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是解決了!」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雖然不知道張秋月用什麼辦法,讓江思惜三人接受了伏星璇,但是結果終究是好的。

「終於不用再跪著了!」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笑意,低聲自語:「謝謝!」

這聲謝謝不是謝的別人,正是江思惜,冷秋蟬還有孫夢如三人,洛天知道,三人受了很大的委屈。

「洛天!」就在洛天低聲自語之時,幾道人影朝著洛天走了過來,正是徐離子益,鄭欣一群人。

幾人這兩天同家人團聚了一翻,隨後便是忙著清洗天元大陸,將清洗天元大陸的事情安排妥當之後,幾人便是又湊到了一起。

「咦,洛天,你的膝蓋怎麼了?」幾人瞬間便是看到了洛天膝蓋上的傷勢,紛紛開口詢問。

「沒什麼!你們找我來有什麼事么?」洛天臉色一紅,隨後便是沖著幾人開口。

「沒什麼事,無聊,找你來呆一會兒,咱們得找點事做啊,不能總這麼閑著吧?」徐離子益開口,臉上露出苦笑。

「尼瑪的!」洛天看到徐離子益,便是想到了徐離子益之前說過的震懾住洛青青的辦法,瞬間便是憤怒起來,飛身而起,朝著徐離子益衝過去。

「嘭……」下一刻,洛天便是一腳蹬在了徐離子益的身上,一腳將徐離子益蹬出了老遠。

「怎麼回事?」鄭欣幾人有些蒙了,不知道洛天為什麼突然出手,揍起了徐離子益。

「靠……洛天,我哪惹你了,你……」慘叫之聲,頓時在徐離子益的口中響起。

一刻鐘之後,洛天心滿意足的回到了眾人的身旁,而徐離子益則是鼻青臉腫,目光之中帶著幽怨之色。

「我不服,為什麼揍我!」徐離子益大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自己想去!」洛天直接無視了徐離子益的抗議,隨後沖著眾人開口:「走!」

「兄弟,自認倒霉吧,我估計洛天膝蓋上面的傷,跟你有一定的關係!」鄭欣撇了撇嘴,目光有意無意的沖著冷秋蟬的房間瞟了瞟,此時眾人也是猜出來了,洛天一定是在老婆那裡吃了不少苦。

「我特么招誰惹誰了!」徐離子益怎麼也想不明白,要是知道洛天為什麼揍他,他一定會更加鬱悶。

眾人說說笑笑著,便是來到了五行門的大殿之中,坐下之後,眾人便是同洛天說了說天元大陸清洗的事情,讓洛天點了點頭。

「嗯,事情要進行下去,最好成立一個專門看著那些人的山峰,峰主我也想好了,就讓董三思當吧!」洛天沖著眾人開口,董三思的人品眾人也都是知道,而且對於董三思,洛天也是信的過。

「那咱們接下來要幹什麼?」隨後眾人便是詢問洛天接下來的打算,畢竟距離太古王族所說的百年,越來越近了,四聖星域也必然要準備一下。

「我要去一趟,冥域,將星璇的事情定下來,還有就是諸天聯盟了,星羅域我也要去一趟,我想看看到底那些宗門是有什麼膽,敢動我?你們這段時間也別閑著了,出去找找戰鏢和萬凌空那王八蛋!」洛天沉思了一會兒,隨後便是將自己的打算講了出來。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我幫你

「趕快都進入准紀元之主吧,大戰不遠了!」洛天目光深邃,彷彿看到了未來諸王並起的場面,在這樣的大世證道,必然會驚天動地。

「你們知道洛離那個小王八蛋在哪么?」不過隨後洛天便是問了眾人洛離的去向,想到這個坑爹的小子,洛天就手癢。

「哈哈……」聽到洛天的話,眾人的臉色頓時變的精彩起來,目光看向洛天。

「洛天,你不會也被洛離那小子給忽悠了吧!」鄭欣臉上帶著幸災樂禍之色,目光看向洛天。

「這小子,就是個神棍,成天神神叨叨的,到處給人算命,從來也沒算準過,我真不明白季九幽何等大能,怎收了這麼一個弟子,他還是虛空道體呢,真是白瞎了這麼好的體質了!」徐離子益輕輕的搖了搖頭,想到剛回來那一天,碰到了洛離的樣子,便是一陣唏噓。

「怎麼樣?洛天,是不是後悔了,讓他拜我為師吧,我保證這小子,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虛空道體啊,天生的王者!」孫克念臉上泛著賊光,目光看向洛天,當初孫克念便是想要收洛離為弟子,洛天和洛離死活都不同意,這麼多年,孫克念一直都沒有死心。

「滾……你也不是什麼好餅!」聽到孫克念的話,洛天忍不住破口大罵了一聲。

洛離已經神神叨叨的了,若是再跟著孫克念,變成了盜墓的,成天想著往別人的墳里鑽,那在洛天看來,自己這個兒子多半是廢了。

「先休息兩天,我這兩天,就把那小子給抓回來!」洛天咬牙切齒,一想到那個坑爹的小子,便是有些手癢。

眾人又是鬧騰了一陣,便是各自散去,而洛天也是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不是洛天不想去老婆那裡,洛天知道,自己現在還是帶罪之身,若是去了,必然討不到好處,好不容易不跪了,洛天可不想再去觸碰幾個老婆的霉頭。

「嘎吱吱……」洛天推開自己的房門,看著熟悉無比的房間,心中感嘆,自己這個房間,好像住的次數都是有限。

「嗚……嗚……」就在洛天感嘆間,陣陣嗚咽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的神色微微一變。

「誰!」洛天伸手一點,整個房間的燭燈頓時全部點亮。黑暗的房間頓時變的明亮了許多,也是讓洛天發現了發出動靜的是誰。

洛天那大床之上,伏星璇紫色的身影躺在那裡,雙眼亂轉,身上是被綁著一根繩子,繩子綁的很是到位,將伏星璇的身軀彰顯出來,這種視覺衝擊,即使是洛天都有些受不了,頓時感覺有些發熱,鼻子里有股暖流流了出來。

「怎麼回事!」洛天瞬間一驚,不過隨後便是反應了過來,伏星璇是什麼修為,洛天能夠感覺到伏星璇的修為被封住了,否則以伏星璇的修為這一根繩子根本就捆不住伏星璇。

能夠做到如此地步,又不聲不響的人,整個九域都是屈指可數,洛天再聯想到伏星璇之前同江思惜三人在一起,瞬間便是知道了這是出自誰的手筆。

「還真是我的好老婆啊,怕星璇害羞么!」洛天雙眼頓時有些放光,一個這樣的大美人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若是沒什麼想法,那就不是個男人了。

「不對,肯定有詐!」不過洛天瞬間便是想到了三人不會那麼便宜自己,瞬間便是清醒了過來。

「星璇啊,很痛苦對不對?」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臉上便是帶著和藹的笑容,同時龐大的神識,散發出去,發現整個屋子,沒有被動什麼手腳,心中疑惑不以。

「不對,這也許是對我的考驗!」洛天咬了咬舌尖,讓自己保持清醒,隨後便是走到了床前。

「我幫你解開!」洛天看著伏星璇身上的那幾個結綁的位置,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將伏星璇身上的繩子解開。

彷彿是有意的,伏星璇身上繩子上的結,都落在了伏星璇身上的敏感的位置,洛天自然是佔了不少的便宜,讓伏星璇的臉色通紅,彷彿能夠滴出血來。

「呼……」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心中暗嘆手感不錯的同時,也是打量起臉色通紅的伏星璇來。

「淡定……淡定……」洛天心中暗嘆,此時的伏星璇,就彷彿一個熟透的蘋果一般,讓人忍不住採摘。

「一定有鬼……」隨後洛天心中打定了主意,伸手將伏星璇被封住的修為同樣解開。

「洛……洛天……」修為被解開,伏星璇也是能夠說話了,不過臉頰卻是依然紅潤無比。

「星璇,你怎麼了?」洛天看著臉色通紅的伏星璇,臉色微微一變,感覺到了伏星璇的不對勁。

「我好熱……」伏星璇臉色紅潤,忍不住在洛天的身上蹭了蹭,同時身體有些不受控制的扭曲起來。

伏星璇心中也是疑惑無比,自己白天跟江思惜幾人喝了點酒,之後便是有些發困,睡了過去,再然醒來,便是被封住了修為,身上綁了繩子,出現在了這裡.

剛才洛天在自己身上碰了幾下,便是讓自己感覺到渾身發熱,特別的渴望,這是伏星璇一直都沒有過的感受。

「這……」洛天看著伏星璇臉色通紅,伸手摸了摸伏星璇的額頭,臉色也是微微一變,總感覺伏星璇的狀態有些熟悉。

「草……」下一刻,洛天的臉色便是變化起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春藥!」洛天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想到了伏星璇為什麼會有如此狀態。

「我難受……」伏星璇不斷的開口,伸手抓住了洛天的大手,讓洛天大呼有些受不了。

「這可怎麼辦,這幾個妮子玩的也太大了吧!」洛天心中暗罵幾個老婆不知道分寸,若是弄不好會出大事。

https://tw.95zongcai.com/zc/46881/ 「星璇,很難受吧?」洛天咬了咬牙,看著難受無比的伏星璇,身上泛起陣陣的波動,讓自己清醒一些,隨後伸手伸,讓手掌變的冰冷起來,伸手按在了伏星璇的頭上。

「嗯……」冰冷的氣息傳遞在伏星璇的身上,讓伏星璇的臉色好了一些,不過卻依然紅潤。

「我來幫你……」隨後洛天便是咬了咬牙,他不想趁著伏星璇這樣的狀態,直接要了伏星璇,不過洛天也有洛天的辦法。

「嗯……」伏星璇點了點頭,隨後整個房間的燭燈,便是瞬間暗了下來,整個房間陷入了黑暗,但是卻有著一縷春色。

另外一邊,江思惜三人坐在冷秋蟬的房間中,彼此對視著。

「思惜姐,你說,洛天會不會直接……」冷秋蟬臉色通紅,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嬌羞。

「他要是真的在清醒的狀態下,直接要了星璇,我就把他給閹了!」江思惜冷聲開口。

「那會不會對星璇的身體有害?」孫夢如臉上露出一絲擔憂之色,若是真的對伏星璇造成什麼傷害,那她們可就罪過大了。

「沒事,這是古雷那小子,給我留下來的,不會出什麼問題,古雷那個王八蛋,對這東西很有研究!藥效沒有那麼猛,而且沒有什麼後遺症,過段時間就好了!」江思惜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就好!」聽到江思惜的話,孫夢如和冷秋蟬點了點頭,不過隨後看向江思惜的目光便是變化起來。

「思惜姐姐,你為什麼要管古雷要那個東西啊?」孫夢如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我……」聽到孫夢如的話,再看看冷秋蟬看自己的眼神,江思惜的臉色頓時紅潤起來,她當初想要這種東西,就想給洛天用下,然後……

「兩個小妮子,敢嘲笑起我來了!」隨後江思惜便是反應了過來,伸手朝著孫夢如的身上抓去,嬉笑之聲,頓時在房間之中傳遞起來。

清晨,陽光灑落,洛天渾身疲憊無比,昨天晚上對洛天來說實在是痛苦無比,一個任由自己擺布的未來的媳婦,自己卻不能真的吃了。

「嗯……」伏星璇臉色紅潤,彷彿一個小貓一般靠在洛天的懷中,想著昨天晚上羞人的場景,心中便是羞澀無比。

「醒了,就別裝睡了!」洛天感覺到了身體的不適,再次咬了咬舌尖,從床上坐了起來,不過身上的衣服卻是完好無比。

「好點了吧,你繼續休息休息!」洛天沖著伏星璇開口,目光之中帶著疼惜之色,不過心中也是有些高興。

「咳咳……」就在洛天剛剛起身之際,門外便是傳出了輕咳之聲,江思惜三人推門而入,目光看向洛天還有躺在床上的伏星璇。

「洛天,你個王八蛋!」江思惜看著伏星璇的模樣,臉色頓時變的冰冷起來,一巴掌扇在了洛天的臉上。

「哼……」孫夢如何冷秋蟬也是冷哼了一聲,來到了伏星璇的身前。

「你們兩個還沒正式拜堂,你就這麼做?」江思惜冷聲開口,目光之中帶著失望之色。

「姐姐,星璇她沒有什麼事。」就在江思惜打算繼續大罵之際,孫夢如將臉色羞紅的伏星璇那潔白的手臂拉了出來。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算算你娘在哪

「沒事?」聽到冷秋蟬和孫夢如的話,江思惜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疑惑的目光看向洛天。

「我不信!」江思惜來到臉色羞紅裹在被子里的伏星璇的面前,拉起伏星璇的手臂看了一眼,一顆紅色的痣出現在伏星璇胳膊上。

這是昨天三人在伏星璇身上做的印記,只要洛天將伏星璇吃了,那麼這個印記自然會消散。

「還在?」江思惜臉上帶著疑惑,目光又是看向洛天,讓洛天的臉上頓時流出了冷汗。

「幸好沒將星璇吃了!」洛天心中暗自慶幸,暗嘆了自己一翻機智,同時臉上露出得意的表情。

「我是誰,沒有成親,怎麼會做那樣的事情!」洛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江思惜:「當然咱們兩個那次是意外。」

「滾……」江思惜狠狠的瞪了洛天一眼,隨後目光看向伏星璇:「星璇,委屈你了,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們的姐妹了!」

「嗯……」伏星璇點了點頭,雖然遭了罪,但是能夠江思惜三人徹底接納自己,伏星璇還是認為這罪遭的值。

「好了,先把衣服穿起來,我們先出去等你!」江思惜輕聲開口,她能感覺到伏星璇此時的羞澀。

「嘿嘿,星璇妹妹竟然羞澀了,放心吧,以後就好了!」孫夢如笑嘻嘻的在伏星璇的臉上摸了一把,起身同江思惜和冷秋蟬朝著房間之外走去。

「給我滾出來,你還沒看夠?」江思惜看著洛天站在那裡,臉色有些獃滯,一把將洛天的耳朵抓了起來,拖著洛天走出了房間。

「說說吧,你是怎麼辦到的?」房間之外,三女逼視著洛天,雖然春藥的藥力不強,但是洛天想要破除,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嘿嘿,保密,要不今天晚上我們試試?我來親自給你們示範一下?」洛天臉上帶著笑意,估計著三人的氣消的差不多了,舔著臉來到了三人面前,完全一副奴才相。

「哼,這次就便宜你了,若是再有下次,小心你絕後!」江思惜冷聲開口,隨後狠狠的瞟了洛天一眼,轉身離去。

「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洛天連忙保證,看著三人離去,長長的出了口氣,整個人彷彿脫了一層皮一般,這兩天洛天過的實在是太煎熬了。

「不過,好在總算讓三個老婆消氣了!」洛天長長的嘆了口氣,目光看向三人那苗條的身影,臉上露出賤笑,心中想著今天晚上該去哪個房間。

「先是思惜吧!」隨後洛天便是確認了心中的人選,目光之中帶著得意,朝著五行門大殿的方向飛去。

「洛離,小王八,別讓老子找到你!」洛天閑著沒什麼事,便是想到了之前自己被洛離坑爹的事情,咬了咬牙,龐大的神識瞬間朝著四周散去。

此時的洛離,手中正捏著一個小姑娘的手,臉上露出陶醉之色。

「美女,你未來幾天會有一劫啊!」洛離捏著姑娘的小手,沖著姑娘開口,讓姑娘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

小姑娘只是一個凡人,而洛離最近在她們這裡名氣很大,所有找他算卦的人,都是應驗了,聽到洛離的話,小姑娘的臉色頓時花容失色起來。

「半仙大人,那我應該怎麼躲呢」小姑娘很是清秀,目光看向洛離,眼中露出求助的神色.

「放心吧,有我在,應該沒什麼大問題,不過,這……」洛離熟練的捻了捻手指,正了正肩膀上的破帆。

「真的么?」聽到洛離的話,小姑娘臉上頓時了露出崇拜的神色,目光看向洛離。

「當然了!」洛離拍了拍肩膀,伸手將小姑娘遞過來的錢收了起來,隨後沖著小姑娘開口:「今晚……」

「嗯?」不過,洛離的話還沒說完,陣陣的波動便是在天空之上響了起來,讓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露出詫異之色。

「嘩啦啦……」湛藍色的天空被撕裂開一個大口子,一身白衣男子,從那口子中走了出來,彷彿天神一般。

所有人都是被眼前的景象嚇傻了,他們這座大陸在四聖星域渺小無比,整個大陸都是凡人,從來沒見過有人將天空撕裂,眼下看到這樣的場面,頓時都是有些傻眼了,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神仙,是神仙下凡了!」看到白衣男子,人們頓時紛紛跪了下來,對著天空之上的白衣男子不斷的磕頭,這白衣男子正是尋找洛離的洛天。

「咦?洛半仙,你的手怎麼這麼抖?」那個被洛離拉住的小姑娘臉上露出詫異之色,她的手一直被洛離拉著,因此能感覺到,洛離的手此時在顫抖著。

「你有沒有算到,你自己今天會有一劫?」白衣男子,從天而降,目光中帶著玩味,看向還拉著人家小姑娘手的洛離,雙眼頓時露出憤怒之色。

「爹……」洛離臉上露出笑容,目光看向白衣男子,連忙將那個小姑娘的手鬆開,目光恭敬的看向洛天。

「給我滾回去!」洛天沉聲開口,一把將洛離拎了起來,隨後便是化成了一道華光,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當中。

「嘩……」

「原來洛半仙,真的是神仙!」人們頓時露出嘩然之色,目光恭敬的看向那緩緩癒合的天空。

「她是被神仙眷顧的人啊!」隨後人們便是將視線放到了之前被洛離拉住的小姑娘的身上,眼中露出尊敬之意。

天元大陸,五行門中,洛天沒有去管因為自己出現而造成的小插曲,一個時辰的時間,洛天便是帶著洛離回到了五行門。

「哎呦……」洛天一把將封住修為的洛離,扔到了地面之上,惹的洛離大叫起來。

「小王八蛋,學會坑爹了?」洛天看著洛離,臉上帶著憤怒,尤其是回想起自己之前受到的痛苦,還有這小子在那個大陸之上,自己看到的場面。

「說,你乾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洛天看著洛離,感覺這小子,要是管教不好,後果會很嚴重,同時也感覺自己有些對不起古千雪。

「沒……沒有,爹,我哪敢啊,我就是趁機占點小便宜而已,我都這麼大了,還沒個媳婦,你說說你像我這麼大的時候,是不是都有姐姐了?」聽到洛天的話,洛離的臉色卻是猛然變化起來,洛離可是深知洛天的脾氣,若是觸及到洛天的底線,自己這個兒子,洛天可也是照樣能拔了自己的皮。

「你是怎麼回事? 民國之國術宗師 季前輩就是教你招搖撞騙去了?」洛天聽到洛離的辯解,洛天心中好受了一些,不過隨後臉色便是嚴厲起來。

「爹,你有所不知,師傅的確是這麼教我的,他之前曾跟我說過,所謂的算卦算卦,就是算的是人心,能夠猜測出人心想的是什麼,然後用自己的話,讓對方相信自己!」洛離臉色一正,沖著洛天很嚴肅的解釋起來。

「那不就是騙了么!」聽到洛離的解釋,洛天的臉色也是微微一正,這孩子從小就騙人可不好。

不過,洛天卻忘了,洛離如今也是年歲不小了,也是個大小夥子了,不再是當年那個粘著他的孩子了。

「爹,你這就說的不對了,我還是能夠看出一些門道的,我們這一行,算卦算一部分,但是騙就是另外一種境界了,你能看出這人未來有什麼劫難,但是人家不信你啊,那不就是白算了么,因此騙也算是一種修行的方式吧,等到我連天都能夠騙了,那麼我的欺天之術也就大成了!」洛離再次沖著洛天解釋起來。

「欺天之術?」聽到洛離的話,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這欺天之術,洛天的確是聽過,也見過,當初噬魂蠶還在幼年的時候,躲避天劫,便是用的欺天之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