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輕鬆的躲開了攻擊,但是幽海魚蛟並沒高興,反而發出了憤怒、不甘的吼叫聲。

「這就是你突破后的實力嗎?說實話……本尊有些失望!」周雲峰收回噬天槍在身側淡淡的掃了幽海魚蛟一眼,道。

「吼!」』

「惡魔,你休要猖狂,今天本王就是死也絕對要拉上你墊背!」被周雲峰如此輕視顯然讓這位稱霸幽海無數年的霸主徹底憤怒了!

不待周雲峰迴應,幽海魚蛟身形一躍就向周雲峰撲了過去,浩瀚而狂暴的能量瘋狂湧出,一雙巨目充滿殺氣。

很顯然,在連翻的打擊下,幽海魚蛟徹底怒了,也徹底爆發了!

「來的好!」

面對徹底爆發的幽海魚蛟,周雲峰不但沒有忌憚或退縮,反而露出了興奮之色,手中噬天槍一挽,一步踏出就向幽海魚蛟迎了上去。

而在周雲峰一步踏出之時,混沌之力迅速退出,瞬間就退回到周雲峰體內,就連噬天槍內的混沌之力也消失的一絲不剩。

而在混沌之力退回的同時,一直隱藏在周雲峰體內的七系元力卻是瘋狂的湧出,瞬間就接替了混沌之力的位置,雖然威勢降弱了不少,但卻散發出了更加燦爛耀眼的光芒!

原本周雲峰是打算速戰速決,以最快速度將這頭幽海魚蛟斬殺,畢竟在渡蒼空間內所剩的時間不多了,他沒有時間浪費在這裡。

但就在幽海魚蛟徹底爆發的那一瞬間,周雲峰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那就是如果他能僅憑元力修為擊敗這頭幽海魚蛟,那麼就有九成的幾率能憑此突破到不滅中期。

經過在幽海中一年的修鍊,周雲峰元力修為已經達到了不滅初期極限,突破到不滅中期所差的不過一點明悟或者說是一個能幫助他明悟的機緣,很顯然,眼前這頭幽海魚蛟就極有可能是這種機緣。

雖然時間緊迫,但是相比能將元力修為一舉突破到不滅中期,這點時間顯然算不了什麼。

以不滅初期修為迎戰相當於不滅中期的存在,雖然是不滅初期極限,而幽海魚蛟也不過剛突破不久,但是這個小等級上的差距對於周雲峰來說,卻是極大的挑戰。

「渾天歸一!」

雖然幽海魚蛟的靈智不高,渡蒼空間內武道不盛,但幽海魚蛟畢竟是處在不滅中期的強大存在,這一番碰撞周雲峰頓時落了下風,整個人被逼出了數十里之遠,而幽海魚蛟才不過退了數十丈而已。

「要靠元力戰勝這頭蠢蛟還真不容易,還好**夠強,否則在這番交手中多半會受點小傷!」穩住身形后,周雲峰不由的苦笑道。

雖然現在施展的是元力而非混沌之力,但是**的強度卻是不會改變的,雖然此時周雲峰的元力修為還只是不滅初期極限層次,但是**強度卻是不滅中期巔峰,一點都不弱於對面的深海魚蛟。

「怎麼會這樣?這個惡魔怎麼一下弱了這麼多?」一擊將周雲峰震退數十里遠后,幽海魚蛟並沒有興奮或者是激動,而是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心中暗道。

「這次的攻擊能量和以前不一樣,相比以前,這次的攻擊能量顯然要弱不少,絕對沒有達到破蒼級中期層次!」想到這裡幽海魚蛟眼睛突然一凝,有些震驚的暗道:「難道這個惡魔兼修兩大體系,而現在他是想將本王作為墊腳石,讓他另外一個體系也突破到破蒼級中期?」

幽海魚蛟的靈智雖然差了一點,但畢竟是存在了不數年的破蒼級存在,都快是老成精了,所以細細一想,很快就猜出了周雲峰心中的打算。

幽海魚蛟是看懂了,也想明白了,但是卻徹底怒了,徹底瘋狂了!

「惡魔,你居然侮辱本王至此,本王必讓你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幽海魚蛟殺意四射的寒聲道,一字一頓,那聲音好似來至九幽深處……. ??

第三十六章不瘋魔不突破

「還是差一點,難道今日就真的突破無望嗎?」周雲峰心中既鬱悶又不甘的說道。

「不行,我的感覺不會錯,機會難得,如果錯過今日,下次突破契機就不知道要等到這麼時候了!」周雲峰眼中閃過一道不屈的堅毅之色,沉聲道。

周雲峰與幽海魚蛟激戰已經超過半日,周雲峰體內的元力已經消耗過半,身上已多處受傷,只不過周雲峰的戰意卻是不減反增。

在交戰中周雲峰無比清晰的感覺到距離突破越來越近,甚至好像下一瞬間就能突破,阻擋突破的屏壁就好似一張紙,揮手就能破開,然而造化弄人,周雲峰試了無數次,就是這麼一張感覺隨手就能破開的紙,卻將周雲峰死死的阻擋在了不滅中期外。

「雖然實力增長了不少,但是那一瞬間卻仍然沒有出現,到底問題出在哪裡?難倒是感覺錯了?」

「不!我的感覺一定沒錯,但是我到底需要怎麼做才能明悟,從而一舉突破?」周雲峰心中不由得思索起來。

一心兩用對於周雲峰來說,早就是稀鬆平常的事情,雖然在不斷的思索,但是與幽海魚蛟的激戰仍然在繼續,而且還進入了真正的白熱化。

周雲峰的目的雖然是為了突破,而突破就是突破自己的極限,既然要突破極限自然沒有留手的說法,周雲峰也確實將元力施展到了極致,而還在不斷瘋狂爆發,不計消耗的施展戰技,以期能突破極限。

周雲峰所求的是突破,至於幽海魚蛟最後是生是死,他並不太在意,如果真能突破,周雲峰說不定心情一好還會放幽海魚蛟一條生路也說不定。

然而幽海魚蛟確實是真心想弄死周雲峰,不僅是一年前的重傷之仇,更有今日的侮辱之恨,恨甚至還要大於仇!

在幽海魚蛟心中,他們兩個今天就只能活一個,不是它死就是周雲峰亡!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激戰,雖然幽海魚蛟一直處於上風,但是在將周雲峰擊傷的同時它自己也未能毫髮無損,只是傷勢要比周雲峰輕一些而已。

「突破極限也就是要打破極限,而我的元力早已經達到了極限,之所以遲遲未能打破,難道是我並沒有達到真正的極限?」周雲峰不由的開始懷疑起來。

「元力確實已經施展到了極限,已經進無可進,如果非要說有所保留,那就是後路!」

「因為有混沌之力在,我根本不懼幽海魚蛟的攻擊,就算元力不敵它,有混沌之力在,我一樣能輕鬆擊殺它,這可能也造成了雖然元力已經施展到了極致,但是在思想上我並沒有將自己逼到極致,也就是沒有把自己逼到死地!」

「置之死地而後生,在絕境中尋找一線生機,而這一線生機就是我突破的希望,只要有混沌之力在我就永遠不可能陷入絕地,也就突破不了!」想要這裡,周雲峰一咬牙,眼中閃過一道厲色,沉聲道。

「不瘋魔不突破,那就是瘋魔一回!」周雲峰低喝道。

言罷,周雲峰藉助反震之力瞬間飛退十幾里遠,擺脫了幽海魚蛟的攻擊,在飛退過程中,周雲峰心神一動,混沌戰旗瞬間出現在了周雲峰頭頂。

「小戰,配合我,封印我體內的混沌之力!」周雲峰一揮手,一道混沌之力打入混沌戰旗,同時沉聲道。

「好!」小戰那不帶任何情感的聲音從混沌戰旗中傳出。

要論對周雲峰的了解,絕對沒有誰比的上小戰,所以在周雲峰一道混沌之力打入混沌戰旗時,它就知道周雲峰想要做什麼,同時也非常配合。

隨即混沌戰旗湧出一股莫名而神秘的光芒瞬間將周雲峰籠罩,而此時幽海魚蛟已經再一次撲了過來,只不過在感覺到混沌戰旗湧出的光芒時,飛速前沖的身影瞬間頓住,看向光芒的眼神中充滿了忌憚,在這忌憚深處甚至還有著一絲恐懼。

而就在幽海魚蛟心中複雜難明時,周雲峰對體內混沌之力的封印已經完成,並且混沌戰旗已經回到周雲峰腦海中。

這一次周雲峰可是下了狠手,雖然封印是通過混沌戰旗施加,但如果沒有周雲峰控制,就算是身為混沌戰旗器靈的小戰也不能將封印解開,這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周雲峰自己動手解開封印,哪怕身死封印也不會自動解開,而且就是周雲峰自己動手,也還需要混沌戰旗配合。

而就在完成封印那一瞬間,周雲峰給小戰下了一個命令。

「如果不突破,絕不能解開封印!」

毫無疑問,周雲峰這次是要斷了自己的後路,徹底將自己逼入絕境,以求子在這絕境中尋找到那一線突破的契機!

「想不到你居然如此狠,為了突破不惜封印自己的力量,雖然本王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但此時也不得不對你說一個『佩服』!」同為破蒼級強者的幽海魚蛟自然看的出發生了什麼,忌憚的神色很快消失,隨即冷笑道,只不過在冷笑聲中卻有著掩飾不了的佩服之意。

「只不過你們惡魔說過一句話,那就是不作死就不會死,今日本王就送你一程!」隨後幽海魚蛟收起笑容,眼中一道寒芒涌動,冷聲道。

「本尊的命就在這裡,有本事你就來取!」周雲峰嘴角一掀,不屑的說道。

「吼!」

看到周雲峰不屑的表情,幽海魚蛟心中頓時一怒,也不再廢話,身形一動就再次向周雲峰撲了過來。

「哼!你這個惡魔真以為本王只有這點實力嗎?要不是忌憚你隱藏的實力,本王又何需壓制實力,處處束手束腳!」幽海魚蛟心中冷笑道。

「看你對自己的封印,就算想要解開恐怕也是要花費一番手腳的,而本王是絕對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碧幽蓮華!」

「戰魔咆哮!」

「幽海籠罩!」

「裂魂斷玄!」

因為幽海魚蛟不再顧慮,施展出了全部實力,原本周雲峰就處於下風,現在就更加不敵了,幾個回合下來,周雲峰已經被幽海魚蛟壓著打。

「本尊知道你肯定還有後手,但是沒有想到處於極度憤怒的你居然還隱藏有實力,看來是本尊把你想的太蠢了!」身形有些狼狽的周雲峰,心中自嘲的苦笑道。

作為成名多年的破蒼級強者,而且還是幽海霸主,要說它沒有強大的殺招或者底牌,這周雲峰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如此也好,壓力越大,突破的希望也越大!」一道堅毅之色在周雲峰眼中泛開,沉聲道。

想到此處,周雲峰也不再多想,開始全身心投入戰鬥中,很快周雲峰就將創造、毀滅兩道催動到了極致,最後甚至連他的兩隻眼睛都發生了變化。

一隻眼睛被灰黑色覆蓋,瀰漫著濃厚的毀滅、絕望意境,而另外一隻眼睛卻呈現翠綠色,有著無限的生機、希望。

「吼!混蛋!怎麼會這樣?」幽海魚蛟有些急躁的咆哮道。

幽海魚蛟雖然佔盡優勢,甚至感覺很快就能徹底擊敗周雲峰,而且這種感覺一直存在,但周雲峰卻總能在他認為必勝的時候躲開或接下攻擊,讓幽海魚蛟多次無功而返,這如何能讓幽海魚蛟不憤怒。

相比幽海魚蛟的憤怒,周雲峰則是一臉淡然,並沒有因為被幽海魚蛟壓制而有絲毫的憤怒或者是焦急,反而在淡然的表情中還有著一絲淡淡思索之色。

「創造、毀滅,這兩大至高之道也是渡蒼空間內存在的最主要的道,而這兩條大道也大世界形成的基石,沒有這兩條大道存在,就根本不能形成一個大世界。」

「不管是小世界還是大世界,形成過程中都需要誕生各種事物和生靈,而這個過程就是從無到有,這就是創造」

「而世界中的萬事萬物都有各自的壽命,不管是山川、河流、岩石、土壤,亦或是草木、動物,在到達生命的盡頭時就會死亡,進而毀滅,徹底消失在世界之中。」

「每個世界都有自己的承載量,一旦超過世界的最大承載,世界就會因為不能承載負荷而奔潰,走向世界生命的盡頭。」

「所以一個世界要正常運轉,就需要將世界內的萬物控制在一定量內,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多對世界的負擔太大,太少世界凋零,而這個量的控制最終就需要通過創造、毀滅兩條大道來實現!」

「所以一個世界正常運轉的關鍵就是創造之道和毀滅之道之間的平衡,兩種大道相依相剋,互制互促,而兩者之間的關鍵點」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個惡魔除了那種詭異的大道外居然還領悟創造、毀滅兩條至高大道,就算是他現在還僅是破蒼級初期巔峰,本王要擊敗他都如此困難,如果真讓他突破了,恐怕後果不堪設想!」幽海魚蛟眼中湧出陰狠之色,心中暗道。

「最惱火的是他現在的神態,說不定還真的有所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就算代價不小,本王也絕對不能給這個惡魔機會!」

既然心中有了決斷,幽海魚蛟也不再遲疑,巨大的尾巴一拍海水,瞬間衝天而起,就向是一條騰空而起的神龍一般,隨即劃過一道肉眼難辨的光芒向周雲峰激射而去。

「幽龍破海!」

… ??

第三十七章剎那芳華

「本尊猜測的果然沒錯,這才是你幽海魚蛟隱藏的最終絕招,果然夠強大!」周雲峰眼神猛的一凝,沉聲道。

然而此時周雲峰已經來不及多想,手中噬天槍閃電般擊出,施展出自己最強大的攻擊迎向了幽海魚蛟!

「轟!」

在一人一蛟的攻擊下,方圓百里的空間寸寸破碎,形成了一個個巨大的空間漩渦,漩渦雖然非常兇險,但是對於周雲峰和幽海魚蛟這樣的破蒼級強者卻是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空間破碎的快恢復也快,眨眼之間就已經恢復了七八成,這表現了一個世界強大的自我修復能力。

「噗!」

周雲峰雖然是全力迎接,但顯然不敵幽海魚蛟,畢竟幽海魚蛟的實力本來就超過封印了混沌之力的周雲峰,而且這一擊還是它付出極大代價才施展出來的絕招!

逼婚36計:冷爺的心尖愛妻 「噗!」

「轟!」

周雲峰瞬間被重傷,一口逆血奪口而出,身形也劃過天空,飛出了數十里遠砸進了無邊無際、波濤洶湧的海面。

「哼!這次本王看你還不死?」幽海魚蛟看著數十裡外的海面,神色有些猙獰的冷哼道。

言罷,幽海魚蛟身軀一擺,就向周雲峰落水的地方激飛而去,氣勢不但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殺意更濃。

幽海魚蛟心中非常清楚,雖然它先前一擊非常強大,但是想要靠著一擊擊殺周雲峰的幾率卻非常小。

趁他病要他命,雖然先前那一擊很難擊殺周雲峰,但是重創卻是必然,幽海魚蛟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它以不小代價換來的機會,一個徹底擊殺周雲峰的機會。

「果然還沒死,命夠硬的!」感覺到海水下面的生命波動,幽海魚蛟冷聲道。

雖然感覺到周雲峰的生命波動還在,但明顯弱了很多,很顯然周雲峰被重創了。

「既然還沒死,那本王就再送你一程!」

「噗通!」

言罷,幽海魚蛟就一頭鑽進水裡,雖然水下的周雲峰是什麼情況幽海魚蛟並不完全清楚,但是幽海魚蛟絲毫不擔心,要知道幽海可是它的地盤,海水下更是它的主戰場,不要說是被重創了的周雲峰,就算是全盛時期的周雲峰在水下幽海魚蛟也是絲毫不懼。

幽海魚蛟鑽進幽海之後沒有絲毫的停頓,直奔海底而去,同時氣勢也在飛速凝聚,顯然是準備著給與周雲峰最後一擊。

「轟!」

幽海魚蛟入水不到三息時間,突然一道巨響從水中傳出,隨即一道巨大的身形倒射而去,伴隨著還有不斷飛濺而出的鮮血。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巧!」

「不可能!本王不甘心!」

「哈哈!沒有什麼不可能,本尊冒著身殞的危險,如果還不能突破,那才叫是老天無眼!哈哈!」在那道巨大的身影后又一道身影竄了出來,並且還伴隨著激動的狂笑聲。

而這發出狂笑的不是別人,正是先前被重創的周雲峰,此時的周雲峰雖然手執噬天槍傲立空中,但是形象卻異常狼狽,衣袍破碎不堪,身上多處有鮮血浸出。

周雲峰低頭看了一下身上的傷口,雖然才過去很短的時間,但是這些傷口已經停止流血,傷的輕的地方甚至已經恢復如初。

「創造之道突破到不滅中期后對身體機能也有不小的提升,這恢復能力比起以前可是快了幾分!」周雲峰嘴角一咧,微笑道。

雖然成功突破讓人欣喜,但是想到剛剛的兇險,周雲峰也是后怕不已,要不是他在被幽海魚蛟重創下終於明悟,恐怕他現在就真的死在幽海魚蛟手中了。

不論是肉身還是靈魂,周雲峰都找達到了不滅中期,只要對道的領悟突破,那麼他馬上就能突破,而因為體內儲存有大量的元力,完全足夠讓他的從不滅初期巔峰突破到不滅中期。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在突破時周雲峰並未從外界吸收靈氣,也正是因為如此,幽海魚蛟才斷定周雲峰未突破,敢直衝而下。

結果很顯然,周雲峰成功的將幽海魚蛟給騙過去了,在它自以為勝券在握之時來了一下狠的,所以才有了幽海魚蛟先前那樣出水的場景。

「雖然過程非常兇險,但好在本尊賭贏了,幽海魚蛟本尊得好好謝謝你啊!」周雲峰抬頭看向遠處身形同樣狼狽的幽海魚蛟,微笑道,最後嘴角向後一咧,露出了戲謔的神色。

「作為感謝,本尊會以最強的攻擊結束你的小命!」周雲峰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淡淡的說道。

「吼!」

「惡魔,你以為你僥倖突破了就能擊殺本王嗎?笑話!要不是先前本王大意被你欺騙,你又怎麼可能傷的了本王?」幽海魚蛟怒吼一聲后,寒聲道。

幽海魚蛟雖然話語堅定,但是它的眼神深處那深深的忌憚、不安之色卻出賣了它此時慌亂的心境!

「能不能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嗎?」周雲峰嘴角一掀,淡淡的說道。

言罷,周雲峰也不再廢話,手中噬天槍一抖,一步踏出就向幽海魚蛟掠了過去,待他腳步落下時距離幽海魚蛟魚蛟只有十數丈的距離,手中噬天槍則是閃電般攻出。

「戰魔咆哮!」

「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