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林昊這麼一說,急的差一點跳了起來。

「好了,萎哥我只是開個玩笑,不要那麼激動!」

林昊的一陣安撫,楊偉才穩定下來。

「萎哥我們是我兄弟,我也不允許他人辱你,記住你是我此生最好的兄弟!」

「好兄弟!」

兩人的手中緊緊握在一起,走向班級教室!

三年級二班!

這是林昊所在的班級,看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他是百感交集。

「咦那不是林昊嗎,他可是好長時間沒有來了!」

「還不是被苟勝給打的,唉。」

「苟勝,那可是校長的兒子,誰敢過問!」

「其實還不是林家的意思,要不是他們授意,誰敢動林昊,雖然落魄也是林家的公子呀!」

「誰說不是那,好了不要說了林昊來了,還有楊偉,被楊偉聽到就不好了。!」

林昊一站在門口就聽到同學們在一旁不斷的議論著,他都習慣了。

他笑了笑,「萎哥看來你是惡名遠揚呀,我可沒有少受到你庇佑呀!」

「嘿嘿!」楊偉只是撓頭笑了笑!

他可是一個渾人一般的人還真的不管和他硬剛。

林昊和楊偉兩個人都是差等生,兩人的座位都是在最後面,這都是一般的慣例,前面坐的都是好學生。

林昊早就習慣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和楊偉兩人開始聊了起來!

反正這裡又不是重點高中,學生散漫也是正常的,學校也習以為常,反正這是私立學校,你們只要拿錢,我們才不管呢!

「唉,日天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你可不要生氣呀?」楊偉臉色不好看,最終還是告訴林昊得了!

「萎哥,有什麼就說唄,咱們哥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林昊知道這一定和自己有關,那一定不是自己的家事,一定是在學校里的事情。

學校里挨揍就不用說了,如果說在學校還有自己什麼關心的那就是一個女孩子,李輕眉!

這個和林昊從小一起長大的女孩子,可謂是青梅竹馬。

林家發生巨變,林昊成為落魄公子,進入到這個私立三流高中,想不到李輕眉也在這裡。

在這樣三流高中之中,林昊戀愛了,正是這位李輕眉!

「萎哥,你想說的是李輕眉吧?」

楊偉點點頭,「日天她現在跟著苟勝了,你?」

苟勝?

聽到這個名字林昊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還是沒有改變!

前世的時候李輕眉就是跟著苟勝,而且他們還當面羞辱了自己一番!

當時李輕眉和苟勝的那點事情在學校鬧的沸沸揚揚的,還成為一段醜聞,

為此苟勝還揍了自己一頓,差點將自己打死。

仗著他爹是校長的關係,最後只配了一點錢,從此自己的腿拉下了毛病,成了跛子。

最讓林昊心痛的是李輕眉對自己的侮辱,給林昊造成了心靈巨大的創傷!

現在重生回來,這些事情還會發生嗎?

「咦,這不是林昊嗎,從醫院回來了,看來上回挨打還是不夠!」

這個時候走過來一個,頭上染的花花綠綠的傢伙,懷中摟著一個小太妹!

兩人煙圈濃重,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林昊知道這是縱慾過度的結果。

這兩人在這幾天看來沒有少做對人類繁衍生息有益的運動。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苟勝和李輕眉!

「苟勝你想幹什麼,上一次要不是你林昊能住院,還有你李輕眉林昊住院你去看過一次嗎?」

楊偉看到這對狗男女,氣不打一處來!

「你可不要胡說,我跟他可沒有任何關係,不要將我和一個廢物扯上關係,他住院我為什麼要去看他,我又不是他什麼人?」

李輕眉厭惡的看了一眼林昊!

真不知道自己眼光為什麼那麼差,會看上他。

本以為是林家公子,誰知道最後卻連乞丐都不如,真是晦氣!

還是苟勝,人家是校長的公子,有錢,而且運動姿勢也多,花樣百出,自己十分滿意!

哪像林昊,這麼久了,連碰自己都不敢碰。

不是廢物是什麼?

「好了寶貝不要生氣了,廢物而已,跟他生什麼氣,今晚我們再解鎖幾個姿勢,你看怎麼樣?」

苟勝一捏李輕眉的小嘴,得意的說道。

「你壞死了,這麼多人你居然說出來!」李輕眉一副害羞的樣子,但是怎麼看都像是搔首弄姿!

「怕什麼,誰又敢說什麼,林昊你看什麼看,老子的女人不是你能看的,知道嗎,再看老子饒不了你。」

麻痹!

我全程沒有說一句話好吧!

我也沒有跟你們計較,你們這是看我好欺負呀!

狗日的!

林昊站了起來,滿臉笑意的看著苟勝和李輕眉,然後伸手指著苟勝和李輕眉,最後大笑起來。

且不說楊偉和同學懵逼了,苟勝也懵逼了,這小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瘋了吧?

有可能,不然這是幹什麼?

「臭小子你笑什麼?」

林昊小的前俯後仰,良久笑得捂著肚子,看著苟勝:「我笑你呀!」

笑我?

苟勝更加懵逼了,笑我幹什麼?

我搶了你女朋友,不應該是和我笑,你感到羞辱嗎?

「我笑你撿了一隻破鞋,還這麼高興。」

什麼?

破鞋?

苟勝一聽這是說李輕眉呀,李輕眉更是大怒:「林昊你胡說什麼呀?」

「胡說?輕眉難道你忘記了,三口七肛十平方了嗎?」

三口七肛十平方?

李輕眉徹底的愣了,啥意思?

苟勝看了看李輕眉,再看向林昊:「小子什麼意思?」

「對呀,日天,這是什麼,我怎麼沒有聽說呢?」楊偉也眨著大眼睛,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同學們想必也想知道,今天我就不要臉了,將我個人的隱私公佈於眾,也讓咱們的苟勝同學知道一下,他撿了一隻什麼多麼破的鞋,接了多麼髒的盤子!」

林昊沒有理會苟勝和李輕眉能殺人的目光。

「當初呢,我是小說長的帥呆了,認識她三天,她就自願給我口,認識七天的時候就自願被肛,在干那事的時候,為了增加樂趣,不停的抽打她的臀部,因此在她的左右兩邊臀部還留下了各自十平方厘米的手印,你不知道我還拍了照,苟勝同學你要是喜歡,我可以將我珍藏的送你一份,不用感謝我,咱們還是戰友嗎?」

林昊得意的說道,「而且當時是在路邊的車上,那種感覺簡直是太刺激了,對了,忘記告訴你,她腹部有三顆紅痣,並排著,我將我們做那事的視頻已經發布到網上,如果感興趣你可以去網上下載,下載人數不少,這個視頻已經有一千多萬次下載了,雖然看不清楚臉,但是那三顆紅痣清晰可見,要鏈接,好,你聽好了,鏈接是www……」

林昊在一旁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同學們聽的那叫一個精彩,這林昊今天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居然膽子這麼大,敢和苟勝硬剛。

這邊苟勝還沒有說什麼,楊偉更是神補刀,直接打開林昊說的那個網址:「我靠,這肚臍上還真有三顆紅痣,難不成真的是?」

嗯?

苟勝心裡一咯噔,不會吧!

李輕眉那裡還真有三顆並列的紅痣,如果真如林昊說的,自己確實是一個接盤俠,還接了一個臟盤子。

「不是我,林昊你再胡說,我撕了你的嘴!」李輕眉臉色鐵青。

「輕眉妹妹,雖然你現在跟我苟勝,但我們畢竟曾經有一段美好的回憶,放心我會讓大家都欣賞的,你看你多受歡迎,你若下海,我必下載。」

噗!

有人直接就噴了。

你若下海,我比下載,你恨呀。

林昊在這邊搖頭晃腦,嘴裡還念念有詞:

我很忙,常和輕眉去開房,撩妹解鎖美名揚。三天口,七天肛,左右屁股十平方。

小肚皮,毛髮長,害怕真愛會受傷。小輕眉,舌技強,口水沾濕巨擘上。

朗格里格朗!」

我靠,這還現場唱起來了。

「苟勝兄來一起唱呀,恭喜你這個大大的接盤俠了。」

你,我,噗。

苟勝忍不住直接噴出來一口鮮血! 花開一季,花落千年 「苟勝兄弟,不要這麼高興,你女朋友被大家欣賞,這說明她美麗大方,能夠吸引人,別人根本比不了,身為戰友我都為你感到高興!」

噗!

又是戰友!

這樣的戰友我也想當,不知道歡迎不!

「你?」

苟勝臉色鐵青,拳頭緊握!

「啪!」一巴掌打在李輕眉的臉上,「你個臭婊子!」

如果說林昊沒有碰過她,又怎麼知道哪裡有三顆紅痣,如果不是她小電影裡面三顆紅痣到底怎麼回事?

雖然沒有露臉,但是那人間兇器自己認識呀!

怪不得第一次的時候那裡鬆鬆垮垮的,都能開航空母艦了,自己不知道是撿了一個幾手的!

還三口七肛十平方,泥煤的!

「嘭!」苟勝一腳踢在李輕眉的肚子上,「你麻痹的,連個雞都不如,老子打死你!」

「你敢打老娘,你還有資格打老娘,就你那東西小的跟牙籤似的,老娘不滿足,你還有臉說。

你跟的那些錢,還不夠老娘賣幾件衣服的,老娘不出去賺錢外快。

我不嫌棄你的牙籤就算了,你還敢打我。」

哦,原來如此!

明白了,感情這苟勝這傢伙的那活小的跟牙籤似的,怪不得人家李輕眉要出去胡搞了。

「呀,原來自己沒有本事,怪不得人家出去偷吃,真是男人的可悲!」

楊偉煞有介事的說道,聲音不大,整個班級都能聽到。

有些男同學聽到會心一笑,而女生真是滿臉通紅。

這些事情能當面說出來嘛!

苟勝這一次真的氣暈了,活生生的氣暈了。

頭頂一個綠油油的草原,誰能受得了!

而且更可恨的是,林昊將那些東西發到網上,兩千萬人次的下載,堪稱***了!

這還倒罷了,自己小的事情,也被李輕眉給抖出來了,誰能受了!

心智再怎麼堅強也受不了,他把自己給氣暈了。

李輕眉的心裡素質倒是很過關,居然還能直挺挺的站著。

「林昊,你個混蛋,老娘跟你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