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小雜種,到了現在還想殺本聖主,真是不自量力!」唐永生身體驟然俯衝而下,獰笑道:「給本聖主斬!」

立時,唐永生右手中的飛劍,飛離了手掌,驟然變成三百丈之巨,凌空朝譚雲轟下的左拳斬去!

在他看來,譚雲肉身再強悍,自己這一劍,輕而易舉可以將譚雲左拳、左臂一分為二!

屆時,譚雲雙臂被廢,自己只要活捉譚雲,便意味著掌控了皇甫聖宗,使皇甫聖宗所有強者,不敢輕舉妄動!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唐永生內心翻起了驚濤駭浪!

「砰——嘩啦啦!」

卻是譚雲碩大的左拳,轟擊在三百丈斬來的飛劍上后,隨著清脆刺耳的聲響,飛劍竟然陶瓷般的龜裂!

「本聖主的飛劍乃是上品仙器,竟然被你一拳毀掉,你的肉身力量到底強大到何種程度了!」

唐永生驚恐萬分中,噴出一口血液。

他的飛劍,並非普通飛劍,而是用心神孕育的仙劍。此刻,仙劍被毀,他遭受到了反噬,頭暈目眩中口噴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不過他眸子里卻劃過一抹一閃而逝的陰鷙,似乎有了應對譚雲之策!

「殺!」失去右臂的譚雲,巨瞳赤紅,他凌空俯衝而下,穿梭在空間之潮中,張開了左掌,傾盡全力朝唐永生一掌拍下!

一掌之力使得方圓數百里虛空,徹底崩塌,化成了漆黑的空間巨洞!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唐永生猛地將一顆血紅的丹藥,吞入了腹中,頓時,身負重傷的唐永生,氣息瘋狂暴漲,身體一震掙脫了空間之潮的束縛,化為一道殘影,速度暴增,化為一道弧線躲過了譚雲拍下的一掌后,瞬間,出現在譚雲左肩上!

「萬里穿雲錐,給本聖主殺!」

唐永生雙目中瀰漫著濃郁的殺意,頓時,他腦海深處一根紅得滴血的血錐,自眉心迸射而出,化成了三十丈之巨,帶著一股股迸濺的血液,自譚雲頸部左側刺入,血淋淋從頸部右側穿出! 「哇」地一聲,譚雲噴出了一口血液!

「呼哧呼哧!」

譚雲呼吸急促,血液從巨錐洞穿頸部的兩側噴涌而出!

「哈哈哈哈,只要本聖主毀掉你肉身,然後拿你仙胎威脅皇甫聖宗所有人,本宗主今日便可全身而退!」

唐永生站在譚雲左肩上,同樣身負重傷的他,瘋狂的大笑著。

笑聲中蘊含中大局已定的意味!

「主人,魔兒來幫你!」一襲黑裙的魔兒,急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就當她正朝譚雲飛去時,譚雲虛弱之音中透露著倔強、毋庸置疑的意味,「你別過來!我今日無論如何,也要親手擊敗他!」

「就憑你?做夢吧!」遍體鱗傷的唐永生,恥笑間,飛離了譚雲左肩,凌空而立,一念之間,洞穿譚雲頸部的巨錐在譚雲頸部內極速攪動著!

「吼!」

譚雲口噴殷紅的血液,口腔內發出一道野獸般的咆哮,他猛然抬起左手,死死地抓住了巨錐!

「給老子出來!」譚雲咬牙切齒,左手將巨錐血淋淋的抽了出來,接著,隨手丟向虛空!

「嗖!」

譚雲遏制著傷痛,小山般的身軀凌空一翻,右腿轟爆了虛空,朝唐永生抽去!

「鴻蒙冰焰!」

與此同時,一股高達八百丈、冰藍色的火焰,突然籠罩住了唐永生。瞬息之間,唐永生被一塊高達八百丈的冰山冰封!

冰山內,唐永生身體皮膚極速融化,他剛震碎冰山脫困而出時,譚雲右腿抽暴了一塊塊碎冰后,抽向面目全非的唐永生!

「你是殺不了本聖主的!」唐永生凌空倒飛,指間乾坤戒閃爍間,一把古屬性的彎刀,自右手憑空而出。

譚雲置若罔聞,他徹底怒了,只想重創唐永生,將其交給穆夢囈處決!

「殺殺殺!」譚雲凌空朝唐永生飛撲而去,掄起左臂朝唐永生甩抽而去!

「嗖!」

方才譚雲一拳毀掉自己上品仙器飛劍的一幕歷歷在目,這次唐永生學聰明了,他並未持刀劈向譚雲左臂,而是倉皇躲過後,這才反手一刀,劈碎了虛空,朝譚雲頸部的傷口處劈去!

唐永生頗為自信,這一刀下去,譚雲必定腦袋搬家!

可是令唐永生萬萬未想到的一幕發生了!

他發出了歇斯底里的驚恐之音,「怎麼會這樣!你的左臂怎會逆向攻擊!」

此刻,唐永生驚悚了!

沒錯驚悚了!

因為他躲過譚雲左臂后,譚雲那長達八十丈的左臂,居然肘關節逆向彎曲后,左掌將唐永生和其彎刀死死地攥在了手中,只露唐永生一個腦袋!

「譚雲……你不是人!你根本不是人!」唐永生臉色充血,聲嘶力竭的怒罵道:「卑鄙小兒,若非你出其不意,你怎麼可能會抓住本聖主!」

「呼哧呼哧……」身負重傷的譚雲,喘息著飛落在地面上,他怒視唐永生,「你說我卑鄙?你方才用巨錐偷襲我時,怎麼沒想你自己究竟是否卑鄙!」

怒嘯過後,譚雲左掌徐徐緊握,唐永生身體全身骨骼立即發出瘮人的「咯吱咯吱」聲響,彷彿隨時會被譚雲活活攥死!

唐永生五官因疼痛而極度扭曲,他哀嚎中雙目、耳鼻、口腔溢出了血液。

第一次,身為唐族族長、唐尊聖朝聖主的唐永生,感受到死亡原來距離如此之近!

唐永生呼吸困難,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雙肩、胸膛兩側的肋骨,變了形!

「啊……」

「咔嚓!」

唐永生殺豬般的慘叫中,譚雲左掌發力,將其雙肩、胸膛肋骨攥斷!

下一瞬,譚雲解除了鴻蒙屠神劍陣,搖搖晃晃的朝秘境之門飛去。

在飛去前,他將跌落在地的鴻蒙弒神劍,收入了腦海中。也將右臂暫時收入了乾坤戒內。

「譚……譚雲小兒……」鐵骨錚錚的唐永生,虛弱不堪之音中透露著不屈的意味,他斷斷續續道:「本聖主,什麼場面未見過……你要殺便殺,本聖主若皺一下眉頭,就不是唐永生!」

此刻,唐永生雙目中,有不甘、憤怒,逐漸平靜了下來,變得死寂!

他清楚今日自己在劫難逃。

「畜生,你放心,本宗主不會殺你。」譚雲搖搖欲墜的一邊飛行,一邊冷聲道:「待會兒,會有人一刀一刀活颳了你,再把你抽筋拔骨!」

……

同一時間。

金龍神獅追上了靈舟后,金色而遮天蔽日的右翼,猛然拍翻了靈舟!

「砰砰砰——」

金龍神獅雙翼扇動間,將一名名域胎境的老者硬生生拍死,屍骨無存!

隨之,金龍神獅朝毫無反抗之力的汝嫣無極殺去。

「你要殺便殺!」汝嫣無極大吼道:「你們皇甫聖宗已毀了永恆仙宗,本宗主活著也沒有意義了,你這個畜生,來啊!來殺了我啊!」

金龍神獅輕蔑的望了一眼汝嫣無極,下一瞬,九百丈的身軀突然消失,變成了一名帥氣而有些憨厚的金髮青年!

金髮青年便是金龍神獅!

「咔嚓!」金龍神獅右手,閃電般拍中了汝嫣無極胸膛,汝嫣無極口噴鮮血,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墜落虛空。

這時,還活著的南宮清乾、拓跋麟,驚慌失措的在雲海中企圖分散逃命!

「都給我留下!」金龍神獅凌空飛渡數十里,一掌拍中了南宮清乾的後背。

南宮清乾口噴鮮血,五臟六腑巨震,一頭栽落虛空。

惡魔的天使女傭 「咻!」金龍神獅一條金閃閃的獅尾,自體內鑽出,纏繞在了跌落中的南宮清乾身上。

接著,金龍神獅三息間,追上了一襲紅袍的拓跋麟,掄起右掌,一巴掌抽暴了拓跋麟的雙腿!

金龍神獅左掌化爪,五指帶著飈射的血液,插入了拓跋麟胸膛。

它帶著女子般痛苦哀嚎的拓跋麟,飛落在山巒間,找到汝嫣無極后,它右手提著半死不活的汝嫣無極,朝秘境之門飛去……

片刻后,譚雲左手掐著唐永生的脖子,打開秘境之門,飛入了皇甫秘境內。

而此刻,穆夢囈幾女望著,慘不忍睹的譚雲,淚水模糊了視線。

「撲通!」譚雲將渾身軟綿綿的唐永生,丟在萋萋草地上后,溫柔的看向幾女,「別哭,我沒事,我先回玲瓏聖塔內恢復傷勢,待老猿將制裁者抓回來后,我們再一起處決唐永生幾人!」 話罷,譚雲祭出極品玲瓏聖塔,搖搖欲墜的飛入了十二層內,開始盤膝而坐恢復傷勢!

穆夢囈看著地上面目全非、重傷垂危的唐永生,她強忍著上前殺死唐永生的衝動,妙曼的身體劇烈發抖。

她要忍,忍到譚雲恢復傷勢后,再處決唐永生!

因為唐永生不僅僅是自己的敵人,也是屢次侵犯皇甫聖宗的敵人!

片刻后,金龍神獅雙手提著南宮清乾、拓跋麟,尾巴捆綁著汝嫣無極,飛入了皇甫秘境。

他將重傷的三人丟在草地上后,尾巴便憑空消失。

「你是大塊頭?」薛紫嫣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金髮青年,她這還是頭一次,看金龍神獅化成人形的樣子。

其他人亦是如此。

「嗯。」金龍神獅憨厚而笑,笑得格外的燦爛。

這時,一襲黑裙的魔兒飛入了秘境之門,凌空飄落在金龍神獅面前,莞爾一笑道:「神獅哥哥,你化成人形的樣子,真的挺帥的。」

「是、是嗎?」金龍神獅面對魔兒,顯得有些結巴和緊張。

「我噻!」薛紫嫣看著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般,盯著金龍神獅,「大塊頭你居然臉紅了,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喜歡魔兒?」

聞言,魔兒抿著嘴唇,容顏上流露出一抹羞澀與期待。

金龍神獅撓著頭,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魔兒,接著,又看向薛紫嫣,「我不告訴你。」

話罷,金龍神獅看到魔兒眼神中流露出失望之色,便傳音道:「魔兒妹妹,我喜歡你。」

聽后,魔兒笑靨如花,頷首傳音,聲音微不可聞,「神獅哥哥,魔兒也喜歡你。」

……

轉眼間,一個時辰后,弒天魔猿哼著沒人聽懂且極為難聽的小曲,飛入了皇甫秘境,出現在眾人身前。

它左手提著楚滸,右手抓著屈凱德,將奄奄一息的二人,隨後丟在了地上。

此刻,屈凱德、楚滸、唐永生、南宮清乾、拓跋麟、汝嫣無極六人,皆重傷躺在地上。

「轟隆隆!」

這時,玲瓏聖塔十二層塔門緩緩打開,一襲白袍、完好無損的譚雲,飄落在五人身前。

「譚雲,你要殺便殺,有何手段都使出來吧,本宗主不怕死!」汝嫣無極趴在地上,艱難的抬頭怒視著譚雲。

「譚雲,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唐永生無話可說!」唐永生虛弱道:「至於你所謂的折磨、酷刑,我唐永生好不放在眼裡!」

聞言,譚雲付之一笑,他側視天罰、暗殺兩大組織的正副統領,道:「立即去開闢六塊石碑,然後帶過來。」

「屬下遵命!」天老、魏權、皇甫孤崇、宋慧昕,四人領命后,憑空消失不見。

片刻后,四人凌空飛落在譚雲身前,從乾坤戒中祭出了六塊高達百丈的石碑!

在眾人迷惑中,譚雲手持鴻蒙弒神劍,開始在第一塊石碑上龍飛鳳舞的刻寫著什麼。

數息過後,譚雲在第一塊石碑上,刻寫好后,又開始在第二塊石碑上刻寫起來。

眾人定眼觀去,但見第一塊石碑上刻寫著:

「自天罰山脈永恆仙宗、神魂仙宮、皇甫聖宗,祖師爺約定三大古老宗門和睦共處原則,已過悠悠數萬載。」

「然,永恆仙宗宗主汝嫣無極,卻於三大祖師爺約定背道而馳,屢次犯我皇甫聖宗!」

隨後是永恆仙宗違背道義,攻打皇甫聖宗的一次次經過,全部體現於石碑之上。

隨後一句話,乃是「汝嫣無極當誅,屍骨吊懸於石碑之上!」

落款人「皇甫聖宗宗主譚雲!」

看后,汝嫣無極和眾人明白,譚雲這是要將汝嫣無極擊殺后,讓屍體永不入葬!

「譚雲,我草你祖……」不待汝嫣無極話罷,正在持劍刻寫第二塊石碑碑文的譚雲,右手一揮,鴻蒙弒神劍帶著一股血液,洞穿了汝嫣無極的眉心。

汝嫣無極當場死亡,神魂俱滅!

「慧昕,把他吊起來。」譚雲淡漠而言,接著,刻錄第二塊石碑。

宋慧昕領命后,拿出一條鐵鏈,將汝嫣無極屍體固定在石碑上方!

見汝嫣無極被殺,拓跋麟嚇得渾身發抖,嘴唇發紫!

拓跋麟看到,第二塊石碑上刻寫著:

「拓跋聖朝聖主拓跋麟,曾經還是太子時,混入皇甫聖宗,偽裝成本宗主的模樣,殺害我岳父澹臺玄仲!」

「後來屢次犯我皇甫聖宗……」

接下來是拓跋聖朝,和其他勢力,屢次進攻皇甫聖宗的時間地點。

就當譚雲快要寫完時,宋慧昕上前一步,恭敬道:「主人,當初您閉關時,副宗主讓屬下派人,潛伏在四大聖朝。如今有一事,屬下要向您稟報。」

「說。」譚雲看向宋慧昕。

宋慧昕說道:「數年前,拓跋聖朝皇室,除了拓跋麟之外,一夜之間被屠殺殆盡。且拓跋麟說是您和皇室之人勾結,屠殺了拓跋聖朝皇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