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蘇嵐體內的武蟲,已經不再讓吳忠澤感興趣,但是,這可並不會代表吳忠澤就這麼將蘇嵐拋到了腦後。

如果有機會,吳忠澤一定希望自己能夠親手將蘇嵐殺死。

自己的異能,就是消失在了對方的手上,這樣的仇恨,堪比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了。

俗話說,阻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而現在,蘇嵐阻擋的,可是自己的修鍊之路。

「沒有。」面對吳忠澤期待的目光,老福搖了搖頭:「哪有那麼容易的,對方可是有著付家這樣正宗道家傳人的,區區幾個殭屍,不會給對方造成什麼危害,而且,你知道在葯堂里,我還見到誰了嗎?」

「誰?」吳忠澤問道。

「一戒和尚,就是那個出自宗禪寺的一戒和尚。」

老福的話,讓吳忠澤瞬間沉默。

雖然已經離開治安局多年,但是宗禪寺存在的時間,遠遠比治安局存在的時間還要長,吳忠澤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個佛家禪宗聖地。

聽到一戒名字的時候,吳忠澤就知道老福留在葯堂里的那幾個殭屍究竟是什麼樣的下場了。

有著道家正宗傳人在,又有著宗禪寺這樣的佛門正宗,老福的殭屍,真的是有多少都不夠死的。

當然,老福留下的眼線,在屍毒被釋放出來的時候,就已經飛向安南,向老福報信去了,因此,他們並不知道,在屍毒的作用下,所謂的佛門正宗傳人一戒胖和尚,一招沒出就已經被屍毒給費了。

而道家正宗付義付小哥,還是使出了類似於同歸於盡般的道家自爆手段,才將殭屍全部都消滅了的。

如果他們真的知道了,或許以後,老福這個見不得光的鬼修對於道家和佛家的畏懼之心,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

當然,那些只是猜測,而現在,他們並不知道當時的詳情,老福也仍舊將自己當作見不得光的老鼠,保持著心中那莫名其秒的敬畏。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的殭屍不會給對方造成影響?」吳忠澤忽然問道。

不怪他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實在是,老福面對這樣的失敗,表現的太過於淡然了,好像早就已經預料到了一般。

「當然,我手中的殭屍有著什麼樣的威力,我又怎麼會不知道。」老福點了點頭,坦然承認了吳忠澤猜測的正確。

「那你還將殭屍留在那裡,不是肉包子打狗么?」吳忠澤有些莫名其妙了,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派殭屍去攻擊他們?

想到那些出發就註定要被毀滅的殭屍,吳忠澤有些心疼了。

不論如何,這些殭屍,都可以稱得上是強大的戰鬥力了,畢竟,全球範圍內,除了隋國的道家與佛門,能夠剋制這些殭屍的勢力,其實並不多。

即使是西方的牧師與騎士,他們破壞邪惡的屬性也大都數針對吸血鬼與狼人的,面對殭屍,即使是耶和華的光輝也有些力不從心。

而現在,那些殭屍就這麼被老福給送到了治安局的手中,硬生生的毀滅了。

這,這簡直就是敗家子的做法。

「那些都是普通的殭屍,只要有屍體,幾年就可以重新培養回來,沒什麼大不了的。」老福拿出一根煙,點燃之後,長長的呼出了一條白色煙霧,然後緩緩的說道。

安南的大巴車,並沒有禁止吸煙的規定,因此,老福的行為,也沒有引來其他人的呵斥。

「而且,我離開了臨海市,那麼很快,這些沒有人餵養的殭屍就會開始主動襲擊活人。既然這樣,我還不如讓他們發揮點作用呢。」又一口煙之後,老福繼續說道。

如果說前面的話,吳忠澤還想要反駁的話,那麼這一句,吳忠澤就沒有異議了。

肉包子打狗讓人心疼,但是廢物利用就不同了。

既然註定要毀滅,那麼不如讓他們再發揮一些餘熱。

「更重要的。」老福顯示出了老煙槍的架勢,三口就吸完了一根煙,在煙霧繚繞中,老福和善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陰狠:「即使殺不死他們,我也要噁心噁心這些所謂的名門正宗。」

伴隨著煙頭被彈出大巴車之後劃出的軌跡,老福的話忽然讓吳忠澤感受到了莫明的心酸。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老福他們,在離開隋國之後,也進入了安南這個小國,並且,沿著之前范伊翁行走的路線前進著。

只是,區別在於,范伊翁比他們,要早到了很久。

這時候,臨海市,結束了戰鬥並且休養了傷勢的蘇嵐,正和其他人一起,在已經落到了他名下的別墅里,等著迎接自己的新隊員。

這個人是誰,是男是女,蘇嵐之前都不清楚。

電話是蘇嵐老爸打來的,內容很簡單,給他派的隊員今天到,讓他在家等著。

另外,蘇中和還囑咐了,有什麼疑問,直接悶在心裡,不要開口,也不要去推測。

這一句,讓蘇嵐感受到了濃濃的,以權謀私的味道。

同時,也對於這位即將到來的隊員,感到更加好奇起來。

這個人,究竟會是誰呢?

好在,蘇嵐的這個疑問,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上午九點剛剛過一點的時候,一輛白色的商務車從這個別墅區的道路盡頭駛來,並且,十分準確的,停在了蘇嵐的別墅前。

而早就已經等著的蘇嵐,這時候也帶著胡烈他們,來到了別墅的門外。等著見這位隊員的廬山真面目了。

下一秒,車子駕駛位的門打開,伸出了一條穿著板鞋牛仔褲的修長美腿。

「嗯,女的。」這是蘇嵐做出的第一個判斷。

接著,當車子里的人從車中出來的時候,蘇嵐愣住了。

總裁,先壞後愛 來的隊員不光是個女性,而且還是個美女。

更而且的是,來的,還是一個蘇嵐認識的美女。

「小萌,你怎麼來了?」蘇嵐驚訝的問道。

不過很快,蘇嵐就自以為想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哦,我知道了,你是來送新隊員的是吧?」

陶小萌身為治安局的文員,雖然蘇嵐不知道有沒有這項送新員工入職的任務,但是,總的來說,這是蘇嵐能夠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釋了。

然而,事實證明,蘇嵐想到的這個合理的解釋,仍舊是不對。

「嘻嘻,我就是新員工啊。」陶小萌從車子里拿出一個雙肩背包背在了身上,笑嘻嘻的說道。

不知道那一天,宋珍到底和陶小萌說了什麼,總之,在那一天之後,陶小萌又恢復了原本的活潑開朗。

這一點,讓另一個治安局裡,那些一直關注著陶小萌的人們,也都安下了心來。

不論陶小萌之前到底做過些什麼,但其實,在這場陰謀中,陶小萌也只是一個受害者。

而且,根據陶小萌的供述與在她師父那裡搜集到的證據來看,陶小萌來到治安局之後,終究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利用自己的假身份,假扮范伊翁的女兒來策反他。

當然,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陶小萌也算是成功了,因為此時的倭國國內,早就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在東南亞沒有找到范伊翁的其他勢力,紛紛將目光又轉回了倭國。

他們相信,自己是被這些狡猾的鬼子們給騙了,但是,他們卻堅決不相信,這些鬼子們,其實也是被人給騙了。

因此,現在倭國神道社,已經是被攪得雞犬不寧。

神道社所有的力量,都拿來防守自己的本國領土了。

就算神道社知道,范伊翁真的沒有在自己手中,他們也不能讓其他國家的勢力就這麼肆無忌憚的在自己的國土內搜查。

沒有范伊翁,不代表他們不會順手再帶走些別的什麼東西。

所以,此時倭國國內的神道社是一片人心惶惶。

從這一個角度來說,陶小萌這個懵懵懂懂的不合格間諜非但無過,相反,她還是屬於有功之人。

現在,陶小萌恢復了,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之後,確認了陶小萌此時已經不會再有自殺傾向,而是完全恢復了心理健康之後,蘇中和大手一揮,將她派到了蘇嵐的小隊。

因此,在聽到蘇嵐的問題之後,才有陶小萌這樣的回答。

「那你怎麼…」蘇嵐剛想問一下,為什麼原本屬於文職的陶小萌會被派到自己的這個戰鬥小隊,但是下一秒,他就想起了自己老爸蘇中和囑咐的事情。

不論有什麼疑問,不要問。

蘇嵐對於這條規定原本還有些不以為然。

然而現在,他決定還是聽爸爸的話,安心做一個好寶寶吧。

陶小萌現在出現在這裡,一看就是有問題,只是,蘇嵐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還是不要問曾經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怎麼的,見到現在的陶小萌,蘇嵐總覺得,她和從前相比,多了些憂傷,讓蘇嵐感覺有些心疼。

所以,憂傷請略過,蘇嵐決定自己還是閉嘴為好。

「啊,小萌妹妹,我們已經給你準備好房間了,你去看看,滿意不滿意。」這時候,付義開口說道。

302宿舍的哥幾個,都是一年生人,區別只在於月份不同而已,因此,付義自然也是要比陶小萌小几歲的。

所謂的小萌妹妹,也只不過是耍寶的無稽之談。

不過,聽到付義的話,陶小萌笑了,大大的眼睛笑成了兩個月牙:「好啊,不過我還有好多行李呢。」

「我來幫你搬。」付義拍了拍胸脯,攬下了這個差事:「老大你們先進去就行,不就是幾件行李么,我自己搬就可以了。」

聽到付義的話,陶小萌偷偷對蘇嵐眨了眨眼睛:「那麼,蘇隊長,就請你們給我介紹一下未來居住的地方嘍。」

「哦,好的。」蘇嵐瞬間會意:「來,我們走。」

接著,蘇嵐便和胡烈鄭青松一起,帶著陶小萌進入了別墅中,至於付義,在打開商務車的後門,見到裡面那滿滿一車廂的行禮之後,早就已經傻了眼。

「喂喂喂,你們來幫幫我啊~~~」付義的這句喊聲,註定要被風帶走,消散在空氣中了。

中午,臨海市國際機場,幾個拎著大大行李箱的白人男女從機場中走出來。

臨海市每天來的外國友人多了,因此,即使這幾個人明顯的比較帥氣,但是,也沒有引起其他人過多的注意。

「詹姆斯,我們的目的地就是這裡嗎?」一個穿著薄款風衣的白人女子開口問道。

不過,沒有等對方回答,她有自然自語的說道:「我不喜歡東方,治安局總是給我一股危險的感覺。」 「怕什麼,安娜,現在中異局在倭國鬧得這麼厲害,他們不會相信,有人會舍掉倭國不去,而是來到隋國這裡的。」隊伍中的另一個年輕男子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哦,隋國,我特別喜歡這裡的美食,或許我們能夠吃個痛快?」

「總之,這時候治安局的注意力應該不會在我們這裡。」被安娜叫做詹姆斯的,是一個中年男子,看起來年齡最大的他,應該就是這支隊伍的領隊。

「OK,聽你的,頭兒。」剩下的那名女子的話,也證實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接下來,幾人伸手招了一輛計程車,前往了臨海市區。

「那個遺址的事情,是真的嗎?」在計程車上,幾人自然不能開口交談。

即使是用自己的本國語言也不行。

在來之前,他們就已經被告誡過這一點,隋國地大物博,各種奇人異事層出不窮,一個普通的計程車司機會七八門外語早就已經不是新鮮事了。

所以,這時候他們用的是一個本國的聊天軟體。

一個小小的群,裡面,就是他們幾個,即使是面對面的距離,也在用著電子儀器進行著文字交流。

隨著安娜的信息發出,其他三人手中的手機同時叮咚了一下。

「是的,安娜,總部費了很大的勁,才從一個信息販子那裡買來的這條信息。」一個名為克里斯蒂娜的頭像回答道。

克里斯蒂娜,自然就是這支外國人組成的隊伍里,最後的一名女子了。

「好吧,但願這次那些該死的情報部門沒有吃回扣。」另外一名男子說話了,他的名字叫做傑拉德。

「我也這麼希望…」安娜回到。

「你們不用太過於擔心,臨海市本地除了一名A級高手之外,剩下的都只是普通的B級人員護衛,而且,這裡僅僅只有一個小隊駐紮,隋國的小隊,一共才只有五個人。」身為隊長的詹姆斯回答道,他必須要安定下自己隊員的心才行。

「我的天,臨海市這麼大的範圍,就只有這麼少的人嗎?」克里斯蒂娜的話後面,跟隨著一個驚訝的表情。

「沒辦法,隋國太大了,要知道,這個廣袤的土地,多少人進入到這裡都會像是融入大海的水滴一樣,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傑拉德回到:「它可不像我們那裡,一個城市就有著二十幾位的騎士和異能者的守候。」

「好吧,我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這麼大的國土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據說,這裡還有和梵蒂岡那些固執的神父一樣的僧侶,不知道我們會不會遇到。」安娜回到。

「那叫和尚,是的,應該是這麼叫沒錯,而且還有一種叫做道士的,他們比梵蒂岡那些老頑固應該要好一些…..」

隨著幾人的聊天,他們的手機叮咚叮咚響個不停。

前面,開著車的計程車司機從後視鏡上詫異的望了一眼。

四個人坐自己的車子,每次,只有三個人的電話會響,其實,這一切已經很明白了不是么。

不過,司機聳了聳肩,還是沒有任何在意,就這麼繼續開著車子,將他們送到了目的地。

「看吧,這裡就是隋國,沒有人會在乎你的。」傑拉德笑著調侃安娜:「這裡是一個發達的國家,沒有人會在乎街頭上出現的幾個外國人。」

「好吧,雖然自己的美貌沒有人注意我應該感到傷心,不過,確實,這樣的感覺很不錯。」安娜聳了聳肩,當先走進了酒店的大門中。

傍晚,這幾名外國友人再次出現在了酒店門口,像是普通遊覽客一樣,沿著馬路慢慢的離開了。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離開的同時,就有幾雙眼睛,已經訂上了他們的身影。

走出酒店之後,他們在附近一家本地有名的飯館享受了一頓正宗的隋國美食。而後,他們又進入了附近的一家酒吧,在裡面盡情的狂歡。

看樣子,今夜,他們需要徹夜不眠了。

不過,外面車子中,那監視的眼睛卻一直沒有離開。

凌晨三點,幾乎是所有人生物鐘裡面,感到最為睏倦的時刻。

這時候,這幾名外國友人,搖搖晃晃的從酒吧中走了出來,然後,沿著街道慢慢的離開。

路上還是仍舊有著車輛來往,不過,裡面的駕駛員的目光,都沒有轉向那裡哪怕一秒,彷彿,有種神秘的力量,將他們的視線給隔絕開來。

很快,走出兩條街區之後,這些人便沒有了之前的醉態,相互對視一眼之後,他們靜靜的等待了一會兒,見街道上沒有異常的時候,這才繼續自己的行程。

這一次,他們沒有之前的搖晃與猶豫,而是沿著一條街邊的小路飛快的離開,他們的行動很明確,態度也很堅定,顯然,目的地,就在他們不遠的前方。

而且,如果此時有人在注視著臨海市的天網系統的話,他們會發現,偶爾會有某個攝像頭出現短暫的閃爍,兩秒的短暫閃爍之後,一切又會恢復到正常狀態。

這樣的閃爍,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雖然不常見,但是在所有人的心中,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二十分鐘之後,這四個奔跑的身影停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