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無雙動真格了,亮出了自己最為強大的小世界,他的這個小世界就好比是縮小版的宇宙,裡面包羅萬象,有著真真正正的星域、星系、星河,而且統統為他所用。

雙方都是全面爆發,彼此的力量碰撞到了一起,並對擂台產生衝擊。

光是其中一個,給擂台帶來的負擔就足夠大了,現在兩人一起爆發,整個擂台瀕臨極限,不堪重負。

畢竟這片場地連續經過了三個環節的洗禮,每一個環節都要承受相應的傷害,一次次累積下來,越來越嚴重。

還不等雙方動手,整個擂台的內部發出了劇烈的響聲,一層層結界轟然爆開,失去了結界的保護,擂台表面直接承受了范浪與公孫無雙的衝擊。

哪怕是經過加固的金屬,也無法抵擋這種恐怖的衝擊,迅速的消融瓦解。

范浪仍然凝視著自己的對手,對擂台的變化置之不理,緊握元邪龍劍,作勢就要動手。

范浪可以不在乎,但太金神帝就不行了。

「且慢動手!擂台已經要不行了,這場比試暫時中止,等擂台修好之後,再重新開戰!兩位稍安勿躁,不要衝動!」太金神帝大聲喝止,同時出手穩固擂台,以免釀成大亂。

公孫無雙並不領情,他已經箭在弦上,豈能輕易暫停。

「陛下,我有第二宇宙,能將范浪直接收攝進去,在第二宇宙里將他殺死,就算沒有這座擂台也是一樣的,你根本不用擔心。」公孫無雙道。

「萬萬不可!這種打法並不穩妥,萬一出現什麼意外,牽連實在太大。請公子聽我一言,暫時偃旗息鼓,等休息好了之後,再與范浪一較高下!」太金神帝極力勸阻,甚至直接出現在了擂台當中,夾在了交戰雙方之間。

這樣一來,就沒法打了。

誰也沒想到,這場比武招親的最終戰,竟然發生了這種意外,不得不被迫中止。 真是應了那句話,計劃不如變化快。

公孫無雙非常的不甘心,他都已經做好了當場將范浪斬殺的準備,如同箭在弦上,被人這樣打斷,真是相當的掃興。

同樣不甘心的人,還有那些旁觀者們,他們都已經擦亮了眼睛等著看好戲,結果突然被告知看不成了。一時間噓聲四起,發泄著不滿。

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像是這種天才對決,所造成的破壞實在太大,必須有所考量。

「陛下,準備一座新的擂台需要多久?」公孫無雙沉聲問道。

「快馬加鞭,加緊趕製,三天應該差不多了。」太金神帝答道。

「好,就三天!」公孫無雙轉頭望向范浪,「你也聽到了,這次算你便宜,多撿了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再來收拾你。好好珍惜這三天時間吧!」

「你若是真急著分勝負,我倒是有個主意,我們可以換個空曠點的地方打,這樣就不用擔心牽連到別人了。宇宙之大,可以放手一搏的地方有很多。我可以提供天然的擂台,只要你接受,我現在就帶你去找。」范浪沒有絲毫的怯意,反而給出了這樣的提議。

公孫無雙微微一挑眉毛,冷笑道:「你是急著去投胎嗎?老天好不容易賜給你多活三天的機會,竟然不珍惜。我向來是一言九鼎,既然答應了等三天,就不會改變主意。更何況,我想要當眾宰了你,要是跑去那些鳥不拉屎的地方宰了你,豈不是錦衣夜行?還是那句話,好好珍惜吧。這三天是你人生中最後一段時光了。」

說話間,公孫無雙收斂氣勢,身邊的小世界第二宇宙也隨之消失,擺明了不想再打。

范浪的提議泡湯了,並沒有失望,也不會多高興。

剛才要是公孫無雙答應了這個提議,范浪就會轉移到對自己更加有利的戰場上交手,只可惜公孫無雙不答應,那就只能幹等三天了。

鏘的一聲,元邪龍劍還劍入鞘。

「好,那就等三天後再戰,到時候不見不散,必須分個生死。注意,是分出生死!」范浪丟下一句狠話,然後轉身飛走。

公孫無雙又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哈哈大笑起來,絲毫不掩飾自己對於范浪的輕蔑之意。

就算范浪剛才表現出了非同凡響的氣勢,公孫無雙仍然不當回事。范浪充其量只能讓他感覺到必須拿出真本事來應付,卻沒有那種面臨生死危機的壓迫感。

「陛下,這三天好好打扮一下洛神公主,三天之後,我要讓成婚的儀仗隊壓過范浪的屍體,把洛神公主娶回家!」公孫無雙放肆道。

太金神帝不置可否,沒有做出表態。他做為一國之君,就算是在宇宙第一天才面前,也不可能把姿態放的太低。

交戰雙方不歡而散,一石激起千層浪。

「就這麼完了?還以為能看到一場好戲,結果突然不打了,還要等三天之久,真是吊人胃口。」

「就是,就是,都怪那座擂台不結實,還沒開打就撐不住了。」

「也不能怪那座擂台,一來比武招親幾個環節下來,對擂台造成了很多損傷,二來范浪跟公孫無雙的實力都太強了。剛才兩人拉開架勢,哪怕身在擂台之外,都讓人覺得喘不過氣。」

「好戲不怕晚,就等三天後了,到時候可別讓人失望。」

「其實這一戰,並沒有什麼懸念,肯定是公孫無雙更勝一籌,唯一懸而未決的,就是范浪能撐住多久。」

「龍虎相爭,必有一傷,堂堂的人中之龍要是就這麼死了,其實也怪可惜的。」

「這就叫紅顏禍水,擂台上那麼多人死的死,傷的傷,都是洛神引起的。所以說,媳婦別找太好的,差不多就行了。」

不管人們怎麼想,怎麼說,都改變不了這個現實,只能等三天之後,再來繼續這場天才對決。

范浪飛回到了己方的休息區,與眾人匯合到了一起,眾人圍攏上來,有的問長問短,有的出言道賀。

他的幾個賢內助,難免有些吃醋,但大體上還是支持他的。

魔夢雪問道:「傷的重不重?」

「沒事,都是些皮外傷,已經沒事了。」范浪輕描淡寫道。

「那個公孫無雙看起來很難對付啊,我剛才都為你捏了一把汗。」

「沒辦法,不邁過這道坎兒,就娶不走洛神。女人心海底針,要是讓我跟洛神耍心眼,反而讓我覺得更麻煩,這樣打打殺殺,倒是省心了不少。」

「得了吧。你的心眼還少么,別把自己說的跟純情少年似的。」魔夢雪嗔怪的白了范浪一眼。

「天地可鑒,我拿女人是真沒辦法。」范浪信誓旦旦道。

「呸!」

孟飛虹、洛紅顏等幾女一起啐范浪。

眾人有說有笑,倒是讓公孫無雙這個強敵所帶來的壓力緩解了不少。

這裡沒什麼好久留的,范浪與眾人一起回往了自己的星舟冥龍號。

半路上,范浪突然收到了一條消息,發送人的身份有點特殊,是之前打過交道的曼陀羅。

雙方之前曾經交換過情報,但這次的交易,並不能改變雙方那微妙的對立關係。

這一次,曼陀羅發來的消息是:「恭喜啊,你這一路勢如破竹,眼看著就能把新媳婦娶回家了。再過三天,我等著喝你的喜酒。」

「如果你找上我只是為了說這些沒意義的話,最好還是別來打擾我了。」范浪冷冰冰的回復。

「哎呀,脾氣別這麼大,一回生兩回熟,我們這都是第二次打交道了,算是熟人了。這次找上你,是想跟你聊聊聯手的事。」

「我們就好比是前世培養的蠱蟲,註定要拼個你死我活,怎麼可能聯手?」

「沒什麼是不可能的,敵人的敵人,就可以成為朋友。六個轉世者,局面已經明朗了,六個剩下四個,我們可以聯起手來對付另外兩個。你幫我對付李白蓮,我幫你對付羅睺。還有三天之後的公孫無雙,我也可以幫你對付!」

「沒那個必要,公孫無雙是我自己的獵物,我自己有辦法對付。至於對付另外兩個轉世者,我也有了眉目,自己能夠應付得來。」 遭到范浪的拒絕,曼陀羅並沒有就此放棄,而是繼續爭取道:「六個轉世者,誰都不是白給的。羅睺就不用說了,你跟他交過手,心裡應該有數。那個李白蓮是天道轉世者,雖然身上只有一個前世賜予的『遺產』,但也不容小覷。唉,這麼多的轉世者,就屬我最沒用了。其實我自己心知肚明,最後的贏家肯定不是我。我來找你聯手,也是迫於無奈。既然橫豎都是輸,不如抱一根大腿。等到大局已定的時候,我願意將自己的『遺產』雙手奉上,主動棄權,到時候只要你留我一條小命就行了。」

「別等到大局已定了,要是你現在就將『遺產』奉上,那我就有了三個轉世者的力量,將帶來壓倒性的局面,剩下的兩個對手,再也不足為懼。你要是真想投誠,就該表現出真正的誠意。與其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這個簡單的道理你應該明白。」范浪道。

「哎呀呀,你真是獅子大開口,竟然現在就逼我交出遺產,這樣太強人所難了吧?不如這樣好了,要是你在三天之後,能把公孫無雙擊敗,展現出絕對的實力,那我就老老實實投靠你,當你的幫手,幫你去對付羅睺跟李白蓮。等你集齊五種遺產,我就把自己的遺產給你,讓你湊齊六種,功德圓滿。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你要是真成仙了,可別忘了小奴家我啊。」

曼陀羅用一種小女生的語氣說話,很容易讓人暫時忘記她是個女魔頭的事實。

范浪並不會被這種糖衣炮彈所蒙蔽,但也沒必要徹底拒絕,跟對方這樣打太極,沒準能試探出什麼,或者是別的什麼收穫。

雙方暫且定下聯盟之事,結束了這次談話,但是沒過多久,曼陀羅就又發來了消息。

「剛才忘了跟你說一件事,這次的比武招親,李白蓮從中作梗,暗中安排了一些人來對付你,你應該能感覺得到。」曼陀羅補充道。

「你怎麼知道這些事?除此之外,你還知道些什麼?」范浪問道。

「我跟李白蓮是冤家,做為敵人,當然要知己知彼。 快穿:男神又被我始亂終棄了 這個女人可難對付著呢。不然我也不會來求你。」

「她這麼難對付,都沒能把你怎麼樣,看來你也一樣難對付。」

「哎呀,我那都是僥倖而已。」曼陀羅打了個哈哈。

這次是真的聊完了。

范浪關閉光靈,心裡掂量了一下。

那個特殊「事件」就要發生了,到時候剩下的轉世同胞肯定會齊聚一堂,到時候各顯其能,必將是一場惡戰,危險程度不會亞於跟公孫無雙交手,甚至還要更加兇險叵測。

別看范浪身在這裡,實際上暗地裡做了很多安排,正在編織一整套龐大的計劃,要用這個計劃來取得這場關鍵性的勝利。

他操控的雪月神國,麾下的星雲盟,神魂珠控制的地獄勢力,再加上幾個分身,以及暗中網羅的手下,都可以為他所用,執行他的命令。

每一天里,他都要對外發布許多個命令。

其他的轉世同胞,肯定也不會閑著。

「六剩一,擊敗他們五個之後,就真的萬事大吉了么?」

范浪目光一凝,若有所思。

……

這三天的時間非常寶貴,自然要好好利用,盡量的提升實力。

對於范浪這種妖孽而言,三天就足夠做很多事了。

三天里,他做的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提升自己的幾具分身。

之前的一連串戰鬥,讓他積累了許多戰利品,之前掏空的家底,又變得厚實起來。

范浪不惜花費巨資,根據每個分身的需要,為他們量身打造,通過系統兌換了許多相應的寶物。

足足五個分身,站在了范浪的面前,分別是陽炎分身、幽寒分身、邪魔分身、羿射分身以及神龍分身。

五個分身各有千秋,光是外觀就截然不同。拋開最初的兩個分身元老,邪魔分身長得邪氣凜然,羿射分身是個弓箭手,神龍分身類似於范浪以前的人龍狀態。

這裡還少一個魂主分身,因為魂主分身駐紮在雪月神帝的體內,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要是把他也算上,那范浪擁有的就是六大分身。

之前范浪就制定過打造分身小隊的計劃,現在這個計劃已經初具規模了。

別人培養一個分身都很困難,他靠著系統的幫助,打造這麼多分身都綽綽有餘,以後還可以打造更多。

萬一他哪天栽了跟頭,就可以利用其中一個分身東山再起,屬於一個保障。

當然,這個保障最好還是別用為好,他隱隱有種判斷,要是自己的本尊被殺了,盤古系統就會離他而去,就算利用分身復活,也是拔了牙的老虎,再也難成氣候。

「你們幾個都已經得到了我的強化,實力比起之前大有提升,還練就了五人合用的陣法,已經今非昔比。三天後這一戰,是可以動用分身的,到時候會有你們的用武之地。公孫無雙揚言要置我於死地,我對他自然也不會客氣。到時候我們聯手將他斬殺,打破宇宙第一天才這個神話!」范浪意氣風發道。

五個分身一一點頭,都在躍躍欲試。

……

萬眾矚目之下,三天之期終於到了。

經過三天緊鑼密鼓的趕製,太金神帝親手帶人打造出了一座全新的擂台,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了更加完美的加固。

新的擂台失去了之前的許多花樣,變得更加純粹,是專門為范浪與公孫無雙這一戰而準備的。

擂台擺開,戰鬥即將開始,周圍再一次變得人山人海,人數竟然比三天之前還要多。

一個倒計時出現在上空,時間一到,戰鬥就會開始。

暫時還不見兩位當事人的身影,隨著時間的推移,旁觀者的氣氛倒是越來越高漲了,一個個都等著看好戲。

做為當事人之一,此時范浪正孤身一人站在一顆星體之上,這裡距離擂台不算太遠,可以直接看到擂台,以及周圍的人山人海。

這麼多人都在等他,而他也在等一個人。 他所等的人是洛神。

早在來到這裡之前,他就已經給洛神發去了消息,邀請對方過來一聚。

與公孫無雙這一戰,存在著巨大的危險。洛神之前死活不肯見范浪,現在就不同了。決戰前夕,這點要求都不答應,就太說不過去了。

空間突然一陣蕩漾,如同水波漣漪,洛神從中緩步而出,步伐輕盈曼妙,水藍色的衣甲呈現出動人的身材,往臉上看,仍是禍國殃民的級別。隨著境界的提高,洛神那種生命層次上的美感也在提高,有種神性升華之美。

范浪一眼望了過去,入目處美不勝收,為之怦然心動。他不得不承認,這份心動有很大程度只屬於洛神,並不是因為昭曉曼的存在。

兩個人,三角戀,這份糾葛直到現在還在延續,也不知道會如何收場。

「想要見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范浪苦笑道。

「因為我分不清楚,你到底是想見我,還是想見昭曉曼。」洛神停下腳步,與范浪保持著距離,聲音幽幽。

「你跟昭曉曼之間,我還是分得清的。」

「可你真正喜歡的人是她。」

「我是個多情種子,而你又是個很有魅力的女神,並不會被她比下去。非要我直說的話,我兩個都喜歡。」

「我說過可以把昭曉曼的記憶分化出來,塑造一個新的身體給她,可你又不同意。」

「你心知肚明,用記憶創造出來的人,並不是真正的昭曉曼,兩者存在著本質上的區別,我當然接受不了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

「難道你非要我把神軀讓給昭曉曼才甘心?」洛神拔高音調,幽怨的看著范浪,「這是我的神軀,我是不會讓步的。」

「說實話,我確實有過這種想法,但是現在有了兩全其美的辦法,並不需要你徹底讓出神軀,只要讓出一半就夠了……」

范浪的話剛說到一半,洛神突然打斷道:「不要說了,我知道你指的辦法是什麼,這個辦法我不能接受,也不想去成全你跟她的好事。你若是沖著她才來打這場比武招親的,那就去跟公孫無雙一爭高下吧。如果你是沖著我來的,並保證徹底忘掉昭曉曼,洗去關於她的記憶,那我現在就可以跟你走,直接取消這次的比武招親。兩者不可兼得,你終究要做出一個選擇。」

洛神提出了一個范浪根本不可能答應的條件。

范浪無言以對,心裡滿不是滋味,難道兩個人之間,註定只能選擇一個?

他甚至覺得,這個難題比公孫無雙還難對付。

洛神流露出失望之色,黯然轉身離去,窈窕背影如同水面的浮光,蕩漾著融入空間通道,消失不見。

范浪一個人在此地駐足,隨著戰鬥的臨近,擂台周圍的呼聲越來越高,大部分人都在聲援公孫無雙,為他吶喊的人只佔其中一小部分,簡直是一面倒的局面。

贏了這次的比武招親,就能得到洛神嗎?

這世上有些事情,就算贏了也還是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