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露出了解的神色,他朝著天啟所在的位置走去,可以感受到一股壓力,那是將魂蒼天之鷹帶來的壓力。

在此處的天啟,都在這將魂的壓力下抵抗,以強化自己的將魂,然後尋求進化成更為強大的將魂,這將魂的強弱與否,將會決定他們的天賦前途。

陳青知道,他的將魂是新生的將魂,強大程度需要經歷過戰萬魂來決定排名,如今有機會對抗蒼天之鷹,也能讓他有個準備。

陳青站在那蒼天之鷹的雕像前,展開了自己的將魂,巨大的黑色九頭八尾蟒從陳青的身軀之上冒出,那是他的將魂,陳青的將魂不過剛剛施展出來,便已經驅散走了附近的蒼天之鷹將魂,青色的將魂和黑色的將魂開始碰撞,不過卻是陳青的將魂比較弱,被蒼天之鷹逼得步步後退,直到退了十多步才堪堪停住,整個平台之上,陳青的將魂佔了三分之一,蒼天之鷹的將魂佔了三分之二。

銀翼看得不僅有些發獃,「能夠和蒼天之鷹分庭抗禮,冥王的將魂,也是君主級將魂?」

他們在蒼天之鷹的將魂下磨礪,都是抵抗著周圍的蒼天之鷹的將魂,怎麼可能像是陳青一般和蒼天之鷹的將魂分庭抗禮?

他們就好像群星圍繞著太陽,發出點點微光,而陳青,就像是皓月一般和太陽爭輝!

雖然陳青現在的將魂並沒有和蒼天之鷹平分秋色,但是至少也是和蒼天之鷹對抗!

銀翼有些難以置信,他知道陳青很強大,甚至有著君主級的實力,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陳青的將魂九頭八尾蟒居然能夠和蒼天之鷹對抗,陳青是天啟的第八位君主不成?

銀翼想了想,或許,我應該在冥王的將魂九頭八尾蟒之下磨礪自己的將魂,這樣一來,自己的將魂進化之後,就會偏向九頭八尾蟒一脈,而且有著陳青在,他能夠控制將魂的強弱,自己必定可以更輕鬆地讓自己的將魂變得更強!

銀翼想了想,在陳青身旁十丈外盤膝坐下,開始在陳青的將魂領域之中展開自己的將魂,磨礪自己的將魂。 再這樣下去,不出五年,這個世界將不會再存在人類。

路瑾在這個世界的身份很牛鼻。

——由天地靈氣所繁衍出來的靈。

是的,你沒聽錯,她不是人類也不是喪屍,是靈!

末世來臨,天空中除了那個醒目的火紅太陽,到處都是灰濛濛的一片,空氣早就不堪重負。

天道為了不讓這個小世界走向滅亡,就用末世前的天地靈氣,繁衍出來一個靈,想用她來拯救世界。

「所以,我這個世界的任務是……拯救世界?!」路瑾一副「你是在開玩笑吧?不,就是在開玩笑!」的表情。

有沒有搞錯,她是誰?

她可是惡霸頭子!

讓她去拯救世界?

總裁的掛牌正妻 開玩笑!

知道宿主以前是什麼德行的系統,也表示很方。

主系統確定是要讓宿主來拯救世界,而不是來毀滅世界的?!

它怕是不知道宿主的殺傷力有多大吧!

系統:【宿主,要不……我去申請換個世界?】

「不!就這個世界,這個任務,我接了!不就是拯救世界嗎,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小意思!」

怎麼能說放棄!

要是讓時空管理局那些王八蛋聽到了,她的臉往哪擱?!

絕不放棄!

系統說完后也有些後悔,本來剛開始這個任務就是它為了報復宿主,瞞著她接的,半途而廢是不可能的。

幸好宿主自大又自戀,還愛撞壁,不然它就要露餡了。

只不過……

宿主,你怕是對拯救世界有什麼誤會吧!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

怎麼聽這話,它都有種不好的預感……

路瑾坐起身,環顧了一圈。

四周空蕩蕩的,除了自己……還是自己。

嗯,這應是一棟樓的天台。

「統子,現在是什麼情況?」

她既然是來拯救世界的,那自然是要好好了解了解這個世界的現狀。

【宿主,據剛收集到的資料來看,喪屍王已經產生了,八級喪屍共有三位,而人類的八級異能者……目前只有一位。】

「……「除了呵呵我竟無言以對。

不說喪屍王,就說八級喪屍,人家三個,你就一個,喪屍還是那種,你不打中要害不會死的,這人類不是妥妥的藥丸嗎?

系統認同的點了點頭,【是的宿主,以人類現在的實力,若是喪屍發動大規模攻擊,人類會全軍覆沒。】

路瑾無奈扶額。

現在這個情況,她也只能先去大基地摸摸底,看他們的實力到底如何。

不然僅憑她一個人和千千萬萬個喪屍打,那她還不累死?

拍了拍裙子上的灰,路瑾晃晃悠悠的往樓下走。

她雖然是靈,有法術,但由於規則限制,她並不會飛。

所以只能靠雙腿。

靈是可以不吃不喝的,但路瑾作為一個真真正正的吃貨,不讓她吃飯,就等於要她的命。

她運氣還不錯,這棟樓是住戶房,路瑾一路走,一路搜刮,所有能吃的都被她放進了空間。

至於保質期?

這還不簡單。

路瑾指尖一轉,一道白光閃過,原本過期的食品,眨眼間恢復如初。 將魂的強弱到底和什麼有關,陳青也不清楚,不過按照他的猜測,應該是和魂弦有關,不過天啟年至今,至少已經一百多萬年,陳青從來沒有聽說過出現天啟的第八位君主,這實在是太不合常理了。

修行者和魔族基本上每十萬年便會有一位神君出現,但是天啟,似乎是從未出現過第八位君主。

陳青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是天啟的第八位君主,自己甚至沒有一絲懷疑。

這本該就是如此。

陳青並不會因為自己能夠抵抗的住將魂蒼天之鷹而感到自豪,因為事實本該如此,陳青感覺到的,只有疑惑。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天啟作為一個新興的種族,不應該只有七位君主。

有什麼是需要限制的,只有手中的刀是需要限制的,刀只要能殺人就行了,同樣的,也是最重要的,還需要聽話。

刀若是太快了,可是會傷到自己的,如果說天啟是一把刀,那麼是誰手中的刀,是大師兄手中的刀嗎?

都護府一直在籌謀天啟,到底是為了什麼,這不是大師兄應該操心的事嗎?

假如我輕若塵埃 腦子裡開始越來越亂,陳青開始發現,自己終究只是這星空中一顆渺小的星辰,他想要看清這個世界,他是陳青,不僅僅是誰的刀。

但是陳青很快便從狂暴的狀態之中醒來,無論如何,變強總是不會錯的,只有足夠強大的刀,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殺人。

陳青看向那蒼天之鷹的雕像,然後道:「銀翼,告訴我,這雕像可能再做一個?」

銀翼拱手道:「冥王,這雕像的材料只剩下這七尊雕像!」

陳青的雙眼露出冷冽的神色,「那就拆了這雕像,從每一座雕像之上取一部分,鑄就一尊九頭八尾蟒,從今以後一萬年,星宿海唯有我陳青的九頭八尾蟒才是唯一的主宰!」

銀翼的言語有些吞吐,「可是,這是代表著天啟的七位君主,我們若是拆了這雕像,會不會引發天啟七君主的震怒?」

陳青輕蔑一笑,「天啟七君主若是怒了,便讓他們來找我,作為第八位君主,我想,我有這個資格在星宿海留下自己的影子,一尊雕像而已,還不至於大戰一場!」

銀翼道:「可是……」

陳青的虎眼逐漸看向銀翼,恐怖的威壓壓下,壓得銀翼動彈不得分毫,「告訴我,你秉承著誰的意志行走在這世間!」

銀翼道:「冥王的意志!」

陳青微微點頭,然後道:「自斷雙臂一百年,給我記住,你效忠於誰!」

陳青揮袍離去,臨走之時,淡淡的話語傳來,「一個月之後,我要看到屬於我的雕像!」

陳青的心裡有些亂,不知為何,總是覺得魔念橫生,是自己想太多了嗎?

為何他覺得軒轅聞道也在騙他,自己到底在這星空扮演著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滿心都是混亂的陳青四處飛行,漫無目的的飛行,一般人根本不會想到他思考的問題,因為根本沒有天啟第八位君主。

不知不覺走了七天,陳青在一處花海落下,姬夜華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怎麼了,我感覺得到你的氣息不對,有些亂。」

陳青靜靜地不說話,足足過了一刻鐘,陳青才開口道:「也唯有你,能夠不看不聽我說話便知道是我到了。」

超神制卡師 姬夜華笑笑道:「那就是化成灰,我也是認得的。」

陳青道:「我已經攪進了一團漩渦之中,鬼帝將死,這是一場大亂之中,我可能會變得有些奇怪。」

姬夜華在陳青的身旁坐下,將陳青的背放在自己的雙腿之上,「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你是陳青就好了,就算整個星空大亂,但是師父還是活著的,就算你敗了,我也會去求師父將你帶走,我們去一個廖無人煙的地方,就像凡人一樣活下去。」

「師父,她畢竟是劍道第二人。」

忽然姬夜華笑了笑道:「不,你可是陳青,你不會那麼容易就認輸的,逆旅書,燃魂,那麼多我們都熬過來了,還有什麼度不過去的呢?」

陳青笑道:「是啊,那麼多我們都熬過來了,還有什麼是無法挺過去的呢。我陳青,一階凡軀,終究無法打破那生死玄關第八層,但是現在,我不再是那個陳青了,我現在,是天啟的第八位君主,是鬼帝的最後一名聖徒!」

陳青起身,然後道:「我成為這天下的主人的那一天,我想娶你。」

微風之中,風吹起姬夜華的裙角,她站在花海之中笑顏如花,「好啊!」

沒有什麼特殊的情話,兩人也從來不膩歪在一起,對於他們來說,這太奢侈了,他們,甚至沒有機會去懷疑對方是不是愛自己,也從來不會問那麼愚蠢的問題。

年少的君主說著不值錢的大話,年少的王妃笑著聽陳青說一些沒有頭腦的大話。

陳青飛空,道:「我先走了,傻饅兒還有著一場造化。」

沒有回頭,陳青飛到了逐鹿,逐鹿之中禁止飛行,不過看到天空之中掠過的乃是陳青,所有的守衛繼續在地面上站好自己的崗位。

陳青很快找到了在花園中抓蝴蝶的傻饅兒,陳小兮在旁邊嬌笑,「傻饅兒,我要抓活的蝴蝶,你力氣太大了,都將這蝴蝶捏碎了!」

看到陳青從天空中落下,陳小兮如同偷懶被抓到了一般,趕緊起身乖乖站好,「爹,我就玩一會兒!」

陳青倒是沒有怎麼在意,不過還是告誡了一兩句,「這星空馬上將會有一場大變,我的身份已經不一樣了,可能會有很多的危險,平常小心一些,我會檢驗你的實力,若是沒有星宿海無敵的實力,我可不會再讓你出去的!」

陳小兮小嘴一憋。

陳青道:「傻饅兒會離開一陣,去一位神君座下修行,你作為他的姐姐,去幫他準備一番,準備好之後,明天來見我!」

陳小兮聽到傻饅兒是要去神君座下修行,兩眼發出一陣精光,「沒有想到,傻饅兒也有神君能夠看上,我本想將他帶到師祖前,跟著師祖學飛劍的。」

道完,陳小兮就去幫傻饅兒收拾東西了。

傻饅兒聽到要自己離開這裡去一位神君座下修行的時候,雙腿燙軟,坐在了地面上。「不去,不去,傻饅兒才不想去神君座下修行呢,神君座下又沒有老爹,也沒有小兮姐姐,傻饅兒不要一個人去!」

陳青不由覺得有些好笑,能夠被神君看上,是多少人都修不來的福氣,到了傻饅兒這兒倒是好,還不想去,不過傻饅兒天性使然,若不是如此,他怎麼會放心讓傻饅兒去軒轅聞道座下修行。

不過陳青也知道,跟傻饅兒講大道理不會有任何用處,「傻饅兒,你知道有很多壞人想要打老爹,老爹一個人打不過怎麼辦啊?」

傻饅兒露出憤怒的神色,揮舞起自己的拳頭,「那傻饅兒就幫老爹打壞人!」

陳青笑道:「以你現在的實力,可打不過壞人,老爹一根手指你都接不住!」

傻饅兒露出沮喪的神色,道:「可是傻饅兒笨,傻饅兒記不住經文,傻饅兒也學不會神通。」

陳青道:「傻饅兒,你記住,你這一輩子,只要學會一拳就好了。」

傻饅兒道:「只要學會一拳就好了嗎?那傻饅兒學的會!」

三天之後,傻饅兒在陳青和陳小兮的陪伴下踏入鳳凰島,踏入鳳凰島的傻饅兒,火海在他的身前自動分成兩半,露出中間的一條大道來。

傻饅兒朝著陳青和陳小兮揮手道:「老爹,姐姐,你們一定要來這裡看我啊!」

陳小兮笑著揮手道:「傻饅兒去吧,姐姐下次給你帶洞天明玉味道的玉石給你吃!」

傻饅兒一個人哼哼唧唧地走進火海,忽然露出一絲狡黠的神色,「不就是一拳嗎?只是一拳而已,傻饅兒一定很快就學會了,然後就可以回去找小兮姐姐玩了,還可以變得很強,幫老爹打壞人!」

走了一陣,傻饅兒可以看得到在一棵梧桐樹下有著一個中年人,傻饅兒看向軒轅聞道,道:「你就是那個教我打拳的人嗎?」

軒轅聞道笑著點點頭。

傻饅兒道:「不就是一拳嘛!趕緊教給我,然後我還要回去捏泥巴呢!」

軒轅聞道似笑非笑,然後道:「好,我這就教給你!」

軒轅聞道起身,平淡無奇的沖著梧桐樹揮出一拳。

梧桐樹搖了一下。

傻饅兒仔細看了一眼,然後笑道:「太簡單了,我這就打給你看!」

傻饅兒同樣是朝著梧桐樹揮拳,沖著梧桐樹揮出一拳。

梧桐樹動了一下。

傻饅兒喜道:「太簡單了,我可以回去了。」

軒轅聞道卻是笑道:「你且仔細看看這一拳。」

軒轅聞道再次揮拳,朝著梧桐樹揮出一拳。

梧桐樹動了兩下。

軒轅聞道問道:「這兩拳之間有什麼不同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