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蓋在手臂之上的藍『色』衣袍,剎那之間被鋒銳的劍刃劃破,然而當劍刃落在藍楓手臂之上時,卻是一如起初般發出刺耳的金石聲,零星的火『花』,也是不出意外地濺『射』開去。

眼瞳微縮了下,齊晟深吸了一口氣,連連揮動長劍……

「鏗、鏗、鏗……」

擂台之上,兩道模糊人影驟然將速度提高,身影『交』錯之間,人們的眼睛,只能夠瞧見重疊的黑影,只有從耳邊傳來的幾乎沒有間隔的金鐵『交』鳴之聲中,勉強感覺到兩人的戰鬥是何等的『激』烈。

約莫十餘個呼吸之後,兩人終於停下了動作,極為默契地拉開了距離。

瞧著藍楓分毫無損的模樣,齊晟眼角『抽』搐了下,微微抖了抖震得發麻的手掌虎口,嘴裡輕吸了一口涼氣:「好變態的『肉』身!」

這樣的防禦力,甚至不亞於地級強者了!

須知,到了地級,也就是凝丹境,元氣已經高度『精』純,蛻變成為了元力。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元力不同於元氣,是可以被調動至體外的,不僅能夠使得攻擊的威力大增,而且還能夠在體表形成一道防禦驚人的元力罩。

任何一名地級強者,只要元力充沛,元力罩不破,那麼即使讓一位日級巔峰強者不眠不休地攻擊三天三夜,也是無法令前者受到絲毫的傷害。

這才是地級強者能夠立足大陸的底氣與資本。

當然,世事無絕對,在日級強者中,也有著極少部分的天才,擁有遠超同級的攻擊力,譬如羅天這位天刀傳人,若是面對這樣的天才,即使是地級強者,也是不敢輕易地用元力罩去硬抗前者的攻擊,因為其攻擊威力,已經跨越了日級的高度,達到了地級的層次,足以攻破元力罩,威脅到地級強者的本體。

遺憾的是,齊晟的實力雖然不錯,但還遠沒有達到地級層次。

藍楓的『肉』身防禦,或許比不過地級強者的元力罩,但也差不了多少了,更為恐怖的是,地級強者的元力罩只有一層,一旦被攻破,來不及形成新的元力罩,便必然會遭受嚴重的創傷,藍楓卻是不同,其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是防禦驚人,骨頭就不說了,皮膚之下的肌『肉』、血管,密度早已達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比之表層的皮膚,還要堅韌,就連最為脆弱的五臟六腑,也是在不斷的強化中,讓得其堅韌程度,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

論綜合防禦,藍楓絕不亞於地級強者!

「嘖嘖,這小子,簡直要逆天了!」咂了咂嘴,摩柯半是羨慕半是感慨地道。

玄恩語氣噓唏地道:「一晃眼就是兩年多了,當初那個老是跑來兌換紅石的小傢伙,如今卻是成長到連我都得仰望的地步……」

歲月不饒人吶!

瞧著藍楓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導師、長老們,心頭皆是忍不住閃過一道唏噓的念頭。

就連一向看藍楓不順眼的顏淼長老,也是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傢伙,比他當初在王都見過的任何一個天才,都要來得更加震撼。

當初還可以任他『揉』搓的小子,不過是短短半年多時間,便成長到他無法奈何的地步。

「還打嗎?」稍稍舒展了一下身體,藍楓歪著頭,微笑注視著齊晟。

略微怔了怔,齊晟淡淡笑道:「為何不打?」

話音落下,齊晟卻是在一片驚愕的目光中,緩緩收起了二紋凡器級別的長劍。

「從我進入猛武學院以來,還從未有人『逼』得我動用隱藏多年的底牌,藍楓,你真的很了不起。」活動了一下手腕,齊晟平靜地抬起頭,目光逐漸認真起來。

「底牌?秘法嗎?」眼眉一挑,藍楓訝然開口。

搖了搖頭,齊晟微笑道:「世人皆知,秘法雖然能提升不少實力,但副作用卻不小,除非遇上真正的死敵,否則,我從不動用秘法,因為那得不償失。」

這話傳入摩柯、蕭鼎等人耳中,令他們不由得暗暗點頭。

不錯,對一個聰明人而言,秘法是用於搏命的底牌,尋常戰鬥中,絕不可動用,若是為了一時的面子,動用秘法,那才真是得不償失。

這個齊晟,不僅有著過人的天賦,也是一個智者。

當然,對於一些特殊種族而言,秘法未必會產生什麼副作用,譬如方謬這位摩地族人,但這樣的種族,屈指可數,而且族人的數量也是異常稀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那你的底牌是什麼?」藍楓眨了眨眼,好奇地問道。

齊晟握了握拳,旋即五指緩緩伸展開來,掌心之處,一股猶如岩漿般刺目的火焰,緩緩滾動,在火焰出現的剎那,一股股熾熱的氣『浪』,頓時間向著四面八方狂涌而去,讓得整個擂台,乃至擂台四周,都是溫度劇增。

『唇』角微微挑起,齊晟平靜地注視著藍楓:「很少有人知道,其實我是一名偽煉器師,並且已經達到了匠師級別!作為一名匠師,我最擅長的,自然是玩火!」

隨著其話音傳出,其掌心之中的火焰,似乎擁有生命一般,不斷變幻成各種妖獸的模樣。

純粹的物理攻擊,對藍楓無法造成絲毫的傷害,但齊晟相信,換做是火焰攻擊,尤其是威力強度極為不弱的火焰攻擊,前者恐怕也不敢無視吧?

『肉』身修鍊者雖然強悍,近乎於同級無敵,但也不是真正的無敵,有的東西,還是能夠對其造成傷害的,譬如威力不弱的火焰、寒冰等等,而這其中,冰屬『性』體質乃是變異體質,極為罕見,齊晟不是冰屬『性』體質,但他卻是火屬『性』體質,或許比不得冰屬『性』變異體質,但對於『肉』身修鍊者,他的火焰攻擊,也是能夠奏效的。

聽得齊晟此言,不光擂台上的藍楓楞了一下,就連看台之上的蕭鼎、曹坤等七大家族之人,也是紛紛愣住了。

「他大概不知道,這小怪物,也是一位煉器師吧?」蕭鼎面『色』古怪地盯著齊晟。

藍楓不僅是一位煉器師,而且是一位品級達到四星的天才煉器師,而不是所謂的偽煉器師。

表情愕然地盯著齊晟,藍楓愣了好半晌之後,方才『摸』了『摸』鼻子,輕咳了一聲,神情古怪道:「很巧,我也是一名煉器師。玩火么……我也會!」

隨著其話音落下,刺目的火焰,在其支起的指尖翻騰而起,令得擂台的溫度,再度劇增。

火焰的威力,與控火之技的級別,以及個人的修為息息相關。論修為,一個是純元境二重,一個是純元境四重,藍楓自然是差了齊晟不少,論控火之技,霸火訣是綠『色』中階元技,但其威力足以媲美綠『色』高階元技,齊晟所修鍊的控火之技,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級別,但想來多半是綠『色』高階元技,彼此之間的差距,應該有限。畢竟,藍『色』級別的控火之技,對修鍊者的修為有著異常苛刻的要求,須得凝丹境的修為,方才能開始修鍊。

綜合而論,若無意外,藍楓的火焰威力,必然弱於齊晟的火焰威力。

然而藍楓在過去幾年裡,通過血火木吞噬了不少的地火『精』髓,讓得其催發的火焰,獲得極大的增幅效果,威力也是達到了極為恐怖的程度……

霸火訣的威力具體有多厲害,藍楓已經很久沒有施展過,心頭也沒有什麼概念,何況,隨著其修為增長,霸火訣的威力,也是在不斷地提升,藍楓自然沒有興趣去刻意關注,但可以肯定,它的威力,在經過地火『精』髓的增幅之後,絕不會弱於齊晟催發的火焰。

畢竟,地火『精』髓,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是什麼火焰!」眸子驟然一縮,盯著藍楓指尖翻動、跳躍的火焰,齊晟竟是隱約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意味。 深吸了一口氣,齊晟凝重地注視著藍楓,神情嚴肅地道:「即便你的火焰厲害一籌,卻未必能夠擊敗我……」

在火焰『操』控一道,齊晟擁有著與天俱來的天賦,換而言之,他對火焰擁有著極為驚人的親和力,能夠輕易地『操』縱火焰進行攻擊,而這,便是他自信的來源。。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腳掌穩穩地踩在地面上,齊晟控制著掌心的火焰,化作一條火紅的毒蛇,朝著藍楓『激』『射』而去。

面對著幾乎瞬息而至的火焰毒蛇,藍楓臉『色』凝重了些許,指頭微微一彈,跳躍於指尖的那一縷火焰,便是『精』准無比地朝著火焰毒蛇飄了過去。

「轟!」

兩股炙熱的火焰陡然碰撞,讓得擂台之上傳出一道震耳的炸響,無數的火星,朝著四面八方濺『射』開去,擂台的溫度,也是節節攀升,猶如置身於火爐之中。

雖然無法將火焰控制得如齊晟那般靈巧,無法將其威力發揮至最巔峰的狀態,但藍楓依舊是輕易地抵擋住了火焰毒蛇的攻擊。

而這一幕華麗的視覺盛宴,也是讓得場外響起陣陣驚呼。

經過初次的試探,齊晟終於不再保留,在『胸』前結出數道手印,旋即一一打出。

剎那之間,幻化為一頭頭妖獸形狀的火焰,在齊晟的身前迅速凝聚,旋即張開猙獰血口,撕裂了空氣,朝著藍楓的方向猛撲而來。

瞧著極速飛來的數頭火焰妖獸,藍楓眼睛微眯,手指連連彈動,一縷縷火焰,自其指頭飄飛而出,迎向飛來的火焰妖獸。

數息過後,幾頭火焰妖獸與幾縷火苗般的火焰在兩人中間對撞在一起。

「轟、轟、轟、轟、轟!」

猶如雷鳴般的震耳轟鳴,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炙熱無比的火『浪』,將整個擂台都是徹底地席捲而進。

「這傢伙『操』控的火焰妖獸,威力居然這麼大!」忽然,藍楓眼瞳微縮,指頭再度彈動,一縷火焰幾乎瞬間凝聚,旋即飄向前方,在爆炸的中心,徹底地抵擋住仍在掙扎向前的火焰妖獸之後,藍楓方才鬆了一口氣,看向齊晟的目光,也是多了幾分欽佩。

論火焰本身的威力,齊晟不及藍楓,然而齊晟卻是依靠著對火焰的深入控制,硬生生將火焰的威力大幅度地提升,『逼』得藍楓不得不動用更多的元氣再度催發新的火焰去抵擋,這一點,就連藍楓這個對手,也是不得不佩服。

「擋住了么?」有些意外地皺了皺眉頭,齊晟緩緩吐了一口氣,眉頭慢慢舒展開來,臉龐之上,浮上一抹淡淡的笑意,「不錯,這才是我齊晟渴望的對手!」

若是藍楓真的那麼容易就被打敗了,反倒讓他看輕。

「不過,我接下來的攻擊,可不是那麼容易能擋住的!」嘴裡發出微不可聞的喃喃聲,齊晟腳掌白芒閃掠,在一道爆響聲中,其身影猶如鬼魅一般,驟然閃動,在其『胸』前,兩隻手掌,也是在迅速地結出手印。

只見擂台之上的齊晟,化作一道模糊黑影,一道道火焰妖獸,從不同的方向,對著藍楓猛撲而去,幾乎形成合圍之勢,讓得藍楓沒有一點閃避的空隙。

這些火焰妖獸,每一道都擁有著極強的威力,若是被其擊中,甚至足以令一個日級後期強者受傷不輕,即使藍楓的『肉』身極為恐怖,但這種純粹的火焰攻擊,依舊是能夠令其遭受一點輕傷,而無法完全免疫。

而若是這些火焰妖獸完全擊中藍楓,恐怕就連藍楓,都得付出一點代價才行。

就算藍楓依靠自身的火焰,擋住這些火焰妖獸的攻勢,最終恐怕也會在齊晟之前徹底地將元氣消耗一空,到得那時,藍楓的處境,便被動了許多。

這不是元技,只是純粹的技巧,但其威力,卻是比絕大部分的藍『色』高階元技,還要恐怖三分!

承運而生 Scottish Government Topics 「看來,沒有別的辦法了。」瞧著從不同方向猛撲而來的火焰妖獸,藍楓臉『色』凝重地喃喃了一句,儲存於丹田之中的元氣,開始瘋狂地在經脈之中運轉起來,他的氣勢,也是在節節攀升。

就在數十道火焰妖獸即將撲倒藍楓之時,一道沉悶的低喝,陡然響起:「嗬!」

伴隨著這一道低喝,藍楓的身體陡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無比的高溫,刺目的火焰,猶如噴發的岩漿般,無窮無盡地自其身體爆發而出,幾乎眨眼之間,便將整個擂台都是席捲而進,擂台的溫度,也是在呼吸之間,變得猶如置身太陽周圍般,連腳下這一座巨大的金屬擂台,都是隱約有一種被灼燒得軟化的跡象。

在這一股霸道無匹的火焰衝擊之下,數十道火焰妖獸,瞬間被吞噬得無影無蹤。

圓滿之境的霸火訣,在藍楓毫無保留地施展下,爆發出恐怖的威力!

身處擂台邊緣的齊晟,也是在火焰的衝擊之下,猶如稻草般被轟下了擂台,體表的皮膚,也是有著多處被灼燒受傷,呈現出小片的焦黑狀。

一力降十會,既然無法將火焰控制得如同齊晟那般靈巧,那麼藍楓便直接發揚自己的優勢,依靠火焰本身的威力,展開最狂暴的攻擊。

事實證明,藍楓的選擇沒錯,圓滿之境的霸火訣,經過地火『精』髓的增幅,足以摧垮齊晟這位玩火大師!

停止了元氣的輸送,藍楓靜靜站立在擂台中央,失去了供給的火焰,很快便熄滅了下來,讓得擂台的景象,再度進入周圍眾人的視線。

瞧著被火焰灼燒得略微變形的金屬地面,寂靜的廣場,頓時間響起陣陣『抽』冷氣的聲音:「嘶!」

那經歷了數百場戰鬥都不曾遭受絲毫損害的擂台,竟是硬生生被藍楓釋放的火焰,給灼燒得變形,無怪乎眾人如此的震驚。

擂台下方,齊晟掙扎著站起,而這番動作,卻是牽動被灼燒的傷處,痛得其倒吸冷氣,呲牙咧嘴,努力了好半晌之後,方才勉強地站立起來。揚起下巴,目光複雜地望著擂台中央那一道瘦削身影,齊晟輕嘆了一口氣,旋即洒脫笑道:「你贏了。」

一如最初那般,藍楓謙虛一笑,對著齊晟點點頭:「你也不差。」

兩人互相對望了一下,旋即臉龐上齊齊浮上一抹暢快的笑容,這一戰,無論對藍楓而言,還是對齊晟而言,都是一場暢酣淋漓的戰鬥。

寵妻成寶:穿越老婆超霸道 四周的學員,以及看台之上的各方勢力,也是滿足地砸吧著嘴。

儘管這一場戰鬥耗時不久,但卻是比賽進行以來,最為『精』彩的一場戰鬥,沒有之一。

戰鬥的『激』烈程度,與華麗的火焰對決,都是堪稱視覺盛宴。

「這個齊晟,也是個不錯的苗子。」默默關注著比賽的老嫗,不由得對齊晟投去一抹讚賞。

能夠與藍楓對拼到這個程度的人,整個猛武學院,曾經只有方謬一人,如今卻是多了一個齊晟。

「他是上一屆首席爭奪賽的冠軍,若非這幾年忽然冒出藍楓、方謬這幾個天才,這一屆的首席爭奪賽冠軍,恐怕還會是他。」聽得老嫗略帶讚賞意味的話語,摩柯微微點頭,旋即微笑著低聲解釋。

「方謬?那個摩地族人?」老嫗忽然問道。

摩柯點點頭:「不錯。」

「你們猛武學院的首席爭奪賽,似乎越來越有意思了。天刀傳人、摩地族人、匠師……小小的猛武學院,居然還隱藏著這麼多了不得的天才。」饒是經歷過無數的大風大『浪』,然而再提到『天刀傳人』與『摩地族人』的時候,老嫗的聲音,依舊是忍不住帶著些許顫抖。

聽得此言,摩柯微微一笑,臉龐流『露』一抹淡淡的驕傲,作為坐落於邊陲小城的三級學院,能夠獲得王都二級學院副院長的如此讚賞,可不容易,這讓一向淡然的摩柯,都是略微感到一絲榮耀。

略微停頓片刻,摩柯的目光,在藍楓身上停留了下,緩緩道:「雖然天刀傳人與摩地族人名頭有些嚇人,不過,我更看好的,卻是擂台上這位少年。」

有些驚訝地瞥了摩柯一眼,老嫗似乎也來了興緻:「哦?何以見得?」

「副院長或許有所不知,藍楓此子,最擅長的,乃是『肉』身,他的『肉』身,甚至比同齡的摩地族人還恐怖不少。就在數月之前,他與摩地族人方謬進行過一場戰鬥,而結果,卻是以方謬這位摩地族人戰敗而告終……」摩柯神情凝重地道:「我甚至懷疑,他若是全力以赴,恐怕連我都未必會是他的對手。」

藍楓的成長速度太快了,數月之前,藍楓便能夠讓摩柯感到一絲威脅,經過數月的修鍊,摩柯隱隱懷疑,這小傢伙的實力,已經不亞於自己。

對於藍楓這樣的妖孽天才而言,摩柯這番推測,雖然稍顯大膽,卻並不誇張。

事實上不光摩柯這般揣測,秦長老、玄恩、羅長老等人,甚至包括顏淼長老,都是有著同樣的揣測。

原本神態放鬆的老嫗,在聽得此言之後,眉頭陡然一挑,狐疑地道:「摩堂主太高看這小娃娃了吧?雖然他擊敗了齊晟,乃至擊敗了一位摩地族人,但也不至於厲害到足以擊敗摩堂主的地步吧?」

須知,摩柯乃是老牌日級巔峰強者,修為早已突破到了純元境九重巔峰,更是擁有豐富無比的戰鬥經驗,絕對是日級巔峰強者之中的佼佼者!

「高看?」

苦笑了一聲,摩柯無奈地搖頭嘆道:「唉,我也不想高看,但這個藍楓,還真叫人小瞧不得吶!」 在摩柯與老嫗『交』談中,秦長老身影落回擂台,欣慰的目光在藍楓身上停留了片刻,旋即轉向四周,緩緩地道:「藍楓勝!」

聽得秦長老宣布的聲音,擂台的四周,慢慢傳出一片鼓掌的聲音,雖然『混』『亂』,卻滿含熱烈的鼓掌聲,讓得人群愈發沸騰起來,場內的氣氛,也是被徹底地推向了高?『潮』。,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在滿場的掌聲下,藍楓抬起頭來,對著平靜的齊晟微微點頭,旋即滿載榮耀,緩緩邁下擂台。

目光隨著藍楓移動,眾人的眼中,閃過一抹敬畏與尊崇。

就連看台之上的各方勢力之人,此刻也是對著藍楓投去一抹敬服的目光,在剛才這一戰中,藍楓所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已經令他們折服,這樣的實力,即使放在紅石城七大家族中,也是屬於頂尖層次的存在,堪比各位族長。

最恐怖的是,藍楓的年齡,才不到二十。

用腳趾頭想一想,他們都能夠明白,這位妖孽一般的天才少年,將會擁有何等光明的前途。

面對這樣一位實力恐怖,並且潛力更加驚人的天才少年,又有多少人有勇氣招惹?

「一個天刀傳人,一個藍楓……這楊家,也不知走了什麼大運。」

「這兩個天才,任何一個,都足以振興一個家族,甚至有機會將其發展成為王都三大家族那樣的存在,而楊家,卻是一次出了倆……」

「楊逍那傢伙,恐怕早已忍不住暗暗偷笑吧?」

七大家族附近,一道道羨慕、嫉妒、無奈的聲音,慢慢地響起。

待得藍楓走回青『蒙』等人身邊,青『蒙』滿臉羨慕地上前一步,重重地錘了藍楓一拳:「藍楓,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藏了這麼一手。」

笑著搖了搖頭,藍楓對著青『蒙』攤開手掌:「我會埪火之技的事情,似乎早就傳開了吧?你若不信,可以問問郭學長。」

「不錯,當初狩獵歷練的時候,藍楓便動用控火之技教訓過幾個學員……」瞧著青『蒙』狐疑地看了過來,郭不棄認真地點了下頭。

「你是說黑羽那次嗎?我也記得,那一次,藍楓施展過控火之技。」甘箐箐沉『吟』了下,隨即點頭附和。

瞧著幾人紛紛站出來替藍楓坐鎮,青『蒙』頓時翻了翻白眼,撇嘴道:「沒意思,我只是開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罷了,沒想到你們一個個都這麼當真。」

無視了這個耍活寶的傢伙,藍楓的目光躍過郭不棄幾人,落在羅天與楊雪身上。

遲疑了一下,藍楓定了定神,輕聲問道:「你們……」

「藍楓表哥,我與羅天表哥商量好了。」楊雪微笑走了過來,柔軟的身段釋放著一絲絲溫柔與嫵媚,「反正我也不是羅天表哥的對手,一會兒戰鬥,我便直接認輸好了。」

一旁,青『蒙』咬了咬牙,氣悶道:「這『操』蛋的『抽』簽規則,也不知是哪個蠢貨想出來的!」

沉默了片刻,瞧著主動握上自己手掌的少『女』,藍楓嘆了一口氣,輕聲問道:「那你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