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被走廊里那些玩意殺了,那也是一瞬間的功夫。

基本上你還沒感覺到疼,人就已經涼涼了。

跟樊桎這種情況來說,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寧願死得乾脆點,也不要生不如死的活著。

「統子,他這是怎麼了?」該不會要變成癩蛤蟆吧?

路瑾怕他一會兒身上的包在炸開,那就悲劇了。

所以用棍子畫了個結界,但也撐不了多長時間。

剛才就說過這麼光很古怪,就是路瑾,也看不出來。

等她畫結界抵擋的時候,才發現。

這光踏馬帶有天道威壓!

天道也不是天生自成的,而是由天地自生的神物修鍊成大道,悟得天地法則,才能升為天道。

這天道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簡直和這光踏馬一個系列的!

只是這裡的天道威壓只有餘下的一絲,不然,路瑾跟樊桎在踏入這裡的時候,剛接觸到這些光就化為齏粉了。

做個任務居然也能遇到敵方終極大boss,路瑾心裡也是日了狗了。

如果不是知道主系統那王八蛋沒那本事唆使天道幹什麼,路瑾都要以為,這次又是那王八蛋在變著法整她!

這可怎麼辦?

她這次也不能在肆無忌憚了,要是被主系統那王八蛋發現,還不得懟死她?

系統早就被這絲天道威壓嚇得滾到角落,抱著自己的小被子瑟瑟發抖。

這會兒被路瑾點名,也不敢露頭。捂著被子,悶聲悶氣的說,【他沒事,這些光不會傷害他的,你保護好自己就行了。】

路瑾:……

這話說的可真扎心。

既然辣雞統說樊桎沒事,路瑾也沒再管他了。

現在有危險的不是他,而是她。

這光雖然暫時對她造不成什麼傷害,但畢竟是天道余留的威壓,她現在就是一殘魂,不敢賭。 他們來時那個與走廊連接點已經消失了,所以路瑾只能想辦法儘快的離開這。

路瑾給田甜喂得丹藥雖然很管用,但是她身上現在還有皮外傷,所以就留下來和周邢一起照顧樊桎。

路瑾一個人拎著棍子去遠處找出口。

少女手執一根銀色長棍,背影漸行漸遠。

樊桎的雙眼艱難睜開一條縫,意識又陷入昏沉。

找路這種事,還是要看運氣。

就像樊桎,隨便走走就能找到。

再看路瑾……請問運氣哪裡可以買?

「統子,你說一個人怎麼才能變得好運?」

系統:【宿主!我們有話可以好好商量,請你先把棍子收起來。】

對一個傻子動手,你良心不會痛嗎?

路瑾懨懨的收回棍子,表情略帶嫌棄。

她是會對一個傻子動手的人嗎?

系統:你是的!

她只是想看看這傻子身上長出來的包到底是什麼玩意?

這麼恐怖,真的沒有生命危險嗎?

路瑾不信。

【宿主,請你放一百二十個心,他絕不會有生命危險的!】系統非常肯定。

這點小東西還傷不了他。

路瑾對周邢招了招手,周邢屁顛顛的過來,她指著草地上的樊桎,「你背著他,把他泡到那邊的水裡。」

那些活的黑點好像特別喜歡這裡的光,並且有長大的趨勢。

路瑾剛才在周圍都看了看,只有那條小溪里有活物。但具體她也沒看見,是系統告訴她的。

這說明這水很有可能能阻擋這裡的光。

周邢慢慢把周邢放到水裡。

那條小溪很淺,周邢把他身子放到水裡,頭還露在外面,避免他被淹死。

路瑾蹲在水邊仔細看他身上那些黑點的變化。

「快看他身上!」田甜指著樊桎浸入水中的一條手臂,路瑾和周邢也轉頭看去。

樊桎的上衣被周邢脫了下來,現在他整個上身在水裡顯露無疑。

三個人盯著他的手臂,親眼看到那些黑點……不,是黑色的小蟲子。

它們從那些米粒大小的包里爬出來,在水裡不過幾秒鐘,就死了。

那些黑色的小蟲比螞蟻還要小很多,這會兒也比針尖大不了多少。

它們從樊桎身體里出來后,密密麻麻浮在水面上一層。

路瑾沉聲吩咐,「你們兩都跳進水裡,把自己身上弄濕,用濕衣服把自己全身上下包嚴實了。」

兩人見到了樊桎的情況,這會兒更是一秒都不敢耽擱的照做。

樊桎身上還有黑蟲沒有出來,路瑾用棍子支起他的頭,讓他的面部露在外面,其他全部泡在水裡。

路瑾閉起雙眼,一抹精神力在周身遊走,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辣雞統那個坑貨怪不得會說樊桎這個大傻子不會有事呢!

感情這裡面幾個人,最危險的就是她自己了!

路瑾總算是知道這裡的光是什麼玩意了,還有這些黑色蟲子。

光是希望,而這裡——是地獄。

所以這些根本就不是光。

光照不進陰暗的地方,而這裡——沒有一絲陰暗的地方,是因為——這裡沒有一絲光明。 這煉丹師聞言,神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畢竟他在七絕峰內的地位不低,除去那位三星靈丹師,就屬他的丹道造詣最高。

現在,他竟然被一個御靈境的毛頭小子給鄙視了,這讓他心中燃燒起了怒火。

「好好好,就讓我看看,你能煉製出什麼丹藥!」這煉丹師冷聲道:「說了大話,莫要收不回來,到時候丟臉的可是你自己!」

「安靜。」李瀟輕語,一臉淡然,似乎從未把這煉丹師放在眼裡。

「你!」這煉丹師更怒了,但心裡也是有些好奇,李瀟到底是否會煉製丹藥。

李瀟此刻很認真,將藥材分好,逐次放入丹爐后,便開始煉丹。

只見他以靈力為火,將整個丹爐都籠罩了起來。

僅僅是十幾息的時間,丹爐變得通紅,像是要融化了。

同時,丹爐內,傳出了一股焦臭味,似乎裡面的藥材被燒糊了!

「就你這樣,也能算是煉丹?」這煉丹師不由搖頭:「煉丹時,不僅要控制火候,更是要以靈力注入丹爐,洗滌藥材內的雜質,如此煉製出來的丹藥,品質才會更高,藥效也會更足。」

「你懂什麼,讓你安靜的看著,你就別說話。」李瀟輕蔑的瞅了一眼這煉丹師,身上靈力爆發的越發強盛。

剎那間,這裡宛若一片火海,將整個丹爐都淹沒了下去。

十幾息后,李瀟的靈力突然一變,從火屬性化作了水屬性。

水火交替之下,原本被燒得通紅的丹爐,頓時化作了黑色,並且出現了裂痕。

「水火不相容,你這樣子煉丹,莫說裡面的藥材會被毀掉,連著丹爐都會被毀掉!」這煉丹師沉聲道,認為李瀟完全是在胡來。

轟!

而就在此刻,丹爐崩碎了,發出一道爆響,隨即化作了碎片。

「哼,不懂丹道,非要煉丹,真是自取其辱。」這煉丹師輕蔑道。

同時,因為這道爆響,將煉丹房內的其他煉丹師都吸引了過來。

當他們看到滿地的丹爐碎片后,神色不由古怪了起來。

「搞什麼東西?丹爐都能煉炸了?」

「臭小子!你這是來砸場子的嗎!?還不快滾!」

……

當即,叱喝聲連連,話語十分難聽。

但李瀟不曾理會這些煉丹師,而是眯著眼,盯著丹爐崩碎的地方,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嗡!

幾息后,崩碎的丹爐之處,突然傳出一道震鳴。

隨即,丹爐碎片之中,蒸騰其一縷縷白色的霧靄,在空中匯聚。

沒過多久,一枚由霧靄匯聚的丹藥,呈現在眾人的眼前。

這丹藥,沒有實體,宛若一團霧氣,卻散發著白色的神曦,更有一股沁人心扉的丹香瀰漫而開。

這一刻,這些煉丹師動容了!

「這是怎麼回事!?」

「丹爐碎片冒煙,凝聚成了一枚霧狀的丹藥!?」

……

眾人驚呼,更是疑惑不解。

在丹爐崩碎時,他們看到的只有滿地的碎片。

裡面的藥材,更是不見蹤影,似乎是被燃燒成了灰燼。

那麼,這些霧靄,這顆丹藥,是怎麼形成的?

嗡!

就在眾人震驚疑惑時,又是一道震鳴響起。

隨即,一道道赤色的光芒,從丹爐碎片中閃爍而起。

眨眼間,這些光芒匯聚,一枚通體赤紅色,圓潤無暇的霧狀丹藥顯化。

這丹藥一出現,丹香變得更加濃郁,其丹藥表面,閃爍出的神曦,宛若星辰一般,十分奪目!

「赤靈丹。」李瀟輕語,輕輕的點了點頭,似乎對這一次煉丹很滿意。

隨後,他收走了赤靈丹,又將那白色的丹藥丟到了那九星煉丹師身前,戲謔道:「這是凈靈丹,你試試藥效,是否比你煉製出來的凈靈丹要強。」

說罷,李瀟頭也不回,朝著第七峰飛去。

煉丹房內,一群煉丹師將目光都落在了那九星煉丹師身上,神色都古怪無比。

「壽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丹藥……真的是凈靈丹嗎?」

……

不少人問道,很好奇之前李瀟和壽均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更是好奇,這白色霧狀的丹藥,是否真的是凈靈丹。

「一試便知。」壽均沉聲道,隨即服下這丹藥。

幾息后,壽均神色大變,身軀更是顫抖了起來。

「有毒!?」

「臭小子!敢害九星煉丹師壽均,我要稟告凌霄宮高層!」

……

四周的煉丹師驚怒了,看著壽均的樣子,還以為這丹藥有毒。

「沒毒!」壽均搖頭道,眼中閃爍著激動之意:「這丹藥的效果,是我煉製的凈靈丹藥效的三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