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鐘后,韓逸傑踩著點將董事會所有股東的資料全部放在霍恩彥的辦公桌上。

霍恩彥認真地看完每一份資料,環抱著雙臂,靜靜地佇立在偌大的落地窗前……

總裁辦公室外的秘書處,孔秘書見姜白芷從總裁辦公室出來后一直伏在桌上無聲哭泣,幸災樂禍地譏諷道:「自己本事不足,好意思哭哭啼啼的?」

韓逸傑聽到孔秘書的話,注意到伏在桌上的姜白芷,嘆了一口氣,走過去輕輕拍了拍姜白芷的右肩,想安慰她。

「嘶——」姜白芷疼的低吟了一聲,韓逸傑雖然只是輕輕的一拍,卻不偏不倚正好拍在姜白芷燙傷的地方。

韓逸傑嚇了一跳,觸電似的縮回了手,吃驚地問道:「小姜,你怎麼了?」

姜白芷緩了緩情緒,想著霍恩彥最後和她說的話,便撒謊道:「沒什麼,家裡有點事,一時沒忍住。」

韓逸傑一聽鬆了一口氣,關心地說道:「今天也不忙,要不你休……」

「韓助理!」一道嬌滴滴的女聲打斷了韓逸傑的話。

韓逸傑扭頭看著踩著高跟鞋「瞪瞪瞪」走過來的肖曼薇,頭痛不已。秘書處的所有秘書「唰」的一下,集體看向肖曼薇。

一頭火紅色的大波浪長捲髮,厚厚的粉底,重重的眼妝,血紅的嘴唇,深V超短緊身連衣裙,足足十二厘米的細高跟,一步一扭腰,兩步一擺臀,十分妖嬈地走過來……

肖曼薇直接無視眾人,沖著韓逸傑不滿地問道:「總裁怎麼還沒喊我?」

韓逸傑頭皮一陣陣發麻,又惹不起這位大小姐,只好如實地說道:「總裁在忙!」

肖曼薇一聽,不屑地瞥了韓逸傑一眼,踩著高跟鞋,徑直朝總裁辦公室走去,韓逸傑一看,頓時慌了,趕緊上前阻止……

「肖秘書,總裁真的在忙!」韓逸傑說著,伸出右胳膊擋在肖曼薇的面前。

「閃開!」肖曼薇一巴掌打開了韓逸傑的胳膊,直接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落地窗前的那抹思慕許久的英俊身影映入眼帘,肖曼薇內心無比激動,痴痴地看著霍恩彥……

韓逸傑尷尬地站在肖曼薇身後,一臉無語。

霍恩彥似乎早已料到二人會闖入一般,看都不看一下,淡淡地說道:「你倆進來!」說完,一個優雅的轉身,長腿一邁,徑直朝辦公桌走去……

肖曼薇痴痴地盯著面前的霍恩彥,激動不已。霍恩彥深邃的眸子停留在肖曼薇濃妝艷抹的臉上,微笑著說道:「肖秘書,今天回家好好準備一下!明天直接來報道!」

見霍恩彥對自己笑了,肖曼薇心花怒放,嬌滴滴地撒嬌道:「霍總,人家今天就可以上班的啦!」

霍恩彥依舊一臉微笑:「在這裡上班必須穿工裝,你回家準備好了,明天再來!還有,淡妝更適合你一些!」

肖曼薇一聽,激動的差點暈過去:愛慕許久的霍總,明顯對自己有意思啊!

霍恩彥微笑著看著肖曼薇,溫柔地說道:「肖秘書,你先回去吧!我還有工作要單獨給韓助理安排!」

「霍總,那明天見!」肖曼薇嬌滴滴地說著,依依不捨地離開了……

韓逸傑彷彿石化了一般,內心不停地感嘆道:天吶!總裁居然好這種口味!

霍恩彥直接看穿了韓逸傑的想法,淡淡地說道:「你想多了!我對她沒那種意思!」

「……」韓逸傑頓時語塞,尷尬無比。

霍恩彥看著韓逸傑,認真地安排道:「今天下午3點之前,務必把姜秘書的轉正手續辦好。下午5點之前,姜秘書的所有工作暫時交接給孔秘書,交接過程由你親自監督。明天肖秘書上班后,安排她和孔秘書做好工作交接,肖秘書直接接替姜秘書的工作。至於姜秘書,我暫時調離到別的地方,不論她找你要任何資料,你都無條件配合她。」

韓逸傑仔細地做著記錄,寫完后,恭敬地回道:「明白!」

霍恩彥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你先去忙吧!順便叫孔秘書進來!」

「是!」韓逸傑恭順地應道,輕輕地走出去,小心翼翼地將門帶上。

霍恩彥端坐在舒適的辦公椅上,雙手自然放在辦公桌上,修長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有節奏地交替著輕叩桌面,漆黑的雙眸里深邃的看不見底…… 用小型魔法炮進行了一輪轟炸后,洛奇依舊是安然無恙,這種結果讓歐伯還來不及驚訝,下面的播報員就率先叫出了聲!

「太不可思議了!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各位觀眾,你們看到了嗎?1021號選手到底做了什麼,他又一次在轟炸中毫髮無傷?竟然連續兩次都躲開了對方的必殺一擊!這是真的么!」

顯然,播報員也被這種結果嚇到了,只不過他的形容卻明顯有些誇張,歐伯前後兩輪轟炸雖然很強力,卻還沒有強力到必殺一擊的程度,但洛奇也確實如播報員所說,在兩輪轟炸中毫髮無傷,這在絕大多數人眼裡的確很不可思議。

「這怎麼……可能……?」

看著硝煙散去后依舊立於半空的洛奇,歐伯真的愣住了,他和所有人一樣弄不清狀況,不明白為什麼洛奇能夠抵擋住如此猛烈的攻擊。

是張開了防禦網嗎?

還是說,他所穿的戰甲在防禦力上,已經強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不需要張開防禦網就足以抵擋住小型魔法炮的轟擊?

弄不明白,歐伯實在弄不明怎麼回事。

而就在他不明所以的時候,洛奇則是緩緩向他飛了過去,一邊飛還一邊說道:

「雖然隔著頭盔,但我能感覺到……你好像很不解?」

「你廢話怎麼這麼多!」

如此明顯的嘲諷,讓歐伯愣了剎那后就怒吼一聲,然後就帶著怒吼向洛奇急速衝去,展開了最為兇狠的進攻。

以最快速度衝到洛奇面前,歐伯不再玩任何花活,一劍就砍了下去!

輕輕一個側身,洛奇就躲開了這一劍,緊跟著就在空中後撤一小步,又躲開了歐伯的橫掃,隨即又向左平移了一個身位,閃開了對方的撞擊。

歐伯這一連串攻擊不可謂不兇猛,然而卻一一被洛奇全部躲開,以至於下面的觀眾都因此看傻了,三四千觀眾一個個鴉雀無聲的望著天空,甚至連目光都變得有些獃滯,這些觀眾怎麼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場景。

在眾人眼中,洛奇面對所有進攻都能準確的都開,並且表現的閑庭自若,以至於帶出了一絲優雅,看起來就彷彿在空中跳舞一樣。

這在觀眾們看來,簡直太難以想象了,要知道就在不久前,洛奇和歐伯還在擂台上進行了相當長時間的試探,而在試探中歐伯是明顯佔據了上風的,可怎麼到了空中,到了真正交手的時候,他反而打不到洛奇了?

如此巨大的反差,讓那些原本為歐伯歡呼吶喊的觀眾全部閉上了嘴,整個戰場都變得肅靜下來。

「為什麼!」

「為什麼打不中你!」

攻擊又一次落空,讓歐伯不甘心的大吼起來,同時就又舉起了自己的手臂,用手臂上的四個魔能發射器瞄準洛奇后就打出了一連串魔法彈。

然而這一次,面對又一輪的轟炸,洛奇卻是連躲都沒有躲,僅僅只是向後拉開了十幾米的距離,然後就看著一顆顆魔法彈從自己身邊飛了過去,在自己身後炸開了花。

「怎、怎麼會這樣……」

這樣的一幕,讓歐伯直接楞在了當場,因為他看的清楚,洛奇面對自己的攻擊根本就沒有躲閃,他僅僅只是拉開了距離而已,僅僅是這樣就讓所有魔法彈都打偏了?

這是怎麼做到的?

是、是某種看不見的立場嗎?

還是某種新科技?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由於心中的疑問實在太大了,讓歐伯實在忍不住,終於還是問了出來。

可面對他這個問題,洛奇卻是笑了一聲,緩緩的開了口:「你和低級選手交戰的次數太多,以至於忘了和強者應該怎麼戰鬥了!」

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他就突然衝刺,瞬間就衝到了歐伯面前!

魔能劍直接落下!

眨眼間衝到歐伯面前,洛奇毫不猶豫的一劍砍了下去,面對這一劍歐伯自然是連忙舉劍抵擋,兩把魔能劍在剎那后就重重的撞在一起!

「想不通為什麼打不中我嗎?」

一邊用魔能劍與歐伯角力,洛奇一邊說道:「你難道不明白,穩定作用對戰甲的影響嗎?」

一句話說完,原本正在角力的他突然收力,並在瞬間讓戰甲加速,眨眼功夫就繞道了歐伯的側面,一腳直踢其軟肋,乾淨利落的將其踢飛了!

「狂戰士戰甲在設計之初,只在手臂配備兩個魔能發射器是有原因的,這個原因就是為了保證魔法彈的穩定命中!」

將歐伯踢出去之後,洛奇就一邊說著,一邊舉起了自己的手臂,緊跟著手臂上就彈出了三連發魔能發射器。

砰砰砰三聲,三連發魔法彈在隨後就被打了出去,而所有人的視線中,被發射出去的三發魔法彈直接在空中連成了一條線,片刻后就准之又準的落在了歐伯身上,三發魔法彈幾乎毫無偏差,甚至連落點都一模一樣,又將其炸出了數米。

洛奇面對歐伯的轟炸一次又一次下毫髮無傷,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但唯獨奧頓等人沒有大驚小怪,因為他們知道,洛奇能做到這一點,顯然是已經發現了狂戰士戰甲的致命缺陷。

是的,歐伯雖然將自己的狂戰士戰甲改造的很強,但卻有著致命的缺陷!

這個缺陷,被洛奇發現了!

首先,就是他將武器系統強化的太過頭了,正如洛奇剛才所說,每一套戰甲在設計之初,都是經過謹慎且嚴格考量的,任何原有設計都有著其存在道理,狂戰士戰甲也不例外。

歐伯將戰甲的手臂加裝了多個魔能發射器,這種改裝確實讓戰甲獲得了強悍的火力,可同樣也犧牲了魔法彈的命中率,因為魔能發射器是以手臂為支撐進行發射的,可多個發射器同時開火,就讓使用者的手臂根本沒辦法保持穩定,使得魔法彈打出去後會純在巨大偏差。

看看被轟炸后的擂台就能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在歐伯的轟炸下,整個擂台都受到了波及,這是他故意為之嗎?不是,而是由於魔能發射器難以保持穩定,導致絕大多數魔法彈都打偏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歐伯的轟炸其實根本沒怎麼命中洛奇,就算偶有幾發魔法彈命中,在白惡魔戰甲的防禦力面前也根本造不成傷害。

歐伯改裝的肩部小型魔法炮,也是同樣的道理,原版的狂戰士戰甲是根本沒有配置小型魔法炮的,因為這款戰甲是突擊型戰甲,並非火力支援型,不可能配置這種重型武器,因為戰甲的穩定性根本達不到使用小型魔法炮的要求,所以當歐伯轟炸洛奇時,看起來場面很狀況,實際上卻是一炮都沒有命中。

這就是為什麼洛奇可以在一輪又一輪轟炸下安然無恙的原因,一來是因為白惡魔戰甲本身的防禦力夠強,二來則是因為歐伯的轟炸,對於他來說根本難以命中。

不得不說,這幾個月來,洛奇的長進實在太明顯了,他之所以能發現歐伯戰甲存在的弊端,完全得益於自身對戰甲知識的掌握,而這些知識,則全部都是他這幾個月來,從錘火等人那裡學來的。

或許在實力上,在經驗上,歐伯都要比洛奇高,可是在戰甲的強度,更重要的是在對戰甲的了解上,歐伯卻遠遠不如洛奇,沒辦法,洛奇的環境比歐伯優越太多太多了,他最近幾個月天天跟在奧頓和錘火這些大師身邊,耳語目染之下學到的東西太多了。

而這個時候,洛奇已經追上了被魔法彈命中的歐伯,展開了追擊!

追上歐伯后他抬手就是一記橫掃,絲毫沒有手下留情,魔能劍直奔腰間掃去,這一下要是打中了,以白惡魔配置的魔能劍的威力,輕則將歐伯開膛破肚,重則將他直接腰斬!

但歐伯畢竟是久經沙場的選手,在這個時候趕忙調整身形,立刻向後退開了一米的距離,這才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

「我說過,你的這場鬧劇,今天就要落幕。」

然而就在這時候,剛剛躲開致命一擊的歐伯還來不及調整,耳邊就傳來了洛奇的聲音!

這個聲音,讓歐伯連寒毛都立起來了,趕忙轉身,卻是只看到了洛奇的一個影子,因為就在他轉過身的一剎那,洛奇已經繞到了其側面。

見洛奇繞到了自己側面,歐伯立刻再度轉身,卻依舊只能看了一個影子,因為洛奇又改變了方向。

就這樣,歐伯開始以最快的速度不斷調整自己的身形,但每一次洛奇都能先他一步繞到其側面,也就是說在戰甲的絕對速度上,歐伯已經全面落後了。

「為什麼會這樣!!!」

連續想要抓住洛奇的位置,卻連續失敗,這種結果讓歐伯產生了深深的恐懼,因為洛奇每一次繞到他側面,其實都是有出手機會的,但偏偏他每一次都沒有出手,這種時刻籠罩在危險中的滋味,讓歐伯產生了巨大的心裡恐慌,同時這也說明洛奇完全是在戲耍他。

在這種情況下,沒過多久歐伯便驚恐的大叫了一聲,然後就不管不顧的沖了出去,直到衝出了幾十米后,才總算停下來。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停下來的他在半空中不斷喘著粗氣,那感覺就彷彿精疲力盡了似得,而到現在為止,他也沒用弄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戲耍的這麼凄慘。

之前洛奇雖然說了魔法彈和魔法炮不能命中的原因,但卻沒有解釋為什麼他的速度會比歐伯快如此之多,這一點也是歐伯最不能理解的,因為雙方在擂台互相試探時,不是這樣的結果啊!

「你還不明白嗎?」

隔著幾十米的距離望向歐伯,洛奇冷笑了一聲,然後就再度衝刺,以歐伯根本躲避不開的速度衝到了他面前!

「你的戰甲,改造的太失敗了。」

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洛奇瞬間就繞到了歐伯的身後,而這一次,他終於出手了!

由符文獨立提供魔能的魔能劍瞬間砍下,重重砍向了歐伯的後背。

面對這一劍,歐伯拼盡全力的轉身抵擋,可終究還是慢了半拍,這半拍,要了他的命!

一道寒光閃過,威力巨大魔能劍就重重的砍在了戰甲的護肩上,直接砍穿了戰甲,砍中了歐伯的肩膀,

慘叫一聲,劇痛讓歐伯失去了對戰甲的控制,然後就開始向擂台摔落。

幾秒鐘過後就聽見轟的一聲,從空中落下的歐伯重重摔在了擂台上,雖然有戰甲的保護不至於讓他摔死,但絕對摔的不輕。

我和相公都重生了 而就在他想要爬起來的時候,一道身影卻突然落下,重重的踩在了他身上!

洛奇!

就彷彿當初歐伯將他打倒在地一般,這一次兩人完全換了位置,變成歐伯躺在地上,洛奇踩在他身上了。

「你將戰甲的武器系統,改造的太過誇張了。」

看了一眼被自己踩在腳下的歐伯,洛奇緩緩搖了搖頭:「武器越多,需要的魔能就越多,你雖然將戰甲的魔能提升到了6200點,但卻都用來支撐武器系統了,對於戰甲的其它方面,提升幅度其實並不大。」

「尤其在空中。」

看著腳下了歐伯,洛奇終於將他苦思不得其解的答案說了出來。

歐伯對於戰甲的改造,重點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魔能,另一方面就是武器系統,但他卻太過偏執於對武器的強化,以至於將武器系統強化的太過誇張,進而佔用了大量魔能。

這樣一來就出現了一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在魔能有限的情況下,戰甲的其它性能,比如速度,比如防禦力,比如靈敏度等等,都必須要為武器讓路,使得魔能明明得到了大幅提升,可戰甲的整體性能升幅卻不算很大。

這種弊端在陸地戰時還不算明顯,可在空戰中卻成了致命傷,因為想要讓戰甲在空中飛行並且戰鬥,是需要大量魔能做支撐的,而在魔能本就有限的情況下,在空戰中要用掉一部分,維持武器系統又要用掉一部分,分配給其它系統的魔能就非常少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洛奇一旦發力,歐伯就明顯跟不上的原因,他改裝的戰甲在綜合能力上,與白惡魔相差太遠!

「我……我要投……」

聽到洛奇這句話,被踩在腳下的歐伯總算是徹底死心,然後就見他用盡全身最後一點力氣,一點點的舉起了自己的胳膊。

可就在這時,洛奇卻是一腳將他即將舉起來的手踩在了腳下!

「抱歉……」

一腳將歐伯的舉起的胳膊踩在腳下,洛奇就搖了搖頭!

「今天……沒人能投降!」 「今天……沒人能投降!」

將歐伯的手臂狠狠踩在地上,洛奇邁步就從他身上走了下來,並彎腰抓住了歐伯的脖子,將其從地上提了起來。

在戰甲的加持下,洛奇輕而易舉就將歐伯高高舉起,然後伸手拿下了他的頭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