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後,更多更強大的骷髏從巨型骷髏離開的方向湧來,朝著那座城市而去。

嗖的一聲!

一道藍色流光劃過城牆,隨後又穿過數百米的距離,最後終於在1棟2層小樓前停了下來。

巨大的雷電光球潰散,顯露出其中的六道人影。

從幾十米的高空降落在地上,趙天六人因為受傷而沒有控制好力,直接將腳下的水泥地面踩出了一條條裂縫。

太嚇人了!旁邊一群正在搬東西卸貨的難民看的是目瞪口呆!

「那是神靈嗎!」有人喃喃自語,如在夢囈

趙天此刻也顧不得正在被別人圍觀,剛剛穩住身體,連忙朝著旁邊一年蒼白的青臉道士看去。

「剛才真是謝謝你了!你的傷勢不要緊吧?」

張俊才氣息微弱,臉色白的嚇人,身體搖晃了兩下,被趙天扶了一把,才勉強站穩。

勉強笑了笑,張俊才道:「每次用雷遁符逃跑都這樣,我基本習慣了。

第一次帶著六個人一起跑路,沒想到雷遁符的速度會降低這麼多!」

趙天心中也是暗自后怕,剛才他們差點就被那隻恐怖的四級骷髏追上了!

黃金巨人道:「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

愛西掏出一枚翠綠色的樹葉,上面生機繚繞,這是精靈一族的生命之葉,是神話級生命生命古樹的樹葉!

偽娘將生命之葉貼在了黃金巨人的額頭中央。

只見到綠光一閃,生命之夜變成了一個淡綠色的樹葉形印記,貼在了巨人的額頭中間,散發著微微的綠色神光。

還在不停流淌的黃金聖血終於止住了!

「你還有空關心這個!」

眼見黃金巨人的傷勢得到了穩定,愛西沒好氣的道:「那種情況大家都是各跑各的,誰還顧得上誰啊!

就看那群傢伙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逃出來了!」

趙天一時無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趙天想起之前眾人遇到的那一大群高級骷髏,內心也有一種無力感!

太變態了!簡直一下子就是地獄模式!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超過十隻和白骨巨蛇同級別的骷髏,加上兩隻靈魂之火化成了純金色的巨型骷髏,一個照面就殺死了十多人。

趙天心中嘆息,四散逃跑的時候,自己等人因為張俊才催動了保命的雷頓服,最後成功逃了出來。

趙天只希望能夠儘可能多活下來一些強者,不然的話這座城市很可能就真的守不住了!

正要離開這裡,趙天忽然停了下來,轉頭望向了旁邊的那棟二層小樓。

「大人您好!有什麼要吩咐的嗎?」鷹鉤鼻中年人露出謙卑的笑容,小心翼翼的問道。

「怎麼了?」眼見趙天停下腳步,愛西疑惑詢問。

趙天臉色難看,沒有回答,邁步就朝著那棟二層小樓而去。

絲毫不理會中年人,趙天一腳將鎖著的房門踹開,走了進去。

愛西、張俊才等人面面相覷,也跟了進去。

鷹鉤鼻中年人眼見這一幕,臉都嚇白了,想也不想,慌忙向著遠處跑去。

房間中,一具少女的屍體,仰面躺在床上,身上的衣衫全部破碎,旗下的皮膚布滿了大片的淤青和傷痕,看上去觸目驚心!

卡拉已經死了,雙眼圓睜著看著天花板,失去神採的眼睛中像是還殘留著臨死之前少女的絕望與恐懼。

卡拉再也回不到過去,再也拿不到那份渴望的報酬,再也見不到自己的母親…

「是被勒死的。」陳心蘭觀察了一下少女屍體上的那圈青色痕迹,語氣沒有太多起伏的道。

「應該是剛才門口的那傢伙乾的!」愛西道。

趙天一腳踹出,直接將牆壁破開了一個大洞,隨即腳在地上狠狠一踏,直接就從二樓躍到了外面。

趙天速度快到不可思議,沿途所過碎石紛紛爆裂,他轉身間就掠過百米距離,擋在了一輛正在不斷加速的汽車前。

轟隆!

趙天一腳將汽車的車頭踹的扭曲變形,腳上能量噴發,破壞汽車的內部零件。

一把將中年人提起,從車子中拽出來扔到地上。

趙天一言不發,冷漠的看著面前的中年人不斷的磕頭求饒,。

「那隻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已!我可是超凡者!

竟然敢違抗我,簡直就是該死!

你那是什麼表情!簡直可笑!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你不過就是仗著實力比我強而已,老子今天算是認栽了!」

對面的年輕男人像是化作了鋪天蓋地的海嘯,天地昏暗,世界末日,中年人承受不了這種巨大的壓力,終於崩潰。

中年人瘋狂的吼叫著,歇斯底里:「哈哈!不算虧本了,我至少享受—」

「啊!」

中年人的話還沒說完,全身就被一層赤紅色的火焰包裹,發出痛苦的不似人聲的慘叫。

「你該死!」

趙天收回手,散去了上面纏繞的火焰能量,他看著中年人在火焰中掙扎哀嚎,最後變成一具焦炭,終於長吐出一口氣,不再那麼壓抑。

沒有管周圍人或是驚恐或是畏懼的目光,趙天找人,將那名死去的可憐少女安葬了。

回去的路上,張俊才看著趙天難看的臉色,搖頭笑道:

「趙兄其實不用這樣,這種事情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我們也不可能都管得過來的。」

陳心蘭語氣平靜的道:「既然碰到了確實該殺,不過也不用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愛西、貝倫等人也覺得沒必要太在意這件事情,他們覺得既然遇到這種事情,順手殺了那個中年人也就是了,完全不需要因為一個普通人而影響心情。

「趙天以後你見的多了自然也就習慣了。到時候就不會這麼在意,影響自己的—」貝倫道。

「20多天以前我還是個普通人。我也從不認為超凡者就一定比普通人高貴。」

沒等對方把話說完,趙天就毫不客氣的打斷,並且一字一句地說道。

「不管以後我有多強大我依然這麼認為!」

隊伍一時沉默,沒有人在說話。

到了莊園門口,愛西三人沒有多呆,直接選擇了離開。

張俊才深深地看了一眼趙天,也拱手告辭。

趙天沉默,看著幾人離開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麼。 院子中,萬物生長,小蟲、螞蟻在黃綠相間的草叢中爬動,忙碌著自己的生活。

趙天坐在亭子里,默默的看著這一切。

他眼神有些茫然,看著腳下兩隻緩緩爬過的螞蟻,出神的想著自己的事情。

「你們這樣忙碌的生活是為了什麼?」趙天將兩隻螞蟻捉到了面前,看著兩隻螞蟻在原地轉了幾圈,又認準了一個方向開始前進。

「你們知不知道不論你們為了生活怎樣努力,也終究只是螻蟻,也許哪個人不經意間的一腳,你們的生命就會走向終結。」

他想著,腦海中不自覺又浮現出,那個房間中,衣衫破碎的埃及女孩,那雙睜大了的空洞眸子。

「這件事情是被我碰上了,但不說全世界,單說這座城市怕是也每天都在發生著類似的事情,我也沒打算過出去維持秩序,現在自己卻在這裡感嘆。」

自嘲一笑,趙天暗自想著,自己還真是個矯情的人啊!

收起腦海中紛雜的思緒,,趙天換了一身藏青色的休閑服,推開房門,行走在斗拱飛檐頗有古韻的迴廊中,他準備去看一看父親。

「趙玄空依然躺在床上,雙眼緊閉,顯然短時間內是蘇醒不了了。

不過他臉上的黑氣明顯淡了許多,眉心處的骷髏印記越發模糊,呼吸平穩,生命氣息雖微弱了許多卻更加純粹綿長。

讓趙天放心了許多。

「臭小子這次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武秋嵐拉著趙天到了客廳中坐下,一年臉老實交代的表情。

「沒事!老媽你別多想。」趙天展露笑容道。

武秋嵐抱著手不說話,用目光上下打量著趙天。

直到趙天渾身都不自在了,武秋嵐還沒好氣的道:

「你小子的臉上明明白白的寫著我有心事。」

趙天尷尬了,捂臉道:「有這麼明顯嗎?」

「首先要說這件事情你做的很對,那種人渣確實該殺。

不過後面明顯就不對了,自己心情不好不能卻對著朋友發脾氣,臭小子都這麼大了還像個孩子一樣!」

聽完講述,趙天老媽一副早知道會這樣的表情,評價了一下,順手還給了趙天一個爆栗。

趙天乖乖的坐在沙發上,老老實實的聽著自家老媽的講話,不過心中卻在腹誹:「咱教育就好好教育,能不能別用家庭暴力啊!」

武秋嵐忽然收起了笑容,變得嚴肅,看著自己兒子的眼睛認真道。

「出現今天這種事情我倒是並不意外,本來打算等你爸醒了之後讓你爸和你說的。」

趙天詫異。

武秋嵐道:「通過以往的人生經歷,兒子你形成了自己的思維方式,有了自己對世界對道德的認知。

但是短短20多天,卻有了無比劇烈的變化,未知的超凡者世界、自己突然擁有的強大力量、以往熟熙世界的天翻地覆都給你的思維觀念造成了巨大的衝擊。」

趙天揉臉,帶著無語,小聲嘀咕:「直接說我現在三觀崩潰不就得了!」

武秋嵐沒有理會自己兒子的嘀咕,接著繼續說道。

重生之一日爲師 「像今天這件事情,就是超凡者俯視普通人,那個中年人敢殺死一個小女孩,還有你的那幾個朋友對這件事並不在意的態度,無非都是由於一種超凡者漠視普通人的心態。

就像一個人對於踩死幾隻螞蟻不會有什麼內疚的情緒之類的,超凡者對於普通人而言就是人和螞蟻的區別。」

趙天想象了一下那種場景,一時間有些漠然。

看著默不作聲的兒子,武秋嵐緩和了臉上的表情,搖頭笑道:「不過人終究不是螞蟻,超凡者和普通人本質上來說都是普通人,這算是超凡世界的另一種觀點,我和你爸都算是這一類人。」

「那我究竟應該怎麼樣?」趙天聽了自己不靠譜老媽的話,徹底茫然了,最終無奈的問道。

又過了一陣,趙天被自己老媽趕出了院子。

行走在流水假山之間,攀爬在迴廊上的翠綠藤蔓輕輕搖晃,樹葉沙沙作響間,顯露出一朵朵紫色的小花。

趙天想起了自己老媽之前的話語。

「既然對這個世界不再熟悉,茫然不知所措,那就去仔細的看一看,問自己的心究竟想要什麼,明白超凡者對你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

趙天靜立在風中,心湖猶如起伏的大海,一個個念頭生了又滅,卻最終歸於平靜。

呼!

趙天長呼出一口氣,精神從周圍掠過的風中收了回來。

那一刻,他感受到了風的自由與洒脫,感受到了天地的遼闊與浩渺,內心突然變得很平靜。

「還是先提高自己的實力吧!我可不想做一隻別人眼中的『螞蟻』。」輕笑了一句,趙天轉身向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百千戰圖》與《風神變》,這兩門功法,就是趙天在夢中獲得的那兩門功法。

雖然在夢中,那裡只是一個小山村的學堂,十分的偏僻落後。

能夠教授的功法也都是些大路貨,不是什麼傳說中的絕世秘籍。

但是這兩門功法在本質上來說並不差,在整個玄天大世界,近道生命以下的功法中,這兩種法門都堪稱不俗,有著不小的潛力。

《百千戰圖》,源自一個已經覆滅的超級大勢力,一個被稱為不朽神國的超級大帝國。

不朽神國的士兵修鍊的就是《百千戰圖》,這是一套人體攻擊之術,也可憑此內煉己身,磨鍊精神、意志、軀體、生命本源等。

不知道有多少人憑藉這門功法超脫了凡俗,成就了近道生命!

不過自從不朽神國破滅,《百千戰圖》被眾多大勢力得到,卻幾乎再也沒有人憑藉修鍊這個法門突破成為近道生命,久而久之,《百千戰圖》就被傳播的越來越廣,成了大路貨。

據說,《百千戰圖》其實是一門無上攻伐大術,變化無窮無盡,可以演化百千萬種攻擊秘術,是不折不扣的無上聖術。

不過有一種說法,在外面流傳的《百千戰圖》缺少了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些東西,這其實算是一門殘缺的功法。想到這裡,趙天決定暫時放棄《百千戰圖》,等以後時間比較充裕了,再好好研究一下這門功法。

閉上眼睛,精神沉靜,靈魂安寧,真靈光輝照耀。

觀想天地浩渺,狂風漫卷,席捲過大地、山川、河流、海洋、風暴席捲上九霄,扯動漫天雲彩,捲動出毀天滅地的可怕威壓!

趙天之所以會選擇《風神變》,除了殘缺的《百千戰圖》即使修鍊了威力也不大以外,這門功法本身也很適合他。

在玄天大世界,一位無上存在,遠遠凌駕於近道生命之上。

其所創的至強大神通『風界』是其畢生心血所在,強大到不可思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