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萌萌雙手捧住爾維斯的臉,深深的吻住他的唇,爾維斯先是一愣,然後瘋狂的回吻著她。

如果她想要親吻,他就給她最灼熱的吻,他可以滿足她的一切需要的,真的!

只要她別走……

只要她留下……

只要別拋棄他……

他什麼都能做到,真的!

真的……

爾維斯的吻纏綿悱惻,熱烈而且迫切,他的不安和渴望通過這個吻清楚的傳達給了顧萌萌。

顧萌萌任由她糾纏著她的舌,只予以溫柔的回應,不疾不徐的安撫著他的情緒,輕輕的,柔柔的。

一吻良久,直到爾維斯終於漸漸平靜下來,這個吻只剩下深沉的愛意,顧萌萌才緩緩的鬆開了爾維斯。

如擱淺的魚一般喘著粗氣,因為缺氧而漲紅的小臉帶著百般的柔媚,輕笑:「現在還怕么?」

爾維斯猶豫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道:「怕。」

顧萌萌無奈,朝著萊亞伸出一隻手。

萊亞毫不猶豫的將她的小手握在掌心緊了又緊。

顧萌萌的另一隻手牽著爾維斯,兩個人一手一個將她護在掌心,感受著那柔軟的觸感,不敢用力怕傷了她,又不敢鬆手怕她消失……

顧萌萌主動發力,反握住二人的手,道:「不只是你們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你們。我不會走,不會!」

爾維斯和萊亞艱難的點了點頭。

萊亞道:「萌萌的話……我總是信的。」

不管多不安,不管多害怕,只要她說,他就信。

爾維斯也點頭,回應道:「小萌,任何事你都可以騙我,唯獨這一件,絕對絕對不要食言,知道么?」

顧萌萌點頭,道:「要不,我向獸神起個誓?」

「不!」爾維斯和萊亞異口同聲的回答道:「不許你胡亂起誓。」

顧萌萌輕笑,道:「好,不起誓,但你們得相信我,我才能繼續說下去呀。」

爾維斯猶豫了片刻,然後抬眼看著顧萌萌堅定道:「小萌,我要你答應我。如果有一天你決定要走……帶上我,或者殺了我。」

「還有我。」萊亞輕聲說道。

顧萌萌無奈的點頭,道:「好,如果我要走,一定帶上你們倆。」

他們怕的從來不是死,而是失去她。

得到這句承諾,兩個人的心也就逐漸安定了下來。

最壞的結局不過就是一死,但在死去之前,他們不會失去她的。

錯上冷傲特工妻 顧萌萌等到他們倆的呼吸順暢了,臉色也漸漸平緩了,才開口繼續說道:「獸神說,如果集齊了七寶,就可以打開時空之門,但是要不要進去,我可以自己決定,沒有人能夠逼我。」 這,也算是一個好消息吧。

至少排除了有人算計著顧萌萌把她強行推進那道門的可能。

顧萌萌繼續說道:「七寶之中,我身上有獸神之淚,池軒身上有森林之魂和海洋之吻。剩下的天空之戀、沙漠之心和石崖之靈在哪裡尚且不知道,但我真正擔心的……是獸王之匙。」

萊亞擰了擰眉,道:「你是說,擁有獸王血脈的孩子?」

顧萌萌點了點頭,道:「王曉欣當年就是要用斯內勀當做獸王之匙所以才去找到了威爾斯結侶,雖然最後沒有開啟時空之門,但是……」

萊亞知道有些話,顧萌萌是說不出口的,於是替她說道:「但是,這七寶的用處和啟動方法,卻流傳在了做為使者部落的斯奧得。克厄懂得用海洋之吻和森林之魂救池軒,就是最好的說明。所以,你擔心克厄會把主意打到你下一胎有獸王血脈的孩子身上,你怕池軒的事情重演,對不對?」

顧萌萌點了點頭,表示萊亞說的正是她擔心的事情。

一個池軒,已經讓她筋疲力竭了,如果克厄如法炮製再拐她一個孩子,她真的會崩潰的。

她真的很怕當他手執利刃要刺穿克厄的胸膛的時候,擋在她面前的不是敵人,而是她的孩子。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你不再生育。」

話題最終,又繞回了這裡。

萊亞的心情很奇怪,從一開始拚命的壓抑自己想要一窩和她共同血脈的孩子,到後來徹底磨滅了這份期待,然後又被燃起了希望,而現在……他竟然有些恨上了那現在都還沒有出現的孩子。

只要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他們出現,那麼是不是就不必承擔失去顧萌萌的風險?

反正池軒現在已經搶回來了,他們根本不需要再去付給克厄什麼贖金不是么?

顧萌萌嘆氣,道:「萊亞。」

萊亞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迴避了顧萌萌的目光,手卻不自覺的緊了緊。

他不想在這個時候惹顧萌萌生氣,一絲一毫都不可以。

顧萌萌稍稍用力回握著萊亞的手,道:「本來,在搶回池軒以後,我打算放棄尋找七寶了。但是現在……我有一個新的想法。」

爾維斯和萊亞的眉頭緊皺著,手心裡沁著汗,薄唇緊緊的抿著。

顧萌萌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但有些話越是不說明他們就越回不安,倒不如明明白白的把她的想法說出來,她相信他們會理解的。

顧萌萌深吸了一口氣,道:「這七件寶物的價值除了咱們以外,克厄也很清楚。與其讓克厄算計著我們替他去找,不如我們自己先找出來捏在手裡,這樣才能掌握主動權。另外……七寶中的任意一件都有激活獸王血脈的功效。所以除了天空之戀我要用來助產之外,我想把沙漠之心和石崖之靈分別給你和爾維斯,激活你們的獸王血脈。這樣,就算將來克厄又有什麼陰謀詭計,咱們三個獸王打他一個,總歸是勝券在握吧。」 顧萌萌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七寶世間僅有一份,只要你們兩個一人用掉一個,那就再也沒有人可以集齊它打開時空之門了。」

顧萌萌說的很有道理,獸神之淚在顧萌萌體內,如果爾維斯和萊亞用沙漠之心和石崖之靈激活了獸王血脈,那麼再有人想打開時空之門就只能選擇殺了他們三個來奪取七寶。

呵,一個獸王已經可以傲視獸世了,三個獸王聚在一起,基本上就是氪金戰士的遊戲模式了,可以猖狂的問一句:還有誰?!

顧萌萌、爾維斯和萊亞形成的鐵三角,是這獸世最堅不可摧的穩固關係,想要逐一擊破是不可能的事情,無論攻擊他們三個中的哪一個,另外兩個都一定會立刻援救,所以想從他們身上取七寶,那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顧萌萌的這個想法一說出來,爾維斯和萊亞立刻交換了一個眼神,眸光都亮了起來。

是啊,他們剛才被「顧萌萌會走」這個信息給轟塌了理智,什麼都無法思考就陷入了巨大的漩渦。

可是危機危機,危險和機遇是並存的。

只要他們能夠把剩餘的三寶搶在克厄布置好之前搶到手,那麼就等於搶佔了先機,獲得絕對的優勢。

哪怕只能搶到兩個,都可以說是絕對的優勢了。

爾維斯大手環上顧萌萌的腰,輕輕一摟,親吻了她的額頭,道:「有了你以後我開始畏首畏尾,都忘了主動出擊才是我的風格。」

萊亞的心思要轉得更細膩執著顧萌萌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親,道:「這件事交給我來布置。」

顧萌萌點頭,應了一個:「嗯。」

這兩年來,萊亞和爾維斯偃旗息鼓,整天就圍著顧萌萌轉,只想安安穩穩的過他們的小日子,早已經忘了當初部署多年要統一獸世的宏願。

可是,他們不惹事非,事非卻從沒放過他們。

一味的避讓似乎並不能息事寧人,即然如此,何不大鬧一場?

如果他們一家三口都成了獸王,倒要看看誰還敢在他們面前耍什麼心思。

這一夜,萊亞和爾維斯久違的失眠了。

不是擔憂,而是興奮。

原本一直排斥的七寶忽然之間就變成了志在必得的東西。

他們要留住顧萌萌,並且讓這世上再沒有人敢在她面前放肆。

獲取七寶,似乎是個一勞永逸的法子呢。

第二天顧萌萌醒來以後,爾維斯和萊亞難得的同時決定出門。

爾維斯繼續儲備寒季需要的食物,萊亞則是為了尋找七寶去做部署。

一時之間,顧萌萌有些不習慣這樣的獨處,以往他們兩個,總會有一個人陪在她身邊的。

鍋里是萊亞煮好了的肉,顧萌萌自己盛了一碗吃。

六人長桌上現在只有顧萌萌一個人。

呵,從前都是一個人吃飯的,也沒覺得有什麼問題。

現在才明白,孤獨這玩意也是一種奢侈,因為你首先得有過被陪伴被呵護的體驗。

「使者大人。」軟軟的一聲呼喚在不遠處響起,顧萌萌抬頭,見來人是蔓迪。 「蔓迪?」顧萌萌有些意外,因為十六金釵對她有一種類似粉絲對偶像的崇拜,很喜歡但是卻不太敢靠近,除非是顧萌萌自己主動,否則她們是會主動來找她的,感覺好像是很怕給她添麻煩的樣子。

蔓迪的小手背在身後,顯的有些局促,小步小步的向顧萌萌靠近了一些,道:「早晨巫醫大人去找伊恩的時候,說我可以來找您一起玩……」

一起玩……

小孩子么?

顧萌萌輕笑,看著蔓迪得是個得了糖的孩子,彷彿「一起玩」是一種獎勵。

其實,她們家的狐狸只是怕她一個人在家覺得無聊,所以才讓蔓迪來陪她的吧?

顧萌萌拿了一個碗,遞給蔓迪,問:「早餐吃過了么?」

蔓迪搖頭,小臉微紅。

「巫醫大人過去的時候我正準備吃飯,但是巫醫大人說他早晨給您準備了很多食物,我可以來和您一起吃。所以……嗯,我們家拉爾夫雖然也跟萊亞大人學了一些烹飪方法,但是味道不怎麼好。所以……」

蔓迪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看著顧萌萌面前桌子上那一大鍋香氣四溢的燉肉,眼睛里寫滿了渴望。

顧萌萌招了招手,道:「沒吃正好,過來陪我一起吃吧。」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嗯。」蔓迪答應的特別爽快,高高興興的坐到了顧萌萌斜對面的位置上。

顧萌萌輕笑,爾維斯和萊亞留在石凳上的氣味等於是一種宣告,這是主人的位置,不能坐。

而顧萌萌對面的位置是瓦悖坐過的,上面的氣味也是十分霸道,這獸世有膽子坐上去的大概也就顧萌萌一個了。

而斜對面的位置則比較流動了,奧力汀、巴里特、伊恩、斐瑞以及其他來過的客人都坐過,所以蔓迪自動自發的就坐了過去。

顧萌萌也沒說什麼,只是在蔓迪的碗里盛了一大勺子的肉,道:「萊亞的手藝特別好,你多吃一些。」

「嗯。」蔓迪笑得很甜,接過顧萌萌遞過來的碗吃了一口,然後滿足的一聲喟嘆,顧萌萌就從她的臉上清楚的看到了「幸福」兩個字。

迷晴惑愛 蔓迪一邊吃,一邊跟顧萌萌說:「使者大人,我出門的時候聽見巫醫大人問伊恩什麼天空之戀……伊恩好像不想說的樣子。」

顧萌萌頓了一下,抬頭看著蔓迪道:「你跟伊恩已經結侶了?」

蔓迪羞澀的笑著點了點頭,道:「嗯,前天結的。」

說著,蔓迪轉了轉身子,在兩片肩胛骨中間,有一隻翱翔的雕鴞,那樣子就像是在山澗中穿行,目光銳利勢不可擋,那大概是他最自信的樣子。

顧萌萌輕笑,道:「嗯,恭喜你。」

蔓迪甜甜的一笑,道:「這件事兒還要謝謝使者大人的,如果您不點頭……伊恩肯定還要拒絕我的,結侶那天伊恩告訴我,他其實早就喜歡上我了,只是他身為雕鴞族的舊主,有他不能推卸的責任和義務,所以只能把自己的感情壓抑起來,說讓我受委屈了,還跟我道歉來著呢。」

顧萌萌低笑,道:「他還會道歉?以前懟我的時候從沒見他嘴軟過。」 蔓迪一下子就好像緊張起來了,抿了抿唇怯生生的問:「使者大人,您……生他的氣了么?」

顧萌萌笑著搖了搖頭,道:「我一般都當場就懟回去了,不會秋後算賬的。」

蔓迪這才鬆了一口氣,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本來還擔心來著呢……」

伊恩和獸世的一般雄性不一樣,他大概是除了瓦悖以外唯一會懟顧萌萌的人了。

他即不像大多數雄性那樣畏懼她的實力和身份,也不像那些對她有特殊想法的雄性一樣盲目屈從,他的忠心可以和巴里特相提並論,但卻不會像巴里特那樣以一種「絕對服從」的狀態來對待她。

伊恩屬於那種懟你不耽誤我幫你的類型。就是一邊罵你,一邊還在為你兩肋插刀的那種。

顧萌萌原以為就伊恩那張損死人不償命的嘴,肯定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沒想到還會道歉呢。

看蔓迪這嬌羞的小模樣,應該是被撩的不輕。

嘖,你個飛禽,還有兩副面孔呢。

不過呢,顧萌萌倒也沒有去揭穿伊恩。畢竟蔓迪的家族和她自己以及桑迪都不一樣,蔓迪的家裡現在已經有二十七個伴侶了,競爭這樣激烈的情況下,做為損友……好友,顧萌萌自然是不能拖伊恩後腿的。

「你剛才說,萊亞去找伊恩問天空之戀的事了?」顧萌萌撿了另一個話題來問。

蔓迪點了點頭,道:「是啊,可是我看伊恩好像避而不答,不想說的樣子。」

嗯,天上的事兒找會飛的問,自然是對的。

伊恩的態度是不想說而不是不知道,那就是說萊亞沒有找錯人了。

呵,憑伊恩那腦子,能在萊亞手底下撐多久?

嗯,許久沒見腹黑萊亞上線了,顧萌萌忽然有點可憐起伊恩來了呢。

「天空之戀是使者大人要找的東西么?」蔓迪歪著頭問。

顧萌萌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蔓迪笑道:「那我回去幫使者大人勸勸伊恩,讓他把他知道的消息都告訴巫醫大人。」

顧萌萌放下筷子,看著蔓迪道:「蔓迪啊,你要不就跟桑迪一樣直接叫我名字吧,使者大人使者大人的……聽著彆扭啊。」

「誒?!可以么?」蔓迪的眼睛都亮了,感覺就是忽然拿到了偶像私人微信號的小粉絲。

顧萌萌點頭,道:「嗯,當然可以。」

「顧……萌萌?」蔓迪的兩隻眼睛閃著光,唇角止不住的上揚著,輕輕喚著顧萌萌的名字。

「嗯。」顧萌萌應了聲,點頭微笑。

「啊——!」蔓迪雙手捧著臉聳肩尖叫,嗯……和粉絲一個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