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文軒輕嘆一聲,有時候元獸在某些方面比人類有情有義多了。

「咦,竟然是通天魔猿,這下有意思了。」納菲波兒摸了摸下巴,神色微動,對著龍文軒示意,自己率先朝著身後不遠處退去,他可不想被迫捲入五隻野蠻巨獸的大戰之中,雖然無礙,但也不想惹上麻煩。

坐收漁翁之利豈不是更好,要知道,噬晶獸一旦死亡它背後的無數元力晶石可是會自然脫落,到時候可是一把巨大的財富。

原本為首的通天魔猿見自己族群差不多都逃離完成,有意退走,卻不料被噬晶獸死死的拖住,失去食物來源的噬晶獸陷入了暴怒之中,讓通天魔猿都是陷入被動之中,有苦難言!

噬晶獸恐怖的怒氣可不是那麼好的承受的,尤其是已經餓了好幾天的噬晶獸來說,食物就是自己救命的稻草,現在食物消失不見,讓噬晶獸不管不顧起來。

正式見自家首領無法脫身,四隻通天魔猿這才上前支援,卻同樣陷入被動之中,無法脫身,直到現在,雙方都早已打出真火來,不管一切都那種,在它們眼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噬晶獸贏,五隻體型巨大的通天魔猿就是最好的食物,通天魔猿贏,噬晶獸背後無數的元力晶石就是最大的財富,就看雙方最後的結果了。

五隻體型巨大的巨獸在山洞內你來我往,拳拳到肉,頓時飛沙走石,地動山搖,讓躲在遠遠的龍文軒看的直咂嘴。

這場面可不多見,堪比龍文軒前世電影大片,還不帶特效的那種。

「喂,納菲波兒你認為他們誰會贏啊?」龍文軒咂了咂嘴,對著納菲波兒問道。

納菲波兒摸著下吧,沉吟半響開口道:「五五開吧!」

龍文軒頓時一驚,有些差異的看著納菲波兒,五五開?這顯然與自己心中猜測不和啊。

「怎麼不信?!」納菲波兒看了一眼龍文軒,又收回目光,淡淡的聲音想了響了起來。

「信信信,納菲波兒說的話我還不信嘛!」龍文軒撇撇嘴,心口不一道。

總裁寵妻無藥可救 「呵,」納菲波兒輕笑一聲,沒有辯解,淡淡的話語卻在龍文軒耳邊響起:「這頭噬晶獸雖然身為上古異種,實力恐怖,但是你以為它能夠從上古存活至今沒有付出一點代價?」

說到這裡,納菲波兒頓了頓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了龍文軒一眼,繼續說道:「更何況,這裡是佛道尊者的小世界,對於它的實力壓制更大,它以自身力量對抗時光的抹殺以及這個小天地對自己的壓制,如今實力下降的厲害,但也差不多有洗靈期境界,如果我所猜不錯的,這頭噬晶獸是被佛堂尊者意外發現,帶入自身小世界以後擇機度化降服,卻不料,滅佛之戰爆發,這位佛道尊者在戰場上遭受重創,不久身死道消,才讓這隻噬晶獸躲過一劫。」

又來了,你解釋就解釋,你那個眼神是怎麼一回事?龍文軒有些迷了。

「洗靈期也不是五隻通天魔猿能夠抵抗的吧,我看那五隻通天魔最多只有修魂期巔峰的實力啊,整整差了一個打境界,這還怎麼玩!」龍文軒眉頭直跳,強行忍住怒意,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通天魔猿這麼霸氣的名字是隨便叫的嗎,存在極為合理,何為通天?就是與天意相通,全力爆發之下甚至可以向天道借力,如果這五隻通天魔猿全都是純種血脈的話,那麼勝率二八開,通天魔猿八,噬晶獸二,不不止如此,純種的通天魔猿可是能夠手撕巨龍的存在,越級挑戰對於它們來說更是家常便飯,可惜了。」納菲波兒眯著眼睛,緩緩搖了搖頭,語氣中有些惋惜。

「被通天魔猿當做敵人一定讓人頭疼…」龍文軒瞪大了眼睛,對於納菲波兒口中所描繪的恐怖生物感覺渾身戰慄。

面對無比兇殘的噬晶獸,體型巨大的通天魔猿負責正名硬剛,其餘四隻通天魔猿負責遊走,伺機對噬晶獸完成傷害,讓噬晶獸煩不勝煩。

四隻體型較小的通天魔猿對於噬晶獸來說就像是圍繞在身邊嗡嗡作響的蒼蠅,可靈長類屬性又讓通天魔猿走著高屬性的敏捷加成,讓噬晶獸好幾次想要抓住它們將之撕碎都無功而返,讓它更加煩躁起來。

只要自己一旦試圖抓取,通天魔猿的首領就掄起碩大的鐵拳瘋狂的朝著噬晶獸腦袋砸去,鐵拳攜帶著數百萬巨力狠狠的砸在了噬晶獸腦袋上,砸的噬晶獸腦袋盡鱗甲脫落,血肉模糊,就連腦袋都有些頭暈腦脹。

噬晶獸預感到了事情的不對,一股淡淡的死亡氣息籠罩在了噬晶獸心頭,在這麼下去,自己可能會死!

噬晶獸猛然咆哮一聲,震開在自己身上還在攀爬的四隻通天魔猿,尾巴高高揚起又猛然砸下,如同一根長鞭向著四隻通天魔猿抽去。

它想先把這四隻煩人的蒼蠅弄死!

(啦啦啦啦,恭喜各位過完了2018年所有法定節假日,長假結束,悲傷也隨之而來,不允許說我是魔鬼,不接受反駁哼!嘿嘿) 噬晶獸粗壯的尾巴攜帶者恐怖無比的氣息,這次是躲閃不及的四隻體型較小的通天魔猿狠狠的抽了出去。

四隻通天魔猿護衛哀嚎著瞬間失去戰力,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氣息奄奄。

噬晶獸大步朝著四隻虛弱無比的通天魔猿走去,眼中充斥著得意的神色,該死蟲子,終於解決你們了。

噬晶獸一把抓起一隻通天魔猿護衛,在通天魔猿的目眥盡裂的目光下,一把扯成兩半,往自己嘴裡塞去,這隻噬晶獸從蘇醒到現在,一直都沒吃飽,四隻通天魔猿護衛就是他眼中最好的食物。

血雨傾盆而下在噬晶獸腳下匯聚成小河,朝著洞穴流淌而去。

「我要你死,啊!」親眼目睹自己護衛淪為噬晶獸口糧的通天魔猿首領,仰天咆哮著,不顧一切的朝著噬晶獸撲去。

這四隻通天魔猿其實不僅僅是通天魔猿首領的護衛,其實更是他從小玩到大的夥伴,跟隨著自己走到現在,本以為能夠親眼見證自己族群的壯大和輝煌,卻不料埋骨在這裡,更淪為噬晶獸的口糧。

得到血肉補給的噬晶獸本就不會去畏懼眼前的這隻小猴子,更何況自己更是上古異種,這就讓他更加不把通天魔猿領袖放在心中。

你見過我一個人會把自己的食物放在心上嗎?沒錯,在噬晶獸看來,這隻體型稍微巨大的通天魔猿只不過是一隻模樣一點的口糧而已。

噬晶獸伸出長舌舔舔嘴,一雙蛇目中流,露出嗜血的神色,對於通天魔猿的領袖的撲擊更是不管不顧。

「注意,那是通天魔猿領袖要拚命了!」納菲波兒的目光直直的看著神色接近癲狂的通天魔猿首領,口中喃喃道。

納菲波兒話語剛落,躺在地上哀嚎的三隻通天魔猿身體猛然一震,三道血光從他們的身上猛然升騰而出,紛紛匯聚到自身領袖身上,做完這一切,三隻通天魔猿氣息更加虛弱,幾乎隨時都可能死去。

被三道血光籠罩的通天魔猿首領原本巨大的體型變得更加龐大,幾乎與噬晶獸體型不上上下,更可怕的是,這隻通天魔猿領袖的修為更是節節暴漲,在龍文軒無比震驚的目光下,竟然達到了半步洗靈期境界。

這下,噬晶獸與通天魔猿之間的差距相差無幾,這一刻,龍文軒終於明白了為什麼納菲波兒為什麼說他們之間的勝率是五五開了。

通天魔猿·力量轉接!

四隻通天魔猿不僅是自家領袖的守衛,更是自家領袖的力量儲存器,在必要時刻匯聚四隻通天魔猿力量,會瞬間將自家領袖的力量提升到洗靈期,可惜的是,四隻通天魔猿只剩其三,不然雙方之間的差距會瞬間被拉平。

這其實也是通天魔猿一族長輩放置在自家族群中年輕一代的最大底牌,本以為是留到最後使用,卻不料此時被硬生生的逼了出來。

通天魔猿瘋狂的拍擊著自己胸膛,口中發出陣陣的咆哮,雙眼赤紅的盯著自己身前的噬晶獸,他們之間的血仇是誰也無法抹去的。

預感到自己申請原本可口的食物竟然與自己變得不相上下,噬晶獸眼中的輕視之色終於逐漸收斂而去,側身甩尾,攜帶萬斤的恐怖力量朝著通天魔猿當頭砸下。

通天魔猿側身閃過,順勢一把抓住噬晶獸落下的尾巴,大吼一聲,渾身肌肉鼓脹,竟然硬生生的將噬晶獸給掄了起來,像是扔麻袋一樣,在地上瘋狂的摩擦著。

噬晶獸在半空中不斷掙扎,卻一次又一次被狠狠的砸下,地動山搖,一個又一個巨坑,赫然成形。

通天魔猿終於放下手中被砸的暈乎乎的噬晶獸,又大步上前,騎在噬晶獸身上,猛然抓住噬晶獸長滿利齒的大嘴,悍然發力,只見噬晶獸雙嘴在通天魔猿的撕扯之下越扯越大,隱隱有被撕裂的趨勢。

感受到死亡威脅的噬晶獸頓時劇烈的掙紮起來,霎那間,流動在兩者之間的元氣瞬間被抽之一空,在晶獸龐大的巨嘴中隱隱有白光匯聚。

噬晶獸·元彈!

白光從噬晶獸最終猛然噴出,攜帶著無比鋒利的穿透氣息重重地轟在了通天魔猿的肩膀之上,通天魔猿驀然睜大眼睛,躲閃不及之下被白光打飛,頓時噬晶獸得以脫困。

「這…這嘴巴可真的是大啊!」龍文軒獃獃的看著暴躁無比的噬晶獸,無比震驚的感嘆道!

由於嘴巴被通天魔猿徹底扯壞,讓一直試圖閉上嘴巴的噬晶獸始終沒有成功,讓他萬分暴走,自己大意之下,竟然吃了一個暗虧,讓噬晶獸心中怒氣越發旺盛起來。

通天魔猿從地上爬起,肩膀上忽然出現一個碗口大的窟窿,鮮血涓涓的順著傷口往外流去,看樣子,通天魔猿似乎也沒有討到好處。

「吼!」通天魔猿大吼一聲,身上血色光芒某然從身上射出,血色光芒透過山洞,透過中央傳承之塔,更透過破碎的世界,最終從混沌森林中射出,直入雲霄。

在血色光芒射入空中的一瞬間,原本和煦溫暖的天空頓時為之一變,氣溫下降,狂風驟起,無數人震驚無比的抬頭仰望著驟然變化的天氣,不知道發生什麼。

以血色光柱為中心,一股無形的波動猛然傾瀉下來,逐漸融入血色光柱之中,血色光柱收斂而起,天空中的異象也隨之消散一空,天空又逐漸恢復了原本的模樣,彷彿剛才一切出現的都是幻覺。

「通天之力…,是從混沌森林中傳出來的?那就去混沌森林看看好了。」有人抬頭仰望天空,眉頭微皺,話語還未落下,人影卻早已消失。

「唔…是混沌森林那個方向啊,聽說那邊好像出現了一個先人洞府,好像龍文軒那小子也在那裡,要不要去看看?算了劉安那個老小子已經去了,我還是繼續曬太陽吧。」在清風學院藏武閣外面,曬著太陽的越修遠睜開一隻眼睛看了一眼剛剛消散的血色光柱,翻了個身子,搖搖頭,繼續曬起了太陽。

「這血色光柱…到底發生了什麼?猿王又怎麼會動用底牌!?」在傳承之塔頂部,端坐其中的中年美婦猛然站起,原本淡然平靜的神色早已消失不見,黛眉微蹙,有些疑惑喃喃道。

「我皇?」感受到自家皇者的異常青丘伶上前一步,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沒什麼。」中年美婦感受到周圍傳來的疑惑目光,臉色恢復平靜,坐了下來,緩緩搖頭道。

別人或許認不出血色光柱,但是自己身為混沌森林的皇者又怎麼會認不出?自己明明出發前叮囑了猿王這張底牌不能輕易動用,難道它遭遇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這一刻中年美婦心中隱隱有些擔憂起來。

血色光柱以極快的速度射出,又以極快的速度收回,其中附帶的天道氣息也逐漸融合到猿王身體之中。

在天道氣息入體的一瞬間,猿王左肩上碗口大的窟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癒合起來,在他的意識空間內,天道氣息所化的一道身影在其腦海中翻騰著,一套精妙的棍法在這道身影手中施展開來。

通天魔猿·瘋魔棍法!

猿王通過激發自身血脈向天道借出力量竟然在他的腦海中化成了一套棍法,在它的腦海中不停的演練著。

猿王募然伸出巨大手掌,殘餘的天道氣息在它的牽引之下竟然逐漸演化成一根模樣猙獰的長棍,在猿王手中揮舞的是虎虎生威。

裝神弄鬼的傢伙,竟然學人類那樣舞刀弄槍,我要你死!噬晶獸高高躍起,巨大的陰影覆蓋之下朝著猿王砸去。

猿王揮舞長棍的模樣讓他想起了數千年前將自己親手捉到到這裡了的可惡人類,那個傢伙也是長棍武者,所有使用長棍的都要死!

「看來這隻通天魔猿向天道意識借到了好東西,不過還是有些污眼。」 大叔的萌萌妻 納菲波兒輕笑一聲,看著揮舞著長棍將噬晶獸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猿王,略帶嫌棄的說道。

在他的眼中,武技使用的再好,只要不是人類,都顯得搞笑和不倫不類。

「這隻通天魔猿看來似乎運氣不錯,竟然向天道意識借來一套棍法,倘若此戰不死,憑藉此棍法,成為絕世強者必然是鐵板釘釘的事。」納菲波兒低頭看了龍文軒,面對他疑惑無比的目光,卻沒有解釋什麼。

溝通天道並借用天道之力都是需要代價,天道無情不可能好心無償降下自己力量來幫助別人,而猿王憑藉自身血脈溝通天道,卻同樣需要代價,但是相比於其他人來說,不必需要無比繁瑣複雜的獻祭儀式,付出代價也比別人千辛萬苦獻祭付出要小的多。

可以說擁有通天血脈的人更加獲得天道意識的青睞,對於擁有通天血脈的來說,天道意識幾乎是有求必應。

天道意識會根據獻祭者所付出的代價而降下與之等值的物品,可能是功法秘籍,可能是珍貴寶物,更有可能直接降下力量,提升溝通者的力量,完全降下的物品全靠溝通者的運氣。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氣息全無的三隻通天魔猿,納菲波兒搖了搖頭,看樣子,猿王付出的獻祭無疑就是自己的三隻護衛魔猿了。

對於上位者來說,感情這種東西到必要時刻可以毫不猶豫的捨棄。

【求求求支持,訂閱一下可好,好不好納,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們】 猿王咆哮一聲,手中長棍揮舞著朝著噬晶獸砸去,由天道之力所演化的長棍重重地砸到了噬晶獸的腦袋上,一道又一道精妙無比的棍法,在他的手中施展開來,赫然已經達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打的噬晶獸獸怒吼連連,節節敗退。

一時間,噬晶獸竟然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身上原本厚重鱗甲打的支離破碎,狼狽不堪,艱難的躲避著猿王的長棍,就差沒有抱頭鼠竄了。

噬晶獸忍耐著身體上傳來的劇烈疼痛,他在等待一個機會,等待猿王元技中的破綻,向天道借來的通天之力又如何?難道會一直保持著這麼猛烈的攻勢?

一旦猿王喘息之時就是噬晶獸反擊的時候,是的,噬晶獸所預料的一點都沒有錯,猿王體內的元力以及自身的身體素質,並不支持自己使用高強度的棍法,需要伺機休息,不然還沒打死噬晶獸自己就先被活活累死。

猿王似乎也看出了噬晶獸心中的打算,心中一狠,鼓動身體內剩餘的全部元力一股腦的全部注入到天道之力所演化的長棍之中,手中長棍猛然綻放出耀眼的白光,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噬晶獸腦袋砸去,在猿王手中,長棍所到之處,空間裂縫也跟隨而至,這方小世界竟然無法承受住猿王手中長棍的力量,而瀕臨破碎。

噬晶獸軀體猛然一震,一股死亡的氣息籠罩在噬晶獸的心頭,讓他再也顧不得其他想法,只見噬晶獸背部高高供起,背後金光閃閃的元力晶石驀然一閃,緊接著,洞窟內光芒猛然一暗,無數道閃耀著金光的光線猛然從噬晶獸背後的元力晶石上釋放出來,數萬道金色的光線在半空中匯聚成一道閃耀的金色光柱朝著猿王激射而去。

噬晶獸·元晶轟炸!

無數金色的光線在半空中劃過,半空中原本光滑的空間除了豆腐一般輕易的被劃開,透露出漆黑的時空,讓人不寒而慄。

雙方之間招式竟然都劃破空間,其力量忽然達到了這方小世界所不能承受的範圍。

看樣子雙方都拿出了拚命的招式,龍文軒與納菲波兒對視一眼,不動聲色的往洞口外退去。

還未退到洞口的龍文軒只感覺忽然一種地動山搖,忍不住抬頭望去,在龍文軒震驚的目光下,猿王手中的天道長棍劃破噬晶獸所發出的金色光柱,余勢不減的砸到了噬晶獸巨大的腦袋上,頓時血肉飛濺,白乎乎的*迸裂,灑落一地。

而噬晶獸所所發出的金色光柱竟然與猿王手中長棍擦肩而過,攜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從猿王心窩穿透而過,在半空中,龍文軒看到了一顆鮮紅的心臟在半空中猛然爆碎。

「這這這…竟然同歸於盡了?!」龍文軒有些難以置信的擦擦眼睛,無比震驚的喃喃道。

「這才對嘛…」與龍文軒表情截然相反的是納菲波兒,他的嘴角緩緩彎出一個弧度,眼前發生的景象,正是他心中所預料的。

猿王低頭看了一眼胸口通透的大洞,要抬起頭看了噬晶獸一眼,眼中儘是難以置信,捂著胸口踉蹌著不斷後退,手中長棍轟然落地,用儘力量的天道長棍還未落地,就在半空中消散開來化為流光消失不見。

猿王獃獃的望著自己腳下早已身體冰涼的四隻通天魔猿護衛,雙眼無神,卻又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麼,咧嘴輕笑起來,巨大的身軀轟然倒地,揚起漫天的灰塵。

「這也是你早已預料到的?」龍文軒看了一眼身前不不遠處兩具龐大的身體,又看了一眼納菲波兒,有些震驚的問道。

「不然嘞!?」納菲波兒對著龍文軒攤了攤手,一副我早已跟你說過的表情。

龍文軒咽了咽口水,這一刻對於納菲波兒終於徹底信服,納菲波兒所預料的結果分毫不差。

「走吧,我們去看看。」納菲波兒對著龍文軒看了一眼,率先扇動著自己身後的小翅膀,來到了洞穴深處。

龍文軒也邁步往深處走去,來到洞穴深處,只見這裡一片狼藉,無數巨大的石塊砸落在地,無數細小的空間裂縫還殘留著半空中,可以說這裡原本的地貌徹底破壞殆盡,絲毫看不出其原本的模樣。

仙師無敵 「可惜了。」納菲波兒低頭看了一眼腦袋破碎的噬晶獸一眼,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噬晶獸不拚命的話,接下來我們就要死了。」龍文軒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手中光芒一閃,蹲下身子開始收取噬晶獸散落一地的元力晶石。

噬晶獸一旦死亡,其背後生長的元力晶石就會自動脫落,這也是上古時期,無數強者喜歡獵殺噬晶獸的原因,

可惜的是,噬晶獸背上原本品質極為上乘的元力晶石在被噬晶獸抽取后,品質就大幅度下降,淪為品質一般的元力晶石,不過對於龍文軒來說,仍然是一副不可多得的巨大財富。

納菲波兒看著龍文軒一副喜不勝收的模樣,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卻沒有多說什麼。

「猿王!」就在龍文軒剛剛將地上所有元力晶石收割一空的時候,一道清脆的悲呼之聲從龍文軒身後傳來。

「好快!」龍文軒只覺得眼前一道白光一閃而逝,猿王冰冷無比的屍體上爬伏著一位貓耳少女,在低聲哭泣著。

龍文軒只感覺頭皮發麻,這位看模樣似乎是屬於元獸一族,一旦爆發衝突,對方只要憑藉她那鬼魅無比身法,自己就只有陷入被動挨打的份。

「你要去哪裡?」就在龍文軒打算趁著眼前的貓女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摸摸的溜走之時,貓女略帶顫抖的話語在龍文軒背後想起,讓龍文軒身體猛然一僵。

「你…你好,我被這裡整耳欲聾的咆哮聲給吸引,剛剛來到這裡,什麼不知道啊,別!別吃我!我不好吃的。」龍文軒緩緩轉過身,哭喪著臉,語音帶著顫抖著說道。

在一旁抱胸的納菲波兒嘴角抽了抽,頗有些無語的看著龍文軒,這傢伙又要整什麼幺蛾子。

「呸呸呸,你才吃人肉呢,只有那群野蠻的傢伙才吃人肉,本小姐不屑與那群傢伙為伍。」貓女急忙否認起來,高昂著脖子一臉不屑的反駁道。

「是…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因為眼前貓女所說的話語,龍文軒像是極大的鬆了一口氣,語氣趨於平緩的說道,卻仍然不敢輕舉妄動,低著頭,時不時的偷偷的瞄了一眼貓女,一副心驚膽戰的模樣,這一刻,龍文軒戲精附體。

「你說你剛剛到這裡?說!你究竟看到了什麼!」聽聞龍文軒話語,貓女頓時精神為之一震,連忙湊了過來,皺著小巧的瓊鼻,圍繞著龍文軒打起了轉,眼神惡狠狠的看著龍文軒,努力做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

龍文軒差點笑出聲來,眼前這隻模樣較小的貓女雖然努力做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但是配合她精緻的臉龐,以及不停顫動的一雙貓耳,反而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可愛。

「我…我不知道啊!」龍文軒連忙做出一副被驚嚇的模樣,蹲在地上瑟瑟發抖。

「快說,不說的話我就叫來其他元獸族人,讓他們吃了你!」貓女插著腰,氣鼓鼓的威脅道。

「我…我想起來了,我來到這裡的時候,看到一群人遠遠的離開,從這個洞穴的另一個通道離開了。」龍文軒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猛然站了起來,嚇了貓女一跳。

「快說!快說!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殺害殺害我混沌森林通天魔猿一族少主,真是該死!」貓女跳了起來,一雙貓耳高高豎起,期待著龍文軒的回答。

「我…我個人認為是眼前這個巨獸殺的…」龍文軒看了貓女一眼,弱弱的反駁道。

說這個貓女是天然呆勒還是睜眼瞎呢?這麼大一個兇手出現在自己面前你竟然給忽略掉了,龍文軒也是服了。

「誰…誰要你多嘴了,本小姐知道!」貓女聞言,小臉一紅,依舊死鴨子嘴硬反駁道。

龍文軒努力憋著笑意,一臉委屈的點點頭,不敢反駁。

貓女對於龍文軒的表現有些滿意的點點頭,又繼續問道:「肯定是有人坑害了猿王,肯定是!說,你看到的一群人是什麼樣子!」

喲,看來腦袋也不笨嘛,一猜就猜到了是被人坑害的,龍文軒心中感嘆的同時,弱弱的開口說道:「我離去的時候只看到了那些人的背影,他們…他們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上好像布滿了神秘的藍色條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