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陳悟真而言,《雪玉功》同樣也可以修改,但《雪玉功》的基礎底蘊太差了,這只是一部普通五星級的功法。

陳悟真要將其修改到天級的話,還真不是一件小事。

重生軍校:腹黑少將,欠調教 畢竟,陳悟真如今並不是神尊級強者,而是只有先天境五重而已。

相對來說,《冰肌玉骨玄元功》,其基礎底蘊就是天級一星,在天級的基礎上修改,難度自然小了很多很多。

陳悟真是一個討厭麻煩的人。

林詩琴既然會做人,陳悟真不介意給予她一個表現的機會。

陳悟真思量著,隨即略微抬頭,看向院門外。

方雲浩一身白色劍服,卻是再次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見到陳悟真盯著他,他臉色頓時冰冷了下來,像是別人欠他百萬元晶石一般。

「來得正好,諾,這傢伙想欺負我,被我家凌曦打暈了,你將他拖出去。」

陳悟真頤指氣使道。

這是典型的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方雲浩氣得嘴巴都歪了,不過他看了看方凌霄被打成豬頭的模樣,還是不由打了個冷顫。

這方凌霄可是方凌曦的堂弟啊,這方凌曦,竟是如此的……看重這小白臉?

莫非真的像是他說的那樣?

器大?

活好?

方雲浩本能的瞥了瞥陳悟真的下身,卻看不出有什麼凶威滔天之物。

「看什麼看?看不到是為你好,免得你自卑!快拖出去,不然我告訴我家凌曦,你想欺負我。」

陳悟真鄙視的道。

方雲浩一張還算俊俏的臉,頓時憋得通紅。

「拖出去。」

方凌曦和林詩琴談妥,走了過來。

方凌曦直接冷冷的發號施令。

「我,我是來說一件事的。」

方雲浩本能的後退了兩步,臉色發紅,又有些唯唯諾諾的尷尬和畏懼。

「哦,什麼事?」

方凌曦冷聲詢問道。

「族長接到了我姐姐方雲音的傳訊,她明天中午就要從皓月學院回來了。還有,她這次帶了一名天驕道侶回來,就是皓月學院很有名的『於秋寒』於公子。

所以,族長讓你帶著陳悟真,明天一起去迎接一下。

順便,讓你們和於秋寒公子多多接觸一番。」

「方雲音明天回來?家族供給了她那麼多資源,這三年來,她隔三差五的問家族要更多的資源,家族幾次遭遇兇險,她卻不聞不問,家族傳了消息給她,她也不回——她明天回來做什麼?她還有臉回來?」

方凌曦的語氣格外冰冷。

而聽到『於秋寒』這個名字,陳悟真眼瞳也微微一縮。

這個於秋寒,前世追求方凌曦很厲害。

陳悟真記得很清楚,當初,也就是如今的一年之後,他在皓月學院堵截方凌曦的時候,遭遇到了於秋寒。

當時,天元境三重的於秋寒,直接運轉天元境的威凜氣息,活生生的以氣勢碾壓陳悟真,逼迫陳悟真當場下跪。

可陳悟真即便是被壓得雙腿炸開,卻依然硬生生的站著,並立下血誓,要讓於秋寒不得好死。

那一次,皓月學院有一位長老『鄒黎雲』救了陳悟真,讓他避免遭遇於秋寒的羞辱。

他對那鄒黎雲感恩戴德,可鄒黎雲卻居心叵測,教導他修鍊一種邪惡的魔功,為的就是方便奪舍他,搶佔他的肉身,提煉神血天賦。

而這個神血天賦的秘密,就是對他陳悟真主動投懷送抱的風雨彤、萬宏蘭提供給那鄒黎雲的。

……

重生前那一世的一系列因果想起來,陳悟真心中也頗為唏噓。

只是,如今的一切,似乎有些變化。

方雲音在那一世,並沒有回方家,而是在一年之後的那一次歷練之中被一隻大妖活生生的煉死了。

而於秋寒,也沒有前往過方家。

於秋寒,是一個非常命硬的存在,身具極為逆天的氣運!

陳悟真重生那一世,和其爭鬥,長達一百三十年!

最終,陳悟真燃燒無數底蘊,拼出一身重傷,才將於秋寒活活殺死!

而如今,陳悟真沒想到,他明天,就要見到這個敵人。

「未來,很明顯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於秋寒,你今生若是識時務,就讓你多活幾天。若是不知好歹,我便以魂火煉器、活生生的血煉你,並以鄒黎雲的『天魔傀儡』之法,將你煉製成傀儡!」

陳悟真眼中閃過一道血色的凶光。 晨曦獨院。

在方凌曦冷冽而不滿的語氣中,方雲浩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實際上,他心中對於方雲音的怨念更深一些。

哪怕,方雲音是他的姐姐,可是,這個姐姐,卻幾乎佔據了他的所有修鍊資源不說,更是非常的薄情寡義。

方雲浩像是犯錯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裡。

這般表現,也讓方凌曦生出了一絲惻隱之心。

「算了,這件事我知道了。方雲音是方雲音,你是你。只是,以後不論你達到什麼修為,擁有什麼天賦才華,也別學你那個姐姐。」

方凌曦輕嘆一聲。

「凌曦——你放心,我絕不會像是姐姐那樣無情無義的!」

首豪王妃:相公有妖氣 方雲浩臉色漲紅,立刻無比堅定的說道。

似乎,他非常在意方凌曦會誤會他將來變得無情無義一樣。

陳悟真心中嗤笑了一聲,心道以凌曦的心性,會看上你這樣『唯唯諾諾』的人才怪了。

「不過,好像我自己在她面前也是這樣?」

「以後,是不是要表現的霸道強勢一點兒?來個霸道總裁強勢寵妻?」

「算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現在我在她心中,除了那一層『道侶』的關係之外,其實也沒任何基礎。」

陳悟真想了想,也就沒開口嘲諷方雲浩的差勁表現。

如果不穿越,不重生,可能,他的表現還遠遠不如方雲浩呢。

「不會就好,雲浩哥將凌霄帶下去吧,我要和湘兒姐姐一起修鍊了。」

方凌曦開始趕人。

方雲浩立刻躬身行禮,雖然他是族兄,但是卻十分聽方凌曦的話,甚至於,在方凌曦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若非是之前被陳悟真的事情刺激,給他一百個膽量,他都不敢砸晨曦獨院的院門。

陸先生,養狐成妻 ……

黑夜來臨。

方雲浩離開之後,氣氛就十分和諧。

陳悟真於自己的房間之中,默默的盤坐著修鍊。

原本,他的確答應了方凌曦不修鍊,但在面對那個他爭鬥了一百三十年的敵人於秋寒的時候,陳悟真還是不想大意。

婚有意外 眼下,他雖然踏入先天境五重,還擁有涅槃變化的魂火煉血能力,但自身實力終究還是太差了。

這個時間點,於秋寒的實力應該在天元境一重。

雖然,於秋寒的實力和林詩琴應該差不多,但是陳悟真知道,一個擁有逆天氣運的人,實力是絕不能以明面上的境界去計算。

而且,他之前殺人,運用的都是通過血脈天賦的潛能激發,並以神級功法瞬間爆發殺人,可謂是讓敵人沒有絲毫反抗的機會。

一旦讓敵人把握到了反抗的機會,扛過了氣勢碾壓和戰力震懾的時間點,戰鬥結果就會有些不同。

「呼——」

陳悟真閉上血色的雙眼,渾身流淌出一縷縷氤氳的神輝。

「嗤嗤——」

他體內的經絡之中,魂火流淌,之前以《鯤鵬吞天術》吞噬天地間的狂暴元氣,此時全部如反芻一般,從沉寂的經絡之中,流淌了出來。

陳悟真再次魂火煉血,領悟《伏天古經》的深層次奧義,專註的悟道。

以《伏天古經》為主,結合《鯤鵬吞天術》的強大吞噬效果,陳悟真同時反覆淬鍊著身體與靈魂。

魂火,介於肉身與靈魂之間,是《伏天古經》溝通肉身和靈魂的最好媒介。

陳悟真反覆修鍊,他原本偏向於孱弱的肉身,也逐漸的強大了起來。

他的境界僅僅只是從先天境五重,提升到了先天境六重。

但是他的天賦,卻從靈級一星,直接成長到了靈級五星,徹底的和方凌曦持平了。

而這一點,才應該是正常的狀態。

天賦提升到了這般狀態后,再次提升不是不行,但略顯艱難。因為再次提升,他不僅要提升他自己的天賦,還要連帶著提升方凌曦的天賦。

這,便是神級契約帶來的影響。

眼下,方凌曦顯然是不適合繼續提升天賦的。

陳悟真完成了天賦的蛻變后,便繼續修鍊境界。

先天境的境界,提升並不難。

陳悟真沒有任何境界壁壘的阻攔,只要有足夠的能量,實際上他就可以無限的提升——只要不超過方凌曦,都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但他並不能鯨吞這片天地的元氣,這樣的舉動,會影響方凌曦的修鍊。

……

午夜。

四野低低的蟲鳴聲,讓黑夜更顯幽靜。

「呼——」

陳悟真呼出一口濁氣,將自身的境界提升到了先天境九重圓滿之境,才停了下來。

「進來吧。」

陳悟真抬手一道先天真氣,他房間的門,悄無聲息的開了。

黑夜裡,林詩琴一身黑袍,面遮黑紗,遮掩了一切信息——除了那黑袍下凸凹有致的身材能說明她是一名女子之外,其餘任何信息,她都沒有呈現出來。

「陳公子。」

林詩琴躬身行了一禮,聲音非常低。

「不要緊,沒人會知道。」

陳悟真的手,匯聚先天真氣,於虛空刻畫了片刻。

一縷縷氤氳的流光瀰漫於四方虛空,很快,空間的氛圍便發生了如水波紋扭曲的變化。

「陣法?!」

林詩琴僅僅露出的雙眼中,充滿了震驚與駭然之色。

「真氣鐫刻,普通隱匿陣法,不足為道。」

陳悟真淡淡開口,隨即輕手一推,房間的門輕輕的關上了。

而這時候,整個房間,彷彿化作一片昏暗的幽冷環境。

身邊的一切氣息,都顯得有些夢幻與朦朧。

「這陣法……還能影響環境的氣息?引動虛空之間的元氣變化?」

林詩琴芳心巨震——任何陣法相關的東西,那絕對是非常可怕的東西。

陳悟真,十五歲,竟是如此精通陣法!

莫非——

林詩琴心中無比駭然,峰巒起伏,呼吸都不由急促了幾分。

她想到了一種可能——陳悟真,一定是血脈覺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