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調調。」丁峰的耐心快消耗殆盡,還是說道,「認罪?你還沒有調查,怎麼知道我有罪?」

「轟殺李昊,打死官差,罪證確鑿,你還想抵賴不成?」

張捕頭怒目瞪眉,宛若活閻王。

「我為何要殺他們?」

丁峰追問。

「你心藏惡魔,戾氣漫天,我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你內心的黑暗和兇險,殺害他們,肯定是你魔性大發,控制不住,將他們殺死,是也不是?趕快將秦綰放了!」

張捕頭氣勢爆發,化成怒目金剛,鎮壓一切邪魔外道

丁峰啞然,無論前世今生,這些掌控著權威的暴利機構,都是同樣的霸道,同樣的說一不二,同樣的不給你多少辯駁的機會。他忽然笑了,「我要是不放呢?」

「不放?嘿……!」張捕頭冷笑,他的雙拳已泛起了黑色的光澤,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你若不放,將你逮捕之後,會讓你嘗嘗世間最痛苦的滋味,讓你知道死亡都是奢望,讓你知道叛逆的下場,誅殺九族。」

「死亡都是奢望?」

丁峰臉色一白,仰起頭,不禁想起地獄九關的恐怖,哪怕是現在,他都不禁一個哆嗦,心中驚懼。

死亡都是一種奢望,他比誰都清楚這一句話代表了什麼。

絕對是世間最可怕的噩夢。

「趕快將秦綰放了!」張捕頭看到了丁峰慘白的臉色,還有細微顫抖的動作,不禁得意一笑,這樣的威脅,他不知做過多少次了,哪怕是那些真正的十惡不赦之輩,都有很多因為這一番話而妥協,更何況眼前的毛頭小子,「跪下認罪,或許你還會死的輕鬆一些。」

鳳舞靜靜的站在丁峰身旁,看著他的神色變化,眸子中的迷茫,眼底深處洶湧的戾氣,不禁心中疼惜:他經歷了什麼?到底經歷了什麼?短短兩個月時間,怎麼變化這麼大?

她看向包圍著的黑衣人分外不善,眼睛眯起,寒光乍現。

「死的輕鬆一些嗎?」

丁峰好似突然回過神來,低語一聲,「那就死的輕鬆一些吧!」

「識時務者為俊傑,很好,很……!」

張捕頭滿意的點頭,頗有成就感,可還沒等他繼續得意下去,臉色就大變,「你、你、好個狂妄的小魔頭。」

在這剎那間,丁峰毫無徵兆的一掌拍在了秦綰額頭上,頓時讓這位強者七竅流血,嗚呼一聲,倒地而亡。

誰也想不到他會出手。

甜寵進行時:霍少請克制 這麼毫無徵兆乾脆利落。

「你、找死!」

張捕頭暴怒,這是在打他的臉,左邊打了打右邊。他也不再啰嗦,雙臂一抖,力量洶湧,手臂瞬間暴漲一倍大,將衣衫都撐裂,一拳打出爆鳴之聲,轟隆隆作響,直擊丁峰面門。

拳風洶湧,吹動丁峰長發飛揚。

完美重生 他神色卻沒有任何變化,同樣的一拳,迎了上去,輕飄飄的,好似沒有一點力氣。

「敢硬碰我的拳頭?嘿,有膽魄!」

張捕頭咧嘴嗤笑,他的一雙鐵拳,可是打遍郡城之內,天級以下無敵手,不但力量強,而且夠硬。

兩拳碰在一起,砸開了一圈勁氣,卻靜止不動。

剎那之後,張捕頭的笑容消失了,變成了驚恐,隨之發出氣凄厲的慘叫。

砰……!

張捕頭的拳頭,猛地炸開,化成了一團血霧,骨頭茬子亂飛,就連半個手臂都炸成了粉碎。

一拳,轟碎張捕頭的拳頭,碎了手臂。

ps:丁峰殺心為何這麼大?

被折磨的死去活來不知多少萬次,心底會有多大的怨氣、戾氣?

正所謂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一口怨氣都憋悶的難受,更何況丁峰受的罪?凌遲、油炸,一千遍啊一千遍……那個,想在想想,實在有點殘忍了!

來點正能量感化丁峰吧:推薦票和收藏,必須的,頂一個親!

兩人沒走多遠,便被一群人攔住了。

「當街殺人,目無王法,罪大惡極,聽令,將他們給我拿下!」

秦綰是城西的隊長級捕頭,在郡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實力雖不高,卻也掌管一方的治安,今天正在酒樓吃酒,卻聽到在臨街,堂堂郡城十大天才之一的李昊被殺。

他當即蒙了,想也不想,便摔了酒杯,沖了過來。

經過指正,將丁峰兩人圍起來,秦綰當即下了命令。

「小小捕頭,不過地級六重,也敢拿我。」丁峰看了秦綰一眼,殺機一閃而逝,讓這位隊長心神一顫,忍不住倒退一步,心中高呼:這是個魔頭,絕對是個無法無天,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當街殺人,觸犯大楚王法,無論你實力高低,修為如何,都要接受制裁,否則就是叛逆,世間雖大,再無你立錐之地。左右聽令,將他給我拿下!」

秦綰想到自己的身份,同時還派出了手下去通知總鋪頭,膽子就壯了,再次喝道。

嘩啦啦……!

鐵鏈響動,十餘個地級一二重的捕頭,同時扔出了手中鐵鏈,組成一個鐵網,當頭朝著丁峰兩人罩了下來。鐵網落下,就會順勢纏繞,將兩人捆綁住。

丁峰平靜,可眸子卻越來越紅,胸中的戾氣化成一條黑龍,沖向腦海。

似乎感覺到了他的變化,鳳舞抿了抿嘴,輕聲道:「這些人,身上都有冤孽之氣,殺之無妨,不必留情!」

丁峰點點頭,探出手來,輕巧的抓住兩根鐵鏈,輕輕一收,便將兩根鐵鏈掌控手中,又隨手一抖,鐵鏈另一頭的捕頭手腕便應聲而斷,脫離出來。

隨手舞動,鐵鏈化成了奪命的鐵鎚,『啪』的一聲,一個捕頭的頭顱便被鐵鏈炸成了粉碎,另一根的尖端,刺穿了另一個捕頭的心臟。

「你、你、你竟敢還手?無法無天,無法無天啊!」

秦綰看到丁峰無情的出手,三兩下便殺了四個捕頭,頓時驚駭,他從懷中拿出一個圓筒,對準天空便發出了一聲撕裂蒼穹的脆鳴。

聲音尖銳,傳遍了城西。

「這是個武者的世界,熱血上涌時,可殺帝皇!」

「秩序,不過是你們統治愚民的工具罷了。」

「你們的雙手,才是最骯髒,最黑暗的。」

「高高在上,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掌控著律法的大棒,可任意的打殺普通人。」

「殺你們,我沒有絲毫負罪感!」

低喃而語,似在安慰自己,又似在尋找借口,不管如何,丁峰殺的理所當然,殺的毫不遲疑,殺的乾脆利落。

啪啪……!

手腕抖動,鐵鏈化蛟龍,十幾個捕頭紛紛被打破了頭顱,炸開了一團紅白。

正如丁峰所說,這是個武者的世界,當街殺人根本算不上稀罕,他這麼兇殘的殺伐,不但沒有嚇到人,周圍反而聚來更多的觀看者,很多還在滋滋有味的點評著。

「這小傢伙,真狠辣,下手無情,絲毫不遲疑,手底下肯定有很多生命!」

「好狂妄,即使看不慣這些鷹犬的行為,也不該當街擊殺他們啊,而應該暗殺,悄無聲息。如今這樣,即使不被鎮壓,也只能成為邪魔外道了。」

「他年歲不大,不過十五六歲罷了,怎麼這麼狠辣的心性?這麼強的實力?整個郡城,沒有聽說過這麼一號人啊?」

對丁峰的身份,開始紛紛猜測。

人群中有幾個人看到他的身影,無不心神大震。

嘩啦啦!

丁峰手腕一抖,鐵鏈子朝著秦綰脖子卷了過來,頓時將他嚇得一個哆嗦,他也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老手,抽出腰刀,就斬在了鐵鏈子上。

本想一刀將鐵鏈子崩飛,可秦綰卻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傳來,震的手腕發麻,長刀拋飛出去,鐵鏈子落下,在他脖子上纏了兩圈。

他臉色慘白,隨著鐵鏈子飛了出去,落在了丁峰身前。

「你、你……!」 我師兄實在太謙遜了 近距離看到丁峰無情殘忍的眸子,秦綰肝膽欲裂,戰戰兢兢,哆哆嗦嗦道,「這位少爺,你千萬不要莽撞,千萬不要胡來啊,我們城西區的區總捕頭可是天級強者,坐鎮郡城的總鋪頭,在天級中都是最為頂尖的存在,我還知道,郡城有著傳說中的強者守護,你要是亂來,鐵定被鎮壓。」

秦綰又壓低了聲音,完全為丁峰考慮道,「這位少爺啊,你惹了天大的麻煩,當街斬殺捕頭,這可是大罪過,趕快離開去通知你背後的家族勢力,讓他們為你擺平,否則就是叛逆啊!皇權不受挑釁,如今你公然殺戮,我大楚官方,絕對不會坐視不理,趁現在還沒有徹底鬧大,趕快離開這裡,否則等天級強者趕來,想走就晚了。」

「你倒是好心,怕我殺了你是吧!」

雖是疑問的口氣,卻極為肯定。

這個秦綰倒很有意思,見到了頂峰的狠辣,一時半會脫不了身,為了活命就反其道而行之,處處建議為丁峰考慮,倒也不失機警。

「可惜!」

丁峰略微搖頭,目光一轉,看向了前方。那裡,正有一黑勁裝之人奔襲而來,速度快速,卻無聲無息,轉眼便到了丁峰五米開外。

「張副總捕頭!」

看到來人,秦綰大喜,不禁叫了出來。

張捕頭沖秦綰點點頭,看向丁峰喝道:「報上名來!」

一聲大喝,轟隆隆作響,再加上他臉上的十字刀疤,顯得分外兇惡,要是膽小者,被他這一聲大喝就會心生膽怯,甚至被嚇趴下。

「丁峰!」

丁峰迴答的同時,眼光一轉,看到了周圍有很多黑衣人,悄無聲息的便將他包圍中間,在兩旁房屋之上,都有很多弓弩手,已做好了準備。

他沒有一點擔心,內心中反而有種強烈的渴望,殺人的*。

「當街殺人,違背我大楚律例,當受拘捕,明正典刑。可你拒捕,還明目張胆的殺害官差,誰給你的膽子,目無王法?」

張捕頭喝道,「丁峰,還不放了秦綰,跪下認罪!」

「同樣的調調。」丁峰的耐心快消耗殆盡,還是說道,「認罪?你還沒有調查,怎麼知道我有罪?」

「轟殺李昊,打死官差,罪證確鑿,你還想抵賴不成?」

張捕頭怒目瞪眉,宛若活閻王。

「我為何要殺他們?」

丁峰追問。

「你心藏惡魔,戾氣漫天,我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你內心的黑暗和兇險,殺害他們,肯定是你魔性大發,控制不住,將他們殺死,是也不是?趕快將秦綰放了!」

張捕頭氣勢爆發,化成怒目金剛,鎮壓一切邪魔外道

丁峰啞然,無論前世今生,這些掌控著權威的暴利機構,都是同樣的霸道,同樣的說一不二,同樣的不給你多少辯駁的機會。他忽然笑了,「我要是不放呢?」

「不放?嘿……!」張捕頭冷笑,他的雙拳已泛起了黑色的光澤,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你若不放,將你逮捕之後,會讓你嘗嘗世間最痛苦的滋味,讓你知道死亡都是奢望,讓你知道叛逆的下場,誅殺九族。」

「死亡都是奢望?」

丁峰臉色一白,仰起頭,不禁想起地獄九關的恐怖,哪怕是現在,他都不禁一個哆嗦,心中驚懼。

死亡都是一種奢望,他比誰都清楚這一句話代表了什麼。

絕對是世間最可怕的噩夢。

「趕快將秦綰放了!」張捕頭看到了丁峰慘白的臉色,還有細微顫抖的動作,不禁得意一笑,這樣的威脅,他不知做過多少次了,哪怕是那些真正的十惡不赦之輩,都有很多因為這一番話而妥協,更何況眼前的毛頭小子,「跪下認罪,或許你還會死的輕鬆一些。」

鳳舞靜靜的站在丁峰身旁,看著他的神色變化,眸子中的迷茫,眼底深處洶湧的戾氣,不禁心中疼惜:他經歷了什麼?到底經歷了什麼?短短兩個月時間,怎麼變化這麼大?

她看向包圍著的黑衣人分外不善,眼睛眯起,寒光乍現。

「死的輕鬆一些嗎?」

丁峰好似突然回過神來,低語一聲,「那就死的輕鬆一些吧!」

「識時務者為俊傑,很好,很……!」

張捕頭滿意的點頭,頗有成就感,可還沒等他繼續得意下去,臉色就大變,「你、你、好個狂妄的小魔頭。」

在這剎那間,丁峰毫無徵兆的一掌拍在了秦綰額頭上,頓時讓這位強者七竅流血,嗚呼一聲,倒地而亡。

誰也想不到他會出手。

這麼毫無徵兆乾脆利落。

「你、找死!」

張捕頭暴怒,這是在打他的臉,左邊打了打右邊。他也不再啰嗦,雙臂一抖,力量洶湧,手臂瞬間暴漲一倍大,將衣衫都撐裂,一拳打出爆鳴之聲,轟隆隆作響,直擊丁峰面門。

拳風洶湧,吹動丁峰長發飛揚。

他神色卻沒有任何變化,同樣的一拳,迎了上去,輕飄飄的,好似沒有一點力氣。

「敢硬碰我的拳頭?嘿,有膽魄!」

張捕頭咧嘴嗤笑,他的一雙鐵拳,可是打遍郡城之內,天級以下無敵手,不但力量強,而且夠硬。

兩拳碰在一起,砸開了一圈勁氣,卻靜止不動。

剎那之後,張捕頭的笑容消失了,變成了驚恐,隨之發出氣凄厲的慘叫。

砰……!

張捕頭的拳頭,猛地炸開,化成了一團血霧,骨頭茬子亂飛,就連半個手臂都炸成了粉碎。

一拳,轟碎張捕頭的拳頭,碎了手臂。

ps:丁峰殺心為何這麼大?

被折磨的死去活來不知多少萬次,心底會有多大的怨氣、戾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