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元劍派身份特殊,如果有人想要在定州西境折騰點事情,就必須從前者身上下手,否則基石不倒,定州則不會真正大亂!

「不行,我要趕快回去。」

古木想到這裡,頓覺事態好像比想象的還要嚴峻,自己必須及時告訴公羊掌教。

羅宓則微笑著道:「古木,歸元劍派能夠屹立千年,始終執定州西境之牛耳,肯定有著非凡之處,若是連這點簡單的事情都處理不了,那定州西境恐怕早就被東境吞併了。」

古木聞言,頓時一怔,旋即面容抽搐,道:「你是說,我被污衊殺林家武王的事情並不大?」

「當然了。」

羅宓撇著嘴道:「你自己也說了,這個世界本就是強者為尊,就算把林家滅門了,歸元劍派也會給你扛過去。」

古木差點暈厥。

剛才還說現在情況不同,自己殺了武王會惹大麻煩,可現在又說事情不大,這女人到底搞什麼?

在這一瞬間,古木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一點也不聰明,而且一直被羅宓這個女人給牽著鼻子走。

殊不知,他有這種感覺,而羅宓同樣也有著一種感覺,那就是古木這頭牛,自己總是找不到鼻子在什麼地方。

「這件事對歸元劍派來說並不算什麼,但卻讓定州西境武者對其產生了動搖。」羅宓繼續說道。

古木聽到這裡才算徹底明白,這個女人到底是想給自己說什麼了。

栽贓陷害自己殺害林家武王,不過是幕後黑手的第一步棋,雖然並不能為難住歸元劍派,卻埋下了隱患!

一旦對方有第二步,乃至第三步,恐怕到時候歸元劍派就會被所有定州勢力猜忌,從而成為眾矢之的。

古木看著羅宓,眼神中充滿了忌憚,這個女人是曹州人,卻好像了解的很多,要麼是胡猜,要麼就是神機妙算啊!

如果是前者還好,畢竟吹牛也不上稅,但若是後者,那這女人就太聰明了,已經不是人了!

羅宓見得古木那奇怪的眼神,嘴角一抹微笑,道:「幹嘛這麼看著我?」

「我在想,如果和你接觸太久,被你賣了,會不會樂呵呵的幫你數錢呢?」古木聳聳肩,道。

「不會。」羅宓搖搖頭,眨著眼睛,笑道:「你這樣的人才,我肯定要捧在手心裡,怎麼捨得賣掉呢。」

「……」

……

羅宓分析的對不對古木不清楚,但在他潛意識裡還是相信了她說的話。

既然如此,他也不急著回戰山了,畢竟明天,自己的二品玄核就要在萬和拍賣行拍賣了,待收了錢以後再回去澄清也不遲。

當然,至於如何澄清,古木已經想好了,只待第二天收了拍賣獲得銀子便去戰山。

古木很老實的在客棧里沒有出門,而待得第二天一早,便打算獨自一人離開客棧,去萬和拍賣行參加今天的拍賣會。

不過由於尹蘇枯這丫頭的提前泄密,羅宓自然知道了,於是非要跟著過來,看看那三大商會之一的萬和拍賣盛事。

……

另一間客棧。

李雅舒陪同師尊從裡面走了出來,不過前者臉上始終皺眉,顯然還在為著自己的命運而擔憂。

「雅舒師妹!」

師徒兩人剛走了兩步,有一長相不凡的男子,從後面追了上來。

李雅舒聽得這聲音,眉宇中浮現出一絲厭惡,她知道,這個男人就是苦苦追求自己的陰陽派核心弟子。

「雅舒師妹,好巧啊,我們竟然能在這裡相遇。」石天追了上來,那白凈俊哲的臉上洋溢著和善的微笑。

雲嵐微微皺眉,語氣冰冷的道:「石少俠,你可是費了不少心啊。」說著又看了看四周,道:「這周圍至少有你們陰陽派的探子十多人吧?」

石天臉上顯露出尷尬之色。

他在陰陽派聽說李雅舒也要隨冰宮參加這屆戰山之巔,便自薦陪同陰陽派的長老護法們一起前來,而且更是苦求幾位護法,這才將她居住在中原鎮的客棧找到了。為了李雅舒,這位陰陽派的核心弟子可是煞費苦心!雲嵐一語道破,也只是他讓他頗為尷尬,旋即便很有風度的道:「雲師叔,小侄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 喬安羞澀的淺笑,指了指卧室中央立著的行李箱。

陸萌嚇得雙手捂臉,天呀,她是動真格的!

…………

慕家官邸,西翼。

「不好了!不好了,三少!三少夫人離家出走了!」

傭人慌慌張張來報,慕靖西放下手中的文件,眸色驟然陰鬱,「你說什麼?」

傭人嚇得顫顫巍巍的,「三少夫人她……她厲家出走了。」

男人站起身,「那還愣著幹什麼?」

「啊?」傭人懵了。

「馬上收拾行李,我跟她一起走!」

小糯米一覺醒來,麻麻已經離家出走,而爸爸也要跟著一起離家出走。

小糯米孤孤單單的坐在床上,晃蕩著兩條小短腿,茫然的問小女傭,「姐姐,那小糯米怎麼辦呀?」

小女傭犯難了,「不如,您去主樓跟夫人一起?」

小糯米哼唧一聲,滑下床,打開自己的衣櫃,拉出自己的小行李箱,嘴裡碎碎念,「衣服,錢錢……」

咦!

怎麼突然收拾起行李來了?

小女傭詫異的看著這一幕,驚呆了,「小小姐,您要幹什麼?」

收拾行李的動作一頓,小糯米轉過頭來,一本正經的告訴她,「小糯米也要離家出走了。」

小女傭:「……!!!」

不得了!

不得了了我的天!

三少和三少夫人果然做了壞榜樣,小小姐小小年紀竟然也學著離家出走了!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小女傭慌慌張張的撲向床頭櫃,顫顫巍巍的按下了慕靖西的號碼。

「三少……不好了!」

男人低沉的聲音冷冽異常,「說。」

「小小姐也要離家出走了!」

那端,沉默了片刻,似乎有些懊惱,「我怎麼忘了小糯米……」

小女傭:「……」

敢情三少您只顧著追老婆,忘了女兒?

「我一會兒就回去,接小糯米。」

「好的,三少。我會告訴小小姐的。」掛了電話,小女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誰知道,小糯米瀟洒的揮了揮手,「姐姐再見~」

便拉著自己檸檬黃的小行李箱走了。

走了……

了……

傍晚,陸胤回到別墅。

管家看著他,一副欲言又止,滿腹委屈的模樣。

陸胤隨手解開領帶,遞給他,「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幅表情?」

「先生……」管家一開口,便抑制不住的委屈。

「難道姓宋那傢伙,又欺負萌萌了?」

說著,陸胤便冷哼了一聲,「我看他是皮又癢了!」

「先生,這次還真不是小姐被欺負……是,是……唉,還是您自己看吧。」

踏進室內,陸胤還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

仔細看了看,他目光定格在慕靖西臉色。

後者薄唇勾起一抹笑,反客為主一般的悠然自在,「回來了?」

喬喬,小糯米,慕靖西,姓宋的,哦,還有一個林沁兒……

靠!

把他家當成收容站了么?

什麼妖魔鬼怪都跑到這來!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陸胤陰測測的問。

「粑粑!」小糯米飛撲而來,一把抱住腿。

陸胤十分滿意,俯身把她抱進懷裡。 雲嵐冷笑不語。

自己武皇境界,還需要你這個小輩保護?

這真是笑話。

不過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縱然雲嵐對這小子很看不順眼,但也沒說什麼,只是冷冷撇了他一眼,然後向著李雅舒,道:「徒兒,我們走。」

「是,師尊。」

李雅舒對石天沒有任何好感,自始至終都沒有理他,隨後便跟著雲嵐離去。

陰陽派的這位核心弟子臉皮也挺厚,兩人雖然對他表現的很冷淡,但他卻不以為然,然後默默跟著她們後面,偶爾還說道:「雲師叔和雅舒師妹,是去遊玩嗎?」

李雅舒沒有說話。

但是人家畢竟是陰陽派的核心弟子,身份不一般,就算再不喜歡,那也不能不予理睬,所以,雲嵐不冷不淡的敷衍道:「採購一些日常用具。」

「哦。」

中國有乒乓 石天應了一聲,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道:「中原鎮有萬和拍賣行的分號,不如我們一起去那裡看看吧,也許會發現什麼好東西呢。」

萬和拍賣行在尚武大陸是高端的存在,凡是進入其中競拍的武者,兜里沒有一萬兩以上,進去就是參觀遊玩的。

傲慢與黑化 石天開口邀請兩人去拍賣行,顯然有著炫富的感覺。而作為老江湖,雲嵐自然清楚他的打算,於是心中冷笑不已。

「聽說今天有極品的七級雪系武功要拍賣。」石天微笑著說道。他身為陰陽派的核心弟子,有些消息還是能夠輕鬆得來的。

雲嵐聞言,心中一動。

她們冰宮主修冰雪兩系,雖然門內有不少高級的武功秘籍,但七級極品的武功卻頗為少見。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自己的徒兒如今已經達到武師境界,始終沒有什麼好的武功,若是能夠習練七級極品雪系武功,肯定會對實力有著巨大的提高。

石天看到雲嵐臉上有些心動,暗喜不已,然後繼續道:「小侄聽說,萬和拍賣行今天還要出售一顆二品的冰雪系玄核!」

如果七級武功只是讓雲嵐微微心動,那麼石天最後所說的話,則讓她徹底心動了!

玄核之中有屬性,尚武大陸眾所周知,它們可以用來鑄造,用來煉藥,同樣可以用特殊武功來讓武者直接攝取裡面的精髓,提高自己靈力的純度和強度。

恰巧,她們冰宮就會這種武功!

李雅舒現在的實力為武師後期,在這個境界徘徊了很長一段時間,似乎達到了瓶頸,想要突破,已不能單靠自身的領悟。

雲嵐曾在定州北極獵殺過玄獸,依此希望可以獲得玄核,從而讓徒兒吸收冰雪系的玄核精髓,看能否突破瓶頸,但由於北極玄獸極少,玄核出現的幾率又太小,她始終毫無收穫!

為了自己徒兒的武道,雲嵐當然必須要去萬和拍賣行。所以她在思量一會兒,就向著李雅舒,道:「徒兒,我們去萬和拍賣行。」

李雅舒知道師尊的想法,本想阻止,但看到師尊那急切的模樣,又於心不忍,最後只好跟了過去。

看著她們師徒向著商業街而去,石天微微一笑,然後揮揮手,就見一個武者出現在了他身邊。

「貴賓卡里的錢到位了嗎?」

「師兄,三十萬兩已經到位。」出現的武者,道。

石天很滿意,然後便跟了上去。同時心中在想,今天可是博美人歡心的機會,那七級武功和二品玄核,我要定了!

陰陽派的核心弟子顯然打算將東西拍下來,然後贈與李雅舒,如此肯定可以獲得對方的好感。

可以說這敗家玩意,為了泡妞,已經下了很大的血本,但究竟會不會如願,這就不得而知了。

……

商業街中。

一個粗狂男人則獨自走在其中,那雙眸子里有著幾分慵懶。

「戰山之巔開啟,這中原鎮還真是熱鬧,小爺我怎麼就沒想著在這裡開一間分號呢?」粗狂男人看著繁華的商鋪和來來往往的武者,頗為懊惱的道。

「咦,萬和拍賣行?」而就在他漫無目的遊走在街道上,卻意外發現了萬和商會的門面,於是咧著嘴,笑道:「他們倒是有點眼光。」

說罷,便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

不出意外,他如古木那般被看門的武者攔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