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武聽到這個語氣,便已是清楚來人身份,正準備回過頭去看看三次元的索隆長什麼樣子呢,就驚覺腦海中傳來一陣波動。

「咦,是索隆的聲音。

嗯,我不是在閣樓的嗎,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哈,我從樓上摔下來了?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

被搶佔了身體的古伊娜,

上線了。 「NOway.」

老二賣面子失敗,老三笑出聲。

「航哥,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老二泫然欲泣。

楊一航很嫌棄:「誰和你日後?」

老二痛哭。



陳靜然覺得昨天爆出的橙色裝備幾乎耗盡了她整年的好運,比如現在,她爛熟於心的密碼居然登不上天天恩愛的遊戲。

第三次嘗試失敗后,陳靜然面色無光地靠到牆上,發出一聲重響。

「靜然,怎麼了?」

謝欣問道。

陳靜然如提線木偶一般,說道:「我的賬號,被盜了。」

寢室其他所有人同時抬頭。

大事!

遊戲少女被盜號了!

「趕緊找回密碼啊,你愣著幹什麼?」小花說道。

陳靜然搖頭:「我不敢。」

周冬晴:「你不敢?找個密碼要你上刀山還是下火海了?」

謝欣想了想,說道:「她是怕登上去以後發現自己被洗號。」

陳靜然的眼神抖了一下。

其他人瞭然。

遊戲幾乎可以說是陳靜然的另一條生命,她的整個生活都是圍繞著遊戲在進行,與此同時,她在遊戲里攢下的財富……

「錢沒了可以再賺,我的史詩級裝備要是沒有了……」

史詩級裝備除了瘋狂砸錢還要靠突破天際的運氣來運作,要是沒了,就是徹底的沒了。

拐個陰司生猴子 小花脫口而出:「那你就脫坑吧。」

陳靜然鼻頭瞬間變紅。

謝欣一把捂住小花的嘴巴。

周冬晴說道:「你早點改密碼,損失就少一點,趕緊去,別愣在這兒。」

陳靜然這才開始按流程找回密碼。

其他人保持密切關注陳靜然的動態。

生怕她一個想不開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

陳靜然在遊戲登錄界面開始跳轉的時候閉上了眼睛,等她終於做好思想建設睜開雙眼后,迅速地在人物角色和背包裡面瀏覽了一圈。

「咦?」

其他所有人回頭看她。

遊戲主界面上的角色裝扮和昨天退出遊戲之前一模一樣。

背包里的裝備一件不少。

吸血鬼公主的血色愛戀 連金幣和點券的數量都似沒有任何變化。

小花終於被周冬晴鬆開,獲知陳靜然沒有遭受任何損失之後,大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盜號狗到此一游?」

陳靜然大喜。

游就游吧,她的裝備還在就好。

她再次檢查了一下背包里的橙色裝備,把該上鎖的全部上鎖。

「點券和金幣一個也沒有少?」謝欣問道。

陳靜然看了看那長達9位數的金幣數量和點券,說道:「位數沒有變,首位沒有變。」

……

敢情她就記得錢的位數和錢的首位,具體在遊戲里有多少錢,心裡居然都沒數的。

周冬晴嗤之以鼻:「我發自內心地鄙視你。」

陳靜然訕笑。

她是真的對遊戲里的錢沒有什麼概念。但據她目測,只要位數和首位沒有變,她的損失就不算損失。

「那盜號狗上你的號究竟幹什麼?」

陳靜然想了想,說道:「大概真的像冬晴說的一樣,盜號狗還沒來得及對我的裝備下手,我就把他擠了下去?」

……

陳靜然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她寶貴的遊戲裝備上,絲毫沒有注意到:她聊天窗口的第一位,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已經好幾天都沒有聯繫的遊戲伴侶——

職業:法師

ID:我有一瓶解藥。 「喂,你沒事吧?」索隆無視在座的耕四郎和已經淪為背景板的某大師兄,握著刀走到蘇武面前一如既往的傲嬌道:「你要是受傷了的話,我可不會停下來等你恢復的。」

但蘇武此時正在與蘇醒過來的古伊娜交涉呢,根本沒空理會小綠藻頭的傲嬌發言。

「咦,為什麼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的身體?」古伊娜聽到索隆的話后正準備以勝利者的姿態回應他,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開口說話,甚至就連身體都無法動彈。

而且她慌亂的情緒也被蘇武捕捉到了,很是有趣。

雖然蘇武覺得看小姑娘慌慌張張的樣子挺好玩的,但畢竟現在是鳩佔鵲巢,他也不好讓原主人著急。

重生之贖愛 再者他接管古伊娜身體的本意就是為了救下這個堅強的小姑娘,而不是為了滿足內心想要變女私慾。

「被選中的少女喲,你醒啦。」蘇武以神棍特有的口吻,沖滿心焦急的古伊娜忽悠道。

嗯,這裡要說明一下,蘇武能夠通過眼前的面板君看到現在處於靈魂狀態的古伊娜,而古伊娜卻依然保持著第一視角,看不到蘇武,也感知不到蘇武的存在。

「誰,是誰在說話?!」蘇武望著古伊娜擺出戰鬥的姿態,警惕地四處張望著,強忍住內心的笑意,繼續忽悠道:

「啊,被選中的少女喲,我是被封印在和道一文字中的遠古劍神,今日幸被你所救,特來報答你的恩情。」

「遠古劍神?你報恩的方式就是這樣,先把我震暈然後奪取我的身體?」古伊娜依然保持著戒備狀態,語帶氣憤和嘲諷地說道。

她現在已經察覺到自己在下樓梯時會突然失去意識,便是那妖刀和道一文字,或者說是這所謂的「遠古劍神」在搞鬼!

「……額。」蘇武沒想到古伊娜的關注點在這。

正常情況下,聽到自己被傳說中的「劍神」報恩了不應該都是滿心歡喜,認為自己從此便可成就上劍噬天下的無雙霸業么?

媽蛋,果然網路不能多看。

蘇武嘀咕了一下,語氣和善地解釋道:「那個,這不是剛睡醒么,有點起床氣么也很正常。」

聽到蘇武如此厚顏無恥的回答,便是輪到古伊娜無語了,只見她皺著眉頭道:「這些不重要,你快點把我的身體還給我!」

果然藉助外力是沒有用的,什麼妖刀名刀都是虛的,想要靠著這些來變強只能適得其反!

古伊娜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且對於自己的天真極為後悔,不僅沒有迎來變強的契機,甚至還把自己的身體搭進去了,簡直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她現在還沒有把握讓這個「遠古劍神」將身體還給她!

不過蘇武倒也不是那種會強佔他人東西的人,在感受到古伊娜強烈的悔意與不甘后,便也不再繼續逗她,準備將身體還給她。

「助手君,把古伊娜的身體控制權還給她,我要接管劍神系統2333號。」

失去了美少女的身體后,蘇武覺得變成一把被美少女隨身攜帶的刀也不錯,反正比之前連個影子都沒有的虛無狀態要好多了。

「【系統你太讓我失望了,竟然放棄能零距離乃至負距離的接觸二次元妹子的機會,跑去當一把千人碰萬人摸的破刀!】」

聽得助手君的鄙夷,蘇武就不爽了,斥道:「你一個系統助手哪來的那麼大意見,乖乖執行命令!」

這邊蘇武和古伊娜以及助手君聊的火熱,但在耕四郎和索隆等人看來,只是古伊娜突然就低著頭不說話,也不理人,跟魔怔了一樣。

「喂,你沒事吧,摔傻了嗎?」索隆伸手準備去推一下古伊娜的身體,但被一旁的背景板大師兄攔住了。

「先別動,好像有點不對勁。」

耕四郎望著毫無動靜的女兒,臉上失去了往日里令人感覺如沐春風般的爽朗笑容,罕見的皺起了眉頭。

「難道是那妖刀搞的鬼?」耕四郎知道被自己親手封印的和道一文字有種攝人心魄的力量,心志不堅的人極容易被它操控!

而此刻古伊娜的樣子正如被攝去了心神一般,讓耕四郎心裡頗為擔憂。

「唉,你可真是給爸爸搞出了個大麻煩啊。」耕四郎伸手捏了捏眉頭,伸手準備將女兒手中的和道一文字抽離。

而此時,蘇武已經察覺到了耕四郎的動作,沒等助手君給出回應,直接將手一挪,躲過了耕四郎的手。

「嗯?」

蘇武突然之間縮回了手,使耕四郎的抓取落空,讓除他自己和索隆以外的兩人感到頗為驚訝。

七日,魔鬼強強愛 畢竟之前古伊娜的表現都跟往日極為不符,尤其是在索隆發出日常嘲諷后竟然沒有當場暴起教訓他,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耕四郎收回了手,雙眼緊盯著蘇武,目光如炬。

背景板大師兄疑惑地望著蘇武,不知不覺被索隆掙脫了手。

索隆掙脫大師兄的束縛,沖著蘇武大聲說道:

「既然你沒事就不要嚇人啊,我們今天的決鬥還沒開始呢!」

單細胞生物,什麼都不知道還真是幸福。

蘇武、耕四郎、大師兄在這一刻腦海中同時浮現這樣的想法。

「索隆又來找揍了,快點把身體還給我,我去滿足他的慾望!」古伊娜說著容易令人誤解的話,嚷嚷著讓蘇武快點離開她的身體。

但是助手君這時又跳了出來,提醒道:「【系統請注意,如果現在放棄繼續接管古伊娜的身體,那麼古伊娜將會陷入長達半天的昏迷,請系統自行決定是否繼續執行命令。】」

「額。」

這就有點難辦了,本來古伊娜的父親和大師兄就對蘇武的異常起了疑心,如果現在他放棄接管讓古伊娜暈過去的話,不就印證了他們心中的猜忌,讓他們確認是妖刀和道一文字導致了古伊娜的異常,從而再度將劍神系統2333號封印!

「這可不行啊,怎麼說也是我的頭一個小弟,不能就這麼把它賣了。」蘇武打定主意要保住劍神系統2333號。

「抱歉,只能暫時委屈一下你了。」蘇武飽含歉意地對古伊娜說道,不待她回話便沖助手君下令道:「讓她先睡一會兒。」

「【Ojbk!】」

「素質!素質!文明一點!」

……

暫時解決了關於身體的糾紛,蘇武得面對眼前三……兩人的疑惑了。

「那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古伊娜。」耕四郎提了提眼鏡,臉上恢復了和善的笑容,但他的語氣卻透著不容置疑的意味。

「額,那妖刀好像被我馴服了。」蘇武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按照古伊娜原本的想法說下去了,畢竟現在她確實是馴(綁)服(定)了劍神系統2333號。

「哦,是嗎。」耕四郎眼中閃過一道光芒,身上浮現出名為父之威嚴的氣勢,笑道:

「那你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

正當蘇武以為要來一次家庭教育時,熱血笨蛋——索隆來攪局了。

「什麼,妖刀?!」只見他興奮地跑到蘇武面前,雙手按在腰間的刀上,滿臉透著戰意說道:「有了妖刀是不是說明你的實力又變強了?那正好,我今天也變強了,快點跟我來決鬥吧!」

索隆那興緻起來了就不看氣氛,不顧時間地點衝上來就找古伊娜決鬥的毛病又犯了。

而這本應是會讓古伊娜覺得頭疼的毛病,此刻在蘇武看來確實如此的可愛。

「只要以雷霆之勢打贏索隆這個笨蛋,就可以證明我確實是馴服了和道一文字吧!」

心動不如行動,蘇武的這個念頭還未落下,身體就已經站起來,沖著索隆傲然道:

「手下敗將,來迎接你的第2001次敗北吧!」

說著,蘇武便「撲通」一聲,乾淨利落的摔倒在地。

媽蛋,忘記剛才腳崴了。 ※

老三很亢奮。

從昨晚入睡前開始就很亢奮。

那雙眼睛里蹦出的精光讓老二都覺得不寒而慄:「老三,有話好好說,你今天是吃了什麼春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