靳舒,擔心的就是害怕身份泄露出去的話,會帶來不必要的影響。而眼前這種場面算是怎麼回事?怎麼瞧著是那樣讓人感覺不舒服。

全都是一群混賬王八蛋。

能夠罵人的話,靳舒絕對會罵出來的。

「你們不是叫人了嗎?行啊,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們喊人過來。我告訴你們,你們總共五個人,你們剛才找的是五個小妹的麻煩,你們今天每個人要不給我拿出來三萬塊錢的話,這事咱們不算完。你們要不相信的話,咱們就玩玩。給我盯著他們,絕對不能夠讓他們離開這裡。」袁彪說完轉身就走出包廂。

剩下美巢夜總會的人也都跟隨其後走出去。

包廂中很快就只剩下靳舒他們。

靳舒厭惡般的掃過去,眉頭皺起,「你說說你們都做的是什麼事情?你們難道就不害怕這事傳回省裡面去,你們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嗎?我知道你們心中對蘇主任是有不滿,但再不滿你們也沒有必要拿前途開玩笑吧?難道說你們不知道這樣做,會讓你們也都陷入到最為悲催的狀態中嗎?你們真的是會得不償失的。」

這已經是交心之語。

崔景程知道靳舒對他們還是有點感情的,畢竟大傢伙都一起工作這麼多年。平常就算有事情的話。在場的也沒有誰給靳舒找過麻煩不是。倘若不是因為知道這個,你以為崔景程會主動給靳舒打電話嗎?然而現在事情既然已經出了,那就不能夠再用其餘的思路來想這事,是必須好好的進行研究進行處理的。

「靳舒,你說蘇沐真的會過來嗎?」崔景程低聲問道。

「我說老崔你是不是貓尿喝多了?你說他不會過來嗎?難道你不知道在蘇沐心中,大局觀從來都是擺在首位的嗎?難道說你們認為你們在這裡胡鬧,蘇沐會在接到我的電話後會當作不知情嗎?我想蘇沐還不會那樣做,不過你們最好心裡有數,這事蘇沐會不會針對著進行點後續動作,我是不敢肯定的。」靳舒見他湊這麼近。不由得有些厭惡。不露聲色地退了幾步。

後續動作?

這四個字說出來一下就讓這裡的氣氛變的凝重起來,什麼叫做後續動作,這個簡直太具有殺傷力。如此大的殺傷力讓人瞧著就會有種說不出的驚懼和憤怒。崔景程他們突然想到,要是蘇沐今晚遇到這事。他們扮演的是蘇沐現在要扮演的角色。他們會怎麼做?想到這裡。崔景程心裡想到的第一個就是抓住機會,大肆做文章。

崔景程會讓蘇沐從交流團中退出去,蘇沐有這個權力。而真的要是退出去。回到吳越省的話,你說你崔景程還能夠有何顏面立足?別人問起來的時候,你怎麼回答?你說你是因為嫖娼不成而被驅逐回來的嗎?想到這個,崔景程臉色唰的就變的灰白起來。

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希望蘇沐不要為難他們才好。

美巢夜總會總裁辦公室。

袁彪從這裡出來后,徑直就出現在這裡。袁彪臉上帶著一種諂媚笑容,站在這裡後面對坐在老闆椅中的男人,沒有任何廉恥的獻起來殷勤。那模樣任誰看到后,都會感覺有種說不出的噁心。

「黃總,事情已經辦妥,那幾個人全都被咱們扣在那裡,一時半會是絕對走不了的。」

被叫做黃總的人,是個容貌清秀的男人,在外面見到的話,你很難會想象到,這個人竟然就是美巢夜總會的老闆。而實際上他真的就是美巢夜總會的掌舵人,整間夜總會都是他所擁有。

他叫做黃悅榕。

「這事你辦的不錯,去吧,繼續盯著。」黃悅榕平靜道。

「明白。」

等到袁彪從辦公室中走開后,從旁邊的內屋中便走出來一個人,蘇沐要在這裡的話,一眼就能夠認出來,他竟然是沈蔓領。今天是沈蔓領大婚的時候,你說說你竟然不在家裡面呆著,反而是出現在這裡,這叫做什麼事情?

「黃兄,我說的沒錯吧?」沈蔓領笑眯眯的端起一個酒杯,在旁邊沙發上坐下后慢條斯理說道:「這些人肯定會再打電話的,他們絕對是會給蘇沐打的。我以前聽你說過你要針對蘇沐,現在這些人就全都是蘇沐帶過來的。只要收拾他們,只要虐待他們,蘇沐就肯定會冒出來。咱們只要將這群人的顏面掃掉,絕對能夠佔到便宜。」

黃悅榕挑起眉角,手指間夾著一根雪茄,渾然沒有被沈蔓領的這句話給弄的神魂顛倒,冷然說道:「沈蔓領,你不要在我這裡說那些風涼話,你和蘇沐之間有什麼恩怨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今天你的婚宴卻成為蘇沐的表演舞台。你說說你心裏面能夠好受嗎?我知道你肯定會不舒服的,你這麼不舒服,卻想要讓我成為你報仇的那把刀,你這有點不地道吧?」

「話不能這麼說吧。」

沈蔓領絲毫沒有臉紅的意思,晃動著高腳杯中的紅酒平靜道:「黃兄,我從來就沒有隱瞞過我想要做的事情,如果說蘇沐換做在我的地盤,那麼今天我就不必動用你的地方做事。蘇沐這不是現在就在你的地盤嗎?你不動手誰動手?再說不要給我說你不想要讓蘇沐丟人,我知道這要是你的想法。還有隻要你今天將這事做成,我們銀槍糧業以後的所有應酬,全都會安排在你這裡。

你應該清楚,這將會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怎麼?難道說既能夠賺錢,又能夠出氣的事情,你會拒絕嗎?只要蘇沐過來,只要咱們將這個屎盆子往他頭上扣過去。然後再喊上早就在這裡等待的記者動手,你說明天要是有吳越省省發改委交流團剛到石都市就前來買春的消息傳出去,而且還是組團前來買春,這個轟動效果會如何?」

夠狠夠損夠毒的一招。

別說,沈蔓領這招真的很好使。

黃悅榕心悅誠服說道:「那咱們就等著看戲吧。」

「好說。」沈蔓領眼神陰狠,蘇沐,今天是我大婚之日,你卻將我的好事給壞掉。弄得現在我連洞房花燭夜都做不成,你說說我不將這口惡氣宣洩到你的身上,我如何能夠痛快?

還有黃悅榕你也不是什麼好鳥。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你不就是京城黃家人嗎?只不過你隱藏的比較深,再加上你所謂的私生子身份,你倒是在黃家倒台後,沒有被波及到,混得風生水起。我是不會將你身份隨便說出來,這可是我手中的一把利器。我要讓你現在成為我的報復刀刃,讓你能夠成為我的最強兵器,為我所用。

美巢夜總會嗎?

蘇沐是打車前來這裡的,給司機說了名字,司機就說沒有問題,十五分鐘肯定到。

「兄弟,聽你的口音應該是外地人吧?你怎麼想要前來美巢夜總會那?我告訴你,你真的是來對地方,這個美巢夜總會也是咱們石都市的一絕,只要去過那裡面的人都知道裡面滋味不俗。像我們這些開計程車的真的很想要有機會前去那裡,不過可惜啊,我們身上的這點錢是不夠在那裡面折騰的。」司機很為健談說道。

「是嗎?我是聽朋友介紹的,朋友現在就在裡面。這個美巢夜總會這麼火爆,難道說有什麼背景不成?還有大哥給我說說,這個所謂的美巢夜總會到底是怎麼回事?有什麼樂子?」蘇沐遞過去一根香煙,趁著紅綠燈的時候裝作無意問道。

司機可不敢抽煙,不過倒是接過來,放到旁邊。

「說起來這個美巢夜總會那真的是有背景,不過具體到底是什麼背景我不知道,我只是聽說以前沈修容省長在位的時候,這家夜總會就好像是一下冒出來的似的。而且我們開計程車的都知道,沈省長雖然退休,但他的兒子沈蔓領卻和美巢夜總會的老闆關係莫逆。所以說我們這邊流傳的最靠譜的消息就是,這家夜總會有沈蔓領的股份,然後是沈蔓領借著老子在位時的權勢給做起來了。」司機倒沒有故作神秘之類的,很為輕鬆的就將這個說出來。

稍等下。

美巢夜總會的老總和沈蔓領關係不錯?

今天是沈蔓領的大婚之日。

然後吳越省省發改委的人突然就在這裡鬧出這種笑話事情來。

這其中難道說不會有什麼古怪嗎?

不可能的,現在要給蘇沐說這裡面沒有任何古怪的話,打死蘇沐都不會相信的。任何時候任何事情接二連三發生,並且全都湊到一起的話,就意味著這不是巧合,而是某種預謀。

蘇沐遇到這種事情給出的第一個評論都是預謀。

不是預謀最好。

是預謀蘇沐就要想方設法的去攻破這個預謀。

不過倘若說今晚這個事情真的是有所預謀的話,也應該是無心之下布置出來的預謀,面對這種預謀,沈蔓領和美巢夜總會老總肯定是臨時起意做出來的。如此的話,要是被他們知道,他們的預謀竟然會在一個司機嘴中失敗,他們會不會氣得要瘋掉?

蘇沐嘴角彎起來,這事該好好琢磨琢磨。(未完待續。。) 一天之內,中國空軍的四個j-10戰鬥機中隊進駐巴基斯坦,另外巴空軍還從中國接收了三十六架fc-1,也就是「雷電」戰鬥機。一時之間,巴基斯坦空軍的戰鬥力恢復到了戰爭爆發前的水平。

與高調派遣艦隊前往印度洋不一樣,中國官方在派遣飛行員參戰的事情上非常低調。

中國官方媒體只對此事報道了一次,且播報時間不到五秒鐘,非常簡短的一句話:巴基斯坦將以雇傭的方式從中國招募戰鬥人員。

在中國態度不明的情況下,七月五日,印度空軍暫時停止了進攻。

這不但是印度空軍司令的決定,還是桑托斯的決定。

得知海軍航空兵轟炸了瓜達爾港工人宿舍,桑托斯覺得,中國不會高調處理此事。

作為巴基斯坦海軍最重要的軍港,瓜達爾港的建設工作還處於規劃階段的時候,巴基斯坦就與中國簽署了秘密協議,由中國承擔設計與規劃工作、派遣高素質的施工隊伍、提供一半的建造費用,建成之後與巴基斯坦分享使用權。雖然首期工程的項目都是為巴基斯坦海軍服務的,但是第二期工程的主要項目是為中國海軍潛艇服務的潛艇洞庫。遭到轟炸的就是負責潛艇洞庫建造工作的施工隊伍,準確的說,是中國海軍的工程部隊。

如果中國高調處理,在軍事人員遭到打擊,且傷亡慘重的情況下,國內的民憤與軍隊的壓力會迫使政府向印度宣戰。桑托斯堅信,中國不會向印度宣戰。美國提供的情報也證明了他的觀點,中國不想捲入這場戰爭。

為了振奮士氣,桑托斯不但沒有責怪達斯,反而高調宣布了轟炸瓜達爾港的戰果。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中國不但迴避了軍事人員遭受傷亡的事情,還做出了非常強烈的回應。等桑托斯後悔的時候,已經無法收回幾個小時前宣布的消息了。

無奈之下,桑托斯立即與美國總統賈培爾通了熱線電話。

賈培爾沒能從紀佑國與中國駐美大使那裡了解到有價值地信息。也就無法給桑托斯肯定地答覆。只能提醒桑托斯。密切留意中國地一舉一動;並且暗示桑托斯。美國會為印度海軍攔截中國特混艦隊提供幫助。

關鍵時刻。桑托斯卻舉棋不定。

到底要不要攔截中國艦隊?

如果任由中國艦隊橫行印度洋。印度在環印度洋地區地威信將受到挑戰。甚至使孟加拉國、斯里蘭卡、馬爾地夫這些親印國家轉而投靠中國。中國艦隊肯定會前往阿拉伯海。橫在印度艦隊與巴基斯坦之間。用驅逐艦上地相控陣雷達監視印度戰機地一舉一動。使印度海軍航空兵型同擺設。不但印度戰機無法轟炸巴基斯坦地港口。連印度艦隊也無法繼續封鎖巴基斯坦。失去對巴基斯坦海軍地壓倒性優勢。如果中國潛艇有所作為。甚至能夠協助巴基斯坦潛艇襲擊印度海軍地航母戰鬥群。

如果攔截中國特混艦隊。必然導致衝突升級。給中國更多地參戰理由。

就在桑托斯猶豫不決地時候。一份由美國送來地情報讓他下定了決心。

一名巴基斯坦高級軍官被美國情報人員策反,提供了巴基斯坦以雇傭方式從中國聘請飛行員,並且獲得中國空軍的j-10與fc-1型戰鬥機的消息。

也就是說,在梁國翔他們到達巴基斯坦之前,桑托斯已經掌握了這一情況。

這下,桑托斯不用為難了。即便中國艦隊不與印度艦隊交火,中**人也參加了戰爭。如果中國決心參戰,沒有理由都可以製造理由。如果中國不想參戰,理由再充足都沒有意義。中國已經向戰爭邁出了實質性的步伐,如果印度忍氣吞聲,國家威嚴、國際地位都將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必須堅決回擊中國的挑釁行為。

四日夜間,桑托斯向達斯下達了命令:集中所有力量攔截中國艦隊,必要情況下,可以搶先發動攻擊。

隨後,桑托斯聯繫了俄羅斯總統內德梅夫。

與巴基斯坦一樣,印度也嚴重缺乏飛行員。

空戰中,印巴飛行員的交換比達到了二點四比一。也就是說,巴基斯坦犧牲一名飛行員,印度就要失去二點四名飛行員。主要是印度空軍在和平時期缺乏訓練,飛行員的年均飛行時間僅一百二十小時,西方發達國家為三百六十小時,中國為三百小時,巴基斯坦都有二百二十小時。

su-30mki已經實現了國產,二百三十架的備量足夠消耗。

再好的戰鬥機,沒有合適的飛行員都等於擺設。

這個時候,桑托斯想到的不是美國,而是曾經被他「唾棄」的俄羅斯。

su-30mki是俄制戰鬥機,美國飛行員就算能夠駕駛升空,也難以飛出「花樣」來。只有俄羅斯的飛行員才清楚su-30ki的性能,才能在較短的時間內熟悉這種專門銷售給印度的戰鬥機。

如同當初桑托斯將俄羅斯總統特使拒之門外一樣,俄羅斯總統沒給桑托斯好臉色。

俄羅斯不想捲入印巴戰爭,在中國的態度越來越明顯的時候,俄羅斯更不願意冒著與中國決裂、甚至敵對的風險,放下每年幾百億的中俄貿易,向一個背叛了自己的小弟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別說派遣軍事人員參戰,即便在出售俄制武器裝備的重要零備件,比如印度還沒有實現國產的al-31航空發動機的時候,俄羅斯都是嚴格按照合同辦事,沒有「特事特辦」。

要想俄羅斯以官方形式派遣飛行員赴印參戰,顯然是痴人說夢。

吃了閉門羹之後,桑托斯不得不考慮使用「下三濫」的手段。

半夜的時候,他將馬克里叫了過來,給印度的情報頭頭安排了一項任務:以重金雇傭、乃至策反的方式,從俄羅斯招募優秀飛行員。

形象的說,這是在挖俄羅斯的牆角。

雖然印度會為雇傭的俄羅斯飛行員支付高昂的酬勞,但是這些飛行員是俄羅斯用大量資源培訓出來的,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損失將由俄羅斯承擔,而不會由印度承擔。算上俄羅斯要為此承擔的外交風險,恐怕內德梅夫連幹掉桑托斯的心都有了。如果印度情報部門的行動敗露,印俄關係肯定會受到巨大影響。

病急亂投醫,桑托斯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到這個時候,桑托斯已經進退失矩,亂了分寸。

與臨時總理不一樣,東部艦隊司令官帕特爾少將收到命令后,不但沒有自亂分寸,反而信心爆棚。

在阿拉伯海作戰,他得聽從西部艦隊司令官的指揮。

「維克拉瑪蒂亞」號與「維克蘭特」號航母戰鬥群轉戰孟加拉灣,他成了最高指揮官,「維克蘭特」號航母戰鬥群都得聽從他的指揮。

五日凌晨,「維克拉瑪蒂亞」號航母率先轉向。

處於興奮之中的帕特爾少將沒有浪費時間,航母戰鬥群還在重新編隊,他就召集了手下的幕僚,著手制訂攔截中國艦隊的作戰計劃。

中國艦隊要想進入印度洋,只有三條航線可選。

馬六甲海峽、巽他海峽與龍目海峽。前兩者為主要航道,龍目海峽太偏僻,會使艦隊航程增加不少。按照美國提供的情報,至少有兩艘中國海軍的攻擊核潛艇進入了馬六甲海峽,另外還有兩艘到達了巽他海峽。帕特爾基本上斷定,中國特混艦隊要麼走馬六甲海峽,要麼走巽他海峽。

雖然兩座海峽隔得並不遠,但是對艦隊作戰的影響卻非常大。

如果中國艦隊走馬六甲海峽,就會前往孟加拉灣,挑戰印度海軍。如果中國艦隊走巽他海峽,則會插入印度洋腹地,繞過印度海軍岸基航空兵的打擊範圍,避開印度艦隊,前往阿拉伯海。

應對不同的情況,需要採取不同的戰術。

不管中國艦隊打算前往孟加拉灣,還是奔赴阿拉伯海,都不能讓其得逞,更不能讓其深入印度洋。

必須在海峽附近將其攔截下來!

為此,兩支航母戰鬥群將分散行動,一支部署在安達曼海南部海域,一支部署在蘇門答臘島西南海域。

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帕特爾並不覺得分散兵力是個嚴重的問題。

中國特混艦隊沒有航母,而且在岸基航空兵的掩護範圍之外,僅憑几艘防空驅逐艦與通用驅逐艦,還有幾艘防空能力並不強大的通用護衛艦,抵擋不住艦載戰鬥機的攻擊,兩個波次的攻擊機群就足以消滅中國艦隊。

戰鬥將在一面倒的情況下進行,肯定又是一次偉大的勝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