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氣被魔刀直接斬碎,一瞬間一尊紫衫美女出現。

狐芷!

陰冷的目光鎖定青袍刀客,狐芷眼中儘是殺機,她冷哼一聲,人直接從原地消失,下一刻當她再度出現時連人帶劍已經一劍刺入青袍刀客的防禦之內。

好快的一劍!

狐芷的劍就是一個快,那一刻似乎讓你念頭都來不及運轉,她的劍已經跟你親密接觸了。

青袍刀客面色很是凝重,他身形一晃,手中的魔刀一轉,在那一瞬間居然夾住了,狐芷這快若閃電的一劍。不過青袍刀客的可怕不僅如此,魔刀那一瞬間微微一震,就將狐芷震開,不過他並未在出手,而是冷冷的道:「你應當是魔情殿的掌教大弟子吧,果然名不虛傳,居然如此快就晉陞到仙尊境界。」

迷愛的森林 狐芷冷著臉道:「閣下相比就是月魔殿的冷月魔尊了,沒想到堂堂仙尊居然對我魔情殿一個仙武動手,看來月魔殿越來越沒下線了。」

自己男人被欺負了,狐芷可是非常的憤怒,要不是顧忌這裡是魔情殿,她一定不會就此罷手。

青袍刀客冷哼道:「本座不管什麼仙武不仙武,這小子要殺我們月魔殿的弟子,那本座就不會放過他。」

「這裡乃魔情殿,其實你們月魔殿可以囂張的。」

狐芷眼中儘是殺意,她可不會因為對方是老一輩仙尊就會退縮,雖然他們之間有差距,但是她不懼一戰。

青袍刀客臉上儘是冷笑道:「本座囂張又能如何,你們魔情殿能奈我何。」

「是嗎?」

青袍刀客的話音剛落,一道陰冷的寒意驟然出現,就在他的臉色一變的瞬間,恐怖的力量已經轟在他的身上,那一刻狂暴的拳勁爆炸了,閃電間就將青袍刀客轟飛。

這一幕變化實在是太快了,青袍刀客的實力有目共睹,可是他一瞬間就被人轟飛,甚至整個過程就連出手的人都沒有看到。

很快虛空出現一個中年男子,他的氣息異常的恐怖,雖然已經將力量壓制住了,但還是讓整個焚天之城的強者都是心神一震。

踏天魔尊!

不少人看到這尊中年男子時,心神都是一震,這絕對是魔情殿老一輩頂級強者,這可是仙尊境界真正的恐怖存在,青袍刀客雖然強大,但是跟踏天魔尊一比卻又非常大的差距。

其實仙尊這個境界非常特殊,一般的境界只有上中下之分,而這個境界卻是內分三個小境界。這三個小境界就是天地人三大境界。 天地人三大境界,沒一個境界差距還是不小的,狐芷剛剛晉陞,自然只是人尊級別的仙尊,而青袍刀客同樣也是人尊級別的仙尊,只不過他的實力更強,隱約間已算是半步地尊了,蘇依實力可以碾壓狐芷。()

不過青袍刀客跟踏天魔尊一比,那就沒有任何可比性了,因為後者乃是天尊,這可是真正的魔道巨擘,他被一拳轟飛很正常,同時這傢伙還需要慶幸,這是月魔殿來魔情殿做客,踏天魔尊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剛剛一拳足夠將他打爆。

「狐芷見過前輩!」

狐芷在看到踏天魔尊的瞬間急忙行禮,對於這位魔情殿數一數二的超級強者自然需要萬分尊敬,這是發自內心,因為就算是她的師傅也非常欽佩踏天魔尊。

踏天魔尊點了點頭,目光很快落在葉凡的身上,他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道:「那小子總算找了一個不錯的徒弟,咱們魔尊殿今後出去也不用丟人現眼了。」

葉凡聞言有些不明就裡,他自然知道眼前的踏天魔尊來自魔尊殿,不對對方看他的眼神有種長輩的慈祥,這讓他很是疑惑。

「笨蛋,這是你的師祖,還愣在那裡幹什麼?」

狐芷哼了一聲。

葉凡立時醒悟過來,敢情這是師傅的師傅啊。

「弟子拜見師祖。」

踏天魔尊擺手道:「用不著多禮,咱們是魔道修者,尊敬不是擺在臉上,而是要記在心裡,以後不用這樣了。」

葉凡立時笑眯眯的道:「師祖說的沒錯,徒孫對你老的可是非常敬仰啊。」

踏天魔尊翻白眼道:「放屁,你小子肯定不知道本師祖的名諱吧,說久仰鬼才信。」

葉凡尷尬的道:「師祖可不能怪弟子,這初來乍到,現在整個魔情殿認識的人都非常有限,更別說是不經常露面的老一輩人物。如果師祖真要怪罪,那也只能怪咱師傅了,他老人家壓根就沒有提過。」

葉凡瞬間就給自己師傅挖了一顆坑,他是一點愧疚都沒有的。這事說來還真是龍殿主的錯,他要是說自己的師傅有多牛逼,葉凡起碼心裡也有一個底,到時候在外邊擺出師祖的名號,還是可以震懾宵小的。

踏天魔尊嘿嘿笑道「你小子也不用給自己的師傅挖坑,那傢伙一直都比較老實,不會體我們的名諱很正常。聽你師父說,你小子不僅領悟了震古爍今,還繼承了驅霆策電跟雙龍戲鳳可對?」

葉凡很是謙虛的道:「弟子只是繼承了三個天賦,這根本不算什麼。」

踏天魔尊哈哈笑道:「好樣的,一個人身兼三個天賦,你小子絕對是咱們魔尊殿自古以來的第一人了,這一代的魔情殿看來還要看我們魔尊殿啊。」

踏天魔尊心情很好,他徒弟這一代魔尊殿差不多廢了,如今到了徒孫這一代看樣子又要復興了,不說別的,僅僅葉凡一個就足夠撐起魔尊殿。踏天魔尊上下將葉凡打量,他也了解過這個徒孫的能力,據說整個修鍊都要在女人身上,看這樣這效果好到爆啊,這才多久,居然僅僅仙武的實力就能打爆半步仙尊。

千萬不要以為踏天魔尊才出關,他可是秦岩目睹葉凡風騷的將月魔殿以為女性半步仙尊擊落,說句實話,他對於徒孫這方面的天賦真的非常佩服,那樣風騷的一劍可不是什麼人都用的出來的,尤其還是以仙武的實力打出半步仙尊的劍威,天賦異稟到這一步整個魔情殿就這小子。

踏天魔尊絲毫不認為葉凡的招式太猥瑣,身懷神劍殺得月魔殿女弟子哭爹喊娘,實在是太漲勢氣了。

「這次兩大宗門的交流,你小子可要好好表現,到時你如果幹掉了那個叫做水月岩的弟子,師祖給你撐腰。」

「那實在太好了,徒孫早就看那傢伙不順眼了。」

踏天魔尊嘿嘿冷笑道:「月魔殿越來越囂張了,來到我們魔情殿居然還敢如此囂張,是該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了。」

葉凡發現這位師祖是一個非常強勢的人,而且根本不怕事,有這樣的人物撐腰,兩派交流時他可以放心大膽的將水月岩幹掉了。葉凡對於水月岩窺視自己的女人一直耿耿於懷,這次要不是那個青袍刀客阻擾,他絕對要幹掉這小子。

……

「情況怎樣?」

倪恆臉色異常的陰沉,他沒想到自己最看重的弟子差點被人幹掉。

「沒什麼大礙,養傷幾天就能痊癒。」

席瑤微微一笑。

倪恆臉色陰沉道:「這次魔情殿實在是太過分了,要不是有師兄出手,他可能就要被幹掉了,這個仇一定不能忍。」

席瑤皺眉道:「這次說來都只是年青一代弟子之間的爭鬥,我們參合進去本就壞了規矩,如今咱們可是身在魔情殿,這事最好好事不要繼續糾纏不放。」

倪恆冷哼道:「這個我自然知道,那小子就是一個天大的禍害,僅僅仙武的實力就能夠將月岩傷成這樣,將來要是成長起來,又會是另外一個踏天魔尊。如今我們月魔殿蒸蒸日上,趕超魔情殿指日可待,決不能讓他們擁有這樣的天才。」

席瑤挑眉道:「夫君有什麼想法?」

倪恆冷笑道:「那小子乃是那個思倩的道侶,今天月岩就是因為動了她才引來這小子的殺意,如果月岩在交流時出場,這小子肯定不會放過機會,只要我跟月岩準備幾樣東西,保證讓這小子吃不了兜著走。」

席瑤遲疑道:「這樣做怕是容易惹惱踏天魔尊,這傢伙可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存在,如果他真的出手,說不定咱們這次來魔情殿的人會損失慘重的。」

倪恆冷哼道:「怕什麼,如果魔情殿真敢這樣做,那就是跟我們月魔殿直接翻臉,難道我們害怕他們不成。」

席瑤微微皺眉,她看著臉色陰沉的倪恆,感覺自己這個丈夫如此痛恨葉凡怕不是因為徒弟那麼簡單。席瑤很快想到了那個一直暗戀自己的龍殿主,說實話當年她其實蠻中意對方的,只可惜被倪恆先一步霸王硬上弓,這才讓這段緣分不了而了之。

席瑤知道,倪恆一直以來都對這事耿耿於懷,懷疑他心中藏著龍殿主那傢伙。席瑤知道丈夫為何這樣懷疑,說來龍殿主的天賦能力還真是給力,只可惜她沒有機會親身一試他的巨龍體了。

魔門女子對於婚姻不用指望太多的忠誠,尤其在月魔殿這樣的大染缸,三觀想不被污都難。席瑤說來還算潔身自好了,起碼目前還未紅杏出牆,當然了,這跟她有倪恆這個看得緊的丈夫有關,讓她根本沒有機會。

席瑤對於丈夫的舉動到不覺得有什麼不妥,月魔殿一直被魔情殿壓制,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翻身的跡象,自然不能錯過這次的機會。只不過席瑤覺得倪恆做事太狠了,而且風險大,這很有可能將眾人置於險地。可惜席瑤雖然心中反對,但是倪恆現在非常固執,根本聽不進任何話。

……

倪玉漱好奇的看著躺在床上唉喲的水月岩,她一雙美眸內儘是好奇之色。

「師兄,那個傢伙真有這麼厲害?」

倪玉漱很是懷疑,水月岩怎麼說都是仙主,而那個打傷他的傢伙聽說只有仙武級別,一個大境界才差距,居然還落得慘敗,她感覺師兄還真是夠丟人的。

水月岩經過一番治療傷勢好了大半,不過被葉凡數百飛劍集體轟炸,這種遭遇可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消除影響的。

「師兄這麼慘,有必要騙人嗎?」

倪玉漱抿嘴笑道:「師兄莫不是跟女人快活,讓那傢伙偷襲成功了吧?」

水月岩怒道:「放屁!師兄就是正辦事也可以跟人大戰,哪裡會讓人偷襲。」

「那師兄為何傷成這樣?」

倪玉漱一臉的好奇,那模樣真的非常純真。

水月岩哼了一聲,他不會被倪玉漱表現出來的樣子騙到的,這丫頭根本就是一個小魔女,要是真信了她的表情,絕對會被騙的很慘。

「雖然不願承認,但是那小子的實力真的非常強。」

水月岩腦中不由浮現葉凡當初殺進來的場景,說實話那個畫面實在是太風騷了,就算自認非常風騷的他看到那個出場簡直震撼到一塌糊塗。

娘的!

那一劍的風情真的沒誰了,要是老子也有這樣的天賦,絕對能夠將魔情殿那些女弟子震得腿軟。

說實話水月岩這次雖然很慘,但是他到沒有怎麼記恨葉凡,說來被葉凡一記風騷的甩劍震飛,他真的服了,要不是彼此乃是敵對關係,他真的要跟葉凡結拜,探討一下如何共同將這種風騷無敵的劍術發揚光大。

倪玉漱很是驚訝的看著水月岩,她知道自己師兄如何驕傲,妖月體讓他遠超同級別的武者,可是今天居然如此推崇一個敵人,可見這個叫做葉凡的小子真的非常厲害。倪玉漱現在很想見識一番,這個能夠殺得師兄心服口服的傢伙到底有什麼厲害之處。

……

兩派發生衝突,本來預定好的交流不得不推遲,這一點是月魔殿提出來的,主要是為了讓他們的王牌水月岩養好傷。對於月魔殿的堅持,魔情殿到沒有拒絕,反正也就那麼幾天,他們也不急。

「你小子真是要得,將那個水月岩狠狠羞辱了,姓倪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真希望到時交流時他能將自己的得意弟子派出來,到時你小子再狠狠羞辱一番。」

龍殿主非常興奮,葉凡這次實在是太給他長臉了,將倪恆的得意徒弟打到裸奔,讓姓倪的在他面前根本抬不起頭來。

葉凡笑眯眯的道:「師傅啊,您老有沒有約見那個人啊?」

龍殿主立時輕咳一聲,他有些尷尬的道:「這個實在是沒有機會啊,你不知道姓倪的看得實在是太緊了,為師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葉凡嘿嘿笑道:「師傅啊,要不要弟子找人給她遞信,你約見她出來,大家訴訴衷腸什麼的。」

龍殿主疑惑的道:「你小子現在是月魔殿頭號關注對象,只要一動肯定會被注意,你如何給她傳遞消息?」

葉凡嘿嘿笑道:「師傅難道忘了,弟子可是將月魔殿那對師徒弄得服服貼貼,我讓她們傳遞消息應當不是難事。」

龍殿主眨眼道:「你真將她們降服了?」

葉凡一臉傲色道:「師傅小瞧弟子了不是,四大天賦組合出擊,外加從青絲那裡悟出來的有情無欲之道,她們兩個看到弟子都要腿軟,讓她們辦事絕對輕輕鬆鬆。總之師傅儘管放心,弟子一定會將您的情意傳遞給她,到時為了讓師傅能夠將未來師娘搶回來,弟子決定幫師傅牽制那個傢伙。」

龍殿主吃驚道:「你要牽制那個姓倪的?」

葉凡聳肩道:「師傅不用擔心,姓倪的雖然想要將弟子幹掉,但這裡可是魔情殿啊,除非他不想活著離開,不然他是不敢將弟子怎麼樣的。」

「這事就拜託了。」

龍殿主倒也爽快,如有可能,他一定要將她搶回來。

葉凡嘿嘿笑道:「師傅這次一定要拿出渾身解數來,最好將未來師娘弄得離不開自己,那時只要您能將師娘擄回來,師祖一定會給你撐腰的。」

龍殿主立時眉飛色舞了,他不懷疑自己師傅會不會撐腰,現在一切都要看他的巨龍體是否給力了。想到這裡,龍殿主輕咳一聲道:「你小子的天賦劍法真不是吹的,有沒有好辦法讓為師一次性搞定你未來師娘?」

葉凡無語道:「師傅對自己難道沒有自信?」

龍殿主輕咳一聲道:「自信肯定有,可要想讓你未來師娘不顧一切跟著我還是很有難度的。」

葉凡摸著下巴,他自然知道這一點非常困難,未來師娘肯定是這種**之道的高手,要想將之徵服,讓她拋夫棄女還是有難度的。如果換做是葉凡自己,他自然有信心做到這一點,四大天賦能力祭出來,就算女神也要眉開眼笑,一個仙主級別的女修還不是手到擒來。不過非常可惜,龍殿主不具備葉凡這種能力,所以註定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懸案。

「這種事情根本沒有什麼辦法,就算要將有情無欲的手段傳授給師傅也非常有困難,畢竟這些沒有一定時間師傅根本掌握不了。」

這種事情葉凡自然無能為力。

「這個有情無欲真的很厲害?」

龍殿主非常驚訝,他自然知道自己徒弟是如何忽悠情玉殿的殿主成為道侶的,這讓他對這個有情無欲之道真的非常好奇。

「當然厲害了,一旦煉成有情無欲之道,你的動作越猥瑣,越是**裸,就越是能夠讓她感受到你最真摯的情感。反正一句,只要煉成有情無欲之道,就算是絕世大y魔,在女人眼中那也是大情聖。」

葉凡的話讓龍殿主呆了呆,他顯然無法理解大y魔跟大情聖要如何畫上等號,不過聽上去似乎非常的厲害就是了。

「這種修鍊之道有沒有速成之法?」

葉凡聞言一呆,速成應當不大可能,不過他感覺自己可以煉化一口特殊的寶劍給龍殿主,如果他能夠煉化,說不定就能夠暫時性擁有有情無欲的能力。葉凡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又將整個原理講解一番,龍殿主一下子看向他的目光不由猥瑣起來,問他這麼厲害是不是依靠了特殊神劍之故。

對於師傅的質疑,葉凡不屑的道:「弟子擁有天賦神劍,還是獨一無二的雙龍,用得著藉助外力。」

龍殿主很是尷尬,他似乎這時候才想起徒弟繼承了雙龍戲鳳的天賦,有這樣變態的天賦能力,難怪一次性能夠將那對師徒收拾得服服帖帖,這實在是太風騷了。

當下龍殿主虛心請求葉凡打造一口絕世寶劍,這其實不是難事,不過葉凡卻表示,這東西會有時限,如果不能在有情無欲效果消失前領悟這種特殊的轉化之道,寶劍將會變成普通的劍。

這倒不是葉凡藏私,而是寶劍都需要孕養,如果你自身不具備有情無欲的本事,寶劍得不到孕養遲早會能力削減。千萬不要以為讓寶劍時常將極致**轉化為情感就是孕養,這其實是一種消耗,真正還需要配套的東西進行醞釀,只有互惠互利,才是長久之道。

打造一口仙劍對於葉凡來說不算難事,就算是擁有有情無欲屬性的也不困難,這回他用的不是打造,而是動用火神徽章煉製一口寶劍。

有情無欲的寶劍跟一般的劍真的非常不同,這東西需要純粹的情感作為支撐,如果不能做到孕養,那麼最多也就能用十多次而已。

得了寶劍,龍殿主立時開始閉關,正確在席瑤回應前讓自己達到最佳狀態。葉凡自然需要聯繫上李詩雨師徒,如今他算是月魔殿重點觀察對象,要想接近還真是很有困難。 葉凡自然不會關心師傅的閉關,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聯繫上在月魔殿的李詩雨跟紫瑤。雖然跟龍殿主拍著胸脯保證不會有問題,但是葉凡心底也沒有多少底,畢竟也只是有過一次最親密的接觸,兩個女人是否給面子也難說。

現在葉凡處於月魔殿嚴厲監控中,當他試圖靠近月魔殿駐地時就感到自己被人發現了,這讓他有些無奈,要想聯繫上李詩雨試圖還真是一個問題。葉凡知道自己必須想辦法才行,要不然任務就要泡湯了。

怎麼辦了?

自己要混進月魔殿,大白天的肯定不行,可晚上過去也要等不少時間,思來想去,葉凡忽然發現自己其實想多了,他有一個非常巨大的優勢。

什麼優勢?

御劍啊。

葉凡的眼睛瞬間就亮了,御劍是他的能力,用飛劍將自己要表達的紙條送給李詩雨跟紫瑤還是很輕鬆的。想到就做,葉凡很快找來紙筆,寫上約見的內容,然後找一個無人的地方,開始操控飛劍朝著月魔殿駐地潛去。

飛劍可大可小,葉凡可以讓飛劍變為巴掌大小,然後悄無聲息的潛過去。整個過程非常小心,他的心神進入飛劍,然後小心翼翼的潛行,葉凡不敢大意,月魔殿有不少仙尊,神念隨便一掃或許就會發現他,所以該小心還是要小心,被逮住雖然不會有太大的損失,但萬無一失還是有必要的。

葉凡並不知道李詩雨住在何方,他第一目標自然就是上回被自己弄塌的房屋所在,這裡自然不能住了,李詩雨也不在這裡,這讓葉凡有些饒頭。處于飛劍狀態,自然不可能找人來問,葉凡只能躲在暗處偷聽,希望能夠聽出李詩雨跟紫瑤的據所。

「聽到沒有,水師弟被魔情殿的人教訓的很慘,這可是打得裸.奔啊,聽說屁股都打爛了,真是好讓人心痛啊。」

「真的被打倒裸.奔?水師弟的身材聽說非常棒,可惜當初我不在,不然一定要看一看水師弟的不穿衣服到底是啥樣子。」

幾個月魔殿女弟子聚在一起八卦著,他們關注的自然就是水月岩裸.奔事件,這事真的很大,誰叫水月岩泡女人無往不利,這次來到魔情殿居然出師不利,被對方一個剛入門的弟子打到裸.奔。這雖然時月魔殿的恥辱,但是宗門內部無數的男弟子都在拍手叫好,沒辦法水月岩平日里太囂張了,據說有不少師姐都被他給睡了,有不少可是有道侶的,作為男人哪裡能夠容忍被帶帽,平日里水月岩有長輩罩著,今日被魔情殿羞辱了,真是一大快事。

「水師弟身材雖然超好,但是現在有傳言那位魔情殿的入門弟子更加出色,我聽說當初他一劍就將陸師妹打得欲仙欲死,現在還下不了床了。」

「我也聽說了,當時他說要挑戰陸師妹,大夥還以為時正常的比試了,沒料這傢伙不走尋常路,竟拿那把劍跟陸師妹對戰,結果陸師妹一不小心被一劍戳翻在地,聽說當時就戳得不要不要的,簡直太……太厲害了。」

幾個月魔殿的女弟子都興奮起來,這麼風騷的男人絕對時第一次見到,居然能用那口特殊的神劍對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