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龍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說道:」蘊之兄,該我了!「

蘊之說:」開始吧!「

蘊之把定海神針,橫於頭頂,只見馬雲龍,竟然念動咒語,紫金山迎風見長,足足長到了一百丈,馬雲龍這才驅使著紫金山砸來,嘴角來著微笑。

這紫金山,他偶然在自己駐守的星球得到。能大能小,第大一丈,可抵千斤,一百丈大小的紫金山,十萬斤,他不信,蘊之拿著一根木棒能接得下。

台下的觀眾都瞪大了眼睛,這根本就是以大欺小嗎?

可就在大家以為蘊之會被震壓在紫金山下時,那棒毫不起眼的大棒,竟然也在紫金山壓下時,不斷變大,直到長百丈,與紫金山同樣大小,才不再變大。硬生生的頂住了紫金山的一擊。

馬雲龍,嘴角一抽。他可沒有想到,還有人有與自己一樣的法寶。這樣子大家都是一百丈,他就沒有優勢了。於是說道:」蘊之兄的好法寶,我們同樣百丈大小,難以互相攻破,不如我們比比其他的可好!「

蘊之笑道:」我看我們就比這個項目吧,挺好,馬兄注意了。既然馬兄的法寶可大可小,那麼我們就再來一次,再大一點。「

說完也不見蘊之如何動作,也沒有咒語,可是那根已經百丈大小的大棒,竟然瞬間開始長大,一百丈、兩百丈……五百丈,直到一千丈,蘊之才露出比較滿意的笑容說道:」馬兄,可要頂住呀!「

馬雲龍一看這大棒,足足長到了一千丈,這得多重,他想想就心跳,他的紫金山,他只能變大到一百丈,這已經是極限了。他看到那千丈大棒就要壓下,一咬牙,收了紫金山,跳下擂台,說道:」我認輸!「

擂台下的外門弟子觀眾們,一片嘩然。怎麼也沒有人想到,這場比試,最終以誰的法寶大,決定了勝利!

金小胖子也不管別人怎麼想,當著眾多外門弟子的面說道:」爺爺,給我一個能變成一萬丈的法寶!「

金胖子看了一眼已經收起大棒的蘊之,沒好氣的說:」沒有!別說一萬丈,一百丈的,爺爺都沒有,十丈的你要喜歡,就給你!「說著扔出了一件金色小盾。然後又去看蘊之,他也眼饞,可是自己也不能搶一個外門弟子的法寶,就惦記著等什麼時候和這個小傢伙做個交易,看看能不能把大棒騙到手,想到這裡,又看看和自己長相相似的孫子金小胖,心想:」爺爺要是有,就給你!可是這小傢伙,在那裡搞到的這種神兵法寶。等爺爺幫你騙來,給你!「

2016-7-12(未完待續) 第七區的比試,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現在只剩下大刀李城、大棒蘊之,以及金胖子的孫子金小胖了。

金胖子看著自己無比喜歡的孫子,掂量著怎麼才能把那兩個實力不俗的傢伙給弄下去。雖然雙魚星宮這無比公平的外門大比,在無數外門弟子的注視下,不能做什麼背地裡的小動作。可是身為這一區的監查者,還是可以在有限的範圍內,改變一些規則。

對於自己的孫子,金胖子,也是準備了無數的法寶,可是有時候光靠法寶,也不一定能左右比賽,再說蘊之的那個能變一千丈的大棒子,如果用到自己孫子身上,雖然自己孫子比較胖,耐壓能力比較強,但是相信也沒有勝的希望。

所以金胖子在思量了無數有利於自己孫子的方案之後,終於計上心頭。把李城、蘊之和金小胖,叫到擂台之上,說道:「現在我讓你們抽籤決定,比賽順序。」

金胖子知道,如果這一輪再讓金小胖輪空,那就說不過去了,既然這樣,那就抽籤決定,自己做一些手腳,這樣金小胖輪空,即使有人懷疑,也只能說是金小胖運氣好罷了。他都為自己的靈空一閃,而自得。

抽籤是誰抽到最短的誰就輪空,三根竹籤兩長一短。李城先抽了一支,是長的,蘊之又抽了一支,也是長的。輪到金小胖就不用抽了,因為一定是短的。這個把戲,其實很常見,只要給他們看的時候是兩長一短,而在倒順序的時候,換成三支長的,那就先抽的怎麼抽都是長的。

李城看了看蘊之,蘊之也看了看李城,然後他倆又同時看了看金胖子和金小胖。但凡有點頭腦的人,都會猜到金胖子做手腳了,可是做為外門弟子,又怎麼能質疑一個位高權重的長老呢?

人家就是幫自己孫子了,你們誰敢說個『不』字。就算你們占理,爭到了理,將來在內門,還想不想混了!

李城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這第七區,註定除了金小胖,不會讓別人當第一了。他有些覺得自己倒霉,明明自己呼聲很高,也有實力,在任何一個區都應該可以脫穎而出。 我又不是你的誰 可是遇到了和考官的孫子一個區,那不是沒得玩了嗎?李城說道:「我棄權,蘊之兄去爭這一區的第一吧!我看好你!」

然後也不管蘊之和金家爺孫同不同意,就跳下了擂台。現在只剩下蘊之和金小胖了,也不用再抽籤輪空了,因為再輪空就沒人了。

金胖子帶著很觀切的目光,看著蘊之說道:「小娃娃,你的筆寶和畫寶用得怎麼樣,如果需要我再便宜點,給你幾件怎麼樣?你看這小胖子,多可憐,這麼大熱天的,還要出來比賽,我都覺得他太不容易了,你說是不是?!」

蘊之看著金胖子,這擺明了就是威逼利誘嗎?

他不理金胖子,只是客氣的說道:「前輩,我可以開比了嗎?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金胖子一看,這小子是裝傻不給自己面子呀!還要繼續說什麼。金小胖子不耐煩的說:「金大胖子,你煩不煩,搞得我好像干不過他似的!你放心,我就讓他打,打也不是我的對手!」

金胖子瞧了一眼自己心尖尖的小孫孫,估計著那一堆法寶,應該也不會出什麼問題,就不再和蘊之費話,說道:「那你給爺爺爭點臉!別吹牛就行!」

擂台上,只剩下了蘊之和金小胖,蘊之對金小胖,倒是很有好感,覺得這個小胖子不討厭。

金小胖把爺爺金胖子趕下擂台後,清了清嗓子說道:「蘊之兄弟,我相中你那個能變一千丈的大棒子法寶了,如果你把它給我,我就讓你贏,好不好!」

蘊之,從來也沒見過這樣子的人,也不管熟不熟,上來就要極品法寶,這也算是自來熟了。蘊之搖頭道:「那根棒子是一位前輩暫放到我這裡的,將來我是要還給那位前輩的,所以對不起,我不能把他給你。」

金小胖子很失望的說:「那好吧,我們開打吧!不過我得提醒你,我一身的法寶,你要小心了!」

蘊之越看這小胖子越順眼,也是順口一說道:「我可以把大棒借你玩兩天!」

金小胖子立馬來了興趣說道:「真的!」

蘊之說完就有點後悔了,這可是極品法寶,五品分神見了都眼紅的,自己借給金小胖,他不還怎麼辦?可是隨後又堅定了信心。

如果自己連交個朋友的勇氣,都沒有,還怎麼在修真界混。再說了,如果小胖子不還,那就證明一點。自己沒有辨別好壞人的能力,如果自己眼神不好,那這定海神針,遲早也會被別人搶走。

蘊之真誠的對金小胖子說:「真的,但只能借兩天!」

金小胖子,也不管他爺爺,還等著他這一次一鳴驚人,進入內門呢,就假裝被打了一個跟斗對著台下說了句:「我不是他的對手。我認輸!」

然後跳下了擂台。

就連蘊之都沒反應過來,自己根本就沒有說要不讓金小胖讓自己。他根本就沒把這當成一種交易,只是見金小胖喜歡,就想這麼做,滿足一下他的願望而矣。

金胖子,瞪著眼睛,看著蘊之,既然金小胖自己認輸了,他也沒有辦法當著這麼多的外門弟子不承認。只是他越來越討厭這個小娃娃了。

第七區的第一名,就在這樣,讓人意想不到的情況下產生了。

2016-7-14(未完待續) 雙魚星宮的外門大比,十大分區,分別誕生了第一名!有人說有的運氣不好,只不過趕上一物降一物!就像是李城明明有機會當第七區第一,可是被金小胖背後的金胖子活拉拉的給拉下了馬,還不能說什麼?還有蘊之何德何能,就因為小胖子有求於他的大棒,就讓他當了第一。

但無論是不是運氣,能當上各區第一的,就沒有虛名之輩。只能說有些人也只在毫釐之間,而被氣運左右。一切都只能說明,一切自有命數。該是誰第一,就誰是第一。沒有什麼可不服氣的。

十大分區的第一名分別是:

第一區第一名,無盡笑。此人天生嘴大,生就笑臉。冥冥之中成就了一種詭異的功法。那就是他以笑聲為功擊手段。有些類似傳說之中的『獅吼功』,很是厲害!

第二區第一名,法空,是一個比較出塵之人,自號法空,不是出家人,但是卻不在家,取萬法皆空之意!

第三區第一名,沒有懸念的被詩狂摘得。

第四區第一名,是個女修,采青。功法與花朵有關。走輕靈一脈。飛葉摘花,傷人性命。

第五區第一名,萬寶,此人法寶之多,可謂腰纏萬貫。比起金小胖還要略勝之籌,有傳言,此人也是背景超級硬大。內門早有其一席之地。

第六區第一名,司空蘭,竟然與第七區的司空嵐是雙胞胎妹妹,同樣擁有白目之瞳的瞳術,而且似乎戰力更強。

第七區第一名,大棒蘊之,憑藉擁有一根能大千丈的大棒,力壓風絕代,討好金小胖。

第八區第一名,丹童,是一個俊秀的少年。每每與人鬥法,都要吃大把丹藥,吃過葯之後,就變成一個小童子,實力彪升,越是對手強,他吃的就越多,變得小童子的年齡就越小,實力就越強,只不過並不是像其他人吃丹藥會有副作用,他卻是吃過之後就來了精神。打完架,就恢復成俊美少年。

第九區第一名,千符,竟然與萬寶有相似之處,只不過這傢伙是個符紋師,身上各種符籙,取之不盡。也是一技降十會。上百道符籙一扔,任你功法奇特,武藝超群,都直接轟成碴。

第十區第一名,龍飛,不知道習得什麼絕技,戰鬥時可以變身,手可以變成龍爪,『龍爪手』也算是這一次外門比武之中一項絕技了。剛猛至強。

就這十個人,各懷絕技,各有不同的強項,無論是遇到誰,都是一場難以預料的比斗。相對來說,詩狂與龍飛,呼聲最高,因為二人基本上,都是沒費什麼力氣就取得了各區的第一。

參而萬寶、千符、丹童,三人則都是藉助了外力,無論遇到那個對手,都得大把的法寶、符籙和丹藥扔出去。可以說這三人拼得根本就不是實力,而是各自的財力。

法空、無盡笑、采青、蘊之、和司空蘭,則顯得沒有那麼突出。可以說贏,也只是多了份運氣在裡邊。

2016-7-15(未完待續) 排名之戰,是車輪戰,就是每個人戰九場,誰贏的場次多,誰就是第一,如果出現了贏的場數相同,那就看兩人之的那一場誰贏,誰在前。

分別是每一區無盡笑對第二區法空,第三區詩狂對第四區采青,第五區萬寶對第六區司空蘭,第七區蘊之對第八區丹童,第九區千符對戰第十區龍飛。

由於五場比賽同時進行,蘊之第一戰對的是第八區第一名丹童,他也沒有時間去觀看其他人的比賽。

丹童是一個俊美的少年,站在台上自有一種撲面而來的丹藥氣息,丹童也同時看著蘊之,這個不起眼的青年,丹童也不費話,一把不知名的丹藥就從身邊的一個丹葫蘆里倒出,塞進了口裡,一下子俊美的少年,好像年紀小了一兩歲,但是身上的修為氣息,卻上升了一層。

蘊之看得目瞪口呆,心道:這是什麼功法,吃丹藥,返老還童!

蘊之不管對方起什麼妖娥子,只是一拳轟出,『初陽』!凝天地之氣,匯於拳指之上。點於天地之間。丹童,本來自信滿滿,只吃了一層的丹藥想保留實力,留到後邊他認為實力比較強勁的幾場,可是蘊之突然的一拳,讓他感覺到強烈的危機,根本來不及猶豫,一拍丹葫蘆,又一把丹藥放在嘴裡,面容還在變化的時候,就連忙伸手與蘊之的一拳相擊。

丹童嘴裡大把沒嚼碎的丹藥帶著血噴了出來。後退了二十幾步,這才停下。而蘊之穩穩的站在對面,沒有絲毫受傷。

丹童把嘴裡的丹藥吐了個乾淨,罵道:「好小子,我老人家還沒準備好,你就開打了,殺我一個措手不及是不是?拳手挺硬嗎?你等著我吃完葯的,不把你打殘,我就不解氣!」

看著年青的少年,嘴裡老氣橫秋的罵著,蘊之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但還是對著丹童說道:「什麼叫沒準備好,你不是已經吃了一把丹藥嗎?是你自己太瞧不起我了吧,就吃一把丹藥,依我看,你應該把葫蘆里的葯都吃了,再和我打,再在我等你,別說一會兒又吃少了?」

丹童被蘊之的言語氣得直打飽嗝,可還是不停的往嘴裡吃著丹藥,說道:「我這門絕學叫『返老還童『。可惜我現在只能從青年返回童子,如果等我功力大增到老人返回童子,只需要吹口氣,就能把你化掉。」

邊說邊吃,直到樣子身材都從一個俊美的青年,變成了五、六歲的童子,然後才哈哈大笑,說道:「好了,我們開始吧,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正實力!」

丹童的名字這才和這個小童子的樣子符合。丹童沒有等蘊之,而是起了先手。一隻粉嫩的小手,伸出,卻在伸出后出現了一隻掌影不斷的凝實放大,轟向了蘊之。蘊之感覺這掌中蘊含了一絲絲』道『的氣息。彷彿渾然天成。

又是一拳初陽擊出,與丹童的掌影相撞,卻沒有將丹童的掌影擊散。丹童再次大笑道:「小傢伙,見識了吧,我的這一掌,叫做』乾坤無極掌『,乃是參照太上老君的八卦丹爐的道境而凝聚。看你如何能破?」

蘊之見右手初陽無效收加右手,換左手,再一拳轟出。真陽!拳如一顆微小的太陽,散發著強烈而刺目的光,帶動著星辰之威,轟向了丹童的乾坤無極掌。

乾坤無極掌影,在被真陽轟擊上的時候,掌影上竟出現了無數的裂紋。丹童吃驚,可是看到只是出現裂紋,但是沒有破裂,呵呵笑道:「雖然你小子有兩下子,也參悟了一絲道的意境,可是畢竟剛剛摸到一點皮毛,是不是到極限了,認輸吧,如果被我的掌影轟在身上,恐怕要骨斷筋折了!「

蘊之沒有說話,而是收加了左手,然後再次凝聚氣勢,雙拳同時擊出,口中念道:」夕陽,給我碎!「

丹童嚇了一跳,連忙再次往嘴裡吞了一把丹藥,將藥力凝於乾坤無極掌上,與蘊之的夕陽,做最後的一拼。當蘊之雙拳落在丹童的掌影之上時,乾坤無極掌,從一個點的碎裂,到一片片的碎裂,真到整個乾坤無極掌全部倒塌。

丹童再次吐血倒飛而出。只見那隻粉嫩的小手,已經腫得像熊掌一樣了。而且掌紋之處也有鮮血滲出。

丹童嘴裡苦澀的傳音,怕被其他人聽到,說道:」你竟然煉的是,真仙三陽拳!我認輸!呵呵沒想到竟有人和我一樣得到了真仙的傳承。想必你也知道了一些有關真仙封禁的事情。說不定我們將來還有機會合作,雙魚星宮內門見。「

丹童說的話,讓蘊之心中一動,瞬間他就明白了,這個丹童和自己一樣,得到了當年真仙界某位大人物的傳承,如果是說和丹有關,當然就是太上老君的傳承最為接近。自己傳承說西天王母,這又遇到了太上老君的傳人,恐怕將來會遇到更多得到真仙傳承的人。這是不是說一個新的時代,將要來臨了!

2016-7-17(未完待續) 蘊之以真仙三陽拳擊敗了丹童,本以為自己算是很快結束的,可是下了擂台才發現,一起進行的五場比斗。除了萬寶與司空蘭的一場還在進行,其它的三場比斗竟然早就結事,第二區的法空完敗無盡笑,第三區詩狂以三句詩戰勝采青,第十區的龍飛,根本就沒有給千符施展的機會一爪制敵。

雖然名義上同為天才,可是這各區的第一名,竟然互相之間的差距非常之大。詩狂與龍飛,隱然已經成為這十人中最強的兩人。

就在這大家都看向第五區的萬寶與第六區司空蘭的比賽時,萬寶財大氣粗的扔出了一把銅錢,足足十二枚,這銅錢法寶第一枚都已經非常難得,十二枚一起使用,那威力提升了足有三倍。司空蘭看著一把銅錢,被拋出后,急急後退,她有信心擋住其中的九枚,可是還有四枚,她不知道。

因為進行的是車輪大戰,輸一場也沒關係,所以司空蘭,直接跳下了擂台,算是這一場認輸。

萬寶一招手,十二枚追命銅錢收回,向下方的眾人一抱拳說道:「各位,我的法寶可多的是,下一場對上誰,都掂量好了,不行就直接認輸,你說打了半天,你還不是我法寶的對手,累夠嗆,圖個什麼?輸給我,不丟人!呵呵!」

萬寶這幾句,自鳴得意的話,直接被其他區的第一區忽視了。特別是千符,他剛剛一招就敗在龍飛的手裡,大把的符籙都沒有拿來,憋屈的要命。這時看到萬寶這個和自己屬於同一類型的傢伙贏了,他心裡就不爽。

接下來,第二輪比斗,蘊之對戰就是這個本身修為不高卻擁有眾多法寶的萬寶。

對於這樣的對手,蘊之根本就不怕,因為一力降十會。蘊之定海神針一出,萬寶那些法寶都成了小兒科,十二追命銅錢,竟然被蘊之有定海神針直接串成了一串,然後讓定海神針,不停的變大,直接給撐爆了。嚇得萬寶邊心痛邊認輸,雖然法寶很多,可是這十二追命銅錢,也是其中比較得意的幾件。

而其他的比賽,也都分頭進行,就這樣經過七輪的比賽,蘊之還沒有輸,這時沒有輸的只有三個人,分別是詩狂,龍飛和蘊之,其他的人都至少輸了一場。因為遇到他們三個就只有敗。

蘊之這一場的對手就是龍飛,龍飛的龍爪手,狠辣異常。經過這七輪的比賽,大家已經彼此很熟悉,能用的手段也都用的差不多了。

蘊之以拳對爪,最後還是動用了體內那一顆在金丹周圍旋轉的妖丹之力,以荒獸之力力戰龍飛,而龍飛也在覺醒了體內的真龍血脈后與蘊之打了一個齊鼓相當,最後蘊之以微弱的優勢勝出。

龍飛性格直爽,戰意十足,竟然視蘊之為自己的好友說道:「能讓我使出全部覺醒龍族血脈的,你是第一個!進入內門,我還會挑戰你!」

這樣蘊之的最後一個對手,就是第三區的詩狂,戰勝詩狂,蘊之就是這次雙魚星宮外門大比的第一名!

詩狂,一個看起來儒雅的中年人,凡說話,畢竟有詩,與人戰鬥,也是以詩對敵。

可就是這樣,他在與蘊之對陣的時候,只對蘊之說了一句:「江山煙雨落日橋,水天爭艷映飛鴻。」

蘊之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幅一江一山如幻似真,夕陽照在水面上的一座橋,江水和天空都變成了紅色,一隻孤鴻匆匆飛過,不知飛向那邊歸處?

蘊之沉浸在這唯美的畫面之時,詩狂正要吟下兩句,可是蘊之竟然在這畫面之中飛出,說了句:「虛無之美!就算我是一隻孤鴻,區區一山一水一橋,就能鎖住我飛上天外的腳步嗎?」

定海神針化為的大棒,一棒砸出,詩狂吐血,從來沒有人可以在自己詩之意境之中,脫身而出。蘊之竟然看出了那是假的。而那隻孤鴻,就是這意境之中唯一的生路。只有它能飛出,可是它並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

蘊之,九戰全勝,此次比賽第一名,大棒一出,誰與爭鋒?

詩狂與龍飛的一戰,詩狂勝!詩狂第二名,龍飛第三名,第四名是丹童,接下來是法空、采青、萬寶、千符、司空蘭,無盡笑!

金胖子為蘊之發了一枚雙魚星宮內門弟子令,從此以後蘊之的修鍊資源就不是每個月一枚極品晶石了,而是每個月五枚極品晶石,丹藥方面也都是翻了倍的供給。最主要的是本次外門第一,還給了一個特殊的獎勵。

一次試煉的機會。

這種機會非常的少,這是內門弟子都要竟爭的。這一次雙魚星宮擁有十個名額,其餘九個都已經定下來了,是內門弟子。而這唯一的一個做為了這次外門大比的第一名的獎勵!

2016-7-19(未完待續) 雙魚星宮,內門坐落在『良』星某處隱藏的空間,如果沒有內門令牌是不能夠感覺到的。外門弟子的大比結束之後,除了最強的十人被收入內門,分別賜於內門弟子令,跟隨著金胖子等幾個長老、執事回往雙魚星宮真正的宗門。其餘的外門弟子都是各回各處。

但有一個例外,那就是金小胖,雖然他沒有取得內門弟子的資格,但因為他很小的時候就一直跟隨著金胖子,所以早就算是金胖子的親傳弟子了,地位比一般的內門弟子還要高。這一次的比賽主要是金胖子想讓金小胖露個臉,然後名正太言順的在內門,不要總被人說是靠關係才在內門的。可是金小胖子不在乎,他覺得有個強硬的關係根本就是一種榮耀,何必怕那些沒有靠山的弟子,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嫉妒呢?

一行人在金胖子的飛舟之上,經過了三天的飛行,才來到雙魚星宮的宗門之處。通過了一個無形的壁障,核實了每一個人的身份之後,允許進入。

一座座規模宏大的宮殿,出現在蘊之等人的眼中,其中最高的一處,有兩條小魚,互相嬉戲追隨組成的星宿格外矚目。

金胖子讓眾人在內門弟子修鍊的一處廣場等候,他去交差,並且辦理這一次十名弟子的進升內門所需要的手續。

萬寶說:「這就是內門呀?真不一樣!就是不一樣!你們看,這地面上的鋪的,根本就是上品靈石,還有這柱子,也是。在這裡修鍊,進步速度要不快才怪呢?我怎麼感覺這空氣,全都是靈氣,吸一口,趕得上在外面煉一柱香了!」

千符和萬寶本來就互有耳聞,這一次他們遇到了,雖然誰都不服誰,可是車輪戰中那一場他們二人的比斗,還是萬寶更財大氣粗一些,法寶更多,所以千符成了萬寶的好兄弟,萬寶成了千符的老大。老大說話,千符當然要配合說了。清了清自己有些尖細的嗓音說道:「這雙魚星宮這麼財大氣粗,對我們這些外門弟子可就有些摳門了,外門弟子一個月才一顆極品晶石,內門弟子不過五顆。我看應該給五百顆,呵呵,大家說是不是?」

這時一個拿著烏龜的青年,走了過來,不屑的說道:「給你一萬顆,你敢要嗎?你知道雙魚星宮有多少內門弟子,有多少外門弟子,每個月要為你們的修鍊支付多少晶石嗎?這內門大殿,是無數年月的積累。要是都遇到你這樣的弟子,雙魚星宮早就被搜刮乾淨了。」

金小胖看到這青年,連忙上前說道:「見過若音師兄!這些都是新招來的內門弟子,沒見過世面,還請師兄別為難他們!」

金小胖子可是知道這個少年的背景,比他那個胖子爺爺可要身份高多了,一個不好這幾個人直接就被扔出內門,別看他一天嘻嘻哈哈,可是還是比較願意幫助別人,他的格言就是,『助人為樂,心寬體胖!』這一點倒是與蘊之的善有異曲同工之妙,也是他遇到蘊之,不想和他交手的真正原因。那是一種氣場的吸引。

蘊之看見了拿著烏龜的少年,竟然是接引自己來星宿天河的林若音,臉上露出喜色,這位師兄,當時還親自上『丘』星,告訴自己外門大比進入內門的消息,還留下了修鍊的丹藥,這些幫助,蘊之都記在了心裡。

林若音根本沒有看千符等人,只是對小胖子說:」別大驚小怪的,我只是讓他們知道,宗門也不是那麼富有,要想得到更多的修鍊資源,多去做些任務,為宗門分憂,自然就有更好的資源。我沒功夫管你們這些閑事,我來只是看一看我的蘊之師弟!「

說著,舉步走到蘊之面前。蘊之笑著抱拳說道:」多謝師兄挂念,師弟幸不辱命,進入了內門!「

林若音笑道:」你小子,沒給我丟臉,第一名,不錯。我是你的引路人,呵呵宗門也給了我一些獎勵,我還要謝謝你呢?「

包括金小胖在內的其他人都傻眼了,千符更是心裡暗暗說道:」我說,他怎麼能第一呢?這傢伙根子很深呀!那個師兄是蘊之的引路人。以後蘊之有人罩著了,我們怎麼辦呀?公平,去******公平吧!走到那裡,都是靠關係吃飯!「

蘊之被林若音拉著走了,對金小胖子說道:」等你爺爺處理完了手續,你到我的住處來找蘊之!「

金小胖子點頭稱是。

其餘等人,也都搖頭苦笑。這個世界,有熟人好辦事,都那裡都能吃得開。他們這些沒有熟人的,只能傻呵呵的在這廣場里等著了。

2016-7-20(未完待續) 蘊之跟隨著林若音走在這巨大輝煌的雙魚星宮,但凡是遇到林若音的人都很恭敬的打招呼,有的叫師兄,有的叫師弟,偶然有些長老遇見也都不會視而不見,而是停頓一下,問問有沒有什麼事情?

林若音拿著手裡的小烏龜,向充滿疑惑的蘊之解釋道:「不用用高大上的眼光瞧著我,那些熱情揚溢的招呼都是奔著我家老爺子來的。那老傢伙只是一位副宮主而矣!」

蘊之一笑,並沒有向其他人那樣看到別人背後的後台,一下子就想貼上去,林若音看到蘊之這個表情,倒是更有幾分讚賞的說道:「呵呵,你到是有些意思。我在這宮中雖然大家都表面對我不錯,但我知道那些傢伙心裡嫉妒的要死,巴不得我出什麼意外,看我的笑話。所以我寧願和小烏龜說話!」

說著林若音,又愛惜的摸了摸這同樣來自人間的小烏龜。

蘊之知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各自的煩惱,即使是向眼前這位雙魚星宮的太子爺,也同樣面臨著沒有真正朋友的煩惱,更可笑的是大家還要互相之間偽善的問好。卻心知肚明,你不是真心對我好!

蘊之沒有向林若音表忠心,說自己會成為他的好朋友,只是會心的說道:「若音師兄,寧遠芳師兄現在如何?怎麼沒有看到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