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早點趕到玄陰城,晚上秦峰也沒有在平原休息,只讓黑風馬稍微歇息一會兒,吃點草料后,就連夜趕路,夜晚行路,速度要比白天稍微慢點,半夜時分還遇到狼群,不過在秦峰用劍罡開路后,黑風馬衝過狼群,狼群的頭狼也只能望馬興嘆了。

天亮時分,已經能遠遠的看見一座巨城出現在平原的邊際了,秦峰停下馬來,讓黑風馬稍作休息,自己也盤坐在一旁,修鍊了一會兒乾坤心法,調整好自身狀態,掃除一路的疲色。然後,再次上馬後直奔玄陰城而去。 玄陰城是由一個女子幫派管理著的,這個幫派的幫主,名叫司徒雨晴。據說,原本是天丹宗大長老司徒耀的小女兒。自家老爹是堂堂天丹宗的大長老,按理說,應該向煉丹方向發展的,怎奈,司徒雨晴從小對煉丹毫無興趣,覺得煉丹枯燥無味且沒有大用處,自己需要丹藥可以讓家裡人煉,不愁沒有好的丹藥用。於是,小小的年紀,就開始拒絕背誦枯燥無味的丹書草經。一心修鍊武學,小小年紀,雖然煉丹方便一無是處,但家傳的內修心法,卻進步神速,遠遠的甩開自己的同輩。

司徒耀見自己的幼女,不喜煉丹,但在修鍊方面表現出超強天賦。便大力支持司徒雨晴,丹藥方面自己親自煉製,都用最好的;並且時常還請些修鍊高手的朋友,指點司徒雨晴的武學。在司徒耀的支持下,司徒雨晴的修鍊進度更是突飛猛進,二十八歲時便突破到內氣大成修為。內氣修為大成后,想要再進一步就很困難了,司徒雨晴便沒有興趣再刻苦修鍊了,便想起創建一個幫派來。

於是,成立了天女幫,自任幫主,招攬一些修鍊方面有天賦的女子加入幫派,自己再從家裡拿出丹藥,幫助這些女子突破修為,短短兩年時間,天女幫便成了氣候,雖然幫中整體實力還不夠強,但幫主本人卻是內氣大成的修為,七門十二幫中,內氣大成的武者總共也就三五個,大多數門主,幫主都是卡在內氣大成的門檻邊上。於是,天女幫便取代了原本的白沙幫,掌控玄陰城,幫主司徒雨晴擔任玄陰城的城主。

牽著黑風馬,看著玄陰城城門旁邊張貼的,天女幫招收有修鍊天賦女子的公告,和一張歡迎修為高深的修鍊者,前來天女幫切磋武學的通告。秦峰不禁想起從趙康那聽來的,有關司徒雨晴的一些趣聞軼事。執掌玄陰城五年以來,司徒雨晴幾乎每隔段時間,就能找到一兩個天賦上佳的女子修鍊者,所以,如今的天女幫可謂是人才濟濟,司徒雨晴的個人威望也日益提高。

不過令家裡人煩惱的是,現今三十五歲的司徒雨晴,依然還未找到合適的人家。家裡四處拜託朋友推薦合適的人選,可惜效果甚微。司徒雨晴的眼光不是一般的高,也是,自身修為高深,加上又執掌一幫一城,一般的男人,是入不了姑娘的法眼的,雖然一些天賦奇佳,修鍊上達到或者超過司徒雨晴的天才人物也不少,只是也因各種原因,相互看不上眼,有些是姑娘嫌棄人家相貌身材的,有些嫌棄姑娘過於強勢。總之,高不成低不就,司徒雨晴的婚姻大事,就成了家人的一塊心病。

但司徒雨晴本人卻不怎麼在乎,該幹嘛還幹嘛,不斷尋找天賦好的女子培養,為天女幫的增強實力,自己也偶爾找些同等修為,或者修為比自己略高的江湖朋友切磋挑戰,姑娘是鐵了心的以自己個人實力和事業為主了。

走入玄陰城內,秦峰按照趙康所說的方位,找到了天煉宗下屬的兵器坊——天煉坊。秦峰來的太早了,整個天煉坊都沒什麼人,只有一個青年夥計在院子里打掃。青年夥計看著一個高大魁梧的少年,牽著背著兵器行李的黑風馬走進天煉坊,瞄了一眼掛著馬背上的銀精長刀,瓮聲瓮氣的說:「要購買兵器請入內,馬匹先栓在那邊。」用手指了指院子里的一個專門用來拴馬的角落。

「請問你們是否也幫人打造兵器。」秦峰連忙開口。

「打造兵器要和掌柜的談,請隨我到後院,馬匹上有貴重的物品還請自己攜帶。」

秦峰聽完,先把黑風馬拴在院子的角落。先把行李中的錢袋放在腰間,然後拿下銀精長刀和銅精劍,再拿起裝有九葉靈芝果等比較貴重藥材的布包,跟隨青年夥計,穿過擺放著各種兵器的廳堂,去後院見掌柜的。

到了後院,把秦峰介紹給掌柜的,青年夥計就轉身回前院去了。掌柜的是個相貌威嚴的高大中年人,看著秦峰左手提著丈二長刀,右手拿著三尺長劍,腰間鼓鼓的,還掛著把尺長短劍,肩上還有個布包,整個顯得有點,怎麼說呢,怪異,好在少年相貌不凡,身高也不低,一米八五的身高,站在一米九的自己面前也不顯得多矮很多。

打量著秦峰,掌柜的按下心中好奇開口道:「看小友架勢,是要用手中的刀劍作為材料打造兵器吧,不知你要打造什麼樣的兵器?」

秦峰看著高大的掌柜,微微一禮道:「前輩慧眼,我想打造三寸長的短劍,不需要劍鞘,材料就是這刀和劍,能打多少把就是多少把。」秦峰原本想,再打造一把三尺長的銀精長劍的,後來想想,腰間的那把尺長的銀精短劍用起來也挺順手。至於,全部打造三寸長的短劍,秦峰是想用來作為遠距離的攻擊手段的,畢竟自己現在劍罡的距離還不夠遠,有了這些短劍,再遇到類似綠水河中的情況,自己可以用短劍來攻擊。

「哦,這把銅精長劍也就罷了,這銀精長刀,全部打造三寸長的短劍,有些可惜了,不準備打造把長劍?」看了看秦峰手中的刀劍,掌柜的再次開口問道。

「不用,都打造短劍吧,費用怎麼算?」秦峰問道。

「費用有兩種方式:一是,你另外付錢,二是,用這把長刀的四分之一的銀精作為報酬,我再附贈給你一條專門用來放置短劍的獸皮腰帶。」

秦峰略一思索,就決定用第二種方式付給掌柜的報酬,當下便與掌柜的約定好三天後的下午前來取兵器,拿著掌柜的開好的憑證出了後院,和青年夥計打了聲招呼,走到拴著黑風馬的角落,整理好行李包裹后,就牽著黑風馬走出了天煉坊。

出了天煉坊后,秦峰就近找了家客棧住下來,在客房裡稍作休息后,看著裝滿藥材的大小布包,秦峰決定,出去逛逛,看看有沒有大的煉丹坊,先把丹藥煉出來,尤其是益壽丹,煉製出來,也可以送一份給師傅老向作為見面禮。

只不過益壽丹,自己現在煉不了,需要請煉丹大師幫忙,這樣,自己就可以再次旁觀觀摩學習下。上次白如霜在煉製益壽丹時,自己只顧著控制火候了,沒時間觀察煉丹手法。心知這個也可能不太容易,畢竟煉丹大師的性情不一,別人未必會讓自己觀摩的。不管怎樣,先找到能煉製益壽丹的丹師再說,少年不再多想,就立即出門。 玄陰城是和烈陽城同等級的城池,城內人口眾多,各種商鋪產業也數不勝數。秦峰出了客棧后,沿著街道,找到事前打聽好的,天丹宗的下屬丹坊。可能是因為玄陰城是由天女幫掌控,加上天女幫的幫主司徒雨晴,本就是出自天丹宗的原因,丹坊的客戶以女子修鍊者居多,連丹坊的櫃檯夥計,也是個年約三十的貌美女子。

秦峰走進丹坊后,看見三三兩兩的年輕女子在挑選丹藥,一旁的貌美女子不時介紹丹藥的特點,男子修鍊者一個都沒看到。少年一時有點扭捏,自己還從沒遇到過這麼多陌生女子在一起。那些女子修鍊者,看著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相貌清秀俊逸的少年走進丹坊,一個個都好奇的打量起來,個別女子還不時的點評一下少年的樣貌,這下秦峰就更加有點不好意思了,差點落荒而逃。好在貌美的女子夥計,前來解圍,走過來詢問秦峰需要購買什麼樣的丹藥。

秦峰定了定神,組織一下語言,開口說:「這位姐姐,我想見見你們煉丹師,想請他幫助煉製一種丹藥,不知可否方便。」

「這樣啊,不知你想煉製什麼丹藥,一般的丹藥,我們這都有現成的丹藥出售的。」貌美女子,心下有點好奇,開口問道。

「我想煉製益壽丹。」秦峰答道。一旁的那些女子修鍊者,聽說秦峰要煉製的是益壽丹,有點驚訝,一個個更加好奇的看著少年。

「益壽丹,這種丹藥我們還真沒有,益壽丹的藥材不好尋找,我們丹坊應該也沒有煉製的藥材,你可以去其他丹坊看看。」貌美女子見秦峰需要的是益壽丹,心下想,益壽丹那是那麼容易得到的,這種增加人壽命的丹藥,基本不會拿來出售的。

「我自備藥材,只想請你們的煉丹大師幫助煉製,並容許我在一旁觀摩。」少年神色不變,淡定開口。一旁的鶯鶯燕燕對少年更加好奇起來,更有性格開朗膽大的,追問少年怎麼會有這麼珍貴的藥材,那可是益壽丹啊,一幫人只聽過,從沒見過,現在聽說秦峰有煉製益壽丹的藥材,看起少年的眼神有點火熱起來。

「哦,這個我需要去問問丹師,你先等等。」貌美女子說完,打招呼讓一幫女子修鍊者自己先看看。然後蹬蹬的上了二樓。

「你也是修鍊者嗎,現在什麼修為啊?」,

「小弟弟,看著你年齡挺小,今年多大了?」

「你為什麼要煉製益壽丹啊,又是怎麼找到益壽丹的藥材啊?」

見貌美女子上樓,本來在挑選丹藥的女子修鍊者圍上秦峰,一個個的開口發問。弄得秦峰一時手足無措,不知怎麼開口回答這些問題,只好紅著臉說自己無意中尋找到的。好在沒等一會兒,貌美女子和另外一位年長女子下樓來請秦峰上樓,說丹師要面談。

秦峰隨著年長女子來到二樓客廳,見著一個約莫三十五六年紀的女子煉丹師,兩人見面落座后,女子煉丹師,就開口問道:「聽說你有益壽丹的藥材?」問完,眼神期待的盯著秦峰,在得到秦峰肯定回答后,又說:「你這藥材是否出售,我可以給你個好價錢。」

見女子煉丹師,沒有直接商談煉製丹藥的問題,反而問自己是否出售藥材,秦峰當下意識到益壽丹藥材的珍貴,自己當初看見白如霜煉製過益壽丹,後來在常青山脈可以說沒怎麼費勁,就找齊了煉製益壽丹的藥材,便沒當回事,以為益壽丹藥材也不是那麼難找。現在看來,益壽丹的價值遠超自己想像的。於是,便開口:「藥材不賣,我煉製益壽丹有用。」說完想了想又接著說:「我是當初在烈陽城,也是天丹宗的下屬丹坊看到丹師煉製,才知道益壽丹的,後來向丹師要了張丹方,一路尋找才籌齊煉製益壽丹的藥材的。」

「哦,你可知那丹師姓名?」女子煉丹師,見秦峰說起烈陽城的事,心下也好奇之餘也有點驚訝,煉丹大師一般眼光都高,一般的人入不了眼,這少年能隨口要來益壽丹的丹方,看來也不簡單。

「白如霜,白丹師,不知您是否認識?」

「哦,原來是白師妹啊,認識,認識,當然認識,白師妹可是我們天丹宗的煉丹天才啊,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女子煉丹師聽說是白如霜,更加高看起少年來。畢竟自己的這個師妹,不僅家世背景好,自身煉丹天賦也高,她能夠看得起的人都不是一般的天才。

於是,秦峰便大致敘說了一下自己幫白如霜煉製益壽丹的經過,以及自己在常青山脈搜集益壽丹的過程。

「你這運氣真不是一般的好啊,益壽丹的主葯九葉靈芝果可不是那麼好找到的,不然益壽丹也不會那麼少見了。」女子煉丹師,感嘆一下,接著說:「我叫柳如絮,若不嫌棄,你可以叫我一聲姐姐。」

秦峰聽完,忙報上自己的姓名,便口稱柳姐姐。

柳如絮顯然很滿意秦峰的態度,當下笑顏如花,不斷各種誇讚秦峰起來,並說自己要是真有個,像秦峰這樣的弟弟就好。一番誇讚后,就進入了正題。柳如絮認真的對秦峰說道:「不瞞小弟,益壽丹雖煉製不難,但藥材卻很難找到,所以其價值,比你想象的要高很多,姐姐厚顏向你請求,丹藥煉製成功后,可否送一份丹藥給姐姐作為報酬,你還有什麼請求一邊提出,我盡全力滿足你。」說完一臉期待的盯著秦峰。

一份丹藥就是十二顆,當初白如霜失敗三次后,成功煉製了約二十七顆,也不知道這位姐姐煉丹水平怎麼樣,不然,這一下子就差不多要走了一半,秦峰心下想到。

柳如絮見秦峰低頭思索,沒有回應自己,心思一轉意識到問題所在,笑道:「姐姐雖然煉丹天賦不如白師妹,但好歹比白師妹虛長七八歲,煉丹成功率上不會低於白師妹的,加上弟弟你又有幫助白師妹控制火候的經驗,咱們姐弟聯手,肯定能煉製不少顆丹藥的,這樣,要是低於三十顆,姐姐一顆都不要。」

見柳如絮這樣說,秦峰當下點頭答應,順便提出煉丹成功后,請柳如絮多多指點自己煉丹手法,以及借用丹房煉製其他丹藥的請求,柳如絮自然爽快的答應。

自從早晨來到玄陰城,先後去天煉坊,尋找客棧,再到這丹坊一番交談下來,一上午的時間就過去了。於是,秦峰與柳如絮約定,午飯後帶著藥材過來。柳如絮原本要留秦峰在丹坊用餐的,被秦峰推辭了。

走下二樓時,下面的那一群挑選丹藥的女子已經不見了,秦峰和貌美女子打聲招呼便走出丹坊。路上找了家飯莊,坐下來,一邊享受美食,一邊聽聽周圍食客講些趣聞軼事。很快一桌子飯菜便被一掃而光,連日來不斷趕路,少年一直沒有好好的吃一頓,來到這玄陰城,眼看一切順利,不美美的享受下,都對不起自己。

吃完飯回到客棧后,稍作休息,秦峰便拿起一大一小兩個裝滿藥材的布包,又趕往丹坊,打了聲招呼,直接上了二樓客廳。來到二樓客廳,意外的看見柳如絮,和另外一個年齡相仿的英氣逼人的女子交談甚歡。兩人見秦峰到來,停下談話,英氣逼人的女子略帶好奇的,打量了下少年。一旁的柳如絮連忙起身笑著說:「秦小弟來了,這是我同門師姐,剛才還說到你,你就到了,藥材都帶來了吧。」

秦峰點頭,把較大的布包隨手放在地上,然後,把小布包拿到桌上打開,露出早已準備好的煉製益壽丹的所有藥材。

柳如絮連忙上前查看,看了一會兒,拿出那株長有六枚紅色果實的九葉靈芝草,對著兩人說:「果然是九葉靈芝果,看著樣子,該有六百年了,小弟弟你的運氣真好。」怕秦峰不懂,接著解釋道:「九葉靈芝草,每隔一百年就會多結出一顆果實,你這株有六顆果實,所以有六百年了。難得這麼多年沒被人發現,看來有時間,我也要去常青山脈尋找一下。」

秦峰一想,確實,當初自己發現這株九葉靈芝草也是偶然,這株九葉靈芝草生長在山崖的岩石草叢之間,的確很難被人發現。自己要不是視力超強,也許也發現不了。當下連說:「運氣,運氣,柳姐姐我們什麼時候開始煉丹。」

「呵呵,看來秦小弟也是個急性子,地上那個大的布包也都是草藥?」說完看了看布包。一旁的英氣逼人的女子也看向地上的布包。

走上前,打開布包說:「是的,都是在常青山脈挖掘採摘的,這一包的藥材要普通點。」 愛情如影隨形 說完,秦峰示意兩人自己看。

柳如絮也不客氣的上前查看起來,沒一會兒就拿出粗大的地精和首烏放在地上,還有一些藥材堆了一堆,然後開口笑道:「小弟弟可真是財大氣粗啊,這些藥材可一點都不普通啊,你看這地精首烏該有三四百年了,還有這朱顏草,青玉果,紫金草,靛藍花,七色草看著年份都不低啊,我的秦小弟,你該不是把常青山脈好一點的藥材都挖走了吧。」

秦峰連忙否認,說自己只是在中途休息時,以休息地為範圍在周邊尋找的,也許是自己運氣好,或者常青山脈的藥材比較多。

兩個女子都好奇的大量著秦峰,還是柳如絮開口道:「常青山脈藥材的確比較多,每年去採藥的也有不少,但像你這樣隨隨便便,就採到這麼多上好的藥材,一個都沒有,尤其還發現了,一株六百年的九葉靈芝果。看來,小弟你也是有大氣運的人,不過常青山脈範圍太大,你走的哪條路線啊?」

秦峰聽完,說起自己的大致行進路線,還大致說了下綠水河上的遭遇。柳如絮聽完便指出,秦小弟你這是誤打誤撞了,原來綠水河的上游和下游都有供行人通往的橋樑和渡口,你當時只要再往上走個四五十里就會發現的。至於秦小弟過的那段河流,因為前方的山路難行,可以說是基本沒有路,加上水中名叫鐵甲銀齒的怪魚,所以沒有修建橋樑和渡口。

秦峰一聽才豁然開朗,自己一路行來,都是憑直覺走直線的,遇到不好走的山路,便用劍罡開道,沒想到走岔了。

「這麼些藥材,小弟你都準備拿來自己煉製丹藥?冒昧的問下,小弟你現在煉製丹藥的成功率怎樣,這些藥材,都是高級藥材中難得一見的,煉製出的高級丹藥,品質也會極高。」柳如絮接著詢問秦峰。

「這個,我現在高級丹藥只有六成的成功率。」說完秦峰還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一旁的兩人聽完,心中驚訝了一下,以秦峰的年齡,達到這個程度實屬難得。一旁的英氣女子第一次開口說話:「看你歲數不大,有這個煉丹成就,說明你煉丹天賦極佳,不知你師從何人,有沒有興趣加入天丹宗,我把你推薦給煉丹宗師。」

「這位女俠,恩,這位姐姐,我從小跟師傅學習的,不過,煉丹只是我的業餘愛好,我主要是修鍊武道的,再說我已經有師傅了,所以謝謝姐姐了。」

「哦,那有點可惜你的煉丹天賦了。」英氣女子說完沒再多說。

一旁的柳如絮開口:「不管怎樣,小弟你的煉丹天賦的確上佳,不過以六成的成功率,來煉製這些藥材有點浪費了,你看這樣可行,你的目的是拿藥材練手,我另外拿些藥材給你煉丹,你的這些藥材我煉,煉成的丹藥給你七成,你還可以在一旁觀看學習。」

秦峰聽完就開口答應並感謝柳如絮,少年知道,柳如絮並不是貪圖小便宜,實在是對於煉丹大師來說,不忍心看著好的藥材被浪費,再說,自己煉也就六成的成功率,柳如絮不僅給自己七成的丹藥,還另外拿出藥材供自己練手,並且指導指導自己煉丹,這已經算是厚愛了,自己沒理由不答應。

一切商定完后,三人便走進煉丹室準備煉製益壽丹,英氣女子說自己旁觀兩人煉丹,讓兩人不用管自己。 柳如絮的煉丹室,和烈陽城白如霜的煉丹室建造的基本一樣,柳如絮先把益壽丹的藥材分成三份,藥材的量逐份增加,第一份只放有一枚九葉靈芝果,第二份兩枚,第三份三枚。估計第一份也是拿來嘗試一下的,畢竟柳如絮以前雖然煉製過同等級的丹藥,但沒煉過益壽丹,所以頭一爐還是小心點好。分好藥材好,柳如絮又和秦峰交流了一下煉丹過程,秦峰也詳細描敘了當時自己怎麼配合白如霜煉丹的過程。

一切準備就緒后,兩人就投入了緊張的煉丹過程中,有了上次的經驗,秦峰這次用內氣操縱起石炭火來得心應手,隨著柳如絮不斷發出的指令,完美的控制著丹鼎中的火力熱量,柳如絮也神情認真的,時刻盯著丹鼎內的藥材變化,不斷分離雜質,提純藥性,再不斷的把各種藥性的糊狀物柔和,再進行提純,不斷變換煉丹手法。由於第一爐的藥材分量少,所以半個時辰后,就成功煉製了十五枚丹藥,柳如絮用內氣捲起丹藥,小心的放入準備好的玉瓶。

收好丹藥后,柳如絮稱讚了一下秦峰的完美控火節湊,提出先休息片刻,調整一下狀態,再接續煉製第二爐。秦峰沒反對,坐下來仔細回憶剛才柳如絮的煉丹手法。一刻鐘后,兩人繼續煉製丹藥,第二爐的分量是第一爐的兩倍,煉丹時間卻是第一爐的三倍時間,前後整整一個半時辰才成丹,和上次白如霜煉丹的時間差不多,不過成丹量卻多了四顆,達到三十一顆。這次的煉丹時間長,所以兩人休息的時間也長了不少。

秦峰盤坐一旁打坐調息時,英氣女子吃驚的打量著少年,連續一個半時辰的內氣輸出,少年竟然沒有藉助任何丹藥輔助,看來之前少年說自己主要修鍊武道,煉丹只是業餘愛好不是隨口吹牛的,這樣看來,少年的武道天賦,更要強於丹道天賦,甚至少年的武道天賦比自己都要強不少。也不知道這少年的師傅是何許樣人,有這樣的徒弟,做夢都會笑吧。

這次兩人足足休息了半個時辰,才開始煉製第三爐,煉製之前,柳如絮拿出一瓶回氣丹遞給秦峰,說第三爐的時間比第二爐還要長很多,內氣支撐不住時就用回氣丹補充,千萬別逞強。顯然柳如絮也沒料到,少年中途竟然沒有用丹藥輔助內氣輸出,還以為是少年手上沒有回氣丹,所以拿出一瓶遞給秦峰,免得待會兒會煉丹時出現內氣不足,導致控制不好火候。

秦峰點頭沒有說話,兩人繼續第三爐的煉製,由於有前面兩爐的經驗,第三爐柳如絮要顯得輕鬆點,一邊變換不同的煉丹手法調控著丹鼎內的藥材,一邊還有時間打量下控火的少年,發現秦峰不僅控火手法非常熟練和完美,而且內氣修為也異常精深。

整整近兩個半時辰,第三爐益壽丹煉製成功,秦峰依然沒有藉助回氣丹,內氣輸出也平穩不亂,只是在煉製結束時,臉上露出些許疲憊之色。好精深的內氣修為,自己在煉製第三爐時,都出現了內氣不足的情況,不得不服下一枚回氣丹,這少年竟然從始至終都沒有用丹藥,豈不是少年的內氣修為都超過了自己,自己多大年齡,這少年才多大,柳如絮吃驚的想到。

第三爐丹藥總共有四十九顆,看著均勻分佈在直徑約五十公分的丹鼎底部的丹藥,柳如絮收起心思,轉身又找了幾個玉瓶,用內氣捲起丹藥分別裝入。丹藥煉製的出奇的成功,比之前自己預想的數量要多的多。

在看到藥材之前,柳如絮覺得最多只能煉製出四份益壽丹,也就是四十八顆就不錯了。所以才向秦峰要求自己要一份的,看到藥材后,知道是六百年的九葉靈芝果,並且其他的輔助藥材年份都不低,柳如絮覺得不出意外,至少能煉製六七十顆。

最後,沒想到秦峰控火手法幾乎完美且內氣修為精深,始終平穩的操控著石炭火,使自己超水平的煉製出了九十五顆益壽丹。這可是益壽丹啊,九十五顆,差一顆就是八份的丹藥量。想到這,不僅後悔剛才沒控制好,不然再多一顆剛好湊成八份就完美了。

別看最後一份只少一顆,差別可不小,為山九仞,功歸一簣。煉丹也好,修鍊也好,差一顆,差一步,往往就是天差地別。想了想又搖了搖頭,已經不少了,平常一份益壽丹都不太容易得到,再說丹藥又不是自己的,想到這,不知怎麼的情緒有點低落了。

眼見著自己親手煉製的益壽丹不是自己的,這種心情還真是有點難過,至於用點方法貪墨下來,柳如絮倒是想都沒想,畢竟煉丹大師的操守還是有的,再說,少年看起來也不是一般的人。沒必要這樣鬧得不愉快,平白與一個前途遠大的少年結仇。

收起胡亂心思想法,柳如絮將煉製好的,八十三顆益壽丹遞給秦峰,笑著說:「弟弟,這些給你,剩下的十二顆按事先說好的,姐姐可就自己拿著了。」

秦峰接過七個裝有益壽丹的玉瓶,想了想又拿出一瓶來,遞給柳如絮說道:「多虧姐姐出手煉製,我才能得到益壽丹,再說,本來就要付給姐姐報酬的,這一瓶也送給姐姐,姐姐也莫要推辭,後面還要向姐姐多多請教煉丹手法及經驗。」

柳如絮楞了一下,顯然沒想到少年還挺大方的,開口笑道:「既然弟弟饋贈,姐姐我就厚顏收下了,弟弟在煉丹方面有什麼疑惑,儘管提出來,姐姐一定盡心儘力為你解答。」接過玉瓶小心收好。

「你這益壽丹出售嗎?若出售,我可以花大價錢購買。」一旁的英氣女子這時開口問道。

柳如絮見了,連忙對秦峰說:「弟弟,忘了給你介紹,這位,就是我們玄陰城的城主,也是我的同門師姐,司徒雨晴。」

原來,上午那幾個挑選丹藥的女子,都是天女幫的成員。回去后,一群女子嘰嘰喳喳的討論著,少年是否真有益壽丹的藥材。被司徒雨晴聽見后,便追問怎麼回事。在了解到上午丹坊發生的事情后,司徒雨晴午後便來到丹坊一探究。如果,少年真有益壽丹的藥材,那麼自己的師妹煉製成功后,看看是否能購買一些送給家人朋友,雖然自己的父親也曾煉製過並且擁有過益壽丹,但這種丹藥沒人會嫌少。

等到秦拿著藥材出現,並表現出驚人的修鍊天賦和煉丹天賦后,心中驚訝不已。其實這個時候,司徒雨晴對少年的興趣,要大於益壽丹的。當然,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興趣,少年還太小。純粹是天才之間的那種興趣,想知道少年是怎麼修鍊的,又是什麼人教導出來的。

「哦,原來是城主當前,在下秦峰,見過城主。」秦峰聽說這女子就是,鼎鼎大名的天女幫幫主司徒雨晴,連忙見禮,稍作思索后,接著說:「這些益壽丹,是需要送給我師父及父母家人的,沒打算出售的。」

秦峰心下想,師父老向一份,自家父母各一份,這就三份了,至於自己還小,幾個兄長年齡也不大,暫時用不上。益壽丹完整的只有五份,還有一份缺一枚,這樣只剩下兩份完整的益壽丹了,說不定進入天劍宗后,一些與師傅關係好的師伯師叔有需要的,所以這兩份益壽丹秦峰想留下備用的。司徒雨晴雖然名聲鼎盛,但自己和她也沒什麼交情,再說自己也沒必要討好她。

「哦,既然這樣,那就算了。」見少年不卑不亢的回答,司徒雨晴心中也不惱怒,畢竟益壽丹這類的丹藥,沒人會嫌多,自己也是聽說出現了益壽丹的藥材,才過來看看,有機會就購買下來好以後送人情嗎。既然少年不願出售,自己也沒必要強求,再說,柳如絮手上有兩份,應該可以勻出一份給自己。

一旁的柳如絮見秦峰不願出售手中的益壽丹,雖心中也能理解,但也怕秦峰得罪了自己的師姐。於是,開口對秦峰說道:「秦小弟你不是有一份益壽丹還缺一顆嗎,你留著用處不大,不如將這瓶低價出售給我師姐,師姐家學淵源,應該能補上一顆的。」說完后還看了看司徒雨晴。見司徒雨晴微微點頭,又接著對秦峰說:「秦小弟,你不是對丹術感興趣嗎,師姐的父親可是天丹宗的大長老,結交好師姐,今後你丹術上有什麼疑問不愁找不到人詢問的。」

秦峰聽柳如絮說的有道理,當下便拿出裝有十一顆益壽丹的玉瓶,答應交易。司徒雨晴也不願佔少年便宜,益壽丹以往在市面上,可謂是千金難求,偶爾出現在拍賣會上,都以不低於三千個金精貨幣出售。自己的父親身為天丹宗的大長老,手上肯定有零散一兩顆的,當下便出價三千個金精貨幣。

秦峰一聽這個價格,心中不禁哆嗦了一下,自己上次打生打死,加上自己原本的貨幣,還不到兩百個金精貨幣,再加上銀精長刀,最多也就兩百多個金精貨幣,這司徒雨晴一開口就是三千個金精貨幣,看來自己還真是個窮人啊,不過摸摸口袋中的五個玉瓶心中踏實起來,這可是一萬多個金精貨幣啊。

柳如絮見見秦峰聽完價格后明顯愣了一下,當下便說:「秦小弟,我師姐這可是幾乎用最高的價格,買下你份這缺少了一顆的益壽丹的,說明我師姐很看好你哦。」說完又給秦峰大致說了下,一份完整益壽丹的具體價格情況。

秦峰聽完,心知自己是佔了司徒雨晴的便宜。少了一顆的這份益壽丹,雖然依然很搶手,但價格上要低很多的。於是,便真誠的上前,拱手感謝。

司徒雨晴很乾脆的拿出三張,用金精材料打造的寬約一寸,長三寸的薄薄的金精片。每張金精薄片,兩面都印有精美圖案,其中一面上還印有一千的字樣。然後,對秦峰說這是通用的金精貨幣本票,每張一千,三張三千,到任意一家錢莊都可以兌換金精貨幣,當然也可以直接拿來交易購買物品。

秦峰忙遞過玉瓶,然後接過金精貨幣本票,打量了一眼,顯然,這是為方便攜帶設計的,金精貨幣上不僅有字樣還有些圖案,很是精美,秦峰第一次看見這種金精貨幣本票,有點愛不釋手。翻來複出看來一會兒才放入口袋。

兩人見少年愛不釋手的反覆打量這金精貨幣本票,心知少年可能是來自偏遠地方,或者家境貧寒。不然,不會沒有見過這種貨幣本票,有這種欣喜表現的,當下更是好奇少年來自哪裡?師傅是誰了?

其實兩人哪知,秦峰從小就忙於修鍊,煉丹,對於世間很多事物都不是很了解,在家的待的一段時間,也基本用不上什麼錢,何況,這種利於攜帶的大額貨幣本票。銅精貨幣相當於零散錢財,很少用來大額交易,市面上沒有銅精本票。所以,出行時,家裡也是準備的零散貨幣,沒有準備大額的貨幣本票。

「我看你一身內氣修為極是精深,恐怕至少打通了三百一十處竅穴了吧,以你的年齡來說可謂是天才中的天才,不知可否相告你的師門出處?」司徒雨晴怕秦峰誤解,接著又說:「我沒有惡意,只是好奇,你是我見過的天賦最好的,有機會你也可以來我天女幫切磋一下武學,相互學習進步。」

秦峰見司徒雨晴言語誠懇,加上剛才交易益壽丹時,對方表現大氣,便大致敘說一下自己的過往經歷。說著說著,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原來一下午一直煉丹,又交談一番,早就過了晚飯時間了,少年先前心神緊張一直沒覺得餓,這下放鬆下來,當即五臟廟就抗議了。

兩女不覺莞爾,當下一邊讓人趕緊去準備吃食,一邊讓秦峰做下慢慢聊,等吃過飯再回去。少年也沒推辭,畢竟現在估計很晚了,自己再出去找吃的也不方便,加上實在是餓了。

三人又說了會兒,就有人端來一桌子飯菜,柳如絮便說邊吃邊聊,十七歲的少年,沒覺得不好意思,一陣風捲殘雲,吃了個大半,話都沒說幾句,看得兩女又一陣竊笑。秦峰吃的差不多了后,兩女也放下筷子,叫人收拾一下,便繼續聽秦峰講過往經歷。少年也不太善於言辭,零零散散的終於說完了自己的經歷,這還是頭一次說了這麼話,說完暗吁一口氣。

「原來你是向天成,向長老的弟子,又自小被他教導,加上你自身天賦,難怪你有今日成就。」司徒雨晴當然聽過向天成的大名,畢竟那是天劍宗宗主的師弟,自身也是修鍊天才,很早就內氣大成,聽說因和自家師兄有點矛盾,就消失了十幾年,沒想到一直在偏遠的山頂教導秦峰。

按下心思,司徒雨晴接著說:「這麼說你是要去天劍宗找你師傅了,本來還想把你引薦到天丹宗門下的,看來沒機會了,不過隨時歡迎你來我天女幫做客,以後煉丹上有什麼柳師妹也解決不了的問題,也可以告訴我,我會帶你向我父親詢問的。」

秦峰當即起身感謝司徒雨晴,隨後,又與柳如絮約定明天再來學習煉丹,便向兩女告辭,留下那一大包藥材,隻身離去。

「師姐也看好這少年的未來,」見秦峰沒有帶走藥材,柳如絮很滿意少年的態度,看向司徒雨晴,開口問道。

「那少年雖沒說自己的內氣修為,但單看下午他控制火候的情況,絕對有超過三百一十處竅穴的修為,他才多大?十七,我當年十七歲在家父的大力支持下,才不過打通兩百六十九處竅穴,就這樣,家父還說我是難得一見的練武天才,一般的人十七歲,最多打通幾十處,一般的練武天才,十七歲也最多內氣小成。我當時也暗暗得意,至今也以自己的武道天賦自傲,可今天看見這少年來,我才知道自己還差點遠。不出意外的話,你這個便宜小弟今後決對有超過那第一人的可能性。」

「師姐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可是二十八歲,就達到內氣大成啊,這已經很了不起了,秦小弟怎麼天才,還沒到內氣大成境,說不定他前面進度快,後面就慢了,多少人卡在內氣大成的門檻上。」柳如絮在一旁安慰自家師姐,也在安慰自己,自己武道上的修為比起少年來更為不堪,不過自己不是專修武道的,以煉丹為主。

「不會的,向天成既然收他做弟子,並且一教就是十幾年,說明這是把他當衣缽傳人來對待了,少年天賦要不是不一般,向天成也不會待在那地方十幾年的。」

秦峰不知兩女的各自感嘆,回到客棧后已經深夜時分了,整理好隨身物品,隨便洗漱一番,沒再修鍊,就準備休息了,一下午的時間,不斷用內氣操控石炭火,少年有點累了,當然收穫也不小。 第二天一早,秦峰就按時起來,修鍊,洗漱,然後帶上一些貴重物品,出門隨便吃了點,就趕到丹坊,由於秦峰來得早,丹坊剛開門,也沒什麼客戶,看鋪的依然是昨天的貌美女子,見秦峰到來,熱情的打招呼,並讓秦峰自己上樓。

到了二樓后,便看見柳如絮正坐在桌邊小口的吃著早飯,見秦峰這麼早就來了,柳如絮稍稍驚訝一下,就熱情的邀請吃些早點,便笑著說:「小弟你可真用功啊,這麼一大早就來煉丹。難怪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成就。」

秦峰忙謙虛了一番,並說自己已經吃過了,讓柳如絮自己先慢慢吃,自己不急。柳如絮便一邊吃早餐,一邊隨便和秦峰閑聊幾句。吃好早餐后,休息了一會兒。兩人便又走進煉丹室,由柳如絮出手煉製秦峰帶來的那一大包藥材,秦峰在一旁觀摩學習,等丹成后,再請教一下自己的疑惑問題,柳如絮一一耐心解答,隨後再繼續煉製丹藥。

由於今天煉製的都是些高級丹藥,不像益壽丹這類的頂級丹藥,藥材難得,所以柳如絮一直沒讓秦峰幫助控制火候,自己一邊控火,一邊提煉分離,大丹師的嫻熟技巧,及變化萬千的煉丹手法,一覽無餘。

秦峰一旁觀摩並不時請教疑惑,一上午的時間,可謂收穫頗豐,秦峰感覺自己在煉丹上的心得技巧不斷進步,差的就是實際操作了。一上午的時間,柳如絮就把一包藥材統統變成丹藥,按照事先商定好的,秦峰得到七成丹藥,剩下的都歸柳如絮所有了。

看著十幾個裝滿各種丹藥的瓷瓶,秦峰拿了二瓶回氣丹,一瓶解毒丹,和三瓶養顏丹,剩下的就問柳如絮是否收購這些丹藥,柳如絮當然樂意接受,不說這是個示好秦峰的機會,單說這些丹藥,由於藥材年份普遍比較高,所以丹藥的品質都遠高於市面上的同類丹藥。於是,一律按照最優價格算給了秦峰,少年一下子手中又多了一張,寫有一千的金精貨幣本票。

午飯就在丹坊吃的,柳如絮邀請,秦峰也沒扭捏推辭。吃過午飯後,柳如絮便帶著秦峰來到藥材房,讓秦峰自己選用藥材煉製丹藥,不過煉出來的丹藥要歸丹坊所有了。秦峰也沒好意思多選,畢竟自己只有六成的成功率,拿多了感覺對不起這個對自己很不錯的便宜姐姐。

拿好藥材后,秦峰和柳如絮來到煉丹室,這是秦峰第一次用這麼大的丹鼎煉丹,至於操控石炭火則也算經驗豐富了,第一爐丹藥,柳如絮沒有開口,只觀看秦峰操作,少年剛開始有點不適應,一邊操控石炭火,一邊還要觀察丹鼎內的藥材反應,然後,還要同時用內氣一邊控火,一邊分離提純藥材,顯得有點緊張失措,丹成后只有五成的丹藥,一半藥材都毀了。

少年沒有急於煉第二爐,而是坐下來,閉目反覆總結自己的得失,第二爐秦峰便正常發揮了,有六成的成丹率,這時,柳如絮才開口指點秦峰的一些不足之處,並幫助指導怎麼判別藥材的變化情況以及怎麼變化煉丹手法。這樣,後面在柳如絮的指導下,秦峰連續成丹率都在八成左右,最後一爐達到了九成,九成的成單率,算是達到高級煉丹師的標準了。

一旁指導的柳如絮再次驚嘆少年的驚人記憶力和悟性,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自己達到高級煉丹師,是什麼時候,有二十五了吧。

錦衣血途 秦峰見藥材都煉完了,自己也進步神速,感謝柳如絮,並提出告辭,柳如絮再三挽留秦峰吃完晚飯再走,被秦峰婉言拒絕了。自己耽誤了本人一天的時間,實在不好意思再留下混飯吃,再說,經過一天的時間,上午觀摩煉丹,下午親自操作,自己還需靜下心來好好琢磨一下煉丹技巧。

柳如絮見對方再三推辭,也就不再挽留,讓秦峰有時間常來,自己這裡隨時歡迎,有任何煉丹不懂的地方,都可以想自己請教,並親自送秦峰下樓。

出了丹坊后,秦峰心情大好,來玄陰城后,該辦的事情都辦好了,並且事情都出乎意料的圓滿,只待明天下午去拿打造好的短劍,就可以準備去天劍宗找師傅老向了,想到師傅老向,一個多月沒見了,也不知現在怎樣了。看看天色,秦峰決定還去昨天的那家飯莊大吃一頓,小小的慶祝一下。

走進飯莊后,因為還沒到晚飯時間,所以食客不多。秦峰選了一張靠窗的桌子,喊來小二,一口氣點了三葷兩素五個招牌菜,再要了五個饅頭。飯菜還沒上來,少年便一邊喝著小二拿上來的茶水,一邊透過窗戶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行人。

沒坐一會兒,飯莊陸陸續續的來了不少食客,其中一行三男兩女五人引起了秦峰的注意,五人均手拿三尺連鞘長劍,男的英武,步履穩健。女的容顏俏麗,身著一紅一白長衣,走起路來,也是搖曳多姿,引起不少食客的注意,五人走到一張空桌邊坐下,隨手把長劍擱在桌沿。叫來小二點好飯菜,還點了一壇酒,便開始交談起來。

此時,秦峰點的飯菜剛好也端了上來,便一邊吃,一邊留意五人的談話內容。

五人當中的一個年約二十五六的劍眉男子,對著坐在上首的年約三十的眉中有顆黑痣的男子說:「這次我們五人能成功完成宗門交代的任務,劉師兄可謂居功首位,待會兒我要多敬劉師兄幾碗酒。」

旁邊一個年約二十的白臉男子也附和道:「是啊,我這次是跟著你們後面歷練的,都沒幫上什麼忙,待會兒我也要敬劉師兄一路的指點,當然也要敬王師兄和兩位師姐。」

「臭小子,想多喝酒,就直接說,何必說這些有的沒的,不過說來,本以為,以我們五人對付那個採花賊手到擒來,沒想到那老小子那麼能跑,一路追殺近三萬里才成功圍殺。也不知那老小子煉的什麼身法,竟然比我們修鍊的乾坤騰挪身法還要快。」劉師兄開口道。

「是啊,本以為乾坤騰挪已經很快了,沒想到那採花賊竟然比我們還要快一線,最後要不是成功被我們五人圍住,關鍵時刻劉師兄用劍罡擊傷他的腿,說不定最後還會被他逃脫。」一邊的紅衣女子也開口說道,聲音很是清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