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芷月轉眸,皺著眉看向夜蕭炎:「夜宇文昊為什麼殺她?」

夜蕭炎一邊擦著膏藥,一邊繼續道:「本王懶得去查,但是只是借著機會找了夜宇文昊的麻煩,然後他就一直認為本王對那小奴僕有情。」說著,他不屑的一笑,再次看向顏芷月的表情,變得分外鄭重其事:「本王心中只有你一人,從未有過其他。」

「……」

顏芷月不在說話,別過臉去。

見此,夜蕭炎便收起了膏藥,旋身躺到了顏芷月的旁邊:「本王要怎麼證明,你是我唯一的女人呢?」說著,他亦是伸手,勾起了顏芷月的下巴。

那一瞬,顏芷月只感覺臉色一陣漲紅,腦中也只剩下空白的畫面。

惡魔總裁的定製寵婚 忽而,夜蕭炎的唇畔貼了過去,一雙大手更是不由自主的伸到了顏芷月的柔軟上:「不如,讓你試試看好了……」說著,他反身便壓到了顏芷月的身上,接著便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掠奪。

「……」

窒息的感覺。

臉色漲紅的宛若番茄……

可以說,顏芷月根本不知道要作何反應才好,只能是呆愣愣的僵在那裡,手上反抗的動作也變得分外軟綿:「夜蕭炎,你個混蛋……」

「欠債還錢,本就應該的。」

夜蕭炎閉著眸,唇畔輾轉流連在顏芷月的身上,那宛若羽毛一般的觸碰令人心癢難耐:「本王的洞房花燭夜,你也是該還了!」

「……」

顏芷月身子酥軟,大腦已然不受控制。

魔王爆寵,重生毒妃很囂張 或者說,這一次她根本不想做任何反抗,只想順著自己的心走下去……

夜色迷離。

夜蕭炎不斷揉捏著她的柔軟,堅挺的如棍的地方更是已然滾燙的宛若一根燒火棍子,正昂首抵在顏芷月的心田門口,那不斷蠕動的樣子,似乎隨時準備進入。

「不……不要。」

顏芷月感覺到異樣,身子有些顫慄。

夜蕭炎看著面如桃花的顏芷月,眼中閃爍著濃烈的情愫:「顏芷月,你知不知道本王有多愛你?」

「……」

「你知不知道,你對本王來說,是一個要比生命還重要的存在?」

「……」

「我愛你。」

羽毛一樣的吻,落在顏芷月的額間。

瞬間,融化了顏芷月心底所有的堅硬,只剩下了柔軟…… 「顏芷月。」

夜蕭炎抬眸,琉璃色的眸中侵染著一股濃烈的痛苦:「你願意么?」說著,他動了一下身子,讓自己的堅挺更加前進了幾分。

「……」

滾燙的感覺。

似乎能燃燒到顏芷月的心底,讓她整個人的身子都不自覺的顫抖著……

她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調整自己的氣息,卻沒想到開口的話,竟變成了輾轉的軟叫,這般音節從她口中發出,使得她臉色更加漲紅了起來。

那一瞬,空氣仿若都停止了流動。

屋內的溫度,已然達到了一個沸點,讓人的臉發燙,心發顫……

夜蕭炎看著顏芷月的樣子,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他不想再輕柔下去,只想著狂風暴雨一般的掠奪與進攻!

隨即,他俯身下去咬住了那兩粒葡萄,並瘋狂的允了一陣子……

「……嗯!」

顏芷月皺著眉,不自覺發出了一聲極輕的音節。

這個音節,對夜蕭炎來說,卻仿若是一種極大的鼓舞,他竟掠奪的更加瘋狂,緊隨而至下身更是抑制不住的往前涌動著……

當抵住了那片花心之地之時,一片柔軟炙熱的阻隔,擋住了他前進的步伐。

顏芷月的身子也是不自覺的顫抖著,眼中有著一股濃烈的恐慌之色:「你……我……」說起來,就算平日里再怎麼強悍,到了這種時候,她也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動作。

她只知道,自己的心跳不斷加速,似乎有種馬上就要從胸口跳出來的錯覺,最主要的是,她大腦完全一片空白,已經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夜蕭炎的眸子變得更加耀眼,他絕美的臉湊到了顏芷月的面前,一瞬不瞬的看著他:「顏芷月,本王這一輩子只會有你一個女人!」

「……」

忽而,一陣疼痛!

夜蕭炎的身子往前一動,接著一股熱流一般的感覺便將他包裹在其中,那種舒服暢快的感覺,是他這輩子體會到的最美妙的感覺。

只是,當他看到顏芷月疼痛的表情,以及淚水時,眼中的慾望頓時消失乾淨,只剩下心疼:「對不起……」

「嗚嗚……」

顏芷月疼的不斷扭動著,雙拳更是一下接一下的打著夜蕭炎。

夜蕭炎就這樣靜靜的等著被打,完全沒有半點要反抗的意思,待持續了一陣子之後,顏芷月這才感覺疼痛減輕了些許,只是淚水卻是止不住了:「憑什麼我疼你爽?夜蕭炎,你簡直就是個混蛋王八蛋!」

「嗚嗚……」

「……」

夜蕭炎連忙去給顏芷月擦了擦淚水,接著唇畔便貼了上去:「本王也會讓你飛的。」說著,他的大手便又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飛你個頭!」

顏芷月依舊忍不住想罵人。

這時,夜蕭炎再次啄了一下顏芷月的唇畔,才繼續道:「忍著一點,很快就會好了。」說著,他亦是開始輕柔的動作了起來,那般小心翼翼的模樣,完全沒了平日里的冷決。

「……」

顏芷月的臉色,再次漲紅如番茄。

很快,疼痛感竟真的消失乾淨,只剩下了一片悸動的情緒…… 是夜。

夜色迷離。

榻上的一對人兒,正在不斷翻雲覆雨著。

夜蕭炎剛開始還較為溫柔,可是沒多久就開始了霸道的進攻,那樣瘋狂的動作,讓顏芷月簡直有種要被貫穿了的錯覺,氣的她每次都想要罵人。

卻在還未開口的時候,就被夜蕭炎用唇封在了其中,將其全都轉換成了一種種輕若蚊蠅的呼吸聲……

一下接一下……

不斷的撞擊聲,不斷的尖叫聲。

在這本就安靜的夜晚中,顯得格外醒目與驚人。

守在門外的侍衛,聽到這裡皆是不自覺的往遠處移動了一番,並感嘆:「攝政王太強大了!」

「……」

這一夜,註定了不眠。

……

次日。

當顏芷月醒來的時候,已然是晚上了。

她被一陣腰酸背痛的感覺給弄醒了,忍不住扶腰呲牙:「夜蕭炎,你簡直不是人!」

哪有這樣的?

把她從晚上一直折騰到了正午,才在她的哭泣與威脅下,選擇了暫時放過她,奈何就算是這樣,她依舊感覺自己已經紅腫的要命了。

腰也好像要被掰斷了!

這種感覺,讓她氣的忍不住想要揍人,不過還未來得及動作,夜蕭炎也睜開了眸子,他看到顏芷月,唇角便綻開了一抹淺笑:「夫人,要繼續么?」

「……」

顏芷月瞪大眼睛,連連擺手:「你自己繼續!」

「哈哈。」

夜蕭炎心情大好,一把將顏芷月拉回了懷中,並上下其手道:「怎麼辦?食骨知髓了,你要為本王下半身的幸福負責。」

「……」

顏芷月臉色漲紅如番茄,連忙大罵:「幸福你個頭!」說著,她便掙扎著想要起身,卻被夜蕭炎緊緊抱住,並且,還警告道:

「你再這樣動的話,那就別怪本王不客氣了。」

聽到這話,顏芷月瞬間便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只能想哭的說:「可是,我餓了啊!」經過那一系列耗費體力的折騰,她真的是又餓又渴。

「餓了?」

夜蕭炎直接大喊:「沐晨,讓廚房去做吃的!」

「是。」

沐晨的聲音飄了進來。

「……」

顏芷月卻是瞪大眼睛,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沐晨,什麼時候來外面的?!」

「你說呢?」

「我……」

顏芷月掃視周遭,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般模樣,簡直讓夜蕭炎覺得有趣極了,他不自覺抱住了顏芷月:「你害羞的樣子,還真是好看。」

「……」

顏芷月深吸了一口氣。

她心中已經開始思慮,要怎麼才能結果了眼前這個變態的男人?

簡直是欺負人啊!

她完全沒臉了好么……

這時,沐晨的聲音飄了進來:「王爺,吃食準備好了,要屬下拿進來么?」

「不要!」

還未等夜蕭炎回答,顏芷月便連忙拒絕,接著便直接鑽進了被子裡面……

見此,夜蕭炎便起身去將飯菜拿了進來,他卻並沒放到桌子上,而是放到了床邊:「來,本王喂你。」

「……」

顏芷月連忙從被子里鑽了出來,眸子瞪大:「夜蕭炎,你給我好好說話!」 「……」

夜蕭炎淡笑不語,反倒舀了一勺稀飯。

接著,遞到了顏芷月的嘴邊:「補充體力,不然……一會兒你吃不消。」

「……」

猛的一下,顏芷月只感覺大腦中被湧入了一股熱流。

隨之,臉色更是漲紅的宛若番茄:「夜蕭炎,咱能不能不無恥?」

「本王有齒。」

「……」

論,無恥的最高境界——臭不要臉。

夜蕭炎絕對是鼻祖!

不得不說,這般情況下,她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只能是一把躲過夜蕭炎手裡的飯碗,開始風捲殘雲的吃了起來……

吃了一會兒,顏芷月眸光流轉,忽而閃過了一抹精光:「夜蕭炎,你說救了夜宇文昊的人,到底會是誰?」

「你說呢?」

夜蕭炎當然看出顏芷月在強行轉換話題,只是卻並沒有揭穿。

顏芷月想了想,才開口道:「那陣血霧,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是……」頓了頓,又塞了一大口的肉到嘴裡,她才繼續道:「我師父。」

「……」

眉梢微微一挑。

眼中閃過了一絲趣味:「竟然能猜到敬如雲,還不錯。」

「……」

聽到這話,顏芷月便明白了,自己所謂的懷疑其實就是事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