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五點鐘魯山便告辭回了深城。

至於合作談判問題,這個不歸他負責。

這邊韓義剛準備駕車回家,就接到了王小虎電話。

王小虎前兩天回老家了,接韓義爸媽還有他自己父母來金陵。

電話里,王小虎告訴他,他們明天一早就出發。

韓義在電話里叮囑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等掛斷電話后,又給他阿爹姆媽打了個電話。

裡面只聽到韓英跟韓小寶興奮的嘰嘰喳喳聲。

聊了十幾分鐘后才結束通話。

把手機順手扔到副駕上,掛擋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斜對面的電梯門開了,老闆娘和她兒子夏子軒從裡面走了出來。

韓義開的是一輛低調的奧迪A6,車窗上也貼了深黑色的車膜,老闆娘母子倆並沒有看到他,直直朝自己的車子走去。

「嘟嘟嘟–」

按了幾下喇叭,韓義下車喊道:「去哪裡?」

老闆娘看到韓義楞了一下,隨後一臉驚喜走了過來。

「小義啊,你怎麼在這裡?」

韓義哈哈笑道:「這邊是公司,我不在這裡在哪裡?」

老闆娘左右看看,一臉好奇樣。

「看什麼呢?」

老闆娘笑問道:「電視上那些名人,到哪不都是前呼後擁的嘛,怎麼就你一個人?」

韓義好笑不已,「那都是演戲。現實里真要前後跟著,煩都煩死了。」

「也是噢~」

聊了兩句,兩個人都不知道說啥了,老闆娘就說:「那……我走啦?」

「嗯……好,慢點開!」

兩個人都很有默契的沒再提以前的事。

夏歆30多了,還有個兒子,她知道她跟韓義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他現在身份今非昔比,能主動下車叫她,真的已經很不錯了;

韓義則是因為何瀟瀟的關係。畢竟現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而且跟夏歆發生過兩次非接觸性不可描述的事情,再繼續接觸下去,他怕遲早會出問題。

所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吧! 7月中的時候,莫雯蔚「看看世界」演唱會舉辦方,到金陵展開了聲勢浩大的宣傳活動。

其中天義為莫雯蔚量身打造的「花海世界」成為了此次宣傳重點,迅速登上各大媒體頭版頭條。

當初天義增強現實首秀雖然驚艷了時空,令很多業內人士嘆為觀止,但畢竟不是商業演出,在視覺效果打造上肯定差了很多。

但這回不一樣了,這是商業演出,根據莫雯蔚所屬的百娛經紀公司透露,為了拿下此次合作,他們花了2000萬,並且只有3場機會。

2000萬啊,這是什麼概念?平均下來一場秀就要花666萬人民幣!

這麼多錢打造出來的視覺效果,光想一想都知道絕對非同小可。

消息剛爆出,瞬間引爆了輿論,金陵奧林匹克體育館演唱會門票,還沒開售已經成為了熱門。

已經有黃牛私下裡喊出內場看台票10000一張的價格。

……

就在莫雯蔚演唱會炒的沸沸揚揚的時候,韓義父母,還有王小虎父母他們到金陵了。

16號上午12點鐘,一輩子沒離開過縣城、沒坐過飛機的他們,從機場里出來的時候,臉色蒼白、雙腿顫抖。

韓義父親一直念叨,這輩子可不能再坐飛機了,再坐非把他折騰死不可。

等離開機場,看到路邊矗立的高樓大廈時,也是眼暈頭旋,靠在車座上直哼哼,韓義母親暈車,還吐了兩次。

倒是幾個小機靈鬼精神頭十足,趴在車窗上看高樓大廈,不停的嘰嘰喳喳著。

「阿哥阿哥,你看那個房子好高啊,它不會倒嗎?」

「阿哥阿哥,你看那個橋好奇怪啊,彎彎繞繞的,它是做什麼用的啊?」

「阿哥……」

韓義不厭其煩的給他們解釋著,臉上始終笑容滿面。

事業有成,合家團聚,這樣的幸福人生已經沒什麼遺憾了。

在寧江區一家高檔酒店裡,為兩家父母接風洗塵。

一道道精緻的菜肴不停的往上端,把偌大的圓桌擺的滿滿當當。

王小虎父親王良河連聲說:「夠了夠了,哪能吃的掉。」

緩過神的韓義父親,端著個水晶眼袋一直咧嘴笑,韓義母親就拍了他一下,說:「這是酒店,不是家裡,把你那眼袋收起來,丟人現眼的。」

在老家時一直以「家主」示人的韓山,此時變得很聽話,讓放下就放下。

韓義就笑說:「來來來,吃菜吃菜。

媽,你多吃點;

英子,嘗嘗這個花椒鴨;

小寶,飲料少喝點,多吃菜。」

半年沒見,又長高了點的韓小寶,現在已經是小大人了,端著杯子說:「無酒不成宴!你又不讓我喝酒,我不喝飲料喝什麼?」

「哈哈哈……」

眾人一陣大笑,韓義就笑說:「你還知道無酒不成宴呢,那行,哥跟你干一杯!

爸,給他倒點白的。」

韓山拿起茅台酒瓶,給韓小寶斟了一盅,說:「他現在能耐呢,臨來前偷喝了2兩酒,酒壯慫人膽,跑熊大屠家把他家大鵝給掐死了。」

「噗嗤–」

韓義一口菜差點沒噴出來,隨後哈哈大笑,桌上其他人也看著韓小寶笑。

韓小寶握著酒杯說:「以前我每次路過他家,那個大鵝都攆我,有一次還把我手啄破了,我發誓一定要報仇雪恨。」

韓義笑問:「然後呢?」

韓小寶一臉稚氣道:「它長的太大了啊,我打不過它嘛。

後來每次路過那裡,我都帶一把草喂它,時間長了它也不咬我了。

這回小虎哥哥回來帶我,我就覺得再不報仇就沒機會了,然後就去了嘛。」

韓義豎起大拇指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好樣的!」

眾人一陣大笑。

……

本來韓義打算讓父母住在軒武區那邊的,這樣靠公司近也方便。

但是父母在山裡住了一輩子,突然讓他們住到商品樓里,韓義怕他們悶出病來;另外兩家父母也希望住在一塊,這樣也有個照應;

經過考慮,韓義在寧江區航天大學附近買了兩套帶院子的二層自建小洋房。

這邊地理位置非常好,挨著秦淮河,東岸就是組裝廠,公交車兩站路就到將軍山風景區,而且也方便韓英他們上學。

地理位置好,價格自然不便宜,兩套房總面積260平米,售價高達850萬,一次性付清。

親兄弟明算賬。房子錢只是借給王小虎,等他手頭寬裕了還是要還給韓義的,而且產權也還在韓義手上。

等一行人看到漂亮的小洋樓后,驚喜不已。

兩家父母圍著房子四處看,引得附近鄰居紛紛過來看熱鬧。

有人問韓義母親,「這房子是你們家買的吧。」

韓義母親張彩珍自豪道:「是我兒子幫我們買的。」

「是嘛,這裡房子一棟要三四百萬呢,你兒子可真了不起。」鄰居用羨慕的口吻到。

別看他們是這邊的住戶,但也不是哪家都能拿出三四百萬的;

而且人家有錢到買沒有升值潛力的自建小洋房給父母住,其財力可見一斑。

我家影后是錦鯉 韓義母親笑著招呼了兩聲,隨後便進了院子。

這裡王小虎讓人收拾過了,院落重新修整,外牆重新粉刷,家裡的牆壁貼了暖色調的牆紙;

另外燈飾,傢具,廚房用品,床上用品,全部煥然一新。

「你們看看還需要添置些什麼東西,回頭自己到超市買,對面就有大商場;油鹽醬醋什麼的……」

就像韓義離家時父母喋喋不休一樣,韓義現在也變成了碎嘴婆子,不停的叮囑著。

韓義母親就說:「夠了夠了,差不多了~」

韓英跟韓小寶樓上樓下的跑著,一會功夫問了十幾個問題。

「阿哥,樓上陽台的大機器是幹嘛用的話,人站在上面還會跑。」韓英從頭裡探頭下來問。

韓義解釋說:「那是跑步機,用來鍛煉身體的。」

說著韓義上樓給他們演示。

……

當天晚上家裡就開火了。

王小虎女朋友王甜甜,還有韓義那個表哥張勝都過來了。

第一次見面,王良河包了個6666的大紅包,這在他們老家是了不得的事情;

但在王良河看來,人家是城裡女孩,而且還是大學生,能做他王家的兒媳婦,那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給多少錢都不過分。

至於張勝,有些蔫頭耷腦的,除了剛來的時候叫了聲姨娘、姨夫,吃飯的時候都沒怎麼吭聲。

自從韓義去了廠里一次后,現在除了王小虎外,王甜甜也爬到他頭上了,而且還特別看他不順眼,沒事就找他茬。

要不是實在拉不下那個臉回老家,他真是一分鐘不想在這裡待。

吃過飯王小虎一家回去了,張勝就賴在這裡不走。

眼瞅著都快10點鐘了,韓義一直沒離開的意思,張勝那顆「告御狀」的心憋不住了,問:「小義啊,你今天不回去嗎?」

坐在客廳沙發上整理資料的韓義、隨口說:「回哪裡?這不就是我家嘛!」

「你不是還有……」張勝一張臉黑里透紅,囁嚅著說不出話來。

正在整理房間的張彩珍,抽空出來說:「大勝你還不回去啊,天都黑了。」

「姨娘…我……我這就走。」

韓義在這裡,張勝實在開不了那個口,不得已只能先離開了。

韓義母親把他送到了門口,叮囑了幾句后,回來說:「這個孩子怎麼了,來到金陵后現在神神叨叨的,也不愛說話了。」

端著個眼袋在房子里來迴轉悠的韓山說:「他那點小心思地球人都知道,就你揣著明白裝糊塗。

人家王良河都跟我說了,不是小虎不給他機會,是他自己天天跟猴子似的上躥下跳,沒個定式。

那是公司,不是家。沒有規矩就不成方圓,哪能他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一直沒說話的韓義,此時忍不住哈哈大笑,翹起大拇指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我爸這水平現在是蹭蹭見長啊,厲害!」 晨曦中,一高一矮兩個身影順著濱河大道輕盈的跑動著,清晨的微風中飄來了一陣略帶稚嫩的嗓音。

「呼~阿哥,以後我們還回去嗎?」

「等你想家的時候,咱們就回去。」

「可……可是我昨天晚上就想家了,想小黃。阿爹把小黃送給葛叔了,也不知道它有沒有挨餓。

還有二妮……小鷺,蒙蒙她們。」

「那你就給她們打電話,還可以給她們寄好吃的東西,還要鼓勵她們好好學習。」

「嗯!」

兄妹兩順著濱河大道跑了二十幾分鐘,然後又往後跑。

在太陽升起之前,他們回到了新家。

這個社區呈「弓」字型,矗立著一排排漂亮的二層小樓,他們家房子在最北端,門牌號為205號,而王小虎家是207號,歸寧江區大楊村管。

往東北走一公里就是寧江區最大的湖泊「百家湖」,環境非常優美。

染指冷血市長 剛到家門口,王小虎爸爸正好在院子里抻胳膊蹬腿,看到韓義笑道:「小義這是去跑步啦?」

「對!您有沒有吃早飯呢?」

「吃了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