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卻離從儲物戒里拿出十張灰色的符籙,一揮手,每個殭屍後背上都貼了一張,那令人心悸的屍氣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去!」卻離單手掐訣,下令道。

十頭殭屍齊步來到斷龍石前,伸手抓住斷龍石上,一起用力,二百四十萬斤重的斷龍石發出晦澀的吱嘎嘎的聲音,慢慢的升起一點。

眾人又驚又喜,沒想到殭屍們做到了,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卻離有些得意的掃了一眼妖族,意思這一次你們可別搗亂了。

轟隆隆!

斷龍石繼續上升,下面的間隙越來越大,所有人歡欣鼓舞,都沒有看到殭屍身體出現了一道道血痕。

就在斷龍石被十頭殭屍抬起三尺高的時候,嘭!的一聲,一頭殭屍堅持不住,爆裂開來,接下來,其他殭屍一個個的爆炸,斷龍石發出龍吟般的轟鳴,重重的落回原位。

噗!

卻離噴出一口鮮血,卻是因為他所控殭屍全部死去,而遭到了反噬,神識受損!

他苦笑著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臉色更白,「不行了,本座也無能無力!」

眾人絕望了,難道真的要功虧一簣?

「大家勿用擔心,根據我的判斷,二十四個時辰之後,斷龍石就會恢複本來的重量,大家等一等就是!」風乙墨突然說道。

啊?!

所有人都愣住了,感覺腦袋不夠用的,峰迴路轉的結果讓眾人無法接受,卻離更是氣的渾身發抖,好你個小崽子,剛才不說,還得老子白白損失了十頭千年殭屍,太可惡了!

「這是真的?」計長老大喜,恨不得上去抱著風乙墨轉幾圈,這消息來的太是時候了。

「應該沒錯,大家不妨等一等。」風乙墨一邊說,一邊帶著獨狼等人來到一旁的空地上,坐了下來。

獨狼、許多、晴雨等人對風乙墨這種坦然,佩服的五體投地。

「好,就等等!七公主殿下,你們沒有什麼意見吧?」計長老喜上眉梢,向蓮兒問道。

蓮兒也不說話,來到風乙墨不遠處的空地,坐了下去。

旁邊的花相及時的遞過來一個蒲團,放在蓮兒的身子地下,免得她直接坐在冰涼的地上。

卻離取出靈丹服下,開始療傷,其他人原地坐下,等待二十四個時辰的過去。

現場靜悄悄的,氣氛沉悶而詭異。

到了中午,風乙墨旁若無人的從德長老那裡要來烤熟的象鼻子,分給獨狼等人吃了,繼續等待。

二十四個時辰,對於壽命數千年的修士來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然而,這一次,感覺好像度過的是二十四年、二百四十年,簡直就是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等到過去了二十四個時辰,計長老便來到風乙墨面前:「斷生,是不是時辰到了?」 聽了計長老商量的口氣,晴雨等人感覺好笑,他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居然也有低三下氣的時候,真是痛快!

風乙墨站起身,來到斷龍石前,稍微感受了一下,點點頭,「可以了。都來吧!」

「是!」

九個武者站好,見還差一個,計長老連忙讓龐長老派出一個武者傀儡,十人準備妥當,隨著風乙墨一聲令下,斷龍石果真緩緩升起,被十人一直推舉過頭頂,就聽兩頭髮出一聲輕微的咔嚓聲音,似乎是到達了極限,卡住了。

「一起扯手!」風乙墨命令道。

十人一起離開,斷龍石穩穩的懸在半空。

「太好了!」人群中傳來歡呼,紛紛向洞內奔去,妖獸自然也不甘示弱,衝到山洞之內。

按照約定,人族、妖族各三十二人,全部進入了山洞內。餘下的妖獸全都守在洞口之外。

剛剛進入山洞內,人族修士無不色變,因為山洞內神識最多離體兩寸,也就是說僅僅能夠召喚儲物戒內的東西,連法寶都不能使用,而且,元氣幾乎沒有,他們相當於普通人了。

反觀妖族、武者們一個個泰然處之,沒有什麼變化。

「柳斷生,在這裡,我等的身家性命可就全都看你們的了!」計長老低聲跟風乙墨說道。

風乙墨點點頭,四下打量山洞。

從斷龍石進來就是一個寬三十多丈的巨大通道,直通黑漆漆的裡面,看不到頭,兩側鑲嵌著發光的圓球,昏暗的熒光僅能照亮眼前的地面。

地面是一塊塊大小統一的青石排列鋪成,走在上面,沒什麼異常,不過,風乙墨卻知道,一些機關,就隱藏在青石之下。

妖獸們似乎十分心急,已經跑在最前面,風乙墨剛要抬腳,臉色驟變,拉住晴雨等人撲倒地上:「躲避!」

那些修士聽到風乙墨的示警,顧不上形象,一個個撲倒。剛剛撲倒,對面黝黑的通道里就飛出了數十桿長矛,有的刺中了妖獸,不過妖獸皮糙肉厚,防禦力超強,長矛噹啷啷落地,還有數十桿,射向了風乙墨等人這邊,多虧他們提前一步趴地,長矛從其頭上呼嘯而過,竟然射出了洞外。

修士們驚出一身冷汗,他們可沒有妖獸那樣變態的防禦力,如果被射中,就算不死,也得重傷。

看來這裡面機關重重啊。

計長老想起了州尊的錦囊,悄悄的取出來,從裡面拿出一張紙,居然是一份簡單的地圖,勾勒出縱橫交錯的通道,而且上面還標註了陷阱的位置。

計長老看了一眼,便把紙張捏成齏粉,可惜他不知道,風乙墨已經通過大智眼,看到了他所看到的內容。

竟然是東方星寶藏的地圖!

風乙墨又驚又喜,沒想到霍軍山竟然搞到寶藏地圖,太厲害了。

「走吧!」計長老從地上爬起,向前面走去。風乙墨緊盯著計長老的腳步,示意獨狼、許木等人全都按照自己的步伐行進。

剛剛走出二百步,就發現最先衝進來的妖族站在通道前,不走了。

「什麼情況?」計長老問道。

蓮兒狠狠瞪了他一眼,眼中顯出悲傷,風乙墨心頭一顫,莫非出了什麼不測?

果然,就聽花容悲戚的吼道:「我們的族人死了兩個!」

眾人目光越過蓮兒、花容等人,看到最前面的兩頭八級妖獸渾身插滿了藍色的羽箭,纖細的羽箭竟然穿透了八級妖獸的身體,而且羽箭上含有劇毒,它們原本能夠躲開羽箭的,可是它們並沒有躲開,因為它們身後是蓮兒她們!

兩頭八級妖獸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致命的劇毒羽箭,保護了它們的七公主!

風乙墨嘆了一口氣,心中充滿了佩服,妖獸有時候比人類要可愛的多。

顯然,妖族搶先來到這裡,觸發了兩道機關,一道是長矛,一道是劇毒羽箭。

「你們人類真卑鄙!」蓮兒忍不住說道。

她的話讓計長老驟然色變,難不成這個妖族的七公主知道這是什麼寶藏?

或許因為有了傷亡經驗,妖族全都靠邊,讓人族先過。

可是,計長老卻不動了,站在原地,眉頭擰成川字,一臉嚴肅。

風乙墨以大智眼觀照與他,心裡不覺的好笑,原來這個老東西心裡盤算如何謀取更多的利益呢。

果然,就聽計長老沉吟半晌,道:「七公主殿下,這寶藏內危機四伏,到處都是機關,而且,我等修士法力在此受到了壓制,防禦能力比你們妖族弱了許多,風險更大,隨時都能丟掉性命。」

豪門老公很不 蓮兒皺了皺眉頭,旁邊的花相就不耐煩的問道:「你這老頭,有什麼話就直說,不用拐彎抹角,咱們可沒有那麼多的花花腸子!」

計長老老臉一紅,接著道:「既然斷龍石是我們打開的,往裡面去的機關還需要我們破除,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在我們破除機關的時候,保證我們的安全,第二,如果在此遇到了寶物,希望你們不要與我們爭搶,等到了內部,咱們雙方再各憑本事取寶,如何?」

「好,本公主答應你!」蓮兒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她是非常願意的,這樣一來,便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觸風大哥了。

計長老大喜,腳步輕盈的向前邁進。

這條通道足有十餘里,遇到的機關就有十幾處,有的可以避開,有的卻只能破解,雖然計長老他們是大乘修士,可是因為法力被壓制,神識只能附在體表,如果沒有地圖提示,恐怕早已死好幾回了。

因為是一比一,每個人族身邊都有一個妖族保護,蓮兒留在風乙墨身邊,卻目不斜視,讓風乙墨感嘆,小丫頭成熟了。

忽然,風乙墨一把拉住蓮兒,然後袖袍一卷,捲住了獨狼、晴雨、許木三人,消失在原地。

五人剛剛消失,就見走在最前面的計長老突然伸腳在旁邊青石點了一下,後面所經過的青石劇烈顫抖起來,接著翻轉,露出許多個窟窿來。

一些武者,特別是龐長老所帶來的武者傀儡,猝不及防,全都掉了下去。 吼!!

此時,妖獸們卻爆發出強大的反應能力,縱身而起,撲向了通道盡頭。

然而,它們身邊的修士們突然出手,有的人祭出了符籙,有的人放出了傀儡,特別是紫霞山的眾修士,每個人身邊都有兩個強大的八級傀儡獸!

在憤怒中,妖獸憤然出手,無論是為了自保還是滅殺人族,它們發揮出最大的戰鬥力!

一場混戰開始,就在狹窄的通道內,光芒四射,尤其是各種高級攻擊符籙,他們的目的不死一下子殺死妖獸,而是把妖獸轟入到地面出現的窟窿里!

妖族除了蓮兒,一共三十一人,此前死了兩個,還剩下二十九個,短短十幾息,就有六個被轟到了地面窟窿之中,餘下的拚死衝過通道,來到了巨大的洞穴之中。

風乙墨攬住蓮兒,帶著獨狼三人出現在洞口。

「風大哥,怎麼辦?」蓮兒焦急的問道。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獨狼、許木、晴雨三人懵了,老大怎麼會法術?一下子從裡面來到了洞口,莫非老大是修士?

在三人懷疑的目光中,風乙墨歉意的笑了笑,道:「對不起,我真正的名字叫風乙墨,而不是柳斷生。我是一名從下界來的修士,這位七公主是我的妻子。剛才你們也看到了,計長老根本是不會讓咱們活著出去的,那些武者恐怕已經全都死了,連妖族的人都死了不少。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個,離開這裡,我可以讓蓮兒派人護送你們回去,第二,跟著我,我保證不會讓你們受到任何傷害!」

獨狼、許木、晴雨三人目瞪口呆,老大真是修士,而起還與妖族的公主是夫妻,太亂了,半響,獨狼才道:「老大,我跟著你,只要你不嫌我是累贅就行!」

「我也是!」

「我也跟著!」

許木、晴雨齊聲道。

「那好,咱們就一起探一探這裡的寶藏!」風乙墨說完,伸手斷龍石旁邊一個小小的凸起按了一下,那斷龍石發出吱嘎嘎的聲音,轟隆隆落下了。

「走!」

風乙墨帶著四人,重新向通道盡頭走去。

等五人來到通道盡頭,發現計長老他們、猿伯、花容他們全都不見了,地面上出現十幾個黑咕隆咚的窟窿,深不見底,不知道那些跌落下去的人、妖獸都怎麼樣了。

走出通道,面前是一個石柱聳立的巨大洞穴,仔細看,才發現那些石柱不是真正的石柱,而是洞頂直接垂落下來的粗大石鐘乳,只不過它們與地面連接在一起了而已。

「老大,咱們怎麼走?」面對廣袤的山洞,獨狼不知鎖措,不知該向何處走,只能問風乙墨。

風乙墨腦海中出現從計長老那裡觀照來的地圖,伸手向右一指,「走,咱們向那裡去!」

五人走了百餘丈,便聽到前面傳來乒乒乓乓的打鬥之聲,悄悄的潛了過去,便發現妖族的猿伯正與兩名修士放出的四個金屬傀儡斗在一起。

兩個修士竟然是不曾見過的,讓風乙墨一愣,隨即明白過來,是進入洞穴內修士隨身攜帶了可以裝活物的特殊寶物,他們把其他修士藏在寶物中,到了裡面再放出來,便加強了自己這邊的實力,好算計!

就在兩伙爭鬥不遠處,是一具沒有一絲血肉的完整骸骨,高三丈,樣子與人類相似,只不過頭骨較大,下頜突出,不知是什麼物種的遺骸。

「是山嶽猿!」蓮兒一眼就認出了骸骨的本體,低聲道:「猿伯就是山嶽猿的族長,他自然不希望族人的骸骨遺留此地,要收走,卻被那兩個修士所阻攔。」

蓮兒猜的沒錯,倖存者衝出了重重機關,衝過通道,便各自分散,獨自尋寶去了,猿伯沒有理會其他妖族,憑著感覺直奔這裡而來,便看到了族人的骸骨,他心中悲傷,正向收起骸骨,誰知冒出兩個修士。

這具骸骨是九級高階,且非常完整,價值無法估量,自然就引起了那兩個修士的覬覦,便放出傀儡獸,打算幹掉猿伯,收了骸骨。

可是,猿伯同樣是九級妖獸,雖然是中階,也不是區區兩名大乘修士所放出的四頭八級傀儡獸所能對付的,揮舞拳頭,一會兒,就把四具八級傀儡獸變成了廢墟,接著,一拳一個,把兩個驚懼的修士轟成碎渣,收了山嶽猿的骸骨,繼續前行。

冷麪首席別太壞 五人等猿伯離遠了,才慢慢的出來,風乙墨來到碎屍堆中,找到了兩枚儲物戒,毫不客氣的收了起來,猿伯殺了兩人,卻沒有收戰利品,白白便宜了他。

豔宮殺:嫡女驚華 「這個猿伯很厲害!」風乙墨說道。

「嗯,山嶽猿,原本就是妖界的荒獸遺種,血脈高貴,比神獸、仙獸差一個等級而已。百萬年前,也曾經出現過妖王,統領妖界數萬年,後來身死,血脈純度降低,到了猿伯這一輩,更是不堪。」蓮兒解釋道。

「走吧,咱們跟著他,看看他要幹什麼。」風乙墨疾奔而去,正好前行的方向與目標一直,看一看,猿伯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旁人在這無法使用神識的山洞裡,或許無法準確的跟蹤一人,可是風乙墨有大智眼,十分輕鬆的就捕捉到猿伯的身影。

幾人跟著猿伯走出了數里,又看到了一具山嶽猿的骸骨,猿伯臉色顯出悲憤的神情,雙拳緊握,風乙墨以為他肯定要發狂,誰知,慢慢的平息的了心中的憤怒,收了骸骨,繼續前行。

妖獸不會使用儲物戒,他們儲存東西的方式就是吞入腹中。

等風乙墨看到猿伯站在一具高八丈左右的巨大山嶽猿骸骨面前,驚呆了,因為隔著數百丈,都能感受到山嶽猿骸骨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即便那骸骨存在了不知多少年,血肉、內臟盡去,也無法掩飾那威壓!

「吼!!」 學魔養成系統 猿伯發出怒吼,撲通跪在了巨大山嶽猿骸骨前,雙眼通紅,竟然流出了兩行淚水。

顯然,這具骸骨已經是九級巔峰的存在,差一步就可以進階成仙獸,進入仙界,卻死在了這裡。 風乙墨甚為同情猿伯,如果沒有猜錯,這具骸骨與猿伯有極為密切的關係。

他以為,猿伯還會吞了這具骸骨,繼續向前,誰知猿伯把此前的兩具山嶽猿的骸骨逐一吐出,把三具骸骨擺放一起,身形一晃,露出高七丈的本體,然後長長的手臂猛烈的在胸口上捶打,呲著獠牙的嘴巴張開,一道黑色的火焰從其嘴裡噴出,裹住了三具骸骨。

修士修鍊到元嬰期,便能在體內生成嬰火,只不過這種嬰火極弱,當不了攻擊手段,不過,卻可以用來煉丹。妖獸到了一定級別,便能在身體內產生妖火,而妖火會隨著妖獸級別的提升而逐漸強大。

那黑色的火焰,就是九級中階山嶽猿產生的妖火。

「他竟然想要以本命妖火淬鍊出山嶽猿骸骨的本源!」

風乙墨暗暗心驚,知道了猿伯的意圖。妖獸死後,魂魄消失,生機斷送,可是做為生命本源卻可以一直保留在身體內,這種本源,尋常人根本無法得到,只有同宗同族的妖獸才能萃取出來。

這種生命本源,除了增加壽命之外,如果被人、妖獸煉化,便可以提升修為、等級,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風乙墨怦然心動,示意蓮兒、獨狼三人不要動,他展開月之影遁,加上枯玄功,悄無聲息的來到猿伯身後不遠處的影子中。

猿伯根本不知道有人靠近了自己,全力以本命妖火淬鍊骸骨。

黑色的火焰翻騰,包裹住骸骨的每一處,讓骸骨上散發出灰色的煙氣,骨骼開始發白,不到半炷香時間,白色的骨頭上就浮現出淡金色的氣暈,好似一層金色煙霧被炙烤出來一樣。

三具骸骨,以最大的骸骨浮現出來的氤氳最多,顏色更為純正。

猿伯神情激動,他之所以來此地,就是根據族內流傳至今的一本古老典籍上記錄有關東方星的點滴。

傳聞,東方星與當時的妖界的妖王達成協議,讓妖王增派一些九級、八級妖獸,來幫助他以武道證道成仙,並且承諾,成仙后,會給予妖族莫大的好處,當時妖王介於東方星的強大,便同意了下來。

山嶽猿一族當時就被派出十人,來到小寰界的獨琢峰,可是他們卻從此失蹤了一樣杳無音信。

因此,這一次金鵬王要求派人跟著七公主進入小寰界,猿伯便主動請纓,跟著來了,沒想到真的發現了山嶽猿的先輩。

他確信,如果自己服下提煉出來的生命本源,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進入九級高階,甚至能夠與十大妖王比肩!

又過去一炷香時間,三具骸骨全都變成了灰白色,再也沒有金色的氤氳浮現,猿伯巨大的手掌凌空攪動,金色的氤氳慢慢彙集在一起,形成了一顆淚珠般大小的金色的散發強大氣息的珠子。

猿伯變成人形,神情激動,伸手去抓生命本源珠,可是,他的手還沒有碰到生命本源珠,腦海突然出現了三支透明的箭矢,撕裂了他的腦海,疼的他雙手抱頭,慘叫起來。

等他運轉妖元,清除了腦海中的神識箭,那生命本源珠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