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願吾心愛之女,

不受其所害!

封印!」

咒語畢,契約成。

耀眼的白光開始蔓延,將司敬整個人都籠罩了進去還不夠,繼續向著木籠子蔓延,一點一點,潮水一樣侵蝕著籠子。

籠子里的「人」像是觸了電一樣,驚恐的尖叫著,發了瘋似的拚命撞擊著,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籠子漸漸被一片光暈籠罩……

「你會後悔的!我還會回來的!我一定會回來的!等我回來的那天,我一定!我一定要……」那「人」歇斯底里的沖著司敬吼叫著,眼裡充滿了絕望與瘋狂!

「我等著。」司敬露出一抹微笑,催動著光芒徹底的將整個籠子給籠罩了進去。

銀色的光芒變換著,籠子的形態和質感都慢慢地發生著變化。

良久,光芒退去,嶄新的籠子顯現出來,卻是一個泛著金屬光澤的不透明罩子。

「這樣,應該可以給小璃贏來足夠的時間了吧?」

司敬的身體已經變成了半透明狀,一臉虛弱的慢慢向後傾倒下去。

望著頭頂的石壁,司敬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小璃,你可要快點成長起來啊!可惜,你成長的路上,我不能陪你了。你不會怪我的,對吧?」

……

「叮叮!」東南西北四位老人休息的房間里,呼叫的鈴聲突兀的響了起來。

按開通話鍵,司小美帶著哭腔的聲音傳了進來。

「司敬哥哥他……他剛剛……嗚嗚……走了……」

頓時,一片沉默。

良久,四位老人相視一眼,齊齊的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

「唉……」

司敬,「預言」天賦持有者,於29歲,卒。

……

「叮!一隻貓的救贖任務完成,任務結算中……」

穆璃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再次回到了系統空間。

紅!詭異的紅!一片又一片詭異的紅!

看著大片大片明顯不正常的星雲,穆璃知道,時空管理局遭遇的的麻煩越來越大了。

看著那些忽明忽暗、相互撞擊著湮滅的光球,穆璃不由得愣愣的出神。

她又想起了他。

為什麼,總是會遇到他呢?

為什麼,會對他莫名的有種親近感呢?

為什麼,一想到他,自己就想落淚呢……

他,到底是誰?

他,跟自己到底有什麼羈絆?

自己,還會再次遇到他嗎?

……

「叮,一隻貓的救贖任務結算完畢。」

系統的提示音將穆璃跑到老遠的思維給拉了回來。

「驅逐世界不穩定因素完成率:無,原主願望完成率:100%,耗時:5.5年,支線任務完成率:100%,綜合評定:ss」

嗯?這次沒有不穩定因素啊?那個支線任務又是什麼?是完成劉五的願望嗎?

穆璃只是短暫的糾結了一下下,就被那個雙s的評定給吸引了注意。

雙s誒!記得上一個世界的評定才是s,系統就默認了兩部功法給自己,那麼這次呢?穆璃頓時有點小激動。

「叮!系統檢測到殘缺的鬼修功法,是否默認為此次任務的獎勵?」

「額……」穆璃剛想回答,卻突然聽到了小白貓的聲音。

「快選擇確認!小璃!」隔著老遠,小白貓就大聲的沖著穆璃喊道,唯恐穆璃張口說個「不」字。

「默認!」穆璃聽話的要了這個功法作為獎勵,接著淚眼朦朧的看向正在向著自己跑來的小白貓。

「叮,獎勵生成中,獎勵一:通靈之眼(中級);獎勵二:嗅靈;獎勵三:殘缺的鬼修功法。」

穆璃沒有注意系統到底說了什麼,她現在,眼裡只有小白貓。

心疼的一把把小白貓抱在懷裡,穆璃揉著小白貓的貓頭,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是緊緊的抱住,不肯鬆手。

「喵!小璃!本喵又不是掛了,你這樣幹什麼!」小白貓裝模作樣的掙扎了兩下,便乖乖的趴在了穆璃的懷裡。

顯然,它對於穆璃這麼在意它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

「你……去哪了……嗚嗚……」穆璃眼睛一紅,鼻子一酸,眼淚便「啪嗒啪嗒」的流了出來。

「誒呀,小璃你別哭呀!我這不是沒事嘛!」

小白貓努力的伸著小爪子,想要去幫穆璃抹掉眼淚,卻怎麼也夠不到她的臉,只好蹭蹭她的胳膊表示安慰。

「小璃你不要傷心!你要這樣想,本喵是去干拯救世界的大事去了! 我在荒古撿屬性 怎麼能兒女情長呢!」

小白貓揮舞著自己的爪子,努力的想要逗穆璃笑,卻只說出了個冷笑話。

看著小白貓笨拙的樣子,穆璃抿了抿嘴,很給面子的道:

「對對對,我們的啊喵失去拯救世界了!所以才扔我一個人在那裡對不對!」

「咳咳,那是個意外……」小白貓的表情有點尷尬,它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犯這樣子的錯誤,把穆璃和黑貓宏宇給丟到一起去……

「咳咳,小璃啊。」為了轉移穆璃的注意力,也確實是為了說正事,小白貓換上了嚴肅的表情。「這個時空管理局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出了點問題。嗯,小璃可能要暫時在你原來的世界待一段時間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我不能幫忙嗎?」穆璃的聲音中帶著懇求。

她已經看到了慘烈的戰場,也能想象到那一個個毀滅的世界里痛苦的哀嚎著的人們的慘狀,她不希望,自己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卻什麼都幹不了。

「不行!太危險了!」小白貓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她,小璃絕對不能在成長起來之前就遭遇到任何的危險!

聽著小白貓不容置疑的語氣,看著它強硬的眼神,穆璃只能沉默。

沒有辦法,她太弱了,弱的連參戰的資格都沒有!

注意到穆璃悄悄握緊的拳頭,小白貓有些心疼,卻不得不狠下心拒絕。

「喵,小璃你不需要等太久的!我會儘快處理完這些事情,去找你的!」

「嗯。」穆璃微微點頭。她只能接受。

「小璃,要等我哦~」

小白貓揮揮爪子,將穆璃送回了她的世界。

……

+++++++++

謝謝絲翼殿下的月票~謝謝嘴上說著不要不要,身體還是很誠實的玖祁,謝謝翼殤的打賞,胖胖記得還有幾個昨天打賞了的小夥伴,可是後台崩了看不見……謝謝你們哦~

還有評論區跟胖胖打屁聊天的小天使~么么噠~(未完待續。) 空曠的系統空間里再度恢復了平靜。

「空!」小白貓開口,聲音卻是異常的低沉。

「在,喵boss!」空的聲音自虛空中響起。

「報告一下戰況!」

「好的!」

……

畫面在眼前扭曲、旋轉著,四周流光四溢,無數星光自身後趕來,又向著前方奔涌而去,消逝在眼前的「黑洞」里。

一瞬間,似乎連聲音都被吸進了黑洞里,耳畔是一片詭異的安靜。

突然一抹亮光在「黑洞」中顯現,四周的流光似乎也有一瞬間的停頓。

下一刻,光芒變得愈加刺眼,猛然在穆璃的眼前炸開。

不過一恍神之間,穆璃便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鳥兒清脆的鳴叫與葉子在微風中搖曳的「沙沙」聲應和著,昭示著這又是一個美妙的清晨。

而穆璃自己,則正背著書包,停留在一隻腳從家裡邁出的狀態,準備去學校考試。

手上提著的早餐還保持著溫熱,蒸汽裊裊升起,打在她的手上,濕漉漉的,那是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

這是穆璃第一次在保持神志清醒的狀態下進行「穿越」,略微有些不適應。

再加上,上一個世界里她做了太久的貓,都不知道待在人的身軀里是什麼感覺了,所以一時之間穆璃感覺有些恍若隔世,楞在了那裡。

「小璃?你怎麼了?」卻是穆璃的老媽看她一直保持著一腳懸空的姿勢,不由得疑惑的開口詢問道。

穆璃渾身一激靈,這才猛然回過神來,連忙回頭沖著自己的老媽一笑,轉身便匆匆的跑去學校了。

身後,穆母一臉的疑惑,「這孩子!唉!」

隨即,她搖搖頭,不再去管穆璃,轉身端起剛剛炸好的一碗小黃魚,走進穆璃的房間,四下里尋找著什麼。

「咪咪~咪咪~出來吃東西啦~是你最喜歡的炸魚哦~」

穆母終於找到了躲在穆璃的床底下的小白貓,溫聲細語的喚著。

然而,以往只要聞到炸魚的味道便會早早的屁顛屁顛地跑出來的小白貓,今天卻格外的內斂。

一直到穆母放下碗輕輕地退了出去,小白貓才怯生生的上前,小心翼翼的把炸魚叼走。

那如履薄冰的模樣,跟之前各種活潑打滾賣萌的小白貓相比,就像是換了一個人,哦不,是換了一隻貓一樣。

穆母透過門縫看著裡面的情形,心裡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小璃有點奇怪,咪咪更是不正常?唉,真是……」

……

區區一個高考模擬考試,自然難不住有了精神力加成、記憶力倍棒的穆璃。

半小時就寫完了試卷的前半部分,穆璃一翻開作文題目,卻微微有些愣神。

這次的題目竟然正是要討論不久前那個遍布全國各地的大型乞討團伙落網的事情!

思考了一會,穆璃落筆「刷刷刷」的寫了起來。

兩天的考試很快就被穆璃給應付過去了。

考完理綜,走出考場,感受著校園獨有的氣息,任由一個又一個穿著不同校服的學生從自己的身邊穿行而過,看著他們與自己的家長匯合,或哭著,或笑著……

穆璃突然覺得有些恍惚。

就在這個世界的幾天前,自己還是他們之中的一員。

規規矩矩地坐在教室里,跟著老師的引導做著複習;

深深的埋頭於書山卷海之中,與一道又一道難題做著殊死搏殺;

為了每一次考試的成績而糾結萬分,為了每一次排名的變動而感到欣喜或者悲傷……

那時的自己,偶爾也會翻開幾個大學的招生簡章,暢想一下自己未來的生活;

也會打開幾本小說,幻想自己就是那裡面的主角,抬腳翻手便能攪動一片風雲,做做可恥的白日夢。

卻從沒曾料到,原來,有一天,自己真的會成為像是小說里主角一樣的人!

看著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穆璃突然覺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對於他們來說,考試,特別是高考,,仍然是改變他們命運的分水嶺。

每年千軍萬馬都要爭奪的那個獨木橋,就是他們的戰場!而河對岸,就是他們為之操練了十幾年的目的地!

但是,對於穆璃來說,考試,不過是考試而已。

當看到過,經歷過,那更廣闊的世界,接觸到了那些傳說中的人和事,穆璃的眼界,早已不是之前的她能夠相比的。

從踏入時空管理局的那一刻開始,穆璃的現場,便是那無盡的虛空,便是那紛繁的時間亂流,便是那星辰大海!

而她看中的,是位面的平衡,是時空管理局的安危,是小白貓,是……他。

一位穿著a校校服的男生與穆璃擦肩而過,男生書包上的水晶鈴鐺在穆璃的眼前一陣晃蕩。

「叮鈴~」清脆的聲音打斷的穆璃的心思。

「呵!」穆璃輕笑一聲,自己這是怎麼了,平白的多了這麼多感想。

真是的,有時間胡思亂想,不如去修鍊初級煉體術或者初級神鍛術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